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八十五

石刻文字六十一(唐刻記  釋氏)

 

法門寺記

無撰人名氏,沈季範正書。貞觀十一年二月立。(《復齋碑録》)

 

舍利寶函記

篆書,無姓名。久視元年七月。(《金石録》)

 

修寶應寺記

員(缺)撰,僧智清書。咸亨元年。(《京兆金石録》)

 

鄭惠王石塔記

行書,咸亨四年。今在潞安府。(《金石文字記》)

 

悟本寺記

在故臨津縣。范陽盧照鄰撰,文不著書人名氏。(《輿地碑目》)

 

陽武縣李行忠佛堂記

無撰人姓名,唐李固徽書。景雲元年十一月建。(《復齋碑録》)

 

貞法師旌德記

八分書,無書撰人姓名,開元十八年十二月。(《金石録》)

 

源公石幢記

封利建撰,賀遂回八分書,開元二十一年。(《金石録》)

 

山頂石浮圖後記

王守泰行書,開元二十八年四月,今在房山縣。記金仙公主奏賜譯經四千餘卷,并范陽縣東南五十里上〖HTDBSNFC5FHTSS〗村趙襄子淀中麥田荘,并果園一所,及環山林麓。(《金石文字記》)

 

蒙山寺記

李瑗撰,上官燦行書,天寶五年十一月。(《金石録》)

 

百家巖寺記

崔禹錫撰,劉軫行書,天寶七年九月。(《金石録》)

 

石佛堂記

開元十二年,孫義龍撰,并行草書。今在臨城縣李荘。(《金石文字記》)

 

少林寺還天王師子記

天寶十四載,正書,今在少林寺。碑載久視年間,僧義獎等狀及武后口勅。碑小,非名筆,故諸録遺之。葉井叔官於登封,而《石刻記》亦不載。余至少林周行廊廡,見此石嵌置東廡壁間,亟搨得之,知考古必須親閲也。(《金石文字記》)

 

大德禪師遷葬記

沙門義宣撰,行書,乾元二年二月。今在西安府華嚴寺。(《金石文字記》)

 

八關齋會記

顔真卿撰并書,崔倬補書,大曆七年立。(《金石録》)

右《八關齋碑》,顔魯公書。唐河南節度使田神功寢疾,宋州刺史徐尚等爲禳祈報恩者也,《唐書·神功傳》亦概見其事。碑在今歸德州城外僧寺中。永樂丁酉秋,進士尹崇高奉使河南,爲余致此本,而每行下缺四字,蓋打碑時爲夏潦時所淹也。(《東里續集》)

唐世藩鎮跋扈之患,所不忍言。〖JP2〗只如此碑,乃因田公之病而爲之者,當時所費不下千萬,然當時烜耀於此者,今已皆澌滅,而田公之事,獨以魯公之書而傳。余嘗評此書在顔碑中最爲奇偉,蓋以其氣象森嚴,而又不窘束故爾。(《玄牘記》)〖JP

右顔魯公書,字徑可二寸許,方整遒勁,中别具姿態,真蠶頭鼠尾,得意時筆也。此書不甚名世,而其格不在《東方》、《家廟》下,然非餘子所及也。(《弇州山人稿》)

此宋州將吏爲節度使田神功項疾愈作齋會也,神功故非良臣,徐尚等媚其主帥,非佳事,而魯公爲撰、爲書,何也?乃其字法大徑三寸許,方整遒勁,不減《曼倩讚》、《家廟碑》。(《石墨鐫華》)

刺史崔倬敘顔魯公石幢事曰,會昌中有詔大除佛寺,凡堂堂室宇關於佛祠者,掊滅無遺,分遣御史覆視之。州縣祇畏,至於碑幢、銘鏤、贊述之類,亦皆毁瘞。此州(缺)元寺先有太師魯國顔公以郡守僚吏州人等,爲連帥田氏八關齋會,鐫紀大幢,亦鑿缺仆埋。因訪其遺文於前刺史唐氏之家,得其模本,命工補刻。大中五年正月一日。(《金石文字記》)

八關齋會始于宋齊之間,《通鑑》齊武帝永明元年,上於華林國設八關齋。胡三省註曰:‘釋氏之戒,一不殺生,二不偷盜,三不邪淫,四不妄語,五不飲酒食肉,六不得著花鬘瓔珞,香油塗身,歌舞倡伎,故往觀聽,七不得坐高廣大牀,八不得過齋後喫食。已上八戒,故爲八關。’《雜録名義》云,八戒者,俗衆所受一日一夜戒也,謂八戒一齋,通爲八關齋,明以禁防爲義也。(同上)

顔真卿撰并書,大曆七年。今在歸德府南門亭内。(同上)

 

福田寺經藏記

大厯中立,崔龜從文。(《輿地碑目》)

 

寶厯寺記

貞元三年,崔祐甫撰,在滁州。(《輿地碑目》)

 

嘉祥寺大覺禪師影堂記

崔元翰撰,羊士諤書,貞元九年。(《諸道石刻録》)

 

徑山大覺禪師國一影堂記

崔元翰撰,羊士諤正書,貞元九年二月八日立。(《復齋碑録》)

 

菩薩戒石壇記

《長爪請問經》附,沙門大觀述,屈賁正書。貞元十一年二月。(《金石録》)

 

會善寺戒壇記

陸長源撰,陸郢書,貞元十一年七月。(《金石録》)

 

少林寺厨庫記

顧少連撰,崔溉正書,貞元十四年。(《金石録》)

 

靈隱寺東峰新亭記

馮宿撰,釋乾覺正書。貞元十七年十一月建,在蘭溪。(《復齋碑録》)

 

鸚鵡舍利塔記

韋臯撰并行書,貞元十九年八月。(《金石録》)

 

韋臯寶國寺記

貞元中立。(《輿地碑目》)

 

天台佛隴禪林寺記

陳讓撰,徐放書。元和六年五月立,在天台。(《復齋碑録》)

 

慈恩寺梵夾經記

武庭秀撰,周仲諲書,元和八年。(《京兆金石録》)

 

東山愛同兩寺義食堂畫壁記

馮審撰,顔顒書,篆額。元和四年五月,福州。(《諸道石刻録》)

 

支提石塔記

在三學山,節度使段文昌撰,元和八年。(《輿地碑目》)

 

會善寺記

王凝撰并八分書,元和九年八月。(《金石録》)

 

會林寺新修軒廊記

元和十一年,西京。(《金石略》)

 

草衣寺記

在信州城下南巖,權德輿撰。(《輿地碑目》)

 

卞山普廣寺養山記

吴國怦撰,吴士良行書,吴仁傑篆額。元和十四年三月。(《復齋碑録》)

 

果業寺開洞谷記

元傑撰,不著書人名氏。湞陽果業寺之東有石洞谷,嘗有方士學道于其中,其石座丹竈猶存,歲久荒廢,無復有跡。傑與寺僧智捷復開其路,以元和十一年立此記。(《集古録目》)

 

寶幢院記

元和十四年立,在青城海晏寺。(《輿地碑目》)

 

柳州重復大雲寺記

柳宗元撰,正書,無名,篆額。憲宗時立。(《復齋碑録》)

 

盧舍那佛二菩薩記

在石照縣三北巖,長慶二年,刺史劉温作。(《輿地碑目》)

 

開元寺新修法華院記

在北京城内開元寺,張若撰,李系正書。長慶四年建。(《訪碑録》)

 

石壁法華經記

元稹文,在廣化寺,長慶中立。(《輿地碑目》)

 

重嚴寺記

在興國軍景德寺,大和元年,舒元輿撰。(《輿地碑目》)

 

清泉寺大藏經記

韓杼材撰,并行書,劉蔚篆。太和二年九月。(《金石録》)

 

瘞舍利記

李德裕撰,太和三年二月十五日立。(《復齋碑録》)

 

大明寺賢聖冥通齋記

沙門鴻本書,僧良建篆額,太和元年十月。(《復齋碑録》)

 

東林大師真堂記

倪匡明書并篆額,太和三年。(《諸道石刻録》)

 

東山聖泉法華院記

太和四年,劉軻記,在福州。(《輿地碑目》)

 

棲霞寺齋會記

太和五年,在應天府。(《天下金石志》)

 

阿育王寺常住田記

萬齊融撰,范的行書,太和七年十二月,刺史于季友重立,元碑乃徐嶠之書。(《復齋碑録》)

今在鄞縣。《育王寺碑》載寺田興廢始末,開元中祕書正字郎萬齊融撰文,趙州刺史徐嶠之書。碑燬,太和中復立,明州刺史于季友作後記,屬處士范的重書之。鄭氏《金石略》載的所書有五碑,則固有名當時者。碑末有季友與的唱酬二律,可補唐風之遺。(《金石文字記》)

 

春城院佛殿記

劉慥撰,鄭師仁八分書,太和九年五月。(《金石録》)

 

開元寺修功德記

在北京府城内,李輈撰,崔弁書,張肱篆額。太和丁未歲。(《访碑録》)

 

修阿羅漢塔記

沙門知白述,王辭正書。開成二年九月八日立,在餘姚。(《復齋碑録》)

 

國慶寺經藏記

在廬陵,開成四年,郭京記。(《舆地碑目》)

 

毗沙門天王祠堂記

開成丁巳,郢州刺史崔耿撰。(《舆地碑目》)

 

福田寺經藏院記

崔從龜撰,僧元孚書,會昌二年立。(《復齋碑録》)

 

重藏舍利記

會昌六年,采師倫正書。(《金石表》)

今在京師憫忠寺,此初復佛寺之文。(《金石文字記》)

 

廣福院佛殿記

會昌三年,王欽説記。(《舆地碑目》)

 

三聖蘭若鏡燈記

楊智遠撰,屈師穆八分書,并古文篆額。大中五年七月。(《復齋碑録》)

 

攝山栖霞寺賢聖會記

釋善言撰,周士牟行書并題額,大中五年九月立。(《復齋碑録》)

 

新造上生院記

李貽孫撰,正書,無名氏。大中六年四月立,在神光寺。(《復齋碑録》)

 

護國寺觀音院記

段成式撰,柳公權書,大中七年。(《京兆金石録》)

 

安國寺産業記

僧正言撰,大中五年,刻于大達法師碑陰。(《京兆金石録》)

 

杜順和尚行記

大中六年,杜殷撰,董景仁草書。(《金石表》)

 

興聖寺記

撰人姓名殘缺,李袞正書,大中十年。(《金石録》)

 

經藏院碑陰記

撫州刺史蔡京撰,正書,無名氏。大中十四年五月。(《諸道石刻録》)

 

新創法雲禪院記

沈瑊述并行書,大中十四年十月記,在華亭顧葶林市。(《復齋碑録》)

 

戒珠寺記

衢州刺史趙璘撰,貝靈該八分。寺以會昌中被廢,宣宗初復立,碑以咸通元年正月立。(《集古録目》)

 

禪惠院記

在當塗縣禪嶽山,咸通二年刻石。(《輿地碑目》)

 

三祖大師碑陰記

咸通二年,張彦遠撰。(《輿地碑目》)

 

延慶院記

蔣係撰,魏修正書,咸通三年八月立。碑陰勅牒二,咸通二年趙韜正書。(《復齋碑録》)

 

大慶寺衆尼粥田記

裴澹撰,王隨正書并篆額,咸通三年十月立。(《復齋碑録》)

 

永興寺冥道記

在歸安縣鹿苑寺,咸通四年。(《輿地碑目》)

 

應福寺彌勒佛記

咸通四年立,在定遠縣乾明寺。(《輿地碑目》)

 

報德寺新建尊勝寶幢記

蕭徵撰,張時暕正書,咸通四年四月十六日記,在長興。(《復齋碑録》)

 

重置興國寺冥陽齋社記

沙門簡章述,并書篆額。咸通四年八月立,在烏程。(《復齋碑録》)

 

懷安縣天王堂記

咸通六年,何蟾記。(《輿地碑目》)

 

僧伽殿記

不著書撰人名氏,僧伽殿潘昉等所立,并題名數十人。碑以咸通七年立。(《集古録目》)

 

建天王堂記

盧標撰,咸通七年立。(《諸道石刻録》)

 

大慶寺復寺記

貝靈該八分書,并篆額,咸通十一年二月二十日立。(《復齋碑録》)

 

千佛寺無相法師護珠塔記

僧靈澈撰,毛知微書,咸通十二年。(《京兆金石録》)

 

寶豐院記

乾符四年,朱朴撰。(《輿地碑目》)

 

開元寺修塔記

僧法諲撰并正書,廣明二年立。(《京兆金石録》)

 

水心院石幢記

在蕪湖縣,廣明間刻。(《輿地碑目》)

 

壁州山寺記

中和癸卯,丞相鄭畋作。(《輿地碑目》)

 

德州山院塔記

在咸寧院,中和三年剙。(《輿地碑目》)

 

光興寺記

譚匡合撰,龍紀二年立,在海鹽。(《復齋碑録》)

 

憫忠寺重藏舍利記

景福元年,南敘述記,知常書,今在本寺。舍利塔一燔於太和八年,一燼於中和二年,至是僧復嚴葬舍利於憫忠寺觀音像前,南敘述記,知常書之。碑中所云隴西大王令公者,李匡威也。匡威欲遷舍利於閣内,至拜疏於朝,請發封壤詔,可而後行,當時崇重法寶如是。(《金石文字記》)

 

雲漢廣福教院記

在慈溪縣,光化二年楊適撰。(《輿地碑目》)

 

龍華院山門路記

在隆州,天復元年立。(《輿地碑目》)

 

新興寺藏記

天祐二年,僧浩澄撰,在宣城縣。(《輿地碑目》)

 

定光塔記

黄滔撰,進士劉瑊書并篆額。天祐二年立,在福州。(《諸道石刻録》)

 

御史臺精舍記

崔湜撰,梁昇卿八分書,開元十一年。(《金石録》)

 

御史臺精舍記

崔湜撰,梁昇卿書。讀其文,則湜於佛可爲篤信者矣。《唐書·列傳》云桓彦範等當國,畏武三思,乃使湜陰伺其姦。而三思恩寵日盛,湜反以彦範等計告之,遂勸三思速殺彦範等以絶人望,因薦其外兄周利正以害彦範等。又云湜貶襄州刺史,以譙王事當死,賴劉幽求張説救護得免。後爲宰相,陷幽求嶺表,諷周利貞殺之,不果;又與太平公主逐張説,其餘傾邪險惡不可勝紀。世言佛之徒能以禍福怖小人,使不爲惡,又爲虚語矣。以斯記之言驗湜所爲,可知也,故録之於此。其碑首題名多知名士,小字頗佳,可愛也。(《集古録》)

《御史臺精舍記》,唐中書舍人崔湜撰,梁昇卿八分書。漢承秦制,御史爲丞相貳,其後以寺隸之,憲法所在也。然立精舍以居,其致一於此可見矣。書傳所見,最先包咸東海立精舍教授,在西漢末。顧湜謂此佛之所舍,昔漢處摩騰洛陽西,建精舍爲始,誤也。按釋書以静居爲精舍,致一爲精,不使雜也。古之齋心服形,其居必有可默存者,今人猶闢屋爲齋,謂如齋戒以守其獨,不可以精舍名之,此亦過也。蕭摩之請造興塔寺精舍,詣二千石庾子輿,造佛寺,因立精舍。嶺南源明僧舍,住弇榆山栖雲精舍,此皆諸梵所居,然居生立學,昔傳此名,豈致道之所居,惟精一而後得之邪?昔魏武嘗于譙東五十里築精舍,秋夏讀書。其後徐庶折節學問,唐僧淵立精舍,豫章阮孝緒以一鹿車爲精舍,徐伯珍立精舍,蒙山陳實立精舍講授,張郡戴顒立黄鵠山竹林精舍,張漢直其弟出精舍數里遇之。則古人於其居也,以是名之。凡以求致一於學者,故以名自警,觀其朝夕處之,可不思以致其精耶。後世知釋氏所居爲精舍,便以爲精舍皆寺也。湜之嗜利蔑學,其可責以此哉。(《廣川書跋》)

《漢史·列傳》具載包咸、劉淑、檀敷、李充所立精舍,而唐御史臺精舍,史闕弗録,蓋彼四人者,皆以講授諸生,則此以奉浮屠氏,故略之耳,幸有此碑可存當時故事也。(《黄文獻公集》)

觀此足見唐世法網之寛,然在上者若無真心泣罪人之意,則精舍即見地獄餓鬼,而罪人匍匐階下,方且望之奪魄。此書與《夷齊碑》結體相類,唐人隸書可觀者也。(《玄牘記》)

此梁昇卿追書崔湜文,湜人品殊污人齒頰,而昇卿尚追書其文,何也?豈唐世重佞佛,湜之立精舍于御史臺,適投時好耶?但昇卿分隸聲動一時,東封朝覲,碑史册稱之,今觀此碑,名不虚耳。(《石墨鐫華》)

 

大泉寺新三門記

右鄉貢進士姚謩撰文,釋齊操行書,乃唐開成三年所立者,今在句容崇明寺山門内。按志,大泉寺在句容縣東北五十里,乃宋開明二年,邑人顔繼祖捨宅爲之者。今移置縣北唐巷村,碑陰有《崇明寺莊功德記》,則元符庚辰,山陽李潛書。是此碑自元符時,已移在崇明,故題爲崇明爾。但不知今之崇明,可即志所謂唐巷村否爾?碑兩旁尚有鐫記,惜不及觀。操所書有岳麓遺意,潛書不甚佳,篆額上刻大士像,精妙絶倫。戊午十一月二十日記。(《玄牘記》)

 

延慶院經藏記

趙璘撰,裴光遠八分書。咸通九年六月建,在襄州。(《復齋碑録》)

 

重修法門寺塔廟記

薛昌緒撰,王仁恭楷書。天祐十九年立,在扶風縣。(《金石表》)

 

移毗盧佛記

秦韜玉撰,盧朋龜正書,鄭弘業書名銜,李輝篆額。(《京兆金石録》)

 

大顛禪師壁記

大顛名寶通,壁記歷敘其所居,并退之請大顛三書。無書人名氏。(《集古録目》)

無書跋及不載歲月者

 

律藏院戒壇記

顔真卿書,撫州。(《金石略》)

 

嶽麓山寺記

李邕書,潭州。(《金石略》)

 

唐塔記

劉禹錫書。(《金石略》)

 

天童山贊功德記

范的書,明州。(《金石略》)

 

靖居寺記

吉州。(《金石略》)

 

崇福團寺記

在崇德縣。(《輿地碑目》)

 

無著禪師贊寧碑記

在崇德縣。(《輿地碑目》)

 

東能仁院水陸會記

在蕪湖縣。(《輿地碑目》)

 

建磚浮圖記

許静金隸書。(《墨池編》)

 

開元寺講堂記

盧中敏書。(《墨池編》)

 

天竺寺新鐘及樓記

釋戒成書。(《墨池編》)

 

衆香寺南亭記

李記書。(《墨池編》)

 

永泰寺修古塔記

無書撰人名氏。(《墨池編》)

 

開元寺千佛記

唐崔行功嘗書《開元寺千佛記》。(《石墨鐫華》)

 

重修栢谷寺記

李愚撰,正書,今在潞安府。(《金石文字記》)

唐刻(記〓道家)

 

岱岳觀造像記

正書,顯慶六年二月。泰山之東南麓王母池,有唐岱岳觀,今存小殿三楹,土人稱爲老君堂。其前有碑二,高八尺許,上施石蓋合而束之,其石每面作四五層,每層文一首或二首,皆唐時建醮造像之記。周環讀之,得顯慶六年一首,儀鳳三年一首,天授二年一首,萬壽通天二年一首,聖曆元年一首,久視二年一首,長安元年一首,四年二首,神龜元年一首,景龍二年一首,三年一首,景雲二年三首,開元八年一首,大曆七年一首,建中元年一首。其空處,又有唐代人題名,書法不一。東側面有詩一首,其下題名,西側面題名,亦有詩一首,中二側面皆無字。唐碑存於泰山者,唯此及玄宗《泰山銘》、蘇頲《東封朝覲頌》二文,皆磨崖刻於山上。而此碑在山下,以小而雙束,故不仆,書非名筆,故摹拓者少而獨完至今。因歎唐時六帝一后,修齋建醮,凡二十許,共此二碑,亦異乎近代之每歲一碑,以勞人而災石者矣。但不知趙德甫《金石録》何以不收,恐古人碑記失傳者正多耳。碑下爲積土所壅,予來游數四,最後募人發地二尺下而觀之,乃得其全文云:‘碑凡大周年者,天作〖XC85-3.TIF,JZ〗,地作埊,人作〖HTDBSNFC71HTSS〗,聖作〖HTDBSNFC72HTSS〗,臣作〖HTDBSNFC73HTSS〗,年作〖XC85-4.TIF,JZ〗,月作〖XC85-5.TIF,JZ〗,亦作〖HTDBSNFC74HTSS〗,日作〖XC85-6.TIF,JZ〗,星作〖XC85-7.TIF,JZ〗,正作〖HTDBSNFC75HTSS〗,授作〖HTDBSNFC76HTSS〗《契苾明碑》授作〖HTDBSNFC77HTSS〗,初作〖HTDBSNFC78HTSS〗,唯〖HTDBSNFC79HTSS〗字無可考,疑是應字。凡數字,作壹貳叄肆捌玖等字,皆武后所改,及自制字。(《金石文字記》)

 

鬱林觀東嵓壁記

崔逸文八分書,無姓名,開元七年正月。(《金石録》)

 

集州紫極宫記

開元二年,牛仙客作。(《輿地碑目》)

 

貞法師旌德記

八分書,無書撰人姓名,開元十八年十二月。(《金石録》)

 

昌利觀記

在懷安軍延祥觀,開元中,金堂尉沛國武揵撰。(《輿地碑目》)

 

玉真公主受道祥應記

蔡瑋撰,蕭誠行書,天寶二年。(《金石録》)

 

玄都觀碑陰記

道士裴朏撰,道士盧曉八分書,天寶十載。(《京兆金石録》)

 

麻姑仙壇記

顔魯公撰并正書,大曆六年四月。(《金石録》)

右《麻姑仙壇記》,顔真卿撰并書。顔公忠義之節,皎如日月,爲人尊嚴剛勁象其筆畫,而不免惑於神仙之説,釋老之爲斯民患也深矣。(《集古録》)

右《唐麻姑仙壇記》,顔魯公撰并書,在撫州。又有一本字絶小,世亦以爲魯公書,騐其筆法,殊不類。故正字陳無已謂:‘余嘗見黄魯直言,乃慶曆中一學佛者所書。魯直猶能道其姓名,無已不能記也。’小字本今録於後,使覽者詳其真僞焉。(《金石録》)

 

小字麻姑仙壇記

右《小字麻姑壇記》,顔真卿撰并書,或疑非魯公書。魯公喜書大字,余家所藏顔氏碑最多,未嘗有小字者。惟《干禄字書注》最爲小字,〖JP2〗而其體法與此記不同,蓋《干禄》之注持重舒和而不局蹙,此記遒峻緊結,尤爲精悍,此所以或者疑之也。余初亦頗以爲惑,及把玩久之,筆畫巨細皆有法,愈看愈佳,然後知非魯公不能書也。故聊誌之,以釋疑者。(《集古録》)〖JP

右唐《小字麻姑壇記》,顔真卿撰并書,在今江西南城縣之麻姑山。歐陽公謂或者疑其非真,而復以爲筆墨有法,非魯公不能書也。趙明誠謂陳無已嘗見黄魯直言,此乃慶曆中一學佛者所書,魯直能道其名。及觀陸放翁云《魯公麻姑壇記》有大小二本,蓋用羊叔子峴山故事,《通志·金石略》載魯公書,亦有《小字麻姑壇記》,則歐公之疑與魯直之言,又似不足信。元柳待制道傳云,《麻姑壇碑》小字楷法尤精緊,比聞舊石焚毁山中,雖重刻,無復當時筆意,則亦以小字爲顔書,但謂石已不存,非也。吴文正公云,《麻姑碑》在吾鄉,舊爲雷所破,重刻至再,字體浸失,其真則被焚者,乃臨川大字本,而南城之石,至今固無恙也。(《金薤琳琅》)

 

三茅君下泊宫記

黄洞元撰,盧士元書,貞元十五年立。(《諸道石刻録》)

 

華陽洞主王軌先生記

王宗書,貞元中立,江寧府。(《金石略》)

 

修下泊宫記

浙西觀察判官王師簡撰,道士任參元書。下泊,故茅君宅也,在三茅山下。元和中,浙西觀察使薛苹修以爲宫,并立三茅君像,以元和九年立此碑。(《集古録目》)

 

紫陽觀常住莊園等記

長慶二年八月立,在茅山玉晨觀。(《復齋碑録》)

 

資福院記

長慶二年立,李德裕撰。(《輿地碑目》)

 

洞虚觀記

在延陵縣陶村,陶隱居之故廬也,有長慶中石記存焉。(《輿地碑目》)

 

三像記

李德裕撰并八分書,寶曆二年八月。(《金石録》)

八分書,與《崇元聖祖院記》一體書。李德裕既建聖祖院,并立玄元皇帝、孔子、尹喜三像,援引傳記事迹作此記,以寶曆三年刻。(《集古録目》)

《茅山三像記》,李德裕撰。德裕自號上清玄都大洞三景弟子,上爲九廟聖主,次爲七代先靈,下爲一切含識,敬造老君、孔子、尹真人像三軀,此固俚巷庸鄙人之所常爲,德裕爲之,有不足怪。然以孔子與老君爲伍,而又居其下,此豈止德裕之獨可罪耶?今《史記》載孔子問禮於老耼,耼戒孔子去其驕氣多欲,而孔子歎其道猶龍之語,著于耳目,自漢以來,未有以爲非者,豈止德裕之罪哉?(《集古録》)

 

沖虚真人廟記

劉三復撰,李德裕八分書,太和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靈寶院記

太和三年,雲水道士吕子元書兼篆額。(劉大彬《茅山志》)

 

修仙都觀記

段文昌撰,李師復正書,太和四年正月記。(《復齋碑録》)

 

左真人仙堂記

張虚白撰,襲真子書。《金石録》開成三年立。(《輿地碑目》)

 

新修紫極宫記

賈島撰,正書,無姓名。會昌元年三月。(《金石録》)

《樂公修紫極宫記》,賈島書,普州。(《金石略》)

 

紫極宫記

王維真書,會昌四年,壽州。(《金石略》)

 

巴州紫極宫記

大中元年,軍事判官進士蕭珦記。(《輿地碑目》)

 

棲霞觀碑

在象山縣,大中元年,孫諫卿撰。(《輿地碑目》)

 

集聖院記

在赤水縣之龍多山,咸通間,李嵇作。(《輿地碑目》)

 

仙壇記

咸通中,劉史撰。(《輿地碑目》)

 

常州興道觀新建齋堂記

道士周漢賓撰并正書,薤葉篆額,乾符四年七月建。(《輿地碑目》)

 

仙都觀修齋靈感記

段成式撰,李騰書,咸通四年五月立。(《復齋碑録》)

 

扶風公創造仙都觀

蹇宗儒撰,尹翃正書并題額,咸通四年十一月記。(《復齋碑録》)

 

仙都觀老君石像記

馮涯撰,尹翃正書并題額,咸通五年七月記。(《復齋碑録》)

 

仙都觀新建南樓記

柳駢撰,楊珪書,咸通五年四月記,乾符二年七月建。(《復齋碑録》)

 

天台導元院記

張仁穎撰,道士葉瓊秀書,道士葉孤雲八分書額,文德元年十一月立。(《復齋碑録》)

LM〗補

 

龍瑞宫記

賀知章撰并正書,開元二年立。(《諸道石刻録》)

無歲月及書跋

 

魏夫人上昇記

顔真卿書,撫州。(《金石略》)

 

聖像應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