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八十四

石刻文字六十(唐刻記)

 

谿堂記

韓愈撰,牛僧孺正書,長慶二年。(《金石録》)

 

絳守居園池記

樊宗師撰,正書,無姓名。長慶三年五月。(《金石録》)

《長慶三年絳守居園池記》,唐樊宗師撰,或云此石宗師自書。嗚呼!元和之際,文章之盛極矣,其怪奇至於如此。(《集古録》)

右《唐絳守居園池記》,樊宗師撰。昔之爲文者,雖務爲新語,然未嘗有意于求奇也。宗師之文乃故爲險怪,必使人不可曉而後已,此豈作者之體哉。(《金石録》)

文章之奇至矣。作者既衆,人争務以工自見,時出所長,暴耀震發,則其勢必至恢詭譎怪而後已。金玉犀象,人之所寶;楩楠豫章,人之所材。至于大宇之下,常珍滿目,故非奇玩怪産,不足以發異觀。於是海中腐石以出珊瑚,溝中斷木以供犧尊,唐之文敝極矣。而後有韓退之振起衰陋,故皇甫湜、李翺、張籍輩相附而出,蓋亦求海中之石,溝中之木者也。嗚呼!能不隨人後以自樹立,宜昌黎之文獨臻其至耶。(《廣川書跋》)

 

濟祠西海新亭記

房琯立亭於北海上,李朝陽爲之記。而西海之地故爲民家所有,縣令王源回取之以立亭,又作《西海新亭記》,鳳翔節度推官侯雲章撰,濟源令章行質書,鄭冠篆額。碑以長慶二年立。(《集古録目》)

 

移州城記

韓杼材撰,韓臮正書并篆額。長慶二年歲次壬寅立。(《復齋碑録》)

 

刺史廳壁記

劉禹錫撰。正書,無姓名。長慶二年,在夔州。(《復齋碑録》)

 

冷泉亭記

長慶二年,白居易文。(《輿地碑目》)

 

瞿相亭記

長慶二年,刺史温造刻,在辰州。(《輿地碑目》)

 

江西使院小史記

崔祐甫撰,陸尉之正書。長慶三年五月,在洪州。(《金石録》)

 

西湖石函記

長慶四年,白居易文。(《輿地碑目》)

 

修浯溪記

韋詞撰,羅洧正書。寶曆元年五月。(《金石録》)

 

白郎巖記

王(缺)撰,何歸儒分書篆額。寶曆元年閏七月八日建。(《復齋碑録》)

 

新開隱山六洞記

都防禦判官侍御史内供奉吴武陵撰。防禦衙推韓方明八分書并篆額。李渤游于州之西山,其溪、谷、潭、洞皆人所未嘗至者,遂名之曰隱山,構亭榭于其上。以寶曆元年八月立此記。(《集古録目》)

 

隱山六洞記

韋宗卿撰,李方古書。寶曆元年。(《諸道石刻録》)

 

辨石鐘山記

李渤撰。正書,無姓名。太和元年八月。(《金石録》)

李渤字濬之撰,不著書人名氏。彭蠡湖之口有石鍾山,酈道元注《水經》,以爲水石相薄爲鐘音,因以得名。渤遊山中,見有卧石,叩之,其鳴如鐘。土人曰:‘此石鐘也。’故爲此記以辨之。渤時隱居白鹿洞,稱白鹿先生,後官至桂管觀察使。太和元年,故吏吴文幹刻石,在湖口鎮。(《集古録目》)

太和元年《辨石鐘山記》并《善權寺詩》、《遊靈巖記》附覧。三子之文,皆有幽人之思,蹟其風尚,想見其人。至於書畫,亦皆可喜。蓋自唐以前賢傑之士,莫不工於字書,其殘編斷稿爲世所寶,傳於今者,何可勝數。彼其事業超然高爽,不當留精於此小藝,豈其習俗承流家爲常事?抑學者猶有師法,而後世媮薄,漸趨苟簡,久而遂至於廢絶歟?今士大夫務以遠自高,忽書爲不足學,往往僅能執筆,而間有以書自名,世亦不甚知爲貴也。至於荒林敗塚間,時得埋没之餘,皆前世碌碌無名子。然其筆畫有法,往往今人不及兹,甚可歎也。《石鐘山記》字畫在二者間,頗爲劣,而亦不爲俗態,皆忘憂之佳玩也。(《集古録》)

 

翰林院新樓記

韋表微撰,鄭瀚正書,唐玄度篆額。太和元年十二月。(《諸道石刻録》)

 

羅泰石城記

在當塗縣,太和二年立。(《輿地碑目》)

 

司馬子微溪記

王屋令崔運撰,道士張弘明書。太和三年,刻在王屋縣。(《集古録》)

 

節堂記

劉三復撰,李德裕八分書。太和四年四月。(《金石録》)

 

天平軍節度使廳記

劉禹錫撰,沙門有隣八分書。太和五年四月。(《金石録》)

 

小洞庭五太守燕藉記

蘇源明撰,後序令狐楚撰。太和五年七月。(《金石録》)

 

幽州丹甑記

太和五年,李郃撰。(《輿地碑目》)

 

東林寺德化重置白氏文集記

僧匡白撰,余文真正書,倪匡明篆額。太和六年八月。(《諸道石刻録》)

 

東林寺白氏文集記

白居易撰,僧雲皋正書。太和九年八月。(《金石録》)

 

四望亭記

李紳撰。正書,無姓名。太和七年二月。(《金石録》)

 

畫龍記

在長洲縣,廳事李紳記。太和七年。(《輿地碑目》)

 

創起歇五亭記

南卓撰,王朏正書并題額。開成元年五月二十二日。(《復齋碑録》)

 

黄公記

李漢撰。八分書,無姓名。開成二年十一月。(《金石録》)

 

白蘋洲五亭記

白居易撰,馬纘正書。開成四年十月。(《金石録》)

 

山南西道驛路記

劉禹錫撰,柳公權正書。開成四年立。(《金石録》)

《山南西道驛路記》,開成四年公權書。往往以模刻失其真,雖然,其體骨終在也。(《集古録》)

 

平泉草木記

李德裕八分書。開成五年。(《金石録》)

《平泉草木記》,李德裕撰。余嘗讀《鬼谷子》書,見其馳説諸侯之國,必觀其爲人材性賢愚、剛柔緩急,而因其好惡、喜懼、憂樂而捭闔之。陽開陰塞,變化無窮,顧天下諸侯,無不在其術中者。惟不見其所好者,不可得而説也。以此知君子宜慎其所好,蓋泊然無欲,而禍福不能動,其利害不能誘,此鬼谷之術所不能爲者,聖賢之高致也。其次簡其所欲,不溺於所好,斯可矣。若德裕者,處富貴,招權利,而好奇貪得之心不已,至或疲弊精神於草木,斯其所以敗也。其遺戒有云:‘壞一草一木者,非吾子孫。’此又近乎愚矣。(《集古録》)

 

平泉山居記

李德裕八分書。開成五年。(《金石録》)

 

菖蒲澗記

開成四年,或云蘇味道遺跡也。(《輿地碑目》)

 

荇溪新亭記

李濆撰,楊紹復正書。會昌二年正月。(《金石録》)

 

五大夫市新橋記

周援書。會昌三年,月屬無射,二十有九日建,在會稽集虞江之東。(《復齋碑録》)

 

有待巖記

李綜書。會昌四年,在池州。(《金石略》)

 

夔州都督府記

會昌五年。余嘗謂唐世人人工書,故其名湮没者不可勝數,每與君謨歎息于斯也。如貝靈該、繆師愈,今人尚不知其姓名,况其書乎。余以集録之博,僅各得其一爾。(《集古録》)

夔州刺史李貽孫撰,繆師愈書。其記州之城壘、祠宇,古跡甚備。碑以會昌五年十一月立。(《集古録目》)

 

巴南新置屋宇什物記

會昌四年,巴州刺史裴禕撰。(《輿地碑目》)

 

彭山縣記

會昌五年,樓旦撰文。(《輿地碑目》)

 

商於新驛記

韋琮撰,柳公權正書。宣宗大中元年。(《金石録》)

翰林學士承旨韋琮撰,太子賓客柳公權書,祕書省校書郎李商隱篆額。《商州刺史吕公碑》,不著名,建州之新驛。以大中元年正月立。(《集古録目》)

 

潁亭記

陳寛撰。正書,無姓名。大中四年。(《金石録》)

 

衡州門記

《衡州記》,唐大中四年,李侗爲刺史,因治郡署,立通門。刻石記其封域所本,不見書撰人名,蓋侗所爲也。其言衡陽當五領門。考于《書》,蓋古文‘嶺’字爲‘領’,五領皆在今廣南,以衡岳爲五嶺門。昔鄧德明作《南康記》,其五嶺甚辨。然皆謂在南康,則非也。裴潛記以大庾、始安、臨賀、桂陽、揭陽爲五嶺。今考於古,可信。然二子之論雖異,獨無以衡陽爲五嶺者,或侗自有據,而衡山又有五嶺,未可知也。(《廣川書跋》)

 

陰平縣記

鄭茵撰。無書人名氏,篆額。大中五年五月十八日記。(《復齋碑録》)

 

四證堂記

李商隱撰。正書,無姓名。大中七年十一月。(《金石録》)

 

獠澤水石記

在隆州石門崖壁。大中七年,吴行魯記。(《輿地碑目》)

 

東峰亭記

馮宿文,在蘭溪團寺。大中七年。(《輿地碑目》)

 

元魯山琴臺記

宋整撰。正書,無姓名。大中八年正月。(《金石録》)

汝州魯山縣令宋整撰,不著書人名氏。琴臺者,故縣令元德秀所立,整葺其頺毁,以大中八年正月立。此記在魯山。(《集古録目》)

 

勗復真記

自撰。正書,無姓名。大中八年三月。(《金石録》)

 

陽翟縣水亭記

魏庾撰,蕭起行書。大中九年五月。(《金石録》)

 

閩遷新社記

攝館驛巡官,前進士濮陽宁撰。書爲八分,不著名氏。福州刺史楊君(碑不著名)改立新社稷風雨壇,遂記其壇壝室宇之制。碑以大中十年十一月立。(《集古録目》)

《閩遷新社記》,唐濮陽宁撰。其辭云:‘大中十年夏六月,關西公命遷社於州城。凡築四壇:壇社稷,其廣倍丈有五尺,其高倍尺有五寸,主以石。壇風師,廣丈有五尺,高尺有五寸。壇雨師,廣丈而高尺云。文字古雅,甚可愛。’嗚呼!唐之禮樂盛矣,其遺文有足采焉。州縣社稷有主,見於此記。蓋大中時,其禮猶在也。按《唐書》,楊發自蘇州刺史爲福建觀察使,至大中十二年遷嶺南節度,以歲月推之,關西公者,楊發也。(《集古録》)

 

五夫人堂記

邠寧節度使畢諴撰。不著書人名氏。據《記》,郭令公五夫人堂,以大曆五年初立,然不知所謂五夫人者,爲何神也。大中九年刻。(《集古録目》)

 

桃林場記

大中十三年,盛均撰。在泉州。(《輿地碑目》)

 

寓居石表記

陝府芮城縣尉馮禮與書。隋大業中,高祖寓居芮城縣之至德鄉,大中十三年,縣令高玄謩立。在鄧州南陽縣界中。(《寶刻叢編》)

 

南陽縣廳西墉記

徐方回撰,并分書。大中十一年立。(《訪碑録》)

《西墉記》,唐徐方回撰。方回云:寶應中爲南陽令,得崔子玉所作《平子銘》末二十一字,陷於廳之西墉。按:今西鄂石本末句見在,方回所得乃南陽半石之末也,今又亡矣,惜哉!(《集古録》)

歐陽公云:‘方回寶應中爲南陽令,得《平子銘》末二十一字,闞于廳之西墉。頃余至南陽,親摸此記,記後别有小篆曰:“朝議郎前行楚州寶應縣徐方回,大中十年冬領此縣,十一年立此記。”’寶應,昔肅宗以楚州獻寶玉,因以元年爲寶應元年,更楚之安宜爲寶應縣。自寶應紀元至大中十年,相去實九十五年。方回以大中十年始領南陽縣事,所謂寶應中爲南陽令,歐陽公覽碑誤矣。(《集古後録》)

 

司空扶風公寫真記

李澄撰,蓋巨源書。咸通元年十一月。(《金石録》)

 

義亭記

劉虚白撰,裴光遠正書,篆額。咸通(缺)年六月立。(《復齋碑録》)

 

孟亭記

咸通四年,皮日休撰。江陵寄居李耆壽,嘉定庚午,於郢州白雪樓之倉側,得斷石一塊。上有六十五字,乃唐率更體,文理斷續不可讀,其間有孟先生三字,終於‘波動岳陽城’五字,則知其爲《孟亭記》。今石尚存。(《輿地碑目》)

 

樞密院修紫蘭亭記

路巖撰,歐陽迪行書。咸通三年。(《京兆金石録》)

 

潛溪記

杜宣猷撰。正書,無姓名。咸通八年十月。(《金石録》)

右唐《潛溪記》,杜宣猷撰。潛溪者,在洛陽龍門山側,地有溪谷之勝。舊爲宰相李藩别墅,宣猷購得之,加葺治焉。《唐史·宦者傳》載:宣猷爲福建觀察使,中官多閩人,宣猷每歲時遣吏上冡,當時號爲‘敕使墓户’。因此除宣城。夫疏泉石,種樹藝草,窮登覽遊觀之勝,此山林獨往之士,遺世棄俗者之所樂也。如宣猷者,區區以諂諛附會盜竊顯榮,而欲擅山林獨往之樂,是可笑也。(《金石録》)

 

自鳴山記

在安仁。咸通十年,歐陽澄文。(《輿地碑目》)

 

聞喜亭記

趙璘撰。咸通十一年四月五日作亭。(《復齋碑録》)

 

疊嶂樓記

刺史獨孤霖書。咸通十二年十二月辛亥。(《復齋碑録》)

 

延慶洞行記

咸通中,蔣係、盧滔等遊山,新題。碑今在延慶寺。(《輿地碑目》)

 

韶州重修東廳壁記

乾符元年,刺史謝肇撰。(《輿地碑目》)

 

百神堂記

節度吴行魯記。正書大字,無姓名。乾符三年,歲寄丙申,四月二十日記。在渠州。(《復齋碑録》)

 

鼓角樓記

在威州,高測文。乾符五年。(《輿地碑目》)

 

大姥山記

乾符六年,唐林嵩記。(《輿地碑目》)

 

高駢築城記

中和四年,翰林王徽記。在成都府。(《輿地碑目》)

 

廣平公舊國記

薛正己撰,劉詢書,并篆額。光啟二年六月二十一日立,在東林。(《諸道石刻録》)

 

千福院水泉記

光啟中,太守張濬立,(《輿地碑目》)

 

淮南王趙公祠堂記

無建碑之歲月,又不載其名字,莫詳爲誰。余疑趙德諲即其人也。按《唐書·德諲傳》:初從秦宗權爲右將,以討黄巢功,授申州刺史。而碑云:‘大寇作,二京陷,公始爲義陽郡太守。’義陽郡即申州也。又按:光啟元年秦宗權陷襄州,以德諲爲山南東道節度留後。文德元年,德諲以襄州降,以德諲爲忠義軍節度使,宗權平加中書令,封淮安郡王,遷拜次序與此碑所書俱合。碑又云:‘今令公功業不虧於舊日,官榮更顯於昔時。’今令公者,其子中書令正凝。正凝以天祐元年封楚王,此碑蓋立於龍紀之後、天祐之前,故止稱爲今令公也。(《集古復録》)

 

東平王寫真院記

李磎撰,大順元年立。在相國寺。(《寶刻叢編》)

 

刺史劉公重修水亭記

大順元年,劉崇魯述。(《輿地碑目》)

 

眉州剏羅城記

大順三年,盧拯撰文。(《輿地碑目》)

 

烏程縣修建廨署記

布衣楊夔撰,并正書。南嶽道士張(缺)賢篆額。乾寧三年正月七日建。(《復齋碑録》)

 

新修堯舜二祠祭器記

趙觀文撰,顔起正書并篆額。乾寧五年八月建。(《復齋碑録》)

 

神福山靈跡記

天祐四年,王居仁撰,王崇裕楷書。(《金石表》)

 

湖州石記

右《湖州石記》,文字殘缺,其存者僅可識讀。考其所記,不可詳也。惟其筆墨雄偉,非顔魯公不能書也。公忠義之節,明若日月,而堅若金石,自可以光後世,傳無窮,不待其書然後不朽。然公所至必有遺跡,故今處處有之。唐人筆蹟見於今者,惟公爲最多,視其鉅書深刻,或托於山崖,其用意未嘗不爲無窮計也,蓋亦有趣好所樂爾。其在湖州所書,爲世所傳者,惟《干禄字放生池碑》尚多見於人家。而《干禄字書》乃楊漢公摹本,其真本以訛缺,遂不復傳。獨余集録有之,惟好古之士,知前人用意之深,則其湮沈磨滅之餘,尤爲可惜者也。(《集古録》)

 

磻溪廟記

監察御史張翔撰,右驍衛將軍兼侍御史高駢書。《磻溪詩》二首,其一京兆府渭南縣尉鄭諴撰,其一前進士潘緯撰,皆駢書。初,翔以大曆中作銘,駢以咸通二年刻。(《集古録目》)

《磻溪廟記》,張翔撰,高駢書。駢爲將,嘗立戰功,威惠著於蠻蜀。筆研固非其所事,然書雖非工,字亦不俗,蓋其明爽豪俊,終異庸人。至其惑妖人吕用之、諸葛殷等,信其左道,以冀長年,乃騎木鶴而習凌虚仙去之勢。此至愚下品皆知爲可笑,而駢爲之,惟恐不至者,何哉?蓋其貪心已動於内,故邪説可誘於外。内貪外誘,則其何所不爲哉?(《集古録》)

 

花林宴别記

右《花林宴别記》,唐竇常撰。花林寺在滁州全椒縣。余在滁陽,遣推官,以事至縣,見寺傍石澗崖土崩出,石崖隱隱有字,亟命摸得之。(《集古録》)

 

唐人書楊公史傳記

右《楊公史傳記》,文字訛缺,原作者之意,所以刻之金石者,欲爲公不朽計也。碑無年月,不知何時,然其字畫之法,迺唐人所書爾。今纔幾時,而磨滅若此,然則金石果能傳不朽耶?楊公之所以不朽者,果待金石之傳耶?凡物有形,必有終弊,自古聖賢之傳也,非皆託於物,固能無窮也。迺知爲善之堅,堅於金石也。(《集古録》)

 

江西石幢記

《江西石幢記》,觀察支使試左武衛兵曹參軍來擇撰。太和二年建。自採訪使班景倩兼知黔中道爲始,判官已下,皆列次姓名。《後石幢記》,都團練判官試太常寺協律郎李方玄撰,大和七年建。自使檢校右散騎常侍兼侍御史中丞裴誼爲始,副使以下,皆列次姓名。《續石幢記》,節度掌書記陳象撰,光化三年建。自使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保兼侍中潁川郡鍾某爲始,列副使以下如《後記》。續立石柱題名,記知節度判官胡順之撰。天聖元年建。自太平興國元年,自殿中丞通判軍州事李幹爲始,至熙寧九年,祠部郎中集賢校理葉均此,下闕。(《元豐題跋》)

 

義興縣重修茶舍記

右唐《義興縣重修茶舍記》云:‘義興貢茶,非舊也。前此故御史大夫李栖筠實典是邦,山僧有獻佳茗者,會客嘗之,野人陸羽以爲芬香甘辣,冠於他境,可薦于上。栖筠從之,始進萬兩。此其濫觴也,厥後因之。徵獻寖廣,遂爲任土之貢,與常賦之邦侔矣。每歲選匠徵夫至二千餘人云。’嘗謂後世士大夫,區區以口腹玩好之獻爲愛,君此與宦官宫妾之見無異,而其貽患百姓,有不可勝言者。如貢茶,至末事也,而調發之擾猶如此,况其甚者乎?羽蓋不足道,嗚呼!孰謂栖筠之賢,而爲此乎。書之可爲後來之戒,且以見唐世義興貢茶,自羽與栖筠始也。(《金石録》)史鎬八分書。(《訪碑録》)

 

趙璘登科記

秦始晦藏《趙璘登科記》,書本唐人。蓋筆畫工力殆出《遺教經》,而稍爲出入繩墨,不拘律度内,顧後世書名者,未能伯仲間。見首末盡亡,蓋自開元二十三年至貞元九年,其間亦又有缺剥不可倫序,或遺去十年,或少三四年,在姓名中又冺滅過半。此書既久,其存宜若是。以趙參所紀姓名,則又有異者,此不能盡考也。昔鄭顥當知大中十年舉宣宗,索《登科記》顥表曰:自武德以後,便有進士諸科,所傳姓名,皆是私家記録。尋委當行,祠部外郎趙璘采訪諸家科目,記撰成十三卷,今所存纔六卷,而亡者十七八矣。雖然,猶幸以書字著顯而世存之,故今得有傳也。余嘗訪今藏書家并官書所籍,殆無璘所撰登科人目,則此書尤可貴也,因録而藏之,并以舊記相參成十卷以傳。(《廣川書跋》)無歲月及書跋諸記。

 

陽翟縣新石橋記

崔周衡書。(《訪碑録》)

 

唐立舞陽侯樊君碑堂記

裴穎撰,唐長孺八分書。(《諸道石刻録》)

 

石橋記

張嘉貞撰,柳識書。(《訪碑録》)邢州。(《金石略》)

 

李氏三祖堂記

李雲卿撰。在高邑之北道傍。(《諸道石刻録》)

 

東廳記

盧弘茂撰,李景初書。(《諸道石刻録》)邠州。(《碑帖考》)

 

花萼樓記

徐浩正書。(《訪碑録》)

 

貞元七年同官記

韓秀弼分書。(《訪碑録》)

 

使院石柱記

李商隱撰。(《諸道石刻録》)華州。(《碑帖考》)

 

修甲仗樓記

劉知實撰,劉權書。虢州。(《諸道石刻録》)

 

唐立晋王右軍祠堂記

從十一代孫師乾撰。無書人名氏。在山陰縣城内戒珠寺。(《諸道石刻録》)

 

石門洞記

李陽冰撰并篆,在青田三茅山。記不著名氏,備記三茅山四面所至,地里遠近。(《集古録目》)

 

三茅山記

不著名氏。備記三茅山四面所至地理遠近。(《集古録目》)

 

薛稷祠堂記

陳允昇撰,李灝分書篆額。在徽州。(《諸道石刻録》)

 

九龍堂記

在渠州。(《諸道石刻録》)

 

三公亭記

四門助教歐陽詹撰。在東湖。(《諸道石刻録》)

 

桃源縣山界記

無書撰人名氏。(《墨池編》)

 

潁陽令廳記

無書撰人名氏。(《墨池編》)

 

尹善殿記

歐陽詢書。鳳翔府。(《金石略》)

 

寶應殿記

顔真卿書。未詳。(《金石略》)

 

華山燈記

柳公權書。未詳。(《金石略》)

 

豫章衣冠盛集記

郭圓書。洪州。(《金石略》)

 

建中二年同官記

京兆府。(《金石略》)

 

修武關驛記

商州。(《金石略》)

 

牛龍堂記

郭延禧書。南京。(《金石略》)

 

測景臺記

西京。(《金石略》)

 

澠池縣復南館記

盧元卿分書。(《金石略》)

 

重修鼓角樓記

李磎書。泗州。(《金石略》)

 

刺史孟簡重開孟瀆記

常州。(《金石略》)

 

長生田記

何歸儒書。台州。(《金石略》)顔顒撰。(《諸道石刻録》)

 

搗練石記

西京。(《金石略》)

 

南城縣客館記

獨孤及撰。(《建昌軍圖經》)

 

淛東觀察判官廳記

李元賓文。(《輿地碑目》)

 

枝江縣南亭記

皇甫湜撰。(《輿地碑目》)

 

淮南都梁山倉中記

沈亞之撰。(《輿地碑目》)

 

荆南節度判官廳壁記

皇甫湜撰。(《輿地碑目》)

 

慧山泉記

陸羽撰。(《天下金石志》)

 

嘉禾王總管守城記

侯涣文。(《輿地碑目》)

 

重修靈渠記

刺史魚孟威撰。在静江府。(《輿地碑目》)

 

南城縣羅城記

刁尚能撰。(《建昌軍圖經》)

 

京兆泮宫修學記

在西安府學。(《天下金石志》)

 

南溪池亭記

蔡曙撰。在同州。(《天下金石志》)

 

陪封明府遊靈巖瀑布泉記

唐仲能撰并書。(《墨池編》)

 

南嚴亭記

李蕃書。(《碑帖考》)

 

劒州重陽亭記

李商隱撰。(《碑帖考》)

 

唐山亭院記

王祐書。(《碑帖考》)

 

鄧州城北亭樓記

李躅書。(《墨池編》)

 

慧山泉記

陸羽文。在常州府無錫縣西。(《古今碑刻記》)

 

斥鼻亭神記

柳宗元作。在永州府道州。(《古今碑刻記》)

 

斗魁臺記

李邕文。在肇慶府城北石室山。(《古今碑刻記》)

 

開汾河經

董淑經書。(《碑帖考》)

 

新石幢記

陳表仁撰。(《墨池編》)

 

相如故宅記

在相如縣光聖佛寺。漫不可讀,父老尚知爲陳子昂所作之文。(《輿地碑目》)

 

梁文貞孝感記

梁文貞結廬墓前,有甘露降塋前樹,白兔馴擾,鄉人以爲孝感所致。開元初,縣令崔季友刊石記之。(《舊唐書》)

 

白鹿山記

白鹿山,開元二十三年,二白鹿出見於此山,因以爲號。雷鄉縣令杜楚賓記,後立於龍川縣治。(《輿地碑目》)

 

青田縣尉楊光于作隱難記

在麗水縣北六十里之東巖。大略言袁晁、黄巢之亂,民避難於此,獲免者甚衆。(《輿地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