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八十三

石刻文字五十九(唐刻記)

 

南角山記

刺史楊師謀撰,在集州,即難江縣地。唐武德四年立。集州,皇朝熙寧五年州廢,屬巴州。(《復齋碑録》)

 

韋作觀魚記

貞觀十三年,在軍城五里北山朝天寺。(《輿地碑目》)

 

益州學館廟堂記

撰人姓名殘缺,顔有意正書,永徽元年二月。

《唐益州學館廟堂記》,永徽元年,顔有意書。高朕之名於義不安,頗疑有意得於古碑之訛缺爾,存之以俟博學者。(《集古録》)

右《唐益州學館廟堂記》,成都令顔有意書,撰人題法曹陳王文學太子詹事待詔弘文館陵州長史,姓名殘缺不可辨。《集古録》直以爲有意撰,非也。碑陰載當時官僚姓名,後人題云此記賀遂亮撰,未知果是否。記文敘述前世遺跡,考究同異,文詞古雅,甚可喜也。(《金石録》)

 

南陽令鄧慈豐山堰記

前南陽尉劉單撰并書,永徽三年正月立。(《復齋碑録》)

 

古戎道記

在敘州天蒼山崖壁間,唐人所書,筆畫勁正,乃乾封二年詹君秀復修此道,而爲之記。(《輿地碑目》)

 

(缺〖HT13.H〗部將軍功德記

郭(名缺)撰,八分書,景龍元年十月。今在太原縣天龍寺後。將軍名珣,其氏曰部,而部上闕一字,官至天兵中軍副使、右金吾衛將軍、上柱國開國公,與其夫人黑齒氏造像之記。其文曰:本支京海,世食舊德,相虞不臘之奇族,行太上,懷邦由余。載格,蓋蕃將之歸唐者也。(《金石文字記》)

 

益州學館廟堂記

史燾撰,釋曠正書,神龍七年。(《金石録》)

 

修封禪壇記

賈膺福撰并正書,景雲二年八月。(《金石録》)

右《唐修封禪壇記》,賈膺福書。初,余得膺福八分書《大雲寺記》,愛其筆法,後又得此記,字爲小楷,尤工妙可喜云。(《金石録》)

 

南亭記

王翼撰,八分書,無姓名。開元二年三月。(《金石録》)

 

造文翁高朕像記

周顥撰,正書,姓名殘缺。開元七年七月。(《金石録》)

 

造泰山御碑記

孫文慶撰,正書,無姓名。開元十四年十一月。(《金石録》)

 

端州石室記

李邕撰并書,端州刺史畢守恭與僚佐遊于石室,爲此記。以開元十五年正月立。(《集古録目》)

《端州石室記》,唐李邕撰,不著書人名氏。考其筆蹟,似張庭珪,疑庭珪所書也。(《集古録》)

《李北海端州石室記》,樂史所謂嵩臺,在高要縣北五里,李邕有記,即此記也。按《南越志》,高要有石室,自生風烟,南北二門,狀如人巧,人以爲神仙都,因名嵩臺焉。無書人名氏,歐陽公疑爲張庭珪書。(《集古後録》)

肇慶府北七星巖,古名定山,亦曰嵩臺,有洞通明宛委。記刻在洞門石壁,不類北海書。《集古録》疑爲張庭珪書,庭珪長於八分,凡邕文而庭珪書之者,皆八分,此則正書,恐未然也。記中云‘有若邦伯旱公’,開元時有畢刺史者,爲宋璟所稱,旱當作畢,是摹刻之誤。(《金石文字記》)

 

郭巨祠堂記

楊傑撰,李皋八分書,開元二十三年七月。王緒祭文附。(《金石録》)

 

洛陽縣食堂記

裴缺述,韓擇木八分書,開元二十六年七月。(《金石録》)

 

任城縣橋亭記

游芳撰,王子言八分書,開元二十六年又八月。(《金石録》)

 

述靈記

張嘉貞撰,行書,無姓名。開元二十七年三月。(《金石録》)

 

牛仙客父祖贈官記

彭杲撰,褚庭誨行書,開元二十八年二月。(《金石録》)

 

長安令廳食堂記

李朏撰,羅希奭分書,衛包篆額。開元二十八年。(《訪碑録》)

 

尚書省郎官廳石記

陳九言撰,張旭正書,開元二十九年十月。(《金石録》)

《唐郎官石記》,唐右司員外郎陳九言撰,張旭書。旭以草書知名,此字真楷可愛。記云自開元二十九年已後,郎官姓名列於次,而此本止其序爾。(《集古録》)

《尚書省郎官石記序》,陳九言撰,張顛書。記自開元二十九年郎官石名氏,爲此序。張顛草書見於世者,其縱放可怪,近世未有,而此序獨楷字,精勁嚴重,出於自然,如動容周旋中禮,非强爲者。書一藝耳,至於極者,乃能如此,其楷字蓋罕見於世,則此序尤爲可貴也。(《元豐題跋》)

赤驥白〖HTDBSNFEA6HTSS〗,一駕千里,當在披崑崙、上羽陵時,求其逸景於逐足下,殆無遺蹤矣。至于在六轡間,和鸞在前,鋈續在後,則過。君表而舞交衢,進退履繩,旋曲中規,求其毫釐跌蕩,無遺恨矣。長史之書殆盡於此,方乘醉時,翰墨淋漓,雖驚風迅雨,亦不能與其變俱也,此詎可以規矩凖繩求哉?及《郎官記》則備盡楷法,隱約深嚴,筋脈結密,毫髮不失,乃知楷法之嚴如此,而放乎神者,天解也。夫守法度者至嚴,則出乎法度者至縱而不可拘;觀其侸(音樹)鋒,鱗勒峻磔,抑左升右,仰策輕掲,緊〖HTDBSNFEA7HTSS〗(音立)暗收,此書盡之。世人不知楷法,至疑此非長史書者,是觀其騏驥千里,而未嘗知服襄之在法駕也。(《廣川書跋》)

右《唐尚書省郎官石記序》,右司員外郎陳九言撰,張長史正書。歐陽公謂長史以草書知名,此字真楷可愛。曾南豐謂其精勁嚴重,出於自然,如動容周旋中禮,非强爲者。元王文定公謂張公得草聖不傳之妙,其真書在唐乃復精絶。顔魯公書學,氣侔造化,楷法蓋得之於公。又謂其字體似出歐虞,自成一家。宋龔明之《中吴紀聞》云長史蘇人,承平時碑在蘇學中堂之後,已漸刓剥,兵火後不復存矣。元商德符云石刻舊在京兆,今亡。觀明之及商氏之説,則此刻在宋元固已艱得,余家所藏本,未知其出於蘇學,或出京兆,皆不可知。但歷年久遠,而紙墨完好,誠希世物也。(《金薤琳琅》)

《張長史郎官壁記》,天下止此一本,吴中尚有一僞本,亦在余兄所,薰蕕故易辨也。濟之閣老述山谷老人言,唐人正書無出其右者,又云無轍跡可尋,其重之如此。然余細玩此碑,中如容字,極字,皆取法虞永興《孔子廟堂碑》,未可謂無所本,第今所見虞書,皆王彦超重刻張書,實有出藍之觀。余嘗於姻家韓侍郎家見唐刻虞碑,神彩焕發生動,大異翻本,宜唐人重之,以爲青箱至寶,乃知名下定無虚士耳。(《王奉常集》)

《長史郎官壁記》,世無别本,唯王奉常敬美有之,陳仲醇摹以寄余,知學草必自真入也。(《戲鴻堂法帖》)

 

候臺記

梁德裕撰,蘇靈芝行書,開元二十九年八月。(《金石録》)

前左監府率府兵曹參軍梁德裕撰,蘇靈芝書。候臺者,古燕國望雲氣之所也,後人因其故址,立臺以備游宴。易州刺史郭明肅於其四壁畫爲郭隗、劇辛、孝子烈婦等像,碑以開元二十九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韓公井記

不著書人名氏,八分書,大書三字曰‘韓公井’。其記真書,舊傳井有靈,人不敢汲,唐採訪使韓公酌而飲之,由是汲者無恙,故以爲名。韓公名朝宗,碑以開元中立,在宜城。(《集古録目》)

《韓公井記》。開元二十二年初,置十道採訪使,韓朝宗以襄州刺史兼山東道。襄州南楚故城有昭王井,傳言汲者死,人不敢視,朝宗移書諭神,自是飲者無恙,人更號韓公井。楚故城今謂之故牆,即鄢也。此記今移在郡廨中,故城改爲牆者,由梁太祖父烈祖名誠,當時避之,故至今猶然。(《元豐題跋》)

 

房山湯記

張嘉貞撰,行書,無姓名。開元十五年四月。(《金石録》)

 

楊玄琰述先史記

徐彦伯撰,劉升八分書,開元中立。(《諸道石刻録》)

 

修東鎮沂山記

范正則撰,并八分書,天寶元年三月。(《金石録》)

 

蒙泉湯記

趙冬曦撰,八分書,姓名殘缺。天寶二年三月。(《金石録》)

 

香谷渠記

撰人姓名缺,史惟則八分書,天寶三年二月。(《金石録》)

 

林慮縣記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天寶六年。(《金石録》)

 

XC83-1.TIF,JZ〗〖XC83-2.TIF,JZ〗驛記

正書,書撰人姓名缺。碑漫滅,額四字全,天寶四年立。(《復齋碑録》)

 

吏隱山記

李陽冰篆,在縉雲。(《復齋碑録》)

唐李陽冰殘碑,凡數百字,雖首尾不完,文字缺滅,而歷歷可讀。其間多述山水景物,其最後曰名之曰吏隱山,又曰時唐百二十九載,以歲次推之,則天寶五載也。(《集古録目》)

 

臨安縣主簿宅記

陸曾分書并篆額,天寶五年七月建。(《復齋碑録》)

 

孝女雙石樓記

張璿之撰,正書,姓名殘缺。天寶七年六月。(《金石録》)

 

華嶽碑堂修飾記

衛包正書,天寶九年正月立。(《金石録》)

 

石門湯泉記

太子通事舍人李幼卿撰,太僕寺主簿文學直集賢院修書院衛包八分書,并篆額。唐初有沙門空藏者,居藍田山中,方大雪,山谷間有氣上蒸,發石,而湯泉出其下。開元中,勅給事中楊營葺之,增多其室宇,立此碑。(《集古録目》)

《唐楊公修石門湯泉碑》,天寶九年立。(《京兆金石録》)

 

淄川郡述德記并詩

詩崔尚祖等撰,記崔器撰,天寶十年九月。(《金石録》)

 

冶浦橋記

蔡希綜撰并行書,天寶十二年正月。(《金石録》)

 

御製御書詩刻石記

南賓太守康昭遠謹述,天寶十三年七月癸酉建。(《復齋碑録》)

 

栖霞山亭記

史相撰,韓軫八分書,天寶十三年十月。(《金石録》)

 

苗公歸鄉記

撰人姓名殘,胡霈然八分書,天寶十四年二月。(《金石録》)

 

宴濟瀆記

達奚珣撰,薛希昌八分書,天寶中立。(《金石録》)

右《遊濟瀆記》,唐吏部侍郎達奚珣撰,兵曹參軍薛希昌八分書。濟瀆在今河南濟源縣西三里,歲癸酉仲冬,予亦嘗獲游。瀆有祠以祀大濟之神,其殿北復有北海神殿,北海之前有池,周七百步,其西一池,周與之等,而中通焉。即濟水所聚,蓋其源自王屋山天壇之顛,伏流百里至此,復見東南合流至温縣,歷虢公臺,入於河。《禹貢》所謂導沇水東流爲濟,是也。東池俗傳間能出物,以應人之求,然率始於三月至四月望而止,餘月則否。蓋春夏之交,泉脈騰沸,而濟尤勁疾,物隨沸而上,人或不取,須臾復沈。予之遊也,默禱於神,願出物以彰靈異,道士云隆冬水泉不動,物不能上。予笑曰:‘豈有靈神而畏寒者乎?姑爲我禱。’久之,物竟不能出。道士之言始信,而世俗所云皆誕妄也。(《金薤琳琅》)

 

楚州修城記

范昭撰,鄭萼正書,乾元元年七月。(《金石録》)

 

祈雨記

乾元二年,張惟一撰,李權八分書,今在《述聖頌碑》之左旁。(《金石文字記》)

 

王粲石井欄記

甄濟文,彭朝儀行書,上元二年七月後。記于頔文,胡証八分書,貞元十七年六月。其一盧鈞撰,正書,會昌二年四月。(《金石録》)

魏侍中王粲故宅在襄陽,其石欄至唐猶存。上元二年,山南節度使來瑱移之於刺史官舍,參謀甄濟撰記,彭朝儀書,上元二年七月立。(《集古録目》)

 

王粲石井欄後記

唐上元二年,來瑱移之州治,立石作記。貞元十七年,于頔爲節度,又爲之記,掌書記胡証八分。後又題記,頔進封燕公,隨軍屈賁書,貞元十七年六月立。(《集古録目》)

 

王粲石井欄别記

唐會昌二年,節度使盧均復理粲舊井,别作新石欄而記之,前武功縣尉李掖書。(《集古録目》)

《魏侍中王粲石井欄記》,貞元十七年,山南東道節度使于頔撰,掌書記胡証書。一記參謀太子舍人甄濟撰,判官彭朝議書。云上元二年,山南東道節度使來瑱移井欄,置於襄州刺史官舍,故爲記。甄濟者,韓愈所謂陽瘖避職,卒不污禄山父子事者。其文得之爲可喜,而《朝議書》尤善,皆可愛者也。(《元豐題跋》)

 

許尊師孝廬瑞芝記

何源撰并書,上元二年歲次辛丑十二月一日記。(《復齋碑》)

 

鮮于氏離堆記

顔真卿撰并正書,寶應元年。(《金石録》)

 

宋武受命壇記

張謂撰,陸淙八分書,竇蒙篆額。永泰元年三月。(《金石録》)

 

黄鶴樓記

閻伯瑾撰,魏萬珵行書,永泰元年。(《金石録》)

 

滑臺記

崔粲撰,永泰元年。(《諸道石刻録》)

 

雍王遊三門記

元帥府判官裴儆撰,行軍司馬李進書,雍王題額。代宗廣德初,雍王爲天下兵馬元帥,東討史朝,義師還陝,因登三門,問從官以古今興亡治亂之迹,作此記。廣德二年刻,在三門。(《集古録目》)

 

新築隴州城記

邵説撰,史惟則八分書,大曆二年十月。(《金石録》)

 

廣習池記

盧允中撰,大曆二年立。(《訪碑録》)

 

李氏三墳記

李季卿撰,李陽冰篆書,大曆二年立。(《金石録》)

《李氏三昆季墳記》,于曜卿、春卿載其有平日文集,獨于叔卿缺焉,且卒句云‘吏不敢’而止。向疑其碑不全。屢于好古刻君子處求觀,與所藏無異,後獲全盛時所藏舊本,于叔卿卒章,‘吏不敢有’之下,乃有數十字,刻畫斕斑,尚可識字。止云有文集若干卷,遂與二卿同,始知墨本以字漫滅,量工惜紙墨耳。(《寶刻叢編》)

按此碑爲李曜卿兄弟三墓,其人皆有文學,早仕宦而不壽以殁,最少弟季卿撰表,而宗人陽冰以玉筯刻之也。其石猶故物。故無傳改之譌。舒元輿所謂蟲蝕鳥步、鐡石隔壁、龍蛇駭解、鱗甲活動,庶幾於此見其一班。(《弇州續稿》)

此季卿表曜卿三墓,陽冰書碑。雖無翻刻字,字畫法具而神亡,王元美乃謂石猶故物,故無傳改之譌,豈别一碑耶?抑未見前碑耶?元美自任識書,恐於此碑失之矣。(《石墨鐫華》)

 

河橋城樓記

張勛撰,李著八分書并篆,大曆三年十月。(《金石録》)

 

徐州副元帥廳街記

嚴汲撰,蕭良童正書,大曆四年五月。(《金石録》)

 

尚書省郎官石記

蕭良童書,大曆四年立。(《金石録》)

 

良吏記

大理司直攝監察御史陳簡甫撰,大理司直陳太階書。大曆中,宣州刺史陳,碑不著名采,開元以來州之良吏。刺史裴耀卿,刺史兼江西採訪使班景倩、竹承構、裴敦復,贈刺史李偁,司功參軍張邈,凡六人,刻石爲之記。偁常爲涇縣令,終于宣州長史。廣德初,浙中盜起,過宣州者皆相戒不入其閭,討擊使以聞,贈宣州刺史。碑以大曆四年立。(《集古録目》)

 

義井記

邵真撰,王佑書,大厯六年三月。(《金石録》)

 

滑臺新驛記

李勉撰,李陽冰篆,大曆九年八月。(《金石録》)

滑亳節度使李勉撰,李陽冰篆。勉使同州别駕裴萬增廣驛舍,以大曆九年八月立此碑於驛中。(《金石録》)

《大曆九年新驛記》,李陽冰篆,碑在今滑州驛中。其陰有銘曰:‘斯去千載,冰生唐時。冰今又去,後來者誰。後千年有人,吾不知之。後千年無人,當盡於斯。嗚呼!郡人爲吾寶之。’不知作者爲誰,然賈躭嘗爲李騰序《説文字源》,盛稱陽冰此記。耽爲滑州刺史,因見斯記而稱之耳。陽冰所書,世固多有可愛者,不獨斯記也。(《集古録》)

右唐《滑臺新驛記》,李勉撰,李陽冰篆。其陰有銘,歐陽公云不知作者爲誰。余嘗考之,乃舒元輿《玉筯篆志後贊》也。其文載於《唐文粹》及元輿集中。歐陽公偶未嘗見之爾。(《金石録》)

《新驛記》,唐秘書少監李陽冰書。陽冰在唐以篆學名世,自秦相李斯後,號能書者,不得伯仲間見也。今世壯碑巨碣,尚多有之,其詣絶處,更無蹊轍可尋。碑陰有頌謂:‘斯去千載,冰生唐時。冰今又去,後來者誰。後千年有人,吾不得知之。後千年無人,當盡於斯。嗚呼!郡人爲吾寶之。’昔歐陽文忠公嘗疑唐相賈耽爲之,蓋耽喜陽冰書,嘗爲序其《説文字源》。耽後又爲滑州刺史,其爲刻此,或可信也。余考其言,蓋舒元輿所爲,《玉筯篆志》謂:‘斯去千載,冰復去矣,誰能得也,當盡於斯。嗚呼!’主人則與今碑陰或異,蓋後人因其文,時有改定,以合此記,不足怪也。雖然陽冰篆字,其甚工者不止於此,而刻元輿頌者,獨見此碑爾。元輿又謂陽冰‘其格峻,其力猛;其功備,光大於秦。’信矣!則亦屢進而不止也。(《廣川書跋》)

 

湖州府射堂記

撰人姓名殘缺,世傳顔魯公正書,大厯十二年四月。(《金石録》)

右《射堂記》,大厯十二年,顔真卿書。魯公在湖州所書,刻于石者,余家《集録》多得之,惟《放生池碑》字畫完好,如《干禄字書》之類,今已殘缺,每爲之歎惜。若《射堂記》者,最後得之,今僕射相公筆法精妙,爲余稱顔氏書《射堂記》最佳,遂以此本遺余。以余家素所藏諸書較之,惟《張敬因碑》與斯記爲尤精勁,惜其皆殘闕也。(《集古録》)

唐顔真卿撰并書,碑石缺訛,文理斷續,其事迹不可考。大厯十二年四月立。(《集古録目》)

 

壽安縣甘棠館記

蕭昕撰,史鎬八分書,盧景篆。大厯十一年。(《金石録》)

 

遊靈巖瀑布記

前濮州别駕康仲熊《遊靈巖瀑布記》,不著書人名,大厯十二年刻。(《集古録目》)

 

烏程縣新陞望記

縣尉陳萇撰,顔次公分書,大曆十三年八月記。(《復齋碑録》)

 

石門山瀑布記

竇公衡記并裴士淹詩,并八分書。後有謝靈運、邱希範詩,并希範六代姪丹和詩,大曆中陳恒贊書。(《諸道石刻録》)

 

縣令盧國遷建季子碑記

建中元年立,在季子廟。(《集古録》)

 

復鄠縣記

中書舍人于邵撰,祠部員外郎侍御史張璪八分書,并篆額。代宗之初,吐蕃數寇京輔,使李抱玉屯兵備之,其裨將何德願以陳、鄭兵屯鄠縣。長吏寄居佛寺,德宗即位,詔德願移屯鳳翔,復鄠縣如故。碑以建中二年立。(《集古録目》)

 

復鄠縣記碑陰

徐元弼撰,竇含章書,寶曆元年附。(《京兆金石録》)

 

石門山記

刺史李季貞纂,篆書,建中四年十一月立。(《復齋碑録》)

 

立嚴陵釣臺記

崔儒撰,崔玄八分書并篆額,興元元年四月景辰建。(《復齋碑録》)

 

漢樊毅復華下民租碑記

興元元年,華陰令盧倣求得而爲之記,八分書於碑末。(《漢隸字源》)

 

韋公鐫信安郡王登石橋詩記

詩嗣江王禕撰記,嚴綬撰,韋薦書并篆額。貞元三年九月,刺史韋光輔建。(《復齋碑録》)

 

西山風雨池記

貞元三年,權德輿撰。(《輿地碑目》)

 

襄州新學記

盧群撰,羅讓書,貞元五年六月。(《金石録》)

碑陰題山南東道節度嗣曹王皋等十三人名銜。(《復齋碑録》)

 

登封修縣記

劉深撰,徐頊正書,貞元八年二月。(《金石録》)

 

新鸛鵲樓記

陳翊撰,正書,無姓名。貞元九年十一月。(《金石録》)

 

詩述碑陰記

李吉甫撰,徐璹正書,貞元十年正月。(《金石録》)

 

荆山郭橋記

貞元十年,郢州長史劉丹撰。(《輿地碑目》)

 

江陵府官石幢記

貞元十年,吴仲舒撰。(《輿地碑目》)

 

席相新六曹都堂記

貞元十一年,歐陽詹撰。(《輿地碑目》)

 

李公亭記

在潮州,貞元十三年立。(《輿地碑目》)

 

修昆明池堰記

京兆尹韓皋撰,京兆府法曹參軍徐瑱書。德宗貞元十三年,詔除昆明池税,許民漁。將以京兆尹韓皋爲使,截交河立堰,引澧水注之於池,復漢故迹。以貞元四年刻此銘。(《集古録目》)

 

白蘋亭記

李直方撰,史鎬八分書并篆額。己卯歲作,即貞元十五年也。(《諸道石刻録》)

 

尚書省郎官題名石記

許孟容撰,後序劉寛夫隸書,貞元十五年立。(《京兆金石録》)

 

陽武令陶公復故縣記

唐衢撰,鄭乃中八分書。據記,縣圮毁二十五年,官吏寓于佛寺,貞元己卯歲,縣令陶鍠修而復之,後令李倫以貞元十九年立此碑。(《集古録目》)

貞元十九年,唐衢文,世罕傳者。余家《集録》千卷,唐賢之文十居七八,而衢文祇獲此爾,然其氣格不俗,亦足佳也。(《集古録》)

 

五龍堂記

貞元中立。

 

晋祠新松記

令狐楚撰,顔顒正書,元和元年三月。(《金石録》)

 

安邑縣新亭記

劉師老撰,李銑正書,元和元年又六月。(《金石録》)

 

遊石橋記并詩

刺史陸庶撰,次男綜正書,元和元年三月十八日刻。(《復齋碑録》)

 

東渭橋河運院記

席夔撰,韓瑗八分書,元和二年三月。(《金石録》)

 

武寧軍大將新廳記

張仲素撰,崔縉正書,元和二年五月。(《金石録》)

 

禱聰明山記

盧頊撰,正書,元和二年七月。(《金石録》)

洺州刺史盧頊撰,不著書人名氏。昭義軍節度使盧從史禱于聰明山祠,作此記。從史并其官屬皆題名于後,以元和二年七月立。(《集古録目》)

《禱聰明山記》,盧頊撰,乃盧從史禱山神之記也。閲從史官屬姓名見孔戡與烏重胤,皆列於後,而感韓退之記戡事云。戡屢諫,從史不聽,卒爲重胤所縛,掩卷歎息者久之。嗚呼!禍福成敗之理甚明,而先事而言,則罕見。從事至而言,則不及矣。自古敗亂之國,未始不如此也。(《集古録》)

 

宣州響山新亭新營記

權載之撰,元和二年立。(《輿地碑目》)

 

馬懿公壁記

元和二年,馬總撰,在泉州。(《輿地碑目》)

 

武侯碑陰記

崔倫撰,元和二年,武元衡刻。(《輿地碑目》)

《開成二年武侯碑陰記》,崔倫撰,唐劍南西川節度使武元衡及其將佐題名者二十九人,楊嗣復再題,及其僚屬又六人,并嗣復、汝士詩兩首,合爲一卷。唐諸方鎮,以辟士相高,故當時布衣韋帶之士,或行著鄉閭,或名聞場屋者,莫不爲方鎮所取。至登朝廷,位將相,爲時偉人者,亦皆出諸侯之幕。如元衡所記裴度、柳公綽、楊嗣復,皆相繼去爲本朝名將相,亦可謂盛矣哉。(《集古録》)

 

復黄陂記

前鄉貢進士侯喜撰,不著書人名氏。汝州有三十六陂,黄陂爲最大,自隋始築,至唐開元中,數復廢决。貞元十八年,刺史盧虔築而復之,碑以元和三年立。(《集古録目》。《金石略》云楊正臣書。)

《復黄陂記》,唐侯喜撰,在汝州。汝州有三十六陂,黄陂最大,溉田千頃,始作于隋。記云至貞元辛未,刺史盧虔始復之。辛未,貞元七年也,碑元和三年建。喜之文詞嘗爲韓退之所稱,而世罕傳者,余之所得此碑而已。(《集古録》)

 

新開常熟塘記

劉允文撰,劉苑正書,元和四年四月。(《金石録》)

 

徐州使院石柱記

劉公輿撰,盧自烈八分書,元和五年正月。(《金石録》)

 

涿鹿山石經堂記

劉濟撰,元和四年。(《天下金石志》)

 

京河新開水門記

韋處厚撰,唐衢八分書,元和五年正月。(《金石録》)

祕書省校書郎直史館韋處厚撰,處士唐衢八分。鄭州刺史李少和引京水注於管城之北,爲石水門,以節其出入。元和五年正月立此碑。(《集古録目》)

 

杜岐公郊居記

權德輿撰,正書,無姓名。元和五年八月。(《金石録》)

《杜岐公莊居記》,佑自撰,沈傳師正書,元和五年十月。(《金石録》)

附司徒平章事杜佑撰,子愉書。初,佑有莊於杜曲,得處士王易簡爲之營治,以元和七年作此記,大中十一年愉重書而刻之。(《集古録目》)

 

王處士引水記

大理卿武少儀撰,與《郊居記》皆一體,無書人名氏。杜佑有池泉在長安杜曲,處士王易簡爲佑鑿石引泉爲瀑水,碑以元和五年立。(《集古録》)

 

尚書省新修記

許孟容撰,鄭餘慶正書,袁滋篆額。元和八年正月。(《金石録》)

 

尚書省石幢記

胡証撰并八分書,元和八年二月。(《金石録》)

 

華州新廳堂記

吴丹撰并正書,元和八年二月。(《金石録》)

 

華州後閣記

李正辭撰,正書,元和八年三月。(《金石録》)

 

新修橋驛記

韋行儉撰,柳汶正書,元和八年立。(《復齋碑録》)

 

睦州録事參軍廳壁記

元和八年,皇甫湜撰。(《輿地碑目》)

 

池州大廳壁記

元和八年,齊映爲守日建,裴晋公作記,今不存。(《輿地碑目》)

 

毬場山亭記

馮審撰,分書,無姓名,篆額,元和八年立。(《復齋碑録》)

 

岑公洞記

元和八年,段文昌記,在萬州。(《輿地碑目》)

 

濟亭記

李璠撰,裴璘正書,鄭冠篆。元和九年十月。(《金石録》)

濟源有三淵當祠下,俗謂之海縣令房琯初立亭於北海上,以爲祠神之所。元和九年,縣令李朝陽廣其制度,作記并詩記,朝陽之子璠撰詩。李朝陽撰,裴璘書,鄭冠篆額。(《集古録目》)

 

建鎮南碣記

孟簡撰,陳構正書,元和十年十月。(《金石録》)

 

柳州山水記

柳宗元撰,元和十年立。(《諸道石刻録》)

 

陽翟縣令壁記

許堯佐撰,吴宗冉正書,元和十四年五月。(《金石録》)

 

鄆州刺史廳記

馬總撰,八分書,無姓名。元和十四年十二月。(《金石録》)

 

土洲耆老思舊記(《金石録》作《土洲記》)

段文昌撰,王玄同正書。貞元十五年記,元和十五年十一月建。(《復齋碑録》)

 

東湖亭記

崔璹書,元和十五年,在洪州。(《金石略》)

 

杜佑賓佐記

司徒平章寺杜佑撰,不著書人名氏。記前後賓佐其首曰‘今相國中書侍郎趙國公者,李吉甫也’,其餘凡八十餘人。碑以元和年立。(《集古録目》)

補〖CX

 

甘棠館記

唐壽安尉蕭昕撰,大理評事史鎬八分書,盧璟篆額。甘棠館者,前縣令李公字退思所立,此碑大厯十一年縣令李緫所建,又有重刻碑記。貞元八年,縣令李詞刻,并往還此館題名者十六人附于後。(《集古録目》)

 

流杯亭碑陰記

陸長源撰,八分書,無姓名。貞元五年。(《金石録》)

又,趙穀書,光化中立,陳州。(《金石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