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八十二

石刻文字五十八(唐刻銘)

 

九成宫醴泉銘

魏徵撰,歐陽詢正書,貞觀六年四月。(《金石録》)

右《九成宫醴泉銘》,唐秘書監魏徵撰,歐陽率更書。九成宫即隋仁壽宫也,太宗避暑於宫中而乏水,以杖琢地,得水而甘,因名醴泉焉。(《集古録》)

《九成宫醴泉銘》,秘書省檢校侍中鉅鹿郡公魏徵撰,兼太子率更令歐陽詢書。九成宫乃隋之仁壽宫也,魏爲此銘,亦欲太宗以隋爲戒,可以見魏之志也。(《元豐題跋》)

貞觀初,歐、虞、褚、魏以王佐才弄翰,追配二王。謹嚴瘦勁,歐陽絶出,流落天壤間者,何限《獨化度寺記》。《醴泉銘》最爲珍玩,習之者往往失其韻致,但貴端莊如木偶,死於活處,鮮不爲吏牘之歸,假刻誤人,人亦罕識真。忽見此本,殆未易得,反復數日,書以歸之。(《北磵集》)

長沙歐陽信本書在唐評爲妙品,鄭樵《金石略》所載凡二十三種,而《醴泉銘》居其一。銘刻於貞觀六年,自貞觀至今七百有餘歲,石剥泐已久,世之所傳完善者,多非真。此本乃昆陵胡秦公武平故物,神韻生動,其爲初刻無疑,可寶藏也。(《宋學士集》)

歐書皇甫君遒勁,此碑婉潤,允爲正書第一。碑已缺殘,余曾見一舊搨,已爲貴人擕去浙中。余所收乃二十年前物,近復致得數紙,其中被縣令使石工鑿三十餘字,則余本又爲難得矣。宋趙子固謂率更《化度》、《醴泉》爲楷法第一,今巍然獨存者《醴泉》耳。化度寺在朱雀街,今禾黍離離,無復蘭若之迹,不知碑亡在何時,每至其地,悵然者久之。(《石墨鐫華》)

《九成宫醴泉銘》,唐秘書監魏徵撰,率更令歐陽詢書。按《唐書》,貞觀中改隋仁壽宫爲九成宫,永徽中又改爲萬年宫,宫在岐州,開皇十三年楊素所治也。徵言宫城之内本乏水源,六年四月,西城之陰土覺有潤,以杖導之,有泉隨而涌出,因名醴泉,不知何據也。《漢書》:‘京師醴泉,飲者痼病皆瘉。’故漢儒《集禮》有‘地出醴泉,天降甘露’,以爲人主之瑞;而不知者謂水從地出,其味若醴,如此則《列子》所謂神瀵者。顧漢魏郡國與唐離宫,安得有此?《爾雅》曰‘甘露時降,萬物以嘉,謂之醴泉’,蓋甘露雨也。今据此則論者,不知其所出也,故著其説。(《廣川書跋》)

 

鄱陽銘

歐陽詢書,饒州。(《集古略》)

歐陽率更《鄱陽帖》,用筆妙於起倒,林夫臨摹殊不失真,亦翰墨中異人也。繋舟樊口,蕭散於寒溪西山之上,擕此書往來研味,髣髴見古人。同觀者,潘邠老、仲達、李文舉、陳元舉、何斯舉。(《山谷集》)

 

砥柱銘

唐魏徵撰,薛純書,在陝州。(《諸道石刻録》)

在硤石縣。唐貞觀十二年,太宗東巡臨幸于此,今有魏徵所製《碑銘》。(《寰宇記》)

《唐砥柱銘》,貞觀十二年特進魏徵撰,祕書正字薛純書。其字因山鑱鑿,就其窪平,隨多少置字,故不成行序,宛轉索於嶔〖HTDBSNFEA4HTSS〗間以摹,故石雖存而頗難得,世知貴之。唐以書學相高,刻石之文,此其最大者也。筆力有餘,點畫不失,尚多隸體氣象,奇偉猶有古人體法。其後柳公權書刻招提,今已譌缺不可讀,惟純所書在濁河間得完。蓋摹撃之工不至,雖濤浪射發,風雨摧剥,尚不廢也。(《廣川書跋》)

 

恒嶽嶺路銘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調露二年二月。(《金石録》)

唐深澤縣處士張克雋撰,恒嶺處士書。高宗調露中,用兵於突厥,恒州長史披山刊木,構橋梁以通運路,路由北嶽,故以嶽嶺爲名。碑以調露二年二月立。(《集古録目》)

 

石柱銘

裴談撰,八分書,無姓名。武后時立。(《金石録》)

唐硤州刺史撰,八分書,不著名氏。石柱者,相傳以爲周召分陝所立,以别地界,不著所刻年月。騐其字,武后時立也。(《集古録目》)

 

汾陰后土祠銘

胡愔撰并八分書,開元四年。(《金石録》)

 

景陽井銘

一八分書,一正書,書撰人姓名殘缺。開元二十二年。(《金石録》)

《唐景陽樓下井銘》,不著撰人名氏,述隋滅陳叔寶與張麗華等投井事,其後有銘,以爲戒。又有唐江寧縣丞王震《井記》云井在興嚴寺,其石檻有序,稱余者晋王廣也。其文字皆磨滅,僅可識其十一二。叔寶事前史書之甚詳,不必見於此,然録之以見。煬帝躬自滅陳,目見叔寶事,又嘗自銘以爲戒如此。及身爲淫亂,則又過之,豈所謂下愚之不移者哉?今其銘隱隱尚可讀處,有云‘前車已傾,負乘將没’者,又可歎也。(《集古録》)

右唐《景陽井銘》,文字磨滅,後有記,開元中江寧縣丞王震撰。震所撰記,其前以爲序,稱余莫知誰也,其末乃云蓋隋煬帝之所製耳。然則未知果煬帝之所製乎?歐陽文忠公曰:‘煬帝躬自滅陳,目見叔寶事,又嘗自銘以爲戒如此,及身爲淫亂,則又過之,豈所謂下愚不移者哉。’余以謂煬帝躬弑其父而奪之位,其凶忍狂悖,人神之所憤。疾死,蓋晩矣。至于長惡不悛,以亡其國,乃所當然,又何足議焉。(《金石録》)

《辱井銘》,《辱井》有篆文云:‘辱井在斯,可不戒乎!’并下文共十八字,在井石檻上,不知誰爲文。又有《陳景陽樓下井銘》,又有《陳後主叔寶辱井記》云:江寧縣興嚴寺井石檻銘,莫知誰作也,歷敘隋文帝命晋王廣伐陳,後主自投井中。令人取之,驚其太重,及出,乃與張貴妃、孔貴嬪三人同束而上。其末云唐開元二十二年三月十七日,前單父縣令左轉此縣丞太原王,以下闕。(《元豐題跋》)

 

光武皇帝即位壇銘

王預行書,開元二十二年四月。(《金石録》)

 

窣土坡幢銘

劉仲立撰,薛希昌八分書,天寶四年七月。(《金石録》)

 

貪泉銘

唐南海别駕陳元伯撰,嶺南黜陟判官薛希昌倒薤篆書,天寶五年四月立。(《集古録目》)

 

忘歸臺銘

李陽冰撰并篆書,乾元二年。(《金石録》)

《忘歸臺銘》,乾元二年唐李陽冰撰并書銘,及《孔子廟》、《城隍神記》三碑,并在縉雲。其篆刻比陽冰平生所篆最細瘦,世言此三石皆活,歲久漸生,刻處幾合,故細爾。然時有數字,筆畫特偉勁者,乃真蹟也。(《集古録目》)

右唐《忘歸臺銘》,《集古録》云‘此銘及《孔子廟》、《城隍神記》三碑并在縉雲,其篆刻比陽冰平生所篆,最細瘦,世言此石皆活,歲久稍生,刻處皆合,故細者。’恐無是理,若果爾,更加以歲月,則遂無復有字矣。此數碑皆陽冰在肅宗朝所書,是時年尚少,故字畫差疎瘦。至大曆以後諸碑,皆暮年所篆,筆法愈淳勁,理應如此。(《金石録》)

 

岑先生銘

嚴浚撰,正書,無姓名。乾元二年四月。(《金石録》)

 

滑臺銘

李季卿撰,令狐彰行書,永泰元年正月。(《金石録》)

 

怡亭銘

裴虬撰,李莒八分書,永泰元年五月。(《金石録》)

裴虬《怡亭銘》,永泰元年。怡亭在武昌江水中小島上,武昌人謂其地爲吴王散花灘亭。裴鶠造,李陽冰名而篆之,裴虬銘,李莒八分書。刻于島石,常爲江水所没,故世亦罕傳。鶠不知何人。虬,代宗時爲代州刺史,韓愈爲其子復墓誌云:‘虬爲諫議大夫,有寵。代宗朝屢諫諍,數命以官,多辭不拜。’然《唐史》不見其事。李莒,華弟也。(《集古録》)

 

怡亭銘序

李陽冰篆書,興國軍。(《金石略》)

 

容亭銘

元結撰,瞿令問篆書,永泰二年十一月。(《金石録》)

 

罛尊銘

瞿令問,八分書,道州。(《金石録》)

永泰二年,《窪罇銘》,元結撰,瞿令問書。次山喜名之士也,其所有爲,惟恐不異於人,所以自傳於後世者,亦惟恐不奇而無以動人之耳目也,視其辭翰,可以知矣。古之君子誠恥於無聞,然不如是之汲汲也。(《集古録》)

 

陽華巖銘

瞿令問八分書,道州。(《金石録》)

永泰二年,《陽華巖銘》,瞿令問書。元結好奇之士也,其所居山水,必自名之,惟恐不奇。而其文章用意亦然,而氣力不足,故少遺韻。君子之欲著於不朽者,有諸其内而見於外者,必得於自然。顔子蕭然卧於陋巷,人莫見其所爲,而名高萬世,所謂得之自然者也。結之汲汲於後世之名,亦已勞矣。(《集古録》)

《唐陽華巖銘》,元結次山作,邑令瞿令問以雜體篆之,刻之厓上。(《格古要論》)

 

浯臺銘

《浯臺銘》,元結撰篆書,無姓名,大曆二年六月。(《金石録》)

唐《永州浯溪銘》、《浯臺銘》,并李廋篆書。(《金石略》)

右元結《浯臺銘》,斯人之作,非好古者,不知爲可愛也,然來者安知無同好也邪?(《集古録》)

《〖HTDBSNFEA5HTSS〗亭銘》,大曆三年,元結撰,瞿令問篆書。《峿臺》、《浯溪》、《〖HTDBSNFEA5HTSS〗亭》三銘,并在祁陽縣。元次山愛祁陽山水,遂寓居焉,名其溪曰浯,溪築臺曰峿臺,亭曰〖HTDBSNFEA5HTSS〗亭,所謂‘三吾’者也。臺銘刻在臺之背,甚完整,溪銘、亭銘刻於東崖石上,隨石欹斜,蘚厚難搨,而篆筆特佳,視臺銘更勝。别有黄山谷書百餘字,云與陶介石披榛翦穢,得次山銘刻,喜而識之。又有皇甫湜五言古詩一首,次山之子讓五言長律一首,俱刻在《中興頌》之旁。(《金石文字記》)

 

庶子泉銘

李陽冰撰并篆書,大曆六年三月。(《金石録》)

大曆六年,《庶子泉銘》,李陽冰撰并書。慶曆五年,余自河北都轉運使貶滁陽,屢至陽冰刻石處,未嘗不徘回其下。庶子泉昔爲流谿,今爲山僧填爲平地,起屋于其上。問其泉,則指一大井示余曰:此庶子泉也。可不惜哉!(《集古録》)

 

右堂銘

元結撰,篆書,無姓名。大曆六年又三月。(《金石録》)

 

李氏窪尊銘

李陽冰撰并篆書,無刻石年月,在縉雲。(《復齋碑録》)

 

李祕監琴銘

唐《李祕監琴銘》,十字特奇古。陽冰小篆,惟見於此琴,在太常。昔陳儀爲協律郎,嘗出以示客,余因摹其書,今琴入禁中,故世以其書貴也。沈存中書曰:‘南溟島上得一木,名伽佗羅,紋如銀屑,其堅如石。命工斵此琴,且謂琴材欲輕鬆脆滑,木堅如石,可以製琴,所未諭也。’觀此,是括未嘗見琴,其銘亦不盡見也。今銘曰‘以爲臨岳等’,此豈爲琴材者耶?或曰琴之臨岳,何據?曰:昔孫綽云,迴風臨岳,刈飾流離。成公綏亦曰,臨岳則濟州之丹林。顔黄門曰,琴首更絃者,名臨岳。琴必以堅木藉絃,欲其不刻入也。世人既不見琴,而銘又少得傳,括以其書行於世,則余不得不辨。(《廣川書跋》)

 

怪石銘

樊晃撰,張從申行書,大曆十年十月。(《金石録》)

 

香鑪銘

劉朝正書,大曆二年。(《京兆金石録》)

 

戲馬臺銘

劉復撰,薛宥正書,貞元五年七月。(《金石録》)

 

滑州新井銘

賈躭撰,徐璹正書,李騰篆。貞元五年十月。(《金石録》)

 

鑄鼎原銘

王顔撰,袁滋篆書,貞元十一年正月。(《金石録》)

虢州刺史王顔撰,華州刺史袁滋籀書。鑄鼎原者,軒轅黄帝鑄鼎之所,碑以貞元十一年正月立。(《集古録目》)

JP2〗作銘在貞元十一年至十七年,韋渢復書識其後。以籀爲篆,蓋古者均謂之篆,至秦既分,始以史籀所書爲籀,不足異也。其曰得玉石佩於原上,地深四尺得獲之。黄帝去今六千四百三十年,謂此上昇時小臣遺墜物也,此則怪矣。然原上非人迹所至,佩藏土下,當時不得不異其説。以黄帝爲六千年者,《緯書》也,三皇遠矣,後世推考,不得其序。《史記》雖斷自黄帝,然歲月尤謬誤,而《緯書》之説又皆臆決,安可信哉?但言者欲引以自神,則增多奇怪,亦其常也。(《廣川書跋》)〖JP

 

仙都山銘

李敬仲撰,王光行書,篆額。貞元三年冬十月甲申樹。又一碑張鶯撰,正書,無姓名,篆額,貞元三年冬十月十日題。(《復齋碑録》)

 

濟瀆廟祭器銘

張洗撰,行書,無姓名。貞元十三年。(《金石録》)

右《濟瀆廟祭器銘》,張洗撰。碑云置齋郎六人,唐自高宗以後,官不勝其濫矣,洗之所記,乃開元時事。州縣祠廟置齋郎六人,可知其濫官之弊,然史家不能詳載,惟於碑刻偶見其一二爾。(《集古録》)

右唐《濟瀆北海壇器物銘》,濟源令張洗撰。歐公謂洗之所記乃開元時事,州縣祠廟置齋郎六人,官不勝其濫;又謂史家不能詳載,惟於碑刻見之。按碑作於貞元十三年,歐公誤以貞元爲開元,且碑載廟有令一人,祝史一人,則其官不止於齋郎。考之《唐書·百官志》,五岳四瀆令各一人,主掌祀事,此外又有祝史各三人,齋郎各十三人。則官之濫,又不止如歐陽公所書,而史家亦未嘗不詳載也,但與碑有不同耳。(《金石録》)

 

胥山銘

盧光輔撰,王遹正書,元和十年十一月。(《金石録》)

 

柳州井銘

柳宗元撰,沈傳師正書,長慶三年。(《金石録》)

右《唐柳州井銘》,柳宗元撰,沈傳師書,字畫頗不工,疑後人僞爲。然以子厚集本校之,不同者數字,此本爲善,又恐工人模刻不甚精好爾,更俟識者辨之。(《金石録》)

 

幡竿石銘

竇鞏撰并正書,長慶四年十月。(《金石録》)

 

桂陽巖銘

李涉撰,八分書,無姓名。寶歷二年。(《金石録》)

 

放生池銘

寶歷元年四月二十一日,連州刺史蔣防立。(《復齋碑録》)

 

水泉銘

大歷間,容州刺史元結撰。貞元十二年正月十六日,韋武重修并書,在梧州。(《復齋碑録》)

 

重陽亭銘

李商隱撰,正書,無姓名。大中八年九月。(《金石録》)

 

砥柱銘

柳公權書,西京。(《金石略》)

薛純陀奉勅書《砥柱銘》,當時如虞伯施、褚登善號能書者,皆避而讓之,其後柳誠懸愛其書,恐失其次第,則又别書於石。(《廣川書跋》)

 

冰清琴銘

右《冰清琴銘》,詞翰皆不俗可喜,題曰晋陵子,而不著名氏,豈非隱者與?琴藏太常寺協律郎陳沂家,沂死,納于壙中。(《金石録》)

 

博陽郡北嶽恒山銘

《封安天王之銘》,今在曲陽縣北嶽廟中。碑陰文康傑撰,戴千齡八分書。(《金石文字記》)

右《大唐博陽郡北嶽恒山封安天王之銘并序》,乃翰林李荃文,吴郡戴千齡書。書方勁有力,不類唐人。(《玄牘記》)

 

傅巖銘

吕温作,山西平陽府平陸縣東。(《古今碑刻記》)

 

圯橋銘

梁肅撰,在淮安府邳縣城南隅,張良遇黄石公於此。(《古今碑刻記》)

 

冰井銘

元結作,在梧州府城東北。(《古今碑刻記》)

 

涵暉谷銘

元結撰,在韶州府英德縣鳴絃峰。(《古今碑刻記》)

 

異泉銘

元結作,在大冶縣囘山洞。(《古今碑刻記》)

 

武岡山銘

柳宗元撰,在寶慶府城北。(《古今碑刻記》)

 

虢國公主花臺銘

申屠液書。(《金石表》)

《唐書·公主列傳》虢國公主,順宗女,始封清源縣主,贈比干銘,薛純陀分書,衛州。(《金石略》)

 

昆明池堰銘

京兆府。(《金石略》)

 

天目山銘

杭州岐國杜公淮南《遺愛碑銘》,權載之撰。(《輿地碑目》)

 

江州南湖隄銘

李翺撰。(《輿地碑目》)

 

唐建後周逍遥公韋夐晒書臺銘

令狐楚撰并書,元和十二年。(《京兆金石録》)

釋〓氏

 

王居士磚塔銘

顯慶三年,上官靈芝撰,敬客正書。(《金石文字記》)

 

幽州石浮圖銘

景雲二年,寧思道書。(《金石文字記》)

 

少林寺戒壇銘

三藏法師義浄撰,張傑八分書,開元二年正月。(《金石録》)

開元三年正月十五日立,南館學生張傑書。(《金薤琳琅》)

《少林戒壇銘》,開元三年,爲學生張傑書。當是時,傑應尚少,且不以書名,而筆法老成乃爾,乃時未盡習帝書故,猶有瘦勁意。(《弇州續稿》)

 

易州雲居寺石浮圖銘

開元十年,易州府遂城縣書助教梁高望書。(《吉金貞石志》)

 

神泉寺石經西塔銘

盧昭明撰,田吕正書,開元十二年正月。(《金石録》)

 

欒騎都尉薛良佐塔銘

天寶三載,再從兄鈞撰,弟良史正書。文言年止二十八,卒于里第,塔於終南山施陁林善知識之次,此官而葬以僧者也。(《金石文字記》)

 

施石臺銘

趙僎撰,并行書,開元十五年。(《金石録》)

《欒城縣孫陽施石臺銘》,在平山縣,趙僎撰并行書。開元丁卯歲。(《復齋碑録》)

 

尊勝石幢銘

崔恁撰,王士則八分書,天寶九年六月。(《金石録》)

 

陀羅尼經石幢銘

大歷六年,僧昔真撰,布衣康玠行書。今在富平縣六井。(《金石文字記》)

 

般若臺銘

李陽冰撰,大歷七年。(《金石録》)

大歷七年,李陽冰篆書,今在福州烏石山。閩中絶少古刻,鼓山題刻如麻,無一唐蹟,唯此銘在三山,爲最古。又聞石塔寺有唐貞元中碑,余未之見。(《金石文字記》)

 

七佛銘

在河中府。(《金石略》)

 

大行禪師玄德幢銘

韓覃撰并行書,開元二十六年二月。(《金石録》)

 

通神寺鳳陽門銘

八分書,無書撰人姓名。(《金石録》)

 

寧照寺鐘銘

 

萬年寺鐘銘

 

常覺寺銅鐘銘

 

永泰寺鐘銘

 

護聖寺鐘銘(已上五則俱見前十六卷《金刻》。)

 

下石龍浮勝院磨崖心印銘

翰林學士梁肅文。(《輿地碑目》)

 

仙巖寺銘

司空表聖文。(《輿地碑目》)

 

三祖信心銘

沙門師立述,沈咸正書并篆額,乾符五年正月。(《諸道石刻録》)

道〓家

 

太和先生王玄宗口授銘

《王徵君臨終口授銘》,垂拱二年四月,弟紹宗甄録并書。今在嵩山老君洞,徵君即王玄宗也。(《金石文字記》)

 

仙壇山銘

并石天尊像一,唐道士周道賜書,銘不著撰人名氏。初,道士宋文斡以山石自然成形,因立壇其後,縣令岑仲琢石爲像,碑以聖曆三年立,在溧水。(《集古録目》)

 

寇法師道德銘

王道珪撰,段元述正書,長安三年。(《金石録》)

 

淳和觀鐘銘

郭階撰,郭陽正書,乾元二年正月十五日建。(《復齋碑録》)

 

孫真人養生銘

八分書,在嘉州。(《金石略》)

 

玄元皇帝道德銘

李華撰,張敬仙書,不著年月。(《金石録》)

 

朱鳳山觀銘

長史袁玘文,在順慶府。(《輿地碑目》)

 

真源觀鐘銘

 

太清宫鐘銘

 

紫極宫鐘銘

 

曲阿縣齊鄉觀鐘銘

 

景龍觀鐘銘(已上五則俱見前十六卷《金刻》。)

補〖CX

 

修建功德銘

湖州刺史蕭公創建佛室,造三世佛及諸功德銘。武康令韓重撰,前衢州龍游縣尉徐浩書,邱悌篆額,大曆六年立。(《復齋碑録》)

 

唐立隋司徒陳公捨宅造寺銘

沙門德宣撰,王遂書,天寶四年述,元和十五年四月建。(《復齋碑録》)

 

爐峰道場鐘銘

僧世用述,趙景玄行書,大和四年七月。(《復齋碑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