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八十

石刻文字五十六(唐碑道家一)

 

宗聖觀碑

歐陽詢撰序,并八分書,陳叔達銘。武德七年。(《金石録》)

碑建于武德九年,歐陽詢撰序,陳叔達撰銘,爲神堯祀尹喜作也。分隸書,無書者姓氏。書法故自佳,經翻刻,失其筆意耳。王元美云:叔達以黄門侍郎判納言事,而此碑云侍中,蓋武德三年改納言,仍爲侍中。《宰相表》則叔達以二年正兼納言,九年十月坐事罷,而傳遺之,當以此碑爲定。(《石墨鐫華》)

 

襄州静真觀碑

何彦先撰,正書,無姓名。萬歲登封元年二月。(《金石録》)

 

白鶴觀碑

八分書,無書撰人姓名,中宗時立。(《金石録》)

 

崇元宫碑

左拾遺孫處玄撰,楊幽俓書。崇元宫者,宋文帝路淑媛所立。唐景雲二年,制使道士葉法善奉玉册投龍設齋。碑以太極元年四月立,在茅山。(《集古録目》)

 

玄都觀碑

開元六年立。《京兆金石録》碑陰記道士裴朏撰,盧曉八分書。(同上《龍興觀碑》)

李邕撰,行書,無姓名,類邕書。開元十七年。(《金石録》)

 

益州大千秋觀碑

李邕撰,管卿行書。開元二十六年。(《金石録》)

 

章仇公修玉局觀碑

夏侯昭撰,管卿行書。開元二十九年七月。(《金石録》)

 

桐柏觀碑

崔尚撰,韓擇木八分書,明皇正書題額。天寶元年三月。(《金石録》)

唐祠部郎中崔尚撰,翰林院學士慶王府屬韓擇木八分書。天台山有廢道宫,相傳以爲晋葛玄所居,唐景雲初,詔建爲桐柏宫,道士司馬子微葺而成之。碑以天寶元年三月立。(《集古録目》)

右唐《天台山桐柏觀碑》,尚書祠部郎中崔尚撰,翰林學士韓擇木八分書,明皇正書題額。碑稱司馬鍊師居此,而曰鍊師名承禎,一名子微。《唐書·隱逸傳》謂司馬承禎字子微,則子微非鍊師之名,碑誤書耳。余昔遊王屋山,至陽臺宫,宫乃子微修仙之所,中有碑,上刻睿宗與子微書及送還天台詩一首。傳但云睿宗嘗召子微問其術,賜寶琴霞帔還之,不云有書與詩,此則傳之踈脱也。(《金薤琳琅》)

《新桐柏觀碑》,唐崔尚文,韓擇木書。桐柏即天台别名,道家所謂金宫玉庭洞天真境。覧興公一章,覺此頌寂寥耳。擇木書於漢法雖大變,然猶屈强有骨,明皇酷嬖太真,無所不似,隸分體不免作豐容豔肌時狀。老杜云‘書貴瘦硬方通神’,蓋有感也,計此碑當爲拾遺君印可者。(《弇州山人稿》)

 

潁陽觀碑

張粲撰,史惟則八分書。天寶五年七月。(《金石録》)

 

崇壽觀碑

在資州,天寶二年建,御史中丞宋渾文。(《輿地碑目》)

 

玄元宫碑

此碑建於天寶元年,而闕碑額,考其辭,當在盩厔,爲玄元宫玉真長公主,寔主之公主,睿宗最幼女也。碑序爲倉部郎中戴璇,頌爲户部郎中劉同昇撰,末云開府儀同三司、尚書右僕射曾孫戴伋書。則建碑年號蓋追成頌、序之日而稱者也。伋官至僕射,而《世系》、《年表》、《列傳》俱無之,趙明誠《金石録》亦失不收,俱不可曉者。書法八分,頗穠豔,第以肉勝,蓋兼開元徐史之法,而加損益者也。(《弇州續稿》)

 

天慶觀碑

天寶元年立,碑載明皇夢老子事。巴東太守劉瑫建,字畫甚清逸。(《名山記》)

 

天柱山天柱宫碑

吴筠撰并書,苗昭題額。大曆五年立。(《訪碑録》)

 

崇元聖祖院碑

常州刺史賈餗撰,前陳州参軍徐挺古八分。敬宗即位,詔天下有道之士李德裕爲浙西觀察使,以道士周息元薦於朝,爲建此院,勅賜號‘崇元聖祖院’。碑以寶曆二年立,在茅山。(《集古録目》)

 

修桐柏觀碑

浙東團練觀察使、越州刺史元稹撰并書,台州刺史顔顒篆額。桐柏宫以景雲中建,道士徐靈府等重修,碑以大和四年四月立。(《集古録目》)

大和四年,唐元稹撰文,并書其題云‘修桐柏宫碑’。又其文以四言爲韻語,既牽聲韻,有述事不能詳者,則自爲注以解之。爲文自注,非作者之法。且碑者,石柱爾,古者刻石爲碑,謂之‘碑銘’、‘碑文’之類可也;後世伐石刻文,既非因柱石,不宜謂之碑文,然習俗相傳,理猶可考,今特題云‘修桐柏宫碑’者,甚無謂也。此在文章,誠爲小瑕病,前人時有忽略,然而後之學者,不可不知。自漢以來墓碑多題曰‘某人之碑’者,此乃無害,蓋目此石爲某人之墓柱,非謂自題其文目也。今稹云修桐柏言碑,則於理何稽也。(《六一題跋》)

唐元稹《修桐柏廟碑》。昔歐陽永叔謂:刻銘于碑,謂之碑銘,後世伐石刻文,既非因柱,已不宜謂之碑。則稹書此爲碑,過矣。古者廟中庭謂之碑,故以碑爲節,然獨不可以石刻文,遂謂之碑。嘗見伏滔《功德銘》曰‘:堯碑禹碣,歷古不昧。’范雲亦謂嘗見異書堯碑禹碣,皆爲籀文,在崆峒山中。此果足信哉?余謂稹爲此碑,亦因是爲据。(《廣川書跋》)

 

神仙觀碑

盛君立撰,郁文則行書、篆額。大和九年正月建。(《復齋碑録》)

 

昊天觀碑

王起撰,柳公權正書。會昌三年五月。(《金石録》)

王起撰,柳公權書,徐方平篆額。會昌三年十月立。(《京兆金石録》)

 

蓬萊觀碑

孫謙卿撰,貝靈該分書,正方外篆額。大中二年六月十九日建,在象山。(《諸道石刻録》)

 

棲霞觀碑

在象山縣,大中元年孫諫卿撰。(《輿地碑目》)

 

潘城院碑

唐進士劉驩撰,陶貞固正書并篆額。中和三年七月十五日立,在溧水。(《復齋碑録》)

 

嵩陽觀碑

《嵩陽觀聖德感應頌》,乃道士孫太冲爲明皇煉丹六轉,而移緱氏山九轉,而李林甫紀其瑞,徐浩書其碑者也。碑作于天寶三載,是時開元之政已弊,而林甫以姦佞爲詞,本無足採,但浩分隸與史惟則輩幾欲伯仲矣。(《石墨鐫華》)

《嵩陽觀碑》是徐浩分書,李林甫述,其道士孫太冲爲明皇煉丹至九轉,而作頌者也。在昔如秦皇、漢武,皆希心仙術,然徐巿三千,畏誅不歸;文成五利,終至大戮。而明皇尚爲太冲起觀立碑,終始不悟,當由林甫奸佞蠱之耳。林甫不足言,侍中分法簡穆,不墮明皇豐艶之習,是當以筆諫,而復爲書碑,亦遇之不幸也。評者謂子敬、元常異代同友,孔氏升堂,得門窺牖,過矣。(《金石史》)

無歲月及題跋

 

蚪山觀碑

無書撰人名氏。(《墨池編》)

 

天寶觀碑

鮮于仲通撰。(《墨池編》)

 

西嶽真君觀碑

韋聖書。(《墨池編》)

 

梅仙觀碑

在新建,今名陽靈觀。昔梅子真嘗於山上築壇朝斗,後人立觀以奉之。(《輿地碑目》)

 

仙林觀碑

在西充縣列真觀,中書侍郎趙彦昭撰。(《輿地碑目》)

 

簡寂觀碑

御史大夫王路撰。(《輿地碑目》)

 

通玄觀碑

狄仁傑撰,在山西遼州榆社縣南。(《古今碑刻考》)

 

通真觀碑

刻藍采和《踏踏歌》,在鳳陽府舊城南。(《古今碑刻考》)

 

虚白觀碑

唐葉靖天師講經處,載救龍事甚詳。在浙江寧波府奉化縣東北。(《古今碑刻帖考》)

 

崇禧觀碑

太極元年立。(《輿地碑目》)

 

玉清觀四等碑

開元十五年立。(《輿地碑目》)

 

崇元宫碑

元虞集《崇壽觀碑》云:‘晋洞天觀,唐貞觀初改崇元觀,有太極元年所樹碑,石完而文冺可識者。’左拾遺孫處玄文,楊幽徑書,數字而已。(《金石文字記》)

唐碑(道家二)

 

龍興宫碧落碑( 《金石略》作‘天尊石像記’。)

篆書,無書撰人姓名。咸亨元年。(《金石録》)

《石天尊像記》、《韓王元嘉諸子訓》等,爲妣妃建,篆書。綘州。(《金石略》)

《碧落碑》在絳州龍興宫,宫有碧落尊像,篆文刻其背,故世傳爲碧落碑。據李璿之,以爲陳惟玉書,李漢以爲黄公譔書,莫知孰是。《洛中紀異》云:‘碑文成而未刻,有二道士來請刻之。閉户三日,不聞人聲,人怪而破户,有二白鴿飛去,而篆刻宛然。’此説尤怪,世多不信也。碑文言‘有唐五十三祀龍集敦牂’,乃高宗總章三年,歲在庚午也。又云‘哀子李訓、誼、譔、諶,爲妣妃造石像’。按《唐書》韓王元嘉有子訓、誼、譔,而無諶;又有幼子訥,元嘉以則天垂拱四年見殺,在總章三年後十八年,有子訥不足怪,而不應無諶,蓋史官之闕也。(《集古録》)

右唐《碧落碑》,大篆書其詞,則唐宗室黄公譔所述,或云陳遺玉書,或云譔自書,皆莫可知。李肇及李漢并言李陽冰見此碑,徘徊數日不去;又言陽冰自恨其不如,以槌擊之,今缺處是也。此説恐不然,陽冰嘗自述其書,以謂斯翁之後,直至小生,於他人書,蓋未嘗有所推許。唐人以大篆當時罕見,故妄有稱説耳,其實筆法不及陽冰遠甚也。(《金石録》)

《碧落》篆,李肇得觀中石記,知爲陳惟玉書。歐陽永叔以李漢碑爲黄公譔,然字法奇古,行筆精絶,不類世傳篆學。而惟玉於唐,無書名於世,不應一碑便能奄有秦漢,遺文徑到古人絶處,此後世所疑也。李陽冰於書未嘗許人,至喜其書,寢卧其下數日不能去,世人論書不逮陽冰,則未必知其妙處,論者固應不同。段成式謂此碑有‘碧落’字,故世以名之。李肇謂此碧落觀也,故以爲名。李漢謂終于碧落字,而得名。余至絳州,見其處今爲龍興宫,考其記,知舊爲碧落,觀而開元改今名。〖JP2〗又篆文若未畢其文者,其終非碧落字,則肇説是也。其云‘有唐五十三禩龍集敦牂爾雅’,歲在午爲敦牂,永叔謂高宗總章三歲。以唐歷考之,自武德戊寅受命,至咸亨元年庚午,實五十三年矣,然則總章者誤也。(《廣川書跋》)〖JP

段成式謂此碑有碧落字,故以名;李肇謂此碧落觀也,故名;李漢謂終于碧落字而名;歐陽公謂其宫有碧落尊像,文刻其背,故名《碧落碑》。董逌考其地原名碧落觀,改龍興宫,以李肇説爲是。其書雜出頡籀、鍾鼎款識,或以爲陳惟玉書,或以爲李譔、李讙書,皆不可辨。《洛中記異録》又云刺史李諶,爲母房太妃追薦造像成,有二道士來請書之,閉户三日乃開,化二白鴿飛去,篆文宛然像背。此説尤怪誕,然李陽冰觀之七日而不忍去,學之十二年而不成其妙,如此豈易知哉。〖JP2〗又一説陽冰毁其佳者數字而去,未知然否。篆文原刻像背,州將以不便摹搨,别刻置廟中,今所傳皆摹本也。其文曰‘有唐五十三禩龍集敦牂’,歐公謂爲高宗總章三年,董逌謂爲咸亨元年。按總章三年三月,始改咸亨耳。(《石墨鐫華》)〖JP

世以此爲仙人所書,而《劉公嘉話》指爲陳惟玉書。朗州去立碑時不遠,疑得其實也。(《玄牘記》)

 

别本碧落碑

《絳州碧落》,篆刻天尊背,州將不欲以槌擊石像,乃摹别石,因封其舊石像,今世所得皆摹本也。雖横直圜方,典刑有稽,然遁其神者衆矣。段成式言樊宗師作誌,令陳惟玉書,立于太行山上。此言險怪難知,豈嘗求得其當,而妄爲戲哉?世言字不考古,甚則以品爲鄰,今於古文〖XC80-1.TIF,JZ〗字正如此,便知後世不知古字而妄議者,可以歎也。(《廣川書跋》)

 

碧落碑釋文

《釋文》,鄭承規書,咸通中立。書法方整,甚有歐、虞遺意。(《石墨鐫華》)

 

瑞氣觀天尊像碑

何彦先撰,正書,無姓名。咸亨四年九月。(《金石録》)

 

奉先觀老君像碑

李審幾撰,沮渠智烈書。垂拱元年。(《金石録》)

 

李公元始天尊像碑

鄭瓘撰,甘遺榮八分書。開元十三年二月。(《金石録》)

 

延慶移觀手詔碑

在延慶觀後絶峰之上石龕中,開元十三年立。(《輿地碑目》)

 

老子聖母碑

吕獻臣分書,亳州。(《金石略》)

 

混元皇帝廟碑

吕獻臣書,開元中立,在亳州。(《金石略》)

 

玄元皇帝應現碑

八分書,無姓名。開元二十九年六月。(《金石録》)

 

夢真容勅碑

正書,無姓名。開元二十九年六月。(《金石録》)

 

夢真容碑

蘇靈芝行書,開元二十九年六月。(《金石録》)

此蘇靈芝書。按碑,開元帝夢老子真容,求得之中南之樓觀,博州刺史李成裕奏,准諸州同勒石,則此碑天下皆刻之。《金石略》載之,云未詳所在。余此碑并《田仁琬碑》,得自鄉人之守易州者,或在易州。今中南樓觀亦有此碑,亦靈芝書,文同而《易州碑》稱‘奉勅旨宰相牛仙客’,樓觀碑稱張九齡。按碑,此事在開元二十九年閏四月,九齡自二十四年罷相,二十五年左遷荆州長史,二十八年薨,未嘗生至二十九年也,似當以《易州碑》爲是。《樓觀碑》經宋翻刻,字畫不及《易州》三舍,豈亦謬易其姓名耶?(《石墨鐫華》)

開元二十九年六月,蘇靈芝行書,今在盩厔縣樓觀。是年四月,玄宗自言夢見玄元皇帝,云有像在京城西南百餘里,即命使同諸道士求,得之於盩厔縣樓觀東南山阜間。迎至興慶宫大同殿,宰相牛仙客、李林甫拜賀。(《金石文字記》)

 

真容應現碑

陳知温行書,天寶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開元聖像碑》,天寶元年陳知温書。唐開元之治盛矣,至於天寶而溢焉。方其盛時,人主意氣之驕超然,遂欲追真仙於雲表,其夢寐恍忽,云有見焉者。雖是非真僞難明於杳靄,亦其注心於物,精神會通,志苟至焉,無不獲也。《唐書》紀玄宗事至於神仙、道家,頗不詳悉,而此碑所載夢真容事最備,故特録之,以見其君臣吁俞相與言語者,止於如此,俾覽者得以迹其盛衰治亂云。(《六一題跋》)

 

唐明皇授籙碑

御製,在崇禧觀。天寶七年。(《諸道石刻録》)

 

華陽洞唐玄宗授上清籙碑

唐張景碩撰。(《諸道石刻録》)

 

葛仙公碑

梁陶弘景撰,陳昇正書。調露二年正月。(《金石録》)

唐立《吴太極左仙公葛公碑》,梁陶隱居撰,陳昇正書。調露二年正月重建,在句容縣。(《諸道石刻録》)

 

王陰二真君碑

薛鏡一撰,正書,無姓名。景雲二年正月。(《金石録》)

 

王陰二真君碑

李虎之撰,施楚玉正書。景雲二年正月。(《金石録》)

 

唐立梁貞白先生陶隱居碑

梁邵陵王蕭綸撰,隸書,不著名氏。陶隱居名弘景,字通明,丹陽秣陵人。齊末爲宜都王侍讀,棄官隱句曲山中,自號華陽隱居,終于梁武帝時,贈中散大夫,謚曰貞白。碑額曰‘梁貞白先生陶隱居碑’,碑在茅山。(《集古録目》)

開元十二年九月三日建,在茅山玉晨觀。(《復齋碑録》)

 

王陰二真君碑

李吉甫撰,儲伯陽行書。貞元十四年正月。(《金石録》)

 

景德觀三真人碑

貞元中李吉甫撰,碑石瑩潤,號曰玉石碑。(《輿地碑目》)

 

張仙師靈廟碑

李泳書,元和十五年,在仙井監。(《金石略》)

元和十五年,知陵州李正卿撰。(《輿地碑目》)

 

唐重立許長史舊館壇碑

梁陶隱居撰并書,普通二年正月記,唐裴行矩重立。(《諸道石刻録》)

 

美原田真人碑

大曆六年,朝散大夫并州别駕上柱國蕭森政撰,并模晋王右軍書。相傳田真人拔宅上昇處也。(《金石文字記》)

無歲月

 

仙人唐公碑

在興元府。(《金石略》)

 

中嶽劉真人碑

虞洪八分書。(《墨池編》)

 

修三元黄籙壇碑

楊江書,在汾上。(《墨池編》)

唐碑(道家三)

 

華陽觀主王軌碑

于敬之撰,王玄宗正書。乾封二年十一月。(《金石録》)

江寧縣令于敬之撰,王玄宗書。先生名軌,字洪範,又字道棲,瑯琊臨沂人。爲道士,師王遠知,茅山華陽宫其所建也。碑以乾封二年十一月立,在茅山後,有總章二年弟子李義廉題名。(《集古録目》)

拓本其文但云乾封二年十一月九日卒,不著立碑之年。按《舊唐書》,高宗調露二年二月戊午,賜故玉清觀道士王遠知謚曰昇真先生,贈太中大夫。此碑所謂王先生名軌,字洪範,乃遠知之弟子也。(《金石文字記》)

 

至德觀孟法師碑

岑文本撰,褚遂良正書。貞觀十六年五月。(《金石録》)

《貞觀十六年孟法師碑》,唐岑文本撰,褚遂良書。法師名静素,江夏安陸人也,少而好道,誓志不嫁。隋文帝居之京師至德宫,至唐太宗十二年卒,年九十七。(《六一題跋》)

此《孟法師碑》乃中書侍郎岑文本文,諫議大夫褚遂良書也。首脱‘唐京師’至‘德觀主’八字,尾脱年月銜名三十三字,碑敘脱百餘字,詞脱二十七字,當是割裱後,歷世久遠,贉池零落故耳。第的然唐刻,唐搨本波拂轉折處,無毫髮遺恨,真墨池中至寶也。考褚公以貞觀十六年書時,尚刻意信本,而微參以分隸,法最爲端雅饒古意。余嘗於黄熊所見而絶愛之。今歸曹進士繩武,相去里舍不百武,得朝夕寓目,一何幸也。碑見趙明誠《金石録》目,又余有舊翻本證之,辨爲褚書,不然世不以爲信本者,鮮矣。(《弇州續稿》)

昔聞之陶九成云,趙魏公以書法稱雄一世,嘗見《千文》一卷,以爲唐人字,絶無一點一畫似公法度,閲至卷尾,方知爲公書。公自題云:‘僕廿年來寫《千字文》以百數,此紙殆數年前所書,當時學褚河南《孟法師碑》,故結字構體,規模八分。’蓋公於古人書無帖不習,褚河南尤其所欽尚者也。余觀褚書傳世者甚衆,如《聖教序》、《倪寛贊》、《哀册文》、《陰符經》、《度人經》各各臻妙,并已著稱。惟《孟法師碑》以公之言,益以見重於世,而東坡嘗評書云,褚河南書清遠蕭散,微有隸體,正謂此帖云。(《莫廷韓集》)

 

黎尊師碑

盧子昇字照鄰撰,王大義行書。儀鳳二年正月。(《金石録》)

右唐《黎尊師碑》,題云盧子昇字照鄰撰。按《唐史》,盧照鄰字昇之,與此碑不合,蓋唐初人多以字爲名耳,至以子昇爲昇之,則疑史之誤。(《金石録》)

 

太平觀主王遠知碑

道士江旻撰,法主弟子徐碩隸書。法主名遠知,字德廣,瑯琊臨沂人,有盛名於隋唐間。太宗時建太平宫于茅山以處之,碑以貞觀十六年立,在茅山。(《集古録目》)

 

王法主碑

鳳閣侍郎同鳳閣鸞臺平章事劉禕之撰,揚州登仕郎齊懷壽書。法主名遠知,居茅山華陽觀,追贈金紫光禄大夫,謚曰昇真。碑以文明元年立,在茅山。(《集古録目》)

 

中嶽體玄潘尊師碑

王適撰,八分書,無姓名。聖曆二年三月。(《金石録》)

今在嵩山老君洞南,題云‘弟子中嶽道士〖XC80-2.TIF,JZ〗馬〖XC80-3.TIF,JZ〗〖XC80-4.TIF,JZ〗書’。《廣韻》〖XC80-2.TIF,JZ〗亦司字。(《金石文字記》)

 

東明觀道士茹法師碑

長安四年立。(《京兆金石録》)

 

中嶽韓先生碑

崔桑木撰,司馬絢八分書。開元六年十月。(《金石録》)

 

玄元觀尹尊師碑

裴子餘撰,郭謙光八分書。開元八年四月。(《金石録》)

右《唐尹尊師碑》,郭謙光八分書。謙光八分書初不見稱于唐人,獨歐陽公盛稱之,以謂不减韓、蔡、史、李四家。余因訪求之久,得崔敬嗣及此碑,著録焉。(《金石録》)

 

永先觀主宗先生碑

孫居安撰,周君儀書。開元五年九月立,在溧陽。(《復齋碑録》)

 

索法靖師精行清德碑

馬克麾撰,范希璧行書。開元十四年。(《金石録》)

 

西嶽大洞張尊師碑

開元十四年,王延齡撰,李慈書。(《金石録》)

唐王延齡撰,李慈書。尊師名敬忠,字誠,華陰盟津東里人,爲西嶽雲臺宫主。碑以開元十四年四月立。(《集古録目》)

尊師名敬忠,其事跡余無所取,所録者以慈書爾。慈之書,體兼虞、褚,而遒麗可喜,然不知爲何人。以其書當時未必不見稱於世,蓋唐人善書者多,遂不得獨擅,既又無他可稱,遂至冺然於後世。以余集録之博,慈所書碑,祇得此爾,尤爲可惜也。(《集古録》)

 

崇福觀主魏尊師碑

宋遥撰,八分書,姓名殘缺。開元二十九年。(《金石録》)

裴炫書,在京兆府。(《金石略》)

 

張尊師碑

何思邈撰,郭懷漸行書。天寶六年正月。(《金石録》)

《靈臺觀主張欽忠碑》,郭漸書,在華州。(《金石略》)

 

宗聖觀主尹文操碑

員半千撰,在鳳翔。(《墨池編》)

員半千之取名,謬爲應運五百者,碑文殊不稱,可笑。碑敘文操遊太白觀,覩異像,以爲奇。蓋太白名山,至今多見靈異,〖JP2〗不足奇也。至謂老子降于壇間,萬衆共覩,則近誕矣。書分隸遒古,不著姓名,且經元朝翻刻失真,可惜。(《石墨鐫華》)〖JP

 

玄靖李先生碑

柳識撰,張從申行書,李陽冰篆額。大曆七年八月。(《金石録》)

秘書郎柳識撰,大理司直張從申書,李陽冰篆額。玄靖先生,茅山道士李含光也,碑以大曆四年立。(《集古録目》)

《大曆七年玄静先生碑》,柳識撰,張從申書,李陽冰篆額。唐世工書之士多,故以書知名者難,自非有以過人者,不能也。然而張從申以書得名於當時者,何也?從申每所書碑,李陽冰多爲之篆額,時人必稱爲二絶,其爲世所重如此。余以集録古文,閲書既多,故雖不能書,而稍識字法。從申所書,棄者多矣,而時録其一二者,以名取之也。夫非衆人之所稱任獨見以自信,君子於是慎之,故特録之,必待知者。(《集古録》)

《紫陽碑》乃張從申書,李陽冰題。歐文忠不喜從申書,《集古録》屢言之,殊不知從申乃效子敬書,頗有東晋風尚。唐人知書者多,故見重於世,今人反此,歐陽公初不閑法書,則從申之蹟見棄宜矣。(《東觀餘論》)

從申書法出二王,而與李北海髣髴,昔人評其書獨步江外。此碑在茅山,蓋唐行書之得名者,余得之道録司官袁止安。(《東里集》)

 

玄靖李先生碑

顔真卿撰并正書,大曆十二年五月。(《金石録》)

《玄靖先生後碑》,湖州刺史顔真卿撰并書。先生名含光,廣陵江都人,本姓弘,避孝敬皇帝諱,改爲李氏。玄宗師事,加號玄靖先生,詔居茅山。碑以大曆十二年五月立。(《集古録目》)

《右唐玄靖李先生碑》,顔魯公撰并正書。碑稱隱居先生以三洞真法傳升玄先生,升玄付體玄先生,體玄付正一先生,正一付先生,自先生距隱居,凡五葉矣。今考之,隱居先生者,梁陶弘景;升玄,爲王遠知;體玄,爲潘師正;正一,爲司馬子微,三人《唐書》有傳,惟玄靖無之。予嘗遊茅山,至玉晨觀,其前有雷平池,池南爲伏龍岡,玄靖葬其上。碑今在觀中,四周皆刻文字,道士以亭覆之。(《金薤琳琅》)

魯公好仙術,不特書《麻姑壇》已也。按李含光者,陶隱居裔,凡五世,其事絶無可紀,獨人謂其隸法勝乃父,遂斷不作隸,差近厚耳。〖JP2〗魯公結體與《家廟》同遒勁鬱浡,故是誠懸鼻祖,然視虞永興、褚河南誾誾氣象,不無小乏。(《弇州山人稿》)〖JP

右結體與《家廟碑》一同,後有小跋云:‘紹興丁巳五月十四日,大風折顔碑,雲溪沈作舟扶起之。’(《蒼潤軒碑跋》)

 

茅山景昭法師韋公碑

竇臮書,在江陵府。(《金石略》)

臮字靈長,詞藻雄贍,草隸精深。晩年著《述書賦》七千餘言,蓋深於字學者。書此碑,在唐人中别有一種風韻骨力,有《瘞鶴》之遺意,碑在貞元三年,爲韋公師立。歷敘世系及師授甚詳,又言法師至行,稽乎玄化通識,合於靈造,與其有也,萬物不得而不有;與其無也,萬物不得而不無得喪。以春秋爲死生盈虚,以天地爲旦暮,其推尊可謂至矣。而後又言身纏世故,迹混俗塵,發忠孝以飭躬,演信義而旌行,蓋隨時而不器,豈常道之可師。若然,則其人似亦可取,此所以昔人以道門華陽方之儒門洙泗也。與友人陳元晋遊三茅,搨此見貽,余手粘爲册,因題之留軒中云。嘉靖戊午九月廿二日,雨中對菊記。(《蒼潤軒碑跋》)

《唐華陽三洞景昭大法師碑》,陸長源撰,竇臮書并篆額。貞元三年正月上元造,在茅山玉晨觀。(《復齋碑録》)

 

内供奉道士吴筠碑

貞元十年立,在餘杭西十九里天柱觀内。(《訪碑録》)

道士吴筠,字貞節,通經術,美文辭,居南陽倚帝山。大曆十三年卒,門人謚爲宗玄先生。(《訪碑録》)

 

升元劉先生碑

馮宿撰,柳公權正書。大和七年四月。(《金石録》)

刑部侍郎馮宿撰,右司郎中柳公權書,翰林待詔唐玄度篆額。先生,名從政,河南緱氏人,居東都玄真宫。敬宗師事,加檢校光禄大夫及先生之號,碑以大和七年四月立,一在東都,一在長安。(《集古録目》)

 

茅山孫尊師碑

李德裕文,會昌中立,在玉晨觀。(《輿地碑目》)

 

玄元觀三洞韓尊師道德碑

開成四年立。(《金石略》)

 

静福山廖先生碑

先生名沖,字清虚,梁中大同年居此山。唐連州刺史蔣珍立此碑。(《復齋碑録》)

 

周先生住山碑

在洞庭山,令狐楚撰。(《輿地碑目》)

無年月及書跋

 

桃源觀三洞閻寀君碑

董侹書。(《墨池編》)

 

中嶽興慶觀主郭元宗碑

徐浩書,西京。(《金石略》)

 

楊雲昇尊師碑

杜光庭文,雲安軍。(《金石略》)

 

魏法師碑

在鎮江府仁静觀,胡楚賓文。(《輿地碑目》)

 

睿宗賜白雲先生書

唐《賜白雲先生勅》三,玄宗勅并送别詩各一,《陽臺宫畫壁奏狀》并答勅,乾元元年《禁山廟採樵勅》三。大中八年,王屋主簿韓抗書以刻石。(《集古録目》)

今在王屋山陽臺觀。(《金石文字記》)

 

賜道士楊太希勅

景雲二年六月,在岱嶽觀東碑南面。(《金石文字記》)

 

柳尊師墓誌

翰林學士諫議大夫柳公權撰并書。尊師名處幽,河東虞鄉人,公權弟也。碑以開成二年立,在華原。(《集古録目》)

 

開元觀夏尊師墓誌

何得一述,正書,無姓名。會昌元年二月十九日,卜宫于陶朱峰,在諸暨。(《復齋碑録》)

唐碑(道家四)

 

褚遂良書陰符經

《陰符經》,説者甚衆,以文義不貫,頗費牽合,蓋嘗疑也。唐李筌傳驪山老母之舍曰:‘此符三百餘言,百言演道,百言演法,百言演術。上有神仙抱一之道,中有富國安民之法,下有强兵戰勝之術’。分爲三章,又有六注,謂太公、范蠡、鬼谷、張良、諸葛亮及筌也。繫以《正義》,不言誰作,後序中謂出於驪山老母,亦間有無主名者。略記太公之言八,張良之言九,鬼谷六,諸葛五,范蠡才一見,而筌及《正義》尤詳,又與世所版行注本不同。後有斷章三贊,又士希嚴,不知何許人,作贊三道十九首,可謂備矣。或總題其後曰‘觀注’者,粗得一二,若贊者,略無髣髴,信其奥妙不可以智知而言説,姑存之耳,誠哉是也。比歲於都下三茅寧壽觀,見褚河南真蹟注本,始知上古真仙谷,出語一二,以至三四,自愚人以天地文理聖,而後不言爲誰,其間有若相應答,亦旨意全不聯屬者,將由群仙之集而爲之邪?抑高真會粹而成此經邪?初有道流擕以求售,索價不貲,未幾羽化於觀中,遂爲三茅寶藏。摹得其本以歸,兹因徐粹中醇一爲慈谿至道宫建藏,手寫以遺之。凡見河南所書三本,其一草書,貞觀六年奉勅書五十卷;其一亦小楷,永徽五年奉旨寫一百廿卷及此,蓋書百九十本矣。二者皆見石刻,惟此真蹟尤爲合作,字豆小而楷法精妙。河南卒於顯慶三年,年六十有三,永徽所書則五十有九矣,豈惟筆力不可跂及,亦安得此目力耶?然三本詳略亦自不同,草書本又冠以《黄帝陰符經》,要當以此本爲善。仍命長子淳細書臨摹於後,尚存舊本之萬一云。(《攻媿集》)

 

度人經變像

褚遂良書,未詳。(《金石略》)

予家舊藏唐閻立本畫《靈寶度人經變相》,褚遂良題字,惜其歲久湮滅,將失永傳。獨字畫僅可模刻,以貽好事云。元祐戊辰仲冬,韓城苑正思記。(《本碑跋》)

 

靈寶經變字

余家舊藏褚遂良《靈寶經變字》一卷,紙墨淳古,字畫闇而俱完,精神如新。以之較衡山先生《停雲》初刻多廿有八字,豈當日所搨互有明晦,遂因之爲存亡耶?可以信古刻之當多收也,然於此益見衡山先生之苦心也。以二刻并觀,如出一石,若非多少不同,無緣知此爲宋搨矣。先生摹臨之妙,蓋千古之絶技進乎道矣,恐後之覽者,亦疑《停雲》爲文家一筆書,幸有此證,故特表而出之,以信百世,或可爲《停雲》重否?(《墨林快事》)

 

道藏經序( 高宗、則天撰,閲讀見御制。)

 

道德經并註 (明皇撰并書,詳見御制。)

 

小字道德經

唐明皇注,八分書,不著名氏。開元二十七年立。(《集古録目》)

 

道德經

弘農太守趙冬曦書。(《墨池編》)

 

玄元皇帝道德經注

李華撰,張敬仙書,無年月。(《金石録》)

 

道德經幢

唐明皇隸書,蘇州。(《金石略》)

 

度人經

八分書,無姓名。天寶七年七月。(《金石録》)

 

西王母授黄帝祕訣

張從申書,大曆四年冬。(《復齋碑録》)

 

太清宫道藏目録碑

秦守正書,趙盈篆額。大和二年立。(《京兆金石録》)

 

陰符經序

刑部尚書鄭澣撰序,翰林學士柳公權書,内供奉道士孫文杲刻。以開成二年七月立,在西京苑雍家。經已殘闕,所存者數十字。(《集古録目》)

右《陰符經序》,鄭濣撰,柳公權書。唐世碑碣,顔、柳二家書最多,而筆法往往不同,雖其意趣或出於臨時,而模勒鐫刻亦有工拙。公權書《高重碑》,余特愛模者不失其真,而鋒鋩皆在,至《陰符經序》,則蔡君謨以爲柳書之最精者,云善藏筆鋒,與余之説正相反。然君謨書擅當世,其論必精,故爲誌之。治平元年二月六日書。(《集古録》)

柳誠懸書至此極矣,然人之好尚,亦難齊矣。李西臺愛柳《尊師志》,歐陽公愛《高重碑》,惟君謨獨喜此序,謂善藏筆鋒,自是書家所共,恐不能盡其妙處。觀其平時論曰,尖如錐,捺如鑿,不得出,只得却。文宗問之,曰:凡縛筆頭極緊,一毛出,即不堪用;然藏鋒在得筆意,非極工於筆,亦不能也。宜公權戒此。(《廣川書跋》)

 

小字清浄經

右唐李公權《小字清浄經》,予得舊搨本於四明豐解元坊,豐得之鄉人徐蘭。蘭好作隸字,不師漢人而師宋廬陵朱協極。蘇學嘗有協極所書《敬齋箴》石刻,字畫無法,俗惡可厭,後之人乃有好之如徐氏者,亦其所遭然也。因識此,漫及之。(《金薤琳琅》)

余曾見柳誠懸小楷《度人經》,遒勁有致,蔡君謨《茶録》頗倣之,世未有傳者。此《清浄經》似永興《破邪論》,海上潘氏所藏宋帖也。其昌。(《戲鴻堂法帖》)

 

令狐楚題郭尊師咒

盧傳禮撰并書。(《墨池編》)

 

陰符經

唐玄度篆書,未詳。(《金石略》)

 

唐重刻明皇大化觀訣碑

楊思聰書,碑末云戊午歲人日。昭宗乾寧五年。本觀住持楊思聰記。(《唐明皇道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