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九

石刻文字五十五〖HT10.〗唐碑

 

化度寺邕禪師塔銘

李伯藥撰,歐陽詢正書。貞觀五年十一月。(《金石録》)

唐貞觀間能書者,歐陽率更爲最善,而《邕禪師塔銘》又其最善者也。至大戊申七月中,袖此刻見過,爲書其後。吴興趙孟頫。(《郁逢慶書畫題跋記》)

吾家率更流傳人間甚多,《邕禪師塔銘》乃其絶佳者。此帖臨模鐫搨,又其絶精,蓋是舊本。至元庚辰二月丁亥歐陽玄題李宗道所藏。(《書畫題跋記》)

歐陽率更,姜白石以爲追蹤鍾王,今觀石刻,尚使人驚絶,矧真跡哉!因知白石之論爲信然。此《化度寺碑》蓋舊本,收者宜寶藏之。至元六年歲庚辰三月十六日,康里巎巎書。(《書畫題跋記》)

右歐率更書《化度寺邕禪師銘塔》石本。王魯齋先生自言兒時見其兄以此臨學,時二百四十餘字,其兄亡後,魯齋求補爲全文,而妍媸自見。景定庚申人日所爲跋如此,至咸淳己巳春,又得河南范諤隆興初跋,尾云:慶曆初,其高王父開府公諱雍,舉使關右,歷南山佛寺,見斷石砌下,視之乃此碑,稱歎以爲至寶。既而寺僧誤以爲石中有寶,破石求之,不得,棄之寺後。公他日再至,失石所在,問之,僧以實對,公求得之,爲三斷矣。乃以數十縑易之以歸,置里第賜書閣下。靖康之亂,諸父取藏之井中,兵後,好事者出之,椎搨數十本,已,乃碎其石。恐流散浙右者,皆是物也,則以是爲范公家本矣。今又百三十年,而魯齋六代孫文英寶藏之如舊,比今西安府學本清勁,文采相懸絶矣。大抵書法有輕重之勢,而近無石本,類皆一體填凑,字内筋絡舉無存者。余與他人言,皆不省,今見此本,乃知古人自有真也。(《春雨集》)

長沙歐陽信本書,在唐許爲妙品,鄭漁仲《金石略》所載凡二十三種,而行於南北者惟《僧邕塔銘》而已。二銘多所翻刻,南本失於瘦,北本失於肥,殊無精絶之本。予嘗於越見胡文恭公所藏《醴泉銘》,肥瘦適均,精彩焕發,識者定爲初刻。今觀此《塔銘》,其精神絶與之類,誠可寶玩也,然《塔銘》尤信本得意書,姜堯章所謂勝於《醴泉》,駸駸入於神品,亦知言哉。元諸大老寘品評於其間者,凡十有三人。濂尚何言,庸掇拾緒論而書於左方云。(《潛溪集》)

予兒時亟聞先憇菴府君稱《化度寺帖》妙出《九成宫》右,而未獲見,每以爲恨。今太師英國張公廷勉出所藏舊帙,乃駙馬李子期家物,銘敘略備,其空缺處率用印識,若文書家所謂蓋印者。帖後若趙松雪揭,曼碩、巎子山諸公皆有題識,惟謝端所謂藏鋒,王沂所謂神氣深穩者,最爲得之。周馳曰石刻羽化久矣,則此固二百年前物也。張公博雅好文事,尤重世澤,其永寶之,不獨如李氏所識也。正德五年八月十日,長沙李東陽識。(《懷麓堂集》)

趙子固以歐陽率更《化度》、《醴泉》爲楷法第一,雖不敢謂然,然是率更碑中第一。而《化度》尤精緊,深合體方筆圓之妙,而殘缺尤甚。昔年得一本,僅二百餘字,後又致一本,雖剥蝕,其可讀者幾再倍之,當是前百年物,而字意小緩散,不能如前本之精勁也。豈搨手微劣故耶?因合而識之,俟明窗細展,究其所以異,可也。(《弇州山人稿》)

 

張令鄢浮圖銘

張士貴撰,正書,無姓名。永徽五年十一月。(《金石録》)

 

修正寺舍利塔碑

楊武英撰,張延壽正書。龍朔二年六月。(《金石録》)

 

岐州法門寺舍利塔銘

賀蘭敏之撰并行書,龍朔三年二月。(《金石録》)

 

西明寺忍辱闍黎塔銘

僧靈瓚撰,暢整書。麟德二年。(《京兆金石録》)

 

西明寺上座道宣律師舍利塔銘

郝文會撰并正書,乾封三年。(《京兆金石録》)

 

翠微寺道瑩法師塔碑

張巨源撰,王帎書。咸亨五年。(《京兆金石録》)

 

大興國寺舍利塔碑

相州刺史越王貞撰,趙郡李君惠集王羲之書。興國寺楊震學舍也。隋文帝仁壽中,以舍利分置天下諸寺,此其一也。碑以儀鳳四年三月立。(《集古目》)

 

大興善寺舍利塔銘

李儼撰,殷仲容八分書。縂章二年。(《金石録》)

 

平原寺舍利塔銘

撰人名缺,僧仁基正書。上元三年二月。(《金石録》)

 

舍利塔銘

陳思順造,正書,無姓名。垂拱四年二月。(《金石録》)

 

大德昉禪師塔銘

武三思撰,正書,無姓名。證聖元年五月。(《金石録》)

 

化度寺道感法師塔銘

殷祚撰并正書,萬歲通天二年八月建。(《復齋碑録》)

 

閔居士夫人塔銘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大足元年十月。(《金石録》)

 

興善寺真器禪師塔碑

僧波崙撰,大足元年立。(《京兆金石録》)

 

思簡律師塔銘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長安四年三月。(《金石録》)

 

福先寺浮圖碑

武后撰,武三思正書。神龍元年七月。(《金石録》)

 

元公浮圖祠堂碑

八分書,無書撰人姓名。先天二年八月。(《金石録》)

 

浄居尼元機圓明塔碑

在永嘉縣,先天中立。(《輿地碑目》)

 

辨機法師塔銘

趙冬曦撰,正書,無姓名。開元三年九月。(《金石録》)

 

涇陽太一寺法海禪師塔銘

利法師撰,僧静藏書。開元三年。(《京兆金石録》)

 

法藏禪師塔銘

開元四年五月,田休光撰,正書。今在西安府南山。(《金石文字記》)

 

醴泉寺惠劍禪師塔銘

僧超霞撰,孔光書。開元十二年。(《京兆金石録》)

 

浄業法師塔銘

開元十二年六月,畢彦雄撰,正書。今在西安府香積寺。(《金石文字記》)

 

一行禪師塔碑

明皇撰,并八分書。一行本姓張氏,名遂,後爲沙門,謚曰大慧。碑以開元十六年立。(《集古録目》)

 

張説題玄宗御書記

集賢院學士題玄宗所書碑,御製御書字并年月記,及模勒刻字人姓名,後有‘開元十六年,將幸温泉,親詣大慧禪師塔所,口勅檢校立碑,使朱敬宣所記’,然則説所題者禪師塔碑也。(《集古録目》)

 

慈恩寺惠教禪師塔銘

賀蘭欽明撰,開元十七年立。(《京兆金石録》)

 

敬節法師塔銘

開元十七年七月,正書。今在西安府城外杜永村。(《金石文字記》)

 

比丘尼法澄塔銘

開元十七年十一月,志闕撰并書,行書。今在西安府城外東南馬頭空。(《金石文字記》)

 

西明寺上座智遠律師塔銘

前進士啖彦珍撰,集賢院書手陳瓌書。律師姓睦氏,趙郡人,爲長安西明寺臨壇上座。碑以開元二十五年立。(《集古録目》)

 

檀法師塔銘

開元二十五年,姜立祐撰,正書。今在西安府西門外崇仁寺。銘文正書,而後列弟子沙門皆八分書。(《金石文字記》)

 

景賢大師身塔銘

開元二十五年八月,羊俞撰,沙門温古行書。今在嵩山會善寺。(《金石文字記》)

 

進法師塔銘

開元二十五年,僧智祥楷書。(《金石表》)

此太子司議陳光撰,僧智祥書。磨泐僅存形似,然其書法亦是習登善者。(《石墨鐫華》)今在西安府實際寺,剥蝕。(《金石文字記》)

 

西明寺主惠景法師塔銘

何榮撰,并行書。天寶元年。(《京兆金石録》)

 

道振禪師塔銘

天寶元年正月,行書。(《金石文字記》)

 

慈恩寺道進律師塔銘

高參撰,僧法亮書。天寶四年。(《京兆金石録》)

 

乘真禪師靈塔碑

長子主簿王雄風撰,胡霈然書并篆額。禪師姓麻,陸渾人,景龍二年爲《陸渾山圖》以獻,代宗自書其寺名‘兜率’以賜之。及其卒,衛尉卿崔從禮之妻李氏得其舍利,起塔而藏之。碑以天寶七年八月立。(《集古録目》)

 

浄藏法師身塔銘

天寶五載立,無書撰人姓名,在會善寺。(《嵩陽石刻記》)

 

善才寺大德玄秘塔銘碑

楊琦撰,張乾護八分書。天寶九年四月。(《金石録》)

 

少林寺靈運禪師塔銘

天寶九載四月十五日,門人堅順建。右唐《少林寺靈運禪師碑》,試大理評事崔琪撰,會善寺沙門行書,而缺其名。予向遊少林,愛其中碑刻,時值大雪,命人搨之,此其一也。或誚予好奇之過,而不知予之所得,抑亦多矣。(《金薤琳琅》)

右宣德郎試大理評事崔琪撰,天寶九載立。世言開元天寶之際,文人唾地皆成珠玉,今以此碑觀之,如云‘窮歲默坐,猿對茶椀,鳥棲禪庵,彼嶺雲無心即我心矣,彼澗水無性即我性矣’,此數語,雖今之善知識,不能拈出,况經生哉。書法自《聖教序》中出,是善學逸少者。(《玄牘記》)

 

太原王四娘塔銘

裴炫詞,張少悌行書。天寶六年六月。(《金石録》)

 

般舟寺玄隱禪師塔碑

徐浩撰并正書。天寶十一年二月。(《金石録》)

《玄隱塔銘》,天寶十一年,徐浩撰并書。嗚呼!物有幸不幸者,視其所托與其所遭如何爾。《詩》、《書》遭秦,不免煨燼,而浮圖、老子以托於字畫之善,遂見珍藏。余於《集録》屢誌此言,蓋慮後世以余爲惑於邪説者也。比見當世知名士,方少壯時力排異説,及老病畏死則歸心釋老,反恨得之晩者,往往如此也,可勝嘆哉。(《集古録》)

 

令暉令皎二禪師塔銘

趙惎撰并正書。大曆元年二月。(《金石録》)

 

再修信行禪師塔碑

于益撰,張楚昭行書。大曆六年又三月。(《金石録》)

JP2〗于益奉勅撰,翰林待詔張楚昭奉爲皇帝施手書。碑字爲行書,韓擇木奉勅題額,碑以大曆六年閏三月建。(《復齋碑録》)〖JP

碑陰批答僧義真正書。大曆六年。(《京兆金石録》)

 

代宗賜建法和尚塔額碑

蘇源明撰,段光獻行書。大曆六年。(《京兆金石録》)

 

化度寺普寂禪師光教塔銘

僧圓照撰。大曆十一年。(《京兆金石録》)

 

大聖真身塔銘

張彧撰,楊播行書。大曆十三年四月。(《金石録》)

 

蕭和尚靈塔銘

 

定光上人塔銘

吉中孚撰,行書,姓名殘缺。貞元元年十月。(《金石録》)

 

大聖真身舍利塔銘

吴通微撰并正書。貞元六年。(《金石録》)

 

安國寺大德律師塔銘

徐峴撰并正書。貞元七年十月。(《金石録》)

 

辨正禪師塔銘

太僕少卿鄭叔規撰,氾水縣令徐峴書并篆額。師名崇一,姓任氏,濟源人。玄宗時詔舉天下高僧四十九人,分主諸寺,禪師居東都天宫寺,後移居善興寺,代宗親書院額曰‘法寶嚴持院’,德宗時賜謚‘辨正’。碑以貞元十年立,在龍門。(《集古録目》)

《辨正禪師塔院記》,徐峴書。誠能行筆而少意思也。往時石曼卿屢稱峴書,曼卿多得顔柳筆,其書與峴不類而遠過之,不知何故喜峴書也。余當曼卿在時,猶未見峴書,但聞其所稱,曼卿殁已久,始得此書,遂録之爾。(《集古録》)

 

貞元無垢净光塔銘

庾承宣撰,無書人名氏,篆額。貞元十五年四月立。(《諸道石刻録》)

 

王頭陀塔銘

在懷安軍雲頂山塔院,貞元十五年,薛倕撰文。(《輿地碑目》)

 

光宅寺惠日禪師塔銘

孫藏器撰并正書。貞元二十年。(《京兆金石録》)

 

靈珍禪師塔銘

徐峴撰并正書。元和八年八月。(《金石録》)

 

紫玉山禪師塔銘

李承翟撰,屈師穆正書。元和九年。(《金石録》)

 

樂善寺處道和尚塔銘

歸登撰并行書篆額。元和八年。(《訪碑録》)

 

智源禪師塔銘

元和九年立,在鍾離縣。(《輿地碑目》)

 

上弘和尚塔碑

白居易撰序,李堯恭正書。元和十三年五月。(《金石録》)

《撫州景雲寺上弘和尚塔碑》,白居易撰,李克恭正書,段全緯篆額。武宗時廢,大中八年七月十五日重立,在東林寺。(《復齋碑録》)

 

大聖舍利塔銘

張仲素撰,吴仲冉正書。元和十四年五月。(《金石録》)

 

元浩和尚靈塔碑

崔恭撰并正書。元和十四年五月。《金石録》在虎邱。(《復齋碑録》)

 

莊嚴寺大慧禪師塔銘

歸登撰并書。元和十四年。(《京兆金石録》)

 

律大德凑公塔銘

白居易撰,僧雲皋正書。長慶二年六月。(《金石録》)

白居易撰,長慶二年閏十月建。武宗時廢,宣宗大中八年七月十五日重立。(《復齋碑録》)

 

熙怡大師石墳志銘

侯高撰,僧雲皋正書。長慶四年五月立。(《復齋碑録》)

 

大覺禪師塔銘

李渤撰,柳公權正書。長慶四年六月。(《金石録》)

 

明禪師塔銘

靈皎撰,在長興縣空隱院。(《輿地碑目》)

 

興寕寺律如瑫大師塔銘

僧張彪撰并書。寶曆元年,在無錫。(《復齋碑録》)

 

幽棲寺冲素和尚塔銘

沙門靈遵行書。長慶三年歸化,寶曆三年正月起塔。(《復齋碑録》)

 

總持寺大果禪師藏山和尚塔銘

于敖撰,李隨正書。大和元年。(《京兆金石録》)

 

寧賁禪師塔銘

沈的撰并行書,沙門曇鏡八分書額。大和五年九月建,在山陰縣界昭福寺。(《復齋碑録》)

 

岑禪師舍利塔碑

高通理文大和二年立,在會善寺。(《嵩陽石刻記》)

 

照公塔銘

太子少傳分司東都白居易撰,劉禹錫爲秘書監分司東都時書。照公,名神照,姓張氏,蜀州青城人,居東都奉國寺。碑以開成三年立。(《集古録目》)

 

BP(〗〖HTDBSNFEA3HTSS〗〖BP)NFDEB公塔銘

開成四年,李弘度撰,僧建初行書。(《金石表》)

HTDBSNFEA3HTSS〗公者,尉遲敬德之從子也。度爲僧譯經于慈恩寺,卒于永淳中。大和間始建塔,李弘度銘之,書者亦建初,然其筆法不無少遜《玄奘塔銘》。(《石墨鐫華》)

 

大偏覺法師玄奘塔銘

開成四年五月,劉軻撰,沙門建初行書。今在西安府城南興教寺。(《金石文字記》)

玄奘久居西域,廣譯佛言,唐太宗極尊崇之。據史,卒于顯慶六年,即龍朔元年,銘則云卒于麟德元年之二月;史云年五十六,銘云年六十九。先葬滻東,后移徙樊川北原,即少陵原。文宗開成四年,劉軻撰文,僧建初書。行草秀勁有法,而文亦粗能言師事,亦可存也。(《石墨鐫華》)

 

寶稱法師塔銘

劉軻撰,陳去病正書。開成四年七月。(《金石録》)

秘書丞史館修撰劉軻撰,江南司户參軍陳去疾書,前振武節度參謀李廷彦篆額。律師,江南講僧也,名智滿,陶靖節之九世孫,始出家于寶稱寺,故以爲號。碑以開成四年立,大中八年重建,在廬山。(《集古録目》)

碑以開成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建,武宗時廢,碑以宣宗大中八年七月重立。(《復齋碑録》)

 

大達法師玄秘塔銘

會昌元年十二月,裴休撰,柳公權正書并篆額。今在西安府儒學,碑陰有‘敕内莊宅使牒’及‘比邱正言疏’,大中六年四月。(《金石文字記》)

右唐《大達法師玄秘塔銘》,裴休文,柳公權書。石刻在西安府學,會昌元年所建。唐法書家前有歐、虞、禇、薛,後有顔、柳,而柳所論‘心正則筆正’雖一時格君之言,要爲書法第一義也。(《東里續集》)

《大達法師玄秘碑》,〖JP2〗柳公權正書。歐陽公嘗謂,物之所遭,有幸不幸,《詩》、《書》遭秦,不免煨燼,而浮圖老氏以托於字書之善,遂見珍蓄,若此碑是已。嗚呼!緇流之藉文字以傳後世,如予之所録,蓋不止於一《玄秘塔》也。(《金薤琳琅》)〖JP

《玄秘塔銘》,石刻在關中,會昌元年建。柳學士公權書。裴觀察休撰、又十二年。休始以鹽鐡使入相。所著《楞嚴義解》諸所參會,妙入玄宗,出彼法中,居士長者之流者耶。此碑柳書中之最露筋骨者,遒媚勁健,固自不乏,要之晋法亦大變耳。(《弇州山人稿》)

柳誠懸書學出自鄔彤,鄔彤出自懷素,而素自直遡永師者。大抵唐世字學極盛,然自魯公而下,其餘諸名家,數人同論,則具體而微,各觀則同工異曲。《玄秘塔》是柳書之極有筋骨者,刻手精工,唐碑罕能及之,故可寶以爲玩也。(《玄牘記》)

 

慈恩寺善導和尚塔銘

僧志遇撰并書,大中五年。(《京兆金石録》)

 

章敬寺法照和尚塔銘

僧鏡霜述并書,大中十三年。(《京兆金石録》)

 

言和尚塔碑

張君卿撰,于玄素行書,咸通三年。(《京兆金石録》)

 

聖壽寺上座惠靈和尚塔銘

薛綜撰,咸通四年。(《京兆金石録》)

 

報恩安國寺浮圖銘

正書,無書撰人名氏,篆額。咸通十三年十月立,在宜興。(《復齋碑録》)

 

報恩寺弘憲大師塔銘

張元逸撰并書、篆額,中和四年五月建。(《復齋碑録》)

 

資聖寺宣和尚塔銘

沙門藴讓述,楊光中正書,陳漢温八分書額。光啟三年九月建。(《諸道石刻録》)

 

廣濟大師含真和尚舍利塔碑

盧光濟撰,高隲正書。光化二年。(《京兆金石録》)

 

大德檀法師塔銘

此姜立祐撰,而無書者名。行草筆法圓健清逸,當與建初《大遍覺銘》并觀。(《石墨鐫華》)

 

浄業禪師塔銘

正字,畢彦雄撰文,而無書者名。正書法亦習褚登善者,勁拔似之,而其鈎磔處稍不及耳。楊脩齡侍御在長安日,亟賞之,遂多搨。(《石墨鐫華》)

無書跋及歲月

 

法玩禪師塔銘

無書撰人名氏。(《墨池編》)

 

靈迅禪師塔銘

無書撰人名氏。(《墨池編》)

 

浄飛禪師塔銘

無書撰人名氏。(《墨池編》)

 

大智禪師塔銘

吴承嗣書,在嵩山。(《墨池編》)

 

悟真大師塔銘

歸稱書。(《墨池編》)

 

阿育王寺舍利塔銘

張行博書。(《墨池編》)

 

道法禪師志静塔銘

鳳翔府。(《金石略》)

 

東林佛NFDE9BP(〗〖HTDBSNFDFDHTSS〗〖BP)〗禪師舍利塔銘

張庭珪分書,江州。(《金石略》)

 

懷素律師塔銘

韋鼎書。(《金石略》)

 

大覺禪師塔銘

蕭起書,杭州。(《金石略》)

 

東林臨壇大德塔銘

弟子雲軻書,江州。(《金石略》)

 

龍牙山先大師塔銘

楊玗文并篆,潭州。(《金石略》)

 

鳥窠禪師塔銘

在定業院。(《輿地碑目》)

 

道一禪師塔銘

權載之撰。(《輿地碑目》)

 

靈光寺僧靈祐塔銘

沈亞之文。(《輿地碑目》)

 

心鏡大師舍利塔銘

在鄞縣崇壽寺,刺史崔琪狀。(《輿地碑目》)

 

會善寺安和尚塔銘

無書撰人名氏。(《墨池編》)

 

道安和尚舍利塔銘

無書撰人名氏。(《墨池編》)

 

大辯禪師塔銘

無書撰人名氏。(《墨池編》)

 

法王寺大德惠演塔銘(《碑帖考》)

唐碑(釋氏〓僧寺諸碑)

 

長壽寺舍利碑

隸書,不著書撰人名氏。隋文帝仁壽中,内出舍利,寘於三河郡之仁壽道塲,藏以金棺玉函。唐初詔選名僧三十人居之,齊王元吉造丈八大像於寺中。碑以武德六年五月立。(《集古録目》)

 

代國夫人開佛窟碑

陳國重撰,韓處約書。碑稱佛窟者,當漢初,有氣如烟雲,出於其間,漢高祖爲之立廟。後漢永平中,釋教至中國,改廟名曰:日太平寺。周改名曰大乘,武帝時被毁,至唐代國夫人楊氏,開而立之。碑以顯慶二年立。(《集古録目》)

 

改造彌勒閣碑

行書,無書撰人姓名。龍朔三年正月。(《金石録》)

 

西峰秦王觀基浮圖碑

上元二年,華州刺史喬師望撰并八分書。(《金石文字記》)

喬師望尚高祖女廬江公主。

 

九門縣西浮圖碑

右《九門縣西浮圖碑》,唐應詔四科舉董行思文,清河傅德節書。題云‘九門縣合鄉城人等爲國建浮圖之碑’,浮圖在智矩寺中,寺今亦廢。碑上元三年建,按唐有兩上元,此碑云歲在丙子,乃高宗上元三年也,肅宗上元三年歲在壬寅爾。(《集古録》)

 

静法師方墳碑

張嘉貞撰,鍾紹京正書。長安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大忍寺門樓碑

沙門釋某撰,裴抗八分書。開元十八年。(《金石録》)

 

大忍寺門樓碑

楊邈撰,裴抗書。開元二十一年。(《金石録》)

 

易州雲居寺石浮圖碑

開元十五年,太原王大悦撰并書。(《燕都遊覽志》)

 

附〓雲居寺石浮圖後記

開元二十八年,莫州吏部常選王守泰行書。(《金石文字記》)

 

龍興寺浄土院碑

李邕撰,韋同八分書。開元中立。(《金石録》)

 

安鄉郡開元寺卧禪師净土堂碑

監察御史張鼎撰,雍縣尉吴郁書,天寶九載庚寅立。稱卧禪,姓辛氏,名順忠,隴西狄道人。隴右按察使崔昇進奏:住河南開元寺右脅而卧,諸漏已無,開元中詔隴右節度使張守珪爲就寺造浄土堂,故爲銘。自河隴殁於羌夷,州縣城郭、官寺民廬,莫不毁廢,唯佛寺與碑銘文字載佛寺者,往往多在。世皆以爲西方幽遠,殊類異俗,不知禮義出於天性,故夷之然。其於佛皆知信慕,以其有罪福報應之説,予以謂西夷雖恣睢甚者,及曉之以曲直是非,悦且從也,固不可謂其天性無欲善之端。是以虞夏之世,東漸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聲教則能令其信慕者,亦非特有佛而已也。彼以罪福報應之説動之,未若不動之以利害,而使之心化,此先王之德所以爲盛也。(《元豐題跋》)

 

金城寺放生池碑

八分書,撰人姓名殘缺。天寶十年七月。(《金石録》)

 

神德寺彌勒閣碑

杜鼇撰,馬順書。彌勒閣者,開元中沙門會覺所立,天寶十一載馮翊人張祥德重建。碑以十二載立,在華原。(《集古録目》)

 

多寶塔感應碑

岑勛撰,顔真卿正書。天寶十一年四月。(《金石録》)

 

慈恩寺常住莊地碑

韓擇木八分書,顔真卿撰,代宗篆額。大曆六年八月。(《金石録》)

 

大覺禪師國一影堂碑

在紹興府城大慶寺,貞元元年。(《輿地碑目》)

 

濟遠寺功德碑

郭邕撰,劉雲行書。貞元十年正月。(《金石録》)

 

尚書李公造華嚴三會普光明殿功德碑

貞元十六年支高撰并書,今在交城縣西北五里萬卦山天寧寺。(《金石文字記》)

 

智者大師修禪林道塲碑

元和二年立,在大慈寺。(《輿地碑目》)

 

無量寺多寶塔碑

裴度撰,王凝正書。元和十二年六月。(《金石録》)在新鄭縣。(《復齋碑録》)

 

石壁寺甘露義壇碑

元和八年三月,李逢吉撰正書,今在交城縣石壁山寺。碑陰有《進甘露表》云:‘臣説言:臣所部太原府交城縣石壁山寺,今月二十二日夜,甘露降於寺内戒壇,西及寺外柏林上,大枝小葉,無不周徧。凝泫垂滴,甘甜如蜜。當寺臨壇大德僧慎微,與僧惠廣等一十五人,咸共觀嘗,覆問如狀云云。貞元十二年九月二十五日。’臣説者,河東節度使、北都留守太原尹李説,即《普光明殿碑》所謂尚書李公者也。此碑爲元至順三年重刻。(《金石文字記》)

 

杯渡禪師影堂碑

朱存撰,釋巨鄰篆書。太和三年立,在隱静山。(《復齋碑録》)

 

龍興寺大藏經碑

在隆州報恩寺,開成四年,吴商撰。(《輿地碑目》)

 

大梅山常祖師還源碑

江積撰并正書,開成五年七月。(《諸道石刻録》)

 

千福寺重建章資師傳教碑

朱景玄撰,朱玘行書。大中五年立。(《京兆金石録》)

 

東林寺經藏碑

李肇撰,元和七年九月建,武宗時廢。大中十三年七月八日,馮譔重書再立,并篆額。(《復齋碑録》)

 

法順和尚吉祥泉碑

裴處權撰,裴延嗣書。咸通六年。(《京兆金石録》)

 

明佛法根本碑

僧智慧輪撰,僧紹明正書并篆額。咸通十年立。(《諸道金石録》)

 

崇聖寺佛牙寶塔碑

忠武軍節度判官、監察御史内供奉孫朴撰,檢校太子賓客濮王府司馬王君平書。據碑,高宗儀鳳中始建崇聖寺于京師,武宗廢佛法,寺亦被毁。宣宗初復,以太平坊之温國寺爲崇聖寺。崇聖舊寺所藏佛牙者,顯慶中沙門道宣得之於神人,至此,建塔以奉之。碑無所立年月。(《集古録目》)

 

多寶塔感應碑

右《唐多寶塔感應碑》。多寶塔者,僧楚金所造。楚金嘗寫《法華經》千餘部寘塔中,今猶有存者。余於士大夫家數見之,余亦得其一卷,乃乾元二年肅宗所造,卷首佛像,絹素畫蹟尚如新也。(《金石録》)

右《千福寺多寶塔碑》。顔公之書多矣,惟此碑盛傳人間,歐陽公作《集古録跋尾》,而此獨見遺,惟趙氏《金石録》有之。謂多寶塔者,僧楚金所造。楚金嘗寫《法華經》千餘部寘塔中,趙氏復謂於士大夫家數見之,則楚金之書至宋猶有存者。碑今在陕西西安府學。(《金薤琳琅》)

《顔魯公多寶佛塔碑》,石刻在西安,舊搨完善可讀。公書如《東方畫像》、《家廟碑》,咸天骨遒峻,風稜射人。此帖結法尤整密,但貴在藏鋒,小遠大雅,不無佐史之恨耳。多寶佛塔事在《法華經》中,歷過去未來阿僧祗刼,世尊説法,此佛即現寶塔,空中贊美。大抵皆寓言也。佛惟空,是以常在、常現、常滿,今以有爲迹求之,得無去之愈遠乎?一念發菩提心,即證菩提,即現多寶塔,稱善哉。人自不見聞耳。(《弇州山人稿》)

魯公書《多寶佛塔》最窘束,而世人最喜,正如杜少陵詩,其佳處滿卷,而學者徒取其便澀。此殆曹子建所謂蘭茝馨香,人之所嗜,而海内有逐臭之夫者也。嗟嗟!世人若不具隻眼,而隨人語言以評古書,此又曷足以言心賞邪?余故爲淵泉道破,必且能爲我下一轉語也。(《玄牘記》)

魯公正書惟此碑最著,以其字比諸碑稍小,便於展玩耳。而結法視《東方讚》、《家廟碑》似覺少遜,王元美曰‘貴在藏鋒。小遠大雅,不無佐史之恨’,信然。碑舊在興平千福寺,不知何時移立西安府學中。(《石墨鐫華》)

 

金城寺放生池碑

右唐《金城寺放生池碑》,書撰人姓名皆已殘缺。據田槩《京兆金石録》,以爲韓擇木書,豈當槩爲録時,尚完好可讀乎?其字畫竒偉,非擇木不能爲也。(《金石録》)

補〖CX

 

化善寺石井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