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六

石刻文字五十二(唐碑釋氏一)

 

德州長壽寺碑

八分書,無書撰人姓名。武德六年五月。(《金石録》)

右德州長壽寺碑,不著書撰人名氏,武德中建,而所述乃隋事也。其事迹文辭,皆無取,獨録其書爾。余屢歎文章至陳、隋不勝其弊,而怪唐家能臻致治之盛,而不能遽革文弊,以謂積習成俗,難於驟變。及讀斯碑,有云‘浮雲共嶺松張蓋,明月與巖桂分叢’,迺知王勃云‘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當時士無賢愚以爲警絶,豈非其餘習乎?(《集古録》)

 

鎮嶽靈仙寺碑

薛收撰,正書,無姓名。貞觀元年。(《金石録》)

 

豳州昭仁寺碑

朱子奢撰,正書,無姓名。貞觀三年。(《金石録》)

諫議大夫朱子奢撰,不著書人名氏及立石年月。唐太宗即位,其平生戰伐之地,皆立寺爲戰死者祈福,昭仁寺者,嘗破薛舉處也。(《集古録目》)

右昭仁寺碑,在豳州,唐太宗與薛舉戰處也。唐自起義,與群雄戰處,後皆建佛寺,云爲陣亡士薦福。湯武之敗,桀紂殺人,固亦多矣,而商周享國各數百年,其荷天之祐者,以其心存大公,爲民除害也。唐之建寺,外雖託爲戰亡之士,其實自贖殺人之咎爾。其撥亂開基,有足壯者。及區區於此,不亦陋哉。碑文朱子奢撰,而不著書人名氏,字書甚工,此余所録也。(《集古録》)

右昭仁寺碑,唐守諫議大夫騎都尉朱子奢譔,歐陽公愛其字畫甚工,惜無書人氏名。《金石録》嘗載其目,亦不言其爲何人書也。惟《通志·金石略》以爲虞永興書。永興書之傳世者,有《孔子廟堂碑》,然與此不類,而《金石略》乃謂出於虞公,當必有所據。昭仁寺在邠州西八十里,昔唐太宗與薛舉戰争之處。正德癸酉,予以使事道邠,得搨其本,字書完好若初刻者,真可寶也。朱公,予鄉先生,唐史有傳,其文字人間罕存,可見者僅有此爾。(《金薤琳琅》)

碑在長武縣,朱子奢撰,無書者姓氏。余觀其筆法,大類《廟堂》,《廟堂》豐逸,此稍瘦勁。《廟堂》,五代重勒此伯施真蹟也,歐公亦不言誰書,鄭樵直以爲伯施,都玄敬謂必有據,而曹明仲曰歐陽通書,通書《道因》諸碑,殊與此不類。按《舊唐書》,貞觀三年詔建義以來交兵處,爲殞身戎陣者各立一寺,令虞世南、朱子奢等爲之碑。此破薛舉處也,又通本傳:少孤,母徐氏教以父書,儀鳳中始知名,貞觀三年至儀鳳元年四十八年,《道因碑》書在龍朔三年,去貞觀三年亦三十五年。則此非通書明甚,而虞與朱同事,其爲虞書無疑。曹明仲又以虞恭公碑在宜禄廵檢司,虞恭公,温彦博也,陪葬昭陵,碑正在醴泉。宜禄廵檢司,即今長武縣,明仲蓋誤以昭仁爲恭公耳。且恭公碑亦是信本書,非通也,明仲之誤如此,據其言者,可謂無目矣。(《石墨鐫華》)

右朱子奢撰文,不著書人姓名。鄭漁仲以爲虞永興而都玄敬亦信之,余謂筆勢與永興不類,雖規模永禪師而有風骨,或恐即朱公所書,不可知也。(《玄牘記》)

昭仁寺碑,今在長武縣,距邠州西八十里,唐太宗與薛舉戰争之地。按《舊唐書》,貞觀三年十二月癸丑,詔建義以來交兵之处,爲義士勇夫殞身戎陣者各立一寺,命虞世南、李百藥、禇亮、顔師古、岑文本、許敬宗、朱子奢等爲之碑銘,以紀功業,此其一也。(《金石文字記》)

 

吕州普濟寺碑

許敬宗撰,正書無姓名,貞觀三年立。(《金石録》)

右吕州普濟寺碑,吕州者,霍邑也,唐高祖義兵起太原,始破宋老生于此。義熙元年,乃以霍邑、趙城、汾西、靈石四縣置霍山郡,武德元年更曰吕州,太宗十七年遂廢也。(《集古録》)

 

等慈寺碑

顔師古撰,正書無姓名,貞觀三年立。(《金石録》)

秘書少監顔師古奉勅撰,不著書人名氏。初,太宗東伐,王世充、竇建德來救,破之於汜水。及即位,有詔嘗破敵之處,皆建寺以爲戰死者資福,此其一也。碑以貞觀三年立。(《集古录目》)

其寺在鄭州汜水,唐太宗破王世充、竇建德,乃於其戰處建寺,云爲陣亡士薦福。唐初起兵破賊處多,大抵皆造寺。自古創業之君,其英豪智略,有非常人可及者矣,至其卓然信道而知義,則非積學誠明之士不能到也。太宗英雄智識,不世之主,而牽惑習俗之弊,猶崇信浮圖,豈以其言浩博無窮,而好盡物理爲可喜耶?蓋自古文姦言以惑聽者,雖聰明之主,或不能免也。惟其可喜,乃能惑人,故余於本紀譏其牽於多愛者,謂此也。(《集古録》)

 

正解寺碑

李百藥撰,八分書,無姓名。貞觀四年正月。(《金石録》)

 

昭福寺碑

在永平縣西南十里,洺水南。唐貞觀四年立,岑文本詞。(《寰宇記》)

 

弘濟寺碑

李百藥撰,正書無姓名。貞觀十四年七月。(《金石録》)

右唐弘濟寺碑,在今汾州。據《唐會要》,此碑李百藥撰。唐太宗初即位,下詔於建義以來交兵之處爲義士、兇徒殞身戎陳者,各建寺刹,分命儒臣爲銘,凡七碑。余所得者,汜水等慈、吕州普濟、豳州昭仁與此碑,凡四而虞世南、禇遂良所撰,今皆亡矣。(《金石録》)

 

瑶臺寺碑

許敬宗撰,諸葛思禎正書。貞觀十八年。(《金石録》)

 

齊興寺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龍朔二年六月。(《金石録》)

 

寶義寺碑

正書,書撰人姓名殘缺。乾封三年正月。(《金石録》)

 

智乘寺碑

阮立德撰,季承福正書。咸亨元年。(《金石録》)

智乘寺禪院碑者,唐鄭惠王所作也,惠王名元懿,高祖第十三子也。有子十人,列於碑後,而第五子樂陵公闕其名。按唐書《宗室世系表》,樂陵公名球,不知碑何爲獨闕也,今唐書於《年表》以嗣王敬爲璥,樂平公珪爲樂安公,新平公璲爲遂,三者皆史家之失,當以碑爲正。世系譜牒,歲久傳失,尤難改正,而碑碣皆當時所刻,理不得差,故集古所録,於前人世次是正頗多也。(《集古録》)

長子智乘院碑,唐鄭王文學阮立德譔,李承福書碑,成於咸亨中,則天帝時也。考次鄭王元懿,高祖第十三子,武德四年分國於滕,出刺沅州,貞觀七年徙鄭,十七年持潞州節,改絳州,一年再持節潞州,復持節絳州。所至以能稱善,决大獄,高宗褒以優詔。當其時,鄭王名重於朝廷,爲宗室表。顯慶元年,持節安、沔、隨、郢、安州刺史,此其所歷也。唐書惟敘鄭、潞、絳三州,不言再持潞、絳節,其爲安州刺史亦不著也。子敬嗣國,新舊書皆作璥,蓋因其弟琳顯名,疑皆從玉也。唐宗子皆以材任職,而敬之三世爲夷簡,爲宗閔,琳之再世爲勉,皆位宰相。其在當世至顯,而史所書若此,其可勝考耶?然琛、珪、琰、璿、璲、珩碑皆不具,而别見于龕石,此宜史官不能備録也。(《廣川書跋》)

 

延福寺碑

在鄖鄉縣乾明寺,上元元年,王府功曹沈長卿撰。(《輿地碑目》)

 

開業寺碑

李尚一撰,蘇文舉正書。開耀二年二月。(《金石録》)

開業寺者,後魏司徒李裔所立,謂之隱覺寺。周廢佛法,以寺賜裔孫祖元,隋初復立爲寺,貞觀中賜名開業。碑以開耀二年二月立,在元氏。(《集古録目》)

 

天后少林寺碑

王知敬正書,永淳二年九月。(《金石録》)

 

中山法果寺碑

姚璹撰,鞠處信正書,垂拱二年。(《金石録》)

 

赤松巖寺碑

進士劉處仁撰,垂拱四年六月立。(《諸道石刻録》)

 

永和故寺碑僧

僧仲英撰,正書,聖曆二年七月。(《金石録》)

薦福寺譯經大德神英撰,朝議郎晋州洪洞縣丞敬(缺)元書。聖曆二年七月十五日建。(《寶刻叢編》)

 

懷州大雲寺碑

賈膺福撰并八分書,大足元年五月。(《金石録》)

右周大雲寺碑,賈膺福撰并八分書,其筆法精妙可喜。按舊唐史,云武后鑄九鼎,圖寫山川物象,命工書人賈膺福、薛昌客、李元振、鍾紹京等分題之。紹京之書,世固多有,膺福筆蹟雖僅存,然世亦未有稱之者。如昌客等書,遂不復見,以此知士所以自著於不朽者,果在德而不在藝也。(《金石録》)

大雲寺碑陰記,蕭懷素正書,長安二年立附。(《金石録》)

 

飛泉山院碑

神龍元年立,在隆州超覺寺。(《金石録》)

 

龍興寺碑

張説撰,盧藏用八分書。景龍四年五月。(《金石録》)

兵部侍郎修文館學士張説撰,吏部侍郎修文館學士盧藏用八分。中宗初復位,天下州郡皆置龍興寺一所,此碑以景龍四年五月立。(《集古録目》)

 

龍興寺碑陰

薛融書,檢校陳州刺史韓琦等題名,凡五十六人。又有僧惠明等題名十六人,别體書,不著名氏。(《集古録目》)

 

杭州龍興寺碑

盧季珣撰,李涉八分書。景龍四年四月。(《金石録》)

 

普光王寺碑

碑云僧伽以景龍四年三月,入滅於京,孝和皇帝申弟子之禮,百官四部哀送國門。甚哉!中宗之陋也。佞佛之流謂武宗奮然除去浮圖法,用是不永。今中宗奉僧伽,可謂至矣,後三月,竟棄天下,其又何言?(《集古録目》)

 

天竺寺碑

蘇頲撰,蘇説八分書。景雲元年十月。(《金石録》)

 

荷恩寺碑

裴耀卿撰序,顔温之銘。景雲三年。(《京兆金石録》)

 

襄州遍學寺碑

韋承慶撰,鍾紹京行書。開元二年。(《金石録》)

黄門侍郎韋承慶撰,太子詹事越國公鍾紹京書。將仕郎阮弘靖建禪院於遍學寺。以開元二年立此碑。(《集古録目》)

鍾紹京書。按《書苑》,紹京者,鍾繇十五世孫。按《姓纂》,繇弟演,演玄孫雅,雅五代孫韜,韜孫寵,寵曾孫法威生紹京,乃鍾演十五世孫,繇十五世之姪孫耳。武后時,題諸宫殿明堂及銘九鼎,俱紹京筆,當時呼爲‘小鍾’。景龍間以誅韋氏拜中書令,朝廷稱其功勲、忠鯁、筆翰爲‘三絶’。明皇在藩邸,愛重其書,及即天子位,復拜户部尚書太子詹事。此碑開元二年立。(《集古録後》)

其文云:襄州人將仕郎阮弘靖與其屬人建徧學寺禪院,故立此碑。承慶有詞學,張易之敗時,承慶以附託方待罪,衆推令草赦書,承慶援筆而成,衆壯之。紹京景龍中以苑總監從討韋氏有功,唯嗜書,家藏王羲之、獻之、褚遂良書至數十百卷,以善書直鳳閣。武后時榜諸宫殿、明堂及銘九鼎,皆紹京書也。其字書妍媚,遒勁有法,誠少與爲比。然今所見,特此碑尚完,尤爲可愛也。徧學寺於宇文周爲常樂寺,於今爲開元寺。(《元豐題跋》)

 

睦州龍興寺碑

康希銑撰,徐嶠之正書。開元三年二月。(《金石録》)

 

景星寺碑

容州都督盧藏用撰并分書、篆額,開元四年立。(《諸道石刻録》)

 

建福寺三門碑

盧藏用撰,集王右軍行書,開元五年正月。(《金石録》)

中書舍人盧藏用撰,前華州鄭縣尉吴光璧集王羲之行書。建福寺在滑州酸棗縣,開元中寺僧增葺之,并建三門初成,故曰《頌成碑》,以開元五年正月立。(《集古録目》)

 

唐興寺碑

開元六年,歲次戊午九月壬辰朔二日癸巳建。右唐。唐興寺碑,殿中侍御史許景先撰,寺在山西聞喜縣,縣令于光庭爲移置之。景先之文由是而作。光庭之在聞喜。不聞其有善政。而乃汲汲爲僧移寺。非賢令也。(《金薤琳琅》)

 

嘉禾寺禪院碑

徐楚璧撰,姚思義八分書。開元八年八月。(《金石録》)

 

神德寺碑

八分書,不著書撰人名氏。神德寺,故後魏之會同寺也。唐垂拱三年,有司奏,自華原之石門山,徙于祋祤城北魏龍華寺故基而立之。碑以開元八年立。(《集古録目》)

 

大雲寺禪院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十一年四月。(《金石録》)

右大雲寺禪院碑,李邕撰并書。初,武后時有僧上《大雲經》,陳述符命,遂令天下立大雲寺。至開元二十一年,詔改爲開元寺。此碑十一年建,故猶稱大雲也。(《金石録》)

 

香嚴寺碑

康希銑撰,徐嶠之正書。開元十一年六月。

銀青光禄大夫康希銑撰,趙州刺史東海徐嶠之書。香嚴寺者,本梁賈恩舊宅,其妻捨充梵宇,舊名同惠,神龍中改而署焉。碑以開元十一年六月立。(《寶刻叢編》)

 

嶽麓寺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十八年九月。(《金石録》)

《岳麓寺碑》,李邕書,石刻在長沙。余前後得十數本,皆紙墨糊塗,甚至不可辨識。蓋打碑必得善工,而湖湘善工獨難遇。長沙同知李吉特爲余致此本,故視前所得,差勝也。(《東里續集》)

余友俞仲蔚爲余言:李北海《岳麓寺碑》勝《雲麾》,余亟購得之,僅可讀耳。其鈎磔波撇,雖不能復尋,覧其神情流放,天真爛熳,隱隱殘楮斷墨間,猶足傾倒眉山、吴興也。題名稱‘前陳州刺史’,按:邕謁上太山,還獻詞賦,上悦。會有仇人發其贜者,張説忌之,下獄論死,許昌男子孔璋救之,得免,謫尉遵化。此其赴謫時道書也,碑文頗庸陋,又於《杜拾遺集》見其一詩,穉語殆不可曉,何以負干將、莫邪稱於世耶?米元章評其書如乍富小民,屈强生疎,此語殊未當,書故佳小佻耳。邕以纎文獲名,以虚名獲死,以佳書獲訾,皆所不虞者,因附識之。(《弇州山人稿》)

是碑筆勢雄徤,在《雲麾》之上,刻字亦出公手。大凡李公書言黄鶴仙、伏靈芝、元省己者,皆託名也。(《玄牘記》)

此碑俞仲蔚謂勝《雲麾》,王元美謂殘楮斷墨,猶足傾倒眉山、吴興。余初未見,一日遊長安,有書賈持一碑來售,余知其爲北海書,亟伸之,則《岳麓寺碑》也。雖漫漶,然筆意猶存,亦不能勝《雲麾》,差伯仲耳。《雲麾》下半已無字,上半存者乃如新,此碑雖首尾皆可讀,而鈎磔波撇不復可尋,當是石理有堅脆也。(《石墨鐫華》)

 

東林寺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十九年七月。(《金石録》)

 

孝義寺碑

陳徐陵撰,徐嶠之正書。開元二十二年正月。(《金石録》)

孝義寺碑陰記,徐嶠之撰并正書,陳人徐陵撰,十世孫徐嶠之正書。在烏程。(《復齋碑録》)

 

冶山祇園寺碑

在六合,碑以開元二十二年建。(《輿地碑目》)

補〖CX

 

東林寺碑

北海此書,本小束法度,再經摹刻,雖鼻目無異,脂澤有加,而天骨掃地矣。所謂韓生貎趙郎,不得情性者也。余晩自廬山歸東林,程孟儒馳視之,以爲絶奇,即此碑也。(《弇州山人稿》)

廬山自遠公開社,殷仲堪作記後,此碑最佳。故裴中丞題有‘覧北海詞翰,想見風彩之歎’,此後又有米元章、蔣之奇題名,合三公觀之,可以知李公書,價當與匡廬并永矣。(《玄牘記》)

北海碑版布彌天下,惟《東林》今完,元日重刻也。元刻固佳,此更未經改刻之先宋搨本也,較之元刻精神倍之。中殘壞者‘異’‘益’等數字,及末十餘字耳,而元所補此諸字則大不稱。余每欲摹元刻以補此本,又恐爲古搨之累,尚俟臨池得力之後,於臨本中補之耳。篆題四字古雅藴藉,不顯姓氏,豈即北海手乎?或古裝日失之乎?東林古名地,自太元遠師、呼延同德清風高韻,幾與首陽、嚴瀨同仰,恨不足躡其藩,一想髣於夢寐。天啟癸亥十二月七日。(《墨林快事》)

補〖CX

 

孝義寺碑陰記

右唐孝義寺碑陰記。初,陳徐陵爲孝義寺碑,至開元二十三年,徐嶠之爲湖州刺史,再書而刻之,因記其事于碑陰。嶠之自云陵十世孫,按《陳書》,陵以後主至德元年卒,距開元二十三年,才百五十餘年,不應已有十世孫。又據嶠之父高行先生碑云曾祖儼,梁岳陽王參軍,則是儼與陵同時,而在其前,不應爲陵五世孫。以此碑陰所書可疑,然其筆法精妙,非嶠之不能爲,特恐書碑時誤耳。(《金石録》)

 

秦望山法華寺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二十三年十二月。(《金石録》)

近於中書舍人劉素家見北海秦望山法華寺碑,温潤清麗。法華故在紹興府,寺及碑皆久燬,甚可惜也。(《東里續集》)

李北海以《岳麓》、《雲麾》、《娑羅》爲勝,而是本重刊於木,故丰神稍失,末稱刻石人‘東海伏靈芝’,乃公所托名也。余友淵泉兄出所收本以觀,敬爲題其後如此。(《玄牘記》)

 

普照王寺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二十四年二月。(《金石録》)

 

實諦寺碑

撰人姓名殘缺,蘇靈芝行書。開元二十六年六月。(《金石録》)

 

日愛寺碑

何榮光書,開元二十六年立。(《訪碑録》)

 

淄州開元寺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二十八年七月。(《金石録》)

唐淄州刺史李邕撰并書。開元寺,隋所建,本名正等,唐初改曰大雲,中宗初沙門玄沼重修,又改曰神龍寺。玄宗親書額,改爲開元,碑以開元二十八年七月立。(《集古録目》)

右唐淄州開元寺碑,李邕撰并書。碑初建於本寺,後人移置郡廨敗屋下。余爲是州,遷于便坐,用木爲闌楯以護之云。(《金石録》)

 

嵩嶽寺碑

開元二十七年,胡英書石。僧懷仁摸集右軍,頗見精熟,其徒有胡英效之,亦以書石。(《墨池編》)

右嵩嶽寺碑,唐淄州刺史李邕撰,胡英書。英之書世所重也,其文云:寺後魏孝明帝之離宫,初名閑居寺,仁壽二年改爲嵩嶽寺也。(《集古録》)

 

嵩嶽少林寺碑

右唐嵩嶽少林寺碑,守吏部尚書裴漼撰并正書。少林寺在河南登封縣少室山麓,去嵩嶽二十里,嵩嶽一稱太室,故有少室。而此寺曰嵩嶽者,統於尊也。余正德癸酉嘗遊嵩嶽,訪少室,留宿寺中,見殿後有立雪堂,相傳昔達磨之徒惠可欲嗣其法,雪深至腰不去,此即其處也。寺右上山三里,有達磨洞,洞有石,達磨面壁九年,形宛然石上,其事甚異。達磨爲釋氏西來初祖,可稱二祖,碑雖及其人,而二事皆不之載。寺復有太宗與僧教書石刻,蓋太宗爲秦王時,寺之僧禽王世充以獻,故太宗賜書褒美。而碑云僧執世充姪仁則以歸,與教書不同。余故書之,以見古人之文,不無缺誤如此,然非余之親歷,則亦莫能知也。(《金薤琳琅》)

裴懿公漼書少林寺碑,開元十六年建,又在嵩山,而《金石録》不載,何也?裴少時負文筆,號霹靂手而雅不以八法名,此碑辭至沓拖不可讀,而書頗秀勁,多媚態,得非時代爲之耶。傳不載階封,此書‘銀青光禄大夫正平縣子’,亦可補傳之闕。(《弇州稿》)

碑首‘太宗文皇帝御書’七大字,分書。出開元帝中,刻太宗征王世充時移寺主并軍民檄,所謂御書,即此也。但其中止‘世民’二字以渴筆草書填之,餘皆正書,不類文皇,而開元帝以爲御書賜額,何也?下方則裴懿公漼譔述寺之始末,并書。漼負文筆,號霹靂手,不以書名,而此文殊不及書。書法秀勁,其得意處,漸升伯施之堂矣。(《石墨鐫華》)

 

靈巖寺碑

李邕撰并行書,天寶元年。(《金石録》)

 

百家巖寺碑

崔巨撰,崔倚正書。天寶八年正月。(《金石録》)

 

永泰寺碑

天寶十一載,沙門靖彰撰,荀望行書。(《金石文字記》)

 

開元寺浄度堂碑

張泉撰,吴郁行書。天寶九年十二月。(《金石録》)

 

神德寺彌勒閣碑

杜鼇撰,馬順書。彌勒閣者,開元中沙門會覺所立,天寶十一載馮翊人張祥德重建。碑以十二載立,在華原。(《集古録目》)

 

阿那寺碑

韓休撰,僧閑秘書。大曆二年立,在澄城縣。(《訪碑録》)

 

浄居寺碑

在上高縣,大曆三年施肩吾文。(《輿地碑目》)

 

開元寺三門樓碑

封演撰,八分書。大曆十三年七月。(《金石録》)

 

福興寺碑

許登撰,張從申行書并篆額。大曆五年六月一日壬辰建,在江寧縣。(《復齋碑録》)

 

凉泉寺碑

僧法珪撰,蔣巒行書。大曆十年三月。(《諸道石刻録》)

 

金輪寺碑

程獻可撰,陰冬曦正書。貞元五年。(《京兆金石録》)

 

重建龍興寺碑

房琯撰序,綦毋潛銘,徐挺古分書。貞元十四年十月十五日,韋夏卿重刊立,沈寧篆額。(《復齋碑録》)

 

龍興寺碑陰記

琯姪孫房損述,分書,無姓名。貞元單閼歲建卯之初日在營室以記,碑陰乃貞元十五年二月也。(《復齋碑録》)

 

寶華寺碑

殿中侍御史鄒儒立撰,蘇州刺史于頔書。祕書監陸齊望有女爲尼,曰法興,齊望捨宅爲寺以居之,子渭等以永貞二年正月造寺。始成,立此碑。(《集古録目》)

 

觀音寺碑

在北京,李贊撰。王立伯書。元和二年立。(《訪碑録》)

 

天台禪林寺碑

元和六年立,在大慈寺。(《輿地碑目》)

 

章敬寺碑

吴通微撰,毛伯良書。元和七年。(《京兆金石録》)

 

靈皎城山寺碑

在長興縣慈氏院,元和中立。(《輿地碑目》)

 

龍興寺碑

正書,無書撰人名氏。寶曆二年五月。(《復齋碑録》)

 

新修龍興寺碑

在魏縣,李輈撰,崔弁書,張肱篆額。寶曆二年立。(《訪碑録》)

 

開元寺碑

李輈撰,崔弁書,太和元年立。(《訪碑録》)

 

赤城山中岩寺碑

沙門神邕撰,牛僧孺書。開成元年。(《復齋碑録》)

 

龍泉寺碑

虞世南文,布衣董彝重書,沙門好直篆額。大周天授二年立,大和二年再建,在餘姚。(《諸道石刻録》)

 

修龍宫寺碑

李紳撰,行書,無姓名。大和九年四月。(《金石録》)

 

法華寺碑

鄭路撰,陳修古正書并篆額。會昌二年正月立,在東陽。(《復齋碑録》)

 

普光王寺碑

李邕撰,柳公權正書。大中四年。(《金石録》)

 

新興寺碑

歙州刺史盧肇撰并書,越州刺史楊嚴篆額。新興寺在宣州,宣宗大中初悉復武宗所毁佛寺,刺史裴休修之而立。此碑以大中二年立。(《集古録目》)

 

重置開元寺碑

陶祥撰,劇歷之分書并篆額。大中八年七月立。(《復齋碑録》)

 

復東林寺碑

湖南觀察使、潭州刺史崔黯撰,散騎常侍柳公權書。寺在江州,先被廢,至宣宗時復立。碑以大中十一年四月立,在廬山東林寺。(《集古録目》)

東林寺,會昌中廢之,大中初崔黯爲江州刺史而復之。黯之文辭甚遒麗可愛,而世罕有之。(《集古録》)

《復東林寺碑》,柳河東書。是年爲大中丁丑,河東自太子賓客復拜常侍;又二載,以太子少師元會占奏耄謬奪俸,書碑時蓋已幾八十矣。中多作率更體,而小變遒勁爲文弱,亦可愛矣。(《弇州山人稿》)

誠懸此碑鋒鍔盡歛,風骨微著,故是合作之書。嘉靖甲寅四月七日爲淵泉兄鍳定。(《玄牘記》)

寺廢於會昌,宣宗初崔黯爲觀察使,謀於舊僧正言,修復之,黯爲作記。歐公稱其文辭遒麗可愛,今碑斷缺不可讀,而字畫存者殊佳。東林惟此殘刻及翻刻李北海碑猶存,舊蹟若歐陽率更《西林道塲記》,顔魯公題名,崔融題詩,李渤題《影堂碑陰》皆不可見矣。(潘耒《金石文字記補遺》)

 

靖居寺碑

在廬陵之青原山,大中五年,段成式記。(《輿地碑目》)

段柯古博綜墳素,著書卓越可喜,嘗與張希復輩遨上都諸寺,麗事爲令,以段該悉内典,請其獨徵,皆事新對切。今觀靖居碑,亦晝上人以其博涉三學,故委録寺讚也。文傷太擁醸,要爲不凡,雖奇澀,不至若樊紹述《絳碑》之甚,然亦軋軋難句矣。碑大中中作,而左金吾長史顔稷所書,殊有楷法。唐中葉以後,書道下衰之際,固弗多得云。(《東觀餘論》)

 

重建開善寺碑

宋整撰,宋涣正書并書額。咸通三年十月建。(《復齋碑録》)

 

神光寺碑

李勲撰,盧元書并篆額,咸通八年十二月立。《閩中記》云,神光寺在城内烏石山正西。(《諸道石刻録》)

 

再建重居寺碑

任宇撰,蔣崧分書,咸通十三年二月立。(《復齋碑録》)

 

僖宗賜澄衿寺額碑

張同撰,崔厚正書,乾符三年。(《京兆金石録》)

 

昭覺寺碑

蕭遴撰,劉崇龜正書,中和五年正月。(《金石録》)

 

安昌寺碑

周庾信文,令狐涣重書,乾寧元年十一月。(《金石録》)

 

天台佛隴禪林寺碑(又有修禪道塲碑)

徐放書,台州。(《金石略》)

正書,無年月,今在天台山寺,在佛隴,爲智者大師修禪之所。碑文補闕,梁肅撰,台州刺史徐放書。《天台山志》所載有陳、〖JP2〗隋、唐碑十五六通,訪之都不存,獨有此碑矗立榛莽中,日就刓泐,徙置近寺,十夫力耳。此碑現存而歐、趙二録皆不載,是知昔人罣漏,亦不少也。《金石略》所載又有《天台佛隴禪林寺碑》,亦徐放書,今則之矣。(《金石文字記補遺》)〖JP

 

頭陀寺碑

右唐殷令名書頭陀寺碑,齊王簡棲所撰,録于《文選》。令名之子仲容官禮部郎,據《法書要録》云,仲容奕世工書,精妙曠古。令名嘗書濟度寺額,歷代程式。父開山也,武德中爲尚書,故缺山字,而李氏諱不及淳、日、照、基、誦者,正在貞觀、永徽間。跋尾書‘維則’者,集賢待制史維則;小印‘滉’字,即唐相晋國忠獻韓公所寶書也。元祐戊辰,集賢林舍人招爲苕霅之遊,九月二日道吴門,以王維畫古帝王易得。龍圖閣待制俞獻可字昌言之孫,翼日與丹徒葛藻字季忱檢閲審定,五日吴江艤舟垂虹亭題。(《寶晋英光集》)

 

善財寺碑

史維則分書,在陽翟縣。(《訪碑録》)

 

龍鳴寺碑

宋太平興國二年,袁州獻宋之問書《龍鳴寺碑》。(《玉海》)

 

瑞聖寺碑

東蜀牛頭山下,有閭邱均撰《瑞聖寺磨崖碑》,嚴政書。(《杜詩注》)

有録無説及無年月者

 

香山寺碑

白居易撰。(《諸道石刻録》)

 

願力寺碑

在洹水鎮南四十里。(《訪碑録》)

 

護法寺碑

在館陶縣北四里。(《訪碑録》)

 

惠林寺碑

李景讓撰。(《訪碑録》)

 

聖壽寺碑

拾遺綦毋潛撰。(《諸道石刻録》)

 

和安寺碑

明州鄞縣尉邵朗撰。(《諸道石刻録》)

 

西安寺碑

右庶子致仕滕白撰。(《諸道石刻録》)

 

普濟寺碑

許敬宗撰。(《訪碑録》)

 

烏龍寺碑

徐嶠之書,睦州。(《金石略》)

 

景星寺碑

盧慈明書,容州。(《金石略》)

 

師陀寺碑

北京。(《金石略》)

 

會喜寺碑

隸書,西京。(《金石略》)

 

報本寺碑

侯翊書,在西安府武功縣北。(《古今石刻記》)

 

雲山寺碑

在鎮江府城西北。(《古今碑刻記》)

 

聖德寺碑

戴正倫撰,梁肅書,在漢中府鳳縣。(《古今碑刻記》)

 

慧山寺碑

獨孤及撰,在常州府無錫縣。(《古今碑刻記》)

 

南華寺碑

柳宗元撰,在韶州府南溪。(《古今碑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