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五

石刻文字五十一(唐碑雜碑)

 

神劒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貞觀十七年十月。(《金石録》)

 

招屈亭碑

龍朔中,縣令蔡朝英重修,刻石以紀其事。(《輿地碑目》)

 

劉里仁等造徘徊碑

行書,無書撰人姓名。永淳二年七月。(《金石録》)

 

北平山碑

在彭山縣之北平山,大書‘北平山治之碑’,餘不可讀。碑陰有‘大唐上元二年道士施仕衡’等字。(《輿地碑目》)

 

孝昌公許君墓碑

安陸之東三十里,乃唐許氏之塋域,俗謂之相公林。舊有孝昌公碑,高六七尺,闊三尺餘,白石也,村民輒異之,或遇水旱,則就禱焉。治平中,縣令張墪言於太守周君爕,且以爲玉碑輦,而視之非玉也。棲鄉校之南廡,已而有欲用者,方磨去十餘字,會鄭獬以内相還里卜葬,遽止之,得不盡滅其文字。後余遊宦歸,見其碑悉爲人磨治,惟其額大書‘大唐孝昌公許君墓碑’九字。甚恨無墨本以藏,朱又叔乃出一本遺余,所存者序四百字,銘二百六十八字。有曰公以儀鳳三年正月日薨於汾州之官舍,按唐書,許紹唐初爲峡州刺史,封安陸郡公,以破蕭銑功,擢其子智仁爲温州刺史。智仁初以勲封孝昌縣公,紹卒,繼守夷陵,終凉州都督。用是考之,此碑乃智仁之墓碑也。(王得臣《麈史》)

 

清義何氏碑

在劒門縣,光宅中建。(《輿地碑目》)

 

温湯碑

在梁縣西四十里。聖曆三年正月,則天駕幸,有碑斷折。(《寰宇記》)

 

杳冥君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神功元年十月。(《金石録》)

右唐杳冥君銘,鳳閣舍人薛稷撰并正書。此銘《集古録》不載,歐陽公蓋未之見也。趙氏《金石録》雖列其目,而云無書撰人姓名,則亦不知其爲稷也。銘文但云‘悠悠洛邑,眇眇伊〖HTDBSNFDF1HTSS〗’,又云‘靈迹難訪,莫知其狀’,則稷未嘗真知墓地,蓋汎然而銘之耳。後讀陳子昂集,見其《冥寞君墳記》云:‘皇帝因登緱山,望少室,尋古靈迹,得王子晋之遺墟,在永水之層曲。欲開石室營壽宫,庀徒方興,得古藏焉。内有甓瓦長二丈二尺,闊八尺;中有古劒一,銅椀一,瓦器二;又有古五銖錢、朱漆片及棖。撥之應手灰滅,即具物備容,還定舊壙。哀其銘誌磨滅,姓位不顯,乃錫之名曰冥寞君云。’觀子昂文,則墳嘗發於武氏,揜而錫之以名,亦武氏也。夫以殘酷不仁之人,而能爲此,此固死者之幸,但稷曰‘杳冥’,此曰‘冥寞’,蓋杳冥、冥寞無二義也。(《金薤琳琅》)

 

久視中碑

元豐癸亥,通道于廣西于溪旁得古碑,乃唐久視中碑。(《輿地碑目》)

 

東鎮沂山碑

房晋撰,韓景陽八分書。長安四年五月。(《金石録》)

 

百門陂碑

長安四年,辛怡諫文,張元琮記,孫去煩行書。(《金石表》)

 

娑羅樹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十一年十月。(《金石録》)

娑羅樹碑,是北海筆,遒逸豐美,而不傷佻卞,當是合作書也。(《弇州山人稿》)

今重刻在淮安府。張弨曰:‘一歸可門,可門者,倚門也。’(《金石文字記》)

 

赤嶺碑

開元二十一年九月,金城公主請樹碑於赤嶺,定蕃漢界。樹碑之日,詔張守珪、李行禕與吐蕃使莽布友同往觀焉。(《蒨唐書·李暠傳》)

 

封禪壇殘碑

陸堅八分書。開元十四年。(《金石録》)

 

彭思義建父至德碑

行書,無姓名。開元十四年。(《金石録》)

 

重開梁公堰碑

趙居貞撰,王象正書。開元十五年二月。(《金石録》)

 

養病坊碑

邵閏之撰,韋季莊行書。開元十七年七月。(《金石録》)

 

長興縣興城碑

沙門邈文八分書,無姓名。開元二十三年十二月。(《金石録》)

 

八馬坊碑

郄昂撰,韋崇訓行書。開元二十五年。(《金石録》)

右唐八馬坊碑,郗昂撰。開元之治盛矣,監牧之制,其詳如此,録之可以見當時之制焉。(《金石録》)

 

定進巖碑

嚴浚撰,蔡有鄰八分書。開元二十六年十月。(《金石録》)

 

孝經雙石臺碑

楊諫撰,劉景廉八分書。開元二十七年十月。(《金石録》)

 

延安縣幽堂碑

王光遠撰,于經野正書。開元中立。(《金石録》)

 

放生池碑

襄陽太守山南東道採訪使李憕撰,字爲八分,不著名氏。憕以城下漢水爲放生池,立此銘,不著年月。(《集古録目》)

 

放生池石柱銘

不著書撰人名氏,天寶十載。李憕爲襄陽太守,父老李君秀等請以襄陽、臨溪兩縣江水近城者爲放生池,止人漁釣,立石柱於東西境上以旌表之,因以君秀等狀及州符刻於柱上。(《集古録目》)

放生池,唐世處處有之,王者仁澤,及於草木昆蟲,使一物必遂其生,而不爲私惠也。惟天地生萬物,所以資於人,然代天而治物者,常爲之節,使其足用而取之不過,故物得遂其生而不夭。三代之政,如斯而已。《易·大傳》曰‘庖犧氏之王也,能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作結繩而爲網罟,以佃以漁’,蓋言其始教民,取物資生,而爲萬世之利,此所以爲聖人也。浮圖氏之説,乃謂殺物者有罪,而放生者得福,苟如其言,則庖犧氏遂爲地下之罪人矣。(《集古録》)

 

尚書省門碑

玄宗天寶十二載,選人鄭懟等二十餘人,以楊國忠銓注無滯,設齋於勤政樓下,立碑於尚書省門。(《舊唐書》本紀)

 

大蓬山碑

在良山縣秀立觀。元祐中,何彦國詩云:‘誰向山陰漫刻鐫,雨淋日炙隸文全。依稀記得昇平事,天寶猶題十二年。’(《輿地碑目》)

 

蘇公甘井碑

在瀘州,乾元中立。(《輿地碑目》)

 

靈源山碑

上元二年刻,在北直隸保定府唐縣東北。(《古今碑刻記》)

 

楚王祭淮壇碑

在壽春縣北四十里,永泰元年立。(《輿地碑目》)

 

吕府君勅葬碑

喻伯僑八分書。大曆六年五月。(《金石録》)

 

令狐公開河碑

元載撰,徐浩行書并篆。大曆八年正月。(《金石録》)

中書侍郎平章事元載撰,尚書吏部侍郎徐浩行書并篆額。先是,河至酸棗瀕縣而東,歲失河道,尚書右僕射霍國公令狐彰開之。碑以大曆八年正月立。(《寶刻叢編》)

書家貴在得筆意,若拘于法者,正似唐經生所傳者爾,其於古人極地不復到也。觀前人於書,自有得於天然者,下手便見筆意,其於工夫不至,雖不害爲佳致,然不合於法者,亦終不可語書也。觀《蘭亭》、《樂毅論》,便知逸少於法度備矣。此皆已出後人摹勒以傳,不能盡得當時下筆意,至其合處,猶度絶前輩,備有書法可考,則知書到古人地位,自可以法度論也。昔蔡邕受法于神人,傳於崔瑗,瑗傳之文姬,文姬傳之鍾繇,繇傳之衛夫人,夫人傳之逸少。自此而下,各有師授。逮于張旭,其書分故蔡有鄰法,爲篆惟顔清臣、徐季海,守舊法而真行盡合于古之作者,至韋玩、崔邈授其法而絶矣。考其源流,正如禪家宗風相承,各有主也。後人積學不及古人,而授受又無傳嗣,宜其不知古人筆意,可勝歎耶。開河碑,元載文字,季海書也。書法該備而尤妙他石,知其法度所從來遠矣。(《廣川書跋》)

 

沈氏述祖德碑并碑陰記

碑下一半缺,不見書撰人名氏,大曆八年十二月立。(《復齋碑録》)

 

放生池碑

顔真卿撰并正書。大曆九年正月。(《金石録》)

昇州刺史浙西節度使顔真卿撰并書。肅宗乾元二年,使驍衛郎將史元琮詔天下:自山南至浙西七道,臨江置放生池八十一所。真卿爲《天下放生池銘》上之,碑以大曆九年正月立。(《集古録目》)

湖州有顔魯公放生碑,載其所上肅宗表云:‘一日三朝,大明天子之孝;問安視膳,不改家人之禮。’魯公知肅宗有愧于是也,故以此諫,孰謂公區區於放生哉?(《東坡集》)

顔太師以書自娱,平生意好,惟此不替。晚年嘗載石以行,礱而藏之,遇事以書,隨所在留其所鐫石,監視而刻之。自公之没,名德雖在人,然世豈盡知?惟書於石者,人得見之,故今獨以書名世。或謂公以書傳流俗間,至野人田老,皆得名之,甚至與書藝人并傳。(《廣川書跋》)

肅宗之放生,煦煦小仁,無足稱者。當時池多至八十餘所,而此碑獨以魯公詞翰而傳,則夫天下之可恃者,果在乎尊榮也哉?公之書,人皆知其爲可貴,至於正而不拘,莊而不險,從容法度之中,而有閑雅自得之趣,非知書者不能識之,要非言語所能喻也。(《遜志齋集》)

 

放生池碑陰記

右唐放生池碑陰記。唐自天寶以後,紀綱廢壞,職官之濫,不可勝載。此記具列當時僚屬名氏,凡團練副使别駕四人,同團練副使一人,長史三人,司馬三人,録事參軍三人,司功、司倉、司兵皆一人,司法、司户皆三人,司田、司士皆二人,參軍四人;烏程縣令一人,丞三人,主簿一人,尉四人;長城縣令一人,丞三人,主簿一人,尉五人;安吉縣令一人,攝令一人,丞二人,主簿尉六人;武康縣令二人,丞三人,主簿二人,尉四人;德清縣令一人,丞二人,主簿一人,尉三人。一郡而吏員猥多如此,然史不能盡記,故詳録之於此焉。(《金石録》)

 

乞御書放生池碑額表碑

表顔真卿書,批答唐肅宗御書。表以上元元年上,真卿時爲刑部尚書,碑以大曆九年立。(《集古録目》)

 

乞御書放生池碑額表碑陰記

顔真卿撰并書。初,肅宗既許書額,未及下而真卿貶,碑不果立。至大曆中爲湖州刺史,始追建于州之駱駝橋東。集批答御書字以爲額,又序其事于批答碑陰。以大曆九年立。(《集古録目》)

 

曹王皋出師碑

戴叔倫撰,在黄梅縣衆造寺中,不著書人名氏。貞元四年立。(《輿地碑目》)

 

銀臺亭門碑

JP2〗德宗貞元十二年四月,左右軍使奏:去年冬車駕幸諸營,欲於銀臺亭子門外立碑以紀聖迹。從之。(《舊唐書》本紀)〖JP

 

尉遲祠祈雨碑

此碑唐嘉祐祈雨於尉遲勤之祠,應而屬吏紀者。書法絶似蔡有鄰而少放。(《弇州山人稿》)

 

杜亭碑

在鍾離縣,元和中杜牧作。(《輿地碑目》)

 

元和碑

在永豐寶積院,蔣穎叔詩云:‘舊碑聊一讀,唯有記元和。’(《輿地碑目》)

 

李白青山詩碑

李白至姑孰,悦謝家青山,欲終焉。及卒,葬東麓。元和末,宣歙觀察使范傳正祭其冢,禁樵采。訪後裔,惟二孫女,嫁爲民妻,泣曰:‘先祖志在青山,頃葬東麓,非本意。’傳正爲改葬,立二碑焉。(唐書本傳)

 

涵碧亭碑

寶曆二年立,在東陽縣。(《輿地碑目》)

 

東武樓碑

崔耿撰,正書,無姓名。會昌二年立。(《諸道石刻録》)

 

東武樓碑陰詩

東武樓新城。崔耿作,會昌二年九月鐫。(《復齋碑録》)

 

玉壘關碑

大中十年,白敏中帥蜀日建。(《輿地碑目》)

 

儒宫碑

沈佐黄撰,杜英正書并篆。大中十三年十一月。(《金石録》)

 

萬敬儒孝行狀碑

大中十三年,知州盧潘立。(《輿地碑目》)

 

回車院碑

刺史蓋巨源撰,大中十三年立。(《輿地碑目》)

 

平羌江繩橋碑

在巖道縣。咸通十年,上官朴所撰,碑字亦隸體。今在江瀆廟。(《輿地碑目》)

 

豐州三官堂碑

中和元年,忠州刺史陳侊撰。(《輿地碑目》)

 

李彦琛修經閣碑

天復七年立,在成州鳳凰山。天復七年即天祐四年,是年二月,唐禪於梁。(《輿地碑目》)

補〖CX

 

鑿字溪古碑

久視中,王思齊鑱,在湖廣靖州通道縣境。(《古今碑刻記》)

 

石豅磨崖碑

唐天寶時刻,在南直隸寧國府涇縣西。(《古今碑刻記》)

 

李氏移先塋碑

李季卿撰,李陽冰篆書,大曆二年立。(《金石録》)

 

鮮于氏里門碑

韓雲卿撰,韓秀弼八分書,李陽冰篆額。大曆十二年五月。(《金石録》)

 

聪明山碑

洪經綸撰,張沔八分書。建中元年六月。(《金石録》)

 

景教流行中國碑

建中元年,僧景净撰,吕秀巖正書。(《金石文字記》)

 

修漢未央宫碑

裴素撰,朱玘行書,毛伯貞篆額。會昌二年十一月建。(《復齋碑録》)

LM〗補〖CX

 

重修梁公堰碑

汜水主簿趙居貞撰,縣令王象書。梁公堰者,隋開皇中,華陽梁睿所修,故以爲名。依山鑿堰,以導河水,通運路;中間改其舊制,别起渠口,當河衝,立石柱以釃水。既成,遽填塞不能通。開元十五年,勅將作大匠范安復其故迹,作此銘。碑以開元十五年二月立。(《集古録目》)

 

吕府君勅葬碑

右唐吕府君勅葬碑。吕府君者,名惠恭,僧大濟之父。代宗朝,元載、王縉用事,宗尚浮圖之法。大濟爲帝常修功德,使殿中監,故褒贈其父爲兖州刺史,官爲營辦葬事,爵賞之濫,一至于此。(《金石録》)

 

李氏移先塋碑

此李氏卜葬李曜卿兄弟三人,而弟季卿記,從子陽冰書。卜地人爲邵權,記云:偏得管郭之道。管謂公明,郭則景純也。書《玉筯經》,大中祥符間翻刻,故不及《縉雲碑》。(《石墨鐫華》)

LM〗無建立歲月者

 

臧氏紏宗碑

湖州刺史顔真卿撰,并書。臧氏東莞人,自唐初靈州都督以下,至京府參軍叔清,族系、名字、官閥悉載于碑,不知所刻年月。在三原。(《集古録目》)

 

圯橋碑

無書撰人名氏,城東南有小沂水,水上有橋,楚人謂橋曰圯,張良遇黄石公于下邳,即此。(《寶刻叢編》)

 

八卦壇碑

在宛邱縣北一里,即伏羲於蔡水得龜圖,因畫八卦之壇。舊有長史張齊賢之文,後刺史李邕除舊文,换新文刻之。(《寰宇記》)

 

還珠記碑

元稹文,在義烏縣,長慶中立。(《輿地碑目》)

 

烏牙山碑

白居易撰,在湖廣黄州府黄梅縣靈峰院。(《古今碑刻記》)

 

榮德山磨崖碑

唐刺史薛高撰,在四川嘉定州榮縣界。(《古今碑刻記》)

 

寶氣亭碑

刻李德裕《劍池賦》,在江西南昌府豐城縣西北。(《古今碑刻記》)

 

招屈亭碑

劉禹錫撰,在湖廣常德府城東南。(《古今碑刻記》)

 

孝源泉碑

孝子孫,既碑在山東青州府莒州北。(《古今碑刻記》)

 

靈應泉碑

唐静應真人碑,在四川瀘州南。(《古今碑刻記》)

 

寶峰院碑

唐權德輿書,在江西南昌府,靖安縣石門山。(《古今碑刻記》)

 

修經閣碑

章汶撰,在陕西鞏昌府成縣。(《古今碑刻記》)

 

刺史廳碑

李華撰,在南直隸常州府治。(《古今碑刻記》)

 

洗筆池斷碑

碑載褚遂良《湘潭偶題》詩,在湖廣長沙府湘鄉縣北。(《古今碑刻記》)

 

陸贄祖宅碑

贄祖齊望捨宅爲寺碑,刻在嘉興府治之南。(《古今碑刻記》)

有録無説者

 

千金陂碑

顔真卿書。(以下俱《金石略》。)

 

潁州殘碑

顔真卿書。

 

涇縣斷碑

顔真卿書。

 

趙公拜墓碑

裴潾書,西京。

 

唐碑俗云金字碑

韓滉書,西京。

 

符離濉水石橋碑

宿州房晋撰。

 

薛氏先宗文碑

絳州。

 

黄山亭碑又題名碑陰

杜牧之,太平州。(以上碑俱《金石略》)

 

王維畫壁碑

陳傑書。(《墨池編》)

 

費亭臨涣之碑

無書撰人名氏。(《墨池編》)

 

荷澤興化感應靈迹碑

邵宗厚書。(《墨池編》)

 

封龍山碑

李公緒記,無書人姓名。(《天下金石志》)

唐刻(碣表闕文)

 

五羖大夫碣

撰人姓名殘缺,鄭璉正書,開元二十三年六月。(《金石録》)

不著撰人名氏,唐人鄭璉書。據碑,因過五羖大夫墓,作此銘,以開元二十三年六月立。(《集古録目》)

按《寰宇記》,南陽縣西南七里有五羖大夫墓,墓有碣,即此碣也。南陽故申伯之國,楚文王滅申以爲縣,秦昭襄王使白起伐楚取郢,即其地。爲南陽郡,改縣曰宛邱。五羖大夫宛人,仕虞爲大夫,晋獻公滅虞,虜之,以媵于秦。後亡走宛,〖JP2〗楚人執之,繆公贖以羖羊之皮五,授之國政,故稱五羖碑云。大夫姓百里,名奚,諸侯受封,地方百里,因氏。(《寶刻叢編》)〖JP

 

孝子尹仁恕旌表闕文

不著書撰人名字,闕文凡十二字,曰‘大唐孝子四葉旌表尹仁恕闕’,其後有記:‘仁恕曾祖養伯,字嗣宗;祖怦,字守忠;父慕先,字冬筠。仁恕字南金,皆以孝仁被旌表。’仁恕闕以天寶五年立。(《集古録目》)

唐之致治之意深矣,嗚呼!不得而見矣。此碑尤可惜也。(《集古録》)

 

尹氏孝德記

吏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張柬之撰,不著書人名氏。尹怦字守忠,事親居喪,皆以孝稱。貞觀龍朔中,再有詔褒美,旌表門閭,碑以天寶五年立。(《集古録目》)

襄陽尹氏,世以孝聞天下。嗣宗生怦,怦生慕先,慕先生仁恕,一門四闕,而此記又張柬之作。忠臣孝子,萃此一碑,可尊也。(《集古後録》)

 

貞一先生廟碣

衛憑撰,薛希昌八分書。天寶六年七月。(《金石録》)

 

陳隱王祠碣

衛慿撰,八分書,無姓名。天寶九年五月。(《金石録》)

 

蘇源明正德表

周良弼八分書,天寶十四年立。(《金石録》)

 

吕公表

元結撰,顧戒奢八分書。上元元年建巳月。(《金石録》)

景祐三年,余謫夷陵,過荆南,謁吕公祠堂,見此碑立廡下。碑無趺石,埋地中,勢若將踣,惜其文翰,遂得斯本。而入於地處字多缺滅,今世傳《元子文編》亦有此文,以碑考之,集本首尾不完,中間時時小異,當以石本爲是。然石本亦自多亡缺,可不惜哉!(《集古録》)

《跋顧誡奢書吕肅公碑後》云:少陵《送顧八分文學》詩云:‘中郎石經後,八分蓋顦顇。顧侯運鑪錘,筆力破餘地。昔在開元中,韓蔡同贔屓。玄宗妙其書,是以數子至。’此詩蓋謂誡奢也,觀其遺蹟,乃知子美弗虚稱之。碑首倒薤,亦自奇古,不獨八分可賞云。(《東觀餘論》)

 

董孝子碣

崔殷撰,徐浩行書。大曆十二年二月。(《金石録》)

 

郭英義紀德碣

中書舍人姚子彦撰,不著書人名氏。英義字英義,太原晋陽人,嘗爲陕州刺史,碑以(闕)元年立。(《集古録目》)

 

唐立晋謝公碣

裴倩撰,僧道鋭書。大曆七年十月,龍興寺沙門皎然建。(《復齋碑録》)

 

立漢黄公碣

李翰撰,張從申行書,李陽冰篆額。建中元年三月。(《金石録》)

 

唐立樗里子墓碑

獨孤及撰,張誼行書。貞元三年立。(《金石録》)

 

孝子張常洧旌表碣

貞元五年旌表張常洧門閭,勅一道,并紀孝行。碑前許昌主簿高宇撰,旌表碣贊,句容主簿承瓌撰。皆同刻,不著書人名氏。常洧字巨川,句容人,居父喪,廬墓過期,有芝草生於墳上,故見旌表。(《集古録目》)

唐孝子張常洧旌表碣,文字磨滅,僅可見其髣髴。蓋孝悌之爲名人之所甚慕,而旌表非爲一世勸也,故特録之者,惜其將遂不見於後世也。其文辭筆墨亦自可佳,然不專取乎此也。(《集古録》)

 

邱公夫人虞氏石表

梁肅撰,黎燧正書。貞元十年十月。(《金石録》)

 

成紀王祭北嶽碣

李穆撰,令狐靖正書。元和五年。(《金石録》)

 

陽公舊隱碣

元和六年立。(《訪碑録》)

刑部郎中胡証撰,夏縣令黎煟書,縣尉李靈省篆額。証,其門人也。無所立年月,在夏縣。(《集古録目》)

唐世篆法,自李陽冰後寂然,未有顯於當時而能自名家者。靈省所書《陽公碣》,筆畫甚可佳,既不顯聞於時,亦不見於他處。以余家所藏之博,而見於録者惟此,雖未爲絶筆,亦可惜哉。嗚呼!士有負其能而不爲世所知者,可勝道哉!(《集古録》)

 

新修虞舜廟碣

嶺南東道節度推官謝楚撰,長慶元年立。(《輿地碑目》)

 

醉吟先生白公西北巖石碣

樂天自著墓碣也,白敏中書。會昌六年十一月立。(《復齋碑録》)

 

宣公律院碣

嚴厚本撰,柳公權正書。會昌元年。(《金石録》)

 

晋關内侯廣昌長暨讓碣

咸通中,湖州刺史孔彭立,在杭州。

 

金山寺石碣

光啟二年建,國子祭酒張峒題詩勒石。(《盤山志》)

 

孟浩然碣

唐處士孟君墓碑。按唐史,浩然襄陽人,卒于開元之末。樊澤爲節度使,乃刻碑鳳林山南,封寵其墓。余嘗親拜墓下,碑劖兩面,其一面極磨滅,首行有‘江南風景’四字,墨工謂之《江南風景碑》。多不模傳,余反復研味,乃同一碑爾。遂語諸人,其後得全碑者,自余始。此碑樊澤撰,不載書人姓名。《襄陽耆舊傳》謂亦樊澤書,其間可與言詩及詩語樂和詩字皆從旨從寺,此字於他書無所見,獨見於此,聊記之。(《集古後録》)〖HJ8p

 

陶孝婦墓碣

李繇作碣,陸羽爲文,在浙江處州府青田縣南。(《古今碑刻記》)

補〖CX

 

尹氏闕文

右尹氏闕文,在襄州,題云‘唐孝子尹仁恕闕,萬歲通天二年旌表’。萬歲通天,則天之年號也,可謂昬亂之世矣,然尹氏猶見旌表。孔子以爲忠信可行於蠻貊,信矣,孝悌見尊於昏亂也。(《集古録》)

 

貞一先生廟碣

JP2〗左威衛録事參軍衛憑撰,右監門衛兵曹參軍薛希昌八分。貞一先生者,道士司馬子微也,字承禎,法號道德,又自號白雲先生。明皇置陽臺宫於王屋山以處之,追謚貞一。其從子綱因所居立以爲廟。碑無所立年月,在王屋縣。(《集古録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