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二

石刻文字四十八(唐刻功德)

 

孫仁師百濟班師碑

馬大斌撰,正書,無姓名。麟德元年。(《金石録》)

前隋州光化縣尉馬大斌撰,無書人名氏。高宗平百濟,已而其國人復叛,右威衛將軍孫仁師爲熊津道行軍大總管,伐而平之。師還至都洲,刻石紀功,以麟德元年立。(《復齋碑録》)

 

裴行儉碎葉城紀功碑

儀鳳二年,裴行儉爲安撫大食使,諸部酋長悉來請命,將吏已下,立碑於碎葉城,以紀其功。(《舊唐書·裴行儉傳》)

 

成惠紀功碑

在循州,儀鳳中刻。(《輿地碑目》)

 

平南蠻碑

蕭普用撰序,蔡希周銘,韋悟徵正書。開元十八年八月。(《金石録》)

 

大度山紀功碑

永昌三年,曷蘇率貴川部與党項種三十萬降,后以右玉鈐衛將軍張玄遇爲安撫使,即其部置葉州,刻石大度山以紀功。(《舊唐書·吐蕃傳》)

 

哥舒翰紀功碑

在熙州。(《金石略》)

 

王公復陜城勲德碑

章廷龜書。王公名思禮,肅宗時立。(《碑帖考》)

 

澤潞李抱玉紀功碑

元載撰,史惟則八分書。廣德二年立。(《金石録》)

碑陰王惠安撰,男自正正書。仝上。

 

李寳臣記功載政頌碑

永泰二年七月,王佑撰,王士則行書并篆額。今在真定府察院内。(《金石文字記》)

 

平蠻頌碑

韓雲卿撰,韓秀實分書,李陽冰篆額。大曆十二年立。(《諸道石刻録》)

按西原蠻在唐爲邊患久矣,自肅宗至德以後百餘年間,諸蠻更相雄長,乍服乍叛,攻桂、管十八州,所至焚廬舍,掠士女,元道州所謂‘城池井邑,但生荒草。登高極望,不見人烟’,蓋實録也。今此碑所序大曆十一年,賊帥潘長安僞稱南安王,誘脅夷蠻,連跨州邑,南距雕題、交阯,西控昆明、夜郎,北洎黔巫、衡湘,毒如彼其廣。天子命隴西縣男昌夔持節招討,擒獲元惡并其將帥八十四人,生獻闕下,其俘虜二十餘萬,并給耕牛糧種,令還舊居,勛烈如此之著,其《列傳》俱闕而不書。歐、趙集古金石之文,又偶不得此碑入録,鄉非事著於碑,而碑録於余,其遂無聞矣。(《集古後録》)

 

張茂昭功德碑

王璿撰并行書,建中三年。(《金石録》)

 

韋皋紀功德碑(見前御制類。)

 

李元亮懋功昭德頌碑

張濛撰,韓秀弼八分書,李彝篆額。貞元五年十月。(《金石録》)

今在華州治大門内。《舊唐書》:李元諒本名駱元光,嘗在潼關領軍,積十數年,軍士皆畏服。德宗居奉天,賊泚遣僞將何望之輕騎襲華州,刺史董晋棄城走,望之遂據城,將聚兵以絶東道。元諒自潼關將所部,乘其未設備,徑攻望之,遂拔華州,望之走歸。元諒乃修城隍、器械,召募不數日,得兵萬餘人,軍益振,以功加御史中丞。賊泚數遣兵來寇,輒擊却之,遷華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潼關防禦、鎮國軍節度使,與副元帥李晟進收京邑,力戰,壞苑垣而入,遂復京師。賜姓李,改名元諒,終隴西節度使。(《金石文字記》)

李元諒者,駱元光賜姓名也。以朱泚之亂能鎮定華州,將徙治隴右故,華州人感之,行軍司馬董叔經請於天子,立碑述頌也。張濛撰,韓秀弼分書。秀弼手筆固是君家尚書公嫡派,而碑頌駱公詞無虚溢,并可重也。駱公封武康郡王,謚莊威,舊史不載,見《新唐書》,此所謂事增於前者乎?(《石墨鐫華》)

 

韋南康紀功碑

元和五年,刺史張九宗立。碑陰載南康謝賜表,字畫大半磨滅。(《輿地碑目》)

 

高崇文鹿頭山紀功碑

元和中,高崇文爲東川節度使,成都北有鹿頭山,扼兩川之要,劉闢築城以守之,又連八栅以拒王師。崇文遣高霞寓、酈定進倍道追之,闢自投岷江,擒於湧湍之中。西蜀平,詔刻石紀功於鹿頭山下。(《舊唐書·高崇文傳》)

 

湖州紀功碑

在甲仗庫。元和中,紀刺史辛泌平李錡也。(《輿地碑目》)

 

平淮西碑

段文昌撰,陸邳八分書。元和十四年十月。(《金石録》)

唐平淮西碑,翰林學士段文昌撰。安定李元直官朔方,得於定武,余感而歎曰:‘明娵子,奢莫之媒也,嫫母力父,是之喜也!’昔昌黎受詔,爲文開鑿渾元,索功玄宰,蓋精金百汰,愈鍊愈堅,其植根深,其藏本固,發越於外,其華燁然不可掩已。自漢以後,無此作也。帝子不慧,過量其夫,且矯姹之,苟以大功尸於私室,夸耀寵靈,要求命數,惟意私之,則破其碑以仆於道。時君世宰暗愚自將,則受以改命文昌,庸伍安知爲文?氣質衰陋,無復經緯,雖組織求麗,而綱領失据,正如江左俗學以麗偶自矜,借使一時女子無知,朝廷之間,君臣論議,又出一女子下耶?借使在朝無人,庸鄙暗劣,文昌其可承詔爲此哉?昔李商隱讀愈《平淮西碑》,謂如元氣正賴陶化庶類,而當時不容。况一日得行其道,吾知其不得存矣。或謂不敘愬功,考其言,用夜半至蔡,破其門取元濟以獻,盡得其屬,士卒豈嘗冺没無傳?顧愈以裴度决勝廟算,請身任之,帝黜群議,决用不疑,此其所取遠矣。劉禹錫知名於時,嘗忌愈出其右,貞元、長慶間,禹錫隨後以進,故爲説每務詆訾,且謂文昌此碑自成一家,其自快私意如此。又謂柳宗元言愈作此碑,如時習小生作帽子頭以紃綴其文,且不若仰父俛子,以此爲上下之分。宗元嘗推愈過揚雄,不宜有此語,皆禹錫妄也。(《廣川書跋》)

 

平盧節度薛平紀績碑

栢元封撰,八分書。長慶三年三月。(《金石録》)

 

邠國公梁守謙功德碑

楊承和撰并書,陸邳篆額。長慶二年。(《京兆金石録》)

右唐邠國公功德銘,右神策軍護軍中尉楊承和撰并書。邠國公者,内侍梁守謙也。考之唐史,宦者守謙無傳,惟憲宗十五年書帝暴崩於太極殿,中尉梁守謙、王守澄等共立太子,殺吐突承瓘及灃王惲。而韓文公《平淮西碑》亦載守謙在帝左右,嘗命之往撫蔡師。夫守謙以一宦者而爵至上公,此可見憲宗之信任小人,宜其晚節不終,卒死宦者之手。然則予之録此,蓋將爲天下後世之戒,而非徒取其文字也。(《金薤琳琅》)

此宦者梁守謙造經於興唐寺,而護軍中尉楊承和爲銘之、書之者也。書全法歐陽《蘭臺》,方整老勁,所不及者,結構小疎耳。但頌宦者功德,乃謂淮蔡之功,十居其七,將令裴、李諸公何處生活?(《石墨鐫華》)

 

仇士良紀功碑

武宗初,車駕幸昆明池,賜仇士良紀功碑,詔右僕射李程爲其文。(《舊唐書》本紀)

 

張仲武盧龍紀功碑

張仲武爲幽州大都督,始,回鶻常有酋長監奚、契丹,以督歲貢,因詗刺中國。張仲武使禆將石公緒等厚結二部,執諜者八百餘人,殺之,名王貴種,相繼降捕幾千人。仲武表請立石以紀聖功,帝詔李德裕爲銘,揭碑盧龍以告後世。(《舊唐書》本傳)

 

韋丹功德碑

宣宗讀《元和實録》,見韋丹政事卓然,他日與宰相語元和時治民孰第一,周墀對:‘臣嘗守江西,韋丹有大功,德被八州,殁四十年,老幼思之不忘。’乃詔觀察使紇干泉上丹功狀,命刻功於碑。(唐書本傳)

 

滅黄巢紀功碑

景福二年立。(《天下金石志》)

 

朱全忠迎鑾紀功碑

天祐二年七月,賜朱全忠《迎鑾紀功碑文》,立於都内。(《舊唐書》本紀)

唐碑(德政)

 

廮陶縣令李明府清德頌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永徽元年。(《金石録》)

 

宗城令薛寳德政碑

永徽二年,北京。(《金石略》)

 

穀州刺史裴君清德頌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永徽五年。(《金石録》)

裴君名律師,碑篆書,題額云‘大唐穀州刺史裴公德政碑’。按《隋書》,義寧二年以新安縣置新安郡,唐武德元年曰穀州,貞觀元年徙穀州治澠池,六年徙治福昌,顯慶二年州廢,以福昌、永寧、長水屬洛州。(《復齋碑録》)

 

黔南節度使趙國珍德政碑

上元二年。(《輿地碑目》)

 

蒲州刺史李公德政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乾封元年九月。(《金石録》)

 

相州刺史許圉德政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乾封二年。(《金石録》)

 

於潛縣令丁明府德政頌碑

殷亮撰并書。公名君表,字元章,麟德二年三月立。(《諸道石刻録》)

 

齊州刺史薛寳積清德頌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總章二年八月。(《金石録》)

 

歷城令劉文恪清德頌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總章二年。(《金石録》)

 

臨汾縣令于府君德政碑

謝祐撰,柳洋正書。咸亨四年十月。(《金石録》)

 

任城令元府君清德頌碑

八分書,無書撰人姓名。調露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獨孤府君德政碑

硤石尉孟(缺)休撰,桃林主簿盧元珪書。碑今缺,府君名不可見,其字曰思,思下又缺一字。河南洛陽人,給事中元愷之子,爲陜州桃林令,入爲水部員外郎,桃林人立此碑以頌德。據唐書表,元愷二子,曰思莊、思行,而亦不著名,此不知其爲誰也。碑以調露二年立。(《集古録目》)

 

元府君德政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府君名思哲,字知仁,河南洛陽人。以絳郡夏縣令卒於官,縣人右監門校尉陰神義等爲立碑以頌德,以調露二年立,在夏縣。(《集古録目》)

 

恒州刺史陶雲德政碑

張義咸撰,行書,無姓名。永淳三年。(《金石録》)

申州録事張義感撰。雲字大舉,河南伊闕人也,高宗時爲恒州刺史,碑以永淳三年立。予爲河北轉運使,至真定府,見碑仆在府門外,半埋地中,命工掘出,立於廡下。字爲行書,筆跡遒麗,而不著書者姓名,惜哉。(《集古録》)

 

洛州刺史賈公清德頌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高宗時立,年月殘缺。(《金石録》)

右唐洛州刺史賈公清德頌。按唐史循吏傳,賈敦頤、敦實相繼爲洛州刺史,有惠愛,郡人皆爲刻石,號《棠棣碑》。今敦實之碑亡矣,此碑載初除洛州,制書有云‘三川之境,是稱都會;六條之寄,尤屬時英。蒲州刺史賈敦頤體業强正,識用優敏’,蓋其名乃敦頤也。又《武后實録》敦實傳中亦作敦頤,以此知唐史傳寫之誤。又按《法書要録》,此碑王知敬書,以知敬所書他石刻較之,字畫不類,未知果知敬書否也。(《金石録》)

 

武强縣令梁君德政碑

撰人名缺,劉玄明正書。垂拱元年四月。(《金石録》)

 

介休令張君清德碑

李愿撰,李敬八分書。永昌元年九月。(《金石録》)

 

醴泉縣令張仁藴德政碑

齊處仲撰,顔真卿正書。長壽三年四月。(《金石録》)

右唐醴泉縣令張仁藴德政碑,長壽三年立,醴泉尉顔真卿書。按魯公雖嘗爲此官,然在開元間;而魯公以貞元元年爲李希烈所害,年七十六,上距長壽三年,實九十餘歲,是時猶未生也。又筆法與魯公他書不類,以此疑有姓名同者。然碑武后時立,而不用當時所製字,或云碑雖建於長壽中,至魯公爲尉,重書而刻之,未可知也。據新史紀傳,魯公以貞元元年被害,年七十六。而舊史、《德宗實録》皆云殁于興元元年,年七十七,疑《新史》誤。(《金石録》)

 

渭南令李君清德碑

馬吉甫撰,正書,無姓名。聖曆元年十月。(《金石録》)

直崇文館馬吉甫撰,不著書人名氏。李君名思古,渤海蓨人,爲鴻州渭南令,入拜右司員外郎。縣人爲立清德碑,以聖曆元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鴻州渭南縣令李君清德碑,馬吉甫撰。按唐書,則天天授二年,析雍州之渭南、慶山置鴻門縣,遂以慶山、鴻門、渭南、高陵、櫟陽置鴻州,大足二年廢。(《集古録》)

 

栢仁令鄭君紀德碑

李義仲撰,正書,無姓名。聖曆二年十一月。(《金石録》)

 

福昌縣令張君清德頌碑

薛稷撰并正書,大足元年九月。(《金石録》)

前鳳閣舍人薛稷撰,不著書人名字。考其字畫,疑亦稷所書也。張君,漢相蒼之二十九世孫,武后時自福昌令徙爲洛陽令,而福昌人爲之立此碑。張君名及,立石年月皆剥缺不可辨。(《集古録目》)

 

韋景駿頌德碑

神龍中,韋景駿爲肥鄉令,時河北饑,景駿躬撫合境,村閭必通,贍恤貧弱,獨免流離。及去任,人吏立碑頌德。(《舊唐書》本傳)

 

葉縣令宋君遺愛頌碑

吴師道撰,正書,無姓名。神龍三年五月。(《金石録》)

 

句容令岑公德政碑

張景毓撰,釋翹徵正書。景龍二年二月。(《金石録》)

右岑君德政碑,乃唐雍州録事參軍張景毓字燭微撰。按碑,岑君,名禎,字德茂,南陽人也。祖文本,父景倩,解褐爲參軍,又爲蒲州司户參軍,又調補衢州司倉參軍,乃擢授潤州句容縣令。是碑因其去而立也,碑今在縣治二門外。今年秋,予以試事赴句容,既失意,日夕游衍崇明寺,託居民搨數碑以還。柳汧江君指示此及寺中仆地石幢,云是李北海所書,又檢《書史會要》以示,句容隱士若江君者,可謂難得矣。是日,出少時與祝京兆往復詩藁及宋刻《句容縣志》,自言遠祖江賓王與朱文公同年,家有當時試録在鄉中,不及取。後予廹試事歸,昨始寄至,因得摩挲墨本,恍憶往事,故記之云。嘉靖戊午十月廿一日記。(《苑潤軒碑跋》)

 

新興縣令光燕客清德碑

閻朝隱撰,王麟行書。景龍二年戊申九月建。(《復齋碑録》)

 

揚州長史姚崇紀德碑

中宗時姚崇爲揚州長史,政條簡肅,人爲紀德於碑。(《舊唐書》本傳)

 

永昌令韋抗遺惠碑

景雲初,韋抗爲永昌令,不務威刑,政令肅一,都輦繁劇,寬猛得中,遷右臺御史中丞。吏人立碑通衢,紀其遺惠。(《舊唐書》本傳)

 

洛州長史盧公善政頌碑

撰人姓名殘缺,蘇説八分書。景雲二年。(《金石録》)

 

裴觀德政碑

賈昇撰,僧湛然分書。開元八年立,在峴山。(《復齋碑録》)

 

兖州刺史韋府君遺愛頌碑

狄光嗣撰,張庭珪正書。開元九年十一月。(《金石録》)

 

刺史靳恒遺愛頌碑并碑陰

張九齡撰,高慈正書。開元十一年立。碑陰述群官陪靳使君登峴山紀文。(《復齋碑録》)

 

真定令柳君紀德碑

裴抗撰并八分書,開元十二年。(《金石録》)

 

下博令許君德政頌碑

王懷惠撰,馮靈仙正書。開元十六年正月。(《金石録》)

 

武臨令慕容公德政碑

正書,書撰人姓名殘缺。開元十六年四月。(《金石録》)

 

堂陽令元府君德政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開元十七年正月。(《金石録》)

 

膠水令徐公德政碑

封利建撰序,杜暐銘正書,姓名殘缺。開元十九年正月。(《金石録》)

 

京兆尹張公德政碑

孟匡朝撰,史惟則八分書。開元二十一年。(《金石録》)

 

華州刺史楊公遺愛頌碑

王暐撰,史惟則八分書。開元二十三年。(《金石録》)

碑陰,史惟則八分書。(仝上。)

 

元氏令龐公清德頌碑

邵混之撰,蔡有鄰八分書。開元二十四年八月。(《金石録》)

 

蒲州刺史裴寬德政碑

趙良器撰,韓擇木分書。開元二十四年。(《訪碑録》)

 

館陶令徐公遺愛碑

張孚撰,宋瑗八分書。開元二十四年十月。(《金石録》)

 

館陶令徐瑴德政碑

朱瑶分書。北京。(《金石略》)

 

真定令杜府君遺愛頌碑

李琚撰并八分書。開元二十五年。(《金石録》)

 

濟源令李造遺愛碑

梁涉撰,徐浩正書。開元二十六年十一月。(《金石録》)

中書舍人梁陟撰,監察御史集賢院修撰徐浩書。李公名造,唐之宗室,自濟源令入爲起居舍人,此頌濟源令碑以開元二十六年十一月立。(《集古録目》)

 

重脩李造遺愛碑記

高從規撰,高從彦正書。貞元二十一年立附。(《金石録》)

 

李適之清德頌碑

蕭誠行書,開元二十七年三月。(《金石録》)

 

前刺史李適之德政頌

蕭誠書。唐州。(《金石略》)

 

李適之碑陰記

張嘉貞撰,行書,無姓名。一作吕岩説撰(缺),璀正書。開元二十七年三月附。

 

薛僅善政頌

徐季錫文,崔黄中行書。開元二十七年。(《金石録》)

 

李涓德政碑

河中猗氏縣丞盧炅撰,吏部常選張休(缺)書,絳州夏縣令李涓之德政碑也。涓字涓,(缺縣名)人,碑以開元二十七年立,在夏縣。(《集古録目》)

 

易州刺史田仁琬德政碑

徐安貞撰,蘇靈芝行書。開元二十八年十月。(《金石録》)

中書侍郎,集賢院學士徐安貞撰,蘇靈芝書。琬字,正勤,自易州刺史遷爲安西都護。此易州人所立德政碑也,以開元二十八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此蘇靈芝書。靈芝武功人,生開元、天寳間,書與胡霈然齊名。霈然書,評者謂其格力不揚,今霈然書不可見,見此碑可以得其概矣。大都源出《聖教》,而肥媚爲多,尚不及王縉書《王清源公碑》。而《宣和譜》擬之季海、伯施,季海不足論,但恐伯施於地下笑人。(《石墨鐫華》)

 

太谷令安庭堅美政頌碑

撰人姓名殘缺,房璘妻高氏書。開元二十九年三月。(《金石録》)

開元二十九年安公美政頌,房璘妻高氏書。安公者名庭堅,其事蹟匪奇,而文辭亦匪佳作,惟其筆畫遒麗,不類婦人所書。余所集録亦已博矣,而婦人之筆著於金石者,高氏一人而已。然余嘗與蔡君謨論書,以謂書之盛莫盛於唐,書之廢莫甚於今。余之所録如于頔、高駢,下至陳遊瓌輩等書皆有,唐之武夫悍將,暨楷書手輩,字皆可愛。今文儒之盛,其書法屈指可數者,無三四人,非皆不能,蓋忽不爲爾。唐人書見於今而名不知於當時者,如張師邱、繆師愈之類,蓋又不可勝數也,非余録之,則將遂冺然於後世矣。余於集古,不爲無益也夫!(《集古録》)

 

扶溝令馬光淑德政頌碑

崔顥撰,八分書,姓名殘缺。開元二十九年八月。(《金石録》)

 

掖縣令趙公德政頌碑

行書,無書撰人姓名。開元二十九年八月。(《金石録》)

 

長安令韋堅德政碑

梁涉撰,吕向行書。天寳元年。(《京兆金石録》)

 

襄陽令厙狄履温德政碑

周擇從撰,蕭頌行書。天寳三年正月。(《金石録》)

襄陽令河南厙狄君遺愛頌,天寳中周擇從撰,蕭誠書。石已中斷,僅存其半。云名履温,峙之後。按《北史·厙狄峙傳》,其先遼東人,段匹磾之苗裔,以避難變姓厙狄。(《集古後録》)

 

西河太守杜公遺愛碑

書撰人姓名殘闕,天寳五年。(《金石録》)

 

濟源令唐公遺愛碑

平列撰,徐浩行書。天寳七年二月。(《金石録》)

 

尉氏令李良清德碑

天寳五載,在東京。(《金石略》)

在尉氏縣衙公門外,天寳五載立。(《寶刻叢編》)

 

魏郡太守苗晋卿德政碑

王維撰,天寳七載立。(《訪碑録》)

 

濟源令房琯遺愛頌碑

監察御史平冽撰,河陽縣令徐浩書。房公名琯,清河人,嘗爲濟源令,冽作頌時,琯爲給事中。碑以天寳七年二月立。(《集古録目》)

 

任邱令王公清德碑

傅衡之文,崔倚正書。天寳八年九月。(《金石録》)

 

西河太守劉寧德政碑

孫宰撰,鄔彤行書。天寳九年。(《金石録》)

 

淮陰太守趙悦遺愛碑

張楚金撰,行書,無姓名。天寳十四年。(《金石録》)

 

壽張令劉公仁政碑

無撰人姓名,周良弼八分書。天寳十五年。(《金石録》)

 

襄陽令盧君德政碑

閻寬文,史惟則八分書。天寳中立。(《金石録》)

太子正字閻寬撰,伊闕縣尉、集賢院待制史惟則八分書。盧僎字子誠,范陽人,爲襄陽令,此蓋去思碑也。碑字多殘缺,不見所立年月。(《集古録目》)

 

襄陽牧獨孤册遺愛頌碑

李邕撰,蕭誠行書。天寳中立。

唐江夏太守李邕撰,蘭陵蕭誠書。府君名册,字伯謀,河南人。嘗爲襄州刺史,此碑襄人所立也。石爲四面,其兩面剥缺不可讀,不知所立年月。(《集古録目》)

誠書世多有,而此尤佳,碑在峴山亭下。余自夷陵徙乾德令,嘗登峴山,讀此碑。碑爲四面,而一面字完,今人家所傳祇有一面,〖JP2〗而余所得有二面,故其一面頗有訛缺也。府君諱册,字伯謀,河南人也。其文不完,故不見其終始。(《集古録》)〖JP

 

靈寳縣令裴遂遺愛頌碑

賈庭瑶序,王諲銘,史惟則八分書。天寳中立。(《諸道石刻録》)

 

劍南節度崔圓遺愛碑

天寳末,玄宗幸蜀,劍南節度崔圓增修城池,建置館宇,儲備什器,及乘輿至,殿宇牙帳咸如宿設,玄宗甚嗟賞之。肅宗即位,玄宗命圓與房琯、韋見素并赴肅宗行在所,玄宗親製《遺愛碑》於蜀以寵之。(《舊唐書》本傳)

 

烏程令韋君德政碑

沈務本撰,沈仲昌正書。至德二年二月。(《金石録》)

 

任城尉韋公惠愛碑

苗藏緒撰,正書,無姓名。乾元二年五月。(《金石録》)

 

鳳翔李梁公遺愛碑

房琯撰,韓擇木八分書。廣德元年五月。碑在鳳翔府,今在長安。(《金石録》)

 

渭南令路公遺愛表

蘇源明撰,行書,上元二年。(《金石録》)

考功郎中知制誥蘇源明撰,不著書人名氏。嗣恭字嗣恭,平陽人,初名劍客,開元中歷數縣令,皆有能名。明皇以爲可嗣漢魯恭,故賜此名。復歷渭南令,官至朔方留後。上元二年,渭南爲立此碑,在渭南。(《集古録目》)

 

餘杭令陳允昇德政碑

李紓撰,上元二年立,在本縣内。(《訪碑録》)

 

淮南節度使崔圓頌德碑

李華撰,張從申正書。大曆二年正月。(《金石録》)

 

絳州刺史李公德政碑

崔巨撰,劉鈞八分書。大曆二年二月。(《金石録》)

 

邠寧馬璘德政碑

韓雲卿撰,張少悌行書。大曆三年四月。(《金石録》)

 

龔邱令庾公德政碑

李陽冰撰并篆書。大曆五年九月。(《金石録》)

 

欒城令劉沔遺愛碑

在本縣,鄭汲撰,趙舍書。大曆五年。(《訪碑録》)

 

高陵令李峴遺愛頌

蘇端撰,張潭行書。大曆六年七月。(《金石録》)

右唐李峴遺愛頌。峴嘗任高陵縣令,後爲宰相以殁,殁後縣令蘇端刻此頌焉。碑云曾祖恪,封吴王;祖琨,嗣吴王;父禕,信安郡王。《元和姓纂》所載亦同,而唐書列傳以爲恪之孫,誤矣。(《金石録》)

 

明州刺史裴儆紀德碑

越州刺史、浙江東道節度副使王密撰,集賢院學士李陽冰篆。裴公名儆,代宗時爲明州刺史,歲滿罷去,州人爲之立碑,不著刻石年月。(《集古録目》)

王密撰,李陽冰篆并古文額。大曆八年立。(《復齋碑録》)

裴公儆爲明州刺史,密代之爲作此文。其文云:皇唐御神器一百四十二年,天下大康,海隅小寇結亂甌越,因言明州當出兵之衝,民物殘弊,儆撫綏有惠愛,而人思之爾。按唐自戊寅武德元年受命,至己亥乾元二年,乃一百四十二年。是時肅宗新起靈武,上皇自蜀初還,史思明僭號於河北,是歲洛陽汝、鄭等州皆陷於賊,不得云天下大康,而海隅小寇也。考於史傳,又不見其事,惟台州賊袁晁攻陷浙東諸郡,乃寳應元年,當云一百四十五年。又據密代儆爲明州刺史,至大曆十四年移湖州,則儆、密相繼爲刺史,宜在代宗時。然密當時人,推次唐年,不應有失。余友王回深父曰:唐自武德至大曆八年,實一百五十六年,中間除則天稱周十四年,則正得一百四十二年。是時天下初定,文人著辭以爲大康,理亦可通。是歲廣州哥舒晃作亂,海隅小寇,豈謂此歟?余以謂哥舒晃之亂,唐命江西路嗣恭討平之,不當自明州出兵。深父曰:然兵家出奇,明州海道去廣不遠,亦或然也。故并著之。(《集古録》)

 

汝州刺史李深遺愛碑

撰人名缺,韓秀弼八分書。大曆十二年三月。(《金石録》)

 

壽州刺史張鎰去思頌

趙旦撰,王湍八分書。大曆十四年十二月。(《金石録》)

 

宣歙觀察使薛邕去思碑

崔巨撰,裴華分書并篆額。大曆十四年八月建。(《復齋碑録》)

〓《金石略》作裴章分書,《墨池編》作裴律。

 

元結德政碑

大曆中立,在容州。(《諸道石刻録》)

 

明州刺史王公德政碑

李舟撰,顔真卿書,李陽冰篆。建中元年十月。(《金石録》)

浙東觀察判官李舟撰,太子少師顔真卿書,國子監丞李陽冰篆額。王公名密,德宗初自明州移爲湖州刺史,州人潘瀾、阮津等請立遺愛碑,以建中二年十月立,并勅書同刻。勑,徐浩所書也。(《集古録目》)

太師於書,天得也,嘗學折釵股,謂得古人書法隱處。余見此碑,特盡之矣,故爲世絶藝。觀太師名德偉然,爲天下第一,忠義之發,本於天性,今人不得盡知,惟書法入石,流傳於後。故世無賢不肖,皆得知之,蓋以公爲善書人也。今書藝所學,皆深墨重筆,如指畫木印狀,皆謂能學公之書矣。昔夫子能拓關而不以力聞,蓋以慎其所習也。公於書自喜,常患後世不傳,則其陷流俗中,亦自取其累也。(《廣川書跋》)

 

夏縣令韋公遺愛頌

鄭士林撰,胡証八分書。貞元二年八月。(《金石録》)

韋澳遺愛頌,監察御史鄭士林撰,前進士胡証八分書。澳字又玄,京兆杜陵人,嘗爲夏縣令。此碑夏縣人所立,以貞元二年八月刻,在夏縣。(《集古録目》)

 

澤潞李抱真德政碑

董晋撰,班宏書。貞元九年。(《金石録》)

 

澄城令鄭君德政碑

陳京撰,鄭雲逵行書。貞元十四年正月。(《金石録》)

今在本縣,文多剥泐,但云公字叔敖,鄭州滎陽人,而不得其名。(《金石文字記》)

 

同州刺史崔淙遺愛碑

楊憑撰,韋縱正書。貞元十七年。(《金石録》)

 

盧州刺史羅公德政碑

楊憑撰,徐璠正書并篆。貞元十八年十月。(《金石録》)

 

東陽令戴叔倫去思頌

陸長源撰,李秋實八分書。興元二年五月,建在本縣學。(《復齋碑録》、《金石略》云蕭誠書。)

 

虞城令李公去思頌

李白撰,王遹篆書。元和四年六月。(《金石録》)

唐世以書自名者多,而小篆之學不數家。自陽冰獨擅,後無繼者,其前惟有《碧落碑》,而不見名氏。遹開元、天寳時人,在陽冰前而相去不遠,亦工八分,然當時不甚知名。雖字畫不爲工,而一時未有及者,所書篆字惟有此爾,世亦罕傳。余以集録,求之勤且博,僅得此爾。今世以小篆名家如邵不疑、楊南仲、章友直,問之皆云未嘗見也。(《集古録》)

右唐虞城令李公去思碑,李白撰,王遹書,碑側題云元和四年六月重篆。蓋遹不與白同時,此碑後來追建爾。歐陽公《集古録》云遹在陽冰前者,誤也。(《金石録》)

 

魏博節度田緒遺愛碑

裴垍撰,張弘靖正書。元和六年四月。(《金石録》)

右唐魏博田緒遺愛碑,裴垍撰,張弘靖書。政和中,與柳公權所書何進滔德政碑俱爲大名尹所毁。(《金石録》)

 

襄州樊成公遺愛碑

李絳撰,鄭餘慶正書。元和八年十二月。(《金石録》)

中書舍人平章事李絳撰,太子少保鄭餘慶書,襄州刺史、山南東道節度使袁滋篆額。滋以憲宗時鎮山南,言故貞元中節度使樊澤在州有善政,請立遺愛碑,絳奉勅撰。澤字安時,南陽人,後終於荆南節度,謚曰‘成’。碑以元和八年十二月立。(《集古録目》)

碑云相國賈公時鎮漢南,以公爲行軍司馬,〖JP2〗明年召賈公,公代其鎮。賈公者,賈耽也。初,耽以德宗在梁,使澤奏事,俄有急詔,以澤代耽。大將張獻甫曰:‘天子播越,行軍以公命問行在,乃反利公土地,可謂事人不忠矣。軍中不平,請爲公殺之。’耽曰:‘是何謂也?朝廷有命,即爲帥矣。’碑稱詔書始下,而人情悦,毁譽之不可以爲信如此。(《集古後録》)

JP

 

宗城令衛知全德政碑

在本縣,長慶二年立。(《訪碑録》)

 

激州刺史高公德政碑

王起撰,裴潾書。長慶中立。(《金石録》)

右溵州刺史高公德政碑,王起撰。按唐書地里志,元和十二年以郾城、上蔡、西平、遂平四縣置溵州,長慶元年州廢。今碑後題長慶,而其下殘缺,當爲元年,蓋是年州遂廢矣。高公者名承簡,崇文之子,爲裴度牙將,後至汾州節度,唐史有傳。(仝上。)

 

楊元卿德政碑

穆宗時,楊元卿爲涇原渭節度觀察等使,奏置屯田五千頃,每屯築牆高數仭,鍵閉牢密,卒然寇至,盡可保守。六年,涇人論奏,爲立德政碑。(《舊唐書》本傳)

 

義成李德裕德政碑

賈餗撰,歸融八分書。大和六年八月。(《金石録》)

 

義成軍節度李聽德政碑

宋申錫奉勅撰,待詔侯丕奉勅正書。大和三年八月建。(《復齋碑録》)

 

殷侑德政碑

太和四年,殷侑爲滄齊觀察使,勸課多方,民吏胥悦,上表請立德政碑。(《舊唐書》本傳)

 

魏博節度何進滔德政碑

柳公權撰并正書。開成五年五月。(《金石録》)

何進滔德政碑,唐翰林學士承旨兼侍書柳公權撰并書。進滔唐書有傳。開成五年立,其高數丈,制度甚閎偉,在今河北都轉運使公廨園中。(《集古録》)

右唐何進滔德政碑。進滔事迹固無足取,而柳公權書法爲世模楷,此碑尤爲雄偉。政和中,大名尹建言磨去舊文,别刊新製,好古者爲之歎惜也。(《金石録》)

翰林學士承旨兼侍書工部侍郎柳公權撰并書,翰林待詔梁王府司馬唐玄度篆額。進滔,文宗時爲魏博節度使,文宗詔公權爲撰德政碑,以開成五年正月立。有碑樓尚存。(《集古録目》)

 

徐商德政碑

李隲撰,李曉隸書并篆額。咸通六年十二月建。(《復齋碑録》)

東海徐公德政頌,李隲撰。咸通六年,在峴山。(《輿地碑目》)

 

王重榮德政碑

中和四年,歸仁澤撰,唐彦謙書。(《碑帖考》)

王重榮德政碑,歸仁澤撰,唐彦謙書。重榮當唐之末,再逐其帥,遂據河中。雖破黄巢,平朱玫之叛,有功於一時,而阻兵召亂,爲唐患者多矣。碑文辭非工,而事實無可采,所以録者,俾世知求名莫如自修,善譽不能掩惡也。考重榮之碑,豈不欲垂美名於千載,而其惡終暴於後世者,毁譽善惡不可誣故也。彦謙以詩知名,而詩鄙俚,字不甚工,皆非予所取也。(《集古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