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一

石刻文字四十七(唐刻豐碑)

 

贈太尉王智興碑

裴度撰,柳公權正書并篆額。開成元年十一月。(《金石録》)

右唐王智興碑,裴晋公撰。智興出於卒伍,無他才能,其爲將帥,雖有破李師道、李〖HTDBSNFDEFHTSS〗、李同捷之功,然在徐州跋扈難制,逐崔群、侯弘度,剽奪貢物,重歛以結權倖,其功不足掩過。晋公爲此碑,可謂過其實矣。(《金石録》)

 

梓州刺史馮宿碑

王起撰,柳公權正書并篆額,今在西安府儒學。其文後半已漫漶不辨年月,其首云開成元年十二月,又云明年五月云。(《金石文字記》)

尚書馮宿碑,此碑柳書結字小差勝《玄秘塔碑》,尚不堪與薛稷雁行。楊用修云亞於《廟堂碑》,過矣。大都柳書筋骨太露,不免支離,宜米南宫之鄙爲惡札,而宣城陳氏之笑其不能用右軍筆也。(《石墨鐫華》)

 

檢校金部郎中崔稹碑

李絳撰,柳公權正書。開成三年正月。(《金石録》)

 

丞相崔群碑

裴度撰,劉禹錫正書。開成三年正月。(《金石録》)

右唐丞相崔群碑,裴晋公撰,劉禹錫書。字畫訛缺處多,其可考者,群爲武寧軍節度使,召拜檢校禮部尚書,而唐史本傳作兵部。其自荆南節度使召拜檢校右僕射太常卿,遂爲吏部尚書以卒,其傳但云召拜吏部尚書而已,皆當以碑爲正。群在憲宗朝號稱賢相,時皇甫鏄方有寵,群力排其姦,且爲憲宗陳開元、天寳治亂所以分者,其語激切。然憲宗竟逐群,而相鏄,夫以群之賢,憲宗之明,然讒間一入,且猶不免。自古君臣之際,能保始終者,顧不難哉!(《金石録》)

 

淮南監軍韋元素碑

丁居晦撰,柳公權正書。開成三年七月。(《金石録》)

 

淄王傅元公碑

李宗閔撰,柳公權正書。開成四年七月。(《金石録》)

中書侍郎平章事李宗閔撰,翰林學士承旨工部侍郎柳公權書。錫字君貺,河南人,代王什翼犍十四世孫,位至淄王傅,贈尚書右僕射。碑以開成四年七月立。(《集古録目》)

 

贈兵部尚書李有裕碑

中書舍人李景讓撰,工部侍郎知制誥柳公權書。有裕字綽夫,幽州北平人,官至衛尉卿。碑以開成四年立。(《集古録目》)

 

宣州觀察使王質碑

劉禹錫撰并正書。開成四年十一月。(《金石録》)

王質神道碑,唐太子賓客劉禹錫撰并書。質字華卿,王通之後也,開成中爲宣、歙、池等州觀察使。(《集古録》)

 

太子太保李聽碑

李石撰,柳公權正書。開成五年二月。(《金石録》)

右李聽神道碑,李石撰。聽父子爲唐名將,其勲業昭彰,故以碑考傳,少所差異,而史家當著其大節,其微時所歷官多不書,於體宜然,惟其自安州刺史遷神武將軍者,史不宜略而不書者,蓋闕也。(《集古録》)

右唐李聽碑,與唐史所載事迹多同,惟聽罷魏博節度使,碑言爲太子太師,而史作少師,小誤耳。(《金石録》)

 

贈禮部尚書羅讓碑

王起撰,柳公權正書。開成五年二月。(《金石録》)

 

常侍裴恭碑(《金石略》作邕州刺史,贈右散騎常侍。《裴公碑》云鄭述古書。)

盧術撰,鄭述古正書。開成五年。(《金石録》)

 

太尉李光顔碑

開成五年,李程撰,郭虔正書,今在榆次縣。(《金石文字記》)

 

贈左散騎常侍李惟直碑

柳正亮撰并書,鄭綬篆額。開成五年。(《京兆金石録》)

 

贈太師崔倕碑

劉禹錫撰,柳公權正書。會昌元年。(《金石録》)

右唐崔倕碑,據唐史倕子邠傳云,倕位吏部侍郎。余以碑考之,倕仕至檢校吏部郎中兼御史中丞爾,蓋傳誤也。(《金石録》)

今在偃師縣。(《金石文字記》)

 

贈太子少保高重碑

姪元裕撰,柳公權正書。會昌四年十月。(《金石録》)

右高重碑,元裕撰,柳公權書。唐世碑刻,顔、柳二公書尤多,而字體筆畫往往不同。雖其意趣或出於臨時,而亦繫於模勒之工拙,然其大法則常在也。此碑字畫鋒力俱完,故特爲佳,矧其墨蹟想宜如何也。(《集古録》)

 

武威郡王李載義碑

裴璟撰,柳公權正書篆額。會昌五年。(《京兆金石録》)

 

相國李凉公碑

李德裕撰,柳公權正書。會昌六年。(《金石録》)

李石碑,柳公權書。余家集録顔、柳書尤多,惟碑石不完者,則其字尤佳。非字之然也,譬夫金玉埋没於泥滓,時時發見其一二,則粲然在目,特爲可喜爾。(《集古録》)

右唐李凉公碑,李德裕撰,文字殘缺不可盡識。按新唐史列傳載石所歷官甚略,其最著者常兼御史中丞,充巡邊使,又自給事中遷京兆尹,史皆不載其爲荆南節度使也。史云讓中書侍郎换檢校兵部尚書,會昌三年檢校司空徙節河東,而碑云初加檢校尚書,武宗承統,首讓中書侍郎,就遷檢校右僕射如故,皆當以碑爲正。(《金石録》)

 

山南西道節度使王起碑

李回撰,柳公權正書。大中元年四月。(《金石録》)

户部尚書平章事李回撰,太子少師柳公權書并篆額。起字舉之,太原人,位至山南西道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贈太師。碑以大中元年四月立,在三原。(《集古録目》)

 

贈太尉牛僧孺碑

河陽三城節度使李珏撰,右散騎常侍柳公權書并篆額。僧孺字思黯,隴西狄道人,歷相穆、敬、文三宗,武宗朝自山南節度使貶爲循州刺史,宣宗初終於太子少師,分司東都。碑以大中二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右唐牛僧孺碑,李珏撰。據碑云,僧孺自襄陽節度使降授太子少師,遷檢校司徒,兼太子太保。而傳言下遷太子少保,進少師。碑云宣宗即位,自汝州長史遷太子少保,轉少師分司東洛,而史但云還爲少師,亦不言其爲分司者,皆史之闕誤。又杜牧撰僧孺墓誌,云文宗朝以中書侍郎領平章事,而史作門下侍郎,亦非也。(《金石録》)

 

太子太傅劉沔碑

韓博撰,柳公權正書。大中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右唐劉沔碑。按舊史云,沔,許州牙將也,少事李光顔爲帳中親將,元和中討吴元濟有功,隨光顔入朝。憲宗留宿衛,歷三將軍、鹽州刺史、天德軍防禦使,移振武節度使。而碑乃云沔北遊于單于都護府,謁節度范希朝,希朝署牙門將,入右神策軍爲大將,累遷大將軍,拜涇原節度使,移振武。蓋沔初未嘗爲許州牙將,從李光顔平蔡,及爲鹽州刺史、天德軍防禦使,皆當以碑爲正。至新史所書,悉與碑合,疑史官嘗得此碑以訂舊史之失云。(《金石録》)

 

張仁憲神道碑

大中二年,幽州節度掌書記李儉撰,幽州節度參軍蔡陵八分書并篆額。仁憲字仁憲,官至太子中允,其孫仲武爲盧龍節度使,追贈仁憲爲工部尚書。碑在文安縣。(《集古録目》)

 

内侍監仇士良碑

鄭薰撰,朱玘行書,毛伯貞篆額。大中五年立。(《京兆金石録》)

 

贈太尉李固言碑

李珏撰,三從姪儔正書。大中二年六月。(《金石録》)

右唐李固言碑。按新唐史列傳,云固言自河東節度使以疾爲太子少師,遷東都留守,宣宗即位,遷右僕射,後以太子太傅分司東都卒。以碑考之,其初爲東都留守,數月即罷,以本官分司,而史不書。至宣宗時爲僕射,再遷檢校司徒東都留守,而史亦不書。其卒也,史云年七十八,而碑云七十六,亦當以碑爲據。(《金石録》)

 

幽州納降軍使李巖碑

正書,撰人姓名殘缺。大中六年。(《金石録》)

 

嶺南節度使韋正貫碑

蕭鄴撰,柳公權正書。大中六年七月。(《金石録》)

翰林學士中書舍人蕭鄴撰,左散騎常侍柳公權正書。正貫字公理,京兆杜陵人,官至嶺南節度使。碑以大中六年立。(《金石録》)

 

河東監軍康約言碑

柳公權撰并正書。大中七年二月。(《金石録》)

左散騎常侍柳公權撰并書。約言宦者也,字寡辭,貝州人,位至河東監軍使,内侍省内謁者監,贈内常侍。碑以大中七年二月立。(《金石録》)

康約言碑,柳公權撰并書。約言宦者,爲河東監軍。唐自開元以後,職官益濫,始有置使之名,歷五代迄今,多因而不廢,世徒知今之使額非古官,襲唐舊號,而不知皆唐宦者之職。約言在大和、開成間嘗爲鴻臚禮賓使,又爲内外客省使。以此見今之使名,自樞密宣徽而下皆唐宦官職也,又以見鴻臚卿寺亦以宦者爲使。於其間約言又爲宣徽北院副使,又見當時南北院、宣徽皆有副使也。(《集古録》)

 

吏部尚書高元裕碑

蕭鄴撰,柳公權正書。大中七年十月。(《金石録》)

右唐高元裕碑,據舊史元裕列傳及此碑,皆云元裕祖名魁,而新史《宰相世系表》獨作彪,蓋誤。(《金石録》)

 

司徒薛平碑

李宗閔撰,柳公權正書。大中七年十一月。(《金石録》)

右唐薛平碑。據唐史列傳,云爲平盧軍節度使,就遷檢校右僕射,封魏國公,寳曆初入朝拜檢校司空,爲河中節度使,進檢校司徒,更封韓。以碑考之,自平盧拜僕射,進封韓國公。敬宗即位,拜檢校司空,寳曆元年朝京師,换左僕射兼户部尚書,踰月復爲檢校司空,河中節度使。文宗即位,就加檢校司徒,蓋未嘗封於魏,而敬宗時入朝所拜官,史亦不載,皆其闕誤也。碑言平罷滑臺,爲金吾,嘗見二神人自天執節臨庭中,呼曰:‘薛平還汝舊節。’公俯伏拜受,及再爲滑臺,以爲當之矣,復爲平盧,乃騐焉。其事甚怪,而唐史無之,豈非妄歟?(《金石録》)

 

起居郎劉公碑

劉三復撰,柳公權正書。大中七年。(《金石録》)

右唐起居郎劉君碑。劉氏世墓在彭城叢亭里,紹聖間,故陳無己學士居彭城,以書抵余曰:‘近得柳公權所書劉君碑,文字磨滅,獨公權姓名三字焕然。’余因求得之,碑殘缺,然可識者猶可十三四,不忍棄,故録之。(《金石録》)

 

淮南節度使崔從碑

蔣紳撰,柳公權正書。大中八年。(《金石録》)

翰林學士蔣紳撰,權知太傅柳公權書。從字子義,清河東武城人,官至淮南節度副大使,贈司空,謚曰貞。碑以大中八年立。(《集古録目》)

 

兵部尚書盧綸碑

盧言撰,崔倬正書。大中十三年七月。(《金石録》)

 

義昌軍節度使杜中立碑

裴坦撰,杜宣猷正書。大中十四年八月。(《金石録》)

 

禮部尚書許康佐碑

書撰人姓名殘缺,大中年立。(《金石録》)

右唐許康佐碑。康佐事文宗,爲翰林侍講學士,文宗嘗讀《春秋》,問康佐閽寺事,康佐顧望不敢對。後以問李訓,訓遂進翦除之計,康佐知帝指,因稱疾,罷爲兵部侍郎。甘露之禍,李訓實啟之,其狂率固有罪,然康佐以儒學侍講讀,備顧問,而喑然不對,至辭位而去,亦可謂全軀保妻子之臣矣。(《金石録》)

 

贈太尉會稽郡公康志睦碑

韋瓘撰,歸融正書,楊述篆額。咸通二年。(《京兆金石録》)

 

贈司空史憲忠碑

裴坦撰,李從誨正書,葉泳篆額。咸通三年立。(《京兆金石録》)

 

贈太尉白敏中碑

中書侍郎平章事畢諴撰,中書舍人王鐸書。敏中字用晦,太原人,歷相宣宗、懿宗,以太傅致仕,卒贈太尉。碑以咸通三年立,在下邽。(《集古録目》)

 

太子少師裴休神道碑

宣武節度副大使(碑缺不見姓)處晦撰,右散騎常侍韓琮書。休字公美,河東聞喜人,官至太子太師。碑以咸通八年立。(《集古録目》)

 

振武節度使高弘碑

河東節度使鄭從讜撰,右諫議大夫張鐸書。弘字大受,渤海人,官至振武、麟勝等州節度使。碑以咸通十一年立。(《集古録目》)

 

贈司空孔岑父碑

鄭絪撰,柳知微正書。咸通十一年正月。(《金石録》)

太子少傅鄭絪撰,前大理少卿柳知微書。府君名岑父,字次翁,魯國鄒人,官至著作佐郎,子戣、戢皆顯貴,贈岑父司空。碑以咸通十二年立,在河陰縣。(《集古録目》)

孔岑父碑,鄭絪撰,柳知微書。其碑云有子五人,載、戣、戡、戢、戵。按《新唐書·宰相世系表》,岑父六子,戵之下又有威、表。據孔氏譜,譜其家所藏碑文,鄭絪撰。絪自言與孔氏有世舊,作碑文時戣等尚在,然則譜與碑文皆不應有失,而不同者何也?余所集録與史傳不同者,多其功過,難以碑碣爲正者。銘誌所稱有褒有諱,疑其不實,至於世系、子孫、官封、名字,無情增損,故每據碑以正史,惟岑父碑文及其家譜二者,皆爲可據,故竝存之,以俟來者。(《集古録》)

右唐孔岑父碑,鄭絪撰,歐陽公《集古録》云:碑有子五人,載、戣、戡、戢、戵,按《新唐書·宰相世系表》,岑父六子,戵之下又有威、表。據《孔氏家譜》,譜其家所載碑文,鄭絪撰。絪自言與孔氏有世舊,作碑時戣等尚在,然則譜與碑文皆不應有失,而不同者何也?〖JP2〗余按韓退之爲戣墓誌云:公之昆弟五人,載、戡、戢、戵,公於次,爲第二,與絪所撰碑正合。然則安得復有威乎?蓋絪與退之皆當時人,所書宜不謬。而其《家譜》乃其後裔追書,容有差誤,不足恠也。(《金石録》)〖JP

 

狄梁公碑

皮日休撰,錢雍分書并篆額。咸通五年,在彭澤縣修真觀。(《復齋碑録》)

 

贈特進段居木碑

崔蟾撰,張宗厚書并篆。乾符四年。(《京兆金石録》)

 

左僕射康承訓碑

狄渠撰,任表正書。廣明元年庚子五月十九日建。(《復齋碑録》)

 

特進韋德鈞碑

王徽撰,孫知誨書。廣明元年。(《京兆金石録》)

 

贈左僕射李紹立碑

石庭規撰,康保胤正書并篆額。大順三年四月立。(《復齋碑録》)

 

左監門將軍宋匡業碑

吴融撰,門湘書。光化元年。(《京兆金石録》)

 

梁公儒碑

天祐中,于廣撰,王説書。公儒者,世爲成德軍將。公儒當王鎔時,爲冀州刺史以卒。其碑首題云‘唐故成德軍内中門樞密使,特進檢校太保,使持節冀州諸軍事,冀州刺史,團練、守捉等使,軍器作坊使’,其餘所領事職甚多,皆當時方鎮常事,不足書。惟樞密使,唐之末年内官之職,其後方鎮遂亦僭置,於此見之。軍器作坊五代之際號内諸司使,皆朝廷官,然不見其始置時,而今見於此,豈方鎮之職,朝廷因而用之耶?將方鎮之盛,亦僭置也。公儒事迹無所取,特以此録之。(《集古録》)

 

晋王墓二殘碑

正書。朱彝尊跋曰:代州栢林寺東,晋王李克用墓斷碑二,其一曰‘唐故右龍武統軍檢校司徒贈太保隴西李公神道之碑’,文曰:公諱國昌,字德興,今爲隴西沙陀人。偉姿容,善騎射,蓋克用之父朱邪赤心也。其一曰‘唐故使持節代州諸軍事代州刺史李公神道之碑’,文曰:公即太保之次子也,其名克,字僅存。餘可識者有‘公前躍馬彎弓突圍及徐方’等數字。按史,克用弟四人,次曰克讓,爲振武軍校,從討王仙芝,以功拜金吾衛將軍,宿衛京師,賜第於親仁坊。自克用稱兵雲中,殺守將段文楚,詔捕克讓,克讓與僕十餘騎彎弧躍馬突圍,出奔雁門,與碑文合。則爲克讓無疑,但史載克讓守潼關,與黄巢兵戰,敗,匿南山佛寺中,爲寺僧所殺。不言其爲代州刺史,又得歸葬於代,皆不可曉者。當歐陽永叔時,去五代甚近,沙陀世次已不得詳,其爲唐家人傳,謂太祖四弟,皆不知其父母名號。至國昌,字德興,史亦遺之。是二碑永叔亦未之見也。(《金石文字記》)

補〖CX

 

太尉白敏中碑

白敏中碑,畢諴撰。其事與唐書列傳多同,而傳載敏中由李德裕薦進以獲用,及德裕貶,抵之甚力,以此爲甚惡。而碑云會昌中德裕起刑獄,〖JP2〗陷五宰相,竄之嶺外,公承是之後一年,冤者皆復其位,以此爲能。其爲毁譽難信蓋如此,故余於碑誌惟取其世次、官壽、鄉里爲正,至於功過善惡,未嘗爲據者,以此也。碑又言桑道茂事云桑道慕,未知孰是。(《集古録》)〖JP

有録無説及無建立年月書撰姓名者

 

知制誥郭慎微碑

姪汭撰,八分書姓名殘缺。《京兆金石録》云顧戒奢書,無年月。(《金石録》)

 

孔憲公碑

虞世南書,未詳。(孔憲公即孔穎達也,詳見昭陵諸碑。)

 

封府君碑

薛稷書,西京。

 

三品李公碑

薛稷書,西京。

 

襄城令贈魏州刺史李公碑

薛稷書,西京。

 

左散騎常侍同三品趙郡成公碑

薛稷書,西京。

 

李府君碑

李邕書,西京。

 

鄂州刺史盧府君碑

李邕書,未詳。

 

貝州刺史裴公碑

徐浩書,西京。

 

陳州刺史陶公碑

徐浩書,西京。(《訪碑録》云姚奕撰序,張昇銘,徐浩書。開元二十年立。)

 

苗大夫碑

徐浩書,西京。

 

新安太守張公碑

徐浩書,未詳。(《金石録》云天寳十年,見前。)

 

臧氏糾宗碑

顔真卿書,耀州。

 

濠州刺史顔元孫碑

顔真卿書,西京。

 

顔君神道碑

顔真卿書,西京。

 

華陰等五郡節度使馬公碑

顔真卿書,西京。

 

江陵少尹顔臧碑

顔真卿書,未詳。

 

尚書左丞韋璟碑

顔真卿書,未詳。

 

太子少保魏謩碑

柳公權書。

 

檢校金部郎中贈太尉羅公碑

柳公權書,西京。

 

唐公碑

柳公權書,西京。

 

贈太尉崔植碑

柳公權書,西京。

 

少保趙公碑

歸登書,西京。

 

邠州節度贈右僕射史公碑

劉禹錫書,西京。

 

太子中允范陽盧府君碑

鄭餘慶書,西京。(《訪碑録》云于邵撰。)

 

檢校工部尚書贈兵部尚書盧俊碑

鄭餘慶書,絳州。

 

贈吏部尚書李公碑

裴潾書,西京。

 

義武節度大使贈司徒韓充碑

裴潾書,西京。

 

商州刺史高承簡碑

裴潾書,未詳。

 

宋州虞城令李府君碑

胡霈然書。(《訪碑録》云盧重撰,胡霈然書并題額。天寶九年。)

 

虢王鳳碑

殷仲容書,耀州。

 

兵部尚書東都留守顧少連碑

張弘靖書,西京。

 

華州刺史裴乾正碑

馮曉書,京兆府。(《墨池編》云馬署撰并書。)

 

渭北節度使臧希讓碑

張璪八分書,京兆府。(《訪碑録》云元載撰。)

 

趙公碑

張庭珪八分書,西京。

 

斛斯府君碑

梁昇卿八分書,西京。

 

工部侍郎李景伯碑

梁昇卿分書,西京。(《訪碑録》云從子訥撰,梁昇卿分書。開元二十五年。)

 

贈吏部尚書蕭雍碑

梁昇卿八分書,京兆府。

 

李德遜碑

史惟則篆書,華州。

 

鄭瞿齊碑

史惟則八分書,未詳。

 

兵部張君碑

史惟則八分書,未詳。

 

延州都督宋公碑

史惟則八分書。

 

太子詹事裴權碑

史惟則八分書,未詳。

 

汝州刺史李深碑

韓秀弼八分書,汝州。

 

亳州刺史李懷碑

李著八分書,未詳。

 

酸棗令毌邱悦碑

東京。

 

贈太尉上黨公碑

北京。

 

潘孝子碑

東京。

 

南樂令鄭信臣碑

 

魏博節度使田緒碑

邱絳文,楊志方書。北京。

 

渭南令成克立碑

京兆府。

 

張懷英碑

京兆府。

 

段寬碑

蕭修正書,華州。

 

薛光裔碑

陸尚賓書,絳州。

 

澤州晋城縣令贈秘書監盧俊碑

絳州。

 

龍門縣令皇甫君碑

絳州。

 

山南西道節度掌書記右補闕裴公碑

絳州。

 

右廂兵馬使毋府君碑

絳州。

 

義成軍節度使曹公碑

長慶四年,西京。

 

程公碑

陸賢書,西京。

 

劍南東西川鹽鐵租庸等使虢州刺史嚴公碑

顔頵書,元和中。

 

中書侍郎兼黄門侍郎同三品孫公碑(《訪碑録》云撰書人及年月并缺。)

 

贈齊州刺史崔府君碑

崔平書。

 

陳公碑

疑蕭祐書。

 

故房州刺史盧府君碑

弟全嗣文并書。

 

太原少尹盧府君碑

張文禧書。

 

薊州刺史静塞軍使張公碑

 

明威將軍田府君碑

開元二年。

 

太子賓客贈尚書令王府君碑

周式書,大曆中。

 

工部侍郎趙公碑

王宣書。(《訪碑録》云撰書人缺,開元十一年立。)

 

贈太子少師崔公碑

 

靈州司馬劉府君碑

開元二年。

 

太子翊善鄭公碑

徐洪書。

 

太子賓客孟簡碑

開成元年。

 

左羽林統軍普寧郡王贈太子太保陳府君碑

蕭祐書。

 

襄陽李公碑

景龍二年,西京。

 

太原尹贈工部尚書唐公碑

盧曉書。

 

清河崔公碑

貞元二十一年。

 

太子賓客贈尚書孔府君碑(《訪碑録》云撰書人缺,歲次丙午立。)

 

刑部尚書致仕白居易碑

譚邠書。

 

檢校吏部郎中持節歙州諸軍事范陽盧府君碑

裴述書。

 

鄭州司馬王公碑

景龍三年。

 

杭州刺史李公碑

郜恭書。

 

卭州刺史狄公碑

 

洪州録事參軍贈趙州刺史趙道先碑(《碑帖考》云齊抗書,在緱氏。)

 

節度使畢公碑

庾惟蔚書。

 

瀛州刺史王公碑

劉安書。

 

嘉州羅目令贈鄭州刺史郭府君碑

崔納書。

 

望江令麴信陵碑

舒州。

 

萬孝子碑

廬州。

 

禮部侍郎信州刺史劉太真碑

江陵府。(《諸道石刻録》云裴度撰,蔣潼正書,在溧水縣。)

 

洪州刺史王守真碑

崔璹書,洪州。

 

李太白碑

于邵立,綿州。

已上俱《通志·金石略》。(其已見者不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