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錄卷六十八

石刻文字四十四(唐碑豐碑)

 

贈右僕射王洎碑

盧藏用撰,甘獻誠八分書。開元二年二月。(《金石録》)

右《唐王洎碑》。洎,王仁皎父也。《元和姓纂》、《唐書·宰相世系表》皆云名文洎,而碑云名洎,字文洎云。(《金石録》)

 

安樂府典軍田孝胤碑

王澂撰。正書,無姓名。開元二年又二月。(《金石録》)

 

嶲州都督姚懿碑

胡皓撰,徐嶠之正書。開元三年七月。(《金石録》)

右《唐姚懿碑》。懿,崇父也。據碑及《唐書·宰相世系表》,皆云公諱懿,字善意。而崇子奕碑與《元和姓纂》乃云名善意,豈非以字行乎?懿,隋末唐初人,仕至嶲州都督,開元間崇爲宰相,立此碑。(《金石録》)

 

唐幽州都督孫公碑(《金石略》作《延州刺史贈幽州刺史太常卿孫公碑》)

唐徐彦伯撰,開元二年。(《京兆金石録》)

 

唐左僕射太子少保徐國公劉公碑(《金石略》作《左僕射太子少保睦杭二州刺史劉公碑》)

撰書人缺。開元三年。(《京兆金石録》)

 

唐崔慎碑

紫微侍郎蘇頲撰,慎孫太常博士瑨八分書。慎字行謹,博陵安平人,官至滄州湖蘇令。其子元暐神龍中爲中書令,封博陵郡王,追贈慎幽州刺史。碑以開元三年立。(《集古録目》)

 

杭州刺史裴惓碑

族子子餘撰,孫令行書,盧曉八分書題額。開元三年。(《金石録》)

 

贈吏部尚書襄武公李祕碑

唐李迥秀撰,并書。開元三年立。(《京兆金石録》)

 

盧藏用碑

開元四年立,在容州報恩寺。(《輿地碑目》)

 

有道先生葉公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五年三月。碑在開封府。(《金石録》)

唐松陽令李邕撰并書,國重道術之士,字雅鎮,南陽葉縣人。碑以開元五年三月立。(《集古録目》)

《開元五年有道先生葉公碑》,李邕撰并書。余集古所録李邕書頗多,最後得此碑於蔡君謨。君謨善論書,爲余言邕之所書,此爲最佳也。(《集古録》)

李邕既爲撰碑,而難於書,法善追其魂而書之,世號《追魂碑》。其間用字多差誤,是時夜艾鐘鳴,李公書未畢而覺,碑因存,而不易續。以碑示邕,邕笑曰:‘初以爲夢,今果然耶。’(《葉法善傳》)

《追魂碑》,紹興十四年大雷碎其石。(《諸道石刻録》)

北海分隸,固自遒逸,雖于漢人不無小遜,而與梁昇卿、韓擇木輩逐鹿,未知死誰手矣。又趙明誠録葉氏二碑,一爲邕行書,一爲韓擇木八分書,此正分書。而曰邕不知何故,豈後世翻本者,未見邕碑,而以韓書附會邕名耶?書以俟考。(《石墨鐫華》)

有道之子慧明,孫法善,三世爲道士。明皇時,法善見尊寵,其祖若父之墓碑,邕皆撰而書之,可謂濫矣。書法秀逸閑雅,不見欹側之態,蔡君謨謂邕書最佳者,良然。(潘耒《金石文字記補遺》)

 

光禄少卿姚彝碑

撰人姓名殘缺,徐嶠之正書。開元五年四月。(《金石録》)

 

贈歙州刺史葉慧明碑

韓擇木撰,并八分書。開元五年七月。(《金石録》)

唐松陽令李邕撰,國子監太學生韓擇木八分書。慧明字道昭,南陽人,隱居學道,玄宗時子法善以道術顯,爲鴻臚卿,追贈慧明歙州刺史。碑以開元五年七月立。(《集古録目》)

開元五年江夏李邕撰。國子監太學生八分書。(《金石文字記》)

 

盧懷慎碑

蘇頲撰,明皇八分書。開元五年。(《金石録》)

唐禮部尚書蘇頲撰,玄宗八分。懷慎字懷慎,范陽人,官至黄門監,謚曰文成。碑以開元八年立。(《集古録目》)

右唐盧懷慎碑,蘇頲撰。其敘懷慎官閥甚略,云公諱懷慎,字懷慎,而史不載其字。又云上因游鄠杜,北望京闕,巋然有公之别廬,抵其宅室,甚陋。據此所書,乃明皇嘗幸其第,而史乃云馳使問之,非也。史又云懷慎屬疾,宋璟、盧從愿候之。臨别,執二人手曰:‘上求治切,然享國久,稍倦于勤,將有憸人乘間而進矣。’蓋謂楊、李也。果如此,懷慎可謂先見,然獨新史用之,舊史不載。按懷慎以開元四年卒,是時明皇新即位,登用賢俊,鋭于爲治之時也。乃曰享國久,倦于勤,何哉?疑初無此事,蓋唐史喜取小説所載故事,多誤謬,以此知是非取去,秉史筆者,豈可不慎。(《金石録》)

 

唐楊玄琰碑

崔沔撰,梁昇卿八分書。開元六年四月。(《金石録》)

 

魏州刺史魏叔瑜碑

張説撰,子華正書。開元六年五月。(《金石録》)

荆州大都府長史燕國公張説撰,叔瑜次子,安州都督華書。叔瑜字思瓘,鉅鹿下曲陽人,太尉鄭文貞公之子,官至豫州刺史。碑以開元六年五月立。(《集古録目》)

 

太子少傅竇希瑊碑

李湛然撰,魏華正書。開元六年十月。(《金石録》)

唐著作郎李湛然撰,陜王府司馬魏華書。希瑊字美玉,扶風平陵人,位至太子少傅,贈司空。碑以開元六年六月立。

 

太子左庶子韋維碑

唐汝州刺史崔日用撰,國子監丞郭謙光八分書。維字文紀,京兆杜陵人,官至太子右庶子。碑以開元六年立。(《集古録目》)

 

尹知章碑

開元六年,國子博士尹知章卒,門人孫季良等立碑於東都國子監之門外,以頌其德。(《舊唐書》本傳)

 

于知微碑

姚崇撰。正書,無姓名。開元七年六月。(《金石録》)

兖州都督于知微碑,姚崇撰。開元七年六月三日建,在三原。(《復齋碑録》)

 

右監門衛將軍安思恭碑

蘇詵撰,陳少平書。開元七年。(《京兆金石録》)

 

徐州刺史蘇説碑

裴耀卿撰,劉升八分書。開元七年八月。(《金石録》)

 

納職令王行碑

著作郎楊齋哲撰,吏部常選南朝馮令書。行字缺訛不可辨,太原人,官至伊州。《納職令碑》以開元七年五月立。(《集古録目》)

 

李思訓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八年六月。(《金石録》)

思訓從子福州刺史李邕撰,并書。思訓,字建景,官至右武衛大將軍。(《諸道石刻録》)

 

懷州刺史陶大舉碑

姚崇撰,徐嶠之正書。開元八年。(《金石録》)

 

遂城令康府君碑

沈淮南撰,徐浩正書。開元九年十月。(《金石録》)

 

洛陽尉贈朝散大夫馬允中碑

開元九年。(《金石略》)

 

相州刺史竇忠仁碑

國子祭酒徐堅撰。八分書。不著書人姓氏。忠仁字恕,扶風平人,位至相州刺史。碑以開元十年立。(《集古録目》)

 

郭知運碑

蘇頲撰,魏華正書。開元十年七月。(《金石録》)

郭知運碑銘,開元十年蘇頲撰。其書知運子四人皆有次第,曰英傑、英奇、英協、英彦。而張説亦爲知運撰碑,其書知運子與頲正同。而史書知運傳書其子二人,而無英奇、英協、英彦,但云二子英傑、英乂而已。英奇等三子在唐不顯,史家闕略,尚或有之。英乂嘗爲西川節度,其事甚著,史官不應失其世家。而二公作銘在知運卒後不遠,亦不應闕其子孫。莫可究其孰失也?姑志之以俟知者。(《集古録》)

右唐郭知運碑,蘇頲撰。知運有兩碑,其一張説文。《唐書·知運傳》載其子二人,曰英傑、英乂,而蘇、張二公所爲碑,書其子四人,曰英傑、英奇、英協、英彦,而無英乂。歐陽公疑焉,以謂英奇等三子在唐不顯,史家缺漏尚或有之。英乂嘗爲西川節度使,其事甚著,而史官不應差其世家,而蘇、張二公作銘在知運卒後不遠,亦不應缺其子孫,莫可究其孰失。余按《代宗實録》云英乂知運季子,而元載所爲英乂墓誌亦云‘隴右節度使知運公之皇考’也,然則英乂爲知運子無疑。又按英乂碑云公以天寳二載筮仕,蓋知運以開元九年卒,明年立碑。碑所載諸子,皆已有名位,英乂時方孩幼,且未從仕,故碑未載耳。余又嘗得徐浩所爲英傑碑,有云‘移孝于忠,二葉四將,齊名當代,同氣十人’。然則知運諸子碑傳,缺漏者尚多,不獨此三人而已。《德宗實録》又有郭英幹,云英義弟也。(《金石録》)

 

郭知運後碑

張説撰,梁昇卿八分書。開元十一年五月。(《金石録》)

 

右庶子于府君碑

姪孺卿撰,沙門重潤八分書。開元十年七月。(《金石録》)

 

高行先生徐公碑

姚奕撰序,賀知章銘,徐嶠之正書。開元十一年四月。(《金石録》)

 

歙州刺史郭府君碑

開元十一年。(《金石略》)

 

池州刺史馮公碑

崔尚撰,郭謙光八分書。開元十一年,今在咸陽縣。其文曰:‘公諱仁□,字□,長樂人,馮文王之胤也。’仁下闕一字。(《金石文字記》)

 

漢陽太守趙承碑

秦府法曹楊景撰,開元十二年。(《輿地碑目》)

 

都督隴右群牧使贈太僕卿韋公碑

開元十三年。(《金石略》)

 

贈工部尚書臧懷恪碑

撫州刺史顔真卿撰,并書。懷恪字貞節,東莞人,官至右武衛大將軍,贈工部尚書。碑以開元十二年立,在三原。(《集古録目》)

 

興州司馬王公碑

郭子晋撰,趙崇德行書,開元十三年十月。(《金石録》)

 

衛尉正卿泉君碑

長子隱奉撰敘,仲子伯逸正書。蘇晋撰銘,彭泉正書。開元十五年三月。(《金石録》)

右唐泉君碑,泉君者高麗蓋蘇文之孫,泉男生之子也。高宗時與男生同歸朝,仕爲衛尉卿。按《唐書》及《元和姓纂》皆云名獻誠,今此碑乃云諱實,以字行於代,而闕其字不書。《姓纂》云獻誠生玄隱,而碑但云名隱而已。獻誠出于東國,事跡無足考究,録之以見史傳所載名字異同耳。

 

左驍衛大將軍趙元禮碑

潘肅撰,陸堅八分書。開元十五年又九月。(《金石録》)

右唐趙元禮碑,潘肅撰。元禮,趙麗妃之父。本山東倡也,明皇在潞,麗妃以倡得幸,後生太子瑛。開元初,元禮父子皆超遷至顯官,其卒贈越州都督,謚曰忠,詔爲立碑,稱述甚盛。夫爵禄,天下公器,所以待有德與有功者,雖人主不得而私焉。明皇昵于内寵,擢用匪人,至爲賜謚立碑,尊寵如此,使天下之士亦何所勸乎?論者徒知明皇自天寳以後綱紀廢弛,卒致播遷之禍,不知其衽席無别,履霜不戒,所從來久矣。(《金石録》)

 

岷州刺史王君碑

李邕撰,梁昇卿八分書,元行冲題額。開元十五年立。(《訪碑録》)

 

贈夔州都督王方翼碑

張説撰,陸堅八分書。開元十六年十月。(《金石録》)

元行冲篆額。(《訪碑録》,餘同上。)

右唐王方翼碑,張説撰。其事與《唐書》列傳皆合,以校余家所藏《燕公集》本,不同者二十餘字,皆當以碑爲是也。(《金石録》)

 

張嘉貞碑

王丘撰,陸堅八分書。開元十七年十一月。(《金石録》)

 

張嘉貞後碑

李邕撰,蔡有鄰八分書。開元二十六年四月。碑陰蔡有鄰八分書。(《金石録》)

張嘉貞碑,蔡有鄰八分書。按:李絳《論事集》,(缺)言吐突承瓘於安國寺爲憲宗立紀聖德碑,乃先立碑建樓,然後請學士撰文。絳疏論以爲不可,憲宗遽命以牛百頭拽碑倒,蓋未撰文而先立碑建樓,此碑有鄰云立書,亦應先立石矣。今人立碑,須鐫刻成文,然後建立,蓋今昔所爲不同,各從其便爾。(《集古録》)

 

萊州刺史于府君碑

撰人姓名缺,沙門重潤分書。開元十七年七月。(《復齋碑録》)

 

凉州都督王君奂碑

唐張説撰,玄宗分書。開元十七年。(《京兆金石録》)

 

左監門衛將軍趙元亨碑

唐張説撰,崔庭玉書。開元十七年立。(《京兆金石録》)

 

游擊將軍薛侯碑

趙含章撰,并行書。開元十八年三月。(《金石録》)

 

蕭灌碑

張説撰,梁昇卿八分書。開元十八年五月。(《金石録》)

尚書左相張説撰,梁昇卿八分書,明皇八分題額。府君名灌,字玄茂,南梁蕭詧之後,仕至渝州刺史。子嵩爲尚書令,贈府君吏部尚書,碑以開元十八年五月立。(《集古録目》)

右唐蕭灌碑,張説撰。云灌爲内直監,以外艱去職。當免喪,不就祥縞、不撤几筵者久之。夫禮爲可傳也,爲可繼也,子路有姊之喪,可以除之矣,而弗除也,孔子曰:‘何弗除也?’子路曰:‘吾寡兄弟,而弗忍也。’孔子曰:‘先王制禮,行道之人皆弗忍也。’子路聞之,遂除之。灌父喪當除,其母無恙,而過時不釋服,不撤几筵,豈禮也哉?(《金石録》)

 

冠軍大將軍臧懷亮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十八年十月。(《金石録》)

JP2〗唐懷州刺史李邕撰并書。懷亮。字明時。東莞莒人。官至左羽林大將軍。碑以開元十九年立,在三原。(《集古録目》)〖JP

右唐臧懷亮碑,李邕撰并書。臧氏世墓在耀州,三原有數碑,余盡得之。《元和姓纂》云懷亮生希讓,爲渭北節度使。此碑具載懷亮諸子,無名希讓者。以余家所有顔魯公書《懷恪碑》考之,希讓蓋懷恪子云。(《金石録》)

 

贈太尉裴行儉碑

右丞相張説撰,裴瓘書。行儉字約,河東聞喜人。官至禮部尚書,金牙道大總管,謚曰憲,開元中追贈至太尉。碑以開元十八年立,在聞喜。(《集古録目》)

 

廣州都督馮君衡碑

尚書左丞相張説撰,中書令鍾紹京書。君衡,長樂人,子力士爲冠軍大將軍,贈君衡廣州都督。碑以開元十八年立。(《集古録目》)

 

楊歷碑

李邕撰序,鍾紹京撰銘并行書。開元十九年五月。(《金石録》)

唐贈虢州刺史楊歷碑,陳州刺史李邕撰序,歷義男前侍中書令鍾紹京撰銘并書。歷字晊,本姓蘇氏,其子思朂爲宦官,姓楊氏,因亦改歷姓。開元中,思朂爲輔國大將軍,贈歷虢州刺史。碑以開元十九年立,其後具載義姪高力士及義男王守麟等官爵。(《集古録目》)

右唐揚歷碑,題云義男光禄大夫前中書令上柱國越國公太子右諭德潁川鍾紹京撰銘并書。歷,中官楊思朂父也。紹京出于胥吏,無他才能,特以夤緣附會,致位宰相,固無足道者。然屈于閹豎,至以父事之,而又著之金石,略無愧恥,亦甚矣。書之可以爲後來之戒,而新舊史皆闕焉,故余詳録之于此者,有以見小人苟可以得利,無不爲也。(《金石録》)

 

亳州刺史李行正碑

崔圓月撰,魏包八分書。開元十九年九月。(《金石録》)

 

愛州刺史徐元貴碑

鍾紹京撰并行書。開元二十年五月。(《金石録》)

 

歙州刺史郭茂貞碑

賀知章撰。八分書姓名殘缺。開元二十年十月。(《金石録》)

 

職方郎中韋知人碑

梁陟撰,馬拯正書,族子若訥篆額。開元二十年。(《京兆金石録》)

 

唐誠節公馮昭泰碑

唐棣王洽撰,中書舍人内供奉梁昇卿八分書。昭泰字遇聖,仕至括州刺史,謚曰誠。後以其子紹烈贈爲工部尚書,此其寢廟碑也。玄宗親爲題額,加謚誠節。碑以開元二十一年立。(《集古録目》)

 

唐請立馮公碑表

昭泰子紹正等請立廟碑。表,梁昇卿八分書,并墨詔同刻。散騎常侍陸堅題額。(《集古録目》)

墨詔答馮紹正,表,梁昇卿八分書。開元二十一年。(《京兆金石録》)

 

涇州刺史牛意碑

張九齡撰。八分書姓名殘缺。開元二十二年。(《金石録》)

 

贈太子詹事王同晊碑

孫逖撰,史惟則八分。開元二十三年正月。(《金石録》)

 

同州刺史解琬碑

蘇頲撰,梁昇卿八分書。開元二十三年五月。(《金石録》)

 

右監門衛上將軍黎景仁碑

張九齡撰,崔庭玉書。開元二十二年立。(《京兆金石録》)

右唐解琬碑。琬,武后中睿朝爲將有功,新舊史皆有傳。所書事跡終始與碑多合,惟碑與舊史皆云琬以開元六年卒,而新史以爲卒于五年者,誤也。(《金石録》)

 

沁州刺史馮仁碑

崔尚撰,郭謙光書。開元二十二年。(《京兆金石録》)

 

贈兖州都督裴守真碑

崔沔撰,梁昇卿八分書。開元二十四年二月。

右唐裴守真碑,云守真曾祖景,周富平令,祖正長平郡贊治,考眘鄭令。新唐史《宰相世系表》亦云景生正,隋散騎常侍正生眘,字歸厚,爲酇令。而《元和姓纂》乃云正生歸厚,歸厚生眘者,誤矣。惟守貞及其子耀卿碑,皆云正爲長平郡贊治,而《世系表》言爲散騎常侍,又云眘字歸厚,不知何所據也。(《金石録》)

 

光禄少卿鄭魯碑

梁昇卿撰并八分書。開元二十四年五月。(《金石録》)

LMBT3〗〖ML〗贈太師裴光庭碑(詳見御書類)

 

元氏令龐履温碑

邵混之撰,蔡有鄰八分書,開元二十四年二月。今在元氏縣西寺内。(《金石文字記》)

 

太僕少卿杜元道碑

韋述撰,子昆吾書,裴耀卿題諱,殷承業書額。開元二十四年立。(《京兆金石録》)

 

許王素節碑

李邕撰,孫隋國公隨行書。開元二十六年四月。(《金石録》)

 

右武衛大將軍趙侍賓碑

梁涉撰,吴承嗣行書。開元二十六年。(《京兆金石録》)

 

荆州都督府長史孫公碑

張嘉貞撰,子庭諷書。開元二十六年。(《訪碑録》)

 

内常侍趙泰宗碑

男尚客撰,胡秀八分書。開元二十八年二月。(《金石録》)

 

幽州刺史元懷景碑

皇甫彬撰,正書。開元二十八年二月。(《金石録》)

 

太子賓客龐承宗碑

蘇頲撰,梁昇卿八分書。開元二十八年八月。(《金石録》)

 

吏部尚書楊仲昌碑

席豫撰,鄔繇篆書。開元二十八年。(《金石録》)

 

楊仲昌後碑

韓擇木八分書。大曆七年七月附建。(《金石録》)

唐檢校禮部尚書席豫撰,太子少保致仕韓擇木八分書。仲昌字□,開元中官至吏部郎中。碑以大曆六年追立,在鄉。

右唐楊仲昌碑,席豫撰,鄔繇篆。仲昌有兩碑,其一韓擇木八分書,刻于此碑之陰,文皆同。仲昌,元琰子也。唐書元琰列傳與崔沔所撰《元琰碑》皆云漢太尉震十八代孫,此碑乃以仲昌爲二十代。唐世士人譜牒猶班班可考,今元琰、仲昌父子碑刻,不應差其世次不同如此,莫可曉也。(《金石録》)

 

唐屯留令邢義碑

右唐邢義碑。邢義,和璞父也。《元和姓纂》云和璞父名思孝,爲漢州都督。而碑乃云公諱義,字思義,仕爲屯留令。又《姓纂》云後魏光禄卿邢虬,虬生臧,臧生玄助,玄助生思孝,思孝生和璞。而碑乃云玄助之祖名子良,皆當以碑爲據。(《金石録》)

 

右威衛將軍高廣濟碑

梁涉撰序,高力士撰銘并行書。開元二十八年。(《京兆金石録》)

 

邠州刺史韋鈞碑

韓休撰,杜昆吾分書并篆額。開元二十八年。(《京兆金石録》)

 

右驍衛大將軍范安及碑

韋述撰,吴承嗣書。開元二十八年。(《京兆金石録》)

 

左散騎常侍尹愔碑

吴鞏撰,韓擇木八分書。開元二十八年。(《京兆金石録》)

 

裴大智碑

李邕撰,蕭誠行書。開元二十九年十一月。(《金石録》)

滑州刺史李邕撰,司勛員外郎蕭誠書。大智,河東人,官至淄川縣令。碑以開元二十九年十一月立,在濟源。(《集古録目》)

開元二十九年裴大智碑,李邕撰,蕭誠書。誠以書知名當時,今碑刻傳於世者頗少,余集録所得纔數本爾。以余之博采而得者止此,故知其不多也。然字畫筆法多不同,疑模刻之有工拙,惟此碑及《獨孤册碑》字體同而最佳。册碑在襄陽而不完,可惜也。二碑皆李邕撰而誠書焉。(《集古録》)

 

屯衛將軍東都留守盧府君碑

開元中立。(《金石録》)

 

贈司農卿李元紘碑

韓休撰,陸去泰分書。開元中立。(《京兆金石録》)

 

武衛將軍柳泰碑

開元中,郭訥撰右武衛將軍柳泰碑云:碑篆盡假於余,柔翰徒施,實慙於墨妙;貞石既刻,有愧於色絲。(《文苑英華》)

 

雲麾將軍李秀碑

李邕撰并行書。天寳元年正月。(《金石録》)

右唐李秀碑,李邕撰并書。碑在幽州。按明皇以天寳三年改年爲載,今此碑元年正月立,而稱‘元載’,何哉?(《金石録》)

李北海《雲麾將軍碑》,永樂丙申,用之在北京以寄余者。此碑出良鄉縣,北海所書。有兩雲麾將軍碑,其一在陜西。陜西者,李思訓。良鄉,李秀也。陜西者書法差勝,然余蓄北海書獨此,及《岳麓寺碑》,其紙墨又此碑差勝也。(《東里續集》)

李北海書雲麾將軍碑爲第一。其融液屈衍,紆徐妍溢,一法《蘭亭》。但放筆差增其豪,豐體使益其媚,如盧詢下朝,風度閑雅;縈轡回策,儘有藴藉;三郎顧之,不覺歎美。《雲麾碑》刻在長安,良鄉縣有拓本,遠不如也。今長安碑已亡,惜哉!(《楊升庵集》)

《古墨齋記》云良鄉縣學有雲麾將軍碑,蓋唐北海刺史李公邕所書也。雲麾將軍名秀,幽州人,事蹟具載碑中。天寳三載正月建。公書雲麾將軍碑二,其一爲左武尉李思訓,其一此碑也。舊置官廨,不知何時爲校官裂爲柱礎,墨本遂不見於世,好古者深惋惜之。近復修學舍,更以新砥,置而不用,推之瓦礫中,過者不睨也。友人邵生正魁、董生鳳元往經其地,蹤跡之,則古礎存焉。規如鐵鑑,字尚未泐也。以語宛平李侯于美,侯喟然興歎,寓書縣令,輦致都下,將爲亭以覆之。視寢室之右,有别館可庋,亟塗塈之,納礎其中,屬藩參王子世懋署之曰‘古墨齋’,志存舊也。按公仕武后朝爲郎官,辨魏元忠事,以直節自見,終其身不變,蓋社稷之臣也。當時不能用,而媢嫉者忌之以死,可以知唐室之不競矣。獨其書法之妙,出入二王,而奇偉倜儻類其爲人,杜工部所謂碑版照四裔,李集賢以爲書家仙手,其流品可知已。是雖摧剥之餘,見之猶令人起敬,況其解衣盤礴時邪。良鄉,京師衢術之交,爲吏者疲於奔命,宜其不知護惜。彼豎儒從而斧之,庸妄紛如,亦何誅焉?侯以雋雅善文章,浩穰繁劇,戴星出入,乃能庇覆於散落之餘,使先賢妙蹟頓還舊觀,不唯好奇多愛,而興廢補敝,亦可以槩其爲政矣。且宛平赤縣也,宜有金石志其興作之歲月,周視廨宇,迄無傳焉。侯始亭而碑之,俾采風者得以故事,列於紀載,文獻將有徵焉,非侯之功邪?亭成,侯歌以落之,和者自博士歐子大任而下凡若干人,民表從鉛槧之後,因記其事。甘棠之愛,庶幾勿翦焉。侯名廕,南陽人,萬曆六年歲次戊寅夏六月,嶺南黎民表撰并書,承德郎知宛平縣事南陽李蔭建。(沈榜《宛署雜記》)

李北海翩翩自肆,乍見不使人敬,而久乃愛之。如蔣子文僥達好酒,骨青竟爲神也。吴興習之加媚,似猶未得其遒,此《雲麾將軍碑》尤著者。將軍名思訓,《畫品》在神妙間,碑辭絶不之及,豈古人以藝爲諱耶?(《弇州山人集》)

北海書逸而遒,米元章謂其屈强生疎,似爲未當。此碑是其得意者,雖剥蝕過半,而存者其鋩鎩凜然。碑在蒲城,楊用修謂已斷,正德中劉遠夫御史以鐵束之。又謂已亡,朱秉器又謂良鄉亦有此碑。蒲城者爲趙文敏臨書,今蒲城碑尚在未斷,無有鐵束事。且蒲城,李思訓葬處,北海真蹟的非文敏所能,良鄉本肥媚,文敏書無疑。楊、米二公,未嘗至蒲城,而朱公尤爲瞽斷。(《石墨鐫華》)

此碑文多不全,獨此刻前後讀之皆有倫次,當是石未泐時拓本,殊可寳藏。歐陽《金石録》每有不以書家見收者,況北海爲書中仙乎?(《畫障隨筆》)

孫承澤《春明夢餘録》曰:李秀字玄秀,范陽人,以功拜雲麾將軍,左豹韜衛翊府中郎將,封遼西郡開國公。開元四年卒,葬范陽之福禄鄉。此碑爲靈昌郡太守李邕文并書,逸人太原郭卓然模勒并題額。李北海有兩《雲麾碑》,一爲李思訓,碑在蒲城。一爲此碑。其官同,其姓同也。趙子函秦人,未見此碑,其著《石墨鐫華》,乃以爲一碑,又以此碑爲趙子昂所臨,誤矣。碑不知何時入都城,萬曆初,宛平令李蔭署中掘地,得六礎,洗視乃此碑。存者百八十餘字,碑首存‘唐故雲’三字,因築室砌之壁間,名曰‘古墨齋’。後移少京兆署中,止二礎,其四礎相傳萬曆末王京兆惟儉擕之大梁。(《金石文字記》)

 

鄂州刺史盧府君碑

李邕撰并行書。天寳元年二月。(《金石録》)

 

興州司馬王府君碑

郭子晋撰,趙崇德行書。天寳元年二月。(《金石録》)

 

監察御史李希倩碑

李邕撰,梁昇卿八分書,徐浩篆額。天寳二年四月。(《金石録》)

 

靈州都督李琳碑

撰人姓名殘缺,杜温元八分書。天寳三年。(《金石録》)

 

資州刺史韋光碑

趙良器撰,族子若訥八分書。天寳三年七月。(《金石録》)

 

駙馬都尉豆盧建碑

張垍撰,韓擇木八分書。天寳三年八月。(《金石録》)

衛尉卿駙馬都尉張垍撰,諸王侍書榮王府司馬韓擇木八分書并額。建字立言,河南人,尚玄宗女建平公主,位至太僕卿駙馬都尉。碑以天寳三年七月立。(《集古録目》)

右唐豆盧建碑,云建其先慕容氏,前燕枝族也,九世祖萇在魏賜姓豆盧氏,封北地王。按《元和姓纂》云慕容運孫北地王精之後,魏道武賜姓豆盧氏。精生醜,醜曾孫萇生寧。而《北史》寧傳云寧曾祖勝以燕皇始初歸後魏,授長樂郡守,賜姓焉。唐距北朝未遠,氏族書完備,士大夫人人能知其得姓之自。今碑與《北史》、《姓纂》所載不同如此,皆莫可考。

 

郇國公碑

季子適之撰,史惟則八分書。天寳四年九月。(《金石録》)

 

梓潼太守竇履温碑

李之芳撰。天寳四年。(《京兆金石録》)

 

北齊范陽令宋君碑

郭慎微撰,史惟則八分書。天寳四年九月。(《金石録》)

 

陳留太守徐暉碑

李邕撰,徐浩行書。天寳五年八月。(《金石録》)

 

尋陽郡司馬程玄封碑

邢韶撰,徐浩行書。天寳六年七月。碑在西京上東門外三里道北積閏村。(《金石録》)

 

顔惟貞碑

陸據撰,蔡有鄰八分書。天寳六年十月。(《金石録》)

 

北海太守竇誡盈碑

徐浩撰并八分書題額,李過正書。天寳七年正月。(《金石録》)

 

贈太尉吴令珪碑

裴士淹撰,張少悌正書。大曆六年立,在香爐銘後。(《京兆金石録》)

 

贈東平太守章仇玄素碑

韋述撰,蔡有鄰八分書。天寳七年立。(《諸道石刻録》)

 

竇居士神道碑

天寳六載,李邕撰,段清雲行書。(《金石文字記》)

〓〓(補)唐淮陽司馬贈東太守章仇玄素碑,爲翰林學士内供奉蔡有鄰書,取法以時趣,不能甚古,而於嚴勁中微有情,似勝韓擇木。玄素者劍南節度使,兼瓊父,以子貴恩封。其文骫瑣,紀詔辭門閥而已。兼瓊利臣,齷齪李、楊二右相門,不足道。第天寳七載之碑見於《金石録》者凡八,而有鄰書獨有名而獨見遺所不可曉。(《弇州續稿》)

 

太子司議郎王允碑

李華撰,朱燦八分書。天寳七年十月。(《金石録》)

 

陽城郡太守趙公奭碑

馮用之撰,韓擇木八分書,衛包篆額。天寳八年五月。(《金石録》)

 

郭先生碑

李廸撰,徐浩行書。天寳八年七月。(《金石録》)

 

徐嶠之碑

李邕撰,季子浩正書。天寳八年十月。(《金石録》)

 

内常侍陳文叔碑

李邕撰,劉泰行書。天寳九年十二月。(《金石録》)

 

太原尹韋湊碑

族子韋述撰,韓擇木分書。天寳九年。(《京兆金石録》)

 

禮部尚書徐筠碑

陶翰撰,蔡有鄰書。天寳九年。(《京兆金石録》)

大理評事陶翰撰,翰林待詔左衛率府兵曹參軍蔡有鄰八分書。徐筠字南美,東海人也,垂拱中官至禮部尚書。碑以天寳九載立。(《集古録目》)

 

新安郡太守張公碑

韋述撰,徐浩正書,史惟則篆額。天寳十年十月。(《金石録》)

 

户部尚書章仇兼瓊碑

檢校倉部郎中馮用之撰,左衛率府兵曹參軍集賢殿待制蔡有鄰八分書。兼瓊字兼瓊,魯郡任城人,官至户部尚書,殿中監,謚曰忠。碑以天寳十年立。(《集古録目》)

 

贈太常卿張義方碑

張謐正書,天寳九年。(《京兆金石録》)

 

工部尚書郭虚已碑

顔真卿撰并書,天寳十一年。(《金石録》)

 

河南府參軍郭揆碑

顔真卿撰并正書,天寳十一年三月。(《金石録》)

 

右驍衛將軍劉仲獎碑

王卓撰,僧智銓書。天寳十二年。(《金石録》)

 

贈文部郎中薛悌碑

蘇預撰,徐浩八分書。天寳十三年二月。(《金石録》)

國子司業蘇預撰,武部郎中徐浩八分。悌長盧人,中宗時爲雍州司兵參軍,坐魏元忠,流死袁州。天寳中子伯連爲咸寧令,追贈悌文部郎中。(《集古録目》)

 

資州刺史裴仲將碑

陸璩撰,徐浩八分書并篆額。天寳十三年。(《金石録》)

 

贈坊州刺史韋餘慶碑

徐浩八分書,天寳十三載。(《諸道石刻録》)

 

永陽太守姚奕碑

達奚珣撰,徐浩正書并八分題額。天寳十四年二月。(《金石録》)

右唐姚奕碑。奕崇子也。新唐史云崇謚文獻,而此碑及張説所撰崇碑皆云謚文貞,蓋崇父懿已謚文獻,父子罕有同謚者,當以碑爲正。(《金石録》)

 

贈汝南太守郭慎徽碑

族弟汭撰,顧戒奢分書。天寳九載立。(《京兆金石録》)

 

代州都督薛仁貴碑

著作郎弘文館學士苗神客撰,仁貴玄孫領軍衛兵曹參軍伯嶷書。薛禮字仁貴,河東汾陰人,官至明威將軍,代州都督。碑以天寳二年立,在安邑。(《集古録目》)

薛仁貴碑,苗神客撰。云公諱禮,字仁貴,河東汾陰人也。《唐書》列傳云仁貴絳州龍門人,又不云名禮。余家集録薛氏碑尤多,據仁貴子楚玉碑,亦云父仁貴爾。仁貴爲唐名將,當時甚顯著,往往見於他書,未嘗有云薛禮者。仁貴本田家子,奮身行陣,其僅知姓名爾,其曰名禮,字仁貴者,疑後世文士或其子孫增爲之也。《列傳》又載仁貴降九姓事,云軍中爲之歌曰:‘將軍三箭定天山,戰士長歌入漢關。’仁貴卒於永淳中,碑以天寳中建,不載‘漢關’之歌,不應遺略,疑時未有此歌,亦爲後人所增爾。(《集古録》)

 

池州刺史馮公碑

此當是道士馮道力父,名仁字太玄。道力與劉承祖占玄宗當受命,潛布款誠,開元中拜道力銀青光禄大夫,冀國公,而又拜其父朝散大夫,使持節池州諸軍事,池州刺史也。開元十一年五月卒,十一月壬申葬咸陽北原。建碑今在長陵西。碑云:‘意得玄珠,謀參黄石。同心戴舜,以爲天子。’蓋指玄宗受命事也。書者爲國子監丞郭謙光,謙光又嘗書《韋維碑》,見鄭樵《金石略》。朱長文《古碑考》則其書亦小有聲者。此碑分隸自是名家,惜剥蝕不可搨,余與王咸陽從碑上録之,王公刻入《金石遺》,文字多舛謬。考道力與劉承祖同事,承祖開元十年坐姜皎事配雷州,詔百官不得與卜祝之人往來,而道力父尚爾建碑,禍不及耶?以道力事不顯,故參考而著之。(《石墨鐫華》)

右碑在縣東四十里,漢長陵西,下許野中。字八分書,剥落過半,存者儘有可玩。近下半入土中,北望平衍,莫知墓之所在。拂拭苔蘚,辨别形似,讀之如右。郭監丞當時名筆,又分書唐‘太子右庶子韋維碑’。《古碑考》載在京兆,向未搜得。得見是碑,亦差慰想,并記。(《金石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