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錄卷六十七

石刻文字四十三(唐碑豐碑)

 

唐中書延安靖公竇威碑

于志寧撰。武德九年。(《京兆金石録》)

 

唐虞世南碑

貞觀二年閏二月五日立,在會稽縣南二十里。(《訪碑録》)

 

唐杜如晦碑

虞世南撰。八分書,無姓名。貞觀四年。

右《唐杜如晦碑》,虞世南撰,驗其字畫,蓋歐陽詢書也。如晦唐偉人,史家立傳,不應草草。今以碑考之,頗多異同。《傳》言如晦大業中嘗以選補滏陽尉,棄官去。而碑言在隋,起家爲雍州從事,及煬帝幸江都,代王使君判留守事。蓋如晦未嘗爲滏陽尉,而亦未嘗棄官去也。傳言秦王爲皇太子,授左庶子,而碑作右庶子。傳言爲檢校侍中,攝吏部尚書。而碑作攝侍中吏部尚書。傳云其祖名果,而碑所書乃名徽。傳云謚曰‘成’,而碑所書乃‘誠’也。蓋此碑乃太宗手詔,世南勒文于石。其官爵、祖父名諱不宜有誤,皆可以證史氏之失矣。(《金石録》)

 

徐州都督房彦謙碑

李百藥撰,歐陽詢八分書。貞觀五年正月。(《金石録》)

右《唐房彦謙碑》,彦謙,玄齡父也。在隋任司隸刺史,出爲涇陽縣令卒。官不大顯,而《隋書》立傳二千餘字者,蓋脩史時玄齡方爲宰相故也。彦謙自曾祖而下三世,皆封壯武侯。隋唐史、《玄齡碑》所書皆同,獨此碑作‘莊武’,未知孰是。碑李百藥撰,歐陽詢八分書。在今齊州章丘縣界中,世頗罕傳。(《金石録》)

 

房彦謙碑陰

右《唐房彦謙碑陰》,具載彦謙歸葬恩禮儀物之盛,太宗遇玄齡可謂厚矣。蓋厚其禮,所以望其報也。太宗可謂善任人矣。(《金石録》)

 

大理卿郎頴碑

李伯藥撰,宋才正書。貞觀五年十一月。(《金石録》)

《唐郎穎碑》,李伯藥撰,宋才書,字畫甚偉。穎父名基,字世業,而李伯藥書穎世次,但云父世業,又書穎兄茂碑亦然。考其碑文,有‘皇基締構’之言,則‘基’字當時公私無所諱避。而於書世次字而不名,不詳其義也。是以君子貴乎博學。(《集古録》)

唐中書侍郎李百藥撰,前驃騎大將軍宋才書。穎字楚之,歷任隋、唐,至大理卿柱國,恒山公,致仕,卒謚曰‘平’。碑以貞觀五年十月立,在府北郎氏墓林中。(《集古録目》)

右《唐郎穎碑》,李百藥撰,歐陽公《集古録》云穎父名基,字世業。而百藥書穎世次,但云父世業,又書穎兄茂碑亦然。考其碑文有‘皇基締構’之言,則‘基’字當時公私無所避諱。而百藥書頴父字而不名,不詳其義,是以君子貴乎博學。余按:隋及唐初人多以字爲名,故雖一時名公卿,其名字混淆略不可考。又案:頴字楚之,其事迹雜見于《北史》、《隋書》,皆書爲楚之,而不載其名穎。獨《唐書·郎餘令傳》云:‘祖穎,字楚之。’至于傳中敘述行事,止稱楚之,疑其亦以字行耳。(《金石録》)

 

平公官屬題名

不著書人名氏。平公,穎也。凡柱國府僚佐、故吏、長史、司馬、掾屬、參軍、典籖,及恒山公府國官,國令,大農,常侍,侍郎,國尉,典尉,舍人,城局,廟長,學官長,食官長、丞,厩牧長、丞,典府長、丞,親事,百三十餘人,在穎碑陰。(《集古録目》)

 

尚書左丞郎茂碑

李百藥撰,張師立正書。貞觀五年十一月。(《金石録》)

 

黄君漢碑

李百藥撰,正書,无姓名。貞觀六年。(《金石録》)

唐東宫左庶子李百藥撰,不著書人名氏。君漢字景雲,東都胙縣人,羅刹之子。唐初官至夔州都督,封虢國公。碑以貞觀六年立。(《集古録目》)

 

逸民裴高士碑

正書,无書撰人姓名。貞觀八年正月。(《金石録》)

 

丹州刺史張崇碑

正書,无書撰人姓名。貞觀八年十二月。(《金石録》)

右《唐丹州刺史碑》,首尾已殘缺,其可見者云:‘公諱崇,字平高。’按《新唐書·劉裴傳》後載起義功臣事迹,有張平高,云綏州人,從唐公平京城,累授左領軍將軍、蕭國公。貞觀初爲丹州刺史,坐事以右光禄大夫還第,卒。今以碑考之,其事皆同。惟《傳》以字爲名耳。(《金石録》)

 

宕渠令孟略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貞觀十年。(《金石録》)

 

益州長史裴鏡民碑

李百藥撰,殷令名正書。貞觀十一年十月。(《金石録》)

右《唐裴鏡民碑》,殷令名書。令民與其子仲容皆以能書擅名一時,而令名遺跡存者,惟此碑耳。筆法精妙,不減歐、虞,惜不多見,以爲恨耳。(《金石録》)

 

姜寳誼碑

正書,无書撰人姓名。貞觀十二年十月。(《金石録》)

 

唐太子少師竇良碑

唐于志寧撰,王行滿書。貞觀十二年立,在三原。(《京兆金石録》)

 

唐益州長史郭福善碑

碑首殘缺,不見書撰人名氏。福善字福善,太原晋陽人。唐初官至益州都督府長史,謚曰‘慎’。碑以貞觀十二年立。(《集古録》)

 

河間元王碑

岑文本撰,于立政正書。貞觀十四年。(《金石録》)

右《唐河間元王孝恭碑》。按《新唐書》,孝恭自宗正卿歷凉州都督、晋州刺史,貞觀初爲禮部尚書以卒。今以碑考之,自太宗正遷禮部尚書,坐事免,尋復舊任,俄授梁州都督,改晋州刺史,與司空無忌等同時册拜觀州刺史,世世承襲。復授光禄大夫,禮部尚書。蓋孝恭凡三爲尚書,一免官,一拜世襲刺史,本傳皆不載。而以‘梁州’爲‘凉’者,亦誤也。又:唐初功臣皆云圖形凌煙閣,而此碑乃作戢武。戢武之名不見於他書,惟當時石刻數數有之,豈凌煙先名戢武,而後改之耶?(《金石録》)

于立政字匡時,京兆高陵人,志寧子。官太僕少卿、虢州刺史,見《唐書·宰相世系表》。

 

李先生碑

田世榮撰,劉君諤正書。貞觀十四年七月。(《金石録》)

 

唐贈徐州都督秦瓊碑

唐許敬宗撰。貞觀十三年。(《京兆金石録》)

 

龍門令皇甫忠碑

貞觀十四年,著作佐郎李儼撰。忠爲泰州龍門令,歲滿,縣民前左勲衛裴公隱等一千三百人申省請留八座。報云:‘公等請來遲晩,縣令今已替訖。好人堪用,縣國共須,豈一縣士庶獨懷恡惜。’所請不允。忠以唐太宗時爲令,當時臺省文字如此可愛。泰州者,義寧元年以河中之汾陰龍門置,治汾陰,武德二年徙治龍門,太宗十七年州廢。今碑後列縣人姓名,有録事、鄉長、鄉老、里正、縣博士、助教、佐史等。今之縣吏,惟録事、里正其名在爾。(《集古録》)

 

獨孤使君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貞觀十七年二月。(《金石録》)

右《唐獨孤使君碑》,云君諱某,字延壽,而其名殘缺不可辨。延壽,陁子也。《隋書·外戚傳》云陁二子延壽、延福。《元和姓纂》亦云陁生延壽,皆不著其名。又《姓纂》云延壽封新蔡公,而碑云封新蔡縣開國男,亦當以碑爲正。(《金石略》)

褚遂良書。(《金石録》)

唐歐、虞、褚、薛皆以書名,此碑精勁可愛,不知出于誰手。趙明誠《金石録》之第五百九十五謂無書撰人姓名,今其前乃題于志寧製文,又謂‘君諱某,字延壽’,名殘缺不可辨。今熟視之,左從言,右亦彷彿可尋。至于隋唐間多以字行,則歐文忠公跋《顔勤禮神道碑》論之矣。友人曾無愧持此相示,爲題其後。(《益公題跋》)

 

襄州刺史鄒襄公張公瑾碑

釋法琳撰,蘇敬稚正書。貞觀十七年七月立。《襄陽圖經》云碑今亡。(《復齋碑録》)

 

秦州都督姜確碑

于志寧撰,釋智辨正書。貞觀十九年十月。(《金石録》)

 

相州刺史侯莫陳肅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貞觀二十一年。(《金石録》)

右《唐侯莫陳肅碑》。肅,隋桂州總管穎之子也。《元和姓纂》所載侯莫陳氏,云其先後魏别部,居庫斛真水。《周書》云代武川人,世爲渠帥,隨魏南遷,爲侯莫陳氏。余嘗得穎及穎之孫涉墓誌,皆云本劉姓,系出漢楚元王交。穎墓誌則以爲父崇,魏時賜姓。涉墓誌則以爲崇王父豐,後魏時賜姓。二説已自不同,而肅碑乃云漢中山靖王勝之後。勝曾孫邵謀誅王莽,不密,避難于代,因左言而命氏改姓侯莫陳焉。自古史傳所載,容有異同。穎、肅、涉三世,歲月相接而碑誌所書自相乖戾如此,皆莫知其孰是,豈其姓氏本出代北,而唐初以族望相高,故妄言出于名胄以欺眩世俗,初無所稽據乎?不然,殆不可考也已。(《金石録》)

 

晋州刺史裴府君碑

上官儀撰。正書,姓名殘闕。貞觀二十三年。(《金石録》)

 

楚哀王稚詮碑

唐歐陽詢撰并分書。王名稚詮,字集弘,高祖之子也。隋大業末,高祖起兵于太原,王在京師見殺。高祖輔政,追封楚公,謚曰‘哀’。武德初進爵爲王,碑不著所立之年。歐陽公時爲給事中。(《集古録目》)

 

工部尚書晋昌郡王碑

唐于志寧撰,歐陽詢書。貞觀中立。(《京兆金石録》)

 

隋工部尚書段文振碑

潘徽撰,歐陽詢八分書。貞觀中立。(《金石録》)

 

燕府君碑

李儼撰,在霍邑。(《墨池編》)

 

樊知遷碑

在江原縣浄居寺,顔師古文。(《輿地碑目》)

 

什鉢苾碑

太宗詔岑文本爲突利可汗什鉢苾碑文。(《舊唐書·突厥傳》)

 

思摩碑

頡利族人思摩入朝,授右武衛將軍,從征遼東,爲流矢所中,太宗親爲吮血,未幾卒於京師。贈兵部尚書,詔爲立碑於化州。(《舊唐書·突厥傳》)

 

刑部尚書彭城襄公劉德威碑

唐許敬宗撰,李玄模書。永徽二年立,在三原。(《京兆金石録》)

貞觀初爲綿州刺史,以廉平稱,百姓爲之立碑。(《舊唐書》本傳)

 

聞喜縣令江彦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永徽二年十月。(《金石録》)

 

唐司空王仁佑碑

于志寧撰,于立政正書。永徽二年。(《京兆金石録》)

 

鄧慈碑

正書,无書撰人姓名。永徽三年正月。(《金石録》)

 

唐贈荆州刺史尹惠碑

蘇詵撰,郭謙光分書。永徽三年立。(《京兆金石録》)

 

唐户部尚書楊纂碑

令狐德棻撰,郭廣敬書。永徽六年。(《京兆金石録》)

 

唐魏州刺史王波利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忠公姓王氏,名濤,字波利,越嶲卭都人。仕唐爲内給事,官至魏州刺史,真定縣公。碑以永徽中立。(《集古録目》)

 

左驍衛大將軍翟仵碑

永徽二年立,在東京。(《金石略》)

〓〓(《訪碑録》云在長垣縣東南二十五里,墓側‘永徽二年葬’。)

 

樂彦瑋碑

劉禕之撰。(《墨池編》)

 

賈敦頤碑

《棠棣碑》在河南縣西修行寺。永徽初,賈敦頤、弟敦實前後爲洛州刺史,并有惠政,百姓立二碑於此,時人號爲《棠棣碑》。(《太平寰宇記》)

 

贈左僕射楊達碑

正書,无書撰人姓名。顯慶元年。(《金石録》)

不著書撰人名氏。遂寧郡公姓楊氏,名達,字叔莊,弘農華陰人,隋之宗室。煬帝世,官至納言,封遂寧郡公,謚曰‘懿’。唐武后,其外孫也。顯慶元年追贈左僕射,仍爲立碑。(《集古録目》)

楊達,觀王雄弟也。煬帝時官至納言,卒贈吏部尚書。唐顯慶中以武后外祖父,加贈左僕射官,爲之立碑。以《隋書》列傳考之,時有異同。《傳》云字士達,而碑云字叔莊;《傳》云年六十二,而碑云年六十五。皆當以碑爲正。又《傳》云謚‘恭’,而碑云謚‘懿’,余集録有李嶠所撰武后母墓碑,亦云謚爲‘恭’,與《傳》合,未知孰是也。

 

紀公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顯慶四年三月。(《金石録》)

 

雲麾將軍燕巒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麟德元年正月。(《金石録》)

 

乙速孤晟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麟德元年二月。(《金石録》)

 

後魏郢州刺史劉賓碑

八分書,無書撰人姓名。麟德二年,其孫立。(《金石録》)

 

益州都督程知節碑

許敬宗撰,暢整正書。麟德二年十月。(《金石録》)

《盧國公程知節碑》,唐侍中中書令行右相許敬宗撰,暢整書。知節字義貞,濟州東阿人,官至鎮軍大將軍,贈驃騎大將軍。碑以麟德二年十月立,在昭陵。(《集古録目》)

 

越州都督于德芳碑

從弟志寧撰,蘇季子分書。麟德元年四月建,在三原。(《復齋碑録》)

 

趙弘智碑

于志寧撰,殷仲容正書并篆額。麟德二年。(《金石録》)

右《唐趙弘智碑》,云弘智字處仕,而史不載。又云自太子舍人爲吏部員外郎,遷國子博士,檢校吏部郎中,尋爲越王府長史,兼檢校吏部侍郎,遂轉黄門侍郎。舊史亦云累遷,而新史直云由太子舍人拜黄門侍郎耳。又弘智爲國子祭酒,嘗領東宫賓客,而新舊史亦皆不載。(《金石録》)

 

蘭長史碑

正書,无書撰人姓名。麟德二年。(《金石録》)

 

舒州刺史楊承仙碑

張昌齡撰。正書,無姓名。乾封元年。(《金石録》)

 

司元太常伯竇德玄碑

李儼撰,姪節正書。乾封元年十月。(《金石録》)

右《竇德玄碑》,以唐史本傳考之,其事多合。惟德玄爲御史大夫,攝吏部、禮部、度支三尚書,遂遷大司憲,史皆不載。又其弟德遠,史云封樂安男,而碑作樂平,皆當以碑爲正。(《金石録》)

 

于志寧碑

令狐德棻撰,于立政書。乾封元年十一月。(《金石録》)

右《唐于志寧碑》。考唐史列傳,其微時所歷官,史多不書,今亦不復録,録其尤著者。碑云大業十年爲清河縣長,而《傳》云爲冠氏長,碑云自中書侍郎遷兵部侍郎,授蒲州刺史,不赴。後爲衛尉卿判太常卿事,以本官兼雍州别駕,遷禮部尚書。而史皆不載。史云自侍中拜尚書左僕射,同中書門下三品,頃之兼太子少師,遷太傅。顯慶四年以老乞骸骨,詔解僕射,更拜太子太師,仍同三品。今以碑考之,其初拜僕射也,未嘗領中書門下三品,至罷僕射,乃爲同中書門下,參謀朝政。皆史家之誤。又按《百官志》,唐初宰相有參議朝政,參預朝政,參知政事,其後有同中書門下三品,同平章事。永淳中遂以平章事入銜,而獨無參謀朝政之名,蓋惟見於此耳。(《金石録》)

 

滁州刺史劉君碑

李儼撰,顔有意正書。乾封二年二月。(《金石録》)

 

唐襄州都督姜協碑

唐司列少常伯李安期撰,豫王府屬直弘文館高正臣書。協字壽,秦州上邽人,官至夏州都督,碑以乾封二年立。(《集古録目》)

 

郭君碑

乾封二年。今在汾陽北七十里郭社村。

朱彝尊曰:碑文有云‘揮霜鉞而斬老生’,蓋從太宗攻霍邑者。按《唐書》,宋老生投塹爲劉弘基所殺,而温大雅《創業起居注》則云:‘老生攀繩上城,軍頭盧君諤所部人跳躍,及而斬之。’今讀此乃知揮刃者之爲郭君,而首二行剥裂,其名字門世及撰文者皆闕。其知爲郭君者,藉有碑額存爾。(《金石文字記》)

 

唐王屋縣令崔公碑

唐歐陽植正書。乾封二年。(《京兆金石録》)

 

唐監門將軍段業碑

唐劉延祐撰,孫師範書。龍朔元年立。(《京兆金石録》)

 

唐司禮少常伯辛良碑

唐李儼撰,蕭權正書。龍朔三年,歲次癸亥二月己酉朔立。(《復齋碑録》)

 

曹王府典軍劉公碑

趙務玄撰。正書,無姓名。總章二年二月。(《金石録》)

 

唐吴廣碑

總章二年吴廣碑,不著書撰人名氏,而字畫精勁可喜。廣字黑闥,唐初與程知節、秦叔寳等俱從太宗征伐,後與殺建成有功,至高宗時爲洪州都督以卒。然《唐書》不見其名字,惟《會要》列陪葬昭陵人有洪州刺史吴黑闥,亦不知其名廣也。其名字事蹟幸見於後世者,以有斯碑也。碑字稍磨滅,世亦罕見,獨余集録得之,遂以傳者,以其筆畫之工也。故余嘗爲蔡君謨言,書雖學者之餘事,而有助於金石之傳者,以此也。(《六一題跋》)

 

武師模碑

崔松客撰。正書,姓名殘缺。總章三年正月。(《金石録》)

 

尉遲寳琳碑

許敬宗撰,王知敬正書。咸亨元年正月。(《金石録》)

唐侍中中書令行右相許敬宗撰,膳部員外郎直弘文館王知敬書。寳琳字元瑜,敬德之子,位至司衛卿。碑以咸亨元年正月立。(《集古録目》)

 

淄川公李孝同碑

撰人姓名殘缺,諸葛思禛正書。咸亨元年五月。(《金石録》)

孝同者,淮安靖王神通之子。史但附名《神通傳》末,碑亦磨泐,可讀者才半。中有云:太宗爲秦公,孝同隸焉,承間啟王曰:‘秦公瞻視非常,功業又大,雖非儲貳,必膺寳曆。’靖王心然之云云。此亦可爲先見矣。撰文姓氏已不可求,書者據趙明誠爲諸葛思禛,今亦磨蝕。但其筆法虬健,波拂處大類褚河南,可寳也。(《石墨鐫華》)

 

司農寺主簿梁幹碑

王知隱撰,暢整正書。咸亨元年。(《京兆金石録》)

 

興昔亡單于阿史那彌射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咸亨四年二月。(《金石録》)

右《唐阿史那彌射碑》。彌射本西突厥,嘗歸朝,後伐龜兹,爲蘇海政所殺。《舊唐史》紀彌射事甚詳,多與碑合,而新史所書甚略。如高宗朝册爲崑陵都護興昔亡單于,皆不載。碑云單于諱某,字彌射,而缺其名不書。史但言名彌射,豈作碑者爲緣飾之乎?(《金石録》)

 

幽州都督盧承慶碑

八分書,无書撰人姓名。咸亨四年五月。(《金石録》)

 

戎州刺史董寳亮碑

李儼撰,張遂隆八分書。咸亨四年十月。(《金石録》)

 

贈秦州都督韋琨碑

許敬宗撰,虞昶行書。咸亨四年。(《京兆金石録》)

 

贈僕射韋陟碑

李紓撰,姪元正書。上元元年。(《京兆金石録》)

 

越州長史李基碑

張大素撰。行書,無姓名。上元二年九月。(《金石録》)

 

尹府君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上元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上柱國任君碑

正書。上元三年十一月,今在汾州府南門外二里文侯村。任君名恭,官至金紫光禄大夫,上柱國,臨濟縣開國男,貞觀十七年二月卒。(《金石文字記》)

 

任丘縣令王君碑

崔融撰。八分書,無姓名。儀鳳元年。(《金石録》)

 

贈秦州都督竇彦璋碑

劉禕之撰,儀鳳二年。(《京兆金石録》)

 

國子司業于立政碑

撰人姓名殘缺,陳道玉八分書。調露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國子司業于可封碑

弟淑之撰,調露三年立。(《諸道石刻録》)

 

狄仁傑寧州碑

高宗時狄仁傑爲寧州刺史,撫和戎夏,人得歡心,郡人勒碑頌德。後爲豫州刺史,時越王貞稱兵汝南,事敗,緣坐者六七百人,籍没者五千口,司刑使逼促行刑,仁傑緩其獄,密表奏,特敕原之,配流豐州。豫囚次於寧州,父老迎而勞之曰:‘我狄使君活汝輩耶!’相擕哭於碑下,齋三日而後行。豫囚至流所,復相與立碑頌狄君之德。(《舊唐書》本傳)

 

襄州刺史封公碑

撰人姓名殘缺,宋之愻正書。垂拱元年十月。(《金石録》)

右《唐襄州刺史封公碑》,宋之愻書,字畫頗佳。之愻,之問弟也,兄弟皆小人。之愻奴事武三思,三思五狗,之愻乃其一,以此知書特小技,苟非其人,亦何足貴哉。(《金石録》)

 

麴君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垂拱六年十一月。(《金石録》)

 

卭州刺史狄知愻碑

書撰人姓名殘缺。載和元年正月。(《金石録》)

 

揚州都督趙道興碑

李至遠撰,永昌元年立。(《京兆金石録》)

 

贈箕州刺史成公碑

楊炯撰。正書,無姓名。天授元年二月。(《金石録》)

 

伊州刺史衛府君碑

彭元覺撰,趙楚英書。天授二年立。(《訪碑録》)

 

冠軍大將軍楊公碑

蘇味道撰,姪楚材正書。長壽元年。(《金石録》)

 

龐君碑

行書,無書撰人姓名。神功元年十月。(《金石録》)

 

長安主簿龐君碑

與前碑同。(《金石録》)

 

護軍王君碑

行書,無書撰人姓名。聖曆二年六月。(《金石録》)

 

明堂令于大猷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聖曆三年十一月。(《金石録》)

此碑僅存强半,書法全出登善,峻拔遒健,可爲傳神。而書者名字遂不可求,惜哉。按大猷,志寧之孫,立政之子。志寧之玄孫休烈顯于肅、代,朝傳云休烈父默成,沛縣令,早卒。合之正爲四世,但不知默成者是大猷子否?趙明誠有《默成碑》,今不可得見矣。(《石墨鐫華》)

 

洛陽縣令鄭敞碑

薛稷撰,并正書。久視元年六月。(《金石録》)

右《唐洛陽令鄭敞碑》,薛稷撰并正書。碑稱敞上世皆爲顯官,而敞之爲令綽有政績,惜乎唐史無傳。稷撰此碑在武氏久視元年,故碑中之字如地作‘埊’,天作〖XC67-1.TIF,JZ〗,人作〖XC67-2.TIF,JZ〗,臣作〖XC67-3.TIF,JZ〗,國作圀,授作甃,正作〖XC67-4.TIF,JZ〗,日作〖XC67-5.TIF,JZ〗,年作〖XC67-6.TIF,JZ〗之類,皆武氏所製。故當時臣下用之,非天子不考文,此亦可見武氏僭竊之罪。(《金薤琳琅》)

 

丹州刺史蕭宗道碑

員半千撰,蔡有鄰八分書。久視元年。(《京兆金石録》)

 

濮州長史蕭府君碑

員半千撰,次子令臣正書。大足元年四月。(《金石録》)

 

稷山縣梁君孝義碑

李秦授文。八分書,無姓名。長安三年正月。(《金石録》)

 

都官郎中孔昌寓碑

盧藏撰,并八分書。長安三年二月。(《金石録》)

右《周孔昌寓碑》。載其世系甚詳,云宣尼父三十六世孫也,十四世祖潛,吴侍中,生晋豫章太守竺,竺生大尚書冲,冲生大司農偘,偘生秘書監滔,滔生江夏太守俟。俟生宋尚書左丞幼,幼生尚書右丞遥之,遥之生中書侍郎畢。畢生齊散騎常侍珮,珮生梁侍中休源,源生陳黄門侍郎宗範,宗範生陳散騎常侍伯魚,伯魚生隋秘書正字德紹,德紹生昌寓。唐以前士人以族姓爲重,故雖更千百年,歷數十世,皆可考究。自唐末五代之亂,在朝者皆武夫悍卒,於是譜牒散失,士大夫茫然不知其族系之所自出,豈不可惜也哉!故余詳録於此,使後學論姓氏者有考焉。按此碑及《梁史》皆云休源冲八世孫,而《元和姓纂》獨以爲七代孫,誤矣。(《金石録》)

 

晋州長史韋公碑

楊炯撰,孫希弼八分書。長安三年四月。(《金石録》)

 

上騎都尉相里瑞碑

JP2〗正書,今在汾陽縣小相里之北,太師墓上。太師者,五代時相里金也。二碑并列,此碑漫滅特甚,其可識者《上騎都尉相里府君之碑》曰:‘相里瑞,字鳳威。’曰‘夫人任氏’,而中有‘〖XC67-1.TIF,JZ〗’(天)‘埊’(地)‘〖XC67-5.TIF,JZ〗’(日)字,知其爲武后時立也。(《金石文字記》)〖JP

 

祝府君碑

子欽明撰。正書,姓名殘缺。神龍元年九月。(《金石録》)

右《唐祝府君碑》。府君諱綝,欽明父也。碑欽明自撰,今南京有漢祝睦兩碑,其一言君出自重黎、祝融苗胄,其一言其先高辛。余按諸書,重黎、祝融,皆帝高陽之後,帝堯高辛之子也。睦碑既云出于重黎、祝融,又云出于高辛,自相牴牾,莫可究考。而此碑引《世本·氏姓篇》云:祝氏,軒轅之後也。《史記·周本紀》,武王克殷,封黄帝之後於祝,帝堯之後於薊。《樂記》云封黄帝之後於薊,帝堯之後於祝,蓋以黄、堯本(下缺一字)同出有熊,由此史傳相交,祝薊互舉。參考《世本》,馬遷近之。然司馬遷《史記》於族系多采《世本》,不知《世本》果可盡信否?蓋君子于學,有所不知,闕焉可也。(《金石録》)

 

唐贈秦州都督唐宗碑

岑羲撰,族孫從心正書。神龍二年。(《金石録》)

右《唐宗碑》。云君諱宗,字徵仁。而《唐書·宰相世系表》云名世宗,碑又云祖諱子政,而《世系表》作二政,皆當以碑爲正。宗,宰相休璟祖也,仕隋爲朔方郡丞,行郡守事,大業末爲賊梁師都所殺,神龍中贈秦州都督。(《金石録》)

 

懷寧縣令慕容府君碑

徐堅撰。正書,無姓名。神龍二年二月。(《金石録》)

 

沙州司馬楊榮碑

元佑儀撰,韋同八分書。神龍二年三月。(《金石録》)

榮孫元表,字伯儀撰,韋同分書。神龍二年三月,建在蒲城縣。(《復齋碑録》)

 

衛州司馬楊恪碑

張柬之撰。八分書,姓名殘缺。神龍二年。(《金石録》)

張柬之撰。八分書,姓名殘缺。神龍三年,歲次敦洽,三月建,在蒲城縣。(《復齋碑録》)

 

工部尚書姚璹碑

正書,書撰人姓名殘缺。神龍二年四月。(《金石録》)

右《唐姚璹碑》。按《新唐書》璹列傳云爲夏官侍郎,坐族弟敬節叛,貶桂州長史。而碑云自兵部侍郎,以敬節犯法,改授司府少卿,檢校定州刺史,尋即真轉都督廣循等二十三州諸軍事,廣州刺史,後替還。仍以前累,重貶桂州。又璹爲宰相時,嘗爲西京留守。而史不載璹以妖妄諂諛事武后,其事蹟皆不足取,而於官職缺漏,不可不記者,所以正史官之失也。璹微時所歷官,列傳尤簡略,今皆不復載云。(《金石録》)

弟〖HTDBSNFDEDHTSS〗撰,歐陽植正書。神龍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景申。(《復齋碑録》)

 

周并州總管宇文舉碑

盧思道撰,楊略正書。神龍二年十月立。(《金石録》)

右《後周宇文舉碑》,盧思道撰。神龍中,其曾孫敞追建,以《後周書》考之,官閥事迹多同。惟碑云公諱舉,字神舉,而史但言名神舉而已。又史云其曾祖名求男,而碑止言名求。史云祖名顯和,而碑止言名和,亦皆不同。其卒也,史云宣帝以宿憾殺之,而碑稱遘疾薨,疑作碑者爲諱其事,當以史爲正。(《金石録》)

 

崔仁縱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神龍二年。(《金石録》)

 

唐匡城令鄭府君碑

唐校書郎吴光璧撰,前國子進士李惟恕書。滑州匡城令去思頌德之碑也。諲字叔敬,滎陽開封人,碑以景龍中立。(《集古録目》)

 

徐有功碑

徐彦伯撰,景龍三年四月。(《金石録》)

右《唐徐有功碑》,徐彦伯撰。以新舊唐史考之,其本末皆同,惟舊史云長安二年卒,年六十二。碑云三年卒,年六十八。新史亦云年六十八,與碑合。(《金石録》)

 

太子中舍人楊承源碑

王獻忠撰,集王羲之、歐陽詢、褚遂良等真行書。景龍二年十月。(《金石録》)

唐王獻忠撰,集王羲之、褚遂良、歐陽詢等諸家書。承源字嗣本,弘農華陰人,仕至太子典饍郎,贈太子中舍人。碑以景龍三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洛陽尉馬克忠碑

張説撰,盧藏用八分書。景龍二年二月。(《金石録》)

 

贈光州都督蘇瓘碑

唐嚴識玄撰。正書,景龍四年。(《京兆金石録》)

 

蘇瓌碑

盧藏用撰,并八分書。景雲元年十一月。(《金石録》)

蘇許公瓌,武功人,景雲元年十一月葬于武功。碑隸書,剥蝕過半,存者才十三。書法猶有漢魏遺意。《金石略》云盧藏用書,而《金石録》云藏用撰并書。考《文苑英華》,藏用撰序,張説撰銘。今碑後猶有范陽張説字。鄭、趙二公未見耶?(《石墨鐫華》)

 

左僕射劉延景碑

徐彦伯撰,張庭珪八分書。景雲二年二月。(《金石録》)

右《唐劉延景碑》。延景女爲睿宗妃,生讓帝者。碑云夫人房氏,以景雲元年贈沛國夫人,二年歲次丁亥,附窆于延景之墓。按睿宗以景雲元年六月即位,改元歲次庚戌,明年歲在辛亥,而碑作丁亥,誤也。碑載延景四子,温玉、承顔、璵、琪,而《元和姓纂》以璵爲瑗,蓋《姓纂》之謬也。(《金石録》)

 

并州刺史崔敬嗣碑

胡皓撰,郭謙光八分書。景雲二年九月。(《金石録》)

檢校祕書丞兼昭文館學士胡皓撰,國子監太學助教郭謙光八分書。敬嗣字奉先,博陵安平人,官至并州大都督府長史。碑以景雲二年九月立。(《金石録》)

右《唐崔敬嗣碑》,胡皓撰,郭謙光書。崔氏爲唐名族,而敬嗣不顯。皓爲昭文館學士,然亦無聞。觀其事實,文詞皆不足多采,而余録之者,以謙光書也。其字畫筆法,不減韓、蔡、李、史四家,而名獨不著,此余屢以爲歎也。(《集古録》)

右《唐崔敬嗣碑》。按唐史崔光遠傳,中宗在房州,光遠之祖敬嗣爲刺史,盡誠推奉,帝德之。及反正,有與敬嗣同姓名者,每擬官輒超拜,後召見,悟非是。訪真敬嗣,已死,乃用其子。余集録有光遠祖墓誌,其卒在武后朝。此碑敬嗣,蓋中宗時誤遷官者也,而碑乃云景龍元年有制,追不時至,中宗對宰相稱其姓名,三令使者趣之。及謁見,即日拜羽林將軍。二説不同,豈中宗既召見,乃悟其非是歟?(《金石録》)

《集古録》曰崔爲唐名族,而敬嗣不顯。余考之唐有兩崔敬嗣,昔中宗放房州,吏多肆慢,不爲禮,敬嗣爲刺史,獨盡誠推奉。中宗復位,有與敬嗣同姓名者,每擬官,輒超拜。召見,悟非是。訪真敬嗣,死矣,即授子注五品官。注生光遠,嘗持節荆襄,徙鳳翔,又節度劍南。其官職甚顯,敬嗣亦以此知名於世,昔人偶不考也。(《廣川書跋》)

 

王思泰碑

李振撰并正書。景雲二年。(《金石録》)

 

王美暢碑

薛稷撰并正書。景雲二年。(《金石録》)

唐禮部尚書昭文館學士薛稷撰,并書。美暢字通理。太原祁人。官至潤州刺史,其女爲睿宗德妃。景雲中追贈美暢至益州都督,碑以景雲二年七月立。(《集古録》)

 

陶狄碑

在彭澤縣,景雲中馬澤撰。(《輿地碑目》)

 

司農卿盧萬石碑

李義撰。八分書,無姓名。先天元年十月。(《金石録》)

 

楊乾緒碑

褚琇撰,權瓌八分書。先天元年十一月。(《金石録》)

唐富平主簿褚琇撰,正字權瓌八分書。乾緒字幼紹,雍州富平人,官至宣威將軍、右鈐衛。幽州開福府折衝都尉清邊軍總管致仕碑,以先天元年十一月立。(《集古録目》)

 

贈廣州大都督成王仁碑

唐侍郎岑羲撰,岐王府參軍魏思禮書。仁字千里,後改,以字爲名。唐太宗之孫,吴王恪之子,官至益廣二州都督,封成王。神龍三年,與節愍太子同誅。武三思敗死,先天二年,妃慕容氏爲立此碑。(《集古録目》)

 

洪州刺史王守真碑

唐賀遂涉撰,崔璹書。先天二年。(《京兆金石録》)

 

太僕少卿天水郡王僖碑

唐蘇晋撰,魏思禮正書。先天二年。(《京兆金石録》)

 

中書舍人王無兢碑

右唐王無兢碑,無兢事迹附見《唐書·陳子昂傳》後,以碑考之,《傳》頗不合。《傳》言自殿中侍御史徙太子舍人,神龍初出爲蘇州司馬,貶廣州,讐家矯制,榜殺之。而碑言爲中書舍人卒。《傳》言坐與張易之等交往貶,而碑云兩張弄權,九有蕩析,公出而無愠,皆莫知其孰是。據碑言,無兢無子孫,權知萊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