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錄卷五十八

石刻文字三十四

宋碑

宋武帝受禪壇記

永康元年陸綜分書,在壽州。《金石略》

在安豐軍。《輿地碑目》

宋武帝檄譙縱文

按顔有意書《成都學館廟堂記》云:‘石室北壁有晋義熙九年刺史朱齡石勒宋高祖檄譙縱文,其字磨滅不可備識。’《學館記》唐初立,距今又數百年,宜其磨滅愈難識矣,然其歲月官爵猶略可辨云。《金石録》

宋文帝神道碑

右《宋文帝神道碑》,云‘太祖文皇帝之神道’,凡八大字而别無文辭,惟此爲表識耳。古人刻碑正當如此,而後世鐫刻功德、爵里、世系惟恐不詳,然自後漢以來,門生故吏多相與立碑頌德矣。余家《集古》所録三代以來鐘鼎彝盤銘刻,備有碑文,漢以來始有也,此碑無文,疑非宋世立。蓋自漢以來碑文務載世德,宋世子孫未必能超然獨見、復古簡質,又南朝士人氣尚卑弱,字書工者率以纖勁清媚爲佳,未有偉然巨筆如此者,益疑後世所書。按《宋書》文帝爲元凶劭所弑,初謚曰景、廟號中宗,孝武立,改謚曰文、號太祖,其墓曰長寧陵也。《集古録》

《宋文帝神道碑》,在潤州。《金石略》

凌歊臺碑

宋孝武時立,唐李白時已不可讀,在南直隸太平府城北黄山巔。《古今碑刻記》

宛城司空劉勔廟碑

肥水又左納葛陂瀆。瀆水自漿黎分水,引瀆壽春城北,逕芍陂門右,北入城。瀆東有東都街,街之左道北有宋司空劉勔廟,宋元徽二年建于東鄉孝義里。廟前有碑,是年碑功方創,齊永明元年方立。沈約《宋書》言:大始元年,豫州刺史殷琰叛,明帝假勔輔國將軍,討之,琰降,不犯秋毫,百姓來蘇,生爲立碑,文過其實。建元四年,故吏顔幼明爲其廟銘,故佐史龐珽爲廟讚,夏侯敬友爲廟頌,并附刊於碑側。《水經注》

宋王琳碑

宋元嘉中,顔延之爲王琳碑石。《廣川書跋》

宋羅含碑

在衡州。《金石略》

宋宗慤母夫人墓誌

右《宗慤母夫人墓誌》,不著書撰人名氏。有誌無銘。其後云‘謹牒子孫男女次第、名位、婚嫁如左’,蓋一時之制也。按慤《本傳》與此誌歷官終始不同。《本傳》云:‘宋孝武即位,以慤爲左衛將軍,累遷豫州刺史、監五州軍事使,討竟陵王誕,入爲左衛將軍。廢帝即位,爲寧蠻校尉、雍州刺史,卒。’此誌乃大明六年作,誌云:‘爲右衛將軍、監交廣二州,湘州之始興,冠軍將軍,平越中郎將,廣州刺史,始遷豫州監五州軍事,又爲散騎常侍、左衛將軍、領太子中庶子,荆州大中正。’而《傳》皆略之也。慤,南陽湼陽人,而此誌云‘湼陽縣都鄉安衆里人’,又云‘窆於秣陵縣都鄉石泉里’,都鄉之制,前史不載。《集古録》

不著書撰人名氏。慤仕宋爲散騎常侍、荆州大中正、洮陽縣侯。夫人姓劉氏,碑以大明六年立。《集古録目》

《宋宗慤母劉夫人墓誌》,謝朓文。大明二年立,在江寧府。《金石略》

宋散騎常侍謝濤墓銘

碑云:濤字明遠,春秋四十有。缺。元嘉十八年歲次屠維月旅林鐘十七日卒,其年九月三十日窀穸於揚州丹陽郡建康縣東鄉土里山。夫人王氏大明七年歲次單閼十月十四日合祔。《復齋碑録》

在應天府。《天下金石志》

宋湘東太守張濟女雅兒墓誌

宋故臨渭縣侯、湘東太守張府君諱濟,第三女雅兒,春秋三十有一,亡於徧憂,永徽元年十月十七日權假窀穸於西鄉。《復齋碑録》

在蘇州。《寶刻叢編》

宋石門頌

大宋元嘉十有九年,歲在壬午,刊而記諸石,在青田縣。《復齋碑録》

宋湘宫寺水陸田記

大始年立。《復齋碑録》

宋石帆銘

鮑照文。《輿地碑目》

齊碑

齊海陵王墓誌

右《南齊海陵王墓銘》,長兼中書侍郎謝朓撰。海陵王昭文者,文惠太子次子也。初,明帝鸞既廢鬱林王昭業而立昭文,又廢爲海陵王而殺之,遂自立。按《謝朓傳》,朓當海陵王時爲驃騎諮議、領記室,又掌中書郎,後遷尚書吏部郎。此誌題云‘長兼中書侍郎’,而據《傳朓》,未嘗爲中書侍郎,史之闕也。按《南齊書》,劉悛爲長兼侍中,後魏臨淮王彧爲長兼御史中尉,《南》、《北史》多有此名,蓋當時兼官之稱,如唐檢校官之類也。《集古録》

南齊長兼中書侍郎謝朓撰,不著書人名氏。海陵王名昭文,文惠太子之子,齊明帝廢其主鬱林王而立之,在位一年又廢爲海陵王。《集古録目》

慶曆中,予在金陵,有饔人以一方石鎮肉,視之若有鐫刻,試取石洗濯,乃《齊海陵王墓銘》。謝朓撰并書,其字如鍾繇,極可愛。予擕之十餘年,文思副使夏元昭借去,遂托以墮水,今不知落何處。此銘朓集中不載,今録於此:‘中樞誕聖,膺曆受命。於穆二祖,天臨海鏡。顯允世宗,温文著性。三善有聲,四國無競。嗣德方衰,時維介弟。景祚云及,多難攸啟。載驟軨獵,高闢代邸。庶辟欣欣,威儀濟濟。亦既負扆,言觀帝則。正位恭已,臨朝淵嘿。虔思寶締,負荷非克。敬順天人,高遜明德。西光已謝,東龜又良。龍纛夕儼,葆挽晨鏘。風摇草色,日照松光。春秋非我,晚夜何長。’《夢溪筆談》

《海陵誌》在沈翰林括家。《東觀餘論》

八公山淮南王劉安廟碑

肥水又西分爲二水,右即肥之故瀆,遏爲船官湖,以置舟艦也。湖北對八公山,山無樹木,唯童阜耳。山上有淮南王劉安廟。劉安是漢高帝之孫,厲王長子也。折節下士,篤好儒學。養方士之徒數十人,皆爲俊異,多神仙祕法、鴻寶之道。忽有八公,皆鬚眉皓素,詣門希見。門者曰:‘吾王好長生,今先生無住衰之術,未敢相聞。’八公咸變成童,王甚敬之。八士并能煉金化丹,出入無間,乃與安登山,埋金於地,白日昇天。餘藥在器,雞犬舐之者,俱得上昇。其所昇之處,踐石皆陷,其人馬跡存焉,故山即以‘八公’爲目。余登其上,人馬之跡無聞矣,唯廟像存焉。廟中圖安及八士像,皆坐牀帳如平生,被服纖麗,咸羽扇裙帔,巾壺枕物,一如常居。廟前有碑,齊永明十年所建也。《水經注》

齊桐柏山金庭館碑

南齊征虜將軍、南清太守、司徒左長史、揚州行事沈約造,揚州刺史、驃騎記室倪珪之書。據《記》稱,永泰中定居桐柏嶺,因地名建館,曰金庭宫,命置道士十人而已,爲之首。蓋道士自敘之言,非約所撰,其謂造之者,疑如後世所立碑之類耳。碑以永元三年立。《集古録目》

在剡縣東南七十二里本觀内,齊永元三年正月立。《訪碑録》

齊褚伯玉碑

褚伯玉有隱操,齊高帝勅於剡白石山立太平館以居之,孔稚圭嘗從伯玉受道法,爲於館側立碑。《南史·隱逸傳》

齊侍中蕭穎胄碑

《齊侍中尚書令丞相巴東獻武公蕭穎胄碑》,普通五年太歲甲辰三月辛亥朔十日庚申鐫,在花林村。《復齋碑録》

芸亭碑

在安福縣,永明二年立,其文磨滅。《輿地碑目》

齊紀僧真造釋迦像題

齊永明二年太歲甲子四月二十日,弟子紀僧真爲亡弟僧惠敬造,在宜興。《復齋碑録》

齊周僧徽等造像記

齊永元元年歲次己卯十二月初八日,釋迦清信弟子周僧徽、僧義、僧瓚、僧琰等造,在宜興。《復齋碑録》

梁碑

梁元帝廬山碑

夫日月麗天,皇穹所以貞觀;川嶽帶地,后土所以維寧。廬山者,亦南國之德鎮,雖林石異勢而雲霞共色。長風夜作,則萬流俱響;晨鼯曉吟,則百里齊應。東瞻洪井,識曳帛之在兹;西望石梁,見指寶之可拾。誠復慕類易悲,闕中難久,攀蘿侣葛,多見淹留。《廬山碑略》

梁太祖文皇帝神道碑

在丹徒縣之三城港文帝陵下。《鎮江志》云:歐公《集古録》以爲宋文帝碑,非是,宋文帝自葬蔣山,見沈約《宋書》,第見此八字與宋帝謚號同,遂指以爲宋帝,不知梁武帝父追尊之號亦同。《輿地碑目》

梁廬陵王銘

世傳宗資闕文謂古無是,而豐碑本以下繂,其説信也。嘗考吴均《齊春秋》,王儉謂:‘石碑不出禮典,起宋元嘉,顔延之爲王琳碑石。’又考杜叔廉《書儀》,則謂碑石自魏司徒繆襲改墓刻石以誌,因以述其德行。昔顔之推論碑銘,皆不及此,乃知不顯著於書者,或不得盡考也。嘗見南朝得《王戎墓銘》,凡數百言,其首書‘晋司徒尚書令安豐元公之碑’。其後張率得威斗,何承天以爲必甄豐,求其識,得石,具如承天説。然其制已備於漢,豈特魏、晋間耶?蔡邕《銘論》曰:碑在宗廟兩階之間,近代以來咸銘於碑。余見邕之爲靈墓硬碑,便知諸人論之不詳,皆不足信於世。《廬陵王碑》敘述唯謹,微覺煩碎,然字畫簡古,爲足貴也。《廣川書跋》

梁立延陵季子二碑

晋殷仲堪文,梁王僧恕書,在潤州。《金石略》

梁改墮淚碑

劉之遴撰,劉靈正書。《金石録》

梁重立羊祜墮淚碑

右《羊祜碑》。梁大同中以舊碑殘缺,再書而刻之。碑陰具載其事,今附於次。《金石録》

《晋故使持節侍中太傅鉅平成侯羊公之碑》,篆額,正書,無名姓,字畫亦類劉靈書,年月同上碑。《復齋碑録》

《羊公墮淚碑》,不著書撰人名氏。《襄陽耆舊傳》謂李興初撰也。梁大同十年,雍州刺史以故碑闕落,命别駕從事史劉伯推模立此碑。故碑一丈一尺,開元間故碑尚無蓋,李翰林有‘龜頭剥落生莓苔’之句,今不存矣。《集古後録》

劉瓛碑

天監元年下詔爲劉瓛立碑,謚曰‘貞簡先生’。《南史》本傳

關内侯盛紹遠碑

天監中聚徒敎授,殁後門人立碑,在餘杭。《訪碑録》

在餘杭縣西北進賢里。按古圖經稱,碑刻云:天監二年,聚徒數百人以授業,殁後門人相與立碑,以旌德業。廖瑜《碑碣目》

梁侍中始興忠武王碑

徐勉造,貝文淵正書,張缺明監作,吴賢明上石,在花林清風村。《復齋碑録》

梁侍中司徒鄱陽忠烈王墓誌

張纘奉勅造,普通七年二月二十五日葬。《復齋碑録》

梁散騎常侍司空安成康王碑

故州民前廷尉卿彭城劉孝綽撰,奉朝請吴興貝義淵正書,在花林村。《復齋碑録》

安成康王秀卒,遊王門者:東海王僧繇、吴郡陸倕、彭城劉孝綽、河東裴子野,各製其文,咸稱寶録,遂録四碑,并建。《南史·梁宗室傳》

梁蕭懿墓碑

簡文爲太子時撰,書法遒勁可愛。陸游《劍南詩藁》

衡州刺史蘭欽德碑

在英德府,天監七年立,湘東王蕭繹文。其石斷裂,文字磨滅。《輿地碑目》

梁貞白先生陶弘景碑

蕭綸文分書,江陵府。《金石略》

梁陶隱居墓誌

梁昭明太子蕭統撰,蕭綱書。無立石年月。《復齋碑録》

梁張先師碑

梁昭明太子奉勅撰。天監五年立。《諸道石刻録》

梁永陽昭王敬太妃墓誌銘

徐勉奉勅撰,細書,無姓名。普通元年十月九日己卯薨。《復齋碑録》

梁侍中司空永陽昭王墓誌銘

徐勉奉勅撰,細書,無姓名。梁武次兄,齊建武四年薨,梁天監元年追贈,普通元年十一月太妃王氏薨,合祔作誌。《復齋碑録》

齊侍中尚書令巴東獻武公碑

普通三年立,在應天府黄城村。《天下金石志》

梁建安敏侯碑

在應天府淳化鎮西。《天下金石志》

梁太常卿陸倕墓誌

從子襄序,湘東王蕭繹銘。前一半磨滅,僅有姓氏,名字、官爵皆不復存。後有普通七年除太常卿字,以其年六月卒,葬吴縣陵山鄉。碑末列祖、父、二兄、四男名及官爵。以《南史》考之,乃陸慧曉之子陸倕也。按《史》,倕字佐公,累遷至太常卿卒。《復齋碑録》

梁許府君墓誌

郡太守河南褚翔造,大同三年太歲丁巳正月丁酉朔十九日乙卯葬,在宜興。《復齋碑録》

梁臨川靖惠王之神道

《梁故假黄鉞侍中大將軍揚州牧臨川靖惠王之神道》,雙闕各二十一字,去城三十里北城鄉。《復齋碑録》

在應天府北城鄉。《天下金石志》

梁新渝寛侯神道

《梁故侍中仁威將軍新渝寛侯之神道》,正書十五字。《復齋碑録》

梁吴平忠侯蕭公神道

反書,類隸字,題云‘梁故侍中撫軍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吴平忠侯蕭公神道’,在花林村。《復齋碑録》

在應天府花林村。《天下金石志》

梁建安敏侯神道

《梁故侍中左衛將軍建安敏侯之神道》,正書十五字,在淳化鎮。《復齋碑録》

梁故范府君神道

《梁故昭遠將軍臨川王國侍郎范府君之神道》,正書十八字。《復齋碑録》

梁史府君神道

《梁故假節散騎常侍兖州刺史建昌縣開國侯史府君之神道》,正書二十四字,有武后時字,恐是武后時立。《復齋碑録》

《兖州刺史史府君墓石柱刻》,在溧陽縣。《輿地碑目》

梁茅君碑

《茅君碑》。三茅者,盈太元真君、固定録真君、衷保命僊君,皆漢景帝中元間人。盈天漢四年道成,至元帝初元五年來江左句曲之山,哀帝元壽二年乘雲而去,至梁普通三年,五百四十四年矣。固至孝元時拜執金吾卿,衷宣帝地節四年拜上郡太守、五更大夫,并解任還家修學。成帝永始三年,固爲定録真君,衷爲保命仙君。梁普通三年,道士張繹建此碑,孫文韜書。《元豐題跋》

不著撰銘人名氏。梁茅山道士孫文韜書,領道士正張繹集《茅山記》、《茅君九錫文》而刻之,因爲之銘。碑以普通三年立,在茅山。《集古録目》

普通三年壬寅五月壬辰朔十五日丙午,張繹建立,孫文韜正書。碑陰右側題‘三洞法師闕殷靈養’,左側題‘三洞法師魯郡周顯明以己卯誕世,尋真宋末,德茂齊梁’。《復齊碑録》

《梁茅君碑》,孫文韜書,或云張澤書。普通三年。在江陵府。又云:《梁上元真人司命茅君九錫文》,普通三年,江陵府。《金石略》

梁許長史舊館壇碑

梁隱士陶弘景撰。其前題曰‘弟子華陽隱居陶弘景謹造’,其傍又題曰‘此一行隱居手自書其文’,不知誰所書也。弘景學道句曲山中,有晋許長史故居壇塔,爲之記頌。碑額又有四字曰‘天靈聖明’,不知爲何語也。在茅山。《集古録目》

陶弘景撰,孫文韜書。天監十七年立。在玉晨觀。《諸道石刻録》

《梁上清真人許長史舊館壇碑》。普通三年,陶弘景文并書。有碑陰。在江陵府。《金石略》

今在句容縣。茅山碑首云‘弟子華陽隱丹陽陶弘景造,隱居手自書’,前此未有列書人之名者,此其始也。其書‘金陵地肺’字作‘胇’。《金石文字記》

梁長沙館碑

陶弘景撰。其文曰:‘夫萬象森羅,不離兩儀;所育百法,紛湊無越。三敎之境,縉紱之士,飾禮容於闈閤,耿介之夫,敭旌麾於門裔。銘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皇王受命,三才乃理。惟聖感神,惟神降祉。德被歌鐘,明昭圖史。友于兄弟,敬惟西宣。言追茂實,用表遺先。敢循舊制,有革雜章。刊石弗朽,奕代流芳。’《茅山碑略》

梁汶陽觀碑

在遠安縣,大通五年,荆州刺史、湘東王繹撰。《寰宇記》

梁簡寂觀碑

太子僕射沈璿撰。《輿地碑目》

玉笥山清虚館碑

清虚館者,梁天監中京兆杜曇永於廬林玉笥山建之以栖遁,而蕭侍中子雲景喬裔孫律守虔州重刻兹記而書其後。引《玉笥山實録》,以爲景喬自嶺南使還登此山,師曇永而道成,上帝賜之玉册,以爲元洲長史,治郁木福庭,舉族八十二人皆仙去。又於碑書景喬之官,乃曰黄門侍郎、太子司徒、左長史。按,梁初景喬自太子舍人移丹陽郡丞,出爲臨川内史,還除散騎常侍侍中國子祭酒,又出爲東陽太守,太清元年復爲侍中及祭酒,三年宫城失守,奔晋陵,餧卒於顯雲寺僧房,年六十有三。與《玉笥山録》所載乖異。亦猶漢史書淮南王安自殺,而仙史謂其盡室上賓者同也。然方外之事固不可以常理測,景喬仙去之事,道家書載之甚著,唐世亦有遇之於兹山者。苐恐其餧卒晋陵,道家所謂解化,猶託劍騐火之類也。至於《山録》稱其嘗使嶺南,及爲黄門侍郎、太子司徒、長史,則誤。蓋考之於《傳》,景喬但嘗爲太子舍人、爲侍中、爲臨川、爲東陽,未始位黄門及長史并使嶺表也。然予嘗見子雲啓事梁武,稱侍中、南徐州刺史臣子雲,而傳亦不書其刺南徐,則史家容有舛漏。但太子官屬初無長史,乃見碑所題之謬也。景喬文詞雖六朝駢麗體,故自清靡可喜,要不失爲佳文。至律所刻《玉笥上清宫碑》,題云杜曇永撰,則詞格淺俚,與景喬所製不侔。然亦非當時語,殆唐末五代人所爲,假托杜君耳。《清虚碑》但云杜君爲豫章王左常侍耳,而《上清碑》末題云天監十五年立,至題杜君之官則云禮部侍郎、翰林學士,其不稽古甚矣,若律者其陋至此,得無愧厥祖乎?獨其能傳景喬之文於石及立祠堂爲可取耳。又其所題碑後詞至凡近弗倫予,頗爲删易,并録二碑及《南史·景喬傳》,并置右方,使觀者有考焉。第律重刻《清虚碑》字甚惡,故但録其文耳。古樓觀之觀乃謂之觀,而道家居皆目以館,若宋崇虚館、梁朱陽館爲陶隱居置之類甚衆,至近古乃以館爲觀,蓋亦取仙人樓居之義。因辨此碑,聊識於後。《東觀餘論》

梁華陽石碣頌

梁普通三年五月五日略記,正書,無書撰人名氏,刻在許長史舊館壇記碑陰。《復齋碑録》

梁開善寺智藏法師碑

右《梁智藏法師碑》。梁湘東王蕭繹撰銘,新安太守蕭幾作敘,殿中郎蕭挹書,世號‘三蕭碑’。法師者,姓顧氏,幾、挹皆稱弟子,衰世之弊遂至於斯。余於《集古録》而不忍遽棄者,以其字畫麄可佳,捨其所短、取其所長,斯可矣。《集古録》

梁新安太守蕭幾撰序,湘東王蕭繹撰銘,尚書殿中郎蕭挹書。法師姓顧氏,吴郡吴人,居鍾山開善寺,碑以普通三年九月立。《集古録目》

世號‘三蕭碑’,在蔣山。按此碑銘紹興初爲虜人所焚。《諸道石刻録》

跋《三蕭碑》後云:此楷法自鍾元常後,唯江左諸賢頗得之。故蕭殿中書是碑古雅可喜,然下至隋、唐,其法遂亡,虞、褚、歐、薛弗能逮也,此可與識者論云。《東觀餘論》

《梁開善寺大法師碑》,蕭挹書,普通三年,在建康府。《金石略》

梁招隱寺刹下銘

梁晋安王蕭綱撰,不著書人名氏。招隱寺刹,王之所建也。王後即位,是爲簡文帝。碑以普通三年九月立。《集古録目》

蕭綸書,普通二年,在普州。《金石略》

梁檀溪寺禪房碑

梁信威主簿劉之序,記室參軍鮑烱銘,前輔國郡都曹參軍許璠書。檀溪寺者,東晋人張殷以宅所立,咸安中沙門道安重建。宋元嘉二十五年,有西域浮屠又建禪房於池水之東,其地逼隘。梁天監四年,勅别給池西之地,移而立之。碑於天監十一年四月立。《集古録目》

麥積山應乾寺重修七佛龕銘

庾信文,在秦州。《金石略》

智者法師碑

在義烏縣,梁太子綱文。《輿地碑目》

梁孝敬寺刹下銘并發願文

二碑并在真州靈巖山法義禪院。《輿地碑目》

梁士林館碑

梁武帝於城西置士林館,虞荔乃制碑,奏上,帝命勒之於館。《南史·虞荔傳》

鍾山壙中銘

梁太常任昉大同四年七月於鍾山壙中得銘,當時莫能辨者,因藏之,戒諸子曰‘世世以銘訪通人’。昉五世孫升之寫以授郭欽説,欽説出使,得之於長樂驛,至敷水三十里而悟,升之服其智。《唐書·郭欽説傳》

梁羅浮山銘

梁廣州刺史、河東王蕭缺撰,參軍蕭世貞書,中大同元年立。《集古録目》

梁江淹碑

在越州。《金石略》

陳碑

陳蔡景歷碑

禎明二年,重贈景歷侍中、中撫軍將軍,於墓所立碑。《南史本傳》

陳顧野王祠碑

晋僧於水際得古斷碑,云野王於此修《輿地志》,即今寶雲寺東。《天下金石志》

陳張慧湛墓誌銘

陳、隋之間字,書之法極於精妙。自開皇仁壽而後至唐高宗已前,碑碣所刻往往不減歐、虞而多不著名氏,如《鉗耳君清德頌》。或有名而其人不顯,如丁道護之類,不可勝數也。慧湛,陳人,至唐太宗時始改葬爾,其銘刻字畫道勁有法,翫之忘勌。惜乎,不知爲何人書也。《集古録》

不著書撰人名。慧湛,字彦沈,涿郡范陽人,仕陳至南平王諮議參軍。《集古録目》

陳善慧大士碑

陳侍中、尚書左僕射、領大著作徐陵撰,陳大建五年太歲癸巳七月五日書,吴興吴文純刻字。碑陰紀大士問答語,并題眷屬弟子名。《復齋碑録》

陳善知闍黎碑

陳侍中光禄大夫王名缺撰,太建五年立。《諸道石刻録》

陳惠集法師碑

陳大建六年,尚書左僕射領國子祭酒豫州大中正周弘正撰。《諸道石刻録》

陳尼慧仙銘

碑首稱前安東諮議參軍,而其下缺滅不見撰者姓名。宣成王國常侍陳景哲書。慧仙,姓石氏,譙人也,爲尼居慧福寺。碑以天嘉元年立。《集古録目》

陳韋霈書攝山栖霞寺碑

金陵六朝遺刻,惟《始興》、《安成》二碑在花林田中。此雖陳時所立,然初本燬於會昌,後又重立,而石復斷。僧人契先再依石本寫之,則今立於殿廡者是已。碑内言,明徵君初居此,與度法師講經,遂捨宅爲寺,繼而欲造無量壽佛,未成而没,子仲璋繼之。又言朗法師在寺,梁帝遣十僧受法。又言蕭眕遁迹兹山死,葬法師傍。又言夢靳尚神受戒,則今山頂有廟者是已。但蕭公之墓都不可尋,而遺刻益已剥盡,則江總持所謂‘辭題翠琰,字勒銀鉤。賢乎樂餌,過客宜留’者,亦有時而勒耶?嘉定丁巳五月七日記。《玄牘記》

徐陵報德寺塔銘周弘正報德寺碑

在長興縣大雄寺。《輿地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