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錄卷五十七

石刻文字三十三

晋立太公碑

汲縣城北三十里有太公泉,泉上又有太公廟,廟側高林秀木,翹楚競茂,相傳云太公之故居也。晋太康中,范陽盧無忌爲汲令,立碑於其上。太公避紂之亂,屠隱市朝,遯釣魚水,何必渭濱,然後磻溪?苟惬神心,曲渚則可磻溪之名,斯無嫌矣。《水經注》

右《晋太公碑》。其略云:‘太公望者,此縣人。大晋受命,四海一統。太康二年,縣之西偏,有盜發冢,而得竹策之書。書藏之年,當秦坑儒之前八十六歲。’今以《晋書·武帝紀》考之,云:‘咸寧五年,汲郡人不凖掘魏襄王冢,得竹書小篆古書十餘萬言,藏於秘府。’與此碑年月不同,碑當時所立,又荀勖校《穆天子傳》,其敘亦云‘太康二年’,與碑合,可以正《晋史》之誤。其曰‘小篆書’,亦謬也,且其書既在秦坑儒八十六歲之前,是時安得有小篆乎?碑又云:‘其《周志》曰:“文王夢天帝服玄禳‘禳’字字書所無,以立於令狐之津。帝曰:昌,賜汝望!文王再拜稽首,太公於後亦再拜稽首。文王夢之之夜,太公夢之亦然。其後文王見太公而訊之曰:而名爲望乎?答曰:唯,爲望。文王曰:吾如有所見於汝。太公言其年月與其日,且盡道其言臣以此得見也。文王曰:有之,有之。遂與之歸,以爲卿士。”’而《史記·太公世家》曰:‘西伯將出獵,卜之云云。於是西伯獵,果遇太公於渭之陽,與語,大悦,曰:“自吾太公,望子久矣。”故號之曰“太公望”,載與俱歸。’二説殊不合。而王逸注《楚詞》,亦載文王夢太公事,與碑所書略同。方逸爲注時,此書未出,逸必别有所據。碑又云:‘其《紀年》曰:“康王六年,齊太公望卒。”參考年數,蓋壽一百一十餘歲。’而《史記》亦不載。按前世所傳汲冢諸書,獨有《紀年》、《穆天子傳》、《師春》等,不載所謂《周志》者,不知爲何書?而杜預《左氏傳後敘》云:‘汲冢書凡七十五卷,皆藏秘府,預親見之。’以此知不特十餘萬言,史之所記,蓋不能盡其亡逸,見於今者絶少也。《太公碑》,汲縣令盧無忌立,後題‘太康十年三月’云。《金石録》

《太公廟碑》,今在衛州共縣,晋太康十年立。其文可識曰:‘太公望者,此縣人。太康二年,縣之西偏,有盜發冢,而得竹策之書。書藏之年,當秦坑儒之前八十六歲。其《周志》曰:“文王夢天帝服玄禳,以立於令狐之津。帝曰:昌,賜汝望!文王再拜稽首,太公於後再拜稽首。文王夢之夜,太公夢之亦然。其後文王見太公而訊之曰:而名爲望乎?答曰:唯。文王曰:吾如有所見於汝。太公言其日,且述其言臣以此得見也。文王曰:有之,有之。遂與歸,以爲卿士。”其《紀年》曰:“康王六年,齊太公卒。”蓋壽一百一十餘歲。’《史記》謂:‘東海上人,西伯與語,大悦,曰:“自吾先君太公,望子久矣。”故號之曰“太公望”。’又曰:‘吕尚處世隱海濱,西伯拘羑里,散宜生、閎夭素知而招吕尚。’言吕尚所以事周雖異,然要之爲文、武師。蓋不得其詳,乃廣徵異説:其謂‘東海上人’,則得于《孟子》;其‘先君望子’,則得於《墨子》;至‘拘羑里’,則戰國辨士之論也;灼龜而得兆,立以爲師,今緯書有之。曾不知諸侯無太師,而東海時避紂耳,則得以爲卿士,其説是也。《詩》曰‘維師尚父’,則知爲武王師也。《竹書》最古,當魏安釐王時國史也,則所書宜可信。其言‘服玄禳’,而《説文》無此字,惟曰‘漢令:解衣耕謂之襄’,而衛宏《字説》與郭昭卿《字指》則有之,知許慎所遺古文衆矣。昭卿因宏以有記,非得是碑,豈知宏之爲有據哉?《晋紀》言‘咸寧五年,盜發汲郡冢’,與此碑異,知史誤也。《廣川書跋》

《太公望表》,八分書,太康十年三月,今在汲縣西門太公廟。《水經注》曰:‘縣故汲郡治城西北有石夾水,飛湍激急,人亦謂之磻溪,言太公常釣於此也。’今其文曰‘般谿之山,明靈所託’,‘般’即‘磻’之異矣。《金石文字記》

恬漠先生翼神碑

河水南導于千崤之山,其水北流,纏絡二道。漢建安中,曹公西討巴、漢,惡南路之險,故更開北道,自後行旅率多從之。今山側附路,有石銘云:‘晋太康三年,弘農太守梁柳修復舊道,太崤以東,西崤以西。’明非一崤也。西有二石,又南五六十步,臨溪有《恬漠先生翼神碑》,蓋隱斯山也。《水經注》

帛仲理墓碑

瀍水東與千金渠合,《周書》曰‘我卜瀍水西’,謂斯水也。東南流,水西南有帛仲理墓,墓前有碑,題云‘真人帛君之表’。仲理名護,益州巴郡人,晋永寧二年十一月立。《水經注》

譙定王司馬士會冢碑

濄水南有譙定王司馬士會冢,冢前有碑,晋永嘉三年立。碑南二百餘步有兩石,高丈餘半,下爲束竹交文,制作工巧。石牓云‘晋故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揚州江州諸軍事、安東大將軍、譙定王、温司馬公之神道’。《水經注》

在亳州。《金石略》

黄門侍郎潘岳墓碑

羅水西北逕潘岳父子墓,前有碑。岳父茈《瑯琊太守碑》石破落,文字缺敗。岳碑題云‘給事黄門侍郎潘君之碑’,碑云:‘君遇孫秀之難,闔門受禍,故門生感覆醢以增慟,乃樹碑以記事。’太常潘尼之辭也。《水經注》

《晋潘岳碑》,在中牟縣西北七里平秩鄉墓側。《訪碑録》

順陽太守丁穆碑

丹水東逕南鄉縣北。興寧末,太守王靡之改築今城。城北半據在水中,左右夹溪深長,及春、夏水漲,望若孤洲矣。城前有《晋順陽太守丁穆碑》,郡民范甯立之。《水經注》

杜元凱碑

沔水又東逕方山北。山上有《鄒恢碑》,魯宗之所立也,山下潭中有《杜元凱碑》。元凱好尚後名,作兩碑,并述己功。一碑沈之峴山水中,一碑下之於此潭,曰:‘百年之後,何知不深谷爲陵也。’山下水曲之隈,云漢女昔遊處也,故張衡《南都賦》曰‘遊女弄珠於漢臯之曲’,漢臯即方山之異名也。《水經注》

襄陽城南門道東三碑

建安十三年,魏武平荆州,分南郡,立爲襄陽郡,荆州刺史治。邑居隱賑,冠蓋相望,一都之會也。城南門道東有三碑:一碑是《晋太傅羊祜碑》,一碑是《鎮南將軍杜預碑》,一碑是《安南將軍劉儼碑》。《水經注》

羊祜墮淚碑

沔水又逕峴山東,山上有桓宣所築城,孫堅死於此,又有《桓宣碑》。羊祜之鎮襄陽也,與鄒潤甫嘗登之,及祜薨後,人立碑於故處,望者悲感,杜元凱謂之‘墮淚碑’。山上又有《征南將軍胡羆碑》,又有《征西將軍周訪碑》,山下水中《杜元凱碑》處。《水經注》

襄陽百姓於峴山祜平生遊憩之所,建碑立廟,望其碑者,無不流涕,杜預因爲名‘墮淚碑’。《晋書·羊祜傳》

襄陽太守胡烈碑

沔南有固城,城側沔川,即新野山都縣治也。襄陽太守胡烈有惠化,補塞隄決,民賴其利。景元四年九月,百姓刊石銘之,樹碑於此。《水經注》

晋立諸葛武侯舊宅銘

沔水又東逕隆中,歷孔明舊宅北。亮語劉禪曰‘先帝三顧臣於草廬之中,咨臣以當世之事’,即此宅也。車騎沛國劉季和之鎮襄陽也,與犍爲人李安共觀此宅,命安作《宅銘》云:‘天子命我,于沔之陽。聽鼓鞞而永思,庶先哲之遺光。’後六十餘年,永平之五年,習鑿齒又爲其《宅銘》焉。《水經注》

晋立張平子碑

河間諱衡,字平子,南陽此縣人也。體德純和,秉行孝友,加以俊才命世,英識秀建,崔子玉爲之下闕造化,高才瑋藝,與神合契,君子以爲褒然聞之風聲。至于仕乎史官,算二儀之數,研陰陽之理,闕日月,致巧渾儀,有極深探賾之思,數往知來之驗,此崔生所以發德音也。若夫好學博古,貫綜謨籍:典墳丘索之流,經禮訓詁之載,百家九流之辯,詩賦雅頌之辭,金匱玉板之奧,讖契圖緯之文,音樂書畫之藝,方技博奕之巧,自《洪範》彝倫以還,若郯子之所習,介盧之所識者,罔不該羅其情,原始要終。故能學爲人英,文爲辭宗,紹羲和之顯跡,系相如之遐風。向若生于春秋之間,游乎闕里之堂,將同貫宰、貢,齊衡游、夏,豈值取足于身中,垂名于一涂哉!是以先生恒屈于不知己,仕居下位,再爲史官,而發應間之論,時不容道,遂興《思玄》之賦。爰登侍中,則黨言允諧;出相河間,則黎民時雍,庸詎限其所至哉!若夫巡狩誥頌,所以敷陳主德,《二京》、《南都》,所以讚美畿輦者,與《雅》、《頌》争流,英英乎其有味與。若又造事屬辭,因物興闕,下筆流藻,潛思發義,文無擇辭,言必華麗,自屬文之士,未有如先生之善選言者也。南陽相夏侯湛,自涉境以經于諸邑,每縣咨其故老,訪其先賢,有兆者表其墓,經墳者揖其魂。涂出魯陽,行次西鄂,盻狐山而頌闕英,歷茲邑而懷夫子。暨路過塋域,止駕衢首,覩封樹之蕭蓧,觀高碑之稱美。於是慨然永思,愴爾長懷,若死者可起,吾其與歸。乃延邑宰而問之曰:昔武王入殷,封比干之隴;高祖經魏,酧信陵之墓:此聖賢之所以禮忠旌能,甄表明德也。有可以優其胤嗣者,禮其在是,而世胄絶紹,支庶無聞。于是乃翦其墟落,寵其宗人,使奉其四時,獻其粢盛。遂糾集舊跡,攝載新懷,而書之碑側,以闡美抒思焉。其頌曰:

奕奕張生,秉德淑清。研深綜理,思俊才英。實掌天地,幽贊神明。冠蓋興美,傾漢流聲。匪唯天象,亦垂人文。有炳其猶,有爍其新。仰鑒遺籍,馳心哲人。殊世投好,百載交神。奉命南邦,行出爾涂。爰及隧首,輟駕前衢。徘徊崇碑,逍遥故墟。企仰罔瞻,長懷焉如。昔在先賢,唯德是友。古而無死,願言擕手。世則茲泯,道乃不朽。在珠詠隋,于璧稱和。戢寶無彫,人壽幾何?望兼京臺,思踰竢河。

碑以‘值’爲‘直’,以‘黨言’爲‘讜言’,以‘蕭蓧’爲‘蕭條’。

右《張平子碑》,晋南陽相夏侯湛作。《水經》云:‘西鄂縣有平子墓,墓東有碑,文字悉是篆,崔瑗之辭也。盛弘之、郭仲産并云:夏侯孝若爲郡,薄其文,復刊碑陰爲銘。然碑陰二銘,乃崔子玉及陳翕隸字耳。墓次又有二碑,唯見其一,以夏景驛途,疲而莫究。’酈氏之説如此。今世所傳‘凡百君子’者,即《平子篆碑》,其石已中斷,合向城《後碑》始能成文。此刻有夏侯湛姓名,而云‘書之碑側’,蓋酈氏考之不詳也。魏隸自《范式》之後,《隸釋》悉棄不取。吴之《谷朗》、《陸禕》,晋之《游述》、《鄧乂》諸碑,皆體弱格卑,已去黄初遠甚,視熹平、光和年所刻,殆天冠地屨之不侔也。此碑在同時字畫中,僅有可觀,因贅之篇尾,亦以見一代佐書,其工者止此爾。《隸釋》

《晋張平子碑陰頌》,南陽相夏侯湛撰,隸書,不著名氏。湛因行縣至西鄂,過衡墓,刻此頌于碑陰。《集古録目》

右《張平子碑》,晋南陽相夏侯湛撰。讖緯之文,興於西漢之末,而爛熳于東漢之世,雖一時名儒,皆從而惑焉。獨平子奮然闢之甚力,余嘗歎以謂如平子可謂豪傑之士,不爲流俗所移者。今湛爲此碑,乃云‘金匱玉版之奥,讖契圖緯之文,罔不該羅其情’,可謂不知平子矣。《金石録》

晋立魏大長秋游述碑

右《大長秋游君碑》,云:‘君諱述,字庶祖。’按《元和姓纂》云:‘魏河南尹游述,始居廣平。六代孫後魏尚書明根,生僕射肇。’今碑亦云述‘廣平人’,惟《姓纂》云述爲河南尹,以碑考之,蓋未嘗爲此官。又按《後漢書·百官志》:‘大長秋,承秦將行,宦者。景帝時更名大長秋,或用士人,中興常用宦者。’述嘗爲冤句長、尚書郎、左丞、元城令、治書侍御史、南安、北海、安平、東郡太守、符節令,遂爲大長秋,皆非宦者之職。然則魏制蓋亦參用士人矣。《金石録》

碑云:‘君諱述,字庶祖,廣平任人也。晋泰始十年九月乙丑卒,咸寧三年九月甲子造。’《寶刻叢編》

游君碑陰

右《游君碑陰》。按王莽嘗下令禁二名,故當時士人皆以一字爲名,東漢時尚爾。今此《碑陰》所記,凡二百五十三人,亦無一人二名者。碑晋咸寧中建,距莽時二百年矣,而士大夫猶遵莽之令不變,何哉?《金石録》

晋立吴征北將軍陸禕碑

隸書,不著書撰人名氏。禕字元容,吴郡吴人,仕吴至征北將軍、海鹽縣侯。碑以東晋泰寧三年立。《集古録目》

《晋陸禕碑》。此碑云:‘禕字元容,吴郡吴人,其先家于陸鄉,因氏姓焉。顯考吴故左丞相。禕赤烏六年召宿衛郎中,轉右郎中、左郎中、治書執法、平中校尉、平義都尉、五官郎中、騎都尉,遷黄門侍郎,封海鹽縣侯,加禆將軍,行左丞相、鎮西大將軍事。’又云:‘委戈執笏,入賓皇儲。’而《吴志》云:‘孫皓大鼎元年,以陸凱爲左丞相。’又云:‘凱之子禕,初爲黄門侍郎,出領部曲,拜偏將軍。亡後,入爲太子中庶子。’皆與此碑合。而此碑晋泰寧三年立也。《南豐集古録》

晋泰寧三年立,在秀州。《金石略》

晋南鄉太守司馬整碑

右《南鄉太守碑》,不著書撰人名氏。題曰‘宣威將軍、南鄉太守司馬府君紀德頌碑’,云:‘君諱整,字孔修,太宰安平王之孫,太尉義陽王之子。’按《晋書》,宣帝弟曰安平獻王孚,孚次子曰義陽成王望,望第三子隨穆王整,整先望卒,後武帝分義陽之隨縣封整爲王,謚曰穆。整以太始三年自南鄉太守徙南陽,而南鄉人共立此碑。今在光化軍,軍即襄州穀城縣之陰城鎮。按《晋書》不列南鄉郡,據此碑所載縣令名氏,有武陵、築陽、丹水、陰城、順陽、祈六縣,此蓋南鄉郡所治也。《晋志》但云‘南鄉,魏時屬荆州,武帝平吴,改爲順陽郡’,而不著順陽治所、興廢、屬縣之名,而獨此碑可見也。又《整傳》但云‘整歷南中郎將,封清泉侯,薨贈冠軍將軍’,亦不言其爲宣威將軍、南鄉南陽二郡守,皆其所漏略也。《集古録》

右《晋南鄉太守司馬整頌》,云:‘初仕魏,拜郎中、中郎、議郎、諫議大夫、騎都尉、給事中,轉拜治書侍御史。咸熙二年,出臨鄙郡,加宣威將軍。’又云:‘謁者就郡,拜君世子。執節四讓,推與兄嗣。固辭懇誠,泰伯三美,君又加焉。’又云:‘泰和三年十一月,使者奉詔策命君南中郎將,就統宛都。’按《晋史》,整事跡附見《安平獻王孚傳》後,云:‘兄奕卒,以整爲世子,歷南中郎將,封清泉侯,早卒。’其餘官閥皆不載。據史言‘兄奕卒,以整爲世子’,而碑言‘推與兄嗣’,二説不同,當以碑爲正。《金石録》

《晋宣威將軍南鄉太守司馬整頌》,泰始四年己巳建。書爲隸古,氣質渾厚,與鴻都《石經》可一二校也。碑言:‘整,安平王之孫,義陽王之子。仕魏拜郎中、中郎、議郎、諫議大夫、騎都尉、給事中、治書侍御史。咸熙二年,出臨宛郡。加宣威將軍,就郡,拜庶子。泰始三年十一月,使者奉詔册命爲南中郎將,統兹宛郡。’今考《晋書》‘整,義陽王望之子。初奕爲義陽世子,奕卒,整嗣,封清泉侯,追贈冠軍將軍。’自郎中、議郎,史不盡書,如宣威將軍、中郎、南郡守,則見於法書,而史氏闕之。碑自泰始四年建,則侯于清泉,皆自宛郡後。然《頌》曰‘出臨鄙郡’,自托于詞,亦何陋也。漢之衰,文物隨敝,至晋不勝淺陋,殆無前人一言一語。雖政教汙隆,文章與時高下,然自是氣質卑薄,至論述次第,亦已失當,此可怪也。整在當時,蓋公族一少年,名爵未立,頌語至謂‘稟乾坤之純靈,并聖賢而誕興’,其在南郡,謂‘洪恩淪于不測,覆養包乎無外。巍巍之功,揚于仄陋。其受册命,慶雲隨之’。夫儗人必於其倫,非其倫者人亦不得受之,文字之壞至此,可嘆也。《廣川書跋》

南鄉太守碑陰

右南鄉太守將吏三百五十人,分爲二卷,其磨滅者猶有二十餘人。人皆有邑、姓、名、字,而無次序。其名號有令有長,有南閤祭酒、門下督主簿、部督郵、監汀督郵、部勸農五官掾、文學掾、營軍掾、軍謀掾、府門亭長、主記史、待事掾、待事史、部曲將、部曲督,又有賊曹、功曹、議曹、户曹、金曹、水曹、科曹、倉曹、鎧曹、左右兵曹,曹皆有掾,又有祭酒、有史、有書佐、有修行、有從掾位、有從史位、有史、有小史等。魏、晋之際,太守官屬之制蓋如此,他書或時見一二,不能如此之備也。《集古録》

右《南鄉太守司馬整》,按《晋書》,宣帝弟曰安平獻王孚,孚次子曰義陽成王望,望第三子曰隨穆王整,整先望卒,後武帝分義陽之隨縣封整爲王,謚曰穆。整以魏咸熙三年爲南鄉太守,是歲晋武受禪,改元泰始,泰始三年,徙整南陽,而南鄉人爲整建此碑。《晋書·地理志》:當魏末,荆州分屬三國,而南鄉、南陽皆屬魏,後晋武帝改南鄉爲順陽。此碑今在光化軍,軍即襄州穀城縣之陰城鎮。陰城當魏、晋時,爲南鄉屬縣也。余貶乾德縣令時得此碑,今二紀矣。嘉祐八年九月二十六日書。《六一題跋》

晋南鄉郡建國碑

右《晋南鄉郡建國碑》,已斷裂不完,其額題‘南鄉郡建國之碑’。其大略云:‘嘉平五年,漢水滔溢,毁壞舊城。’又云:‘正元二年城此。’其餘文字可識處,大略述遷郡事,而銘文有‘與晋常存’之語,知其爲晋碑也。按《晋書·地理志》:‘建安十三年,魏武帝盡得荆州之地,分南陽郡西界立南鄉郡。及晋武平吴,太康中改南鄉爲順陽。’而不載遷郡事。此碑蓋太康以前立,故仍稱南鄉郡也。碑有云‘河内司馬府君’者,整也,嘗守是郡,自有碑。此碑既無建立年月,因附於整碑之次焉。《金石録》

晋右軍將軍鄭烈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字爲隸書。烈字休林,滎陽人,官至兖州刺史、輕車將軍、平莞侯,拜議郎,卒贈右將軍,謚曰僖。故吏殿中監申楊等立此碑,以太康四年立。《集古録目》

右《晋鄭烈碑》,云:‘君諱烈,字休林。’又云:‘曾祖先生,皇祖徵君,顯考將作大匠,實有茂德,載在國策。’烈,《晋史》無傳,以碑考之,嘗爲文帝參佐,武帝時仕爲兖州刺史,封東莞男,以疾徵拜議郎,卒於太康二年,追贈右軍將軍,謚曰僖侯云。《金石録》

《晋故右軍將軍平莞侯鄭府君之碑》,隸額。鄭君名烈,滎陽人,仕於晋初,至兖州刺史、輕車將軍,召拜議郎,以太康二年八月卒。故吏申楊等立此碑,四年之七月也。鄭君所封,其上一‘平’字則曉然可識,下一字則微有缺損,小歐陽謂之‘平莞侯’,趙氏以爲‘東莞’,則誤也。晋縣亦無平莞,非鄉名,則亭名也。予嘗以魏末至晋末,隸字無可取者,晚獲此碑,其勁健方格,顧後絶配,若雜置漢刻中,未易甄别。《隸續》

晋護羌校尉彭祈碑

右《晋彭祈碑》,云:‘君諱祈,字子玄,隴西襄武人也。其先出自顓頊,有陸終之裔子大彭,實主夏盟,則其後也。’又云:‘歷郡右職、州别駕從事,于時庸、蜀未殄,侵擾王路。洮西之戰,因敗運奇,元帥獲安,尅厭彊虜。列上功狀,除舍人,還參本軍事,除涼州護軍。河右未清,戎寇鼎沸,謨謀神略,簡在帝心,遷西郡太守。至官未久,復臨酒泉。遠夷望風,襁負歸命。白山丁令,率服賓貢。敦煌令狐豐距違王度,淵泉之陳,兵不血刃。母老弟亡,辭職去官。聖上仁慈,聽君所求。轉略陽太守,近家禄養。遂罹大艱,侍喪還家,服紀終始。有詔以軍州始分,河右未靖,豺狼肆虐,授君節蓋,除護羌校尉,統攝涼土。前後軍功,應封七侯,勞謙退讓,陰德不伐。年未知命,以太康十年三月癸酉薨。天子愍悼,遣使監護喪事,策曰:“君秉心公亮,所任有方。不幸殞殁,朕甚痛惜。”故孝廉、參護羌軍事酒泉馬朔,故吏闕郎中綦毋番,主簿郭曉,良吏夏侯俊等,追思洪烈,感想哀嗟,乃刊石勒銘焉。’西晋石刻見於今者絶少,又多殘缺,此碑文字完好可喜,乃録其終始事跡如此。《金石録》

元康元年,有碑陰。《金石略》

晋彭祈碑陰

右《彭祈碑陰》,題名者凡三百十二人,有故孝廉、計掾、計史、良吏、廉吏、計佐、主簿、領校録事、中部督郵、西部督郵、軍議從事、和戎從事、記室、督軍謀從事、録事史、户曹史、賊曹史、金曹史、田曹史、倉曹史、鎧曹史、兵曹史、客曹史、記室史、節史、車曹史、水部都督、中部都督、功曹典事、武猛從事、舍人、蜀渠都水行事、中部勸農、西部勸農、東都水、蜀渠平水、門下賊曹、門下議生、録事、金曹掾、兵曹掾、作部史、法曹史、參戰騎督、步督、散督、門下書佐、弓馬從事、監牧史、戟史、金曹典事、武猛史、門下通事、門下小史,凡一官多者十人,少者不減數人,其餘稱故吏無官號者百六十餘人。當時州郡官屬,其濫如是。蓋自漢以來,太守皆自得署置僚佐,彭君爲邊郡守,故其所辟尤衆。今蓋録其名號,以見一時之制焉。《金石録》

晋雲南太守碑

右《晋雲南太守碑》,文字殘缺,其姓氏、名字、鄉里,皆不可考。略可見者:‘嘗爲尚書令史,察孝廉,除郎中,遷武陽令,從龍驤將軍王濬征討,遷雲南太守。年五十有七,卒。’最後題‘太熙元年正月上旬造’,太熙,武帝年號也。《金石録》

晋議郎陳先生碑

隸書,不著書撰人名氏。碑字斷缺,其可見者曰‘延,潁川許昌人’,不知其爲名與字也。其額曰‘晋故議郎陳先生碑’,元康二年門生尹含等立。《集古録目》

元康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元康二年,在長葛。《墨池編》

晋尉氏令陳君碑

隸書。今碑石殘缺,不可悉考,其可見者曰‘字道臧,太尉掾之小子’,其額曰‘晋尉氏令陳君碑’,以此知其官及姓氏也。《集古録目》

晋金鄉長薛君頌

右《薛君頌》,在今濟州金鄉縣。其額題‘故金鄉長汝南薛君之頌’,云‘君諱詣,字公謀’,其他文字皆完好。騐其詞,蓋縣長德政頌耳。雖無建立年月,而有‘吴寇未闕,耀威海隅’之語,知其爲晋碑也。《金石録》

晋太子詹事裴權碑

元康九年,有碑陰,在西京。《金石略》

元康九年十二月。《金石録》

晋裴權後碑

有碑陰。《金石略》

晋光禄勳向凱碑

右《晋向凱碑》,云:‘君諱凱,字士伯,河内山陽人也。’其後歷敘官閥甚詳,其最顯者,嘗爲中書侍郎、尚書吏部郎、給事黄門侍郎,賜爵關中侯、廣平太守、散騎常侍、游擊將軍、北中郎軍司、兖州刺史、中郎將。後云:‘累遷河南尹。春秋六十有八,元康九年四月甲子薨,追贈光禄勳。’據此,乃當時顯人,而《晋史》無傳,故其事跡莫得而考。蓋君子所賴以傳者,非爵位也,顧所立如何耳。自古老死丘壑,而名稱顯著者甚衆。雖在高位,而功烈不見於當時,聲蹟無聞於後世者,亦可勝數哉!《金石録》

晋鴻臚成公重墓刻

右《晋成公重墓刻》,云:‘永寧二年四月辛巳朔十五日乙未,守鴻臚、關中侯成公重魏夫人之靈柩。’前世以永寧紀年者三,漢安帝、晋惠帝、僞趙石祗。按《三國志》:建安二十年,曹操始置關中侯十七級。安帝時猶未有此號,而石祗永寧無二年,然則重蓋惠帝時人也。《晋史》有成公簡、成公綏,皆東郡白馬人。《金石録》

晋陸喈碑

右《晋陸喈碑》。喈爲宣威内史,建武元年卒,碑以咸和七年立。而碑後題云‘咸和七年,歲在庚辰’,咸和,成帝年號也。成帝以泰寧三年八月即位,是歲乙酉,明年改元咸和,據曆七年當爲壬辰,而此爲庚辰者,繆也。陸氏有二碑,余家集録皆有之。據《陸禕碑》後題云‘泰寧三年,歲在乙酉’,與今曆合。則當時曆官,不應至咸和而頓爾差失,然則‘庚辰’特書碑者誤爾。《集古録》

隸書,不著書撰人名氏。喈字公聲,禕之子也,東晋初官至宣威内史、前將軍。碑以咸和七年六月立。《集古録目》

《宣城内史陸喈》,咸和七年,秀州。《金石略》

晋建威將軍竺使君碑

《晋故建威將軍益州刺史領建平太守平恩縣侯竺使君之碑》,隸額。君諱瑶,以泰光三年薨,故吏張顧之等立此碑。又一碑,主簿費敷等立,無額,作兩段。《復齋碑録》

《思平縣侯竺使君碑》,在金陵鄉張陣湖。《天下金石志》

晋謝重墓碑

隸書,小字。晋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故長史、豫州陳郡陽夏縣都鄉吉遷里謝重,字景重,隆安三年己亥六月二十六日丙午薨,以七月九日癸酉葬。《復齋碑録》

晋紀穆侯碑

凡二十四字,曰‘晋故僕射、散騎常侍、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紀穆侯之銘’。《集古録目》

碑上缺伯成,仕至司徒,存四十九字,在句容縣治。《復齋碑録》

晋平西將軍廣漢侯葛府君碑

《平西將軍墓銘》,王右軍書,未詳。《金石略》

在句容縣西七里墓前。《訪碑録》

晋冠軍將軍史侯墓石柱

《晋冠軍將軍中壘校尉北中郎將五兵尚書闕州刺史史侯墓石柱》,在溧陽。《諸道石刻録》

晋吕府君墓誌

正書。題云‘晋故尚書起居郎、廬陵太守吕府君之墓誌’,在溧陽,恐是唐人所立。《復齋碑録》

晋夜郎太守毋稚碑

《晋故寧遠將軍綏蠻護軍夜郎太守毋府君之神碑》,隸額,二十字。君諱稚,字君孫,隆安三年歲己亥十月十五日,主簿張熊等立。《集古録目》

《碑陰》,司馬、行談指令、巴西陳闕,參軍事、行夜郎令、巴西楊玉等題名。《復齋碑録》

晋都鄉侯斷碑

上半不存,不知姓名,末行有‘升平二年三月上旬立’。《復齋碑録》

晋散騎常侍周處碑

陸機文,王右軍書,後人重立,在常州。《金石略》

宜興周孝侯墓有古碑一通,云晋平原内史陸機撰、右軍將軍王羲之書。跋尾云:‘唐元和六年,歲次辛卯,十一月十五日,奉承郎、守義興縣令陳從諫重樹此碑。’後又有一條‘前試太常寺協律郎黄某書’,名與書皆糢糊,而書字微可推。當是後人因‘陸機撰’下有空石,妄增‘右軍將軍王羲之書’以重其價耳。文内初載處事,大約與《傳》同。至於‘弦絶矢盡,左右勸退,處按劍怒曰:“此是吾効節授命之日,何以退爲?我爲大臣,以身殉國,不亦可乎”’下,忽接‘韓信背水’文,差不成句。又云‘莫不梯山架壑,襁負來歸’云云,‘元康九年,因疾增加,奄捐館舍,春秋六十有二。天子以大臣之葬師傅之禮,親臨殯壤。建武元年冬十一月甲子,追贈曰孝侯,禮也。賜錢百萬,葬地十頃,京城地五十畝爲第,又賜王家田五頃。詔曰:“處母年老,加以遠人,朕每愍念。”其二年月日,葬於義興舊原’。按處以永平七年戰殁,贈平西將軍,賜錢葬地及給處母醫藥酒米,俱如碑。蓋又十五年而元帝稱制,追封孝侯,建武其年號也。時陸平原殁已久矣,豈於樹碑之際,而爲處後者竄入謚孝侯一句耶?然不應以永平之詔,移入建武後。至所謂‘梯山架壑’、‘奄捐館舍’、‘天子以師傅之禮’等語,又似平原它文錯簡。然考之吴及晋初,無元康年號,不可曉也。書結構雖小踈,筆亦過強,而中間絶有姿骨,督策之際,大得鍾、王意,在李北海、張從申間,又不可以其譌而易之也。《弇州山人稿》

宜興《周處碑》,元美考據極詳,大都謂碑文記處以身殉國死戰矣,而忽又云‘元康九年,以疾捐館’,前後不續。考吴、晋俱無元康年號,且贈處將軍、賜葬地、給其母醫藥酒米等,皆永平七年戰殁時事,其後十五年建武元年乃謚孝侯,而碑併作建武年事。建武元年,陸機已殁,安得文及之。蓋碑前‘陸機撰’下有空石,後人妄增‘羲之書’以重其價耳。又碑後云‘唐元和六年,歲次辛卯,義興令陳從諫重樹此石’,‘協律郎黄某書’,尤爲可疑。余則謂碑中有‘唐元和’、‘重樹’等語,實出黄某所書,其人習右軍者,後人見似右軍,遂加‘羲之’字。陸平原文不及謚孝侯事,重書刻時,或以意增之耳。而‘以身殉國’以下,‘元康九年’等語錯簡,則不可曉,豈陳從諫刻後,又有刻者亂之耶?然不應謬妄至此。今但以其書有右軍遺意,姑存之以待博識者。《石墨鐫華》

晋王右軍行書《周孝侯碑》。士君子貴砥礪名節,不貴逡巡甘忍,周子隱少年名陷輕薄,至父老比之三惡,一旦發奮,遂爲江右名流。頃於《陸士衡集》見其碑,令人慨然遠想,意欲適宜興,上斬蛟橋,摩挲石刻以還。今日,秋澗兄出所藏石本觀之,愈爲暢快。秋澗文雅博達,家有古刻數百種,居復近子隱讀書臺傍。每風日晴美,上故基宿莽,想像當日丰韻,誦少陵‘蕭條異代’之句以歸,而燈下在古石洞天,展平原文、會稽字畫,夜深而寢,恨予不得從之游也。余既得厭觀此本,而秋澗命書數字於上,捉筆笑曰:‘佛頭堆糞,正是此類。座中遇米顛,幸勿出示,彼必連道惶恐殺人也。’嘉靖甲寅七月四日。《玄牘記》

晋司馬駿碑

司馬駿鎮關中,善撫馭西土,百姓爲之樹碑,長者見碑,無不下拜。《晋書》本傳

晋唐彬碑

唐彬爲幽州,百姓追慕彬功德,生爲立碑作頌。《晋書》本傳

晋閻德碑

唐彬初受業于東海閻德,德目彬有廊廟材,及彬官成,而德已卒,乃爲之立碑。《晋書·唐彬傳》

晋陶侃碑

咸和中,侃故吏刊石碑畫像於武昌西。《晋書》本傳

晋高原碑

高閭五世祖原,晋安北將軍、上谷太守、關中侯,有碑在薊中。《北史·高閭傳》

晋阮籍碑

在縣東四十五里阮臺鄉石馬村墓南二十步,文字缺落,惟首尾存。《訪碑録》

晋王戎碑

唯存數十字,在西京。《金石略》

嘗見南朝《王戎墓銘》,凡數百言,其首書‘晋司徒、尚書、安豐元公之銘’。《廣川書跋》

晋郭文碑

咸和中,湖州刺史孔彭立,在臨安。《訪碑録》

晋關内侯廣昌長暨遜碑

咸和中,湖州刺史孔彭立,在餘杭。《訪碑録》

在餘杭縣西北三十里。遜字茂言,以孝行著聞,咸康五年旌表閭門。咸和中,湖州刺史孔彭立。廖瑜《碑碣目》

晋王祥墓碑

在江寧縣之城西南何城寺之北,斷缺不全。《輿地碑目》

晋右將軍曹横墓碑

在晋陵縣東三十五里。《輿地碑目》

晋楊府君墓碑

名亮,弘農人,爲雍州刺史。有石碑二,一在泊山,一在河澗,各有巴蜀故吏姓名。《輿地碑目》

雲南太守段宗仲德政碑

在通泉縣段宗仲墓下。《輿地碑目》

晋王猛碑

在華陰縣東八十里。《寰宇記》

晋孝婦嚴氏碣

咸康六年立,在餘杭。《訪碑録》

晋安邑令徐君碑《金石録》

晋丁議碑

南京。《金石略》

晋陳武王碑

索靖書,在汾州。《金石略》

晋老父嚴氏碑

咸康五年立,在杭州。《金石略》

晋巴西太守盧茂碑

在綿州。《金石略》

晋陳壽墓表

在果州。《金石略》

晋周胙墓石柱題

在單州。《金石略》

晋遂州刺史李豪碑

在綿州。《金石略》

晋西平侯顔含碑

在建康府。《金石略》

晋路君墓石闕文

永和元年,在濟州。《金石略》

晋魏興太守單毅德政碑

在均州。《金石略》

晋張愷碑

在陜州。《金石略》

晋尚書令假節領軍將軍贈侍中成陽卞公墓誌《諸道石刻録》

晋尚書左民郎建安太守史府君墓誌《諸道石刻録》

晋益州刺史羅君碑

在成都府。《輿地碑目》

晋廬陵冠軍將軍史爽墓誌

在溧陽縣。《輿地碑目》

晋順陽王碑

在固王古城。《輿地碑目》

晋征南將軍胡奮碑

在魯山。《元和郡縣志》

晋大中大夫包府君神道碑《墨池編》

晋條令孔栩清德頌

在景州。《天下金石志》

晋桓温墓碑

在太平府。《天下金石志》

晋榆次令苟藐碑

在榆次縣。《天下金石志》

晋北嶽祠堂頌

泰始六年立。《金石略》

晋興元新路記

凡七十字,其刻曰‘太康元年’,乃晋武平吴時,由此路耳。《輿地碑目》

晋泰山君改高樓碑

升平三年六月立。《金石録》

晋青山君神頌

永安元年九月立。《金石録》

晋石柱文

太元十八年,在劍州。《金石略》

晋義熙靈石社日記

石以二月社日闕先鑒傳銘于圯必泰。今大篡既正,皇晋中興,西寇有獨盡之勢,關洛有可乘之兆。年豐氣和,物寧其極,曠代冥徵,復著於今。輒將奉時,仰協人會,飛旍命族,廓寧岷、夏矣。義熙三年二月八日戊申社日記。《復齋碑録》

赤松子山石銘

在富陽縣,孫文度銘,僅有‘義熙八年三月壬寅朔九日庚戌,廬江縣清都鄉承貴里何秀之字景叔’二十八字。廖瑜《碑碣目》

豐年碑

在重慶府江岸,謂之‘義熙碑’。每水落而碑出則年豐,人争摹打,數十年不一見。《輿地碑目》

僞漢

僞漢司徒劉雄碑

右《僞漢劉雄碑》,其額題‘故使持節、太宰、侍中、司徒公、領右部魏成獻王之碑’。碑云:‘公諱雄,字元英,高皇帝之胄,孝宣帝玄孫。值王莽篡竊,遠遁邊朔,爲外國所推,遂號“單于”。累葉相承,家雲中,因以爲桑梓焉。’劉雄,元海弟也。《晋書·載記》:‘元海本匈奴人,冒頓之後。漢高祖以宗女妻冒頓,約爲兄弟,故其子孫遂冒姓劉氏。’今此碑直云出自宣帝,豈元海初起,假此以惑衆乎?碑後題‘嘉平五年,歲在乙亥,二月六日建’。按宋莒公《紀年通譜》:‘劉聰以晋懷帝永嘉四年即僞位,改元光興,明年改元嘉平。’嘉平四年改元,則嘉平豈復更有五年?蓋《載記》初不編年,故於改元歲月難考。此碑當時所立,不應差謬,蓋《通譜》誤也。《金石録》

嘉平五年,即晋愍帝建興三年也。《金石略》

僞趙

趙浮圖澄造釋迦像碑

右《趙浮圖澄造釋迦像碑》,唐封演《聞見記》云:‘内丘縣西,古中丘城,寺有碑,後趙石勒光初五年立。碑云:“太和上竺浮圖澄者,天竺大國附庸小國王之元子也,本姓濕。”’此碑即演所見,其説皆同。按《晋書·藝術傳》‘澄本姓帛氏’,今碑作‘濕’。碑當時所建,宜得其真。又《史》作‘佛圖’,碑作‘浮圖’,二字音相近耳。惟光初乃劉曜年號,而以爲石勒時,蓋演誤也。《金石録》

劉曜光初五年,即晋闕帝闕年也。《金石略》

趙横山李君神碑

右《趙横山李君神碑》,題‘建武六年,歲在庚子,三月己亥廿一日癸丑’。按《晋書·成帝紀》,石虎以咸和九年自立爲趙天王,而《載記》云咸康元年僭稱居攝趙天王。據《帝紀》則建武六年,歲在己亥;據《載記》則歲在庚子。宋莒公《紀年通譜》獨以《本紀》爲據,今此碑及《西門豹祠殿基記》并六年建,皆云‘歲在庚子’,以此知《帝紀》之失。非此碑,則《晋紀》與《載記》得失,不可復考矣。《金石録》

石虎建武六年,即晋咸康五年也。《金石略》

趙西門豹祠殿基記

右《趙西門豹祠殿基記》,云:‘趙建武六年,歲在庚子,秋八月庚寅,造西門祠殿基。’又云:‘巧工司馬臣張由,監作吏臣杜波、馬孫,殿中司馬臣王基,殿中都尉臣潘倪,侍御史、騎都尉臣劉諠,左校令臣趙升,殿中校尉臣顔零等監。’其下刻物象甚多,如土長強良碩章舒悽雀之類,其名頗異。近歲臨淄縣人耕地,得巧工司馬印,遍尋史傳,皆無此官名,不知爲何代物,今乃見於此碑云。《金石録》

後秦

魏鄧乂廟碑

鄄城縣城南有魏使持節、征西將軍、太尉、方城侯鄧艾廟,廟南有《艾碑》。秦建元十二年,廣武將軍、沇州刺史、關内侯安定彭超立。《水經注》

右《鄧乂碑》,考其事蹟終始,即《魏鄧艾碑》也。艾嘗爲兖州刺史,據碑云‘晋初嘗發兖州兵討叛羌,艾降巫者傳言授以用兵之法,因以破羌。兖人神之,遂爲艾立廟建碑,紀其事’。艾於三國時爲名將,嘗有大功,其姓名聞於世甚顯,史與兖人皆不應誤。而‘艾’、‘乂’二名不同如此,此君子所以慎於傳疑也。余謂古人‘艾’、‘乂’嘗通用,《漢書》曰‘黎民艾安’與‘懲艾創’,‘艾’注皆讀爲‘乂’。豈非鄧侯名艾音乂,而書碑者從省歟?後人讀史無音注,乃直以爲‘蒿艾’之‘艾’,而流俗轉失,久而訛謬,遂不復正,此理或然,覽者詳之。《集古録》

右《鄧艾碑》,其額題‘魏使持節、征西將軍、方城侯鄧公之碑’。碑無建立年月,以詞考之,蓋當晋初立。按魏、晋史,其名皆爲‘艾’,而碑作‘乂’。古‘艾’又通爲‘俊乂’、‘乂安’之字,疑‘艾’名其音如此,而今人讀如‘蕭艾’之字,恐非是。又按平蜀,艾即軍中拜太尉,而碑但題爲‘征西將軍’者,疑尋被禍,未嘗受命。而艾始封方城侯,後改封鄧侯,碑尚云‘方城侯’,何哉?《金石録》

《鄧乂碑》。《集古録》謂:‘考其事績,則《鄧艾碑》也。夫“艾”、“乂”同音,蓋名“乂”而音爲“艾”字,後世音讀既誤,遂相傳如此。’酈善長曰:‘濮陽城南有魏方城侯鄧乂廟,廟尚有《乂碑》。秦建元十二年,兖州刺史彭超立。’後秦去魏不遠,宜相傳可考,至後世音失其讀,則并其字而移矣。然則書文之失,其得一二而正邪?《廣川書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