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錄卷五十二

石刻文字二十八

彰長斷碑

右《彰長斷碑》,在華陰,已斷裂,惟存下一段,故其姓名皆亡矣。所可見者有云:‘先高祖時,以吏二千石自齊臨菑徙充關中。祖字興先,爲執金吾。弟颯,漁陽太守。’又云:‘元初元年,遭家不造,三歲喪父,事母有柴、潁之行。初仕縣主簿、功曹、郡諸曹史、帳下司馬,劉君招命,署議曹掾,假除百石,遷補任尉,假印綬,守廣平、夏曲陽令、彰長。熹平二年秋七月,寢疾不豫。’最後題‘熹平六年十月九日辛酉造’。按《史記》及《漢書》本紀,高祖九年,徙齊、楚大族昭、屈、景、懷、田五姓關中,而其四姓皆楚人,自齊徙者惟田氏爾。然則此碑所謂高祖時自齊臨菑徙者,其人必姓田氏也。按:第五氏亦云自齊徙關中,然本亦出于田氏也。彰,東、西《漢史》皆作‘斥章’。《金石録》

《斥彰長田君斷碑》,所存其下一段,與趙氏所藏者同文,雖半亡,遺字一一明白。碑云其‘先高祖時,以吏二千石自齊臨淄徙關中。祖興先,爲執金吾。弟颯,漁陽太守。孫布,光武中興’云云。《史記》‘徙貴族齊田氏關中’,《後漢傳》‘朔方人田颯引兵至單于庭,迎盧芳入塞’,《帝紀》‘建武七年,盧芳所置朔方太守田颯舉城降’,則斥彰蓋諸田之後。碑云‘二年七月卒’,而缺其年名,末有立碑歲月,始知物故在熹平年。但斥彰非所終之官,趙氏強名,姑仍其舊。碑中字札嫵媚,甚類《華租》、《華山亭碑》,書之者好用奇字。《隸續》

熹平六年立,在華州華陰縣。彰,東、西《漢史》皆作‘斥章’。《漢隸字原》

臨朐長仲君碑

右《臨朐長仲君碑》,文字摩滅。其粗可見者,云:‘君諱雄。’又云:‘歷郡五官掾、功曹史,辟從事,舉孝廉,除郎中,遷臨朐長。’而其額題‘故臨朐長仲君碑’云。《金石録》

益州刺史薛君巴郡太守劉君碑

右《漢薛君劉君碑》,已斷裂不完,惟存上一段,而此額尚全,題‘故漢益州刺史中山相薛君、巴郡太守宗正卿成平侯相劉君碑’。古無兩人共立一碑者,惟見于此爾。《金石録》

《漢故益州刺史中山相薛君、巴郡太守宗正卿成平侯劉君碑》,隸額,頗雜篆體,其碑髣髴二十行,所餘其上一段,他石斷裂不存矣。第一行有‘益州刺史中山相’八字,第二行有‘巴郡太守宗正卿成’八字,第三行有‘惟二君’三字,餘皆不可句讀。蓋前兩行各舉其官,後行始是碑語,與《廣漢屬國辛李二君碑》正同。其間有祭死者及薛、劉征討字,殆是紀述平寇之事,趙氏誤以爲墓刻,故云‘古無兩人共立一碑者’。又以劉君爲成平侯相,詳其額,初無‘相’字,此蓋王子侯也。《隸續》

張侯殘碑

右《張侯殘碑》。張侯者,子房也。碑已斷裂摩滅,不可次敘,獨其額尚完,題‘漢故張侯之碑’。在今彭城古留城子房廟中。騐其字畫,蓋東漢時所立。樂史《寰宇記》:‘陳留縣有張良墓。’引《城冢記》云:‘張良封陳留侯,食邑小黄一萬户。漢爲良築城,因名張良城。今陳留有子房廟,廟貌甚盛。’余按《西漢書·地里志》注:‘留屬陳,故稱陳留。宋亦有留,彭城留是也。’《子房傳》曰:‘始臣起下邳,與上會留,臣願封留足矣。’下邳與彭城相近,而此碑漢人所立,乃在彭城,然則子房所封,非陳留明矣。《城冢記》誕妄,蓋不足信也。《金石録》

楊君殘碑

碑云:‘當劉、項之際,有楊武者家於茲邦,奕世載德,扶而興漢。’碑多殘闕,名字不存,獨有‘元年’字,上缺不可考。《漢隸字原》

後漢殘碑

右漢殘碑,不知爲何人所存者,纔三十二字,不復成文。惟云‘高字幼’,知其名高;又云‘漢中興’,復知爲後漢時碑。而隸字在者甚完,體質淳勁,非漢人莫能爲也,故録之。《集古録》

右隸書,今殘缺之餘,所存者數十字,而有其名字曰‘高字幼德’,其他皆不可知也。《集古録目》

司空殘碑

右《司空殘碑》,政和乙未歲,得於洛陽天津橋之故基。首尾已不完,所存四十五字,字畫奇偉。其詞有云:‘命爾司空,余回爾輔。’據此乃嘗爲三公,蓋當時顯人,惜其不見名氏也。碑陰有故吏題名百餘人,尤完好,筆法不減蔡邕《石經》云。《金石録》

馮焕殘碑

君諱焕,字平侯,下闕廉,除郎中尚書下闕遷豫州刺史,鄄别下闕以比鮮卑畔逆下闕史莢書嘉嘆,賜錢下闕守,以永寧二年四下闕

右《馮焕殘碑》三十九字。其云‘比鮮卑叛逆’,則元初六年詔除幽州時事也;其云‘策書嘉嘆賜錢’者,《馮緄傳》載焕死於獄中,帝愍之,賜錢十萬,當是此事也;末有‘永寧二年四’字,蓋其卒之年月也。《帝紀》書:‘建光元年正月,幽州刺史馮焕率十二郡太守討高句驪、穢貊,不克。四月,遼東都尉龐奮承僞璽書,殺玄莬太守姚光。’《緄傳》云:‘焕爲幽州刺史,疾忌姦惡,玄莬大守姚光亦失人和。建光元年,怨者詐作璽書,賜焕、光以歐刀,下遼東龐奮行刑,奮即斬光收焕。焕疑詔有異,上書自訟,病死獄中。’建光之元,即永寧二年,是歲七月改元,焕以四月終,故碑尚用舊年也。碑字雖無幾,而皆與史合。《隸釋》

馮焕碑陰

上闕曹史闕六字衡、賊曹令史汝南闕表德宫、兵曹令史河内樊晏世寧、兵曹令史漢中祝颺孔達、士曹令史潁川闞揚武節、集曹令史北海孫登元敘、闕下闕六字兵曹史陳國丁武妙生、户曹史汝南闕臺、客曹史汝南嗛子讓、帳下司馬陳國陳景伯載、武司馬汝南程旻季劉。

右《馮焕殘碑陰》。諸曹史及帳下司馬、武剛司馬十餘人,其間有貫潁川、汝南、陳國者,皆豫州舊部也。‘’即‘過’字,‘’即‘剛’字,‘嗛’即‘謙’字,《西漢》、《太玄》皆有之。《隸釋》

幽州刺史馮焕神道

故尚書侍郎河南京令豫州幽州刺史馮使君神道。

右《幽州刺史馮焕神道》,今在渠州。《馮緄傳》云:‘父焕,安帝時爲幽州刺史,建光元年卒。’《隸釋》有元初六年賜豫州刺史馮焕詔,焕之殘碑有‘郎中尚書侍’五字,惟‘京令’無所見也。《隸釋》

賜豫州刺史馮焕詔

告豫州刺史馮焕今下闕常爲效用邊將統御下闕内以威恩撫喻杜下闕去年鮮卑連鄣塞下闕過掩卒搗無距捍下闕率攝大守以下進退下闕曾不表罪誅多下闕麗王宫下闕輕狡猧下闕纖下闕絶宫不自效楚下闕化頃屬樂浪久矣下闕當所諝設訖不定決下闕月左右欲來犯法下闕北顧傷心下闕焕有下闕冀焕能竭心盡慮有下闕上如不從化督録部下闕惟前後詔書以前人下闕侍御史便宜數上下闕元初六年十二月

右《賜豫州刺史馮焕詔》,安帝元初六年也。首云‘告豫州刺史馮焕’者,漢詔之式如此。《帝紀》注云:‘漢制,帝之下書有四:一曰策書編簡也,其制長二尺,短者半之,篆書,起年月日,稱皇帝以命,諸侯王三公以罪免,亦賜策,而以隸書,用尺一木兩行書之;二曰制書,其文曰制詔,三公皆璽封,尚書令印重封,露布州郡;三曰詔書,其文曰告某官云,如故事;四曰誡敕,其文曰有詔敕某官。’此詔云‘去年鮮卑連犯鄣塞’,《列傳》云:‘元初五年秋,代郡鮮卑穿塞入寇,攻城邑,燒官寺,殺長吏,發緣邊甲卒、黎陽營兵備之。其冬,又入上谷。六年秋,入馬城,度遼將軍鄧遵率南軍共擊破之。’按馮君乃車騎將軍緄之父,《緄傳》云‘焕爲幽州刺史’,又焕有墓闕題云‘豫州幽州刺史馮使君神道’,元初季年,豫州境内無盗賊事,上谷代郡皆幽州所部,詔有‘北顧傷心’及‘頃屬樂浪’之文,亦幽州語也。詔中諭其‘竭心盡慮’,而使之‘便宜數上’,必是自豫徙幽,而賜此詔。其石下斷,惟存上八字,文意不能詳考。焕猶在豫,故前尚稱故官也。《隸釋》

‘’即‘犯’字,‘’即‘過’字,‘’即‘擣擊’字,‘’即‘慓’字,‘猧’即‘猾’字,‘纖’即‘殲’字,‘屬’即‘屬’字。仝上

元初六年立,在渠州。《漢隸字原》

益州太守無名碑

永壽元年三月十有九日,益州太守闕君平,嗚呼哉!闕如何,我君遭命隕墜,國喪雄幹,世也罔則,吏民闕立石紀迹,其辭曰:

上闕五字君其祖後闕五字爲漢表磨位闕術闕九字名闕獫,稟堅良闕大郡闕有闕。澄内清外,以身帥下。誅豪討闕處闕口闕消慝,述闕以寧。貪饕改操,草濁爲清。犂兆安土,人歌太平。超前守之,治迹闕没世,而無闕當闕五字何闕命不豫,闕疾徂靈。遠近傷切,痛于倉乾。闕於舊闕長決闕。折而不朽,名勒丹書。嗚呼哀哉!

亂曰:仲尼去魯兮君子失路,喪賢君兮與誰愬?失明哲兮入巛户,名不滅兮功留後,闕兮祐孫子。

功曹掾建伶闕澤字文闕主闕五字字闕二字從史牧靡闕二字字元白從史梇棟闕二字字闕二字故吏牧靡孫闕字闕二字故吏滇池闕二字字闕二字故吏建伶闕二字字闕二字故吏滇池王闕字闕材故闕五字字闕二字故闕五字字闕二字故闕五字字闕二字故吏下闕故吏下闕故吏闕二字王闕四字故吏建伶李闕四字故吏下闕故吏下闕故吏下闕故吏下闕故吏下闕故吏滇池王加字闕二字故吏穀昌下闕故吏俞元下闕故吏下闕故吏下闕故吏下闕故吏下闕故吏下闕故吏下闕故吏下闕故吏下闕故吏下闕七字、又闕六人故吏滇池王闕字少下闕一字、又闕二人、又闕六字字升下闕一字、又闕三人故吏下闕故下闕故吏穀昌下闕

右《益州太守碑》,以朱爵爲額,龜蛇爲趺,龍虎銜壁,在其兩旁,一崇碑也。首云‘永壽元年三月十九日,益州太守某君卒’,其姓獨刓滅,或有謂之馮君者,豈予所藏偶不明邪?碑云‘澄内清外,以身帥下’,又云‘貪饕改操,草濁爲清’,則素絲、羔羊之風,必有光前絶後者。夫丹書鐵契,高帝所以申信誓於功臣也,後人以斐豹之事,遂指丹書爲罪籍,講德者不復用之,此云‘名勒丹書’,謂丹青也。碑之左有功曹掾故吏題名四十八人,皆屬邑建伶、牧靡、梇棟、滇池、穀昌、俞元之人也,僅有王、李數姓可辨,名字皆不具矣。《隸釋》

碑以‘犂’爲‘黎’,‘倉’爲‘蒼’,‘’即‘哀’字,‘’即‘惡’字,‘巛’即‘坤’字。仝上

益州太守碑陰

故吏牧靡陳漢字伯成、故吏牧靡楊闕字茂材、故吏牧靡下闕

右《益州太守碑陰》,牧靡故吏三人題名在趺之右。此碑刻五玉三獸,下有牛首,蜀中漢碑如是者,有《柳敏碑陰》、《馮緄墓道雙排六玉碑》,又有《單排六玉碑》,與此凡四。《柳敏》、《馮緄》兩碑六者皆同,此碑無璜,《單排碑》兩璜而無瑁。鄭氏注《周官》云:‘璧,圜,象天;琮,八方,象地;圭,鋭,象春;半圭曰璋,半璧曰璜。’惟琥但云:‘琥,猛,象秋。’爲之圖者,皆云琥以方玉刻伏虎之形,聶崇義所畫琮八出如花片。陳祥道《禮書》又云:‘琮,體方而四角。’此碑之琮則五角,《單排碑》則十角,《馮》、《柳碑》中者則同鄭説。《玉人》云:‘天子執冒,以朝諸侯。’説者謂:‘冒方四寸,其下邪刻之,廣狹如圭首。諸侯執圭來朝,以此冒之,所以濟瑞信,猶合符也。’碑有瑁者三,獨無六器之琥爾。此碑刻瑁、圭、璋於上,琮、璧於下,其中則鼎列三獸。《柳敏碑》則一禽圖於首,一獸爲之趺,六玉之中有牛首一,而貫之以環。《馮緄碑》則其上刻禽、獸各一,其下一牛首,六玉之下,又刻兩獸,有一人跨其右者。《單排碑》則上朱爵而下玄武,其六玉則右璋左圭,又雙璜相向如佩次之,璧與琮又次之,蜀人名之‘單排六玉’,未知何人冢前物也。此碑之圭、瑁,《馮緄》之璧、琮、璜,則白,餘皆黑也。緄墓前又有一碑,亦上朱爵而下玄武,其中無文,謂之‘六物碑’。《隸釋》

頻陽令宋君殘碑

無年月字畫,是東漢人書。《金石録目》

《漢故頻陽令宋君表》,其篆額兩行獨不殘缺,碑十行,行有七字,惟‘聖賢之胄,丕闡休聲。朝廷咨謀,來歸靈宇’數句成文。趙氏所藏者亦是殘碑,恐不至如是之鮮也。額之左有令、丞、簿、尉五人題名,乃本朝官制。其右有文云:‘後漢頻陽令宋君碑記,其辭曰:宋君漢良宰也,鄉人宜之。’今亦缺矣。《隸續》

防東尉司馬季德碑

《山陽府卒史司馬留碑》,無年月字畫,是東漢人書,附于漢碑之次。《金石録目》

《山陽府卒史防東守尉司馬君碑》,其名闕,其字季德,有所終之月日,而其年則磨滅。此云‘山陽府卒史防東守尉’者,以郡曹而攝邑官,其本秩自如故,猶今之兼權也。‘防東’二字,頗晻昧難辨,故趙氏以‘陽山卒史’名之。《隸續》

碑上殘缺,下云‘故山陽卒史防東守尉司馬留,字季德’,今題從《隸釋》。《漢隸字原》

處士嚴發殘碑

《處士嚴發殘碑》,所存十有二行,行凡十字。其大略載桓陳章所言:處士嚴發有曾、閔之行,棲遲衡門,誠于朋友,引《春秋》褒儀甫之事。後有‘聽表門閭復’之文,‘復’下字缺。蓋邑官稱嚴之行,遂表其門閭,復其租徭,而碑之所由立也。末有丞汝南番君及户曹掾題名,當是其時官寮也。其首行‘日月’之下有‘彭城’字,乃其鄉國也。此碑不見歲月,疑其非漢刻,雖字畫不工,却不類魏、晋以後書法。《隸續》

《處士嚴發碑》,刓缺無年,而有月日。《漢隸字原》

司徒掾梁休殘碑

《司徒掾梁君碑》,篆額惟存‘君碑’二字。《碑録》云:‘襄州穀城有《司徒掾梁君碑》,建安二十七年立。’此黄初前一年也,豈吴人尚用漢曆乎?否則誤字也。梁君名休,字元堅,爲郡五官掾,歷郎中、光禄主闕一字,辟司徒府掾,拜新都令。有葬年月,而缺其所終,太守趙君相與謚之曰‘貞文子’。銘詩以三言爲文。《隸續》

在穀城縣西四里,建安二十七年立,文字磨滅。《訪碑録》

任君殘碑陰

蜀人謂之‘武帝先生任君碑陰’,可辨者不盈百字,而紀年及名字皆闕。《隸續》

漢河南尹蘇府君碑額

右《漢蘇府君碑額》,題‘漢故河南尹蘇府君碑’,今宣州太守張叔夜嵇仲見寄,云在許州道傍,碑無文詞,惟此十字其額耳。按東漢時,蘇氏最顯者惟蘇章,嘗以河南尹徵,未就。其他無尹河南者,意其爲章碑也。然章扶風平陵人,而碑乃在許昌,未知果是否?《金石録》

膠水縣王君廟門碑

無歲月,文字殘闕。《金石録》

《膠東令王君廟門斷碑》。碑中雖有‘景、武、孝昭、冲、質’之文,却有‘魏后黄初’之字,而題額以‘漢’者,豈膠東是其祖廟没於漢代者乎?《隸續》

西平令楊期碑

右尉氏縣西南四十里三亭鄉楊方村墓南二十步,文字磨滅,惟有首尾。《天下碑録》

征西大將軍楊瑾碑

在尉氏縣三亭鄉路村。《天下碑録》

邊讓碑

在開封縣東北五里墓前。《訪碑録》

董襲碑

在開封縣東北墓前。《天下碑録》

上谷太守張碑

在定州安喜縣東六里。《天下碑録》

敏勖碑

在冀州。《天下碑録》

賈敏碑

在棗強縣東北三十里。《天下碑録》

李固碑

在懷州山陽城内。《天下碑録》

劉班碑

魏文帝爲兖州刺史,封爲白馬侯,在澶州縣三十里墓下。《天下碑録》

在衛南縣西墓下。《訪碑録》

蘇武功碑

在京兆府武功縣墓下。《天下碑録》

《蘇武功碑》,京兆府。《金石略》

太守樊演碑

在河中府臨晋縣内墓前。《天下碑録》

司徒劉奇碑

在華陰縣。《天下碑録》

劉黨碑

在華陰縣墓下,文字磨滅。《天下碑録》

丁儀碑

在虞城縣墓前。《天下碑録》

兖州從事丁仲禮碑

在楚丘縣北三里。《天下碑録》

陳留太守程封碑

在開封府封丘縣東二里墓下。《天下碑録》

執金吾高褒碑

在雍丘縣南五十里大善鄉墓下。《訪碑録》

太尉高峻碑

在雍丘縣南五十里大善鄉墓下。《訪碑録》

彭府君碑

在中都縣。《天下碑録》

劉熙碑

在徐州蕭縣二十五里。《天下碑録》

御史大夫鄭君碑

在龔丘縣墓下。《天下碑録》

《御史大夫鄭宫碑》,徐州。《金石略》

尊士倪壽碑

在仙源縣南七十步魯城内。《天下碑録》

少傅何君碑

在任城縣墓下。《天下碑録》

山陽太守碑

襄州。《金石略》

在穀城縣西一里古筑城東,文字磨滅。《天下碑録》

筑陽侯相景豹碑

襄州。《金石略》

在穀城縣西一里,文字磨滅。《訪碑録》

侍中王逸碑

在宜城縣南三里。《天下碑録》

僕射荀公碑

在長社縣東北七里墓前,文字磨滅。《天下碑録》

封觀碑

在項城縣墓前。《訪碑録》

蔡昭碑

在隨州光化縣墓前。《天下碑録》

嚴君平廟碑

在綿竹縣,文字磨滅。《天下碑録》

王褒墓碑

在資州資陽縣北二十五里墓前,文字磨滅。《天下碑録》

南昌太守谷所碑

在耒陽縣東北。《天下碑録》

青州刺史劉焉碑

在耒陽縣十五里墓下。《天下碑録》

胡騰碑

在耒陽縣南四里。《天下碑録》

衡州。《金石略》

陽侯伯墓碑

在犀城墓北。《天下碑録》

《陽泊侯墓碑》,成都府。《金石略》

馬援廟碑

無年月。《天下碑録》

蕭何碑

折作兩段,在西京。《金石略》

丞相陳平碑

在陳留縣北二十里,文理磨滅,其額題曰‘漢丞相陳平之碑’。《訪碑録》

東京。《金石略》

大司農陳群碑

在陳留縣北二十八里有碑,篆文,大司農陳君墓。《寶刻叢編》

中平四年立,有四碑,東京。《金石略》

邊韶碑

蔡邕書,在開封縣東北五里墓前。《訪碑録》

幽州刺史牂牁太守張子陽碑

在懷安軍唐化鎮沿江五里許,永建四年造。《輿地碑目》

犍爲太守楊洪碑

在彭山縣,磨滅不可考究。《輿地碑目》

學師宋恩等題名

師宋恩元遂、師王忠仲舜、師郭翔季安、師張澤君潤、師楊准世期、師張仁邵游、師李衡德仁、師羅僵德、師郄賓高、師程旻孟興、師闕直進方、師王闕朝卿、師邵闕子河、師榮寵定闕、師戴闕龍闕高、師宋闕仲闕。下闕二人、史杜楊闕表、師景遷孝通、師張柳闕卿、師杜闕二字方、師衡翔仲卿、史闕通闕二字、孝義掾王山闕二字、業掾闕世闕二字、《易》掾闕四字、《易》掾胡闕三字、《易》師張闕元闕、《易》師求闕進闕、《易》師闕二字孝闕、《尚書》掾吕闕三字、《尚書》掾闕四字、《尚書》掾闕四字、《尚書》師張闕三字、《尚書》師楊闕三字、《尚書》師司馬闕四字、《詩》掾楊闕三字、《詩》掾張闕四字掾趙揆道明、闕掾王興紀闕、《春秋》掾常寵闕二字、議掾劉幼闕二字、文學孝掾周治元經、文學掾猶玉子朝、文學師胡通禮達、文學師上官震彦照、文學師王純季堅、文學師程順元呆、從掾位柳曾闕四字趙下闕三字。中闕一人,又闕二人掾瞿闕伯中、鄉賊捕李闕八字德伯闕六字元下闕四人,又闕三字張涉闕,闕二字、督馬陵孟闕三字、督闕三字子下闕一字,又闕二人、集曹史闕四字、法曹史舒彦万、賊曹史闕二字盛叔陽、辭曹史趙漢彦伯、穀曹史張儀叔闕二字曹史張詡孝舉、金曹史羅圃子高、穀曹史趙闕光節、比曹史田闕二字彦、兵曹史闕苞茂思、水曹史楊煇子禮、金曹史闕二字彦闕二字曹史闕二字伯齊、闕曹史闕二字幼郭、曹史闕五字曹掾趙闕季信、闕曹掾張闕四字曹掾闕三字申、功曹史潁考叔闕三字常洽盛闕五字紀明闕二字掾壽闕盉起、闕五字明後闕二人。

右《學師宋恩等題名》,今在成都周公禮殿門之西序,蜀人謂之‘學師題名’。其稱師者二十人,史二人,孝義掾、業掾各一人,《易》掾二人,《易》師三人,《尚書》掾、《尚書》師各三人,《詩》掾四人,《春秋》掾、議掾、文學孝掾、文學掾各一人,文學師四人,從掾位及集曹、法曹、賊曹、辭曹史又三十二人,其漫滅不可辨者十三人。漢永平中,嘗爲四姓小侯立學,置五經師,此則蜀郡諸生也。當是郡守興崇學校者,鐫石紀德,諸生既刻姓名,而諸曹史亦綴其末,惜亡其碑不可考爾。成都又有《左右生題名》一巨碑,蓋右學、左學諸生也。其間江陽、寧蜀、晋原、遂寧,乃蜀、晋所置郡,歐陽公以爲漢文翁學生題名,非也。《隸釋》

‘’即‘達’字。

碑凡二:一列經師、經掾,一列文學師、諸曹掾史。在成都府府學禮殿高公石室東外壁。《漢隸字原》

後漢文翁學生題名

右《漢文翁學生題名》,凡一百有八人,文學祭酒、典學從事各一人,司儀、主事各二人,左生七十三人,右生三十人。文翁在蜀,教化之盛,爲漢稱首,其弟子著籍者何止於此?蓋其磨滅之餘,所存者此爾。《集古録》

右《學生題名》。歐陽公《集古録》以爲漢文翁學生,余獨疑其非是。蓋以爲西漢時立,則字畫不類;以爲東漢,則東漢絶無二名者,今此碑二名者凡數人。又唐顔有意所書《益州學館廟堂記》,載漢以來石刻皆備,獨無此《題名》,使其爲文翁學生,決不肯漏落。余以字畫騐之,疑其爲晋以後人所立,然初無所據,未敢遂以爲然。其後以地里書參考,乃決知非文翁之學生也。題名有‘幹江陽趙嵩、典學從事史寧蜀常仲舒憲道、左生遂寧董朗玄明、左生晋原楊容宗長’。按《晋書·志》,江陽郡,蜀劉備置;寧蜀、遂寧、晋原,并桓温平蜀後置。四郡東、西兩漢時皆未有,然則此碑爲東晋以後人所立不疑矣。《金石録》

平原東郡門生蘇衡等題名

上闕國下闕字文下闕、門生平原高下闕字下闕、門生東郡下闕、門生北海劇下闕字孟高、門生東郡樂平蘇衡字下闕、門生平原高下闕儀字威祖、門生東郡樂平高扶字下闕、門生下闕、門生平下闕道超、門生東郡聊城路下闕平原安德下闕字下闕貴、門生陳留下闕馬師下闕、門生平原安德寧下闕漢興下闕、門生陳留下闕平原安德下闕字雒子、門生東郡下闕伯將、門生平原安德下闕字下闕方、門生陳留下闕、門生下闕子弘、門生汝南南下闕楊下闕原安德武字文祖、下闕公輔、門生平原安德下闕謖字伯超下闕、門生汝南下闕字下闕、門生平原濕陰馬象字世輔、門生潁川下闕表、門生濕陰方下闕字次下闕、門生潁川下闕、門生平原股丁下闕字興祖、門生梁國睢陽下闕甫興、門生平原股祝循字下闕、門生下邳徐祖叔字常真、門生南陽樊下闕、門生下闕文超下闕、門生平下闕東平無鹽下闕。

右《平原東郡門生蘇衡等題名》,三十餘人,蓋東郡、平原、北海、陳留、汝南、潁川、梁國、下邳、南陽、東平十郡之士也,姓名多已淪滅。或云碑在孔里駐蹕亭前,或題云‘孔府君碑陰’。《天下碑録》載孔墓之碑凡八,《隸釋》有其三矣,趙氏有《元年乙未孔君碣》,亦不知爲何人也?如《司空孔扶》、《河東太守孔宏》、《御史孔翊》、《從事孔君德》、《博士孔志》五碑,皆世所未見者。碑以‘股’爲‘般’。《隸釋》

故吏應酬殘題名

故吏應酬、故吏趙溢,右郫。故吏舒苗、故吏宗、故吏睘習、故吏田、故吏張緒、故吏會、故吏常楫、故吏庭、故吏李稱、故吏張衍、故吏趙、故吏旦、故吏常荒、故吏苟睢、故吏王思、故吏王弋、故吏董興、故吏魏光、故吏李興、故吏朱明、故吏楊生、故吏王麻、故吏王恂、故吏吕永、故吏唐治、故吏馮慈、故吏楊瑋、故吏劉賓,右江原。

右《故吏應酬殘題名》,共三十人。此石所存者横兩行爾,上一行兩人之後,則左‘右郫’字,其下一行凡十五人,末有‘右江原’字,二邑皆蜀郡,此蓋蜀郡太守碑陰也。《隸釋》

‘’即‘構’字,‘’即‘肇’字。仝上

在成都府,列故吏姓名三十人,作兩列。《墨寶》云:郭氏得之北門魚橋之下,後無字,非碑陰,蓋斷碑爾。《漢隸字原》

舉吏張玄殘題名

《舉吏汝南張玄殘題名》,其可見者,故吏河南一人,門生東郡三人,門人濟南二人,門生平原、任城各一人,薛令有其官而亡其姓,名惟虞升一人,郡邑名字及所出錢無一字缺者。漢碑稱‘舉將’者有二,《外黄令高彪碑》及《三公山碑》。其自稱‘舉吏’者,獨于此碑見之。《隸續》

《舉吏張玄殘碑》。《三公山碑》稱馮君爲‘舉將’,《高彪碑》稱文君爲‘舉將’,今碑則自稱‘舉吏’,漢碑僅此三者。《漢隸字原》

龍門禹廟題名

此碑二列,有四十一人姓名。《隸續》

公乘伯喬殘題名

所存者一列二人。《隸續》

繁長張禪等題名

一石三横,今在蜀道。《隸續》

韓勑孔林别碑兩側題名

沈虞卿名爲‘韓勑碑兩側題名’。《漢隸字原》

武都丞吕國已下題名

在成州天井碑側,仇靖書文。《漢隸字原》

高石室六題名

成都府學禮殿,刻於梁楹石壁間。《漢隸字原》

公乘校官掾王幽題名

永熹元年立,淳熙二年卬州蒲江縣僧寺治地得之,古無此年號。《復齋碑目》作‘公乘校官掾王幽闕’。《漢隸字原》

酒泉題名

碑九列,每列三十二人。《漢隸字原》

門生沛國蕭劉題名

山桑城東南有一碑,碑文悉破無驗,惟碑背故吏姓名尚存。熹平元年,義士門生沛國蕭劉定興立。《水經注》

掾杜峻等題字

在高公石室。《總目》作‘先生任君等題名’,今不見任君字。《漢隸字原》

太守張景題字

光和六年立,在高石室梁上。《漢隸字原》

博士題字

在高石室中。《漢隸字原》

洪農太守張君題字

在高石室中。《漢隸字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