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續編卷十一

書論(仁和錢景晴江集録)

書苑璧珠

書名起於玄洛,字勢發於倉史。(庾肩吾《書品》)

開篇玩古,則千載共朝;削簡傳今,則萬里對面。(仝上)

張筆左紙,胡肥鍾瘦。(張芝、左伯、胡昭、鍾繇)

施肩吾如新亭傖父,陶隱居如吴興小兒。(梁武帝《書評》)

分行紙上,類出蠒之蛾。結畫篇中,似聞琴之鶴。(《書品》云)

善射不注,斵輪不傳。(仝上)

披其叢薄,非無香草;視其涯岸,皆有潤珠。(仝上)

鷹爪含利,出彼兔毫;龍管潤霜,遊兹蠆尾。(仝上)

崔子玉草賢,張伯英草聖。(《書斷》云)

秦皇重程邈隸書,令奏事皆法之;漢帝奇杜度草書,詔奏事皆作之。

王延之曰:勿欺數行尺牘,即表三種人身。(庾元威論書)

子敬書年少精白,紗裓書羊欣白絹新裙。(虞龥論書表)

蔡邕飛而不白,羲之白而不飛。(梁武帝云)

羊真孔草,蕭行范篆。(袁昇書評)

日書、月書、風書、雲書,蟲篆、魚篆、鳥篆、龍篆。(庾元威論書)

李丞相見穆王書,七日興歎,患其無骨。蔡尚書觀洪都碣,十旬不返,嗟其出群。(衛夫人《筆陣圖》)

智永筆塚,懷素筆塚。

張旭草書得之公孫劍器,猶蔡邕之飛白見匠人施堊帚也。

卧王濛於紙中,坐徐偃於筆下。(唐太宗論蕭子雲)

怒猊抉石,渴驥奔泉,徐浩也;飛鳥出林,驚蛇入草,亞棲也;旱蛟得水,毚兔走穴,歐陽詢也。

徐鼎臣NFC36匾法,陸希聲撥鐙法。

索靖銀鈎,承禎金剪。

袁昂曰:上谷之翮,未覩鴻跡;曇壤之鵞,空傳贋本。(袁昂書評)

春蚓秋蛇之評,家雞野鶩之論。

鍾繇盗掘韋誕墓,取蔡邕筆法;温韜盗掘昭陵,取逸少《蘭亭》。

入木三分,飛帛六點。

伯英墨成池,智永硯成臼。

智永得右軍肉,智果得右軍骨。(智果語,見《書斷》)

元常老骨,子敬懦肌。(陶隱居與武帝啟)

衆家可識,亦當復由串耳;六文可工,亦當復由習耳。(梁武帝答陶啟)

許慎門徒,居然嗢噱;衛恒子弟,寧不傷嗟。(庾元威論書)

逸疑方外,縱在矩中。(李約肅字贊)

鍾繇曰:用筆者,天也;流美者,地也。

《周禮》以雞斯爲笄纚,《禮記》以相近爲禳祈。(庾元威論書)

虞翻笑鄭玄不識古文,韓愈笑羲之僅得俗字。

奎有芒角,下主辭章;頡有四目,仰觀垂象。

文有三誓:岐陽告巫咸,朝那告大沉,要册告亞駞。書有三蒼:李斯作《蒼頡》,揚雄作《訓纂》,賈魴作《滂喜》。(俱見《西溪叢話》)

《史記》曰:‘蒼頡造書,鬼夜哭,龍潛藏。’《淮南子》曰:‘蒼頡造書,天雨粟,鬼夜哭。’

古文柱:江淹問王儉,儉曰:‘江東不知隸書,壁中墓中科斗近是。’

魯有讒鼎銘,秦有詛楚文。

禹刻岣嶁碑,則用科斗;宣王刻石鼓,則用籀書。

‘嗚呼,此延陵季子之墓’九字,孔子篆;‘殷大夫比干之墓’七字古隸,在汲縣坶野。

薛尚功《款識法帖》十卷,碑在江州。夏竦《古文四聲韻》五卷,本在江州。薛字用敏,夏字子喬。

秦之《嶧山銘》,魏武排倒漢之金人銘,董卓銷其九,石虎移其三。

佳城之銘,汲冢之書。

篆二,李斯、陽冰,異代也。二徐兄弟也。

方勁古拙,隸書法也。神奇工巧,摹印法也。

款謂陰字,是凹入者。識謂陽字,是凸出者。

蔡文姬曰:臣父割隸字八分,取二分;割篆字二分,取八分。

鍾元常八分象隼,王逸少轉筆象鵞。

江州有菊亭裂本,又兵鑿石,石中有逸少頭昡方。

妙盡許昌之碑,窮極鄴下之牘。

覩歐無虞,覩顔忘柳。(无咎題跋)

蕺山之扇竟未增錢,凌雲之臺無因誡子。(《書品》)

學班失馬,買王得羊。

峻拔一角,潛虚半股。(心成頌)

黄魯直書《大雅·臺》詩,衛夫人賜子敬《大雅·吟》書。

東西林題名,魯公也。廬山寺額,皆韓休也。

顔《麻姑壇記》、《蘇經藏記》,皆有大字、小字兩本。(見放翁題跋)

柳公權《江州復東林寺碑》,歐陽率更《廬山西林道塲碑》。

一字齋,蕭齋也。梁智藏碑,號三蕭碑。

葉法善求北海夢中書,碑名追魂,與碧落碑事相類。

衆口異賈,群目改望。(《廣川書跋》)

無蹊徑可尋,不繩削而合。(皆山谷語)

字中有筆,如禪家句中有眼。(黄山谷題絳帖)

智永四十年不下樓,懷素三十年無完衣被。

家貧不辦素食,事忙不及草書。(姑溪跋山谷《漁父詞》)

古跋云:契闊艱難,不敢失墜。(海岳跋智永《千字文》)

蔡邕藏《論衡》於帳,辨才棲禊帖於梁。(後村跋蔡端明《茶録》)

借眼前之景而會萬里不盡之情,因古人之法而得三昧自在之力。(周益公跋米元章書)

見蛇鬬而筆法進,聞雞聲而遂能神。(石門題跋)

隋多鍾,唐多王。(《研筆雜記》)

以子敬書種蠶子,以東坡書换羊肉。

張文孝一年不作草字,杜祁公一生不作真字。(《避暑録話》)

禪有斧成針,喻鍾紹京;謂智永研成臼,乃詣右軍。

坡曰:鸚鵡之學,止數言。谷曰:蝦蟇之禪,止一跳。

北方字法呼爲毡裘氣,元章謂顔筆如蒸餅樣。

劉共父謂晦庵:我所學唐之忠臣,公所學漢之篡賊耳。劉字學魯公,朱字學孟德。

智永寫《千字文》八百本,壽皇臨《蘭亭記》五百本。

鍾繇伐人墓,米芾蕩人舟,皆爲取書法。

海神借看永叔《瀧阡表》碑,江神劫獻魯直草書韋應物詩。

江神索涪翁字,蓬萊女官效涪翁字。

《影書帖》,淡墨榜渴筆告身。

黄山谷極道王荆公書法,蘇才翁極道范文正書法。

柳家元和脚,黄家元祐脚。

楊少師散僧入聖,李西臺法師參禪。(《東軒筆録》)

風檣陣馬,杜牧之比李長吉詩,蘇子瞻比米元章字。

晏元獻以誌宸妃墓被參,而蔡忠惠以不書温成碑見頌。

劉穆之謂高祖曰:‘書雖小事,願公小復留意。’孝武答子業曰:‘書不長進,此是一條耳。’

陳征北軍人於丹徒發郄曇墓,大獲鍾王遺跡,多賜始興王伯茂。唐節度使温韜發太宗昭陵,大獲鍾王墨跡,并歸廬山隱士鄭元素。

則天造十九字,魏太武造新字千餘。

庫狄干穿鎚,斛律金作屋。

唐高宗幼戲草成勅字,齊樂陵王百年嘗作數勅字。

漢人碑首稱神漢,唐人碑首稱聖唐。

唐太宗戈法逼真,以虞世南所補也。宋仁宗六點奇絶,增李唐卿所進也。

百濟求蕭子雲書,高麗請歐陽詢書。

吕安於門上書一鳳字,王右軍於帖尾書一鷖字。

頡書直行,梵書右行,佉盧書左行,三人親兄弟也。

理宗親書‘西山’二字表蔡元定,又親書‘南谷’二字賜鄒應龍。

書詩與這韓翊,御筆賜字君謨。

高平刻鵲印之章,元暉記虎兒之字。

晋石碑字生金,宋石鼓字嵌金。

金《延廣母子碑》初無文字,但有人物。謝太傅碑不銘功德號,没字碑蓋彷漢製。

郭知玄曰:銀鈎一啟,亥豕成群。蕩櫛行披,魯魚盈隊。

顔公書碑,令家僮刻之北海,書碑手自刻之。

懷素種蕉,康樂剥芨。(謝《山居賦》自注:芨皮可以爲紙。)

竇太穆善書,與唐高祖書相雜,出人莫能辨也。吴憲聖善書,續宋高宗書九經,人未易辨也。

張公藝應詔進一忍字,陳希夷遺表進‘慎火停水’四字而已。

‘洛’字去水爲‘雒’,光武忌赤伏也。‘卞’字加水爲‘汴’,隋煬急開河也。

擔夫担可以悟字,伍伯杖可以畫詩。

沈麟士年過八十,火下細書二三千卷。僧智佺八十一學歐王書體,曰:‘吾習來生字耳。’

文宣稱唐邕手作文書,口且處分,耳又聽受,實是異人。《南史》稱劉穆之目覽辭訟,手答牋書。耳行聽受,口并酬應不相參涉。

崔挺書文明太后父燕宣王碑,賜爵泰昌,子張景仁以八體取進建安王。

百官上書囊,天子取爲扆帳,盛也。天禄圖書縑,軍士取爲帷囊,衰也。

李冰書‘深淘灘,高作堰’六字於鬬雞臺。張飛書‘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八字於黄陵峽。

李挺之曰:學書妨學道。程子曰:即此是學。

雷太簡曰:聞江聲而筆法進。文與可曰:見蛇鬬而草書長。

王梅溪筆鈍自罵。陳止齋亦曰:余性不解書。

吴季札墓碑字,李陽冰學之;夏侯嬰佳城字,叔孫通讀之。

詛楚文云:秦嗣王敢用吉玉。王子吴NFC37鼎云:擇其吉金。

鄧艾碑作鄧乂,周亞夫印作周惡夫。(乂音艾,亞惡古通用。)

上非天象所垂,下非河洛所吐,中非聖人所造,趙壹《非草書》也。

書空曰咄咄怪事,稱書曰咄咄逼人。

蔡邕書法受於神人,羲之書法感天台丈人。

羲之書蕺山老嫗六角扇十許,人争市去。東坡書負綾絹人白團夾絹扇二十許,人争市去。

不恨我不見古人,恨古人不見我名言也。張融曰:非恨臣無二王法,亦恨二王無臣法。

漢章帝貴杜度草詔,度艸書上事。魏文帝喜劉廣通艸,亦令廣通艸書上事。

逸少書門生棐几,其父刮盡。子敬門生以子敬書種蠶。

羲之自書表穆帝,使張翼題後答之,當時不别。子敬上表多在中書,謝靈運竊寫易之,相與不疑。

王丞相過江,以鍾繇書藏衣帶中。王平南渡江,以索靖書四叠綴衣中。

蔡邕藏《論衡》於帳中,魏武懸梁鵠書於帳中。

顧愷之三絶,其一書也。虞世南五絶,五曰書翰。(玄宗亦曰鄭虔)

書道士石,是李北海之魂。書木蘭詩,乃李義山之魄。

鐵鈎鎖柳,誠懸法也。金錯刀,李煜法也。

宋景文手抄《文選》三過,洪景盧手抄《資治通鑑》三過。

闞澤傭書,寫畢誦讀亦遍。王僧孺傭書,寫畢誦讀亦遍。

庾翼與逸少書曰:昔得伯英草,過江亡失。唐文皇贊逸少曰:伯英臨池之妙,無復遺蹤。可見伯英之書皆長史之譌也。)

務光辭湯之禪,用倒薤書。孫臏斬龐涓於大木之下,作蟲書。

韋仲將奏曰:‘若用張芝筆。左伯紙及臣墨,然後可逞蕭子良書。’曰:‘子邑之紙,研妙輝光。仲將之墨,一滴如漆。伯英之筆,窮神盡思。’

太宗爲真艸書屏風,以示群臣。宋初館閣書制勅文,貼於屏風,號屏風樣,以示翰林官。

鍾會易鄧艾上章,莫有知者。張懷素换高正臣書五紙,高不能辨。

張廷範,唐賊也,善書跋,率更帖或譏。考亭曰:公所師者漢賊也。

元次山《中興頌》得顔清臣書之。歐陽修《集古序》得蔡君謨書之。

蘇轍《徐州黄樓賦》,兄軾刻之。令狐楚《河中白樓賦》,子綯刻之。

顔清臣《祖將軍碑》,九江守磨去,另刻《德政》,歐陽詹弔之。柳公權《何進滔碑》,太和尹磨去,另刻新製,周必大恨之。

禊帖藏昭陵,爲賊所劫。定武真刻藏向若水墓,又爲賊所劫。

蜀胡氏寶墨名亭,王晋卿寶繪名齋,米元章寶晋名齋。桓玄耽玩法書,盧循素善尺牘。

王導則列聖推能,庾亮則群公挹巧。(《書品》云)

僧虔掘筆自全,猶鮑照累句自晦也。

虞永興‘礬卿’二字得麻一斗,‘房材’二字得羊十頭。

晋武以于闐青鐵硯賜張華寫《博物志》,以大秦國蜜香紙賜杜預寫《春秋釋例》。

張公藝作百忍字,齊鬱林書一大喜字,而作三十六小喜字繞之。

晋太康初盗發魏安釐王塚,得竹書。齊建元中盗發楚王塚,得竹簡。(一在汲縣,一在襄陽。)

皇極三十二字傳於箕子,丹書三十九字傳於尚父。

李斯之博雅,以朿爲束。蔡邕之知書,以豊作豐。

文止戈爲武,文反正爲乏,字説之始也。

謂隸昉程邈耶?齊胡公棺文已同今隸。謂小篆昉李斯耶?秦詛楚碑文已同小篆。

雲氣時飄五色,仙人還作兩童。(庾肩吾《書品》言古文也。)

波迴墮鏡之鸞,楷顧雕陵之鵲。(《書品》言篆籀也。)

漸失潁川之言,竟逐雲陽之字。(《書品》言舍繁從省也。)

比類象形謂之文,形聲相益謂之字,著於竹帛謂之書。

許氏《説文》立一於專,畢終於亥。

蒼頡石室記秦李斯識八字、漢叔孫通識十二字。

篆則統乎科斗、玉筯、垂露、薤葉大小之屬也,隸則統乎羲、獻、鍾、庾、歐、虞、顔、柳真草之輩也。(宋任玠語)

軍陳爲陣,始於逸少;形景爲影,本於稚川。

《春秋傳》以毁則爲賊,而資以守典;以止戈爲武,而達於用兵;以反正爲乏,而定伐惡之謀;以皿蟲爲蠱,而立養生之戒。(荆公《字説》)

上比崔杜不足,下方羅趙有餘。

漢之諸儒比肩立,而楊子雲以識字稱。韓文公言語妙天下,而猶自謂略須識字。字亦豈易識哉?

周保氏之六書,指事、象形、諧聲、會意、假借、轉注也。衛夫人之七勢,—丶丿NFC38丨也。

多骨微肉者筋書,多肉微骨者墨豬。

煙霏霧結,狀若斷而還連;鳳翥龍蟠,勢如斜而反直。(《王羲之傳》論)

張懷瓘曰:‘揖讓禮樂,獻不及羲;風神散逸,羲不及獻。’

徐吏部得右軍皮膚,眼鼻所以似之;顔太保得右軍筋骨,心肺所以不似。(陸羽云)

凝之得右軍韻,操之得右軍體,徽之得右軍勢,涣之得右軍貌,獻之得右軍源。猶顔延年自謂竣得臣筆,測得臣文,NFC39得臣義,躍得臣酒也。

鍾司徒十二種意外巧妙,即張長史筆法十二意也。

詭異者,字體瓌怪也。聯邊者,半字同文也。重出者,同字相犯也。單復者,字形肥瘠也。(《文心雕龍》)

一畫之間,變伏起於鋒杪;一點之内,殊衂挫於毫芒。(孫過庭《書譜》)

真以點畫爲形質,使轉爲性情;草以點畫爲性情,使轉爲形質。

絳樹青琴,殊姿共豔;隨珠和璧,異質同妍。

篆尚婉而通,隸欲精而密,草貴流而暢,章務險而便。

自矜者將窮性,域絶誘進之途;自鄙者尚屈性,涯有可通之理。

過庭《書譜》,貴五合;陽冰《禁經》,論五生。

張懷瓘云:‘氣勢生於流便,精魄出於鋒芒。’

董内直云:‘無垂不縮,無往不收。’

覃精一字,功歸自得;盈虚統視,連行妙在,相承起復。(《心成頌》云)

郭知玄曰:‘氣韻本於游心,神彩生於用筆。’(書畫一也。)

唐太宗云:‘指實則節力均平,掌虚則運用便易。’

李陽冰曰:‘點不變謂之布碁,畫不變謂之布算。’

大字難於結密而無間,小字難於寬綽而有餘。(東坡云)

筆成塚,墨成池,不及羲之。即獻之筆秃千管,墨磨萬錠,不作張芝作索靖。

黄山谷云:‘右軍似左氏,大令似莊周。’

山谷云:‘肥字須要有骨,瘦字須要有肉。’又云:‘肥不剩肉,瘦不露骨,乃爲合作。’

坡詩云:‘退筆如山未足珍,讀書萬卷始通神。’山谷亦云:‘若使胸中有書數千卷,則書不病韻。’

小心布置,大膽落筆。(《翰林粹言》)

真多用折,折欲少駐,然真以轉而後遒;草多用轉,轉欲不滯,然草以折而後勁。(姜白石云)

臨書易失古人位置,而多得古人筆意;摹書易得古人位置,而多失古人筆意。

態度者,書法之餘也;骨格者,書法之祖也。

執爲長短淺深,使爲縱横牽掣,轉爲鈎盤縈紆,用爲點畫向背。

折釵股欲其曲折,圓而有力;屋漏痕欲其横直,匀而藏鋒;錐畫沙欲其無起止之跡;壁拆泥欲其無布置之巧。

雙鈎懸腕,讓左側右,虚掌實指,意前筆後,此古人所傳運筆之訣也。如屋漏痕,如壁拆泥,如錐畫沙,如折釵股,此古人所論作書之勢也。

雕鶚向風,自成騫翥,言忘情也。鴛鴻出水,更好儀容,言天然也。

傑立特出,可謂之神;運用精美,可謂之妙;離俗不謬,可謂之能。(朱長文云)

筆圓而用方謂之遒,體方而用圓謂之逸。(趙宧光云)

勒字,顔法也;排字,歐法也;描字,虞永興法也;畫字,徐季海法也;刷字,右軍法也。(李日華詮米元章語)

古文如春,籀如夏,篆如秋,隸如冬,八分、行草,歲之餘閏也。(《衍極》)

真書如立,行書如行,草書如走。(《法書本象》)

運筆邪則無芒角,執手寬則書緩弱,點掣短則法擁腫,點掣長則法離凘。畫促則字勢横,畫疎則字形慢。(梁武帝論書)

千種風流曰能,百般滋味曰妙。(竇臮《述書賦》注)

鷹隼乏采而翰飛戻天,骨勁而氣猛也;翬翟備色而翺翔百步,肉豐而力沈也。

文者祖父,字者子孫。衛恒又曰:篆籀蓋其子孫,隸艸乃其曾玄。

初若食蔗,喉間少甘則已;末則如食橄欖,味久愈在也。宋高宗於右軍云然。

秃千兔之翰,聚無一毫之觔;窮萬榖之皮,歛無半分之骨。

龍鸞飛動,衆所共窺;天日清明,臣何敢繪?(周益公跋御書佳語)

子雲曰:言,心聲也;書,心畫也。相押字法,謂之心印。

入則重規疊矩,出則奔軼絶塵。(山谷云)

右軍《筆勢圖》云:弱紙强筆强紙弱筆,可匹危弓安矢安弓危矢。

米元章云:一日不書,便覺思澀。黄山谷云:三日不讀書,便覺語言無味,面目可憎。

得蘇字輒换羊肉。蜀諺曰:‘蘇文熟,喫羊肉。’是文亦可换羊肉也。

山陰道士以一籠鵞换王逸少寫《道德經》,會覺上人以百甕酒乞吴道子畫菩薩壁。

曹不興爲吴大帝書屏風,誤筆成蠅。楊德祖爲魏太祖畫扇,誤筆成蠅。

字用堊帚,劉永年畫雖堊帚亦可用。

梁武曰:王獻之書白而不飛,蕭子雲書飛而不白。荆浩曰:吴道子畫有筆而無墨,項容畫有墨而無筆。

歐陽率更見索靖書,宿三日而後去;閻立本視張僧繇蹟,宿十日而後去。

韋孝將凌雲臺應召,戒子孫勿學書;閻立本春苑池應召,戒子孫勿習畫。

張旭觀公孫大娘舞劍而草書以進,吴道元請裴將舞劍而壁畫以成。

離傍配禹,澤分外皋。(顔之推論俗字離作NFC3A,澤作NFC3B。)

甘本舌字,舌本甘字。又曰:牛是魚字,魚是牛字。

回,古雷字。淵默,雷聲。故顔淵字子淵。參本音參,參前在輿,故參字子輿。

心字一倒火耳,水字一坎卦耳。

目加兩點,貝欠兩點。四口一十,四十一口。(皆字謎也)

去學書而學劍,自無一成;去學書而學醫,應有二廢。

枯竹篙舟,曲筯哺物。(米元暉喻筆不可意,見《癸辛襍識》。)

五花判舍人故事,五雲押韋陟能事。

開通元寶,八分篆隸,三體淳化。元寶真行艸三體。

弓劍刻秦定字,汴京樓觀刻燕用字。(疑是工匠名)

術人字占,宫人字舞。(字占見耿定向權子,字舞見樂襍録記。)

仲子手文,士衡灑血,桂陽鶴觜,司農牛角,皆語怪也。

庫狄干署名逆上穿錐,王周署名先吉成外。

魯魚亥豕,甚而杖杜金根。伏獵弄麞,甚而梨離羊芋。

朋字未正,丁字不屈。

不識一丁,不識一个,不識瞎字,不識紇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