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三百八十七

歷朝書譜七十七

明賢墨蹟詩翰

文衡山題詠遺蹟

卜築清溪上,粼粼玉一灣。開門迎曉日,隔浦見西山。春浪桃花亂,晴沙白鳥閒。思親意無限,遺澤釣遊間。(右《清溪春思》)

境寂晝偏永,心清暑氣微。老兼疎筆硯,性復懶裳衣。隱几雙桐轉,褰簾獨鳥飛。茗薰聊自適,不怪客來稀。(右《夏日停雲館作》文璧)

積雨浮宿潤,新晴人意適。消摇竹窗中,啼禽破幽寂。初陽動簷瓦,殘溜時自滴。曲巷行跡稀,苔花繡深壁。(右《即事一律》)

探梅山寺日斜時,一月梅花尚滿枝。勒雨故教開獨後,尋春却恨到來遲。香撩短鬢風前韻,水洗微脂雪後肌。悔不淹留到深夜,坐看殘月上疎籬。

惆悵羅浮夢破時,居然消息在南枝。餘寒雪逕春迴淺,薄晚林塘月上遲。翠竹參差明縞袖,冷雲依約護香肌。山公早辦風前醉,不恨歸來倒接NFD4F。(右《竹堂寺看梅花之作》徵明)

澹烟蒼靄晝沈沈,白髮青春好自禁。寂歷梅花猶勒雨,蹉跎人日苦多陰。步來野逕緣溪静,愛此茅堂入竹深。車馬不驚魚鳥狎,居然城市有山林。(《壬辰人日與之北城别業小集是日風雨寂寥梅蕚未破故詩及之》徵明)

木末層軒倚泬寥,西風向首不勝搔。天垂一鏡蓬壺近,雲擁千峰佛刹高。雨後新波浮碧落,烟中遠渚見黄茅。晚晴長嘯下山去,一徑松風萬壑濤。(《登玄墓閣》)

天池日暖雨煙生,上巳行遊春服成。試向水邊修禊事,忽聞花底語流鶯。空山靈迹千年秘,勝友良辰四美并。一歲一回春不厭,故園光景有誰争。

短簿祠前樹鬱蟠,生公臺下石孱顔。千年精氣池上劍,二壑風烟寺裏山。井洌雨泉茶可試,草荒支磵鶴空還。不知清遠詩何處,翠壁苔花細雨斑。

島嶼縱横一鏡中,濕銀盤浸紫芙蓉。誰能胸貯三萬頃,我欲身遊七十峰。天遠洪濤翻日月,春寒澤國隱魚龍。中流彷彿聞雞犬,何處堪追范蠡蹤。

半醉高樓徙倚中,葛巾平岸欲凌風。山横天際晴雲碧,錦爛城頭落日紅。千里關河都會壯,萬家烟火歲年豐。望京懷古非吾事,病目猶堪送遠鴻。(《登樓》)

簷前朝雨疎疎落,堦下春泥活活生。懶不出門驚樹合,醉能開閤看雲行。幽深獨有閒諳得,迂僻都緣病養成。報道東風三月盡,一場花事却關情。(《雨中偶述》)

夕陽樓上看新晴,凌亂歸雲冉冉明。萬里快瞻飛鳥没,一番又是緑陰成。帶城碧瓦參差合,隔水蒼烟繚繞生。懷袖欣然風拂面,醉聽乾鵲語前楹。(《新晴》)

緑陰如水夏堂凉,翠簟含風午夢長。老去自於閒有得,困來每與客相忘。松窗試筆端溪滑,石鼎烹雲顧渚香。一鳥不鳴心境寂,此身真不愧羲皇。(《夏日睡起》)

傍市柴門鎮日開,心閒車馬不驚猜。雨中秋事芙蓉盡,霜後時新橘柚來。張翰未誇菰米飯,陶潛自醉菊花杯。近來較似嵇中散,滿架殘書懶更裁。(《秋日閒居》)

江上疎疎梅子雨,烟中嫋嫋竹枝歌。暖風初汎青蓮舫,新水平添緑玉坡。南去春光歸院寂,西來山色過橋多。美人只在横塘曲,手把芙蓉奈遠何。

一枕清風卧北窗,高樓六月似秋凉。陶情圖史忘貧病,夾耳笙歌欲老狂。客至僅能修茗供,心閒聊爾續罏香。淹留不覺斜陽盡,月印花梢上短牆。

急雨中宵六月凉,朝來新水滴横塘。一番白苧生秋意,無數青山上野航。日暖晴沙鳬鴨亂,風來前浦芰荷香。曾探世事驚塵土,轉覺江湖興味長。

小齋如翼兩楹分,矩折分明玉磬陳。蹈海要非平世事,過門誰識有心人。屋頭日出烏棲曉,簷隙香沈燕壘春。手種雙桐才數尺,濃陰己見緑匀匀。

睡起西齋片雨過,緑陰亭院晩凉多。烏衣春盡渾無語,白苧秋來漫有歌。世態風雲從變幻,山林日月未蹉跎。却憐逸少猶多事,時寫黄庭换白鵝。

永夏茅堂風日嘉,凉陰寂歷樹交加。客來解帶圍新竹,燕起衝簾落晩花。領略清言蒼玉塵,破除塵困紫團茶。六街車馬塵如海,不到柴桑處士家。(爲松泉書)

曾擕書册住東甌,此日因君憶舊遊。落日亂山斜帶郭,碧天新水静涵洲。從知地勝身如隱,近説官清歲有秋。西北浮雲應在念,乘閒一上謝公樓。(《贈槐雨先生》文璧)

我生辛苦不逢辰,見説丁年積漸亨。力命相持懷禦寇,行藏無主卜君平。尋常萬願空成感,老大邅迴正坐名。勞謝微言知驗否,秋風相送不勝情。(《贈日者徐生》文璧)

三十相將始洗兒,百年迴首即非遲。祖書敢謂今堪托,父道方慚我未知。願魯難憑蘇子論,勝無聊有樂天詩。人間切事惟應此,對客那無酒一巵。

春風一笑錦綳兒,共道頭顱較我奇。門户關心能不喜,賢愚有命可容期。百年正賴培來久,萬事誰云足自兹。五十老親遺世網,從今都是弄孫時。賤子今年四月十又三日始舉一兒,彌月之次,薄有湯餅之設,因識二詩,邀在席諸君同賦。是歲弘治丁巳,予年二十又八。徵明書。

文衡山今日歌(行草書)

今日復今日,今日何其少。今日又不滿,此事何時了。人生百年幾今日,今日不爲真可惜。若言姑待明朝至,明朝又有明朝事。爲君敬誦今日詩,努力請從今日始。徵明。

《珊瑚網》一跋見前。

文衡山書十美詩卷

傾國人多有美姿,扁舟載去亦宜之。戲瓢尚想當時事,深涉何曾讀衛詩。(《西施》)

浮生難比草頭塵,常托千金視此身。若使琴心挑得動,不知匪石是何人。(《文君》)

高抱琵琶障冷風,淋漓衫袖濕啼紅。安邊重用和親計,駕馭英雄已不同。(《明妃》)

倚竹眠床態自嬌,夜深銀燭正高燒。不將春舞歸長袖,宜自輕身好折腰。(《飛燕》)

飛絮無憑只趁風,也知相逐水流東。琉璃瓶薄珊瑚脆,毁不求全妾命同。(《緑珠》)

徙倚閒庭暗淚垂,不須再讀寄來書。已知一代容華盡,地下相逢未是遲。(《碧玉》)

梅花香滿石榴裙,祇用微頻艾納薰。仙館巳於塵世隔,此心猶不負黄昏。(《梅妃》)

欲與君王共輦還,馬嵬路狹轉頭難。早知怨自思萌蘖,悔不當時乞賜環。(《太真》)

閨門出入有常經,女子何須獨夜行。待月西廂誰唱始,至今傳説見分明。(《鶯鶯》)

短長闊狹亂堆牀,細染輕搥玉色光。豈是無心戀針線,要將姓字托文房。(《薛濤》徵明題)

文衡山諸絶句

試茶初動蟹眼,臨帖更畫烏絲。啜罷冷淘槐葉,漸吟雙調柘枝。擁褐一瓢濁酒,支頤半卷南華。消受誰堪伴侣,紙窗殘雪梅花。(右《幽居二絶》徵明)

黄金宫闕鬱嵯峨,秋色盈盈月漾波。吴下高枝元有種,天香莫怪屬君多。己酉七月,敷求將試應天,賦此奉贈。徵明。

千山疊翠斜陽外,萬壑争流春雨餘。景色撩人歸未得,高情原不在溪魚。

三月光陰修禊後,千村桃李杖藜中。何時去覓王玄度,把卷臨流一笑同。

解帶襌房春日斜,曲闌供佛有名花。高情更在樽罍外,坐對清香薦一茶。

小病淹愁百念慵,時時清夢越城東。春風閉户草如積,落日倚樓山滿空。

落落高松下午陰,静聞飛澗激清音。幽人相對無餘事,啜罷茶甌再鼓琴。

木多長夏翠交加,野客孤吟坐日斜。縱有殘春供醉眼,碧波深暎紫微花。

滿眼溪山迹未塵,百年臺殿已沈淪。只應寂寞蓮池水,曾照當時入社人。

松葉滿山行逕微,幽居更在竹藂西。緑陰深寂詩成處,愛惜新筠不忍題。

流泉争瀉作狂瀾,樹色蒼蒼帶遠山。高閣清幽人共坐,不知日月幾摧殘。

小閣登臨眼境奇,水雲沙樹渺參差。猶憐興淺匆匆去,不見湖中月上時。

水展晴空秋色遠,樹沈平野日光寒。生綃萬幅天開畫,澄碧樓中暮倚闌。

秋江雨過水潺潺,疎樹平皋帶遠山。正是幽人詩就處,小舟問我夕陽還。

傳呼曲巷使君來,樹底柴門懶自開。老病迂疎非傲客,直秋車馬破蒼苔。

誰見金鳬水底墳,空懷香玉閉佳人。君王情愛隨流盡,只有寒溪尚姓陳。

殘冬相見還相别,燈火幽幽燦玉缸。正自多情眠不得,忽聽風雨打西窗。夜與德孚坐小樓記此。徵明。

文衡山三題吉祥菴卷

徵明舍西有吉祥菴,往歲嘗與亡友劉協中訪僧權鶴峰過之。協中賦詩云:城裏幽棲古寺閒,相依半日便思還。汗衣未了奔馳債,便是逢僧怕問山。徵明和云:殿堂深寂竹床閒,坐戀椶陰忘却還。水竹悠然有遐想,會心何必在空山。越數年過之,則協中已亡。因讀舊題,追思其韻:塵蹤俗狀强追閒,慚愧空門數往還。不見故人遺約在,黄梅雨暗郭西山。時弘治十四年辛酉也。祇今正德庚辰,又二十年矣。菴既燬于火,而權師化去亦復數年。追感昔遊,不覺愴惜,因再疊前韻:當日空門對燕閒,傷心今送夕陽還。劫餘誰和邢和璞,老去空悲庾子山。他日偶與協中之子穉孫談及,因寫此詩,追圖其事,付穉孫藏,爲里中故實云。時十六年辛巳二月八日也。

文衡山書拙政園記并詩卷(記文繁,兹不録)

若墅堂在拙政園之中。園爲唐陸魯望故宅,雖在城市,而有山林深寂之趣。昔皮襲美嘗稱魯望所居不出城郭,曠若郊野,故以爲名。

會心何必在郊坰,近圃分明見遠情。流水斷橋春草色,槿籬茅屋午雞聲。絶隣人境無車馬,信有山林在市城。不負昔賢高隱地,手擕書卷課童畊。

繁香塢在若墅堂之前,雜植牡丹、芍藥、丹桂、海棠、紫璚諸花。孟宗獻詩云:從君小築繁香塢。

雜植名花傍草堂,紫蕤丹艶漫成行。春光爛漫千機錦,淑氣薰蒸百和香。自愛芳菲懷滿袖,不教風露濕衣裳。高情已在繁華外,静看遊蜂上下狂。

倚玉軒在若墅堂後,傍多美竹,面有崑山石。

倚楹碧玉萬竿長,更割崑山片玉蒼。如到王家堂上看,春風觸目總琳瑯。

怡顔處,取陶詞‘眄庭柯以怡顔’云。

斜光下喬木,睠此白日遲。媺人不可即,暮景聊自怡。青春在玄鬢,莫待秋風吹。

夢隱樓在滄浪池之上,南直若墅堂,其高可望郭外諸山。君嘗乞靈於九鯉湖,夢隱隱字,及得此地,爲戴顒、陸魯望故宅,因築樓以識。

林泉入夢意茫茫,旋起高樓擬退藏。魯望五湖原有宅,淵明三徑未全荒。枕中已悟功名幻,壺裡誰知日月長。回首帝京何處是,倚闌惟見暮山蒼。

聽松風處,在夢隱樓北,地多長松。

疎林漱寒泉,山風滿清聽。空谷度凉雲,悠然落虚影。紅塵不到眼,白日相與永。彼美松間人,何似陶弘景。

園有積水,横亘數畝,類蘇子美滄浪池,因築亭其中,曰小滄浪。昔子美自汴都徙吴,君亦還自北都,蹤跡相似,故襲其名。

偶傍滄浪構小亭,依然緑水遶虚楹。豈無風月供垂釣,亦有兒童唱濯纓。滿地江湖聊寄興,百年魚鳥已忘情。舜欽已矣杜陵遠,一段幽踪誰與争。

志清處在滄浪亭之南稍西,背負修竹石磴,下瞰平池,淵深泓渟,儼如湖澨。義訓云:臨深使人志清。

愛此曲池清,時來弄寒玉。俯窺鑑鬚眉,脱屨濯雙足。落日下迴塘,倒影寫修竹。微風一以摇,青天散NFD50渌。

小飛虹在夢隱樓之前,若墅堂北,横絶滄浪池中。

雌霓NFD51蜷飲洪河,落日倒影翻晴波。江山沈沈時未雩,何事青龍忽騰翥。知君小試濟川才,横絶寒流引飛渡。朱闌光炯摇碧落,傑閣參差隱層霧。我來彷彿踏金鼇,願揮塵世從琴高。月明悠悠天萬里,手把芙蓉照秋水。

意遠臺在滄浪池北,高可尋丈。義訓云:登高使人意遠。

閒登萬里臺,曠然心目清。木落秋更遠,長江天際明。白雲渡水去,日暮山縱横。

NFD52在意遠臺下。

白石净無塵,平臨野水津。坐看絲裊裊,静愛玉粼粼。得意江湖遠,忘機鷗鷺馴。須知縯綸者,不是羡魚人。

來禽囿在滄浪池南北,雜植林禽數百本。

清陰十畝夏扶疎,正是長林果熟初。珍重筠籠分贈處,小窗新搨右軍書。

桃花沜在小滄浪東,折南夾岸植桃,花時望若紅霞。

種桃臨野水,春暖樹交花。時見流殘片,常疑有隱家。微波吹錦浪,曉色漲紅霞。何必玄都觀,山中有歲華。

槐雨亭在桃花沜之南,西臨竹澗,榆槐竹栢,所植非一。云槐雨者,先生自號也。

亭下高槐欲覆牆,氣蒸寒氣濕衣裳。疎花靡靡流芳遠,清蔭垂垂世澤長。八月文場懷往事,三公勲業付諸郎。老來不作南柯夢,獨自移牀卧晩凉。

爾耳軒在槐雨亭後。吴俗喜壘石爲山,君特於盆盎置上水石,植菖蒲、水冬青以適興。語云:‘未能免俗,聊復爾耳。’

有拳者石,弗崇以巖。上列灌莽,下引寒泉。有泉涓涓,白石齒齒。豈曰高深,不遠伊邇。言敞東軒,睨彼藂棘。君子于何,惟宴以適。青青者蒲,被于崇丘。歲云暮矣,式宴以遊。君子于遊,匪物伊理。古亦有言,聊復爾耳。豈不有營,我心則勞。載欣載邀,以永逍遥。

芭蕉檻在槐雨亭之左。

新蕉十尺强,得雨净如沐。不嫌粉堵高,雅稱朱欄曲。秋聲入枕凉,曉色分窗緑。莫教輕剪取,留待陰連屋。

槐幄在槐雨亭西岸,古槐一株,蟠屈如翠蛟,陰覆數弓。

舊種宫槐已十圍,密陰徑畝翠成帷。夢回玄蟻争穿穴,春盡青蟲對吐絲。

湘筠塢在桃花沜之南,槐雨亭北。修竹連亘,境特幽迥。

種竹遶平岡,岡迴竹成塢。盛夏己經秋,林深不知午。中有遺世人,琴樽自容與。風來酒亦醒,坐聽瀟湘雨。

京師香山有玉泉,君嘗勺而甘之,因號玉泉山人。及是得泉於園之巽隅,甘冽宜茗,不減玉泉,遂以爲名,示不忘也。

曾勺香山水,泠然玉一泓。寧知瑶漢隔,别有玉泉清。修綆和雲汲,沙瓶帶月烹。何須陸鴻漸,一啜自分明。

瑶圃在園之巽隅,中植江梅百本,花時燦若瑶華,因取楚詞爲名。

春風壓樹森琳璆,海月冷挂珊瑚鈎。寒芒墮地失姑射,幽夢落枕移羅浮。夜深不奈東風惡,酒醒參横山月落。千年秀句落西湖,一笑間情付東閣。只今勝事屬君家,開田種玉生琪華。瑶環瑜珥紛觸目,琅玕玉樹相交加。我來如升白銀闕,綽約仙姬若冰雪。彷彿蓬萊萬玉妃,夜深下踏瑶臺月。瑶臺玄圃隔壺天,遠在滄瀛縹緲邊。若爲移得在塵世,主人身是瓊林仙。當年揮手謝京國,手握寒英香沁骨。萬里歸來抱雪霜,歲寒心事存貞白。嗚呼歲寒心事存貞白,憑仗高樓莫吹笛。

嘉實亭在瑶圃中,取山谷‘古風江梅有嘉實’之句,因次山谷韻。

高人夙尚志,脱冠謝名場。中心秉明潔,皎然秋月光。有如江梅花,枝槁心獨香。人生貴適志,何必身巖廊。不見山木災,犧罇漫青黄。所以鼎中實,不愛時世嘗。曾不如苦李,全生衢路傍。惻惻不忍置,悠悠心自傷。

竹澗在瑶圃東,夾澗美竹千挺。

夾水竹千頭,雲深水自流。迴波潄寒玉,清吹雜鳴球。短棹三湘雨,孤琴萬壑秋。最憐明月夜,凉影共悠悠。

得真亭在園之艮隅,植四檜結亭,取左太冲《招隱詩》‘竹栢得其真’之語爲名。

手植蒼官結小茨,得真聊咏左冲詩。支離雖枉明堂用,常得青青保四時。

珍李坂在得真亭後,其地高阜,自燕移好李植其上。

珍李出上都,辛勤遠移植。却笑王安豐,當年苦鑽核。

玫瑰柴匝得真亭,植玫瑰花。

名花萬里來,植我牆東曲。曉雨散春林,濃香浸紅玉。

薔薇徑在得真亭前。

窈窕通幽一徑長,野人緣逕擷群芳。不嫌朝露衣裳濕,自喜春風屐齒香。

水華池在西北隅中,有紅白蓮。

方池涵碧落,菡萏在中洲。誰唱田田葉,還生渺渺愁。仙姿净如拭,野色淡如秋。一片横塘意,何當棹小舟。

深净亭,面水華池,修竹環匝,境極幽邃。取杜詩云。

緑雲荷萬柄,翠雨竹千頭。清景堪消夏,凉聲獨占秋。不聞車馬過,時有野人留。睡起龍團熟,青烟一縷浮。

柳隩在水花池南。

春深高柳翠烟迷,風約柔條拂水齊。不向長安綰離别,緑陰都付曉鶯啼。

芙蓉隈在坤隅,臨水。

林塘秋晚思寥寥,雨浥紅渠淡玉標。出水最憐新句好,涉江無奈美人遥。

待霜亭在坤隅,傍植柑橘數十本。韋應物云:‘洞庭須待滿林霜。’右軍《黄柑帖》亦云:‘霜未降未可多得。’

倚亭嘉樹玉離離,照眼黄金子滿枝。千里勤王苞貢後,一年好景雨霜時。向來屈傅曾留頌,老去韋郎更有詩。珍重主人偏賞識,風情原許右軍知。

右拙作前有行書已録似槐雨先生矣。先生因畫烏絲精絶,命再書小楷一過,務欲盡其醜也。甲午春二月望,衡山居士文徵明題。

文衡山致仕出京一首

獨驅羸馬出楓宸,回首長安萬斛塵。白首豈堪供世事,青山自古有閒人。荒餘三徑猶存菊,興落扁舟不爲蓴。老得一官常卧病,可能勲業□□□徵明。

文壽承詩帖諸蹟

心愛躬耕好,身於畎畝宜。辛勤自食力,骯髒已非時。征役吴民困,風塵戍卒悲。一燈論世事,不覺淚交頤。文彭。(《題扇》)

風雨來何迅,山堂自晝昏。斜飛愁入座,縣溜訝翻盆。望望委疇黍,哀哀何處村。皇天應有意,且罄手中樽。文彭。(《書屏》)

八月燕山颯素秋,華堂高宴亂觥籌。圍棋不賭山陰墅,看月常懷太白樓。萬里飛騰心已盡,一時嘉會興難酬。淹淹不醉歸無計,卜夜應須暫爾留。

月上瑶臺興轉高,此時直欲數秋毫。持杯無奈金波灔,晤語何妨玉漏迢。帝里風光開勝賞,天涯鴻雁下青霄。孟公不必先投轄,忍使良宵漫寂寥。(《楊通政宅看月二首》文彭)

燕山西面擁皇都,曲曲樓臺罨畫圖。瑶草琪花紛玉澗。璇題金榜映珊瑚。烟霞自昔稱靈境,風物如聞入化區。咫尺紅塵不能到,夢遊何日訪蓬壺。(《劉羽泉約游西山不果作》文彭)

鏡湖湖水如鏡平,峰巒罨畫摇空明。浮雲靉靆自來往,輕舟迅邁勞逢迎。白鷗飛飛映山遠,青蒲曲曲隨洲生。風流賀八已千載,轉憶悠悠身後名。(《鏡湖》)

仲夏新晴事事宜,定爐香藝海南奇。雙鈎淳化羲之帖,細讀開元杜甫詩。石鼎颼飀閒鬬茗,楷枰剝啄試圍棋。新篁脱粉芭蕉緑,不怕星星兩鬢絲。(壽承)

幽谷質不變,入室覺無香。所以君子心,兩兩自相忘。

錦江春色麗,錦樹艶生輝。婀娜臨風處,偏增蜂蝶飛。

瓊花開六出,雪片舞千枝。清夜撩明月,穠香入蕙帷。

五月敷新艶,朝暉麗緋妝。空庭有佳色,密葉映斜陽。

千蕊復萬蕊,初疑安石榴。分房出韶艶,循玩及清秋。

秋葵有佳色,日吐淡鵝黄。楚楚山亭下,孤雲映淺妝。

清露下江皋,秋色净如洗。中有弄珠人,盈盈滴秋水。

素足明寒水,輕盈雲裏身。凌波何處去,闌住軟香新。

右題畫蘭花、海棠、梔子、石榴、紫薇、秋葵、芙蓉、水仙共八絶句。三橋居士書。

犖确高岡細路環,離離樹影夕陽間。分明秋日龍江道,馬上遥看隔岸山。

十日春陰不裹巾,喜看庭際緑苔新。山齋聽雨惟高卧,忘却門前問字人。

玉色吴牋勝陟釐,端州古硯墨花垂。試拈閣帖閒臨草,不是羲之即獻之。

文休承詩草

夜半群動息,五更有夢殘。天雞叫一聲,萬枕不遑安。一日一百刻,能有幾刻閒。當其閒睡時,作夢更多端。窮者夢富貴,達者夢神仙。夢中亦役役,人生良尠歡。文水道人謾語。江南五月暑未足,終日只聞霖雨聲。閉門愁坐自蕭索,前溪水滿菰蒲生。故人落寞忽在眼,登堂一笑空相驚。相驚猶未歇,雲暗關山月。君今棄我去,令我心如缺。欲止不可攀,欲留不可説。始知會合各有時,何必淋漓托酒巵。君今歸去自結湖山游,我今落落復作城市儔。感君佳意爲君説,説罷不覺令人愁。

乘興叩禪關,蕭然竹樹間。路應迴九折,屋只住三間。齋白月懸鏡,花明菊破顔。茶香解留客,深夜不知還。《訪遒園上人》。月白齋文嘉。

湖上洞庭秋可憐,玉方壺浸兩青蓮。輕舠獨濟欣無浪,病骨驚寒欲絮綿。閒展白詩愁漫興,偶題黄雀入新篇。近來我亦開涓滴,半醉懷人一惘然。

二月竹堂梅蕚明,倚簷千樹雪濤平。春陰漠漠江樓迥,日暮迢迢湘水清。長憶深杯臨古樹,肯NFD53棋局對殘英。閉門逸興何由遣,坐看堦前緑草生。

歸來三徑未全荒,拂拭重開舊草堂。棐几净揩平似鏡,硯池新浴燦生光。客來親戚情多悦,老去詩篇意未忘。莫道歸遲遲亦好,猶勝終老殢他鄉。 茂苑文嘉書。

文休承書松壑虎嘯詩

吴之西山舊無虎,戊戌之春,忽横行林間。因尋先人葬地,與宿田兄同經其間,且怖且行,道逢山農,多能形容其威猛。作《山有虎》二章,系于圖後,歸之宿田云。

西山人家傍山住,唱歌上山採茶去。下山落日仍唱歌,路黑林深無虎慮。今年虎多令人憂,遶山搏人茶不收。牆東小女膏血留,南村老翁空髑髏。官司射虎差弓手,自隱山家索雞酒。明朝入城去報官,虎畏相公今避走。

西山有虎動成群,小兒夜啼争撞門。衆中最猛説白頞,當晝磨牙當道蹲。腥風衝人行不得,行人出門便愁食。青天白日奈爾何,老夫却愁陰類多。 長洲沈周。

成化十五年後十月,常熟縣有虎來。尚湖居民及其半濟,殺之以送之縣,縣復獻之府,人莫以爲異也。因而作歌以紀之,寫附此圖之後。

昔聞虎渡河去,今見虎過河來。深林幽谷不肯住,青天白日來此胡爲哉。昂頭豎尾不聞吼,頃刻便能登崖走。健兒操舸徑乘之,長篙殺之如殺狗。曳來大道腥風起,此畜祛除人盡喜。縣官見之心亦驚,連呼壯士有如此。祥耶異耶人籍籍,獻之大府喧自息。府中諸衙盡臠分,髑髏爲枕皮爲席。食其肉,寢其皮,虐人之報當如斯。嗚呼虐人之報當如斯,爲人之上者寧不思。李應禎。

何人捉筆題猛虎,出山耽耽氣猶怒。即欲當前一挺之,自笑書生不能武。亂山西繞洞庭波,山下争傳虎迹多。千年故事劉昆得,何日離山還渡河。 予書題虎圖,實與石田同一感題之意。宿田翁語書之,予何可辭。萬歷乙亥仲夏十有一日,文嘉録于蔭白堂。

文道承詩帖(行書,灑金烏絲闌紙)

笑遣端君待謫仙,詩壇從事已三年。摧頽恰似經千載,珍重曾將質百錢。藝苑論材終是石,書生食力此爲田。謝君通義能還我,依舊山齋續舊緣。(《謝張仲舉以舊硯見還》)

溪頭獨樹古籐垂,羃歷繁陰翠陸離。不用過橋看竹圃,祇須因樹結茅茨。蒼根蟠鬱空山老,修帶圍環近水奇。安得移家來此住,臨流終日賦新詩。(《支硎道中古籐》)

山縣寒梅吐獨遲,水邊忽見影離離。千林臘勁香含樹,一塢春浮玉滿枝。雨雪載塗如在畫,風烟觸目易成詩。因思去歲城南畔,對酒高歌正此時。(《句容道中梅花》)

圍爐守歲坐深更,想見烟花滿鳳城。千里孤燈君對子,一年今夕我懷兄。生涯筆硯貧依舊,老頌椒花句不成。南北春風同换歲,輸君先聽上林鶯。(《除夕寄京友》)

鐵甕城邊夜泊舟,孤懷黯黯獨成愁。雙蓬鬢作南徐客,萬里烟横北固秋。老驥槽閒空遠志,枯桐爨下有誰收。遥思五馬停驂處,明月烟花滿鳳樓。(《潤州江樓》)

江南三月桃花雨,緑暗紅稀春欲歸。鷗鷺即看當檻浴,水痕依舊上柴扉。(《夜雨絶句》)

戊午秋八月望日,梅灣山人文仲義書於營居齋中。

文啓美看桃花詩帖

楊柳絲青欲繫船,船頭紅紫趁人鮮。千村煖霧烘茅屋,一道晴霞入墓田。客醉轉思留客雨,花深更愛養花天。斜陽渡口從相識,桃葉桃根不記年。(《看桃花作似之罘先生文震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