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三百七十六

歷朝書譜六十六

鑒藏

宋米芾寶章待訪録

晋右軍王羲之書《雪晴帖》

右真蹟在承務郎吴郡蘇激處,集賢校理舜欽子也。帖尾有古跋君倩字及褚氏字印。

陳僧智永真草書《歸田賦》

右真蹟在襄陽魏泰處,故南昌人裝題曰:‘虞世南白麻紙。’有古跋曰:‘開成五年,白馬寺臨一過,潭記。’某官潭泰遊湖外,擕行賞跋累日。

唐率更令歐陽詢書衛靈公《天寒鑿池帖》

右真蹟麻紙在魏泰處。

唐彭王傅徐浩書張九齡司徒告

右真蹟用一尺高絹書,多渴筆。詞云:‘正大厦者柱石之力,匡帝業者輔相之功。生則保其雄名,没猶稱其盛德。’今在其孫曲江人嶺南縣令張仲容處。某官於桂林借留半月,仍以紙覆裹,欲爲重背,仲容惜其印縫古紙,不許。《九齡神道碑》亦浩書。

唐中書令褚遂良枯木賦

右唐粉蠟紙搨書也。在承議郎合肥魏倫處,收以爲真蹟。魏氏刻石,某官杭過潤,借觀於甘露寺。

唐太師顔真卿書送辛子序

右真蹟楮紙書,在寶文閣學士謝景温處,前後爲好事者以筆描二大印。其文亂,仍書‘鉉’字,其中幸不合縫,鑒非鉉筆,甚累墨寶。某佐寶文於潭屢經賞閲。

陳僧智永千文

右唐粉蠟紙榻者有古跋云:‘契闊艱難,不敢失墜,信好事也。’在前國子監直講楊褒處,得於外舅王安國。某元豐五年過金陵見之。内二真字雙鈎填者,然人猶未信爲搨焉。

陳僧智永千文

右楮紙書,唐人臨寫,在宣德郎陳幵處,恭公姪作梵夾册,雖非真蹟,秀潤圓活逼真,今已罕得,某嘗三閲。

陳僧智永千文半卷

右黄麻紙唐人臨書,在刑部尚書丹陽蘇頌處。

王右軍蘭亭燕集序

右唐粉蠟紙雙鈎摹本,在蘇激處,精神筆力毫髮畢備,下真蹟一等。此幾馮承素輩搨賜大臣者。舜欽父集賢校理耆購於蜀僧元靄。某與激友善,每過公,必一出。遂親爲背飾。

唐太師顔真卿乞米帖

右真蹟楮紙,在朝請郎蘇澥處,度支郎中舜元子也。得於關中安氏,士人多有臨搨本。此卷古玉軸縫有舜元字印,范仲淹而下題跋某嘗十餘閲。

唐率府長史張旭四帖

右真蹟在杭州陸氏,大姓也。舊有五帖:第一《秋深》,第二《前發》,第三《汝官》,第四《昨日》,第五《承須》。今所存四帖,《汝官》後有一古印文記,不可辨。《昨日》、《承須》二帖襞紙也,陸氏子素從奉議郎關景仁學,關因借橅三大帖,余丱見石本於鎮戎軍。及冠,官桂林,朝奉大夫關杞爲使者語及,始知石在關氏。二十五,官潭,杞通判邠州,以石本見寄。三十五,官杭,而景仁爲錢塘令,陸氏子登進士第者來謁,與關謝而閲之。既見真蹟,獨《秋深》一帖詰之,良久,顰蹙而言:嘉祐中,太守沈文通借觀拆留不還,自此不復借出,因亦不復借閲。遣工橅得之即歸,詰遘弟遫,時爲郡從事,乃言在其姪延嗣處,後復得閲,今歸余家。

王右軍來戲帖

右麻紙,六朝人所臨寫,旁註小真字數枚,復以雌黄覆之。在蘇州故相丁謂孫景處,後以一萬質於鄆州梁子志處故相梁適孫也。又有唐雙鈎橅帖,亦在丁景處。某皆有題跋。

韓擇木八分

右真蹟楮紙在丁景處,第二行書官位,以大字改爲中字。

唐太師顔魯公書命名兩字

右真蹟書嶺南刺史綾告,在朝奉郎臨江許彦先處。

唐辨才弟子草書千文

右黄麻書,在龍圖閣直學士吴郡滕元發處。滕以爲智永書,某閲其前空兩才字,全不書,固以疑之;後復空永字,遂定爲辨才弟子所書,故特闕其祖師二名耳。

唐虞世南枕卧帖

右雙鈎唐模本,在朝奉大夫錢塘關杞處。上有儲氏圖書古印。關嘗謂某曰:昔越州一寺修佛殿,於梁棟内龕藏一函古橅數十本,所可記者王右軍《十七帖》,世南《枕卧帖》、《十鬬九帖》,褚遂良《奉書寧帖》,上皆有儲字圖書字印,致功精絶,毫髮乾濃畢備,關與僧善購得《枕卧》、《十鬬九》、《書寧》三帖。

唐秘書少監虞世南積時帖

右古雙鈎摹本,在承議郎洛陽李熙處,翰林學士維之孫。亦縫有儲氏印,某借橅石。

唐僧高閑草書千文

右楮紙真蹟在承議郎李熙處。

唐禮部尚書沈傳師書道林詩

右在潭州道林寺四絶堂,以杉板薄,略布粉不蓋紋,故歲久不脱。裴休書杜甫詩,只存一甫字。某嘗爲《杜板行》以紀其事。沈牌,某官潭借留書齋半歲,搨得其原本爲橅石。僧希白務於勁快,多改落筆端直,無復縹緲縈囘飛動之勢。

唐太子率更令歐陽詢書漢書節

右楮册小楷,在潭州南楚門胡世淳處。

唐歐陽詢書道林之寺碑

右在潭州道林寺。筆力險勁,勾勒而成,有刻板本。又江南廬山,多裴休題寺塔諸額,雖乏筆力,皆種種可愛。

羲之千文

右楮紙書字,筆力圓熟。在宣州觀察支使王仲詵處,故相珪之姪。謬題賀知章書四字於韻字下,非也。

顔魯公頓首夫人

右真蹟,楮紙破爛過半,在駙馬都尉王晋卿家。

孫過庭草書千文

右真蹟,黄麻紙書。縫有梁秀收閲字印、王氏圖書四字,隨圈四轉,其異製也。

懷素詩一首

右真蹟,絹書。在王晋卿家。

張長史虎兒等三帖

右楮紙真蹟,在王晋卿家。

晋武帝王渾王戎王衍郄愔陸玩桓温陸雲謝安謝萬等十四帖

右真蹟,在駙馬都尉李公炤第。武帝、王戎書,字有篆籀,氣象奇古,墨色如漆,紙皆磨破,上有開元二字小印、太平公主胡書印,世之奇書也。王涯永存珍秘印,殷浩之印,梁秀收閲古書記字印。内郄愔一帖,即閣本法帖所録者。昔使王著取溥家書與閣下書雜模,模此卷中,獨取愔兩行,餘在所棄。謝安《慰問帖》字清古,在二王之上,宜乎批子敬帖尾也。

晋謝奕謝安桓温三帖

右真蹟,麻紙書,在李公炤家。上有鍾紹京書印、竇蒙審字印。謝安一帖,爲後人恐墨淡,復用深墨填過,使人惋怛,與前卷并有絹帖書爵號,自爲名筆。

黄素黄庭經

右同上字札古無褚陸體,殆六朝人所作,縫有鍾紹京印,後有陶榖漢時跋,此書在李太師第,固是甲觀。

顔魯公郭定襄《争坐位》第一帖

右楮紙真蹟,用先豐縣先天廣德中牒起草,秃筆,字字意相連屬飛動,詭形異狀,得於意外也。世之顔行第一書也。縫有顔氏守一圖書字印。在宣教郎安師文處,長安大姓也。爲解鹽池勾當官,擕入京欲背,予得見之。安自云:‘季明文《鹿脯帖》在其家。’

晋王右軍稚恭進鎮帖

右麻紙書蹟,後有太常卿蕭祐題跋,在前著作郎王仲修處。

晋王羲之官奴帖

右雙鈎麻紙本,亦在王仲修處。

唐張右史季明賀八清鑑等帖

右楮紙真蹟,筆法勁古,不類他書,季明第一書也。在承議郎蘇液處。

懷素千文

右絹書真蹟,在蘇液處,沈遘刻板本是也。

懷素書任華草書歌

右真蹟兩幅,絹書,字法清逸,歌詞奇偉,在駙馬都尉王晋卿第。尚方有三幅,乃其後幅,適完,嘗請出第觀,復歸尚方。

李邕多熱要葛粉帖

右白麻紙,真蹟,上有唐氏雜蹟字印、陳氏圖書字印、勾德元圖書記字印,紫微舍人石揚休物,今在其孫前宿州刺史夷庚處。前一帖與光八郎《謝惠鹿帖》真蹟,余過甬上,於夷庚處購得之。

懷素草書祝融高座帖

右絹書兩行,此字入神,石紫微嘗刻石,有六行,今不見前四行。問夷庚,云:‘在王洙參政家。’此亦爲其子弟購去矣。

陳賢草書帖

右六七紙,字奇逸難辨,如日本書。上亦有唐氏雜蹟字印,在駙馬都尉李公炤家。

顔真卿《祭叔濠州使君文》

右真蹟,楮紙書,改抹多。在長安,安氏子師文擕至京。

顔真卿《疎拙帖》

右麻紙,書真,字清勁秀發,亦與李大夫時顔謫硤州别駕,此顔第一帖也。

懷素三帖

右絹帖,云:‘貧道胸中如刀刺。’第二帖見顔公,第三帖律公發,懷素不與,世之第一帖也,亦見於師文。

懷素《自敘》

右在湖北運判承議郎蘇泌處。前一帖破碎不存,其父舜欽補之。

庾翼帖全幅上有竇蒙審定印。

張芝王翼二帖非真。

虞世南《汝南公主墓銘》。

歐陽詢《碧箋二帖》草聖顔真卿與李大夫奏事張溆二帖。

懷素草書三幅,楊凝式書三帖。

皇象急就唐橅奇絶。

右在故相張公齊賢孫名直清字汝欽處,今爲楚州山陽主簿。

王右軍《桓温破羌帖》

有開元印唐懷充跋。

右筆法入神奇絶,帖與王仲修學士家《稚恭帖》同是神物,有開元印,懷充跋在蘇澄道淵之子之純處,今爲歙州判官。

王獻之《送梨帖》

有黎氏印,連柳公權跋,王右軍言敘帖兩行,有貞觀半印徐僧權字。

右在左藏庫副使劉季孫處,據柳公權跋,於唐太宗書前雜出獻之書,乃将其父書却黏於獻之帖後云。又一帖,柳誤以父爲子矣,況不知書者乎。

李邕四帖

内一幅碧牋,有唐氏雜迹印,勾德元圖書記印、陳氏圖書印,與石夷庚所藏《多熱帖》同。

右在章子厚家。

王右軍《筆陣圖》

前有自寫真紙緊薄如金葉索索有聲

右同上章公自云借於趙竦,今爲蔡河撥發。

王右軍《紙妙墨精帖》

有貞觀印,王大令《日寒帖》有唐氏雜迹印。

右故相王曾家物,在其孫景融處,後爲前龍圖待制沈括存中取之。古跋,右軍作,羊欣大令作,薄紹之仍将大中歲跋刮去數字,填爲薛邕記之。而故相薛居正題曰:‘和傳遺余。’此蓋和凝爲薛氏故物,歸居正耳。唐太宗雅不喜子敬書,故時人以他名名之以應募。所謂紹之書,曰:乃於耳字不刮去,及不次獻之頓首,字猶在一分許可識。大中所跋,既不能辨,復爲不鑒之人所收,遂使至寶永失其真,吁可痛也。

唐僧懷素自序

右在朝奉郎蘇液處,杭州沈氏嘗刻板本。泌、激皆舜欽子。蘇氏自參知政事易簡之子耆,耆子舜欽,舜欽子激,四世好事有精鑒,亦張彦遠之比。已上三事,并激云見之。

洪元眘集右軍越州兩碑

右真蹟,在越州僧正子文處,嘗通許借未果。

褚遂良書黄庭經

右聞緑綾所書,丁謂孫倩處,質在無錫民家,士多因邑官借出。

王右軍書家譜

右在山陰縣王氏家越州教授王涣之以書抵某,具言有此書。

虞世南書經

右同上在越州上虞。

晋中令王獻之已復此節帖

右在朝請大夫新昌石元之家,關景仁屢見之,嘗橅石,某見兩本字札精妙。

虞世南書汝南公主銘起草

右在通直郎洛陽王護處見橅本,給事中舉元子云,真蹟在洛陽好事家,有古跋。

歐陽詢四帖

右同上

顔魯公書《韻海》

右聞大書朱字,魯公書小字,他人作蘇駒云。在其父刑部尚書處。

柳公權書《柳尊師墓誌》

右真蹟在錢塘唐坰處。

張長史《千文》三帖

右同上,模石乃李師中也,洛陽人。

歐陽詢《鄱陽帖》

右同上,模石在靈隱寺。

褚遂良臨王右軍二帖

右同上,并坰自云末肯輕出。

老子《西昇經》褚遂良書閻立本畫

右在觀文殿學士洛陽馮京處。

晋王渾真草帖晋張翼帖宋阮研帖宋蕭思話表文帝批答

右在駙馬都尉李瑋處,某并見石本,後見李,云在高橋楊氏,未獲見。

顔真卿《寒食帖》

右綾紙書,在中書舍人錢勰處,世多石本。

王右軍《玉潤帖》

右蘇州教授閭邱籲云:‘在承議郎建安王寔處,有古跋,令裝書人背,久不還,及剪却半跋,皆唐名公也,付理不可得,匠人願陪四十千,即知其竊,真得金已多。’

《蘭亭》橅本

右正議大夫章惇跋蘇激所收《蘭亭》云:‘此與吾家所收同。’

褚遂良《奉書寧帖》

右在關杞,某見石本。

晋葛玄飛白天台字

右見石本,真蹟聞在台州。

唐東宫長史陸柬之書《十八學士贊》

右西京留臺,王瓘云在舍弟珪處。

唐高閑書《令狐楚詩》

右真蹟在户部尚書康季常家,某見其石本在湖州。

歐陽詢二帖

右在朝議大夫晁端彦處,其本與蘇州進士周沔。

懷素書《蕭常侍日下三帖》

右同上。

宋羊欣、宋翼二帖并褚令模《蘭亭》

右見中書舍人蘇軾云:‘在故相王隨之孫景昌處,橅石在湖州墨妙亭,屢見石本,今在沈存中括家。’

柳公權紫絲靸《蘭亭詩》二帖

右待制王廣淵《橅石跋》云:‘龍圖大諫李公帥府,暇日出請橅石。’李師中也,洛陽人。

張長史全本《千文》

右見臨淮令曾孝藴云:‘在京師謝氏,亦寶文分遠族也。’

顔魯公帖一軸五幅

右見湖州巡檢,供奉官石裔駙馬之孫云在其兄處。

《王子敬帖》

右宣義王碩云:‘其父所收未得将出。’

宋米芾書史(已見《寶章待訪録》者不載。)

金匱石室,汗簡殺青,悉是傳録,河間古簡,爲法書祖。張彦遠志在多聞,上列沮蒼,按史發論,世咸不傳,徒欺後人,有識所罪。至於後愚妄作,組織神鬼,止可發笑。余但以平生目歷,區别無疑,集曰《書史》,所以指南識者,不點俗目。

余閲書白首,無魏遺墨,故斷自西晋。

太宗皇帝文德化成靖無他好,留意翰墨,潤色太平。淳化中,嘗借王氏所收書,集入閣帖十卷,内郄愔兩行二十四日帖,乃此卷中者,仍於謝安帖尾御書親跋三字以還王氏,其帖在李瑋家。余同王涣之飲於李氏園池,閲書畫竟日末出,此帖余題曰:‘李氏法書第一,亦天下法書第一也。’

李瑋有唐摹右軍帖,雙鈎蠟紙摹,末後一帖是:‘奉橘三百顆,霜未降未可多得。’開皇十八年三月二十七日,參軍學士諸葛穎、諮議參軍開府學士柳述言、釋智果跋其尾。

晋王獻之《十二月帖》黄麻紙,一印曰‘鐸書’,是唐相王鐸印,後有君倩字,前有絹小帖,是褚遂良題。元與《快雪帖》相連,蘇太簡家物上有國老才翁子美題跋云:‘僧守一所藏,先令以命服得之。’子美子激,字志東,與余分藏,以書畫寶玩易之。

王右軍《東方朔像贊》糜破處歐陽詢補之,在丁諷學士家,歸宗室,令峙劉涇以僧繇畫梁武帝像易去。

《樂毅論》智永跋:‘梁世摹出,天下珍之,其間書誤兩字,遂以雌黄治定,然後用筆。今世無此改誤兩字本流。傳余於杭州天竺僧處得一本,上有改誤兩字,又不闕唐諱是梁本也。’

濮州李丞相家多書畫,其孫直祕閣李孝廣收右軍黄麻紙十餘帖,一様連成卷,字老而逸,暮年書也。後有先君名印,下一印曰‘尊德樂道’,今印見在余家,先君嘗官濮,與李柬之少師以碁友善,意其奕勝之。余時未生此帖一卷,世未見其比故是右軍名札也,又有歐陽詢故事十餘帖,老筆相連,其子《通書》、《評書》一卷,張顛絹帖一卷,七八帖乃少時書,并在李孝廣處。’

中貴高樓楊氏收數帖,蕭思話表一,思話字有鍾法,此乃無,而‘武帝批答’四字君臣筆氣一同,紙古,後破前完,此是唐人所爲,然亦佳作,今人不能爲也。又王珉書《真草》是真蹟,有鍾張法,張翼當是作宋翼,魏人,非真,又《阮研草帖》奇古,非僞,又一帖如竹片書,亦好事者爲之,并無古印跋可考。

吕夏卿子通直君有歐陽詢草書《千文》,蔡襄跋爲智永。通直出示余,後跋,答以必改評乃跋。君欣然。遂於古紙上跋正。通直君,失其名字。

蘇耆家《蘭亭》三本,一是參政蘇易簡題贊:‘第二本在蘇舜元房,上有易簡子耆天聖歲跋。范文正、王堯臣參政跋云:才翁東齋書,嘗盡覽焉。’蘇治才翁子也,與余友善,以王維雪景六幅、李王翎毛一幅、徐熙梨花大折枝易得之,毫髮備盡。‘少長’字,世傳衆本皆不及。‘長’字其字二筆相近,末後捺筆鈎回,筆鋒直至起筆處。‘懷’字内折筆、抹筆皆轉側,褊而見鋒。‘蹔’字内‘斤’字‘足’字轉筆,賊豪隨之,於斫筆處,賊豪直出其中。世之摹本,未嘗有也。此定是馮承素、湯普徹、韓道政、趙模、諸葛貞之流搨賜王公者。碾花真玉軸,紫錦裝背。在蘇氏舜元房,題爲褚遂良摹。余跋曰:‘《樂毅論》正書第一,此乃行書第一也。觀其改誤字,多率意爲之,有褚體,餘皆盡妙。此書下真蹟一等,非深知書者,未易道也。’第三本唐粉蠟紙摹,在舜欽房。第二本所論數字,精妙處此本咸不及,然固在第一本上也。是其族人沂摹。蓋第二本毫髮不差。世當有十餘本,一絹本在蒋長源處,一紙本在其子之文處,是舜欽本。一本歸余家,一本在之友處。

米姓秘玩天下蘭亭法書第一,唐太宗獲此書,命起居郎褚遂良、檢校馮承素、韓道政、趙模、諸葛貞、湯普徹之流,摸賜王公貴人,著於張彦遠《法書要録》。此軸在蘇氏題爲褚模,觀其意易改誤數字,真是褚法,皆率意落筆。餘字皆鈎填,清潤有勁秀氣,轉折豪鋩備盡,與真無異,非深知書者所不能到。世俗所收或肥或瘦,乃是工人所作,政當以此本爲定。壬午閏六月,文江濟川洲亭,艤寶晋齋艎對紫金浮玉,群山迎快風。銷暑几日手裝。

宗室叔盎收《蘭亭》,遂不及吾家本,在舜欽本上,因重背,易其後背紙,遂乏精彩。然在都門,最爲佳本。王鞏見求余家本曰:‘此湯普徹所摹,與贈王詵家本一同。’今甚思之,欲得此以自解爾。錢唐關景仁收唐石本《蘭亭》佳於定本,不及余家板本也。

泗州南山杜氏父爲尚書郎,家世杜陵人,收唐刻本《蘭亭》,與吾家所收不差。有鋒勢,筆活。余得之,以其本刻板,回視定本及近世妄刻之本,異也。此書不亡於後世者,頼存此本,遇好事者見求即與一本,不可再得,世謂之三米《蘭亭》。

《朱巨川告》顔書,其孫灌園屢持入秀州崇德邑中,不用爲廕。余以金梭易之。又一告,類徐浩書,在邑人王衷處,亦《巨川告》也。劉涇得余顔《告》背紙,上有五分墨,至今裝爲祕玩,然如徐告,粗有徐法耳。王詵與余厚善,愛之篤。一日見,語曰:‘固願得之’,遂以韓馬易去,尋於劉涇處易一石也。此書至今在王詵處。

顔書《送劉太沖序》,碧牋書,王欽臣故物,後有王參政名印,或謂密爲王詵購去。

蘇子才收碧牋文殊一幅,魯公妙蹟,又有《與夫人帖》一幅,當是其NFDDC,今在王詵家。

懷素絹帖一軸,雜論故事,後人分剪爲二十餘處,王詵累年遂求足元數。又一云史陵者絹帖,以六朝古賢一幀易與王詵。

馮京家收懷素絹上詩一首,張伯高少時絹上草書兩幅,張書今歸薛紹彭。

薛紹彭有懷素一軸,絹書,肅宗行書綾紙《千文》購於錢景湛處,又王仲至處。褚書麻紙一幅,楊凝式小字,黄麻紙一幅,余皆見之。歐陽詢《孝經》一卷,薛臨寄錢公,未見真蹟。

張伯高五帖,黄經紙,少時書在楊傑家。傑父學草,故收得。逐語斷處,即剪作一軸。黄油拳經紙,與王仲至《千文》一同,并無古印跋。

蘇子純藏張顛草書,又蘇泌房所藏,詞云:‘國士何日得至南中。’皆非伯高真蹟,亦無古印跋。

唐坰處黄楮紙伯高千文兩幅,與刁約家一同是暮年真蹟。刁氏者後有李王徐鉉跋,爲人僞刻,建業文房之印,印之連合縫印破字,每見令人歎息。

虞世南頭眩藥方,雙鈎摸本,在鮑思傳家,後爲俗人添入羲之兩字,傳入晋州法帖,以爲右軍書,聾瞶可笑。

李錞收唐人歐行書《兵箴》,劉沖之丞相家物。

劉涇倅莫王貽永侍中孫爲守得摹帖一卷,乃胄曹參軍。

李懷琳僞作《七賢帖》,後人所撰也。後余以畫易於劉涇,分前四帖,與李錞皆正觀閣一種僞好物。

楊凝式書類顔魯公《争坐位帖》,秘閣校理蘇澥家有三帖,與薛紹彭家所藏正書相似。余三次易得,後以第一易於王詵,第二易於劉涇。

張直清家楊凝式數帖真行,甚好。

劉瑗收碧牋王帖,上有勾德元圖書記,保合太和印,及題顯德歲。嘗愛吾家顧愷之浄名,天女欲以畫易,吾答以若有子敬帖便可易,伯玉答曰:‘此猶披沙揀金。’此語甚妙。

余收子敬《范新婦》唐摹帖,獲於蘇激家,後有倩仲跋。余題詩,黄庭堅和題於後,蔣子奇和三首,吕升卿和二首,劉涇和兩首,余章和二首,余後二首,又再和者共成一軸,林子虚借去未還。

劉涇收許渾烏絲欄手寫詩一百篇,字法極不俗。第一篇‘湘潭雲盡暮煙出,巴蜀雪消春水來’,蓋是面覩西南世界一段物色,自有識者知之,剪前一幅,易與杜介一幅,在王詵處。

劉涇在宿州,平生初收白麻紙臨顔書《太沖序》,乃其秘笈第一物,至潤,收封敖行李文饒太尉告、許渾詩,次得智永板本《千文》,其後得余家《十七帖》、日本書,及日本告,吴融、司空圖《贈NFDDD光歌》,張顛、NFDDD光、亞栖等書,韓馬戴牛。

劉涇於楊傑處得貞觀御府内史《官奴帖》,余以《十七帖》以下諸物,易歸余家。先於唐坰處得右軍《尚書帖》,云得於僧清道。亦有正觀印印文,遂復合,仍帶元截紙痕一條,故一物也。林希見余家此軸,歎云:‘祕府所有,殆不過是。嘗見閣下一卷,字印相去五寸許,不相連。若真印,印則四枚,理無平均。若僞雕,必只一鈕,用皆齊一也。’余聞之愠甚,懶展閲。愠極試取視之,左右上下無一相當者,疾呼林過,與語所以。公擊節曰:‘公此書愈妙也。’方是時,劉涇不信世有晋帖,後十五年始得子鸞字帖,云是右軍。余云:‘恐陳子鸞未經余目。’後薛紹彭亦云六朝書。薛紹彭以書畫情好相同,嘗寄書云:‘書畫間久不見薛、米。’余答以詩云:‘世言米薛或薛米,猶言弟兄與兄弟。四海論年我不卑,品定多知定如是。’劉涇過薛,見書大呌,書來云云。余答以詩云:‘唐滿書奩晋不收,却緣自不信雙眸。發狂爲報豢龍子,不怕人稱米薛劉。’劉君舊不收晋帖,云無真,只收唐帖,故有是句。

余臨大令法帖一卷,在常州士人家,不知何人取作廢帖,裝背以與沈括。一日林希會、章惇、張詢及余,於甘露寺浄名齋,各出書畫,至此帖,余大驚曰:‘此芾書也。’沈勃然曰:‘某家所收久矣,豈是君書?’芾笑曰:‘豈有變主不得認物耶?’

余居蘇,與葛藻近居。每見余學臨帖,即收去,遂裝黏作二十餘帖,仿名畫記所載印記,作一軸裝背。一日出示,不覺大笑。葛與江都陳叟友善,遂贈之,君以爲真,余借不肯出,今在黄材家。

余臨張直清家虞永興《汝南公主墓誌》,浙中好事者以爲真,刻石右軍帖尤多。

右軍唐摹四帖一帖,有‘裹鮓’字,薛道祖所收,命爲《裹鮓帖》兩幅,是冷金硬黄,一幅是楮薄紙摹右軍《暮年更妙帖》也。其一幅云:‘欲與彦仁集界,上平自可,且何所諮人,乃王道平平。’其平字音便又見晋人語氣。上有弘文印印在帖心面上不印縫四邊,亦有小開元字印御府帖也。宋子房收得唐開元摹右軍帖,末有李林甫等臣跋,今歸王詵翰林,印皆在也。内《異熱》一帖,歸薛紹彭。

王詵收勅一道,是賜浙西節度旌節與顔魯公前中書門下,如今制,後郭子儀書名。

許彦先有南州刺史告真卿二字吏部尚書時,字甚淳勁。

蘇耆《書畫記》述與鳳師賞閲數日,内史與王述帖刻在江南十八家,帖中本朝以碑本刻入十卷中,較之不差毫髮。

又二帖云《增慨》、《安西》是也。上有筆精墨妙印,蘇耆題二字,余得於王詵,以文皇手詔易之。文皇詔,宋素臣尚書家物。

晁端彦收懷素《與皇少卿柬》大紙一軸,筆勢簡古。

吕昌道家有懷素兩帖,少年所書也,今歸錢勰家。又王欽臣有懷素‘以詩代懷寄浩公,碧緑地雜色纈上’,草書,老筆特妙。

吕穆仲侍郎收李陽冰白麻篆一卷,細與縉雲石刻相似。

文勛有一軸,黄麻篆,陽冰少時書。

蘇台文收張從申墨蹟一卷,是唐坰言,余未見。

唐玄度諸體詩粗有古意,李瑋家一様有兩册。

關景輝家刻石子敬》節過觸事云云,甚奇妙,云:‘真蹟在石元之大夫家,今在其子縣尉處。’

蘇州邵元伯收蘇沂所摹《張顛賀八清鑒帖》,與真更無少異,又摹懷素《自敘》,嘗歸余家,今歸吾友李錞一,如真蹟。

程師孟語:‘余四十千置得古摹《蘭亭》一本,白玉軸,欲出示,竟不曾取,今在子宏處,王安上曾見之。’

唐人摹右軍《丙舍帖》,暮年書。在吕文靖丞相家,淑問處《法書要録》載是臨鍾繇帖。薛紹彭摸得兩本,一以見贈。

柳公權書《陰符經》有會昌日月姓名,爲馬玘借去未還,今知其子永稽能保惜,在合肥江南文房物也。

王仲修收唐湖州刺史楊漢公書,有鍾法,與襄陽羅譲能書碑同,余家亦收一紙,後題:‘會昌年臨寫鍾表,今易歸薛紹彭家。’

唐司議郎陸柬之書《頭陀寺碑》,前少兩幅獲於吴郡,世末有此書,内空‘山’字,後筆以氏族志檢之父,名山,才及王詵,處收錢氏臨陸《蘭亭》,皆空‘山’字。王仲孜收《蘭亭詩》一卷,余以《頭陀碑》一幅及智永帖换,宗室令穣歐書《語箴》一幅,與薛紹彭分收。

李邕《勝和帖》,余以六朝畫古賢、韓馬銀博山、金華洞天石古鼎,復忘記數物易得,於吕公孺孫端問處余嘗以碧箋臨李三帖,與真無異,吕擕去裝禠矣。有人收得虞永興《與圓機書》一紙,剪開字字賣之,至‘礬卿’二字,得麻一斗;‘鶴口’二字,得銅研一枚;‘房邨’二字,得芉千頭,隨人好之淺深。

李氏衛帖云:‘衛稽首和南近奉勅寫《急就章》,遂不得與師書耳。但衛不能拔賞隨世所學規模鍾繇,遂多歷年。二十著詩論草隸通解不敢上呈。衛有一弟子王逸少甚能學衛真書,咄咄逼人,筆勢洞精,字體遒媚,師可詣晋尚書館書耳,仰慿至鑒大不可言弟子李氏衛和南。此帖比今閣帖字亦多,亦其所撰也。《次無名帖》、《次郄超帖》亦摹其閣帖中,《次陸機衛恒帖》衛亦摹入閣帖也。後余以畫易於劉涇,分前四帖與李錞,皆正觀間一種僞好物。

雙鈎摹歐帖上有印云 ‘清河張廷範印’,余跋曰:‘唐人所摹歐陽詢黄麻紙草書《孝經》是馬季良龍圖大夫直温所收,今歸薛紹彭家。’

宗室令穣收歐陽詢三軸。第一軸蘇彦語箴,次幅故事兩段,有‘開元’縫印,‘翰林之印’,李林甫臣等跋,及知書樓官名字。末後唐賊蔣元暉題,宣徽兩院使印,余以智永《三行帖》、陸柬之《頭陀寺碑》一幅易得語箴第二軸、草帖五紙第三軸、行書故事,皆有開元姚宋印跋,草帖乃暮年書,精彩動人,行書少時書也。

智永臨右軍五帖,獲於吴郡,因託薛紹彭書,考妣會稽公襄陽、丹陽二太夫人告贄爲潤筆,薛以書畫,還往出處必同,每以鑒定相高,得失評較。薛書來云:‘購得錢氏王帖,余答以李公炤家二王以前帖,宜傾囊購取。’薛書來云:‘新收錢氏子敬帖,“獻之”上刮去兩字,余以爲操之之字,後人恐以爲操之,故刮去。’

無錫唐氏有雙鈎右軍《十七帖》,有精彩,錢塘僧了性收一卷,楮紙一同。唐坰家有一卷,是錢氏物,紙白。唐氏又收碧綾《黄庭經》云是褚遂良書,非也,上有江南李重光‘清輝’二字小印,云:‘是丁晋公家族人所質。’錢氏所收《浩博帖》云:‘臣節分嚴,外無典掌之所,故不簿上而諸位咸有。’法書臨搨甚多。常州使君景湛房下往往爲人購去,薛紹彭收肅宗千文字。上皆有希聖字印、忠孝之家圓錢印、錢氏書堂印。錢勰房下有史孝山《出師頌》,題作蕭子雲,亦奇古。又有寫白樂天詩一首,是唐人書,亦秀潤。天氣殊未佳,顔魯公帖緑棗花綾是唐人勾填圈深墨淺。

王詵每余到都下,邀過其第,即大出書帖索余臨學,因櫃中翻索書畫,見余所臨王子敬《鵝群帖》,染古色麻紙,滿目皺紋,錦囊玉軸裝,剪他書上跋連於其後。又以臨虞帖,裝染使公卿跋。余適見大笑,王就手奪去,諒其他尚多未出示。又余少時使一蘇州背匠之子吕彦直,今在三館爲胥,王詵嘗留門下,使雙鈎書帖,又嘗見摹《黄庭經》一卷,上用所刻勾‘德元圖書記’乃余驗破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