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錄卷二十六

石刻文字二

石鼓文考

 

章云:,石本作,薛氏音我。工,郭氏籀文攻字,眉山蘇氏《石鼓詩》亦作攻。潘云:按《詩·車攻》傳:攻,堅緻也。同,齊也,物馬齊其力。

 

章云:好,石本作考。,鄭音珤,今作。郭云:恐是籀文字,,北野良馬名。潘云:從馬缶聲,疑與阜音義同。《詩·車攻》:田車既好,四牡孔阜。説者謂:阜,盛大也。

 

章云:員,石本作鼎。《説文》:員音云,益也。邋,鄭通作獵字。員又云員。君子指從獵諸,臣員員衆多而有禮儀也。獵獵,旌旗摇動貌。斿,旌上贅旒。《詩》:‘悠悠斾旌。’潘云:斿,旌之末垂者。

 

章云:麀,牝鹿。速速,疾行貌。田狩之所求。潘云:速速,或曰鹿之足迹。

 

章云:酋,石本作。郭云:恐當作鹵,鹵弓即庾弓也。薛作首,鄭作酋。《周禮》庾弓利射侯與弋。弓,薛作及。,古以字,下同。潘云:酋,今按古文,作鹵;寺,諸家皆作時,然下文别有時字,或音侍。

 

章云:,薛、鄭皆作孫字。施云:以碑本考之,字雖磨滅,髣髴是時字。趩,丑亦反,《説文》行聲也,一曰不行貌。潘云:趩有重文。

 

施云:,薛、鄭本皆有此字,碑磨滅不可辨矣。鄭云:,今作,未詳音義。石本有重文,今作敔,與禁禦之禦同。章云:,薛作我;趍,薛作,鄭作趍,直離反,并無重文。潘云:音憲,作炱,皆有重文,其義未詳。或曰走意,衆多也。與小異,疑非我字,或音禦。,子亦反,有重文。

 

潘云:,徒鹿反,續也;貊,或作猏,或音豚;蜀,恐犢字,蓋蜀有獨音。施云:王氏集諸家釋音,末四字皆不著,宿得於北方,及葉氏本下三字甚明,岐城石刻亦載。

右 第一鼓。薛氏、楊氏次居八,鄭氏次居三,施氏次居一。《獵碣考異》潘云:今按《古文苑》,其序姑從施氏,然舊説第五鼓言漁獵而歸,第六鼓言治道,似乎失先 後次序,若左右相易,始於西北以第六爲第一、第五爲第十,則先後之序得矣,然亦未可必也。可讀者十有六句,餘未詳。凡六十四字。此鼓舊本,鹵上有孫字,上 有來字,今漫滅。

文十一行,行六字成文,作重文者十。闕一。《周秦刻石釋音》

按 薛氏本即即時下又有字,恐屬衍文。《古文苑》本麀鹿下脱其來大即五字。潘氏《音訓》有之。今鼓〔二〕文其大來三字尚顯,字亦存。又敺其樸下,《古文苑》有 來射其來鹵既七字。施氏本敺其樸來射句,置其來鹵下而無既字。今考此鼓,凡十一行,重文不計,行每六字,則薛氏、章氏、施氏本,字數皆溢,未足據矣。樸雖 從木,疑古與僕通,然未敢臆定也。

 

王氏云: 汧,音牽,水名,出扶風汧縣,西北入渭。殹,即也字,見詛楚文及秦斤,鄭樵因此指爲秦物。潘云:按醫、翳皆從殹,已見古書,非始於秦也。郭氏曰:讀如繄, 語助。沔,籀作泛,有重文。鄭氏云:沔,讀作緜,蓋用平聲叶韻。鄭氏云:字見秦權。郭氏云:讀如烝,進也。《詩·南有嘉魚》‘烝然罩罩’,王肅云:烝,衆 也。,石本作〔三〕。王氏云:籀文皮字,借作被,音文。曰被淖淵,與《尚書》導菏澤被孟豬之被同義。郭音彼。淖淵,水之深處也。

 

潘云:鯉,皆魚名,鄭氏音鰋鮎也。處,鄭氏讀作居,蓋取叶韻。章云:籀文魚字從寸,今省作魚。

 

鄭云:澫即曼,从萬,通作曼。章云:漫漫,水之瀰茫處也。潘云:澫,疑有重文。又通作有,籀文省下,同見詛楚文。,今作鯊,魚名,所加反。,薛氏作散,即字,有重文,或音汕,叶平聲,相干反。

 

章 云:帛以白從水,古文泊字,今省,水之淺處也,步各反,下同。鄭云:音洛,《集韵》白色也。薛作鱳字,《説文》:鱳,盧各反,魚名。潘云:,鄭氏亦作菹, 讀與俎同。施氏云:按《説文》側余反,醢也。氐,典禮反。章云:,即皪字,音曆。的皪白,言泊中之魚皪皪然潔白也。潘云:帛即白字,言白魚皪皪然潔白,登 之于俎,甚鮮也。

 

章云:黄泊,水濁而淺處。鄭氏云:即鯁字,畢連反,或音醨,魚名。薛作。,鄭氏云:今作鮒,音附。郭云:并呼反,今從鱄。,鄭氏作鮊,音白。潘云:舊音白,今按叶韵,音綿。

 

章云:,郭氏作,乞及反。《博雅》羮謂之。鄭作豆字。潘云:施氏作豆。章云:羉,郭氏云籀文臠字。鄭云:羉,謨官反,施網也。潘云:羉,或作。,丑若反,相如《大人賦》‘休奔走’,或音使。

 

章云:,郭氏謂籀文洋字。鄭云:音汗,今作澣。,鄭氏音博,或云即遄字。

 

章云:佳,通作維;可,通作何。,《説文》符霄反,鄭云與標同,舊本音貫,眉山蘇氏《石鼓詩》作‘何以貫之’。潘云:,从缶櫜从省聲也,包裹承著之義,非謂穿之也,蘇氏詩作‘何以貫之’,恐誤。

右第二鼓。薛氏、楊氏次居五,鄭氏次居一。《獵碣考異》

施云:十鼓中惟此完好,無一字磨滅,成文可讀。然字多假借,世既逾遠,不能盡知,故義亦有不通處,更俟博雅君子辨而釋之,庶可補《雅》、《頌》之亡逸矣。潘云:成文者十有七句,凡六十字。

文九行,行七字,末行五字成文,作重文者六,無闕字。《周秦刻石》

按潘氏《音訓》,沔有重文。騐,鼓文無之,疑字,屬上句。

 

 

章 云:按《詩》傳,輶車,田獵驅送之車,取其輕捷也。鋚,郭云大么反,轡首銅也。《廣韵》音條,紖頭銅飾。潘云:勒下馬字非全文,但偏旁從馬,闕左邊,當有 重文,或作馯馯,簡選也。章云:《詩》‘騧驪是驂’,注:驂,兩騑也,車駕四馬,在内兩馬謂之服,在外两馬謂之騑。郭云:旛,妨圓反,旌旗總名。旛旛,取 其輕舉貌。騝,居言反,《爾雅》騝,駵馬黄脊,或云紀偃反,壯健貌。隮,升也。潘云:邍,古原字。

 

施 云:鄭本戎字作我,下有陣止二字,今考碑本戎世二字上下相承,不容有陣止二字於其間。世字,章云薛作,施疑爲跌字,潘云疑作陸。章云:宫車,輦車也,《周 禮》輦車用於宫中。秀與綉同,繡弓,戎弓也,《穀梁傳》弓繡質,質靶也,戎弓繡其質,示武中有文。言田狩之時,宫車寫而不用,戎弓時施于射。《方言》: 發、税,舍車也,舍音寫。《史記》秦每破諸侯,舍放其宫室,讀如卸。

 

章云:言所獲多品。

 

 

章 云:,鄭作紳,潘云未詳。,鄭云今作奔或作走,施云亞,汗簡作亞,古《孝經》作惡,蓋古字通用。章云:,薛作畀,鄭疑作思字,《碧落碑》思作,郭云恐是 字,古老反,大白澤也。白澤,獸名。,《説文》郎擊反,動也。郭云走也,鄭氏云與轢同,或云郎谷反。,薛氏作迺,鄭氏作逌,按《漢書·地里志》酆水逌同, 《五行志》彝倫逌敘,即古攸字。

右第三鼓。薛氏、楊氏、施氏次居三,鄭氏次居四。《獵碣考異》

潘云:可讀者十有五句,餘不成文,凡六十五字。

文十行,行七字,末行六字成文,作重文者四,闕七。《周秦刻石釋音》

按二字,鼓文甚明,下接宫車字,潘愜山讀爲陸,近是。鄭漁仲以爲陣,又顛倒其文,置止字下。章升道則以止字誤世字,施武子又疑爲跌,於是字數溢出,與鼓文不合矣。

 

郭云:人君乘車四馬鑣、八鑾鈴,象鸞鳥聲,從鸞從金省。章云:按經史多作鸞,《左傳》‘鍚鸞和鈴’、《詩》‘八鸞瑲瑲’是也。,施云《説文》呼骨反,疾也。薛作華字,鄭云即字。潘云:欶,《説文》策字,或音速。真,鄭云即填字,亦作鎮。

 

章云:彤弓,朱弓也,孔氏以彤弓爲《周禮》之唐弓、大弓。碩,大也;或曰:碩,實也,筋角膠木,各得其所,則弓體實。潘云:彤弓、彤矢,天子以錫有功諸侯。《詩》‘彤弓弨兮’、《書·文侯之命》‘彤弓一、彤矢百’是也。

 

《古文苑》作驁驁,鄭云五到反,章云讀若遇,諸家本并驁字。上闕一字,無重文。

 

章云:,諸家本皆作徒字。,鄭云今作馭。,薛作廓,鄭云亦作鄠,或云即廓字。諸家本,見詛楚文,今作宣。上闕一字,施云宿本并不見重文,岐城刻本亦無。

 

,鄭云:即酋字,《詩》所謂‘酋車鸞鑣’,田狩之車也。章云:,籀文載字。,今作道字。溼,鄭云:今作濕,通作隰。徒,從也,徒從整布如文章然。原,高陸也,隰,卑濕也,其高低向背皆有陰陽,《公劉》詩‘相彼陰陽,度其原隰’。

 

,鄭云:即趣字,七走反,《詩》‘蹶維趣馬’。潘云:有重文。,郭云籀文族,古作,小異。鄭云:與李商隱族字相近,疑即族字,借作鏃耳。潘云:有重文。章云:,今作徐,六馬天子所駕,趣趣然調和,閑習射,則矢鏃之發,舒徐不迫,言皆合禮,有‘一發五豝’之意。

 

 

章云:獸猶禽,謂搏取之也,四方有不順王命者,禽芟而獸獮之,如虎搏鹿,不勞餘力也。迧,鄭氏作狥。兎,薛本作鹿,施云字磨滅不可辨。

右第四鼓。薛氏、楊氏、施氏次皆四,鄭氏次居五。《獵碣考異》

章云言策命諸臣,潘云言田獵之事。其文可讀者僅七句,凡五十三字。

文十行,行六字,末行五字成文,作重文者九,闕一。《周秦刻石釋音》

 

章云:《衛詩》‘靈雨既零’,毛氏注:靈,善也。,今省作流,見《説文》。

 

章云:,《説文》盈字。,鄭云今作潗,私列反。,鄭云今作滋,郭作濕。潘云:五字今磨滅不可辨,惟字僅存其半。

 

,施云即涉字,見《義雲章》。章云:汧殹,即前章所謂,言君子將乘馬涉水,而歸汧水。流,汎不可流。舫,符望反,兩舟并也。,薛作恁字,鄭作西,云見尹彝,或作由。,鄭云即歸字,或作。潘云:此上二十餘字,今剥落不可考。

 

,鄭作廓,籀文,鄭作鄠。湯,章云音傷。前云乘馬以涉,水漲不可,次言并舟而歸,路或悠長,今徒馭衆多,當維繫其舟,遵道而行。水北爲陽,南爲陰,或從水之陽,或從水之陰,皆可歸也。潘云:陰或二字,今亦闕,陽字僅存其半,予家藏墨本尚有之。

 

章云极,薛氏作枝,鄭云即楫字。按‘于水一方’,足上文‘或陰或陽’意也。施云:薛、鄭本以字下有户字,碑文磨滅不可辨。

 

施云:叓,古文事字,見《説文》,今僅存下數畫。

右第五鼓。薛氏、楊氏次居九,鄭氏次居八。《獵碣考異》

章云:言漁狩而歸。潘云:可讀者僅三句,餘皆磨滅不成文,凡二十六字。

文十一行,行六字成文,作重文者四,闕十三。《周秦刻石釋音》

 

 

 

章 云:籀文乍與作通。,薛、郭作徒字,鄭作遄字。,鄭作治字,施氏謂《古文孝經》治字與此小異。,音序,郭作阪,音反。,鄭音莽,郭氏云恐是,草之相糾者, 居蚪反〔五〕,鄭作莫,或作草,未審孰是。,薛作徼。逌,薛作迺。,薛作栗,《尚書》栗作,與此相類,《説文》省作。,鄭作槃,或作柈。,《説文》讀作 皓,方老反,薛作格。,薛作庸,或云遘字。箬,薛、郭俱作若。,薛作華,鄭云況于反。,薛作憂,鄭作夔。籃,郭作。,薛音合,鄭云疑即畣字,音饗。施云: 世,三十也,文曰‘爲三十里’,以三十爲世,書家謂之會意,佛書謂之二合,若字書卅,乃蘇合反,非世字也。上從五字,其文尚可辨,非從合也。又薛、鄭本下 有孫字,今碑本無此字。

右第六鼓。薛氏、楊氏次居七,鄭氏次居二。《獵碣考異》

鄭 云:言除道也。施云:此鼓乃向傳師皇祐間所搜訪而得之者,每行僅存四字,自四字而上磨滅者,傳師磨去,刻當時得之之由,故今所存皆斷續不成文。鄭樵乃以 ‘猷作原作導遄我治除帥莫爲世里’十六字爲成辭,蓋鄭所見乃遺文之摹刻者,不知其本未嘗相屬也。潘云:每行僅存四字,其上皆闕二三字,蓋五代之亂,散落民 間穴中以爲臼,故今所存皆斷續不成文。凡四十一字。

文十一行,行五字,末行二字成文,作重文者二,闕十。《周秦刻石釋音》

 

 

章云:而上有闕文。施云:鄭本師下有弓矢孔左驂字,今本磨滅。,《説文》古熾字相類。奪下薛本有字。闕音肝,鄭作,音吁。,薛作尖,鄭作矢,恐是小大二字,鍾鼎款識多此類。

右第七鼓。薛氏、楊氏次居一,鄭氏次居九。《獵碣考異》

潘云:今剥落僅存十有四字,皆不成文。

文十行,行七字,末行三字成文,作重文者三,闕四十二。《周秦刻石釋音》

按施氏以爲小大二字,小大具來,即《魯頌》‘無小無大,從公于邁’之義,鄭作矢固非,薛作尖尤謬。

 

章云,鄭作劑。,鄭作薦。,薛作奔,鄭云即若字,古諾字也。,施云《説文》與倣同,薛作放音,非也。宿二本下未有止字,此本作之。

右第八鼓。薛氏、楊氏次居六,鄭氏次居七。《獵碣考異》

施云:此鼓最磨滅,僅存十三字,不復成文。潘云:予家舊藏本止有倣字存,今并剥落矣。

文五行,行五字,作重文者一,闕多不成文。《周秦刻石釋音》

 

章云:衟上闕一字。喜,薛作嘉,施云《説文》喜字如此寫。大意言水既疏導,民可樹藝,地可井界,天子之心,爲之安寧。喜、樹二字,未必連屬也。

 

施云:宿本丙申下二字尚可辨。

 

章云:申,重也;敕,戒也。按文駕上闕一字。

 

施云:,五到反,馬怒也。扯,《説文》識字與此相類。章云:,鄭音遫;扯,郭氏云子一反;摘,鄭氏云疑即撻字。潘云:有重文。

 

郭云:籀文翰从飛。,恐是籀文霾字,鄭云即沴字。,今省作周,施云《説文》害字。

右第九鼓。薛氏尚功、楊氏用脩居二,鄭氏康成居十。《獵碣考異》

施云:上下皆磨滅不成文。章云:言除道。潘云:可讀者惟七句,凡五十二字。

文十五行,行五字,末行四字成文,作重文者七,闕二十一。《周秦刻石釋音》

 

王云:吴通作虞。鄭云:汧水出於吴山,故口於汧,而狩於吴也。施云:其説恐未然,亦作隣。潘云:按二説,王爲優。

 

,薛作敕,鄭作朝。奄,鄭云見盄和鐘,通作掩。伏,薛作戊,鄭作仗。

 

鄭云:即嵒字。章云:或作畢字,碑已磨滅。,薛作獻,鄭作狩。,薛作高,章云按《碧落碑》高字同此,鄭云作享。,薛作埶,章云《説文》埶與藝同,亦作社。潘云:寧或作厲。

 

章云:籀文囿作,見《説文》。潘云:或作田字。《古文苑》本麀鹿下有麌麌二字。,鄭云:即畦字,見敦、厖敦。潘云:有重文。

右第十鼓。薛氏、楊氏次居十,鄭氏次居六。《獵碣考異》

潘云:今僅存二十三字。

文十行,行八字,末行二字成文,作重文者五,闕三十五。《周秦刻石釋音》

按‘’疑是‘勿翦勿伐’四字。盄和鐘文多二畫,與此微不同。伐字則薛本所書最顯也。

按 石鼓籀文,雖與大篆小異,然離鍾鼎款識未遠,其爲三代之物信矣。而諸家或疑之,馬子卿至謂宇文周所刻,誠傖父之言也。十鼓向闕其一,皇祐間始得之,歐陽永 叔見之最早,文存四百六十五字爾。薛尚功則云‘歲月深遠,缺蝕殆盡’,今《款識》所載,乃得之前人刻石者,方之永叔,僅多二字。胡世將《資古録》云‘所見 者先世藏本,在《集古》之前’,僅益九字。至潘愜山作《音訓》時,止存三百八十有六字而已。楊用修謂從李賓之所得唐人拓本,多至七百有二字,又言及見東坡 之本,人多惑焉。愚考第三鼓,潘氏《音訓》有‘衆既簡’句,《古文苑》脱‘’字,有‘衆’字,用脩不取,易以‘六師’二字。第四鼓潘本有‘四馬其寫,六轡 □驁’句,‘驁’上脱一字,《古文苑》本‘驁’作重文,用修亦不取,更以‘六轡沃若’。第五鼓‘霝雨’上,《古文苑》有‘淒淒’二字,薛氏、施氏本則有 ‘天’字,用修亦不取,增‘我來自東’四字。夫《車攻》狩于東,故云‘駕言徂東’、‘東有甫草’,若岐陽在鎬京之西,豈得云‘我來自東’乎?至於第六鼓, 因民間窪以爲臼,其上漫漶,以諸鼓騐之,每行多者七字,少者六字,此鼓行僅四字,上皆缺二三字,用修每行增一字,強之成文。又如第七鼓,用修增益‘徒御嘽 嘽’、‘會同有繹’、‘或群或友。悉率左右,以燕天子’,咸與《小雅》同文,尤可異者。鼓有文,郭氏云恐是字,古老反,大白澤也,用修遂以‘惡獸白澤’入 正文中,其亦欺人甚矣!考賓之《石鼓歌》中云:‘家藏舊本出梨棗,楮墨輕虚不 盈握。拾殘補缺能幾何,以一涓埃禆海嶽。’夫以歐陽、薛、胡諸家所見止四百餘字,若賓之本有七百餘字,拾殘補缺亦已多矣,賓之不應爲是言也。子瞻之詩曰: ‘韓公好古生已遲,我今況又百年後。強尋偏旁推點畫,時得一二遺八九。糢糊半已似瘢胝,詰曲猶能辨跟肘。’子由和之有云:‘形骸偃蹇任苔蘚,文字皴剥因風 雨。字形漫汗隨石缺,蒼蛇生角龍折股。’夫用修之本,既得自賓之,傳自子瞻,是子瞻克見其全,子由亦得縱觀,子瞻、子由又不應爲是言也。杜子美詩有曰‘陳 倉石鼓久已訛’,韋蘇州詩有曰‘風雨缺譌苔蘚澀’,而韓吏部歌曰‘公從何處得紙本,毫髮盡備無差訛’,又曰‘年深豈免有缺畫’,則石鼓在唐時已無全文,故 吏部見張生之紙本,以爲難得也。吴立夫詩亦云‘岐右石鼓天下觀,駱駝載歸石盡爛’,夫以唐、宋、元人未見其全者,用修獨得見之,此陸文裕亦不敢信。由石鼓 而推之,用修他所考證,吾亦不能已於疑,無惑乎陳晦伯有《正楊》一編矣!以上俱《日下舊聞》

石鼓文《廣川書跋》本

我 字,下同。車既工通攻。馬既同車既好馬既鄭音寳,郭云恐是籀文騊字。君子古文員字。邋邋良涉反,通作獵。員斿麀鹿速速君子之求□□薛作首,鄭作酋,郭云恐 當作鹵。弓薛作及。弓趙本有此。兹古以字。寺諸家皆作時。敺其特薛、鄭皆作孫字。其來趩趩丑亦反。許建反,一本重此。音義未詳,石本有重文。即今作敔,與 禁禦之禦同。即時麀鹿趍趍陳知反,薛作。其來薛作首,鄭云卣,亦作逌。既施本無此字。其樸其來趙本有此二字。射一本作,音敔,禦同。其蜀

右一薛作辛文,鄭作丙文。

汧 殹古也字,又郭云讀如繫,語助也。沔沔鄭叶作綿,籀作泛。郭云讀如蒸。籀文皮字,借作被音。淖淵鄭音鰋。鯉處鄭叶作居。之君子籀文之魚從寸。之澫澫鄭云即 漫字,萬通作曼。又通有。所加反,今作鯊。其斿今作游。薛作散,鄭作,相關反。帛古文泊字,下同。魚音洛,薛作鱳。其鄭云,亦作,讀與俎豆之俎同。氐鮮黄 帛其卑連反,鄭作鮒。又又鄭云即鮐,音白。其乞及反,鄭本作豆。孔庶羉謨官反,籀文臠字。之丑若反。籀文洋字。鄭作博,即遄字。其魚隹通維,下同。可通 何,下同。佳鱮佳鯉可符霄反。之佳楊及椏

右二薛作戊文,鄭作甲文。

田 車既安鋚郭云大么反,音條。勒駻駻一作馬。□衆一作從。既簡左驂旛旛右驂騝騝渠季反。以隮于邍古原字。戈世鄭作,薛作,籀文今作陸。又趙本作止射。宫車其 寫讀如卸。秀弓寺時。射麋豕孔庶麀鹿雉兎其□又作有。鄭云今作紳。其□鄭云奔,或作走。大鄭本有字,在大字上,古直字也。□出各亞施云汗簡作亞,古孝經作 惡。□□薛作畀字,鄭疑思字,郭云恐是字,古老切,大白澤也。□執而勿射□庶郎擊切,鄭云與轢同。君子迺石本作逌,薛作迺,郭鄭云逌,今作攸。樂

右三薛作丙文,鄭作丁文。

□□ 鑾車石本作,《説文》作,呼骨反,薛作字,鄭云拜字。敕真鄭云即填,亦作鎮。□□弓孔碩彤矢□□□諸本作四。馬其寫六轡驁驁鄭云五到反,讀若遇,諸家并闕 一字,無重文。諸家作徒。鄭作馭。孔庶廓薛作廓。古宣字。摶摶鄭云即字。車載籀文道字。□徒如章邍溼通作隰。陰陽七走反,即趣字。六馬射之籀文族字,鄭云 借作鏃字。今作徐。如虎獸麀諸本作鹿。如□□□多賢迧鄭云今作狥。禽兔薛作鹿,一作。允異

右四薛作丁文,鄭作戊文,言策命諸臣。

□□□ 天一本無此天字,有二字。霝雨□今省作流。迄湧盄止遥反,一作盈。鄭云今作潗,私列反。鄭作滋,郭云濕。君子即涉。□□汧殹也。洎洎淒淒□□舫舟鹵薛作 恁,或作由。鄭云即歸字,或作。□□自薛、郭作廓,鄭籀文作鄠。徒湯湯佳通維。舟或陰或陽极其輒反,鄭云即楫字,薛作枝。深户一本無此。□于水一方勿□□ 止其奔其敔鄭云今作禦。□□其叓古文事字。

右五薛作壬文,鄭作辛文,言漁狩而歸。

□ 猷乍籀文通作。邍乍□即導字。遄我鄭作治字。□除帥被。音序,郭作阪。□萛薛作,音莽,郭云恐是,居蚪反,鄭本作算,今省作莫。爲卅石本作卋,施卅三十 也,蘇合反,非世字也。里□微薛作,鄭云未詳音義。一本無此重文。逌薛作迺,鄭云逌,作攸。薛作罟,鄭云亦作罔。□古字。柞棫其□讀作皓,方老反,薛作格 字。薛作庸,鄭云未詳音義。鳴□亞箬薛、郭作籀文若字,鄭作箬。其薛作華,鄭云亦。□爲所斿薛作憂,鄭云今作夔。□籃郭作,云籀文盩字,今省。樹。□薛、 鄭音合,鄭云疑即畣字,音響。又模本下有孫字,非。

右六薛作庚文,鄭作乙文,言除道。

□□□□ 而師□□□□□□□□□弓矢孔鄭本有此三字。庶左驂此字鄭本有。□□滔滔是《説文》古熾字與此相類。□□□□不具奪薛本有字,闕音。□□□後具肝薛作肝, 鄭作旴,音吁。來□□□其寫矢石本作災,薛作尖,鄭作矢。具□□□來樂天子施云鄭本子下有來字。□□□嗣王始古我□□來

右七薛作甲文,鄭作壬文。

被。走鄭音劑。馬鄭云今省作薦。晢若石本作,薛作奔,鄭云即若字,古諾字從此。施云《説文》與微同,薛作放音,非也。雉立其一之施云宿二本下皆有止字,按此本作之字。

右八薛作己文,鄭作庚文。

施云:此鼓最磨滅,僅存十三字,不復成文。

水□導。既平既止喜薛作嘉。樹則。里天子永寧日隹維。丙申□□其用馬既申敕肅肅施本作康康。□駕左驂五到反。□□鄭音遫。扯子一反,鄭云疑即撻字。□女通汝。不□郭云籀文翰从飛,鄭音同。薛作霧,郭云恐是籀文霾字。公謂天余及如周石本作施云害字,鄭云今省作周。不余及

右九薛作乙文,鄭作癸文,言除道。

吴 通作虞。人亦作憐。即亟字。朝石本作勒,薛作敕字,鄭云即朝字。夕敬□載即西字。載北勿奄勿伏薛作戊字,鄭作仗字。鄭云即嵒字,或云即畢字。而出□薛作獻 字,鄭作狩字。用□□□□□□大祝□□□薛作高字,鄭云今作享。□□埶薛作執,《説文》埶與藝同,鄭云亦作社。寍寧同。逢孔籀文囿字。麀鹿舊本鹿字在上。 麌麌□其□麀鹿鄭云即畦字。天别本作大。□□□□□求又□□□□□□是□□

右十薛作癸文,鄭作己文。

石鼓文《金薤琳琅》本

□□□□而師□□□□□□□□□□□□庶左□□□□滔滔是熾□□□□不具奪□□□□□肝來□□□□□□具□□□□樂天子□□□嗣□□□□□□來□□□□□

右一。文十行,行七字,重文者一,共闕五十二字。

我水既□我道既平我□既止嘉樹則里天子永寧日維丙申□□□□我其用道我馬既陳敕□康康駕彼□□左驂□□□□遫遫扯□□女不□□□翰霾□□我公謂天子余及如□□□害不余及

右二。文十五行,行五字,末行四字,重文者六,共闕二十一字。

田車既安鋚勒馯馯□從既簡左驂旛旛右驂騝騝我以隮于原我□戎止射宫車其寫秀弓寺射麋豕孔庶麀鹿雉兎其原有紳其□奔大□出各亞□□畀□執而勿射多庶□□君子攸樂鋚音條,與轢同。

右三。文十行,行七字,末行六字,重文者四,共闕七字。

□□鑾車華敕真真□弓孔碩彤矢四馬其寫六轡驁驁徒馭孔庶廓宣摶摶首車載道徒如章原溼陰六馬射止族族□如虎獸鹿如□□多賢禽□□我兎允異真音填,同徐。

右四。文十行,行六字,末行五字,重文者五,共闕八字。

汧也沔丞彼淖淵鯉處之君子□漁之濿又鯊其斿帛魚其藴氐鮮黄白其鯾又又其孔庶繇之其魚維何維鱮維鯉何以之維楊及柳初于反,音洛,鱄音敷,音綿,丑若反,音汙,音甫。

右五。文九行,行七字,末行五字,重文者四,共闕一字。

右六。文五行,行五字,闕不成文。

□猷作原作□導遄我治□除帥彼□莽爲世里□微迺罟□栗柞棫其□槃格庸庸鳴□亞若其華□爲所斿夏□盩導旨樹□合模本下有孫字,非。音序,世讀若三十,闕音。

右七。文十一行,行五字,末行二字,重文者二,共闕十一字。

我車既工我馬既同我車既好我馬既阜君子員員獵獵員斿麀鹿速速君子之求□□弓弓兹以時我敺其特其來趩趩即我即時麀鹿其來大有我敺其樸其來射其蜀工、攻通,音調,趩同彳,音憲,音黄,音委。

右八。文十一行,行六字,重文者九,共闕二字。

□□□天零雨雱流迄□□渫滋君子□即涉馬□流□也洎洎□□□□□□□□□自廓徒□□維舟以道或陰或陽揖深以□□□于水一方□□□□其奔□□□□□事

右九。文十一行,行六字,共闕三十一字。

吴人憐丞□□□載西載北□□□□而□□□用□□□□□□大祝享□□□□執寧逄中囿孔□麀□□□□□疃疃大□□□□□求又□□□□□□是□□

右十。文十行,行八字,末行二字,共闕三十九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