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三百五十三

歷朝書譜四十三

宇文虚中

宇文虚中,字叔通,蜀人。天眷間,累官翰林學士,知制誥兼太常卿,封河南郡開國公。書太祖德神功碑。進階金紫光禄大夫。皇統四年,轉承加特進遷禮部尚書。(《金史》)

《武元皇帝平遼碑》,宇文虚中書。

王競

王競,字無競,彰德人。以廕補官。大定二年,爲禮部尚書,兼翰林學士承旨博學而能文,善草隸書,工大字,兩都宫殿牓題皆競所書,士林推爲第一云。(《金史》)

都城門外墨書粉地,内朱書金地,皆禮部尚書王競書。(《金圖經》)

蔡松年

蔡松年,字伯堅。天會中,除真定府判官。天德初,擢吏部侍郎,遷户部尚書。正隆三年,進拜右丞相加儀同三司,封吴國公。謚文簡。工樂府,與吴激齊名。(《金史》)

元好問云:‘百年以來以書名者多矣,宇文叔通、王無競、蔡伯堅父子、吴彦高、高子文,耳目所接見,行輩相後先。’(《遺山集》)

蔡珪

蔡珪,字正甫,松年子。中進士第,不求調,久乃除澄州軍事判官,歷翰林修撰,同知制誥,終濰州刺史。(《金史》)

蔡珪識古今奇字,有《續歐陽文忠公集》,録金石遺文,傳於世。(《書史會要》)

蔡璋

蔡璋,字特甫,珪弟。進士,有書名,筆法與珪如出一手。(《中州集》)

吴激

吴激,字彦高,建州人。米芾之壻也。工詩能文,字畫俊逸,得芾筆意。尤精樂府,造語清婉。將宋命至金,以知名留不遣,命爲翰林待制。皇統二年,出知深州。東山其自號也。(《金史》)

高士談

高士談,字季默。宣和末,爲忻州户曹參軍,入仕國朝,官至翰林直學士。《金史·宇文虚中傳》:‘士談善草書。’(《書史會要》)

張斛

張斛,字德容,漁陽人。仕宋爲武陵守國,初爲祕書省著作郎,文筆字畫,宇文太學激賞之。(《中州集》)

鄭晦

鄭晦,字光道。爲代州士曹。善篆隸,詩筆高雅。(《中州集》)

任詢

任詢,字君謨,易州軍市人。書爲當時第一,畫亦入妙品。評者謂畫高於書,書高於詩,詩高於文。然王庭筠獨以其才具許之。登正隆二年進士第,歷益州都勾判官,北京鹽使。致仕,優游鄉里,家藏法書名畫數百軸。(《金史》)

任南麓字流麗遒勁,不讓二王。(《墨池淵海》)

党懷英

党懷英,字世傑,馮翊人。大定十年,中進士第。能屬文,工篆籀,當時稱爲第一,學者宗之。爲翰林學士承旨。致仕。謚文獻。(《金史》)

党懷英篆籀入神,李陽冰之後一人而已。嘗謂唐人韓蔡不通字學,八分自篆籀中來,故懷英書上軋鍾蔡,其下不論也。小楷如虞禇,亦當爲中朝第一。書法以魯公爲正,柳誠懸以下不論也。趙秉文《滏水集竹溪四絶句》,黨懷英篆書。

黨懷英《孔廟碑》字畫在《西嶽碑》之上。(《玄牘記》)

趙渢

趙渢,字文儒,東平人。大定二十二年進士,仕至禮部郎中。性沖淡,學道有所得,尤工書。自號黄山。趙秉文云:‘渢之正書體兼顔蘇,行草備諸家體,其超放又似楊凝式,當處蘇黄伯仲間。’黨懷英小篆,李陽冰以來鮮有及者,時人以渢配之,號曰‘黨趙’。(《金史》)

趙秉文

趙秉文,字周臣,磁州滏陽人也。登大定二十五年進士第。興定元年,拜禮部尚書,兼侍讀學士,同修國史,知集賢院事。哀宗即位,改翰林學士。自幼至老未嘗一日廢書文,尤長於辨析,小詩精絶,字畫則草書尤遒勁。(《金史》)

趙秉文幼年,詩與書皆法子端,後更學太白、東坡。字兼古今諸家。學及晚年,書大進,詩專法唐人,魁然一時文士領袖。自號閒閒居士云。(劉祁《歸潛志》)

王庭筠

王庭筠,字子端,河東人。登大定十六年進士第,調恩州府軍事判官,再調館陶主簿。明昌元年,試館職,中選御史臺。言不當以館閣處之,遂罷。乃卜居彰德,買田隆慮,讀書黄華山寺,因以自號。三年,召爲應奉翰林文字,命與祕書郎張汝方品法書名畫,遷翰林修撰。書法學米元章,與趙渢、趙秉文俱以名家。(《金史》)

庭筠書法沉頓雄快,與南宋諸老各行南北。元初巙子山諸人不及也。(《六硯齋二筆》)

 

王黄華書服胡麻賦

右《服胡麻賦》,蘇文忠公所作,黄華山主王子端之所書也。子端在金源事章宗爲翰林修撰。是時,金有國已久,士大夫舍干戈,從事翰墨之間,如黨竹溪、趙黄山諸人,各擅所長以名家。子端行草則取法黄山,能變而之古者也。余徃在燕都,嘗於市上購得子端《過蟠桃山和二兄詩二首》,詞翰皆非近人可比。遭值戊戌兵燹之後,散軼不存,意猶惜之。及來太末,復於民家見此卷,楮墨零落,幸而存耳,意欲售人,而人不知其可貴。獨余寓目之,頃如覩舊物,然亦不復求之。今乃歸於吾鄉人任氏,卷後有元遺山題識,以淵珠膏火之喻爲不可曉,蓋金人傳寫誤以‘珠在淵’作‘在淵珠’也,獨未審膏火所喻。昔朱子嘗取文忠此賦以續《騷》,余不復尚論。子端書法氣韻似米南宫,妙處不减晋人,自明昌距今垂二百年,當土宇分合之後,寥寥不可多得矣,雖有拱璧,寧能過之。(胡翰《仲子集》)

 

黄華老人帖

米襄學叚季展,得其刷掠奮迅,故作大字悉祖之。考諸右軍《筆陣》,實未有是體,蕭齋丈二蓋其鼻祖,季展之變繇是始,沈傳師實爲雲仍,米良有所本矣。黄華老人《百一帖》評品悉祖寶章,故其大字超軼抗衡。桷舊閲《金帝實録》,老人爲修撰時,坐擅議朝政受杖。噫,使在慶曆、元祐間,寧有是耶?至治三年二月史官袁桷書。(《清容居士集》)

 

黄華老人真蹟

右黄華老人書三十三字。吾外舅蒙翁先生所藏,翁及天全翁徐公所題皆在焉。老人本金人,姓王氏,名庭筠,字子端,號黄華。舉進士,官至翰林修撰。書學宋米元章,論者謂其胸次不在米下。此詩已斷裂不能讀,而字畫遒逸可玩。蒙翁題五字,筆意渾成。天全并稱爲得意,信然。而天全此書亦奇偉絶俗,雖稱三絶可也。某將南歸時,蒙翁指此書謂曰:‘比至姑蘇必見此翁。’某未至數日而翁已卒。歸見蒙翁已卧病,不能語。嗚呼!異代不足論,二翁雖異尚殊見,皆蓋世人豪,而亦不可作矣,可勝慨哉!可勝慨哉!(《懷麓堂集》)

王庭筠書《先主廟碑》。

王庭筠行書《博州重修廟學記并碑陰記》。

王庭筠行書《太原重修學記》。

王曼慶

王曼慶,庭筠子,亦能詩并書。仕至行省郎中。自號淡游。(《金史》)

曼慶詩筆字畫俱有父風。(《中州集》)

王明白

王明白,庭筠猶子。幼歲學書,書家即稱賞之。(《中州集》)

張天錫

張天錫,字君用,號錦溪道人,河中人。官至譏察。其真字得柳誠懸法,草師晋宋,亦善大字。道陵諸殿宇匾皆其所題,有《草書韻會》行世。(《書史會要》)

司馬朴

司馬朴,字文季,温公之猶子。仕宋爲兵部侍郎,以奉使見。留居於祁陽。工書翰,有晋人筆意,興陵萬機之暇,嘗購其遺墨學之。(《中州集》)

施宜生

施宜生,字明望,浦城人。官至翰林學士。自號三住老人。(《中州集》)

《汴城東光教寺普賢洞記》,施宜生書。

蕭永祺

蕭永祺,字景純,本名伯哩。少好學,通契丹大小字。廣寧尹耶律固奉詔譯書,辟置門下,因盡傳其業。天德初,爲翰林學士承旨尚書左丞。(《金史》)

劉汲

劉汲,字伯深。天德三年進士,入翰林爲供奉。自號西巖老人,有《西巖集》行世。(《中州集》)

劉汲善草書。(《書史會要》)

伊喇履

伊喇履,字履道,遼東丹王托雲七世孫也。博學多藝,善屬文,廕補爲承奉班祗候國史院書寫。世宗方興儒術,詔譯經史,擢國史院編修官兼筆硯直長。明昌元年,進尚書右丞。謚曰文獻。秀峙通悟,精曆算書、繪事。(《金史》)

耶律履素善契丹大小字,譯經辭達而理得。大定初,詔以小字譯唐史,則别以女真字傅之。履在選中,獨主其事,又以女直字譯漢文,選貴胄之秀異就學焉。(《元遺山集》)

左光慶

左光慶,字君錫。以廕補閤門祗候。好古讀書,喜爲詩,善篆隸,尤工大字。世宗行郊禮受尊號及受命寶皆光慶篆。凡宫廟牓署經光慶書者,人稱其有法。遷同知宣徽使,改少府監。平時喜爲善言,蓄善藥,號善善道人。(《金史》)

王渥

王渥,字仲澤,後名仲澤,太原人。南渡後擢第爲太學助教,充樞密院經歷官,遷右司都事。博學無所不通,長於談論,工尺牘,字畫遒美,有晋人風,作詩多有佳句。(《歸潛志》)

張彀

張彀,字伯英,許州臨潁人。大定二十八年進士,歷遷官至河東南路轉運使,權行六部尚書安撫使。(《金史》)

張彀字畫勁古,有顔平原風。(《歸潛志》)

史公奕

史公奕,字宏父,大名人。大定二十八年進士。工書,有能名。自號歲寒堂主人。正大初,爲翰林修撰充益政院官致仕。(《歸潛志》)

楊邦基

楊邦基,字德懋,華陰人。大定中進士,仕至祕書監禮部尚書。文筆字畫有前輩風調。(《中州集》)

龐鑄

龐鑄,字才卿,遼東人。少擢第,仕有聲。南渡後爲翰林待詔,遷歷京兆路轉運使。博學工文,造語奇健不凡,世多傳之。(《金史》)

鑄多風流文采,字畫亦藴藉。(《中州集》)

麻九疇

麻九疇,字知幾,易州人。七歲能草書,作大字有及數尺者。一時目爲神童。章宗召見,大奇之。入太學,有文名。已而隱居不爲科舉計。趙秉文連章薦之,特賜盧亞榜進士第,俄遷應奉翰林文字。(《金史》)

九疇字畫、正書、八分皆有功。(《中州集》)

趙觀

趙觀,字維道。明昌中進士。從事史院,閒閒公許其字畫,進進不已,可到古人。(《中州集》)

趙滋

趙滋,字濟甫,號蘧然子,汴人。學書、學畫、學詩、學論文,力到便有所得。閒閒公書法爲當代第一手,濟甫筆勢飛動,得公不傳之妙。(《中州集》)

李澥

李澥,字公渡,相人。少從内翰子端學詩,能行書。(《中州集》)

李澥字得法於趙閒閒。(《歸潛志》)

王中立

王中立,字湯臣,岢嵐人。博學强記,問無不知。少日治《易》,有聲場屋。年未四十喪妻,不娶,亦不就舉。獨處一室中如僧,如是三四年乃出。覺其談吐高闊,詩畫超絶,若有物附之者,問之不言也。好作擘窠大字,勢若飛動。閒閒極愛之。晚年易名雲鶴,號擬相道人。(《續夷堅志》)

王仲元

王仲元,字清卿,家平陰。舉進士。有聲。書名尤重,介歐虞間。用薦者召應奉翰林文字,改陕西轉運使鹽鐵判官。楊奂。(《還山遺稿》)

仲元工書,法趙黄山。自號錦峰老人。(《歸潛志》)

趙可

趙可,字獻之,高平人。貞元二年進士。仕至翰林直學士。一時詔誥多出其手,流輩服其典雅。其歌詩樂府尤工,號《玉峰散人集》。(《金史》)

趙可工於字畫。(《歸潛志》)

趙述

趙述,字勉叔,可子。承安二年登科。詩筆字畫皆有父風。(《中州集》)

李著

李著,字彦明,真定人。高才博學,詩文得前人體。工於字畫,承安二年經義第一人。累官彰德府治中。(《中州集》)

馮璧

馮璧,字叔獻,真定人。承安二年進士。調莒州軍事判官,歷官同知集慶軍節度使致仕。(《金史》)

馮璧字畫楚楚,有魏晋間風氣,雅爲閒閒公所激賞。(《中州集》)

高憲

高憲,字仲舉,遼東人。黄華之甥,幼學於外家,故詩筆字畫俱有舅氏之風。泰和三年,乙科登第,爲博州防禦判官。(《中州集》)

劉珠爾

劉珠爾,年十一歲能詩賦,誦大小六經。所書行草皆有法。章宗召至内殿,試鳳凰來儀賦、魚在藻詩,又賦旱詩,賜本科出身,令肄業太學。(《金史·選舉志》)

史肅

史肅,字舜元,京兆人。作詩精緻有理,工於字畫。業科舉爲進士。大安初,召爲中路副使超户部正郎。(《中州集》)

冀禹錫

冀禹錫,字京父,惠州龍山人。幼聰敏絶倫,年十九擢大興魁,入太學有聲。弱冠登高第,主沈丘簿。末帝東遷,擢爲應奉文字,充尚書省都事。作詩鍜錬甚工,寫字亦勁健可喜。(《歸潛志》)

完顔璹

完顔璹,本名壽孫,世宗賜名,字仲實,一字子瑜。博學有俊才,喜爲詩,工真草書。正大初,進封密國公。(《金史》)

密國公,宗室中第一流人也,少日學詩於朱巨觀,學書於任君謨,遂有出藍之譽,家藏法書名畫幾與中祕等。(《中州集》)

完顔守禧

完顔守禧,字慶之,密國公璹幼子。年少有俊才,作詩與字畫亦可喜。狀貌白晳,風神秀徹,如神仙中人。(《歸潛志》)

李經

李經,字天英,錦州人。作詩極刻苦,喜出奇語。南渡後以武功命倅其州。(《金史》)

李經少有異才,字畫亦絶人。(《書史會要》)

王子可

王子可,字南雲,河東吉州人。南渡後居上蔡、遂平、郾城之間,落魄嗜酒,人與之紙,落筆數百言,字畫峭勁。(《金史》)

郝天祐

郝天祐,字賢卿,陵川人。貞祐初,隱居魯山,作古文歌詩,尤玩意書法,嘗以爲正書當以篆意爲本,而鍾王書之經也,顔坡書之傳也,其餘則諸子百家耳,故其筆勢莊重秀勁。能作丈餘楷草,嘗言大字雖大而小,小字雖小而大,正書湏有草意,草書湏有正筆,其論書如此。(郝經《陵川文集》)

高德裔

高德裔,字曼卿,鶴野人。擢第累官西京路轉運使,封廣陵郡開國公。工於爲文字,畫尤有法,嘗以樗軒所書比之,氣韻形似,無毫髮少異。(《中州集》)

《明威將軍李磐神道碑》,德裔撰并書。

張本

張本,字敏之,觀津人。貞祐元年,中詞賦高第。工大篆八分。正大九年,以翰林學士使北見留,遂隱爲黄冠,居燕京。(《甘水仙澤謡》)

宋適

宋適,無書名。題柳公權《蘭亭禊詩後序》乃至佳。(《王氏法書苑》)

杜師楊

杜師楊,武功人。能詩,尤工書翰。(《中州集》)

譚處端

道士譚處端,一名玉,號長真子。大定間,從全真開化真人遊。善草隸書。(《書史會要》)

釋德普

釋德普,號勝静老人,武州人。能作詩,頗工字畫。(《書史會要》)

石刻

許復

《佑聖王靈應碑》,許復書。

郝史

《中岳廟碑》,郝史書。

賈溉

《六聘山天開寺懴悔上人墳塔記》,賈溉書。

龍巖

《古柏行》龍巖書。

釋善進

《香水寺頭陀大師實行碑》,釋善進書。

釋義中

《憫忠寺舍利函記》,釋義中書。

耶律楚材

耶律楚材,字晋卿。博極群書,下筆爲文若宿搆者。貞祐二年,辟爲左右司員外郎。太宗定燕,聞其名,召見之,處之左右。太宗即位,拜中書令,贈太師上柱國,追封廣寧郡王。謚文正。(《元史》)

耶律文正晚年所作字畫尤勁,健如鑄鐵所成,剛毅之氣,至老不衰。(《宋學士集》)

劉秉忠

劉秉忠,字仲晦,初名侃,因從釋氏,又名子聰,邢人。世祖在潛邸,應對稱旨,屢承顧問。至元元年,拜光禄大夫,位太保,封趙國公,謚文正,又進封常山王。自幼好學,至老不衰,雖位極人臣,而齋居素食不異平昔。自號藏春散人。(《元史》)

秉忠楷書以魯公筆法爲正,草書則取二王,以爲専門之學。(《藏春集》)

徐世隆《祭太保劉公文》云:‘字畫清勁,筆中法具,誰其似之,黄山文孺。’(《元文類》)

秉忠精天文地理算數推步之學,兼工書翰。(《書史會要》)

王磐

王磐,字文炳,廣平永年人。金正大中,登進士第。至元元年,召入翰林,兼太常卿,進拜承旨。性嗜書,晚年益造精妙,筆意簡遠,神氣超邁,自名一家,持縑素求書者繼踵於門,應之不少拒。(蘇天爵《國朝名臣事略》)

姚樞

姚樞,字公茂,柳城人。後遷洛陽,爲燕京行臺郎中。棄官,擕家來婺州。篆刻諸經以惠學者,讀書鳴琴若將終身。世祖在潛邸,召樞至,大喜,待以客禮。世祖即位,拜太子太師。十三年,拜翰林學士承旨。謚曰文獻。(《元史》)

姚樞善草書。(《書史會要》)

許衡

許衡,字仲平,懷之河内人。嗜學如飢渴,貧無書,嘗從日者家見《書》疏義,因請寓宿,手抄歸。世祖出王秦中,召爲京兆提學。即位,進爲平章政事。十年,以爲集賢大學士,兼國子祭酒贈司徒。謚文正公。(《元史》)

許衡習字必以顔魯公爲法。(耶律有尚《國學事迹》)

郝經

郝經,字伯常,澤之陵川人。世祖以太弟開籓,徵經入見。即位,以爲翰林侍讀學士,佩金虎符充國信使,齎書入宋通好,拘之真州。至元十一年,巴延南伐,乃禮而歸之。累贈昭文館大學士司徒冀國公。謚文忠。(《元史》)

經字畫天姿高古,取衆人所長,以爲己有。故其筆畫俊逸遒勁,似其爲人,無輕側頗媚之態,爲當代名筆。(苟宗道《郝公行狀》)

喀喇庫庫)

喀喇庫庫,字子山。博通群書,始授集賢待制。順帝時爲翰林學士承旨。善真行草書,識者謂得晋人筆意,單牘片紙,人争寶之,不翅金玉。謚文忠。(《元史》)

庫庫刻意翰墨,正書師虞永興,行書師鍾太傅、王右軍,筆畫遒媚,轉摺圓動。名重一時,評者謂國朝以書名世者,自趙魏公後便及公也。(《書史會要》)

子山嘗問客一日能寫得幾字,客曰:‘聞趙學士言一日可寫萬字。’公曰:‘余一日寫三萬字,未嘗以力倦而輟筆。’(《輟耕録》)

子山書從大令來,旁及米南宫,神韻可愛。(《四友齋叢説》)

 

喀喇子山草書柳子厚謫龍説

謫龍之事甚奇,河東之文尤奇,子山公之書益奇,可謂三奇矣。子山公標望絶人,簡交際,重然諾,雖不倦與人作書,然非其人終不得也。彦中公交契之素,於是乎見之。鄱陽周伯琦記。(《書畫題跋記》)

章文簡、孫伯昌氏所藏喀喇庫庫爲葉判府書柳河東《謫龍説》,判府乃伯昌外族而得之。余嘗聞韓昌黎評柳子厚文‘雄深雅健,崔蔡不足多也’,而子山平章書似公孫大娘舞劍器法,名擅當代,前後相去數百載,而具美於卷中,展玩之如秋濤瑞錦,光采飛動,可謂妙絶古今矣。伯昌宜寶之。庚子七月廿八日,高平瞿智董識。(同上)

謫龍之説,柳河東在南荒時意有所激,而云彦中公少年登朝,赫然有聲,晚乃仕於郡縣,平昔交好於子山,獨密其於是説,豈無意乎。伯昌其外孫也,多鍾愛於外大父,故得公中朝諸公書尺最富,皆一一寶藏之,不獨此紙而已。六一翁云:‘視其所好可以知其人。’余於伯昌亦云。越人胡悌書。(同上)

 

喀喇子山書楊仲弘墓誌

右楊仲弘墓誌,黄晋卿撰,庫庫書。仲弘、晋卿皆先待制,同年進士。余嘗録此文附置題名碑,陰又得此於王汝玉贊善,汝玉以爲佳物,贈余惜其紙墨頗劣也。(《東里續集》)

 

喀喇子山遺墨

故翰林學士承旨喀喇公遺墨四帖,其後兩帖乃公在宣文閣時所書,以貽某而某轉以予顧君仲瑛者。今年孟春,過玉山草堂,仲瑛出以見示,伏而玩之,恍如見公與王右軍父子翺翔於天門鳳閣之上,而蛟龍鸞鶴爲之後先也,九原不可復作,尚幸數從仲瑛遊,時一披展。俯仰今昔,得不重爲感慨乎。(《夷白齋集》)

喀喇和和)

喀喇和和,字子淵,庫庫兄。嗜學能文,在成宗朝宿衛擢太常寺少卿。文宗立,除宣政使,擢中書左丞,與弟庫庫皆爲名臣。世號爲雙璧云。(《元史》)

和和正書宗顔魯公,甚得其體。(解縉《書學傳授》)

楊載

楊載,字仲弘。其先居建之浦城,後徙杭,因爲杭人。博渉群書,爲文有跌宕氣。以布衣召爲翰林國史院編修官。延祐初,登進士第,授饒州路同知,遷寧國路總管府推官。(《元史》)

浦城楊翰林仲弘師趙文敏公,得其雅健。(解縉《書學傳授》)

范梈

范梈,字亨父,一字德機,清江人。躭詩工文,以朝臣薦爲翰林院編修官。天曆二年,授河南嶺北道廉訪司經歷。所著詩文多傳於世。(《元史》)

梈工篆隸,吴興趙文敏公曰:‘范德機我當避之,若其楷法,人亦罕及。’(《揭文安公集》)

 

范德機隸法

鄉先生范公隸書八字‘風月自清,冰霜相看’,乃清江傅氏二亭名也。何謙伯遜於兵後得之民家,如崑山之玉拾之於抵鵲之餘,爲之主者固不必識而有之,而又使人一得而見之物之可珍者,固常如是,無足怪也。梁寅謹識。(梁寅《石門集》)

 

范德機墨蹟

昔人稱道所美於其人則曰‘風塵物’,表於其文則曰‘不食煙火’,語於其字畫則曰‘蕭然有林下風’,今觀范君德機詞翰,而想見其人,真足以當之矣。至治元年,某試禮部,君爲彌封官,事已徃謁,則已赴江西憲幕矣,遂不獲識,至今以爲恨耳。(吴師道《禮部集》)

鮮于樞

鮮于樞,字伯機,號困學民,漁陽人。官至太常寺典簿。酒酣驁放,吟詩作字,奇態横生,善行草,趙文敏極推重之,小楷類鍾元常。(《書史會要》)

書法敝於宋季元興,作者有功,而以趙吴興、鮮于漁陽爲巨擘,終元之世,出入此兩家。(陸深《儼山集》)

 

鮮于伯機戲題廣嚴僧房壁

伯機於書法用功極深,每數日相見,輒云近見子某帖,孰離孰合,言語必相劘切,率以爲常。伯機仙去十載,非特書法如伯機者不可得,而朋友箴規之道亦使人慨然。此詩乃元貞乙未,遊高亭廣嚴寺所作,用筆遒緊,與詩律精嚴,是或一道卷中所及,巖翁、井西、無逸亦相繼云亡,交游凋謝,雅道寥落,益增隕涕。至大辛亥十二月望日,巴西鄧文原書於素履齋。(《鐵網珊瑚》)

書法不講百餘年,至元間,伯機、子昂二妙特起,古意復見於今。予嘗謂:‘後有尚論國家文藝之盛,必來取斯。’伯機殁既久,時人購藏殆欲家有其書,而其合作未有如此卷者,昔人云:‘不恨臣無二王法,恨二王無臣法。’非耶!詩逼王半山,敘事類崔德符,予評豈妄,盍就子昂學士正之。延祐五年四月二日,高郵龔璛書。(同上)

 

鮮于伯機與嚴處士翰墨

大德、延祐間,漁陽、吴興、巴西翰墨擅一代,而嚴氏琴亦見稱道,年來無一存者。得此卷則四人具在,惜乎集之目力已病,不足窮其波磔之妙,徒諷其辭,以想見其遺音雅趣,於湖波山水之間也。(《道園學古録》)

 

鮮于伯機詩帖

嘗聞故老云:‘鮮于公蚤歲學書,愧未能若古人,偶適野見二人輓車行淖泥中,遂悟書法。’蓋與昔人觀舞劔器者同一機也,公生燕趙,宦吴越,而詞翰有晋唐風。屢薦名館閣,不果一試,卒沉抑外官。命矣夫。嗚呼!士有懷異負奇,不克顯於世者,可勝歎哉。彼居要官,偶擅書名於一時,百世之公議弗然也。夫唐人工書,故以書名世者難,近世工書者鮮,故書易名世,矧公書極工,宜有名以傳後世矣。(蘇天爵《滋溪集》)

 

鮮于伯機書迎詔三詩

鮮于伯機自書其迎詔三詩,其行草之精,固吴興趙公平昔所推遜者,而此紙筆意尤妙,固非率遽而書之耶。抑亦天機之精到,雖出於率,遽非他人之所及也。梁寅書。(《石門集》)

 

鮮于伯機書蘭亭記

鮮于奉常公嘗見葉秋臺書,反覆諦視,至欲下拜。秋臺之書,人頗譏其陋,公獨知其用筆之妙。字學雖淺藝,非功力精到亦不足以相知,况其他者乎。予藏公所書《濟石硯賦》,自謂可入妙品,今觀此卷,實可與之抗衡,非真知書中意者未必以予言爲至當也。(《宋學士集》)

 

鮮于困學草書後赤壁賦

鮮于困學書名,在當時與趙吴興、鄧巴西各雄長一方。困學多爲草書,其書從真行來,故落筆不苟,而點畫所至皆有意態,使人觀之不厭,不若今人未識歐、虞徑,造顛素其散漫連延之勢,終爲飛蓬蔓草而已。錫山鄒永章蓄此《後赤壁賦》,觀之數行後,益可把玩。然自愧非書家不能深知其妙處耳。(《匏翁家藏集》)

 

鮮于伯機詩墨

書家例能文詞,不能,則望而知其筆墨之俗,特一書工而已。困學翁平生以善書掩其詩名,余每讀其詩,輒歎其妙,若此篇概亦可見。蓋世之學書者如未能詩,吾未見其能書也。都憲顧公示此,因以諗之。(《匏翁家藏集》)

 

鮮于伯機墨蹟

元史稱趙子昂篆籀分隸真行草書無不冠絶古今,又云孟頫之才頗爲書畫所掩,子昂不易得矣。然子昂嘗云:‘與伯機同學草書,伯機過余遠甚,極力追之而不能及。伯機已矣,世乃稱僕能書,所謂無佛處稱尊耳。’推重伯機如此,伯機尤不易得也。伯機大德二年過京口,爲高孝賢書《蘭亭記》一卷,余得之,見其筆鋒遒勁,風神凛然,謂不易得。昔人謂‘作字墨淡則傷神采,絶濃則滯筆鋒’,又謂‘古墨跡必表古而裏新’,余於是乃知爲真伯機無疑也。嗟夫!《禊序》筆墨之妙高出千古,人或病其絲竹管絃、天朗氣清之語,此與以耳食無異,不知《東都賦》已有‘布絲竹,鐘鼓鏗鏘,管絃切切’之句,《張衡賦》已有‘仲春之月,時和氣清也’,伯機此卷豈爲右軍殺耻耶。(《石涌集》)

或謂困學面帶河朔偉氣,酒酣作字,奇態横發。今觀所作,良是也,但不知酒酣與否?其謂蚤年曾作吏,不免間有俗氣,謬矣,若然,何文敏公推重之至,不敢與齒其自序惡札汚几案,不可以示人。前輩君子藝愈妙而心愈下,如此哉,士亨能寶此,其趣向可知矣。(劉珝《古直集》)

予嘗見松雪趙公跋鮮于先生所書《歸去來辭》後,謂其‘同學書,而過余遠’,甚誠,非過言也。蓋二公皆由晋帖中來,而各自成一家。何世人但知趙,而不知有鮮于也?及觀此書,筆意遒勁而機椷妙用,婉轉無窮。趙公之言豈欺余哉。予所以識此者,特嘉趙公之推,美同列而嗟世人之不識也。蔣生其寶藏之。(鄭本忠《安分先生集》)

 

鮮于困學遊高亭巖詩記

鮮于困學氏博學負材,氣貌偉而髯,類河朔傖父。余見其行草,徃徃以骨力勝而乏姿態,略如其人,以故聲稱漸不敵趙吴興。人謂吴興以己書三紙易困學一紙焚之,恐未必爾也。此《遊高亭巖記》及詩凡一千六百五十六字,見《鐵網珊瑚》中,字兼正行體,大小如《宣示》,而備有褚柳諸體。其文亦典贍可喜,獨所紀净師草聖,以爲錢塘人家所收王逸老合作皆其筆,却大誤。逸老名升,别號羔羊居士,宣和中嘗獻草書,稱旨得官。至紹興時,年八十餘,乃終。楊用修著《墨池鎖録》謂逸老南唐人,名文秉,又誤也。逸老不合狂擬右軍,兩見誣作僧俗人,可發一笑。(《弇州續稿》)

 

鮮于困學帖

困學老人善迴腕,故其書圓勁,或者議其多用唐法,然與伯機相識,凡十五六年間,見其書日異,勝人間俗書也。大德壬寅,長至後三日,袁裒。(《戲鴻堂法帖》)

 

鮮于伯機行書進學解

頃見鮮于伯機絹書唐人詩二軸,筆勢如猿嘯蒼松,鶴鳴老檜。以兹刻觀之,用筆雖同,而丰神稍異,學書者必多求之墨蹟,而後覽乎石刻,庶可以悟古人筆法之妙。嘉靖甲寅三月十八日曉起題。(《玄牘記》)

 

直寄老人書昌黎石鼓歌

石鼓文字奇也,韓此詩又奇,困學書此,力與之敵又奇也。嘉靖甲申初夏陸深觀於思齋。(《式古堂書畫彙考》)

困學翁崛起幽州,與鷗波亭主人齊驅争道,未知誰得驪珠。嘗僑居我里,署名曰檇李某。故余見其手墨輒喜,爲題之,敬附梓里後進之誼。秋岳生曹溶。(同上)

鮮于伯機真草《千文》。

鮮于伯機草書《千文》。

鮮于去矜

鮮于去矜,字必仁,號苦齋,樞之子。書得家法。(《書史會要》)

鮮于端

鮮于端,字文肅,樞之孫。書跡不失家學。(《書史會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