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三百五十二

歷朝書譜四十二

式古堂書畫彙考目

李宗諤(已見)

李昌武《銅魚詩帖》,行書。

李建中(已見)

李西臺《千文卷》。

李西臺《土母帖》、《披風帖》、《貴宅帖》、《賢郎帖》、《左右帖》、《齊古帖》。

林逋(已見)

林和靖《秋深帖》、《三君帖》。

林和靖詩卷。

宋綬(已見)

宋宣獻《千文》,小楷書。

石延年(已見)

石曼卿《古松詩》,大楷書。

蘇舜欽(已見)

蘇子美今春尺牘,草書。

蘇子美《南浦詩帖》,草書。

蘇滄浪《留别王原叔古詩帖》,草書。

陳洎(字亞之,官至三司副使,彭城人。)

陳亞之詩帖。

葉清臣(已見)

葉道卿《近追大斾帖》,行楷書。

范仲淹(已見)

范文正公書《伯夷頌》并札卷,小楷書。

文正公《道服贊帖》。文正公《與翰長帖》。文正《公許下帖》。文正公《與師魯二帖》。文正公《動止帖》,草書。

范純仁(已見)

范忠宣公《日企軒馭帖》,行書。

范純粹(已見)

范德孺《不見故人帖》,行書。

張昇(字杲卿,第進士,官至參知政事樞密使,封太師。謚康節。韓城人。)

張樞相《滿江紅》詞帖。

沈遘(字文通,第進士,廷唱第一,改第二。官至翰林學士,錢塘人。)

沈文通《屯田君帖》,行書。

劉敞(已見)

劉原父書《南華秋水篇》,楷書。

錢公輔(已見)

錢君倚《别久問稀帖》,行書。

歐陽脩(已見)

歐陽文忠公《寄蘇子美詩卷》。

歐陽文忠公《謝惠鼎銘盤記帖》。

蔡襄(已見)

書帖二十一種俱見前。

蘇氏一門真蹟册

蘇老泉《臨顧帖》。蘇東坡《作書帖》。東坡《京酒帖》。東坡《寶月帖》。東坡《啜茶帖》。東坡《令子帖》。蘇潁濱《雪甚帖》。潁濱《惠教帖》。潁濱《晴寒帖》。潁濱《文字帖》。蘇伯達《台眷帖》。蘇叔黨《試後四詩帖》。

唐弼杜氏,自其曾大父四世與眉山三蘇游,書帖具存。紹興癸丑中秋,安中過惠州,登白鶴峰,拜東坡象,觀壁間所刻詩文,則皆後人追書,求公翰墨已不可得。後十二日,邂逅唐弼於潮陽,出此卷相示,一翁兩孺千載不没之氣凛凛在目,猶恨獨無叔黨字畫,方求類於舊門,頋小坡之不在,龍駒已逝,駿骨萬金,亦可爲歎息也。中山王安中題。

杜唐弼出眉山蘇公父子與其先書十一帖以示予。君懿於唐弼,曾大父也。明允友君懿而兄事之。道源以父任薄其官,有子孟堅踐世科,道源優游侍旁,時過子舍。孟堅官於黄,子瞻適謫居,道源過之遊,相好也。孟堅金陵丁外艱,子瞻赴英州,阻風石頭。唐弼方少,往見,從容累日,所爲求哀挽者。子瞻接杜氏四世,觀其書,可以識其年。晩與孟堅《江上帖》,筆勢欹傾,而神氣横溢,蓋似其莫歲之文,然不數月而病且死矣。唐弼材而賢,是能世其家者。建炎己酉閏月庚辰,魏郡吴幵跋。

老蘇先生書世罕見之,今始獲觀筆法。歐陽公云:‘蘇氏文章遂擅天下,夫豈特其文哉!翰墨爲近世第一矣。’杜君唐弼出以相示,且請題其後。己酉閏八月三日,長沙何行中、東都趙子崧同閲於凌江物不遷齋。

右蘇氏一門真蹟,東杜氏子孫四世者,意筆高古,而老泉尤勝,然皆駸駸乎登晋唐之席矣。尾有王安中、吴幵、趙子崧三跋,余購之吴門舊家子,但原本十版,止老泉、東坡、潁濱三人而無叔黨,故王左丞履道有龍駒已逝、駿骨萬金之歎。兹余既得叔黨詩牋,且得伯達手簡,亟命重裝,合成一册。夫以三世之遺墨,越數百年之久而珠聯璧合於一旦,豈非造物者爲眉山巧作因緣也。髮僧上振跋。

蘇軾(已見)

書帖四十九卷俱見前。

蘇轍(已見)

蘇子由《車馬帖》行書。蘇潁濱《喜雪詩帖》。蘇黄門《再賦喜雪詩帖》。

二蘇諸帖。

蘇東坡《質翁帖》。蘇子瞻《南至帖》

東坡《寄米帖》。

蘇長公書陶靖節《清晨叩門》詩一首。

蘇潁濱詩帖。

兩蘇公帖平生多見之,蓋真贋相半也。從季所藏如淵明詩一紙,雖擲棄瓦礫,當自有神光發見。乾道七年十一月廿九日,洪邁書。

二蘇兄弟行如冰雪,足以下照百世;望如九鼎,足以坐銷群奸。學士大夫得其片文隻字,輒藏弆以爲榮,蓋非特取其華藻也。《質翁帖》是中年書,《南至帖》疑叔黨輩代作,《寄米帖》、《淵明詩》遒媚秀傑,晩年精妙蓋如此。黄門嘗贊其兄云:‘人言吾兄,我曰吾師。’讀戴公詩,便知斯言爲實録。乾道乙酉五月一日,東里周必大書。

兩蘇公碎墨斷稿不自愛惜,求者輒予。往時士大夫多有之,近歲有力者喜奪人所好,藏書者至不敢示人。趙從季所藏甚富,何以能然?蓋所謂廉者不求,貪者不與,能如是,所以得久存也。乾道乙酉冬至後二日,盧溪王庭珪書。

眉山二蘇先生文章氣節光曜典册,後世獲見其書翰,如親侍焉,安敢妄言,以取不自量之譏。乾道諸公墨蹟亦不易得,况洪内翰、周益公之確論,藏者寶惜之。東平周泰識。

黄庭堅(已見)

書帖手簡真蹟三十七卷俱見。

米芾(已見)

書帖三十六卷俱見。

蘇邁(已見)

蘇伯達辱書《愈勤帖》,行草書。

蘇過(已見)

蘇叔黨《試後四時帖》。

米友仁(已見)

米元暉《動止持福帖》,草書。

吕公弼(字寶臣,官至樞密使,贈太尉,謚惠穆,壽州人)

吕寶臣《子安學問帖》,行書。

韓琦(已見)

韓魏公《小懇帖》、《信宿帖》。

曾鞏(已見)

曾子固《局事多暇帖》,行楷書。

曾布(已見)

曾子宣《被召帖》。

曾宰(已見)

曾湘潭《五十郎帖》。

曾肇(已見)

曾子開《奉别行復帖》,行書。曾子開,《造門帖》行楷書。

曾紆(已見)

曾公卷《草履帖》,草書。

 

曾氏諸帖

曾子開《五十郎帖》。曾子開《近踈帖》。曾湘潭《五十郎帖》、《闕款詩》。曾子宣《被召詩》。曾子宣《與宋親帖》。

味南豐先生《右軍墨池記》,方勉學者進於道德,何暇役心字畫間者。今觀此帖,亦未嘗不善也。新安朱公因覩親筆,而極論先生之文。蓋璧慶元初與公同在史院,暇日評本朝諸老之作,公所推許,視今卷中語,一同又爲璧,誦范貫之《奏議集序》,不遺一字。時公春秋已高,强記猶爾,况其論説魁偉,闡明聖真,蓋將與先生并傳於千載,而未知其爲先後也。染翰之工拙宜公所略,而獨有感於斯文,視先生墨池之意,亦何以異哉!嘉定元年四月,眉山李璧。

南豐兄弟之文,自成一家,嘗得玩誦。其翰墨《及湘潭帖》今始見之,道夫力學,當世其家,所勉之而已。時嘉定戊子上巳後二日,吴郡衛涇書於臨川驛舍。

觀道夫寶藏先世手澤文獻所在,班班可考,兹孝子慈孫之心也。時嘉定元年孟夏甲子,永嘉徐誼敬書於豫章襟帶堂。

陳后山謂:‘向來一瓣香,敬爲曾南豐。’幼時讀是詩,暨讀先生《元豐類稿》其立言必止於仁義,誠一代之儒宗。是知當時學者起慕起敬,后山獨發之於吟咏也。先生手澤散佚族屬居多,族孫道夫講書摭其所有寶藏之,惟謹合諸祖翰墨刊成大軸。一日過訪,逮出以見示再拜,敬觀家學之淵源,端有自來矣。道夫之尊府艇齋先生早遊韓吕之門,旋謁名公大老,琢磨講貫,學成行尊,曾不求於聞達,偉哉!區區幸窺先哲之典型,更識名門之文獻,歛衽爲之三歎。道夫篤志切問,卓然自立於鄉曲,咸謂克世其家云。嘉定辛巳五月上澣,襄陽王某謹書。

頃年嘗見曲阜手澤於番陽彭尚書家,後又兩見文肅真帖,然忘其處所矣。若南豐與湘潭翰墨,則未之見也。來撫,訪跡故家,於是識湘潭之孫濰,而因得盡窺其先世四君子典刑。雖紙墨渝,生意曄然故在,不謂衰莫潦倒,猶有此一幸遇也。敬書以志喜。嘉定癸未夏,浚儀趙汝談。

予生平閲前輩翰墨不少,獨湘潭南豐文肅文昭手澤,雖在鄉里,乃未之見。道夫曾兄一日出此軸以相示,見其書猶見其人焉。歛衽讀之,所得多矣。若夫四公之文章,履行近世,諸賢已自著語,無所容喙。姑紀歲月以附卷尾。嘉定甲申夏六月甲午,里人董居誼。

荆公、南豐皆以淡墨片紙荒率行草,而人往往從其後收之,易世之後,敬之如此。此如欹破帽、煨半芋,振衣迎客,客主無語而意自消。因思少年舉子,一門三第,非四方所少,功名富貴竟亦何足復道,惟人自有集列爲三,文大者見稱歐曾,此大江以西,文山文水,太平星聚,諸賢福力,左提右挈,流風餘澤,不乏不衰,是以至此也。而非一家之慶,一人之禄,一書生之所能也。此卷家乘,在流落爲多,在文獻爲少,蓋後又百八九十年而徵宋猶有存焉。廬陵劉辰翁。

文定公書如謝家子弟,雖時偃蹇不端正,自爽塏有一種風氣。文肅公書如高麗使人,抗浪甚有意氣。文昭公書如玉環臃腫,自是太平人物。湘潭公書如吴興小兒,形雖未成,而骨體甚雋。見此衆妙,何其幸歟。丁亥四月十八日,陳黄裳觀。

招子拜觀帖後,内翰、文昭公三書云五十郎者,吾六世祖司直公尊行也。公乃艇齋父,諱晦之,字仲英内翰,乃司直公之叔祖,故作書以此稱之。其帖末故云:叔翁批蓋三帖,是家書耳,先世未嘗附焉。觀雁湖李公之跋,則可見矣。先君恐其遺散,遂附於諸帖之後。招子因參之家乘,考其次第,始得知焉。乙亥冬,隨侍先君辟地稠原,至於駝山,屢遭鋒刃之厄,此帖此身甚於草芥,殆幾於不保矣。幸神其擁護,與他書表裏,佩在左右,一旦遂爲不失之物,真可謂奪之虎口而得之龍頷也。嗚呼!經此一畨大變故,而所擕盡爲一空,可爲當日憾。然此生尚存,斯文未喪,猶可謂後來慶。雖則神者相護,而亦莫非祖宗有靈,冥冥之中,陰實相之也。當是時,如高大父艇齋文安贊述,及晦菴先生朱文公所與曾大父適軒講書十七帖,俱在囊中,其所謂贊述者,僅存一軸,而文公墨帖,止存四五紙。如此書,則全璧依然,青氊再復,至今爲全書,爲我家故物,於斯弗失矣。招子暇日重爲緝理,遂得以窺先代四祖染翰之盡其心,文安講書收拾之盡其力,祖考二君珍藏之盡其功,流傳三百年間,紙未弊而墨未渝也。嗚呼!一經靖康之變,再歷開慶之擾,終更德祐之厄,異書奇文、古篆名迹至於冺没凘盡,與之俱化者亦不少,而此帖巋然獨存,尚傳千載,曾不與之俱化。吁!可怪也夫。若使後人觀之,聳然駭愕,當撫卷而三嘆也,爲之子孫者,又安敢失墜而忘其祖宗付託之意哉!故予題其帖曰傳家之寶云。歲在玄默敦牂季秋菊前一日,八世孫招子再拜,謹書於跋尾。

趙抃(已見)

趙清獻《山藥帖》,行楷書。

孫甫(字之翰,進士及第,官至侍讀,贈右諫議大夫,許州人。)

孫之翰《與德表帖》。孫之翰《虞還帖》,行書。

司馬光(已見)

司馬温公《兩淮帖》,行書。

司馬温公史草并短啓附范忠宣手簡。

温公被命爲《通鑑》,給筆札,辟僚屬,其事至重,其以牘背起草,可以見其儉;字必端正,可以見其誠;比事而書該以一二字,可以見其博;紙尾謝狀稿,此尋常之事,亦出於手書,可以見其遇事之不苟也。方公作此時,豈料其爲後世之傳。由今傳之,盛德之藴,自然而形見,蓋有不可勝言者,敬慕不已。謹題卷末,韓性。

王安石(已見)

王荆公書《楞嚴經要旨》,正楷書。

文彦博(已見)

文潞公《祠部帖》。

吕大防(已見)

吕維仲《私門帖》,行書。

蒲宗孟(字傳正,皇祐間進士,官至尚書左丞,蜀新井人。)

蒲傳正《夏中蒲兵帖》,行楷書。

唐坰(已見)

唐林夫《征局冗坐帖》,行書。

韓絳(已見)

韓子華《承師詩帖》,行楷書。韓子華《家湌帖》。

韓繹

韓繹《瞻懷帖》,行書。

韓縝(已見)

韓玉汝《欽聞帖》,行書。

錢勰(已見)

錢穆父《跋先起居帖》,行書。錢穆父顔帖跋,行書。

王詵(已見)

王晋卿《潁昌湖上詩》,《蝶戀花》詞卷。

李公麟(已見)

李伯時《孝經卷》。

方勺(字少翁,號泊宅翁,金華人。)

方少翁《黄鶴引詞帖》。

秦觀(已見)

秦少游書《黄庭經》,小楷書。

秦太虚書《古詩十九首》,楷書。

秦少游《詩餘草稿卷》,行楷書。秦少游《竹詩蹟》。

蔣之奇(已見)

蔣穎叔《辱書帖》,行草書。蔣穎叔《北客帖》,行書。

章惇(已見)

章子厚《會稽尊帖》,行書。

吕嘉問(字望之,官至龍圖閣學士,贈資政殿學士,壽州人。)

吕望之《蒙恩進職帖》,行書。

林希(字子中,嘉祐二年進士,官至同知樞密院事。長樂人。)

林子中《奉見風範帖》,行書。

王升(已見)

王逸老《杜門帖》,草書。

劉正夫(已見)

劉德初《又啓帖》,行書。

陳瓘(已見)

陳瑩中《仲冬嚴寒帖》,行書。

陳暘(字晋之,中紹聖元年制科,官至禮部侍郎,福州人。)

陳晋之詩帖,行書。

薛紹彭(已見)

薛道祖《雲頂山詩卷》。薛翠微雜書四帖。薛道祖《晴和帖》。二《像帖》。《隨事吟帖》。

薛道祖書《世説新語》楷書。薛翠微《昨日帖》草書。

張舜民(已見)

張芸叟《姻期帖》。

陳師錫(字伯修,熙寧九年進士。蘇軾薦爲校書郎,官至殿中侍御史,考功郎中,贈直龍圖閣。建陽人。)

陳伯修《歲晏帖》,行書。

邵NFD29(已見)

邵仲恭《到京帖》,行書。

蔡卞(已見)

蔡元度《雪意帖》,草書。

李之儀(已見)

李端叔《别紙帖》,行書。

何NFD2A(字文縝,政和五年進士第,一官至右僕射。仙井人。)

何文縝《即辰六月帖》,行書。

趙令畤(字德麟,封安定郡,王太祖五世孫。)

趙德麟《蒙餉梨栗帖》,行書。

薛尚功(已見)

薛用敏摹鍾鼎彝器款識。

李彭(字商老)

李商老《公闢家兄帖》,行草書。

釋法暉(已見)

法暉細書經塔

女李易安(已見)

李易安《一剪梅》詞。

宋蔡蘇黄米四大家合卷

蔡君謨《臨鍾元常薦季直表帖》。

蘇子瞻《次韵王晋卿送梅花一首帖》。

黄魯直《承諭帖》。

米元章《獻汲相國帖》。米元章《啓觀使帖》。

余垂髫時即喜事翰墨,年來所藏前代名蹟頗富,若宋之四大家則未之有也。蒐羅廿年得彙此册,誠爲宇内第一大觀。昔趙子固云,性命可輕,至寶是保,余於此帖亦云。金華宋濂、延陵吴寬觀記之。

宋代法書名家濟濟,册中四公當時負望,後代推宗,可爲有傳人而有傳跡者也。宋學士得彙其書於一册之中,焚香静對,恍揖諸賢於一室之中,與之寤寐同堂也,其樂何如耶?即南面百城,亦不與易也。東海張弼。

宋名公翰墨合卷

蘇子瞻《牡丹和韻詩帖》蘇子瞻《官屬帖》

蘇子瞻《兖海帖》蘇子由《和子瞻詩帖》

薛道祖《昨日帖》米元章《雞黍詩帖》

郭祥卿《山頭詩帖》揚補之《咏鞋詞帖》

陳晋之《題節義夫人傳帖》吴傅朋《行藝詩帖》

 

宋賢十七劄子

宋公垂《度支帖》葉道卿《近遣帖》

章子平《承示帖》林子中《前日帖》

蔣穎叔《遂往法濟帖》□逵《七月帖》

劉無言《昨夕帖》□煜《久疎帖》

葉石林《人至帖》張天覺《女夫帖》

周美成《前日帖》青谷德正《彝途詩帖》

林彦振《承誨帖》韓良臣《近間帖》

吴傅朋《門内帖》吴居父《伏自帖》

葉正則觀《牡丹詩帖》

右宋賢劄子十七帖,皆一代名流鴻望魁壘英巨之筆。往歲客燕山,嘗從朱忠禧公緑蔭亭中閲此。朱公好古,家藏名蹟甚富,每愛惜此册,以爲劉公一劄可當十部從事,諸賢濯濯,單言片翰,并有風致,非近世雕蟲之士所能比肩。忠禧化去未久,圖書散落,此册爲鬻畫人持至江南,思重參軍見之悽惋,遂出重貲購之,命余題册尾。余與思重皆忠禧文酒之客,覩此不勝人琴之感,非徒以諸公手澤之故耳。王穉登書。

右有宋名賢十七札,首名綬者,宋宣獻公也。名上有朱文印曰‘宋綬公垂’。公以楷名於宋,今札亦是正書,遒勁有法。清臣者,葉學士道卿也,蘇之長洲人。衡者,章待制子也,浦城人。二公天聖、嘉祐時人。希者,林子中也,閩人。之奇者,蔣頴叔也。草法老勁,似王荆公。逵者,不知何人。其札乃與穎叔者,故次於此。燾者,劉無言也。行草出入蘇、黄,而風趣盎溢。山谷云令天假以年,江左又出一薄紹之矣,殆非虚言。夢得者,葉石林也。書法與停雲所刻正同。商英者,張天覺也,書與語皆不免俗,透末後句者,固如是耶。邦彦者,周美成也。攄者,林彦振也。二公書俱類蔡元長,豈氣類相似耶?世忠者,韓蘄王良臣也。史稱目不知書,晩忽有悟,能作字,工小詞,此札與運使借錢者,時尚在軍中,或出佐使手。正書有蘇長公風致。説者,吴傅朋也。李清照《金石録後序》云:尚餘五七簏,盗穴壁取去,爲吴説運使賤價得之,即此也。琚者,吴居父也。行草逼肖米元章,若不視其款,未有不以爲元章者。適者,水心居士葉正則也。嘉王之立,實發於公,以與趙丞相議不合,即拂衣歸。水心詩早已精嚴,晩尤高古,今詩亦淡宕可喜。書法蔡君謨而自具風骨。中間名煜者,爲青谷德正者,不知何人,書亦可觀。此册舊爲朱忠禧物,後爲談岳山參軍名志伊字思重者得之。後又轉入汪景辰家。今年秋,王越石舫中見之,余極愛劉無言、吴居父、葉水心三札,遂易得之。略疏其人於後,愧疎陋未能徧考,以竢世之博雅者。崇禎甲戌年九月,閒止居士曹函光書。

南宋

沈與求(已見)

沈必先《高秋氣爽帖》,行書。

胡安國(已見)

胡文定《與信伯二帖》。胡康侯《稍疎奉問帖》,行書。

吕頤浩(字元直,第進士,官至左右僕射,贈太師,謚忠穆。先樂陵人,徙齊州。)

吕元直《台眷均福帖》,行書。

李綱(已見)

李伯紀《近被詔書帖》,行書。

岳飛(已見)

岳武穆《題池州翠光亭詩》。

劉光世(字平叔,官至節度使,封揚國公,追贈鄜王,謚武僖。保安軍人。)

劉平叔《即辰秋思帖》,行書。

尹焞(已見)

尹和靖《前月帖》、《易傳帖》、《虎丘帖》、《會稽帖》、《教益帖》、《兩收帖》、《久違帖》、《邢壻帖》、《主簿帖》、《貴眷帖》。

蘇庠(已見)

蘇後湖《詩翰帖》。

陳與義(已見)

陳簡齋詩蹟。

范潔(字景圭,紹興間守光化軍,後守鄂州,劍浦人。)

范景圭《一舟帖》、《春澤帖》,并行書。

徐夢莘(字商老,紹興廿四年進士,官至知賓州,擢直祕閣。先開封人,寓臨江。)

徐商老《久不上訊帖》,行書。

趙鼎(字元鎮,崇寧五年進士,官至左僕射,贈太傅,追封豐國公,謚忠簡。聞喜人。)

趙元鎮劄子,楷書。

韓世忠(已見)

韓忠武二詞蹟。韓良臣《秋暑尚煩帖》,行楷書。

韓良臣《高義帖》,行書。

汪藻(已見)

汪彦章《違别滋久帖》,行書。汪龍溪《誤食胡桃帖》。

蔣璨(已見)

蔣宣卿詩帖,行楷書。

吴説(已見)

吴傅朋《三詩帖》,游絲書。吴傅朋《敘慰帖》,行楷書。

張九成(已見)

張子韶《宫祠帖》,行書。張横浦書《黄庭經》,小楷書。

朱敦儒(已見)

朱希真《别後塵勞帖》,行草書。

張綱(已見)

張彦正《乞授封號帖》,行楷書。

張浚(字德遠,徽宗時進士,官至尚書右僕射樞密使,封魏國公,贈太保,加太師,謚忠獻。漢州綿竹人。)

張德遠《遠辱手翰帖》,行書。張德遠《談笑措置帖》,行書。

張忠獻《即日小帖》,行書。張魏公《早上封事帖》,行書。

張栻(字敬夫,學者稱南軒先生。浚子。官至修文殿修撰,謚曰宣。漢州綿竹人。)

張敬夫《寄劉公詩帖》。

張孝祥(已見)

張安國《關徹帖》,行書。張于湖《學富帖》,行書。

張于湖《臨存帖》,行書。張安國《歲晏苦寒帖》,行書。

龍大淵(官至總管)

龍大淵《歲華帖》,行楷書。

王之望(字瞻叔,紹興八年進士,官至參知政事。襄陽穀城人。)

王瞻叔《即日薄寒帖》,行書。

洪遵(字景嚴,紹興十二年進士,官至同知樞密院事資政殿學士。謚文安。饒州樂平人。)

洪景嚴《暌遠許時帖》,行書。

虞允文(已見)

虞雍公《鈞堂帖》。虞彬甫《適造帖》,行書。

葉衡(字夢錫,紹興十八年進士,官至右丞相兼樞密使,贈資政殿大學士。金華人。)

葉夢錫《即日初冬帖》,行書。

汪應辰(已見)

汪聖錫《中庸畢工帖》,行草書。

胡銓(已見)

胡邦衡《台慈分賜劄子》,楷書。

曾覿(字純甫,號海野,官至少保。汴梁人。)

曾純甫《惠誨帖》,行書。曾海野《楓橋帖》,行書。

王十朋(已見)

王梅《溪寵示室銘帖》,行書。

劉芮(官至刑部)

劉刑部《和敬夫詩帖》。

王淮(已見)

王季海《上恩帖》,行書。

范成大(已見)

范至能《垂誨帖》,草書。范至能《玉候帖》,行楷書。

范石湖《金橘帖》,行書。范至能《中流一壺帖》,行草書。

范石湖《春晩晴媚帖》,行草書。

謝諤(已見)

謝昌國《傾耳剴切帖》。

朱熹(已見)

徽國文公《編輯文字帖》。朱子《晝寒詩卷》。

朱文公自書《武彝九曲詩卷》。

朱文公《與姪六十郎帖》。朱文公《城南詩卷》。

朱晦翁《賜書帖》,行書。朱晦翁《與時宰二手劄》,行書。

吴琚(已見)

吴居父《觀李氏譜牒帖》,行書。

吴獻惠《題名帖》,行書。吴雲壑《急足帖》,行書。

楊萬里(已見)

楊廷秀《夏清和帖》,草書。

陸游(已見)

陸放翁《書大聖樂詞》,草書。陸務觀《長相思詞》五闋。

陸務觀《拜違顔侍帖》,行草書。

放翁《與仲信明遠二帖》,行草書。

陸放翁《自得我心詩蹟》,行書。

樓鑰(已見)

樓大防梅天雨潤帖行書。

真德秀(已見)

真西山《與王周卿手簡》。

洪咨夔(已見)

洪聖俞《道塲詩并札卷》,行書。

魏了翁(已見)

魏鶴山《遺陳深父子》。魏華父《昭代親友帖》。

喬行簡(字壽朋,紹熙四年進士,官至左丞相加少傅,平章軍國重事,封魯國公,贈太師,謚文惠。婺州東陽人。)

喬壽朋《恐勤帖》行書。

方岳(字巨山,號秋厓,官中祕書,出守匡廬、秀水二郡。)

方秋厓《濫塵札》。

杜範(字成之,一字儀夫,號立齋,嘉定元年進士,官至右丞相,贈少傅,謚清獻。黄岩人。)

杜丞相《薦勤帖》。

吴文英(字君特,號夢窗,嘗從吴潛毅夫遊。四明人。)

吴夢窓詞稿。

張即之(已見)

張樗寮書《遺志覺上人金剛經并跋》,正書。

張温夫《爲母夫人書金剛經并跋》。

張温夫《從者來歸帖》,行草書。張温夫《書酒仙詩卷》。張樗寮《棐茗帖》,行書。張樗寮《引年得謝帖》,行書。

張温夫《溪莊帖》,行草書。

趙孟堅(已見)

趙子固《題道塲詩》,行書。趙彝齋《梅竹譜卷》,行書。

張叔夏

張叔夏《過韓平原慶樂園賦》、《高陽臺詞蹟》。

蕭迂民

蕭迂民《與先之劄子》,行草書。

杜良臣(已見)

杜良臣《勤頋帖》,行楷書。

陸秀夫(已見)

陸君實《群玉帖》,行草書。

文天祥(已見)

文信國諸劄。文履善《瑞陽帖》,小行草書。

信國手書《小青口詩卷》。

文丞相《途中三詩》并簡卷。

原文收柳女信,痛割腸胃,人誰無妻兒骨肉之情,但今日事到這裏,於義當死,乃是命也。奈何!奈何!途中有三詩,今録至言至於此,淚下如雨。

 

邳州哭母小祥(九月七日)

我有母聖善,鸞飛星一周。去年哭海上,今年哭邳州。遥想仲季間,木主布筵几。我躬已不閲,祀事付支子。使我早淪落,如此終天何。及今畢親喪,於分亦已多。母嘗教我忠,我不違母志。及泉會相見,鬼神共歡喜。

 

過淮

北征垂半年,依依只南土。今晨渡淮河,始覺非故宇。故鄉已無家,三年一覊旅。龍朔在何方,乃我妻子所。昔也無奈何,忽已置念慮。今行日云近,使我淚如雨。我爲綱常謀,有身不得頋。妻兮莫望夫,子兮莫望父。天長與地久,此恨極千古。來生業緣在,骨肉當如故。

 

亂離歌六首

有妻有妻出糟糠,自少結髮不下堂,亂離中道逢虎狼。鳳飛翩翩失其凰,將雛二三去何方,何虞國破家又亡。不忍舍君羅襦裳,天長地久遠茫茫,牛女夜夜遥相望。嗚呼一歌兮歌正長,悲風北來起彷徨。

有妹有妹家流離,良人去後擕諸兒,北風吹沙塞草萋,窮猿慘澹將安歸。去年哭母南海湄,三男一女同歔欷。惟汝不在割我肌,汝家零落母不知,母知豈有瞑目時。嗚呼再歌兮歌恐悲,脊鴒在原我何爲。

有女有女婉清揚,大者帖學臨鍾王,小者讀字聲琅琅。朔風吹衣白日黄,一雙素璧委道旁,雁兒雁兒秋無粱,隨母北去誰人將。嗚呼三歌兮歌愈傷,非爲兒女哭淋浪。

有子有子風骨殊,釋氏抱送徐卿雛,四月八日摩尼珠。榴花犀錢落繡襦,蘭湯百沸香似酥,歘隨飛藿飄泥塗。汝兄十三騎鯨魚,汝今三歲知在無。嗚呼四歌兮歌以吁,燈前老影明月孤。

有妾有妾今何如,大者手將玉蟾蜍,次者親抱汗血駒。晨妝靚服臨西湖,英英雁蕩飄璚琚,風花亂墜鳥嗚呼。金莖沆瀣浮汙渠,天摧地裂龍虎徂,美人塵土何代無。嗚呼五歌兮歌鬱紆,爲爾迎風立斯須。

我生我生何不辰,孤根不識桃李春,天寒日短空愁人。北風吹隨銕馬塵,初憐骨肉鍾奇禍,如今骨肉更憐我。汝在空能攖我懷,我死誰當收我骸。人生百年何醜好,黄粱得喪俱草草。嗚呼六歌兮勿復道,出門一笑天地老。

一讀此詩,便知老兄悲痛真切之情,事至於此,爲之奈何,凡事只待千二哥至,造物自有安排。

一可將此詩呈嫂氏,歸之天命,仍語靚妝、璚英,不曾周旋得,毋怨毋怨。徐妳以下皆可道達吾此意。當此天翻地亂,人人流落,天數,奈何奈何。

一可令柳女、環女好做人,爹爹管不得,淚下,哽咽哽咽。

一此詩本仍可納之千二哥。兄天祥家書達百五賢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