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三百五十

歷朝書譜四十

文天祥

文天祥,字宋瑞,又字履善,吉之吉水人。年二十舉進士,理宗親拔爲第一。咸淳中除右丞相兼樞密使。衛王立加少保、信國公。至元十九年死,衣帶中有贊曰: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宋史》)

 

文信國諸劄

嗚呼!此文山先生真蹟也。詳玩此書,乃空坑之敗之後,遺其所知者之書。蓋是時,天阨甫脱,勁敵在後,流離顛沛之際,荒迷不次之秋也,而其筆意乃雍容閒雅,無一毫驚懼荒迫之狀,如此然非素存素養之熟,能如是乎?毛氏幸得此書,今讀其辭想其事,令人心膽奮揚,精神凛冽,有不勝其感激者焉,因泣下而謂夫後世之爲人臣者,其立心、操行亦當何如邪?一峰。)

 

文丞相途中三詩并簡

右已上詩八首,宋丞相文信公之所作也。公諱天祥,字履善,廬陵人,穆陵之丙辰狀元也。遭宋末造,間關萬死,卒以自獻,使後聖有作,安知不與三仁并稱。淮陰龔開嘗録公大概而議其不當出使,然公豈不知自惜?遣他官祈請特,當是時,國亡只在咫尺,苟可以存社稷、保斯民,雖死亦不暇頋,又爲計尋常瑣瑣禮儀哉!八詩雖皆載公《指南録》,千載之下讀之輒使人流涕不休,則其增夫三綱五常之重,然後知詩之有禆益於世教者多矣。淮南劉安於《楚辭》有曰:推此志也,雖與日月争光可也。嗚呼!豈獨《楚辭》哉!至順四年四月戊寅京口陳方拜書。

右文信公遺墨,前參知政事本齋王公所藏。公殁已久,家人理筐篋書尺樷積,頋是紙損爛將裂以拭巵匜。公之子季境適至,識爲信公書。咄唶驚異,亟命裝池以完。嗚呼!豈非有神物守護之歟?不然英靈之氣不冺而致之歟?是詩之作,念國家之覆敗,痛骨肉之離絶,其情切,其辭哀,使人至不忍讀。然其竭孤忠於所事,付一死於素定,其志决,其氣壯,聞者爲之興起,可謂仁至而義盡矣。先賢尺牘人尚皆藏,弆之矧信,公之精忠偉然,震輝古今,翰墨光芒垂示臣子者乎!不惟王氏寶之,百世而下,固夫人之所同寶也。史官河東張翥書。

公既變姓名,詭蹤跡,間關萬死。然後由楊子江入蘇州洋,展轉四明、天台,以至於永嘉。其瀕於死者,一日夕之間不知其幾也。方是時,公於一死既已素定,故能於一話一言之際從衡顛倒,不失所謂忠與義。嗚呼!宋有天下幾四百祀其亡也,仗節死義者多矣,然皆不若公,更萬死而不少屈,至竟而後歸於一死。妻妾子女在所鍾情,故其辭爲尤痛云。遂昌鄭元祐拜書。(同上)

文信公當國朝,至元戊寅歲厓山事潰被拘北行,此卷諸詩即是歲道中所作。後五年爲至元壬午,遂執節以死。嗚呼!自古人臣遭國家喪亡,能秉志不遷、從容就義,爲天下後世所嚮,屬未有甚於公者也。觀此諸詩,則知公之所以處死生之際者,可謂審矣。嗚呼!百世之下,讀其詩而有不爲之感激流涕者,尚爲有人心也哉!至正十年歲在庚寅五月甲子布衣金華王禕謹書。(同上)

語有之嘻笑之忿甚於裂眥,長歌之哀過於慟哭。文信公之忠肝義膽,炳白當世。正不在柴市,忼慨就死之日,實在夫弟妹輸冩無聊之時,其衷抱精神死别痛苦,固天壤之大不幸,而爲古今無敵之盛名。要不待後之人極口贊説。予嘗怪戰國之士,若侯嬴、田光輩自負奇節,卒不過以一死爲人爲長技。噫!市井小夫,感恩酧利之際,區區所謂泰山之重鴻毛之輕,殆無足言者,以信公之慷慨於弟妹子女下至婢妾,從容慰藉於垂死之際,顧若辭禍而不可得者。然後真能以義處死,蓋蹈義難蹈白刃非難,人獨鮮能知耳。吴下陳謙謹書。(同上)

予每讀公《指南録》,至其爲母夫人小祥,并懷弟妹妻妾子女諸詩,未嘗不爲之流涕太息也。今於王君季境家獲觀公所作諸詩真蹟,忠義之氣藹然於紙墨之間,直與日月争光。予雖從浮圖學槁木死灰之人,亦不能不爲之感動。使章甫逢掖有國有家,覽之當何如哉,當何如哉!武十三年秋七月吴郡沙門道衍。(同上)

信國文公忠義志業,炳著《指南録》此真蹟,歌八首,元季諸君子題贊備至,然中可疑者陳方子貞云、淮陰龔開議公不當出使,時國亡在咫尺,焉計尋常禮儀哉。龔開者,字聖與,同陸秀夫君實在李庭芝祥甫幕府,國亡晦跡,作信公及秀夫傳,金華吴萊立夫稱其志節孤峻,議論高。古二傳文類遷、固,竊考出使一事,信公亦嘗自悔,有詩曰:老馬翻迷路,羝羊竟觸藩。是則子貞非獨不知聖與,而亦弗考《指南録》之詩也。次則張翥仲舉,元末任翰林承旨,封潞國公。逆臣博囉矯制令草詔,力拒之曰:‘臂可斷,筆不能操。’國瀕亡,憂憤而死。次則王禕子充入國朝,官至翰林待制。洪武壬子,持詔諭雲南梁王巴圖,忼慨弗屈,次年被害,没謚忠文。次則陳謙子平夙,尚孝弟,篤學,力行兄訓。任浙江省照磨,謁告還吴。適張士誠兵至,謂謙曰:‘汝無官守,宜自爲計。’子平曰:‘兄在,吾何所之?’城陷兵入,脅訓不屈,遂刃其胸。子平奮前蔽兄,因并遇害。又其次則鄭元祐明德,元季名士,官至儒學提舉而終。嗚呼!忠義者人極頼之,以立亘萬世弗冺也。卷中題跋者五,而仲舉、子充、子平俱克捐生蹈義,誠無愧信公矣。獨惜當時執國柄守封疆者,多賣國生降苟存,視息未久漸滅,甚則死於盗賊兵刃,貽臭千古。迨其後裔聞信公事,未有不以前人爲愧也。此卷出王積翁子都中家,今歸同邑陳符原錫。嗚呼!仲舉不云乎,豈獨王氏寶之,百世之下固夫人之所同寶也。嗚呼,悕矣!信公死節後一百六十三年是爲皇明正統九年甲子歲,海虞吴訥識。(同上)

文信公之死偉矣,其危急流離之際,亦惟其能以詩發之,故信公之有詩如屈原之有騷,皆善明其死者也。錢公世恒以家藏三詩示子,蓋出公親書以寄其妹氏,此又原之女嬃也乎?其詩今載《指南録》中,而此則系以與其妻妾子女决絶之言。嗚呼!淚下如雨,讀者猶然,而西臺慟哭如公門下客者,未必其涕之無從也。吴寛。(同上)

 

文履善《瑞陽帖》

右宋丞相文信公劄子一幅,蓋賀包公宏父遷官時書也。其中言在瑞陽時,嘗遣一介人往侯先生者,蓋公爲刑部郎官,上疏論董宋臣之惡,不報將束裝出關,時相遣人謂其不可差知瑞州,故公在瑞州與宏父通問也,其曰郡未一考,被召除郎,即丐香火以歸。不從,反得鄉節者。蓋公以癸亥爲瑞州,甲子十月召赴行在,除禮部郎,十一月除江西提刑也。其曰以先人本生母之喪,解印歸里者。蓋公甲子爲提刑,乙丑伯祖母梁夫人殁,實公尊府本生母也。其曰宏齋先生,嘗爲鄉漕者,蓋宏父嘗知隆興府,兼江西轉運也。其曰先生當是時適在緑野者,蓋宏父爲刑部侍郎知平江府以言事,召赴闕,辭,改知紹興,又辭,疑是時罷歸正在景定末年公解印時也。其曰:‘先生以新天子蒲輪束帛之勤,爲時一出,進長六卿,典事樞者。蓋度宗初即位,召宏父爲刑部尚書,簽書樞密院事,封南城縣侯,故公賀以此書也。其曰謗毁之餘頼君相保全無大督過,束禮書,入深林,温理故讀,自是浩然方外之想者。蓋是時,臺臣黄萬石以公不職論罷之,公於是闢文山築居第爲山水之遊,故云然也。反覆觀之,其忠正之氣凛然,見於言辭之間,俯仰慨慕之餘,若將見之,况當時親炙之者,能不感激發奮也歟?是書今建陽縣尹張君光啓所家藏者,裝潢以示予,留玩數日,敬書於後以歸之。宣德六年秋七月望日,後學李時勉拜手敬書。(《珊瑚網》)

 

文信國小青口詩墨蹟

右宋文丞相《信國公詩》墨蹟一首,其詩今見《指南録》中。初公自奉使伯顔軍前被留得,間亡真州,浮海以達行在。後屯潮陽,師潰被執,自廣州傳至燕獄,所至有詩。昔鍾儀幽而楚操,莊舄病而越吟,或者猶謂之仁,况公流離顛沛,有感必發於詩,詩必歸於忠義。讀其集未嘗不爲之流涕也。嗚呼!可不謂仁乎?此蓋公被執北去,將至桃源五十里而作,文君徵明出以示余。余謂公之精忠大節,焯焯天地間,獨念公時在縲絏,動止當不自由,其感慨不平之氣發之詩可也。而字畫精妙,雖紙墨之微,亦皆不苟,何從容如是。豈公之賢,能使蒙古待之以禮邪?無亦公之所養有定力,故臨難如平時,不少動於中邪?然則公之大節不待柴市而後知也,觀於此詩亦可以知之矣。今去公且三百年,片紙遺墨人傳寶之,又况其後之人乎?又况徵明之賢,不霣其世者乎?雖然忠義所在,自當有神物護持之。(《震澤集》)

 

文文山手帖

予嘗見文山公《與黄伯正手帖》云,贑州大姓,起義旅,相從者如歐陽冠侯等凡二十三家,史多不載其名,今莫可考矣。寧都陳蒲塘父子亦二十三家之一,乃因從子景茂請銘於公,答書僅存,而其氏名因藉以弗冺,不亦幸哉?觀公興言夙昔爲之哽涕之言,則其有感於蒲塘者深矣。(《宋學士集》)

 

文文山墨蹟

昔余在吴下,曾見文山墨蹟凡十餘條,中説空坑兵敗之事較詳,其後載徐妳嬛孃流落之由,與此本相類。其字畫日月亦相類,時同觀者數人,三讀欷歔,爲之泣下。余友殷近夫跋云:‘使公少用於德祐之前,國尚可爲;使公不死於景炎之後,身無所安。’時讀其詞,咸願爲之執鞭不可得者,初不暇論其真與贋也。今觀一峰之論,豈此本得之毛氏者乃其真蹟,而吴下所見者誠所謂虞、禇《蘭亭》邪?於乎百世之士,片文隻字流落人間,雖偽爲者亦能使人興起,其他可論哉?(鄭善夫《少谷集》)

 

文信國家書

文信國家書一紙,具當時江西流離顛沛情事,去宋亡無幾何時矣。蘭雖可焚,香不可滅,當與《正氣詩》作注脚。(《畫禪室隨筆》)

陸秀夫

陸秀夫,字君實,鹽城人,官至左丞相。

 

陸君實《群玉帖》

長孺三十二年前温陵舟中與君實甫分,悽然有惜别意。又明年二月死海上,原員之節蓋有所不及。君實貌容無絶異於人,氣冲語温,所立固如此。北固郭元德裒其尺牘若干紙爲四卷,今其家無有遺孤,故人念之至如此,元德之視榮附瘁捐者有間哉!長孺題。(《式古堂書畫彙考》)

士大夫預人國家事當以節義功名爲本,徒以區區翰墨傳後抑末矣。予曩在餘英沈正則處見洺水李清卿一帖,清江羅壽可處見文山文宋瑞一帖,今於京口郭元德處見此帖,真成三絶。忠義之氣,奕奕浮動紙上,百世之下使人感憤。錢唐仇遠頓首敬書。(同上)

謝枋得

謝枋得,字君直,信州弋陽人。寶祐中,舉進士。德祐元年,以江東提刑、江西招諭使知信州。(《宋史》)

元李存《跋叠山帖》云叠山先生筆力勁健,去此且百年方凜凛生氣。(《俟菴集》)

金應

金應者,性少剛知義,爲文天祥職書司,入京補承信郎,官路分。天祥奉使被執,左右皆散,應獨無畔志。(《宋史》)

金應以筆札往來吾門二十年。(《文山集》)

姚勉

姚勉,官校書郎。文文山云:‘龍泉縣太霄觀扁額,校書郎姚君勉筆也。’(《文山集》)

趙孟堅

趙孟堅,字子固,號彝齋居士,宋宗室也。不樂仕進,隱居秀州之廣陳鎮,從弟子昂自苕中來訪,閉門不納,夫人勸之,始令從後門入。坐定,苐問:‘弁山笠澤近來佳否?’子昂云:‘佳。’公曰:‘弟奈山澤佳何!’子昂慚退,便令蒼頭濯其坐具。(姚桐《壽樂郊私語》)

 

趙彝齋《梅竹譜》并詩卷

僕與子固交最蚤,得子固詩章畫墨尤夥。寶祐丙辰,子固與正翁校書法,累數十紙,僕把玩不釋手,於是篝燈摹搨,一夕而竟,厥明子固驚喜,援筆成跋,幾二千言,兵後所藏散失,而二君亦已矣。一日皇甫子昌訪僕山陰,袖出子固景定庚申所贈《梅竹詩譜》及正翁跋語,三復之餘,如見顔色,子昌實子固中表正,翁實僕内兄弟也。見似人而喜於焉,乃重爲感慨云。後二十九年戊子仲夏,汴陽錢應孫定之父書。(《式古堂書畫彙考》)

趙孟頖

趙孟頖,字景魯,廕補承務郎,知臨安府仁和縣,轉承事郎,授簽書高郵州判官,宋歸於元,宦情素薄,不求仕進,惟日以翰墨爲娱。書九經一過,細字謹楷,人傳以爲玩,喜與名僧遊,書《蓮花》、《華嚴》、《楞嚴》、《圓覺》、《金剛》諸經皆數過,明窗净几,焚香瀹茗,四時花草婆娑愛賞,欣然自得。(《松雪外集》)

李銞

李銞,字仲和,號竹山溧水人。進士,爲無爲軍節制官。工書法,譔《稽古韻》及《存古正字編》。(《書史會要》)

牟益

牟益,字德新,晩年喜篆書。深究古文,嘗取詛楚、石鼓、鍾鼎古文,爲《辨證》一編,以糾釋文之誤。(《書史會要》)

趙必睪

趙必睪,字伯暐,號庸齋,宗室也,官至奏院中丞。善隸、楷,作《續書譜辨妄》,以規姜夔之失。(《書史會要》)

曹士冕

曹士冕,字端可,號陶齋,昌谷之後博參書法,服膺《蘭亭》。(《書史會要》)

石熙明

石熙明,摹刻《蘭亭》,筆雖肥而意度亦有可取。(《屠隆帖箋》)

曹之格

曹之格,嘗模古帖刻石,曰《寶晋齋帖》。(《書史會要》)

王原父

王原父,楷書《秋水篇》,字稍大於尚書《宣示帖》,筆法肥渾精熟,師蔡君謨,但無君謨清氣,後有元名人跋。(《寓意編》)

熊與龢

熊與龢,字天樂,豫章人,性介澹。無妻,不食肉,通經史百氏之書,布衣草屨,遨遊名山,尤嗜彈琴、草書。(《杜本谷音》)

楊小瑛

宣和貴人家有冩《唐會要》一軸,係第七卷後題行官楊小瑛書,字畫頗佳。(《西溪叢語》)

趙子澄

字處度,善草、隸,長歌詩。紹興末,官秭鄉。(《畫繼》)

李昭

字晋傑,鄄城人,篆尤精,學《三墳記》。(《畫繼》)

孫勤川

趙子固論書云:‘中興後朱巖壑横斜顛倒,幾若楊少師,孫勤川規矩,恐下筆不中觀者。’(《書法鈎玄》)

葉閭

號秋臺,金華人,草法類小王,勁潔可愛。(何基《北山文集附録》)

潘桂

字仲性,金華人,善隸。(同上)

余聖錫

號慎齋,金華人,善篆。(同上)

陳深

字子微,宋末吴人,以字學知名。(《甫田集》)

鄭緼

字天和,工篆。(以下俱《書史會要》)

葛剛正

工篆。

杜良臣

豫章人,學問該洽,以小篆重一時,筆法精妙。

鄭昂

字尚明,福州人,善筆翰,嘗撰《書史》二十五卷。

戴侗

永嘉人,能篆,有所編六書,故行於世。

魏宋直

號頴峰山人,書宗米芾。

周頌

益公之後,甞倅洪,其書清勁,復工扁榜大字。

冀上之

字冠卿,西河人,楷書師歐陽率更。

姚現

姚現草書極似王逸老。

單夔

官至侍從,倣唐八分,方勁有體,師豫章。

司馬括

字子開,文正公之後,寓居豫章。長於隸,亦善行書。

胡珵

字德輝,書學鍾繇。

朱昌齡

朱昌齡,書亦佳。

張駒

陽羡人,善楷書。

葉鼎

字和仲,號山澗,古括人。篆、隸皆能書。

袁坰

字季野,豫章人,學率更書,亦遒媚可愛。

張鎰

字季萬,北人,居滁州,善草書。

祝次仲

字孝友,太末人,善草書。

姚敦

字公儀,江左人。潛心篆學,得前古遺意。

鄭元秀

善隸書,潛心篆學。

邢疏

善篆。

宋棻

字文芳,錢塘人,善書。

杜茂修

善書。

高NFBEC

字止善,梁溪人,善書。

陳希愈

字師韓,善書。

劉震孫

字長卿,號朔齋,中州人。善大字,尤有位置。

張鎡重

字功夫,號約齋,字畫亦工。(《圖繪寶鑑》)

向子廓

周敦頤《拙賦》,向子廓隸書。(以下俱石刻)

趙公碩

《宋中興頌》,趙公碩書。

何大奎

大智寺《明月巢記》,何大奎書。

張禄

海鹽《修岳廟記》,張禄書。

馬雲夫

崇明寺《轉輪藏記》,馬雲夫書。

韓彦端

富陽縣《放生池記》,韓彦端撰并書。

李昌國

《湘山正路記》,李昌國書并篆。

王次山

《朱孝子墓亭記》,王次山書并題蓋。

朱綬

鳳縣《忠護侯廟碑》,朱綬書。

季布

高座寺《新公塔銘》,季布楷書。

鄭知幾

德清縣《重修孔子廟碑》,鄭知幾書。

石起宗

祕書省《汗青軒碑》,石起宗書。

木待問

祕書省《蓬巒碑》,木待問書。

李處全

《茅山凝神菴記》,李處全書。

祝禹珪

《湘山法堂記》,祝禹珪書。

邵補之

休寧縣《明倫堂記》,邵補之記并書。

沈樞

《修河漊記》,沈樞書。

朱協極

《朱子敬齋箴》,朱協極隸書。

朱頡

《朱子敬齋箴》,朱頡書,在蘇州府學。

范之柔

富陽縣《主簿廰題名記》,范之柔書。

王補之

《惠寂院觀音記》,王補之書。

張孝忠

《湘山甲亭記》,張孝忠書。

秦鑄危和

《方山定林寺碑》,秦鑄書,危和篆額。

朱拱臣

《嘉定皇后受籙記》,朱拱臣書。

趙與衮

《崇德刻漏圖記》,趙與衮書。

韓補

《湘山鐘樓記》,韓補書。

樓NFBED

《海頭謡碑》,樓NFBED書。

蔡抗

致廣大十二大字,蔡抗書在鎮江府學。

潘繼先

‘金華福地’四字,郡人潘繼先書。

趙希棐

《長生東庫碑》,趙希棐書。

趙稟

茭山石壁有長沙趙稟題字。

周密李篔房

《施岳仲山誌》,周草牎題蓋,李篔房書。

李翔

《霸王廟碑》,宋李翔作白字書。

張東

李白《鳳凰臺詩》,張東書。

龔穎

‘玉帶河’三大字,‘秀山斗門’四大字,俱龔穎書。

李慎由

同州‘凌虚堂’三大字碑,李慎由書。

郝德新

於潛縣《儒學重修記》,郝德新書。

潘容

於潛縣《儒學重修記》,潘容篆額。

李伉

鄆州州學《新田記碑》,李伉隸書。

張漴

《東嶽廟碑》,張漴書。

龎仁顯

《清浄護命經》,龎仁顯書。

張安祖

《石彦政吏隱堂記》,張安祖書。

佚名

蘇殿丞

歐陽修與費縣蘇殿丞書云:‘承惠篆碑,滁陽山泉,誠爲勝絶,而率然之作,文鄙意近,乃煩儁筆以傳。’(《歐陽文忠集》)

陳隱居

蘇軾云:‘陳公密出其祖隱居先生之書相示,學蔡君謨之書如學龍伯高之爲人。’(《東坡集》)

夏御帶

曹勛跋夏御帶所書《千文》云:‘太尉夏公以戚里肺腑之貴,躬翰墨冷淡之學。敦詩閲禮,博綜群書,心慕手追,備盡八法,其於點畫之妙,已凌跨昔賢,意好不倦,日進未已也。’(《松隱集》)

方校書

劉克莊《飲方校書園詩》云:‘西舍鳴笳索賦詩,東家拽石靖書碑。’(《後村集》)

卿師

陸游云:‘本朝小楷至宋宣獻後僅有道士陳碧虚一人,今其里中,前輩卿師所書則蕭散,小不逮碧虚,而法度森嚴無愧者,亦名筆也。’(《渭南集》)

翦字吴道人

翦字吴道人,翦李義山‘經年别遠公’詩,用青紙翦字,作米元章字體逼真。(《誠齋集》)

内臣

岑宗旦

内臣岑宗旦,字子文,開封人。慶曆初,以父遺表通籍壁門。年十七,棄官遊東南山水間。至和中,仁祖録功臣之世復官之。元豐初,又以尋醫自請。其作詩以意爲主,不在鐫琢語言,故若渾金樸玉,見者知貴。嘗賦《聴琴詩》,其略曰:‘琴中太古意,方外無爲心。彈之道頗散,不彈理彌深。所以陶元亮,何須弦上音。’其他皆類此。又嘗取古之善書者自漢迄唐凡十有一人爲論,以評其書曰:‘張芝如班輸構堂不可增減,鍾繇如盛德君子容貌若愚。語其衆妙,足以争造化者羲之也;較其父風但恨乏天機者獻之也。世南潛心羲之,蓋若顔子之亞聖;徐浩比肩儒雅,有類仲由之勇態。歐陽詢得其正,故如廟堂衣冠不失動静;柳公權得其勁,故如轅門列兵森然自衛;懷素之閒逸,故如翩翩真仙;真卿之淳謹,故厚重如周勃。至如李邕,則舉動不離規矩,而有虧適變之道焉。’此皆其自得於心,積學於外,而其吐論所以不愧古人者歟。然宗旦作字尤善行書,如銀鈎蠆尾,脱去娬媚,規模點畫,當是蘇舜欽之亞,頋筆力亦窮於此矣。當時既有書名,人亦愛重,字畫一出,偶得之者争相賈售。治平中,英宗甞遣使諭旨令書十扇以進,宗旦即書十扇上之,英宗爲之嘉賞。平時廩賜雖厚,而周給窮匱隨手散去,優游自適,不復以生死窮達爲念。年逾七十,神明不衰,及其委蜕裕如也。今御府所藏行書四:《太上道德經》、《曉賦》、《書評》、崔白江湖等詩。(《宣和書譜》)

梁師成

宦者梁師成,字守道。稍知書法,高自標榜,以翰墨爲己任。(《宋史》)

楊日言

内臣楊日言,字詢直,開封人。工篆、隸、八分。(《書史會要》)

王介

内臣王介,字默菴,能書。(《書史會要》)

李舜舉

宦者李舜舉,字公輔,開封人。熙寧中,領文州刺史,轉嘉州團練使,謚忠敏。覽書傳,能文辭,工筆札。神宗嘗書‘李舜舉公忠奉上,恭儉檢身,始終惟一,以安以榮。’十九字賜之。(《宋史》)

高麗

洪瓘

洪瓘,高麗人,清燕閣記通奉大夫,寶文閣學士,右散騎常侍,上護軍唐城郡開國男,食邑三百户,賜紫金魚袋。洪瓘奉教書記,稱寶文、清燕二閣以奉宋帝,御製詔勅書畫。(徐兢《高麗圖經》)

洪瓘,字無黨,力學善書,效新羅金生筆法。(《高麗史》)

李仁老

字眉叟,能屬文,善草、隸。(以下俱《高麗史》)

金珣

字歸厚,工隸書,爲密直副使。

金方慶

字本然,志學善書,官至兵部尚書,翰林學士。

郭預

字先甲,善屬文,書法瘦勁,成一家體。

金晅

字用晦,密直學士,善隸書。

李穎

博聞强記,工草、隸,爲翰林學士承旨。

李嵓

字古雲,工隸書,爲左承旨。

成石璘

字自修,善書。

史彦旼

聰悟過人,善書畫,爲尚食奉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