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三百三十六

歷朝書譜二十六

趙普

趙普,字則平,幽州薊人,徙河南洛陽。太祖受禪,以佐命功,授諫議大夫,充樞密直學士。乾德中,爲門下侍郎平章事,加右僕射。淳化中,封魏國公。謚‘忠獻’。真宗追封韓王。(《宋史》)

蕭相國守關中,因鮑生説,遣子孫昆弟能勝兵者悉詣軍所,漢王大説。當楚、漢相距京、索間,高帝方暴衣露蓋,有疑蕭公心,故忻其此舉。若夫我藝祖、太宗則不然,聖度弘廓,任賢弗疑,佐命之臣,類以功名寵禄,始終而忠。獻王梁楹丕基,爲國宗臣。雍熙中,四方底定久矣,承平之際,偃息近藩,豈復見疑,而因婦子取信,以自明哉!其遣夫人朝京師,賀誕節蓋忠順之至,誠見於禮,非謂位高多懼而然也。至其家問中,指撝審細,字畫謹嚴,又以見王之克勤小物如此。政和五年三月二十一日黄伯思謹書。(《東觀餘論》)

曹彬

曹彬,字國華,真定靈壽人。乾德初,神武將軍拜樞密使、忠武軍節度使。太宗即位,同平章事,封魯國公。謚‘武惠’。贈韓王。(《宋史》)

顔魯公《送裴將軍詩》跋尾,曹武惠王書,筆意可觀。(《弇州山人稿》)

徐鉉

徐鉉,字鼎臣,揚州廣陵人。十歲能屬文,仕南唐李昪父子。隨李煜入覲,太祖命爲率更令。太平興國初,直學士院,從征太原。軍中書詔填委,鉉援筆無滯,遷左散騎常侍。鉉精小學,好李氏小篆,臻其妙,隸書亦工。嘗受詔與句中正、葛湍、王惟恭等同校《説文》。(《宋史》)

徐鉉,字鼎臣,江左人。仕江南僞主李煜,官至御史大夫。以文雅爲世所推右。來使本朝,一時士人想望其風采。江南既平,隨煜歸朝。當太宗時,直學士院典誥命,稱得體。留心隸書,嘗患字畫汩以俗學,乃以隸字録《説文》,如蠅頭大,累數萬言,以訓後學。尤善篆與八分,識者謂自陽冰之後,續篆法者惟鉉而已。在江左日,書猶未工,及歸於我朝,見李斯《嶧山》字摹本,自謂冥契,乃搜求舊字,焚擲略盡,悟昨非而今是耳。後人跋其書者以謂:‘筆實而字畫勁,亦似其文章。至於篆籀,氣質高古,幾與陽冰并驅争先。’此非私言,天下之言也。嘗奉詔校定許慎《説文》三十卷行於世。又謂自暮年方得喎匾法,識者然之。今御府所藏篆書七:《大道不器賦上、下》二、《蟬賦》一、篆隸二、《千文》二。(《宣和書譜》)

徐鉉精於字學,蓋自陽冰之後,篆法中絶,而鉉於危亂之間能存其法,歸遇真主,字學復興,其爲功豈淺哉!初雖患骨力歉陽冰,然其精熟奇絶,點畫皆有法。及入朝,見《嶧山》摹本,自謂得師於天人之際,搜求舊迹,焚擲略盡,較其所得,可以及妙。(《墨池編》)

江南徐鉉善小篆,映日視之,畫之中心有一縷濃墨,正當其中,至於曲折處,亦當中,無有偏側處。乃筆鋒直下不倒側,故鋒常在畫中。此用筆之法也。鉉嘗自謂:‘吾晩年始得喎匾之法。凡小篆,喜瘦而長,喎匾之法,非老筆不能也。

鉉深得小篆法,有篆《千文》刻石南昌。(趙希鵠《洞天清録》)

徐鉉篆《項王亭賦》

舊見岸老《筆誕》載騎省喎匾之説,近有敷原王季中、彦良,實襄敏諸孫。余及見其暮年,嘗問古人篆字真蹟,何以無燥筆。季中笑曰:‘罕有問及此者,蓋古人力在不盡用筆力。今人以筆爲力,或燒筆使秃而用之,移筆則墨已燥。’以今觀此軸信然。子孫非不甚工,惜其自壞家法,反以端直安NFBDB售一時,後進競倣之,古意顧盡。但可爲知者道耳。(《攻媿集》)

 

騎省自言:‘晩乃得喎匾法’。今觀此卷,縱横放逸,無豪髮姿媚意態,其爲老筆無疑。淳熙辛丑仲冬乙酉,新安朱熹觀汪伯時所藏於西安浮石舟中。(《朱文公集》)

徐鉉摹《嶧山碑》

歐陽公謂《嶧山》無此碑。觀《杜子美贈李潮詩》,則歐陽公之前無此碑已久,新齋李公嘗以模本刻於金陵郡學,其石今亦弗存,此是徐鼎臣模刻舊本,可寶也。(《黄文獻公集》)

昔賢評:徐散騎有字學,而書法不能工,今所橅斯相嶧《山碑》,僅得其狀耳。求所謂‘殘雪滴溜,鴻鵠群遊’之妙,徒想像於荒煙榛草間,重以增慨。(《弇州山人稿》)

徐鉉書《雙溪院記》(題跋見前)

徐鉉篆書《千文》(題跋見前)

陶穀

陶穀,字秀實,邠州新平人,本姓唐,避晋祖諱改焉。起家校書郎,宋初爲禮部尚書、翰林承旨。强記嗜學,博通經史,諸子佛老,咸所總覽,多蓄法書名畫。善隸書。(《宋史》)

張鑄

張鑄,字司化,河南洛陽人。梁貞明三年舉進士,歷仕後唐、晋、周,官至祕書監。宋初加檢校刑部尚書。美姿儀,善筆札。老能燈下細書如蠅頭。由晋以來,天地宗廟及上徽號、封拜王公、册文皆詔鑄書之。(《宋史》)

郭廷謂

郭廷謂,字信臣,徐州彭城人。幼好學,工書,善騎射。宋初,從征上黨,歷官静江軍節度觀察留後。(《宋史》)

郭從義

郭從義,其先沙陀部人。開寶中,左金吾衛上將軍,拜太子太師。性重厚有謀略,多技藝,尤善飛白書。(《宋史》)

崔頌

崔頌,字敦美,河南偃師人。周恭帝時諫議大夫,宋初判國子監,攝太僕。好恢諧,善筆札,時稱遒麗。(《宋史》)

韓浦

韓浦,京兆長安人。周顯德初,舉進士。開寶中,歷司門郎中。博學善持論,詳練臺閣故事,尤善筆札,人多藏其尺牘。(《宋史》)

吴淑

吴淑,字正儀,潤州丹陽人。吴太子中允文正子,幼俊爽,以校書郎直内史,歸朝,試學士院大理評事。至道二年,遷職方員外郎。善筆札,好篆籀。撰《説文互義》三卷。(《宋史》)

吴遵路

吴遵路,字安道,淑子。第進士,官殿中丞,章獻太后稱制,條奏切直,出知常州,召修《起居注》。除天章閣待制,遷龍圖閣直學士。幼聰敏,博學知大體,寡言笑,善筆札。(《宋史》)

江南李主及二徐傳二王‘撥鐙法’。中朝士人吴遵路、待詔尹希古悉得之。(王銖《王氏談録》)

范宗傑

范宗傑傳‘撥鐙’筆法於吴遵路。(《王氏談苑》)

劉温叟

劉温叟,字永齡,河南洛陽人。七歲能屬文,善楷隸,建隆中,拜御史中丞。(《宋史》)

宗翼

宗翼,蔡州上蔡人。好學彊記,經籍一見即能默寫。歐陽、虞、柳書皆得其楷法。(《宋史·戚同文傳》)

駱文蔚(太祖時人)《重修中嶽廟碑》,駱文蔚撰并書。

王正己(太祖時人)嵩山《會善寺重修佛殿碑》,王正己書。

皇甫儼(太祖時人)篆書《千字文序》,皇甫儼書。

袁正己(汝南人)《摩利支天經》并《陰符經》,皆袁正己書。

尹熙古

尹熙古,官翰林待詔,工篆,得‘撥鐙法’,所書爲一時之絶。(《書史會要》)

宋真宗《東封碑》、《領天貺殿碑》、《天齊仁聖帝碑》,皆尹熙古書。

張仁愿(太祖時待詔)《修唐憲宗廟碑》,張仁愿書。(題跋見八十五卷)

孫崇望(開寶時待詔)《修周康王廟碑》,孫崇望行書。(題跋見前八十五卷)

《郭公屏盗碑》,孫崇望正書。《嵩嶽廟碑》,亦崇望書。(題跋見八十五卷)

孫思皓

孫思皓,國初孫妃弟。學歐,本朝無人過也。(米芾《書史》)

錢儇

錢儇,字智仁,文穆王元瓘子。建隆初,領彰武節度。書畫皆入能品。(《書史會要》)

李建中

李建中,字得中,其先京兆人,祖稠,避地入蜀。建中幼好學,太平興國八年進士甲科。景德中,進金部員外郎。性簡静,恬於榮利,前後三求掌西京,留司御史臺,愛洛中風土,就搆園池,號曰‘静居’。好吟咏,每遊山水,留題多自稱‘巖夫民伯’。加工部郎中。善書札,行筆尤工,多搆新體,草隸、篆籀、八分亦妙,人多摹習,争取以爲楷法。嘗手寫郭忠恕《汗簡集》,皆科斗文字,有詔嘉獎。(《宋史》)

李建中,西洛人,官至殿中丞。恬於進取,嘗掌西京留守司御史臺,至今謂之李西臺。居洛中,以林泉自娱,善篆籀、草隸、八分,於真、行尤精。觀其字體,初效王羲之,而氣格不減徐浩。當時士大夫得其筆跡,莫不争藏,以爲楷法。作科斗書郭忠恕《汗簡集》以獻,頗見褒美。處士唐異善書,世稱其與建中相爲左右,論書者以爲尚有五代衰陋之氣,蓋以作字淳厚不能飄逸至此耳。今御府所藏行書四:《千題詩》、《雪花詩》、韓見素《致仕》等詩、《畫屏》等詩。(《宣和書譜》)

李公爲人端重清方,爲當時所重,不徒愛其筆蹟也。嘉祐三年三月晦日修題。(《六一題跋》)

嘉祐三年三月晦日,和叔擕以過余,因得覽之不能釋手。嗟,今之人清尚如西臺君者,何少也?遂書其後而還之。廬陵歐陽修。(同上)

西臺本學王大令書而拘攣若此,猶韓非之學黄老,李斯之師荀卿也。然徐觀筆勢尚有先賢風氣,固自佳。(《東觀餘論》)

李西臺書學張從申。(《後山叢談》)

李建中善古文、八分、行書,嘗得古文《孝經》,硏翫臨學,遂盡其勢。(《王氏法書苑》)

李建中《和馬侯詩帖》

姑蘇名士朱長文謂唐書餘學廢墜,非也。時人作字,尚不苟,特氣體少卑薾耳。李西臺獨能拔乎其萃,是以古今貴之。熙、豐以後,學者争言道德性命之理,翰墨一藝,固在所忽,躐等陵節,豈惟筆法之絶乎?此可與善學下惠者道,而難與失步邯鄲者論也。淳熙丙午七月一日孟享致齋,東里周必大題。(《平園集》)

李建中帖

西臺書在當時爲有法,要不可與唐中葉以前筆跡同日而語也。細觀此帖,亦未見如延之所云也。新安朱熹仲晦。(《朱子文集》)

涪翁稱西臺書出群拔萃,肥不剩肉,如美女豐肌而神氣清秀,但恨摹手失其筆意耳。今獲觀此真跡,而窺見其筆意,豈復有涪翁之遺恨乎?(《黄文獻公集》)

西臺書今存者少,匏庵出示此帖,清麗圓熟,姿態横生,可謂深得二王筆法者,而或者猶病其稍肥,吾以爲不然。東坡云:‘短長肥瘦各有態,玉環飛燕誰敢憎。’(《震澤集》)

李建中六帖

予近得《華山圖》,題曰‘嵩高維嶽’,歐陽公所記清神之洞及李西臺隱居之地在焉。軸尾載西臺卜築始末甚詳,此帖出於西臺逸筆無可疑者。前史官文及翁書。(《珊瑚網》)

西臺書三十年前極罕得見,近數數見之,大槩雄實篤厚如其人,涪翁傷肥之論無乃太嚴。此六帖信意行筆,天真爛漫,尤可愛,世謂平園、攻媿、後村不善書,輒欲評書,予之謂歟?杭仇遠。(同上)

李西臺書與林和靖絶相類,涪翁評之謂‘西臺傷肥,和靖傷瘦’。和靖,清枯之士也,瘦之傷爲不誣。西臺之書類其爲人,典重温潤,何肥之傷也哉?莒溪唐氏易安室所藏凡六帖,觀者自能評之,當以余言爲然。時至正二十五年夏六月朔,會稽抱遺老人楊維禎,在雲間草玄閣,試老陸鐵穎書。(同上)

李建中書

唐詩文體凡屢變,晚季遂不逮,惟書字迄三百年猶有貞觀、永徽以來風骨氣韻。李西臺雖在宋初,實唐人書法之終也,過此則益變而下矣。乃知古人法度能世守之,未有不善者。筆札細事爾,可以考世變焉。(吴師道《禮部集》)

秦玠李宗易

秦玠,官兵部。李宗易,官祠部。皆學於西臺,各有師法。(《後山叢談》)

蘇易簡

蘇易簡,字太簡,梓州銅山人。少聰悟好學,風度奇秀,才思敏贍。太平興國五年舉進士,擢冠甲科,充翰林學士,遷給事中、參知政事。雅善筆札,著《文房四譜》、《續翰林志》。(《宋史》)

蘇許公書無媿楊法華。(《洞天清録》)

蘇易簡臨《蘭亭敘》詩

有若象夫子,尚興闕里門。虎賁狀蔡邕,猶旁文舉樽。昭陵目一閉,真迹不復存。予今獲此本,亦可比璵璠。翰林學士承旨、中書舍人蘇易簡於玉堂北軒題。

蘇易簡《題蘭亭軸》詩,以其官考之,當淳化二三年或四年中,距今淳熙五年十月始一百九十年。翰林學士中奉大夫周必大題於行在玉堂之東軒。(《平園集》)

蘇耆

蘇耆,易簡子,爲工部郎中,直集賢院。(《宋史》)

王内史二帖上有蘇耆題字。(米芾《書史》)

張齊賢

張齊賢,曹州冤句人,字師亮。太祖幸西都,齊賢以布衣獻策馬前,太祖還語太宗曰:‘張齊賢,異時可輔汝爲相也。’擢進士,通判衡州。淳化二年參知政事,數月,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真宗即位,拜右僕射。謚‘文定’。(《宋史》)

張文定擅豪翰,其蹟雜見《群玉堂法帖》中。(《書史會要》)

楊億

楊億,字大年,建州浦城人。七歲能屬文。雍熙初年十一,太宗聞其名,詔送闕下,即授祕書省正字,特賜袍笏。景德三年,爲翰林學士。天性穎悟,自幼及終不離翰墨。善細字起草,一幅數千言,不加點竄。(《宋史》)

楊文公善小楷。(《書史會要》)

跋楊億書

楊文公相去未久,而筆迹已難得,其爲人貴重如此,豈以斯人之風流不可復見故邪?元豐戊午四月十六日題。(《東坡集》)

楊大年書玉溪生詩

此吾鄉文公書也。國朝南方人物之盛自浦城始,浦城人物之盛自文莊公及公始。當咸平景德間,公之文章擅天下,然使其所立,獨以詞翰名則不過與騷人墨客角逐争後先爾。惟其清忠大節,凛凛弗渝,不義富貴,視猶涕唾,此所以屹然爲世之郛郭也歟。德秀生晚,恨未識公。篷藋之居,距公故第不數里,蓋嘗徘徊終日,想公遺風,而不得見。今乃從公之孫零陵史君獲觀其真蹟,斯亦幸矣。嗚呼!前輩之典刑日遠,鄉邦人物既寥寥其可數,而楊氏之後,如史君者復幾人?其不可嘆也夫,其可不更相勉勵也夫。(《真西山集》)

楊大年書《遺教經》

了翁自結髮游聖人之門,窮益深,測益遠,今髮星星矣。大懼年數之不足,其於他道蓋未暇及也。今伏觀内翰文公手書《遺教經》,歎先賢餘力所及猶若此,謹拜手書於下方。(《鶴山集》)

劉筠

劉筠,字子儀。大名人。舉進士,爲館陶縣尉,會詔知制誥楊億試選人校太清樓書,擢筠第一,累官龍圖閣直學士。(《宋史》)

劉子儀好書,學有文,善筆札。(《書史會要》)

姚鉉

姚鉉,字寶之,廬州合肥人。太平興國八年進士甲科,淳化五年直史館,歷右司諫、河東轉運使。文詞敏麗,善筆札。(《宋史》)

宋貽序

宋貽序,幽州薊人,爲贊善大夫。嘗預修《册府元龜》,筆札遒勁,官至殿中丞。(《宋史》)

趙鎔

趙鎔,字化鈞。滄州樂陵人。事太宗於藩邸,即位,累遷宣徽使同知、樞密事。少涉獵文史,美書翰,多蓄古書畫。(《宋史》)

李穆

李穆,字孟雍,開封府武陽人。幼能屬文,有至行。周顯德初以進士爲郢、汝二州從事。太平興國中,拜左諫議大夫、參知政事。善篆、隸,工畫。(《宋史》)

趙安仁

趙安仁,字樂道,河南洛陽人。幼時執筆,能大字。雍熙二年登進士第,補梓州榷鹽院判官。會國子監刻《五經正義》板本,以安仁善楷書,遂奏留書之,直集賢院。王侯内戚家多以銘誄爲託。歷官御史中丞,謚‘文定’。(《宋史》)

梁景不善書,每起草必用蜀牋。趙安仁善書,必用舊紙,人號‘二背’。(滕康《翰墨叢記》)

鄭文寶

鄭文寶,字仲賢。太平興國八年登進士第,累官兵部員外郎。能爲詩,善篆書,工鼓琴。(《宋史》)

鄭仲賢師徐騎省鉉小篆,嘗篆《千文》以示鉉,其字學,不出一中指之甲。騎省嘗曰:‘篆難於小而易於大,鄭子小篆,陽冰不及,若大篆,可兼爾。’(《續湘山野録》)

李宗訥

李宗訥,字大辨,深州饒陽人。司徒文正公昉子,以廕補太廟齋郎,吏部擬授秘書省正字,上命擢國子監丞。蓋上居藩邸時,每有篇詠,令昉屬和,前後數百章皆宗訥繕寫。上愛其楷麗,問知爲宗訥所書,故有是命。後累遷至比部郎中。(《宋史》)

李宗諤

李宗諤,字昌武,宗訥弟。由鄉舉第進士,授校書郎。景德中,爲翰林學士,遷諫議大夫。風流儒雅,工隸書。(《宋史》)

本朝公卿,悉學鍾、王,至李宗諤主文既久,士子始皆學其書,肥褊朴拙,以投其好。用取科第,自是惟趨時貴書矣。(米芾《書史》)

昌武筆畫遒峻,蓋欲自成一家,宜其見稱於當時也。修覽其書,知此道寂寞久矣。嚮時蘇、梅二子,以天下兩窮,人主張斯道,一時士人,傾想其風采。奔走不暇,自其淪亡,遂無復繼者。豈孟子所謂折枝之易第不爲邪?覽李翰林詩筆,見故時朝廷儒學侍從之臣,未嘗不以篇章翰墨爲樂也。(《歐陽文忠公集》)

李昌武《銅魚詩帖》,行書。(《式古堂書畫彙考》)

李居簡

李居簡,善草,太宗甚愛之,以贊善大夫直御書院。是時,禁林詔命筆體丕變,粲然可觀,遠追唐室。(《墨池編》)

句中正

句中正,字坦然,益州華陽人。孟昶時舉進士及第。精於字學,古文、篆、隸 、行、草無不工。太平興國二年,獻八體書,召授著作佐郎,詳定篇韻,與徐鉉重校定《説文》,模印頒行。太宗神主及獻寶篆文,皆詔中正書之。嘗以大小篆、八分三體書《孝經》摹石,咸平三年表上之。真宗召見便殿,賜金紫。(《宋史》)

句希仲

句希仲,字衮臣。《宋史》云中正子,景德六年,以開封浚儀進士起家,其後除於中書,分司西京。通訓詁,工篆、隸,書能傳其父學。(王安石《臨川集》)

王著

王著,字知微。唐相方慶之後,僞蜀明經及第,赴闕授隆平主簿。善攻書,筆迹甚媚,頗有家法。太宗委以詳定篇韻,嘗令中使王仁睿持御札示著,著曰:‘未盡善也。’太宗臨學益勤,又以示著,著對如前。仁睿詰其故,著曰:‘帝王始攻書,或驟稱善,則不復留心矣。’久之,復以示著,著曰:‘功已至矣,非臣所能及。’端拱初,加殿中侍御史。(《宋史》)

太宗以字書譌舛,欲删定,召著入,授衛尉寺丞、史館祇應,詳定《急就章》,遂爲侍書。(孫逢吉《職官分記》)

太宗購古今書,使王著辨精觕,定爲《法帖》十卷。(《東觀餘論》)

葛湍

葛湍,江東人,爲侍書,善篆。(《書史會要》)

吕文仲充翰林侍讀,寓直御書院,與侍書王著更宿,時書學葛湍亦直禁中。上暇日每從容問文仲以書史,著以筆法,湍以字學。(《宋史·吕文仲傳》)

郭忠恕

郭忠恕,字恕先,河南洛陽人也。七歲能誦詩屬文,舉童子及第,尤工篆籀。周廣順中,召爲宗正丞兼國子書學博士。太宗即位,授國子監主簿,令刊定歷代字書。著《佩觿集》三卷。(《宋史》)

郭忠恕富有文學,尤工篆籀,嘗有人於龍山得鳥跡篆,忠恕一見,輒誦如宿習。(陶嶽《五代史補》)

郭忠恕小字《説文字源》(題跋見八十六卷)

郭忠恕三體《陰符經》(題跋見八十六卷)

郭忠恕《陰符經》

右《陰符經》,郭忠恕書。篆法自唐李陽冰後未有臻於斯者。近時頗有學者,曾未得其髣髴也。《實録》言忠恕死時甚怪,豈亦異人乎?其楷書尤精也。嘉祐六年九月十五日宴後歇泊假閒覽因題。(《集古録》)

郭忠恕《文宣王廟記》、《高祖廟碑》(題跋俱見前)

錢惟治

錢惟治,字和世,廢王倧長子,幼好讀書。乾德四年,授寧遠軍節度。太宗嗣位,進檢校太尉。善草、隸,尤好二王書。嘗曰:‘心能御手,手能御筆,則法在其中矣。’家藏書帖圖書甚衆。太宗謂近臣曰:‘錢俶兒姪多工草書。’因命翰林書學賀丕顯詣其第,徧取視之,曰:‘諸錢皆效浙僧亞棲之迹,故筆力軟弱,獨惟治爲工耳。’惟治嘗以鍾繇、王羲之、唐玄宗墨蹟爲獻,優詔褒答,惟治書迹多爲人藏秘。晩年雖病廢,猶或揮翰。真宗嘗語惟演曰:‘朕知惟治工書,然以疾不欲遣使往取。爲求數幅進來。’翌日寫《聖製》數十章以獻。賜白金千兩。(《宋史·吴越世家》)

錢惟演

錢惟演,字希聖,吴越王俶之子也。博學能文辭,召試學士院。以笏起草立就,真宗稱善。累官平章事崇信軍節度使,謚曰‘思’,改謚曰‘文僖’。於書無所不讀,家儲文籍侔秘府。著《金坡遺事》、《飛白書敘録》。(《宋史·本傳》)

錢文僖書帖平平。(《書史會要》)

錢易

錢易,字希白,嗣吴越王倧子。年十七,舉進士,試崇政殿三篇,日未中而就。累遷左司郎中翰林學士。才學敏贍過人,又善尋尺大書行草。(《宋史》)

世有《絳帖》、《潭帖》、《臨江帖》三書,惟《潭帖》爲勝,以錢希白所臨本也。希白於字畫得佳處,故於‘二王’書尤邃。(宋高宗《翰墨志》)

希白作字自有江左風味,故長沙法帖比淳化待詔所摹爲勝。(《東坡集》)

錢希白字奇古可喜。(陸游《渭南集》)

錢昆

錢昆,字裕之,易兄。舉進士,能詩,善草、隸書,累官右諫議大夫、祕書監。(《宋史》)

錢裕之善草、隸都近李西臺,但未老耳。(《攻媿集》)

錢昱

錢昱,字就之,忠獻王佐長子。從俶入朝,授白州刺史,改秘書監。嘗以鍾、王墨迹八卷爲獻,有詔褒美。至道中,爲郢州團練使。善筆札,工尺牘,太祖嘗取觀賞之。賜御書金花扇及《急就章》。(《宋史·吴越世家》)

李無惑

李無惑,同安人也。善小篆,爲翰林待詔。蓋斯公陽冰之後,未見其比,其勁健端好,又過於陽冰,士大夫家藏之以爲寶。(江少虞《皇朝事實類苑》)

許自言

太宗留心筆札,即位之後,摹求許自言於公車。(楊億《談苑》)

高紳申革

高紳、申革,皆江東人,與李無惑同時,善篆。(《事實類苑》)

孫景璠

孫景璠,杭州水軍。篆《千字文》爲五十餘體,太平興國八年以獻,太宗善之,詔取去黥文,隸御書院。宰相宋琪請授以官秩,太宗曰:‘爵禄非所惜也,顧此人面痕尚在,豈稱冠帶乎?’琪固言之,乃授國子書學博士。(陳善《杭州志》)

張振(太宗時人)《太平興國宫碑》張振書。

白崇矩(太宗時人)《宋修夫子廟碑》白崇矩書。

何潤之(太宗時人)《華嚴寺文殊閣碑》何潤之書。

邢守元(太宗時人)《北嶽安天聖帝碑》邢守元書。

黄識(太宗時人)《重脩南嶽司天王碑》黄識篆書。

彭太素(太宗時人)《等覺院記》彭太素行書。

章得象

章得象,字希言,家浦城。好學,美姿表。進士及第,爲大理評事。真宗東封泰山,以殿中丞簽書、兖州觀察判官,累遷中書門下平章事,封郇國公,謚‘文憲’。皇祐中,改謚‘文簡’。(《宋史》)

章得象書《遺教經》

章文簡公楷法尤妙,足以見前人篤實謹厚之餘風也。(《東坡集》)

向敏中

向敏中,字常之,開封人。太平興國五年進士。咸平初,兵部侍郎、參知政事。四年,同平章事。(《宋史》)

敏中工筆札,其蹟雜見曾宏父《鳳墅續法帖》中。(《書史會要》)

畢士安

畢士安,字仁叟,代州雲中人,舉進士。真宗登位,拜工部侍郎、樞密直學士。景德初,拜平章事,謚‘文簡’。美風采,善談吐,年耆目眊,讀書不輟,手自讎校,或親繕寫。又精意詞翰。(《宋史》)

王禹偁謫官解梁,收得令狐補闕《毛詩音義》,乃會昌三年所寫。數行殘缺,後人添之,其筆迹乃工部畢侍郎所補也。因作詩云:‘偶收毛鄭古詩義,認得歐、虞舊筆蹤。’(《小畜集》)

《淳化祖石帖》後有‘畢丞相士安黄字書,子孫保享’等語百餘字。(《淳化帖跋》)

陳堯佐

陳堯佐,字希元,閬州閬中人。進士及第,以太子太師致仕,贈司空兼侍中,謚‘文惠’。善古隸、八分,爲方丈字,筆力端勁,老猶不衰,尤工詩,號‘知餘子’。(《宋史》)

陳文惠公善八分書,變古之法,自成一家。雖點畫肥重,筆力勁健,能爲文字,謂之堆墨八分,凡天下名山勝處碑刻題榜多公親迹,世或效之,而莫能及也。(《皇朝事實類苑》)

陳文惠喜堆墨書,遊長安佛寺題名,從者誤側硯污鞋。公性急,遂窒筆於其鼻,客笑失聲。(《貢父詩話》)

陳堯叟

陳堯叟,字唐夫,解褐光禄寺丞。大中祥符初東封,以堯叟善草、隸,詔寫途中御製歌詩刻石,五年,以户部尚書檢校。

太傅同平章事充樞密使,贈侍中。謚‘文忠’。(《宋史》)

陳堯咨

陳堯咨,字嘉謨。舉進士第一,授將作丞,累遷武信軍節度使,贈太尉。謚‘康肅’。工隸書。(《宋史》)

魯宗道

魯宗道,字貫之,亳州譙人。舉進士,天禧元年爲右正言,真宗書殿壁曰魯直。仁宗即位,拜右諫議大夫、參知政事,贈兵部尚書。謚‘簡肅’。(《宋史》)

跋魯簡肅帖

魯公以彊諫直節名,而詩律筆法精妙如此,非世所知也。(《後村題跋》)

宋湜

宋湜,字持正,長安人,太平興國五年進士。咸平中,官樞密副使。謚‘忠定’。好學,美文詞,筆法遒媚,書帖之出,人多傳傚。(《宋史》)

晁迥

晁迥,字明遠,澶州清豐人,徙家彭門,舉進士,爲大理評事。真宗即位,擢右正言直史館,進翰林學士,拜工部尚書。仁宗即位,以太子少保致仕。謚‘文元’。(《宋史》)

文元書法楷正,爲時推重。(《書史會要》)

蔣堂

蔣堂,字希魯,常州宜興人。擢進士,爲楚州團練推官。滿歲,吏部引對,真宗覽所試判,善之,特授大理寺丞,累遷樞密直學士。慶曆中,徙河中府,又徙蘇州,以禮部侍郎致仕。(《宋史》)

魏了翁《跋蔣希魯密學帖》云:‘筆畫勁直有法。’(《鶴山集》)

查道

查道,字湛然,歙州休寧人。未冠,以詞業稱。端拱初,舉進士高第。至道二年,遷秘書丞,大中祥符三年爲龍圖閣待制。(《宋史》)

查道善隸、篆。(《墨池編》)

道始習篆,患其體勢弱,有教以‘撥鐙法’,仍雙鈎用筆,經半年,始習熟,而篆體勁直。(《書史會要》)

李行簡

李行簡,字易從,同州馮翊人。家貧,刻志於學,寒暑不易。聚木葉學書,筆法遒勁。中進士第,起家隴州司理參軍,累遷監察御史。真宗知之,擢龍圖閣待制、集賢院學士,改給事中。(《宋史》)

王嗣宗

王嗣宗,字希阮,汾州人。開寶八年,登進士甲科,補秦州司寇參軍。太宗征河東,召赴行在,爲職方郎中。真宗時,樞密副使爲感德軍節度使、檢校太尉,謚‘景莊’。嗣宗好爲文,而札尤甚。(《宋史》)王嗣宗工習草書。(《書史會要》)

陳靖

陳靖,字道卿,興化軍莆田人。好學,頗通古今。累遷太常少卿、集賢院學士,拜左諫議大夫,以祕書監致仕。(《宋史》)陳靖工筆札,其蹟見《鳳墅續法帖》中。(《書史會要》)

周起

周起,字萬卿,淄州鄒平人。舉進士,授將作監丞。真宗時,累拜禮部侍郎、樞密副使。謚‘安惠’。家藏書至萬餘卷,能書。(《宋史》)

起與其弟越,皆以能書爲世所稱。每書,輒爲人取去。(《臨川集》)

周越

周越,字子發,起弟。亦能書,集古今人書并所更體法爲《書苑》十卷,累官主客郎中。(《宋史》)

周越字子發,淄州人,官至主客郎中。天聖、慶曆間以書顯,學者翕然宗之。落筆剛勁足法度,字字不妄作,然而真行尤入妙,草字入能也。越之家昆季子姪,無不能書,亦其所漸者然耶!説者以謂懷素作字正合越之險劣,若方古人固爲得筆,儻滅俗氣,當爲第一流矣。在慶曆中有馬尋者,嘗知利州而善倣越書,觀者不復真僞,人謂韓門弟子云。(《宣和書譜》)

周越草書精熟,博學有法度,而真、行不及。如俊士半酣,容儀縱肆,雖未可以語妙,於能則優矣。當天聖、慶曆間,以書顯,學者翕然宗之,然終未有能克成其業者也。嘗撰《書苑》,屢求之不能致,無以質疑云。(《墨池編》)

越書近世不甚貴重,然於衆人中猶屹屹,有立庸可輕哉。(孔武仲《清江集》)

周子發下筆沈著,是古人法。若是筆意姿媚似蘇子瞻,便覺行間茂密,去古人不遠矣,何止獨行於今代耶?(《山谷題跋》)

周越書王龍圖《柳枝辭》後

周氏《書苑》十卷,歷敘古今篆、隸而降凡五十四種,古今能書四百九十餘人,筆法論敘二十餘家。字畫之變,略盡於此。及觀其真、草二體書,婉媚遒勁,皆中規矩,信其書之不徒作也。龍圖王公《柳枝辭》格韻超逸,追古作者,不然周書豈浪得邪?(李彌遜《筠溪集》)

周越帖

王著臨《蘭亭敘》、《樂毅論》,補永禪師周散騎千字,皆妙絶,同時極善用筆。若使胸中有書數千卷,不隨世碌碌,則書不病韻,自勝李西臺、林和靖矣。蓋美而病韻者王著,勁而病韻者周越,皆渠儂胸次之罪,非學者不盡功也。顔太師稱張長史雖姿性顛逸,而書法極入規矩也,故能以此終其身而名後世,如京洛間人傳摹狂怪字,不入右軍父子繩墨者,皆非長史筆跡也。蓋草書法壞於亞棲也。(《山谷集補》)御府所藏草書三:賀知章賦、詩句、《千文》。(《宣和書譜》)

周延雋

周延雋,起子,官太常少卿。(《宋史》)

延雋落筆有古法,真、行、草、隸俱入能品,能以翰墨世其家。(桑世昌《蘭亭博議》)

錢熙

錢熙,字大雅,泉州南安人。雍熙初,登甲科試中書,遷殿中丞。真宗即位,遷右司諫。好學,善談笑,精筆札。(《宋史》)

梁鼎

梁鼎,字凝正,益州華陽人。太平興國八年進士甲科。端拱初,遷殿中丞。景德初,判西京,留司御史臺。好學,工篆籀、八分。(《宋史》)

趙德鈞

趙德鈞,字子正。秦王廷美第五子。性和雅,善書翰,好爲篇什。官至右監門衛大將軍,追封安鄉侯。(《宋史》)

趙惟和

趙惟和,太祖孫,燕王德昭子。雅好學,爲詩頗清麗。工筆札,優游典籍。嘗和御製詩,上稱其有理致。上謂宰相王旦等曰:‘惟和好文力學,加之謹愿,皇族之秀也。’録其稿二十二軸,上親製序,藏於秘閣。(《宋史》)

朱嚴

朱嚴文學餘力,尤工篆、隸。(《小畜集》)

沈文旭

沈文旭,大中祥符間爲太子右贊善大夫,善大字。(《書史會要》)

劉太初(真宗時人)《真宗御製中嶽醮告文》,劉太初書。

鄭世卿(真宗時人)《霍山中鎮廟宋陳綱詩》,鄭世卿書。

白憲(真宗時人)《中嶽中天崇聖帝碑》,白憲書。

吴郢(真宗時人)《大相國寺碑》,吴郢書。

楊昭度(真宗時人)《淮瀆碑記》,楊昭度書。

盧經(真宗時人)《宋勸慎刑碑》,盧經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