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三百三十三

歷朝書譜二十三

唐釋氏

釋懷素

釋懷素,字藏真,俗姓錢,長沙人。徙家京兆,元奘三藏之門人也。初勵律法,晩精意於翰墨,追倣不輟,秃筆成塜。一夕觀夏雲隨風,頓悟筆意,自謂得草書三昧。斯亦見其用志不分乃凝於神也。當時名流如李白、戴叔倫、竇臮、錢起之徒舉皆有詩美之。狀其勢以謂若驚蛇走虺,驟雨狂風,人不以爲過論。又評者謂張長史爲顛,懷素爲狂,以狂繼顛,孰爲不可?及其晩年益進,則復評其與張芝逐鹿。兹亦有加無已。故其譽之者,亦若是耶。考其平日得酒發興,要欲字字飛動,圓轉之妙,宛若有神,是可尚者。今御府所藏草書一百有一:《孝經》四、《自敘》、《鄂公闘將贊》三、《草書歌》二(不完)、《秋風辭》、《草聖詩》、《早春詩》、《自詠詩》、《寄人詩》、《憶人詩》、《遊山詩》、《題酒樓詩》、《酒船詩》、《勸酒詩》、《狂醉詩》、《醉僧圖詩》、《寄浩公詩》、《廽雁詩》、《論草聖帖》、《論書帖》、《論章草帖》、《神仙帖》、《遊山帖》、《下山帖》、《尋道帖》、《貧道帖》、《玉壺帖》、《仙杖帖》、《長生帖》、《臨川帖》二、《山水帖》、《山亭帖》、《早行帖》、《松聲帖》、《花發帖》、《上林花發帖》、《奉李帖》、《送人帖》、《藥物帖》、《石膏散帖》、《乘興帖》附、《白石散帖》、《寄藥帖》、《顛書帖》、《二謝帖》、《二謝等帖》、《奉二謝帖》、《奉書帖》、《揮翰帖》、《筆老帖》、《遣興帖》、《清和帖》、《近代帖》、《久在帖》、《動静帖》、《臨池帖》、《憑事帖》、《勤讀帖》、《天然帖》、《本欲帖》、《足下帖》、《知命帖》、《白首帖》、《世人帖》、《飛釣帖》、《雄逸帖》、《汝等帖》、《還期帖》、《客舍帖》、《陶阮帖》、《江公帖》、《得書帖》、《師古帖》、《取步帖》、《衣鉢帖》、《河内諸子帖》、《河東帖》、《咸陽帖》、《吴郡帖》、《新安縣帖》、《醉顛帖》、《草顛帖》、《小草等帖》、《公孫大娘等帖》、《行草筆法》、《臨王羲之〈懷問帖〉》、《千文帖》、《夢遊天姥山》等歌五。(《宣和書譜》)

釋懷素,字藏真。《自敘》云:‘懷素家長沙,幼而事佛,經禪之暇,頗好筆翰。然恨未能遠覩前人之奇迹,所見甚淺。遂擔笈杖錫,西遊上國,謁見當代名公,錯綜其事。遺編絶簡,往往遇之。豁然心胷,略無疑滯。魚箋絹素,多所塵點,士大夫不以爲怪焉。

顔刑部,書家者流,精極筆法,水鏡之辨,許在末行。又以尚書司勳郎盧象、小宗伯張正言曾爲歌詩,故敘之曰:開士懷素,僧中之英。氣槩通疏,性靈豁暢。精心草聖,積有歲時。江嶺之間,其名大著。吏部侍郎韋公陟,覩其筆力,朂以有成。今禮部侍郎張公謂賞其不羈,引以遊處。兼好事者,同作歌以贊之,動盈卷軸。夫草稿之作,起於漢代,杜度崔瑗,始以妙聞。逮乎伯英,尤擅其美。羲獻兹降,虞陸相承。口訣手授,以至於吴郡張旭長史,雖姿性顛逸,超絶古今,而模楷精詳,特爲真正。真卿早歲,常接遊即。屡蒙激昂,教以筆法。資質劣弱,又嬰物務。不能懇習,迄以無成。追思一言,何可復得。忽見師作,縱横不群。迅疾駭人,若還舊觀。向使師得親承善誘,亟挹規模,則入室之賓,舍子奚適?(《書苑菁華》)

長沙僧懷素好草書,自言得草聖三昧。棄筆堆積埋於山下,號曰‘筆塜’。(《唐國史補》)

懷素踈放,不拘細行,時酒酣興發,遇寺壁里墻,衣裳器皿,靡不書之。貧,無紙可書,嘗於故里種芭蕉萬餘株,以供渾灑。書不足,乃漆一盤,書之又漆,一方板書至再三,盤板皆穿。(陸羽《懷素别傳》)

懷素嗜酒以飬性,草書以暢志。凡一日九醉,時人謂之醉僧書。(《金壺記》)

唐僧懷素法帖

右懷素,唐僧,字藏真,特以草書擅名當時,而尤見珍於今世。予嘗謂法帖者,乃魏、晋時人施於家人、朋友,其逸筆餘興,初非用意,而自然可喜。後人乃棄百事,而以學書爲事業,至終老而窮年,疲弊精神,而不以爲苦者,是真可笑也。懷素之徒是已。(《六一題跋》)

跋王鞏所藏藏真書

僧藏真書七紙,開封王君鞏所藏。君侍親平凉,始得其二,而兩紙在張鄧公家,其後馮公當世又獲其三,雖所從分異者不可考,然筆勢奕奕,七紙意相屬也。君鄧公外孫,而與當世相善,乃得而合之。余嘗愛梁武帝評書善取物象,而此公尤能自譽,觀者不以爲過,信乎其書之工也。然其爲人儻蕩,本不求工,所以能工此如,没人之操舟無意于濟否?是以覆卻萬變而舉止自若,其近於有道者耶?(《東坡題跋》)

題懷素書

懷素,唐僧,字藏真。此帖稱:‘王右軍云:“吾真書可比鍾繇,而草故不减張芝。”’僕以爲真不如鍾,草不如張。又嘗見其一帖云:‘漢時張芝言書,爲世所重,非老僧莫入其體。’則懷素自謂抗張芝而過右軍矣。昔桓元自謂右軍之流,論者以比孔琳之。齊高帝謂張融曰:‘卿書殊有骨力,但恨無二王法。’答曰:‘非恨臣無二王法,亦恨二王無臣法。’前世善書者蓋嘗欲與右軍抗衡矣,而每不爲公論所許,懷素此言其果然歟?歐陽文忠嘗謂:‘法帖者,乃魏晋時人施於家人朋友,其逸筆餘興,初非用意,自然可喜,後人乃棄百事而以學書爲事,如一未至,至於終老窮年,疲弊精神而不以爲苦,是真可歎也。懷素之徒是已。’文忠此論可謂名言。然天下之事,畢竟亦何所有孰爲可學孰爲不可學者,自古以藝事名家,至於文章學術大功大名,世所謂不朽者,其人方從事於其間也,曷嘗不棄百事而爲之?至於終老窮年,疲弊精神而不以爲苦也。由後世觀之,其異於懷素之學草書也幾何耶?(《淮海題跋》)

懷素書《任華草書歌》

右真蹟兩幅絹書,字法清逸,歌辭奇偉,在駙馬都尉王晋卿第,尚方有三幅,乃其後幅,適完嘗請出第,觀復歸尚方。(《寳章待訪録》)

懷素草書《祝融高座帖》

懷素草書《祝融高坐對寒峰》緑絹帖,兩行。此字最佳。石紫常刻之,石有六行,今不見前四行。問夷庚,云:‘與王欽臣家雜色纈卷,背以詩代懷帖同軸。’今聞王之子,爲宗室所購,是懷素天下第一好書也。(《襄陽志林》)

米元章云‘祝融高坐’兩行素書入神,其前尚有四行未見,此帖共六行,然亦未全也。其昌。(《戲鴻堂法帖》)

跋藏真書後

‘水從銀漢落,山繞畫屏新。’李太白詩也,藏真書之可謂二寳,謝康樂不得專美於前矣。(《東觀餘論》)

跋江南藏真書後

頃見江南後主錯金書,題藏真書《千字》曰:‘戴叔倫詩云:“詭形怪狀翻合宜”,誠哉是言!’今見藏真書自敘,乃有叔倫全章。此卷真蹟,豈亦江南集賢所畜書乎?(《東觀餘論》)

懷素《七帖》

書法相傳至張顛後,則魯公得盡於楷,懷素得盡於草,故魯公謂‘以狂繼顛’,正以師承源流而論之也。然旭於草字則度絶繩墨,懷素則謹於法度。要之二人,皆造其極,斯可以語善學矣。魯男子以其不可學柳下惠之可,素於張旭,吾知出此。(《廣川書跋》)

懷素《别本帖》

李丕緒舊藏懷素别本有六帖,筆力險絶,而法度盡應,比他書若異。蓋古人於用筆時一法不立,故衆技隨至,而於見空時得無字相,此其不落世檢而天度自全也。世人方將捉三寸柔毫,籍之緹油,心量形象而暗度遠近疏密,隨步武之後躡其遺塵,豈復有全書者邪!鄔融嘗問素:‘胡不學雨霤痕?’良久而省。又問:‘撥鐙法如何?’曰:‘如人并乘,鐙不相犯。’‘剜鋒事密射如何?’曰:‘不可言也。’觀其書知此法從來久矣。(《廣川書跋》)

懷素《北亭草筆》

懷素於書自言得筆法三昧,觀唐人評書,謂不减張旭。素雖馳騁墨外,而回旋進退莫不中節;旭則更無蹊轍可擬,超忽變滅。未嘗覺山谷之險,原隰之夷,以此異爾。今其書自謂真出鍾、草出張,真字不見於世,惟草獨傳。當其手筆調和時,忘神定氣,徐起而視,所鄉無前,故能迥出唐諸子右,奄劉宋齊隋而兼有之。其體製該備,顧後世不能加也。北亭所書適當其逐鴻濛而問太虚時矣。至其會處乃假浪岷山放乎江之津也。(《廣川書跋》)

 

釋懷素《自敘帖》

世傳懷素書未有若此完者。紹聖三年三月,予謫居高安,前新昌宰邵君出以相示,予雖知其奇,然不能盡識其妙。予兄和仲特善行草,時亦謫惠州,恨不令一見也。眉山蘇轍。(《書畫題跋記》)

藏真《自敘》世傳有三:一在蜀中石揚休家,黄魯直以魚牋臨數本者是也;一在馮當世家,後歸上方;一在蘇子美家,此本是也。元祐庚午蘇液擕至東都,與米元章觀於天清寺,舊有元章及薛道祖、劉巨濟諸公題識,皆不復見蘇黄門題字。乃在八年之後,遂昌邵宰疑是興宗諸孫,則蘇氏皆丹陽里巷也。今歸吕辨老,辨老父子皆喜學書,故於兵火之間能終有之。紹興二年三月癸巳,空青老人曾紆公卷題。(同上)

蘇黄門題此帖時恨不令吾兄一見,後東坡得見之,則曾空青所謂馮當世家本也。偶得坡翁跋語,而山谷觀於石揚休家,又得其説於《名臣言行録》,因具録於後。見蘇黄爲一代書宗,所以評《自敘》者如此,以爲博古者之助耳。跋語云‘僧藏真書七紙’云云。(東坡跋語見前)

《言行録》云元祐中與子瞻、穆父飲寳梵僧舍,因作草書數紙,子瞻賞之不已,穆父無一言。問所以,但云恐公未見藏真真跡,某心竊不平。紹聖中貶黔中,得藏真《自敘》於石楊休家,諦觀數日,恍然自得,落筆便覺超異,回視前作可笑,然後知穆父之言不誣,且恨其不及見矣。(《匏翁家藏集》)

釋懷素《千文》(題跋見前)

釋懷素絹本草書《千文》

 

釋懷素《洪州詩》(題跋見前)

釋懷素《逐鹿帖》

懷素字畫,名唐中,蓋用意甚篤,加以琢削礱礪,會於瓌奇,故此帖自喜;至以所能欲逐鹿中原,則其自負,豈止扛鼎,計旭聞之,不憚并驅也。贊曰:藏真書法,末視公卿。草聖欲來,以酒爲兵。意并逐鹿,雄傑可矜。旭顛素狂,弄翰之英。(《松隱集》)

釋懷素草書《清浄經》

懷素居零陵,以蕉葉代書目,菴曰‘緑天’,《自敘》云:‘醉來得意兩三行,醒後却書書不得。’又云:‘人人來問此中妙,懷素自云初不知。’皆透徹向上一步語,所謂一拳打破虚空,不爲律縳者也。禪與書念頭逸發,故宜其然哉。大梁劉世昌謹題。(《珊瑚網》)

右唐僧懷素草書《清浄經》,筆法高古,其爲真蹟無疑也。先君子於石田先生處嘗見之,每與余言其妙,云‘後有劉世昌跋尾者是也。’

石田没,歸鄒氏,屡欲物色一觀,不可得。鄒氏没,又不知流落何處。己未秋,客來有示者,精神焕發,真有驟雨迴風之勢。惜乎先君不得再見爲憾。卷後有‘蘇耆家藏’四字。耆字國老,其父子兄弟賞鍳精確,所藏法書名畫甚多,素師《自敘》亦嘗在其家。又有‘紹興’小璽,曾入思陵祕府,韓平原當國時内府珍秘多入其家,‘晝錦堂’印是也。在元爲喬仲山所藏,故有‘喬氏簣成’印,僕平生最好素書,所閲甚多,未有如此之妙者也。展卷累日,不忍釋手,因題其後而歸之。長洲文彭記。(同上)

 

釋懷素《客舍》等帖

懷素小草《客舍》等帖,唐代絶倫,世亦罕見,子孫宜寳之。乾德二年五月四日開封曹用家藏。(《書畫題跋記》)

懷素,唐朝草聖超群,所謂筆用精妙,飄逸自然,非學之能至也。熙寧九年二月一日河東薛紹彭。(同上)

釋懷素《酒狂帖》

王逸少臨鍾繇書後跋尾是唐僧懷素書,楊凝式鍳定。寳寧寺玩記王詵寳寧賜第書。(《書畫題跋記》)

倪瓚八月十一日觀於耕漁軒,時積雨初霽,殘暑猶熾,王季耕自其山居折桂花一枝,以石罌注水,插花著几格間,户庭閑寂,香氣郁然。展玩此卷久之,如在世外也。癸丑。(同上)

釋懷素《食魚帖》

素公草書超妙,自得筆老而意新,在當時已爲獨步。雖流散人間甚盛,然自唐迄今二百餘年,士大夫家所藏罕有完者,而此帖首尾皆具,尤可珍也。宣和甲辰七月中涴竹西吴喆書。(《書畫題跋記》)

東坡先生評藏真書云:‘此公能自譽,觀者不以爲過,信乎其書之工也。然其爲人儻蕩,本不求工,所以能工此,如没人操舟,無意于濟否,是以覆卻萬變,而舉止自若,近于有道者耶?今觀此帖有食魚、食肉之語,蓋儻蕩者也。至如行筆遒勁,如屋漏,如屈鐵,非工其能如是乎?竹西又題。(同上)

藏真既食魚食肉,公然舉以向人,計其胸中,當無一毫諱吝,所以書法超妙至於如此。士大夫日拙於僞,遮護百出,乃欲以其餘力辦天下事,何可得邪?靖康二年四月丙子李璜題。(同上)

藏真書多見,四五十幅亦皆唐僧所臨,而罕有真蹟。一二知書者謂此幅最老爛,因錦襲祕藏之。延祐元年十一月朔日,集賢大學士、榮禄大夫張晏珍玩。(同上)

懷素書所以妙者,雖率意顛逸,千變萬化,終不離魏晋法度故也。後人作草皆隨俗繳繞,不合古法,不識者以爲奇不滿,識者一笑。此卷是素師肺腑中流出,尋常所見皆不能及之也。延祐五年十月廿三日爲彦清書,吴郡沈右。(同上)

釋懷素《聖母帖》(題跋見前)

釋懷素《醉僧帖》

此詩載《東坡集》,然《宣和譜》有懷素《醉僧圖詩》,或東坡曾書此詩,遂爲人誤入集中耳。其昌。(《戲鴻堂法帖》)

釋懷素四帖

藏真書余所見有《枮笋帖》、《食魚帖》、《天姥唫冬熱帖》皆真跡,以淡爲宗。徒求之豪宕奇怪者,皆不具魯男子見者也。顔平原云:張長史雖天姿超逸,妙絶古今,而楷法精詳,特爲真正。吁,素師之衣鉢,學書者請以一瓣香供飬之。(《容臺集》)

釋辯才

釋辯才姓袁氏,梁司空昂之孫,永禪師弟子。辯才博學工文,琴、棋、書、畫咸得其妙,每臨永禪師之書逼真亂本。嘗於所寝方丈梁上鑿其暗楹,以貯《蘭亭》。貞觀中,太宗降勅,追師入内道塲,後放歸越中。年八十餘,每日於窗下臨學《蘭亭》數遍,其老而篤好如此。(何延之《蘭亭記》)

釋懷仁

唐文皇製《聖教序》,時都城諸釋諉,弘福寺懷仁集右軍行書勒石,累年方就,逸少真蹟咸萃其中。(《古今法書苑》)

釋懷仁《集王羲之書聖教序》(題跋俱見前)

釋惠融

釋惠融,姓錢氏,長沙人,懷素伯祖,學歐陽詢書,世莫能辨。鄉中呼爲大錢師小錢。(陸羽《懷素别傳》)

釋知至

釋知至,號‘初上禪師’,俗姓彭。至性篤孝,易老莊太一之旨。善正書,擅鍾、王品格。其點畫婉秀,毫縷必見,如折槁荷,磨文石,筋理灑颯,固非人力之所致也。中朝名士山薮高尚,法流開勝,遠近慕焉。(張説《藍田法池寺二法堂贊序》)

璋上人

唐岑參《觀楚國寺璋上人寫一切經詩》云:‘璋公不出院,群木閉深居。誓寫一切經,欲向萬卷餘。揮毫散林鵲,研墨驚池魚。音翻四句偈,字譯五天書。’(《岑嘉州集》)

釋智詳

智詳書法習登善。(《石墨鐫華》)

《進法師塔銘》,僧智詳楷書。

釋楚金

多寳塔者,楚金所造,嘗寫《法華經》千餘部寘塔中。(《金石録》)

釋湛然

釋湛然,姓戚氏,世居晋陵,號‘荆溪尊者’。天寳大曆間,三詔并辭疾不起,吴越時追贈‘圓通尊者’。(《台州府志》)

湛然師鍾繇,工真、行。比見《衡嶽碑》,亦無媿色。(《書史會要》)

釋懷惲

釋懷惲,天寳間人,草書似懷素。(《書史會要》)

釋懷惲《實際碑》(題跋見前)

釋行敦

釋行敦,莫詳其世。作行書,儀刑羲之筆法。當天寳間,寓安國寺,以書名于世。嘗録傅元樂府,字畫遒媚,富於繩墨,視王氏其猶得其門者。然羲之真、行,論者謂入神品,正如庖丁之技,輪扁之斵,手與心不容外入,豈學者步趨能要其至耶?故行敦之書,雖竭智力,作意倣傚,而氣骨精神,終不似真。後有集王羲之書一十八家者,行敦乃其一也。是則心慕手追,亦自可佳耳。今御府所藏行書一:《樂府帖》。(《宣和書譜》)

釋義道

義道,婺州金華觀音寺僧。貞元十二年書《法華經》。(《金華志》)

義道書《法華經》小楷,書有道衍題。(《式古堂書畫彙考目》)

宗師和尚

李華云:‘宗師和尚,太原郭氏後,遷於淮,法號懷仁。師工於翰墨,法皆佛法,兼採儒流。黄門侍郎盧藏用,才高名重,罕有推挹,一見和尚,退而歎曰:“宇宙之内,信有當人。”’(李華揚州《龍興寺律院和尚碑》)

釋文楚

釋文楚,失其世系。性樂岑寂,惟喜作草書,學智永法,顛沛造次,不忘於懷。久而擺脫舊習,有自得之趣。在元和間,所書《千文》,落筆輕清,無一點俗氣,飄飄若飛雲之映素月,一見使人有泠然物外之興,豈其書足以洗人之心如是耶?至若亞栖、NFE7B光之徒,咸以恢詭譎怪相誘誇,而文楚獨以清約自成一家。昔劉涇嘗作《書詁》,以懷素比玉,NFE7B光比珠,高閑比金,貫休比玻璃,亞栖比水晶,世以爲善取况者。恨涇不見文楚,故未有定論。今御府所藏草書一:《千文》。(《宣和書譜》)

釋雲臯

釋雲臯,本謝氏子,讀書爲文,將就鄉賦舉進士。遇明師,悟寂滅之學,因髠頭就學,遂僧於東林。(張又新《東林建碑記》)

北海守李公,文人之雄,書品之能者也。開元十五年,作《東林寺碑》,手筆一軸,藏於寺者,凡百一十三歲。雲臯乃模而刻於碑。(《文苑英華》)東林寺《白氏文集記》,僧雲臯正書。

獻上人

獻上人,工草書。(《書史會要》)

孟郊《送草書獻上人歸廬山》詩云:‘狂僧不爲酒,狂筆自通天。將書雲霞片,直至清明巔。手中飛黑電,象外瀉玄泉。萬物隨指顧,三光爲迴旋。驟書雲霮NFBD6,洗硯山晴鮮。忽怒畫NFBD7虺,噴然生風煙。江人願停筆,驚浪恐傾船。’(《孟東野集》)

釋無可

唐詩僧無可,賈島弟也。(《文獻通考》)《寂照和尚碑僧》,無可楷書。

修上人

修上人工草書。(《書史會要》)

史邕《修公上人草書歌》云:‘真蹤草聖今古有,修公學得誰及否?古人今人一手書,師今書成在兩手。書時須飲一斗酒,醉後埽成龍虎吼。張旭骨,懷素筋,筋骨一時傳斯人。斯人傳得妙通神,攘臂縱横草復真,一身疑是兩人身。(《書苑菁華》)

釋靈該

釋靈該,史亡其傳。會昌中,以八分稱於時,手和筆調,固亦可采,若論其追步古人,且幾何哉!雖然,亦有以倡之者。蓋唐自明皇御世,首以此道爲士夫之習,於是上之所好下必甚焉。若李潮輩以八分名世,潮一字出遂有百金之直,則聞其風而悦之者,可無其人。今於靈該見之矣。今御府所藏八分書一:《種柳歌》。(《宣和書譜》)

釋齊己

釋齊己,姓胡,潭州益陽人。少爲浮屠氏,學戒律之外頗好吟詠,亦留心書翰,傳布四方。人以其詩併傳逮今,多有存者。嘗住江陵之龍興寺,與鄭谷酬唱,積以成編,號《白蓮集》行于世,筆跡洒落,得行字法,望之知其非尋常釋子所書也。頸有瘤,人號詩囊也。然操行自高,未始妄謁侯門,以冀知遇,人頗稱之。以是無今昔遠近,人知齊己名。是亦墨名而儒行者耶?故世之所傳多詩什稿草,今御府所藏九:行書,《擬嵇康絶交書》、《謝人惠筆詩》、《懷楚人詩》、《渚宫書懷等詩》、《送冰禪姪詩》、《寄冰禪德詩》、《冰禪帖》、《正書廬嶽詩》、《寄明上人詩》。(《宣和書譜》)

《長生粥疏》,齊己書。

齊己《名茶記》

齊己詩人,不以書稱,在唐季二道既衰,然此詩脫灑不俗,筆札亦善,信乎名稱於人,必有可尚者,子容題。(《蘇魏公集》)

釋高閑

釋高閑,烏程人,寓湖州開元寺,具戒律,善草書。宣宗時召對,賜以紫袍,加大德號。頗爲韓愈所知,作序送之。大抵愈所論,言其書法出張顛,流離顛沛,必於草書發之,故其變動猶鬼神,不可端倪,學者當求顛之心,而不當逐其跡也。已而要其歸正,而語若詆毁。蓋知愈者,必謂愈深知閑,而不知愈者遂以謂愈之黜閑也。今御府所藏三:草書,《五原帖》。行書,《中丞帖》、《雨雪帖》。(《宣和書譜》)

高閑草書審如此,則韓子之言爲實録矣。永豐歐陽修。(《集古録》)

高閑草書《千字文》(題跋俱見前)

釋遺則

釋遺則,俗氏長孫,長安人。從張懷瓘學草書,獨盡筆妙。(《高僧傳》)

NFE7B

NFE7B光,江南人也。潛心草字,名重一時。吴融贈其歌曰:‘忽時飛動更驚人,一聲霹歷龍虵活。’司空圖亦爲之歌曰:‘看師逸跡兩師宜,高適歌行李白詩。’當時稱美著於篇籍者,不可勝數,苟非研精覃思,詎能至是耶?昔智永學書四十載不下經閣,世號鐡門限;懷素觀夏雲隨風悟筆意,彼皆不以外物攖拂其心,遂能造妙。觀NFE7B光墨迹,筆勢遒健,雖未足以與智永、懷素方駕,然亦自是一家法,爲時所稱,豈一朝夕之力歟?今御府所藏草書二:《贈登第等詩》、《千文》。(《宣和書譜》)

NFE7B光,字登封,姓吴氏,永嘉人。多作古調詩,長於草隸。聞陸希聲謫宦於豫章,往謁之,授《五指撥鐙訣》。書體遒健,轉腕迴筆,非常人所知。昭宗詔對御榻前書,賜紫方袍。(《高僧傳》)

NFE7B光論書法,猶釋氏心印,發於心印,成於了悟,非手口可傳,此誠知書者。然當時名稱如此,而獨不聞於後世,筆跡絶少傳者,豈唐人能書者多,如光輩湮没無聞者,不知幾何人耶?觀諸公稱譽之言,蓋非尋常僧流也。(《魏公題跋》)

釋懷濬

釋懷濬,秭歸郡草聖僧也。唐乾寧初,知來藏往,皆有神驗。愛草書,或經、或釋、或老,至於歌詩鄙瑣之言,靡不集其筆端。語即阿唯而已,里人以神聖待之。(《北夢瑣言》)

釋亞栖

釋亞栖,洛陽人。經律之餘喜作字,得張顛筆意。昭宗光化中,對殿庭草書,兩賜紫袍,一時爲之榮。每論張顛云:‘世徒知張之顛,而不知實非顛也。觀其自謂“吾書不大不小,得其中道,若飛鳥出林,驚蛇入草”則果顛也耶?’此亞栖所以獨得,而世俗未必知也。今觀《謝真人帖》與草書《千文》,其所謂顛者歟?今御府所藏草書一十有五:《對御草書歌》、《觀智永草書歌》、《觀懷素草書歌》、《觀高閑草書歌》二、《幾何賦》、《瀟湘逢故人賦》二、《羅漢贊》、《開講疏》、《山寺詩》、《謝真人帖》、《六藝帖》、《千文》二。(《宣和書譜》)

亞栖書開元寺壁,筆勢濃鬰,古帖有之,亦是晩唐奇蹟。(李日華《六研齋二筆》)

釋夢龜

釋夢龜,莫知其系。天復中,寓東林寺。作顛草,奇怪百出。雖未可語驚蛇飛鳥之迅,而筆力遒勁,亦自是一門之學。唐興,士夫習尚字學,此外惟釋子多喜之,而釋子者又往往喜作草字,其故何耶?以智永、懷素前爲之倡,名蓋流輩,聳動當時,則後生晩學瞠若光塵者,不啻羶蟻之慕。於是其徒亦有駸駸欲度不可得而掩者,如夢龜其人也。今御府所藏一十:《白蓮歌》、《粉團山水歌》、《梁園吟》、《襄陽曲》、《重陽詩》、《謝馬鞭詩》、《寄新羅劍帖》、《臨張顛千文》、《千文》二。(《宣和書譜》)

釋可朋《觀夢龜草書》云:‘欲盡金鍾數斗餘,動容攘臂立躊躇。先教侍者濃磨墨,不揖傍人歘便書。畫壯倒松横洞壑,點麤飛石落空虚。興來亂抹亦成字,祗恐張顛顛不如。’(《唐詩紀事》)

釋廣利

釋廣利,工草書。(《書史會要》)

吴融《贈廣利大師歌》云:‘三十年前識師初,正見把筆學草書。崩雲落日千萬狀,隨手變化生空虚。海北天南幾回别,每見書蹤轉奇絶。近來兼解作歌詩,言語明快有氣骨。’(《唐英集》)

釋無作

無作,字不用,姓司馬氏,蘇州人。錢武肅王召居明州,辭歸,留詩云:‘銜恩雖入國,辭病却還山。’(《十國春秋》)

唐末人學歐書尤多,四明僧無作學真字八九分,行字肥弱,用筆寬。又有七八家不逮此僧。(米芾《書史》)

釋雲嶮

釋適之云:‘唐末桂州草書巖,僧雲嶮學羲之書。’(《金壺記》)

景福僧

景福草書僧作草書,應規入矩,猶有遺法。然僧書多蔬茹氣,古今一也。(《東觀餘論》)

釋元雅

釋元雅不載於傳,好古喜學,於科斗、小篆各爲《千文》,以隸書識其側。其科斗、小篆,筆意淳古,而隸書復灑然不惡,亦不謬於用心也。且隸書生於篆,而篆法又祖科斗,推本而言,則字字固有源流,不容妄作。元雅者既以隸而求篆,又緣篆而作科斗,則其知所本矣。復於每體各爲《千文》,則又見所學進修而該備歟。初梁武帝得羲之《千字》,令周興嗣次之,自爾書家,每以是爲程課,如智永草《千文》多至八百本。其説謂學者以千字經心則自應手和心得,可與入道,若至八百本之多,則定足以垂世矣。然唯知書者然後能道此,若元雅亦有一於是。今御府所藏科斗小篆一:《二體千字文》。(《宣和書譜》)

釋曇林

釋曇林,莫知世貫。作小楷下筆有力,一點畫不妄作。然修整自持,正類經生之品格高者。有金書經目曰《金剛上味陀羅尼》,累數千字,終始一律,不失行次,便於疾讀。但恨拘謹法度,無飄然自得之態。然其一波三折筆之勢,亦自不苟,豈其意與筆正特見嚴謹,亦可嘉矣。今御府所藏正書《金剛經》。(《宣和書譜》)

釋景雲

釋景雲,亡其世系,幼通經論,性識超悟。尤喜草法,初學張顛,久之精熟,有意外之妙。觀其所書《將箴》,左盤右蹴,若濃雲之興,迅雷之發,使見者驚駭。斯蓋不獨形於字畫之間,抑又見其寫胸中之奇也。昔王羲之作《筆陣圖》,以紙爲陣,以筆爲刀矟,以墨爲鍪甲,以水硯爲城池,本領爲副將,結構爲謀略,出入爲號令,特以心意爲將軍者,真知其要也。景雲之書《將箴》,殆有旨焉。今御府所藏草書一:《將箴》。(《宣和書譜》)

釋玄逵

釋玄逵,潤州江寧人,俗姓胡,博玩文什,草隸尤精。(釋義浄《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

釋道宏

釋苾芻道宏,汴州雍丘人,俗姓靳,頗工草隸。(《西域求法高僧傳》)

釋玄續

釋玄續,姓桑氏,成都人。出家蜀都寳園寺,通達外書,工草隸。時吐篇什,繼美前修曹學佺。(《蜀中高僧記》)

釋玄悟

釋玄悟,工八分、真行。吕緫謂‘骨氣無雙,迥出時輩’。(《書史會要》)

釋崇簡

釋崇簡,工真行書,吕緫謂其‘臨寫逸少,時有亂真’。(《書史會要》)

釋圓滿

長安華嚴寺有唐比丘圓滿斷碑,書雅有歐禇法。(《石墨鐫華》)

釋洪NFBD8

釋洪NFBD8,學儒釋,風姿秀整,能講唱詩篇,草隸皆極精妙,時人以其貌、義、詩、書謂之‘四絶’。(《書小史》)

釋道欽

道欽,姓朱氏,居徑山。大曆二年,代宗召至闕下,賜號‘國一禪師’。道欽工書翰。(《書史會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