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三百三十

歷朝書譜二十

衛包

唐衛包,京兆人,官至尚書郎。史無其傳,獨見於書家。工八分、小篆且通字學,其作字點畫不妄發,落筆必左規右矩,以倒薤篆書《鷦鷯賦》,信由積學所致,故爲《書品》所録。昔王羲之初學衛夫人小楷,不能造微入妙,其後見李斯、曹喜篆、蔡邕隸八分,於是楷法高四海。况其下羲之數十等者,豈可捨其模倣而無師自正耶?若衛包之書,論其入法度之域,則可謂其飄逸絶塵則未也。今御府所藏薤葉篆書一:《鷦鷯賦》。

竇臮《述書賦》評見前。)

衛包工八分、小篆,通字學,兼象緯之術,官至尚書郎。(《述書賦注》)

唐世華山碑刻爲古文者,皆包所書。(《集古録》)

《華嶽碑堂修飾記》、《金天王廟靈異述》,天寳九載衛包撰并正書。(《金石録》)

李潮

杜甫《李潮八分小篆歌》云:‘倉頡鳥跡既茫昧,字體雙化如浮雲。陳倉石鼓又已訛,大小二篆生八分。秦有李斯漢蔡邕,中間作者寂不聞。嶧山之碑野火焚,棗木傳刻肥失真。苦縣光和尚骨立,書貴瘦硬方通神。惜哉李蔡不復得,吾甥李潮下筆親。尚書韓擇木,騎曹蔡有鄰。開元已來數八分,潮也奄有二子成三人。况潮小篆逼秦相,快劍長戟森相向。八分一字直百金,蛟龍盤挐肉屈强。吴郡張顛誇草書,草書非古空雄壯。豈如吾甥不流宕,丞相中郎文人行。巴東逢李潮,逾月求我歌。我今衰老才力薄,潮乎潮乎奈汝何。’(《杜工部集》)

李潮《惠義寺彌勒像碑》(題跋已見)

李潮《彭元曜墓誌》(題跋已見)

裴儆

裴儆,字九思,綘州聞喜人。官左金吾將軍。謚曰‘成’。顔真卿問裴儆:‘足下師敬長史,有何所得?’曰:‘亦嘗請論筆法,惟言倍加工學臨寫,書法當自悟耳。’(顔真卿《述張長史筆法》)

韋玩

昔蔡邕而下,各有師授,逮於張旭,其書分派。蔡有鄰法爲篆,顔清臣、徐季海守舊法,而真行盡合於古之作者,至韋玩,崔邈授其法而絶矣。(《廣川書跋》)

韋玩師張旭。(《書史會要》)

崔邈

崔邈,清河人。邈論書云:‘山川草木,反覆於寸紙之間;日月星辰,迴環於尺牘之上。’(《書苑菁華》)

崔邈師張旭。(《書史會要》)

邈傳儲長文、韓方明。(盧擕《臨池妙訣》)

儲長文

儲長文師崔邈。(《書史會要》)

儲長文書《指論》一卷。

吴郁

吴郁,兩當人,爲侍御史,以言事被謫,居家不仕。與杜子美交游。(《兩當縣誌》)

《玉真公主修功德頌》,吴郁行書。又書《浄土堂碑》

王嵒

王嵒,開元中通事舍人。(《唐書·藝文志》)

王嵒《美原夫子廟碑》(題跋見前)

李清

李清,天寳中進士。(《唐詩紀事》)

李清善真、行書。(《書史會要》)

鄔彤

鄔彤,錢唐人,金吾兵曹鄔亦劉氏之出,與懷素爲群從中表兄弟。謂懷素曰:‘草書古勢多矣,惟太宗以獻之書如凌冬枯樹,寒寂勁硬,不置枝葉。張旭又嘗私謂彤曰:“孤蓬自振,驚沙坐飛,余師而爲書,故得奇怪。”凡草聖盡於此。’懷素不復應對,但連叫數十聲曰:‘得之矣!’(陸羽《懷素别傳》)

鄔彤書流便可喜,孫莘老取其書置墨妙亭。(《墨池編》)

懷素師鄔彤,授其筆法。(《書苑菁華》)

鄔彤工書,師張旭。(《書史會要》)

《金剛經》、《尊勝經》,并鄔彤行書。

李造

李造,隴西人,武都公。(《述書賦注》)

竇臮《述書賦》評見前。)

李揆

李揆,字端卿,滎陽人。開元末,擢進士第。肅宗時,歷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封姑臧縣伯。揆美風儀,善奏對,帝歎曰:‘卿門地、人物、文學皆當世第一。’故時稱‘三絶’。(《唐書·本傳》)

揆善文章,尤工書。(《書史會要》)

李佋(揆從弟),袁州刺史。(見《宰相世系表》)李佋工於翰墨,有名當世。(《書史會要》)

蕭昕

蕭昕,字中明,河南人。再中博學宏詞科。肅宗時,歷中書舍人、禮部侍郎。代宗時,轉工部尚書,封晋陵侯,終太子少師。謚曰‘懿’。

《汾陽王霍國夫人王氏碑》,蕭昕書。

令狐彰

令狐彰,字伯陽,京兆富平人。志膽沉果,知書傳大義。肅宗時,拜滑亳魏博節度使。河朔平,封霍國公,檢校尚書右僕射。(《唐書·本傳》)

代宗《送令狐彰赴河南詩序》,彰自書。

楊播

楊播,鳳翔天興人。舉進士,退居求志。玄宗召拜諫議大夫,棄官歸飬。肅宗時,即家拜右散騎常侍,號玄靖先生。(《唐書·本傳》)

《大聖真身塔銘》,楊播行書。

元載

元載,字公輔,鳳翔岐山人。嗜學,工屬文。天寳初,策入高等。肅宗時,歷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代宗立,拜中書侍郎、許昌縣子。謚曰‘荒’。(《唐書·本傳》)

《鳳翔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元載書。

張彪

杜甫《寄張十二山人彪》詩云:‘静者心多妙,先生藝絶倫。草書何太苦,詩興不無神。曹植休前輩,張芝更後身。數篇吟可老,一字買堪貧。’(《杜工部集》)

陸羽

陸羽,字鴻漸,復州竟陵人。或言有僧得水濵畜之,既長,其師教以旁行書,答曰:‘終鮮兄弟,而絶後嗣,得爲孝乎?’師怒,使牧牛。羽以竹畫牛背爲字。上元初,更隱苕溪,自稱桑苧翁。詔就拜太子文學,徙太祝,不就職。(《唐書·本傳》)

唐永定寺陸鴻漸書額。(《吴地記》)

唐王維《畫孟浩然像》,有陸文學題記,詞翰奇絶。(宋《張洎集》)

李華

李華,字遐叔,趙州贊皇人。累中進士宏辭科,上元中擢吏部員外郎,去官,客隱山陽。天下士大夫家傳墓版及州縣碑頌,時時齎金帛往請。(《唐書·本傳》)

李華有《截拽二字訣》。(《書苑菁華》)

姚南仲

姚南仲,華州下邽人,擢制科。代宗時,歷拜義成節度使、尚書右僕射。謚曰‘貞’。(《唐書·本傳》)

《魯仲瑜墓誌》,姚南仲行書。

張參

張參,爲國子司業,始詳定五經,書於論堂東西厢之壁。(《劉賓客集》)

張參年老,嘗手寫九經。以爲讀書,不如寫書。(李肇《國史補》)

張參《五經文字》,詳見前。)

李舟

李舟,隴西人,有文學,俊辨,高志氣。以尚書郎出爲刺史。(柳宗元《河東集》)

《題朝陽巗詩》,李舟撰并書。

段季展

段季展,代宗時人。劉晏所與多天下名士,季展蓋其徒也。《禹廟碑》爲時人所珍,其運筆流美,亦足貴尚云。(《墨池編》)

《李元賓墓銘》,段季展書。

喬龜年

喬龜年,善小篆,養母至孝。大曆中,爲人作大字,獲錢以供甘旨。(《書小史》)

張璪

張璪,字文通,吴郡人。相國王縉奏檢校祠部員外郎,鹽鐵判官,終忠州司馬。(《歷代名畫記》)

《臧希讓碑》、《復鄠縣記》,并張璪八分書。

韓滉

韓滉,字太沖,京兆長安人,太子少師,休之子。貞元元年,歷檢校左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封晋國公,贈太傅。謚曰‘忠肅’。滉書得張旭筆法,嘗自言不能定筆,不可論書畫,以非急務,故自晦不傳於人。(《唐書·本傳》)

滉工隸書、章草。(《書史會要》)

壁書蕭字者,梁侍中蕭子雲之所飛白也。韓晋公領浙西之歲,得於建鄴佛寺,置之南徐官舍,晋公翰墨代無等儔,自獲壁書施榻於下,耽玩研味,略無已時。(崔備壁書《飛白蕭字記》)

陸贄

陸贄,字敬輿,蘇州嘉興人。十八第進士,中博學宏辭,德宗立爲翰林學士。貞元中,歷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謚曰‘宣’。(《唐書·本傳》)

《賀蘭夫人墓誌》,陸贄撰并書。

陸宣公書陸士衡《文賦》小字章草。(《珊瑚網》)

袁滋

袁滋,字德深,陳郡汝南人。弱歲强學,以外兄道州刺史元結有重名,往來依焉。以處士薦授試校書郎。貞元中,拜中書侍郎、平章事。會劉闢擁兵,擅命爲劍南西川節度使,連爲荆、襄二帥,贈太子少保。滋工篆籀,書雅有古法。(《舊唐書·本傳》)

《尚書省新修記》,袁滋篆額。

《軒轅鑄鼎原銘》,袁滋籀書。

賈耽

賈耽,字敦詩,滄州南皮人。天寳中,舉明經。貞元中,歷尚書右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封魏國公。順宗立進檢校司空左僕射。謚曰‘元靖’。(《唐書·本傳》)

賈耽正書宗虞世南。(《書史會要》)

歸登

歸登,字冲之,吴人。大歷七年,舉孝廉高第。貞元初,復登賢良科,歷遷工部尚書,贈太子少保。登有文學,工草、隸。(《舊唐書》)

歸登書《徑山禪師碑》,乃登騎省時書也。字皆真行縱横變動,筆意尤精。

《墨池編》、《百巖大師懷暉碑》,歸登篆額。

《宰相張延賞碑》,歸登八分書。

鄭餘慶

鄭餘慶,字居業,鄭州滎陽人。少善屬文,擢進士第。貞元中,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爲鳳翔節度,封滎陽郡公。謚曰‘貞’。(《唐書·本傳》)

《贈吏部尚書武就碑》,鄭餘慶正書。

餘慶書遒熟可喜。(《墨池編》)

鄭絪

鄭絪,字文明,餘慶從父行也。幼有奇志,善屬文,所交皆天下名士。擢進士,宏辭高第,憲宗初歷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謚曰‘宣’。(《唐書·本傳》)

《贈吏部尚書崔忠公碑》、《百巖禪師塔銘》,并鄭絪書。

于頔

于頔,字允元,蔭補千牛,貞元中封燕國公,歷拜司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謚曰‘厲’。秀州《寳華寺碑》,于頔書。

齊抗

齊抗,字遐舉,義興人。抗有文雅,張鎰以宰相領鳳翔,奏署監察御史。德宗時,歷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謚曰‘成’。(《唐書·本傳》)

《緱氏趙道光碑》,齊抗書。

裴佶

裴佶,字弘正,耀卿子。幼能文,第進士,補校書郎。德宗時,歷吏部侍郎、工部尚書。謚曰‘貞’。(《唐書·本傳》)

佶工於翰墨,有名當世。(《書史會要》)

張延賞

張延賞,嘉貞子。博涉經史,通吏治。肅宗在鳳翔,擢監察御史,累拜荆南、劍南、西川節度使。德宗在奉天,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贈太保。謚曰‘成肅’。(《唐書·本傳》)

張彦遠云:‘曾祖魏國公,少禀師訓,妙合鐘、張,尺牘尤爲合作。’(《法書要録序》)

班宏

班宏,衛州汲人。天寳中,擢進士第。德宗時,歷户部尚書,封蕭國公。(《唐書·本傳》)

《澤潞李抱真德政碑》,班宏書。

伊慎

伊慎,字寡悔,兖州人,通《春秋》、《戰國策》、《天官》、《五行》書用,善射,補折衝都尉。嗣曹王臯拔爲大將,封南兖郡王。貞元末,爲奉義節度使,拜檢校右僕射,兼右衛上將軍。謚曰‘壯繆’。(《唐書》)

公以武藝,通文理,硯席楷隸,師心自得。(權德輿《伊公神道碑》)

胡証

胡証,字啟中,河中河東人。舉進士第,渾瑊美其才,奏寘幕下,更從襄陽于頔署掌書記。寳曆初,歷拜嶺南節度使。(《唐書》)

《魏侍中王粲石井闌記》,胡証書。

《田弘正家廟》,胡証八分書并篆。

韋臯

韋臯,字城武,京兆萬年人。始仕爲建陵挽郎,貞元初,歷劍南西川節度使。謚曰‘忠武’。(《唐書·本傳》)

韋臯以文翰之美冠於一時,南詔得其手筆,刻石以榮其國。(《雲笈七籖》)

《金銅普賢菩薩像記》,韋臯撰并行書。

鄭雲逵

鄭雲逵,滎陽人,登進士第。德宗時,累擢諫議大夫。元和初,爲京兆尹。(《唐書·本傳》)《澄城令鄭君德政碑》,鄭雲逵行書。

于邵

于邵,字相門,京兆萬年人也。天寳末第進士,以書判超絶,補崇文校書郎。德宗時,歷遷諫議大夫、知制誥,進禮部侍郎。朝有大典,必出其手,終江州别駕。(《唐書·本傳》)

《馬燧新廟碑》,于邵書。

吴通玄

吴通玄,海州人。博學善文章,舉神童,補秘書正字,德宗立爲翰林學士、知制誥。凡帝有撰述,非通玄筆未嘗慊。陸贄欲斥遠之,建言承平時工藝書畫之冗,皆待詔翰林,而無學士,至德以來命集賢學士入禁中,草書詔,因以名官,今制書職分宜歸中書舍人,請罷學士,帝不許。貞元七年,拜諫議大夫,貶泉州司馬。(《唐書·本傳》)

吴通玄,海州人,官至起居舍人,與弟通微皆以博學文章稱於時。善畫及書,於行、草尤長。通玄舉神童,補祕書正字,復擢文辭清麗科,調同州司户參軍。德宗立,與通玄相繼召爲翰林學士。頃之遷中書舍人,知制誥。通玄不獨以詞章照映士林,而字畫固自不凡,至德宗每有撰述非得通玄筆,卒不滿意。其詞翰之妙,爲時器重如此。故當時名臣碑刻往往得其書,則誇以爲榮,至於文藁斷幅殘紙人争傳之。今御府所藏行書三:《魚朝恩神道碑藁》上下、《度人經》。(《宣和書譜》)

吴通微

吴通微,建中中歷充翰林學士、知制誥,與弟通玄同職禁署,人士榮之。終中書舍人。(《舊唐書·本傳》)

貞元中,翰林學士吴通微嘗工行草,然體近隸,故院中胥徒尤倣其書大行於世。(張洎《賈氏談録》)

殷亮

殷亮,陳郡人。給事中,杭州刺史。(《唐書·本傳》)

《於潛令丁明府德政碑》,殷亮書。

薛邕

《文苑英華》,常衮有薛邕由禮部侍郎、集賢殿學士,授吏部侍郎制。

《鉅鹿郡夫人魏氏墓誌》,薛邕八分書。

齊皎

齊皎,高陽人。善小楷、古篆。建中四年,官至澤州刺史。(《歷代名畫記》)

陸長源

陸長源,字泳,吴人,贍於學,始辟薛暠幕府,歷建、信二州刺史,韓滉辟署兼御史中丞,終宣武司馬。(《唐書·本傳》)

長源善書。(《書史會要》)

貞元中,陸長源爲汝州刺史,以殷仲容書《流杯亭侍宴詩》絶代之寳,乃爲之造亭立碑,自記其事於碑陰。(《歐陽文忠公集》)

戴叔倫

戴叔倫,字幼公,潤州金壇人。嗣曹王臯領湖南、江西表佐幕府。德宗時,終容管經略使。(《唐書·本傳》)

戴容州《臨川六詠》,筆畫踈瘦,婉麗勁疾,不在唐諸子下,然世不以能書名也。(《廣川書跋》)

韋渠牟

韋渠牟,京兆萬年人。少警悟,工爲詩,李白異之。浙西韓滉表試校書郎,貞元中,累擢太常卿。謚曰‘忠‘。(《唐書·本傳》)

渠牟工書。(《書史會要》)

韋渠牟《步虚詞》,正書。

沈千運

沈千運,吴興人,所爲文皆與時異,故朋友後生稍見師效。(元結《篋中集序》)

千運善八分。(《書史會要》)

顧况

顧况,字逋翁,蘇州人。能爲歌詩,性詼諧,人多狎之。柳渾輔政,以秘書郎徵李泌繼入相,自謂‘當得達官’,久之方遷著作郎。况心不樂,求歸於吴,及泌卒,有調笑言爲憲司所劾,貶饒州司户。(《舊唐書·本傳》)

吴邑顧况,人品清逸,能詩、畫,工真、行書,唐僧清《晝送顧處士》詩云:‘醉書在箧稱絶倫,神畫開厨怕飛出。’

蕭鄲

顧况《蕭鄲草書歌》云:‘蕭子草書人不及,洞庭葉落秋風急。上林花開春露濕,花枝濛濛向水垂。見君數行之灑落,石上之松松下鶴。若把君書比仲將,不知誰在凌雲閣。’(顧况《逋翁詩集》)

蕭鄲工草書。(《書史會要》)

戎昱

戎昱,不知何許人也。建中間,爲虔州刺史。作字有楷法,其用筆類段季展,然筋骨太剛,而殊乏婉媚,故雅德者避之。嘗書其自作《早梅詩》云:‘應緣近水花先發,疑是經春雪未消。’豈有得於此者。宜其字特奇崛,蓋是挟勝氣以作之耳。且古人作字或出於一手,而優劣相望者,偶在一時之得意與否耳。昱自寫其詩,是亦其得意處,故其筆力不得不如是之健然,求其左規右矩則一出焉一入焉,而不見其至者也。今御府所藏正書一:《早梅詩》。(《宣和書譜》)

徐凝

徐凝,進士也,亡其系,喜作詩,當時賦廬山瀑布泉者,無慮千百輩,而凝爲詩韻,頗爲時輩所推許。其卒章云:‘今古長如白練飛,一條界破青山色。’白居易以元老詞客,爲時領袖,亦作詩美之,以爲不可跂及,自爾凝聲名藉甚,而後世想見其風采者,獨得此一詩也。蓋其宗居易者其論如此,而或者有惡詩之目,以此方之李杜之域,則特爲凡陋耳。凝之字畫有行法,固當因時而見,况其筆意自具儒家風範,非規規於學字者,存而論之,亦一種人物也。今御府所藏行書二:《黄鶴樓詩》、《荆巫夢思等詩》。(《宣和書譜》)

韓方明

韓方明著《授筆要説》云:‘昔歲學書,專求筆法。貞元十五年授法於東海徐公璹,十七年授法於清河崔公邈。’(《書苑菁華》)

崔邈傳儲長文、韓方明。(《臨池妙訣》)

《新開隱山記》,韓方明八分書。

林藻

貞元中,杜黄裳知貢舉,試《珠還合浦賦》,進士林藻賦成,憑几假寐,夢人謂之曰:‘君賦佳,但未敘珠之去來。’藻寤而足成之,擢第謝恩。杜公曰:‘賦中四句,敘珠去來,若有神助。’(《閩中名士傳》)

林藻,不知何許人也,傳記莫詳行實。作行書婉約豐妍處,得智永筆法爲多,有唐三百年書者特盛,雖至經生輩,其落筆亦自可觀。蓋唐人學書,自太宗建弘文舘爲教飬之地,一時習尚爲盛,至後之學者,隨其所得而各有成就,如藻之於智永是也。初永刻意學書於王羲之,而頗得其妙,而所乏者風神。議者謂其書章草入妙,隸書入能。於是一字之出,可直五萬,其爲當時所慕如此。藻之步驟,蓋出入智永之域者,惜乎不能究永之學。亦交一臂而失之也。今御府所藏行書一:《深慰帖》。(《宣和書譜》)

林藻《深慰帖》

唐林藻書,世不多見,今觀此帖,意韻近古,字字圓熟,甚可崇尚。當寳之惜之勿忽。延祐丁巳正月八日,員嶠真逸河東李倜敬書。(《書畫題跋記》)

唐林藻《深慰帖》曾入宣和御府,今《書譜》中止存此帖,余獲收之,愛其不經意中天真爛然,誠可法也。疇齋張仲壽題於有何不可之堂,時延祐戊午九月望日。(同上)

古人能書,皆善用筆,故舉措皆有一種風致。此卷世不多見,識者宜寳之也。黄中敬觀。(同上)

林藻書蹟世所罕見,此帖遒勁濃纎,間雜參錯,如冠冕珮玉之士,慷慨論議於廟堂之上,壁立萬仞而以慈祥。豈弟發之,唐人中丁丁者也。雜之魏晋,書中未易優劣。嚴陵邵亨貞識。(同上)

宣和所藏唐林藻《深慰帖》即此卷也,祐陵謂其書‘婉約豐妍,得智永筆法’。當時博采止得此帖,况後世乎?彦廉當慎寳諸。汝陽袁華識。(同上)

唐自太宗置弘文舘爲教飬之地,故一時習書者隨所見聞,能造其妙。林藻蓋得智永之法,而精者也。此卷不經意書,而婉約豐妍,纎悉具備。孫過庭云書時有乖有合,此蓋得其時之合也。宜寳藏之。句吴張適識。(同上)

右林藻《深慰帖》,藻字緯乾,莆田人,父披爲華陽郡守,有子九人,世所稱九牧林氏者也。藻貞元七年進士,嘗試《珠還合浦賦》,人謂之神助。官至嶺南節度副使。有書名,而傳世甚尠,宋《宣和書譜》所載惟此而已。今唐帖如歐、虞、顔、柳世所盛傳者皆不復多見,况其餘乎?此帖僅一紙,歷數十紀而不失,可謂難矣。匏翁其永寳之。李東陽志。

右唐林藻《深慰帖》元人跋者五:李倜士弘,河東人,官侍讀學士,謚‘章肅’。張仲壽希静,本内臣帶學士承旨。邵亨貞復孺,睦人,寓華亭。袁華子英,崑山人,國初郡學訓導。張適子宜,長洲人,終宣課大使。按諸跋謂此帖即《宣和書譜》所載,今驗無祐陵印記,惟有紹興二小璽,似爲思陵所藏,蓋南渡後購收先朝書畫,民間藏者或有内府印記即折裂以獻,又當時多屬曹勛、龍大淵鍳定,二人目力苦短,往往剪去前人題語。此帖或民間所獻或經曹、龍之手,皆未可知也。又有柯九思、陳彦廉名印。柯字敬仲,天台人,官奎章鍳書博士。此帖印記特多,且有秘笈印,蓋其所藏也。而仲壽所題亦云嘗藏之。彦廉名寳生,泉州富商,元末居太倉家,有春草堂,所蓄書畫極富,袁、張二人常主其家,此跋又爲陳氏題者,則此帖經三氏收藏無疑。後歸吴江史明古而吾師匏菴先生得之,故某數獲觀焉。今疏本末如此,其詳則俟博雅君子。(《甫田集》)

唐林緯乾書學顔平原,蕭散古淡,無虞、褚輩妍媚之習,五代時楊少師特近之。(《書畫眼》)

張敬玄

張敬玄,貞元中處士,著《書則》一卷。(《唐書·藝文志》)

《宣州東城門頌》,張敬玄書。

石洪

石洪,字濬川,有至行,舉明經,隱居不出,公卿數薦皆不答。烏重胤鎮河陽,具書幣邀辟,後詔書召爲昭應尉、集賢校理。(《唐書·本傳》)

《鍾山總悟上人林下集序》,石洪文并書。

李巽

李巽,字令叔,趙州贊皇人,以明經舉拔萃,順宗時累擢兵部侍郎,鹽鐵轉運副使,終吏部侍郎。巽長於吏事,書法亦妙。(《書史會要》)

王伾

王伾者,杭州人,始以書待詔翰林,入太子宫侍書。順宗立,遷左散騎常侍待詔,後貶開州司馬。上學書於王伾,頗有寵。(《順宗實録》)

《董審碑》,王伾書。

陳諫

陳諫,河中少尹,貶台州司馬,終循州刺史。(《唐書·王伾傳》)

《南海神廟碑》,陳諫書。

裴度

裴度,字中立,河東聞喜人。貞元初,擢進士第,舉賢良方正異等。元和中,歷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勲進上柱國晋國公,還東都,拜中書令,謚‘文忠’。《老子西昇經》,裴度跋,爲褚公書。(《米芾書史》)

韓愈

韓愈,字退之,昌黎人,登進士第。德宗時,遷監察御史。元和初,召爲國子博士,歷吏部侍郎,轉國子祭酒。謚曰‘文’。(《舊唐書·本傳》)

《送孟郊序一首》,生紙寫,不加裝飾,皆有楷字注字處,急於自解,而謝不能竢更寫。(《韓昌黎集》)

韓退之題名二,皆在洛陽。其一在嵩山,天封宫石柱上刻之。其一在福先寺塔下,當時所見墨蹟不知其後何人模刻於石也。

白樂天

白居易,字樂天,太原人。幼聰慧絶人,襟懷宏放,貞元中擢進士甲科。居易文辭富豔,尤精於詩筆。文宗時,歷太子少傅,以刑部尚書致仕。(《舊唐書》)

白居易,字樂天,家韓城,以刑部尚書致仕。居易敏悟絶人,工爲文章,顧况一見其文,不覺自失曰:‘吾謂斯文已絶,今復見子矣。’擢進士拔萃,入爲翰林,後貶江州司馬。然雖失志,能順適所寓,若忘形骸者。會昌初,家東都履道里居第,疏沼植木龍門,構石樓香山,鑿八節灘,自號醉吟先生。或經月不茹葷,又稱香山居士。與胡杲、吉皎、鄭據、劉真、盧真、張渾、狄兼謨、盧貞皆高年不仕,燕集人慕之,繪爲《九老圖》。居易文章精切,然最工詩,長於諷諫得失,名傳雞林,初與元稹唱詠,故號‘元白’。復與劉禹錫齊名,又號‘劉白’。始生七月,能指之無二字,蓋以天禀。觀其書《豐年》、《洛下》兩帖,與夫《雜詩》,筆勢翩翩,大抵唐人作字,無有不工者。如居易以文章名世,至於字畫不失書家法度,作行書妙處與時名流相後先,蓋胸中淵著,流出筆下,便過人數等,觀之者亦想見其風槩云。今御府所藏行書五:《豐年帖》、《洛下帖》、《生涯帖》、《劉郎中帖》、《送敏中歸邠寧幕》等詩。(《宣和書譜》)

樂天書不名世,然投筆皆契繩矩,時有進趣,乃知唐世書學之盛如此。《天竺寺詩序》云:余年十二,先君自虔州歸,爲余言近城山中天竺寺有樂天親書詩,筆勢奇逸,墨蹟如新。今四十七年矣,余來訪之,則詩已亡,有刻石存耳。(《東坡集》)

元稹《春游》一篇,白樂天書之,題云‘元相公春游’,錢思公藏其真蹟,穆父守越時,摹刻於蓬萊閣下。(《容齋隨筆》)

香山寺《八節灘詩》,白居易書。

元稹

元稹,字微之,河南人。八歲喪父,母鄭夫人自授書,教之書學。九歲能屬文,兩經擢第,調判入等,應制舉爲第一。稹年少有才名,與太原白居易友善,工爲詩,當時號‘元和體’。穆宗長慶中,累拜平章事,終武昌軍節度使。(《舊唐書·本傳》)

元稹,字微之,河南人也。相穆宗,贈尚書右僕射。少孤,授學於母,十五以明經中第,相繼應制科擢第一。及典詞誥,務在純厚,時流慕之,文體爲之一變。所長惟歌詩,歆豔一時,天下稱‘元和體’。其詩名與白居易相下上,人目之爲‘元白’。及其在越,與詩人竇群賡酬又稱《蘭亭》絶唱,每一詞出,往往播之樂府。其楷字蓋自有風流醖藉,俠才子之氣,而動人眉睫也。要之詩中有筆,筆中有詩,而心畫使之然耳。今御府所藏正書一:《寄蜀人詩》。(《宣和書譜》)

元微之《修桐柏宫碑》(題跋已見)

皇甫閲

盧擕云:‘徐吏部傳之皇甫閲,閲以柳宗元員外爲入室,劉尚書禹錫爲及門。’(《臨池妙訣》)

柳宗元

柳宗元,字子厚,河東人。少精敏絶倫,爲文章卓偉精緻,一時輩行推仰。第進士,博學宏辭科,授校書郎。貞元中,爲監察御史,擢禮部員外郎,貶永州司馬。元和十年,徙柳州刺史,南方、爲進士者,走數千里從宗元游。經指授者,爲文辭皆有法。世號柳柳州。(《唐書·本傳》)

柳子厚善書,當時重其書,湖湘以南士人皆學之。(趙璘《因話録》)

宗元嘗作《筆精賦》,盡書法之妙。(《書史會要》)

柳宗元《般舟和尚碑》、《彌陀和尚碑》。(題跋俱見前)

柳宗直

柳宗直,字正夫,善操觚牘,得師法甚備,融液屈折,奇峭博麗,知之者以爲工。作文辭,淡泊尚古,撰《漢書文章》四十卷。柳宗元從父弟。(《宗直殯志》)

宗直善書。

房直温

房直温,官至少卿,善書。(《書史會要》)

柳宗元傳房少卿直温。(《臨池妙訣》)

劉埴

劉埴,字秉中,曹州南華人,吏部郎中。(《宰相世系表》)

宗元授劉埴。(鄭枃《書法流傳圖》)

劉禹錫

劉禹錫,字夢得,系出中山。擢進士第,登博學宏辭科,工文章,官終太子賓客。禹錫善詩,白居易嘗推爲詩豪。(《唐書·本傳》)

禹錫《答柳宗元》詩云:‘昔日慵工記姓名,遠來辛苦寫西京。近來漸有臨池興,爲報元常欲抗行。’宗元疊後詩云:‘事業無成耻藝成,南宫起草舊連名。勸君火急添功用,趂取當時二妙聲。’(《柳河東集》)

《令狐公先廟碑》、《宰相崔群碑》,俱劉禹錫正書。

楊歸厚

楊歸厚,扶風人,右拾遺。(《宰相世系表》)

皇甫閲授楊歸厚。(《書法流傳圖》)

沈傳師

沈傳師,字子言,蘇州人,治《春秋》。工書,有楷法。貞元末,舉進士,復登制科,授太子校書郎,召入翰林爲學士。穆宗時,出爲湖南觀察使。寳曆中,拜尚書右丞、吏部侍郎。(《唐書》)

傳師正行書皆至妙品。(《墨池編》)

岳麓山寺有四絶堂,謂沈傳師、裴休筆札,宋之問、杜甫篇章。(《金石考》)

沈傳師《書黄陵廟碑》、《羅池廟碑》(題跋俱見前)

沈傳師《遊道林嶽麓寺詩》(題跋已見前)

沈傳師《柳州井銘》(題跋已見前)

沈傳師《出塞詩帖》

沈傳師《出塞詩》,鮮于伯機故物,見《雲煙過眼録》中。按海嶽書評稱傳師遺蹟有龍遊虎踞之勢,尤精題署,真實録也。(《書畫舫》)

武儒衡

武儒衡,字延碩,并州文水人。論議勁正有風節,官終兵部侍郎。(《唐書·本傳》)

《武登碑》,子儒衡撰并書。

皇甫鎛

皇甫鎛,涇州臨涇人。貞元初,第進士,擢制科。憲宗時,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唐書·本傳》)《昭懿公主碑》,皇甫鎛書。

張弘靖

張弘靖,字元理,延賞子。雅厚信直,以廕爲河南參軍。元和中,拜刑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封高平縣侯,出爲河東盧龍節度使,遷太子少師。(《唐書·本傳》)

《魏博田緒遺愛碑》,弘靖正書。張彦遠云:‘大父高平公,幼學元常,自鎮蒲陝迹類子敬,及處台司乃同逸少,書體三變,爲時所稱。(《書法要録序》)

張文規

張文規,弘靖子。裴度秉政,引爲右補闕,累轉吏部員外郎,出爲安州刺史,終桂管觀察使。(《唐書》)

張彦遠云:‘先君尚書少躭墨妙,備盡楷模。’(《法書要録序》)

李吉甫

李吉甫,字弘憲,趙人,栖筠子。元和中,累擢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封贊皇侯,進封趙國公,出爲淮南節度使,謚曰‘忠懿’。(《唐書·本傳》)

《神女祠詩》,李吉甫撰并正書。

柳宗元《謝李相吉甫公示手札啟》云:‘衡州刺史吕温,過永州,示相公手札,垂露在手,清風入懷。’(《柳河東集》)

唐韋鶠《十馬》後,有元和李丞相吉甫題字,真佳蹟也。(《東觀餘論》)

李渤

李渤,字濬之。刻志於學,與仲兄涉偕隱廬山,更徙少室。元和初,以右拾遺召,不拜,以著作郎召,渤遂起。歲餘遷右補闕,文宗時拜太子賓客。(《唐書·本傳》)

《辨石鍾山記》,李渤撰并書。

崔從

崔從,字子乂,融曾孫。少孤貧,與兄能偕隱太原山中。擢進士第。寳曆初,檢校尚書左僕射,淮南節度副大使。謚曰‘貞’。(《唐書·本傳》)

《崔能神道碑》,能弟從書。

孟簡

孟簡,字幾道,德州平昌人。舉進士宏辭連中。元和中,累遷御史中丞。簡尤工詩。(《唐書·本傳》)

梁庾肩吾《經禹廟詩》,孟簡行書。

裴潾

裴潾,河東聞喜人。篤學善隸書,以廕仕。元和初,累遷左補闕,穆宗時,歷拜兵部侍郎,謚曰敬。(《唐書·本傳》)

裴潾,河東聞喜人。飽學問,以廕補入官,官至兵部尚書。

謚曰‘敬’。好直言極諫,謇謇有王臣節,雖不用於時,而人嘉其忠。喜梁昭明所集《文選》,乃裒今昔辭章續而號之《大和通選》,頗契士論。史復載其隸書爲時推右,晩歲行、草尤勝,當是其耿耿流於毫端者,故筆不病,而韻自高耳。昔人以書傳於時,未必以字得名,蓋或以忠義稱,或以文章稱,况身兼數器而字畫又佳如潾者,誠不可多得也。今御府所藏行書一:《大司宼帖》。

竇群

竇群,字丹列,京兆金城人。父叔向有詩名,群兄弟皆擢進士第,獨群以處士客隱毘陵。德宗擢爲左拾遺,憲宗時,累遷御史中丞,出爲湖南觀察使。(《唐書》)

《四皓舊隱圖畫文》,竇群正書。

竇鞏

竇鞏,字友封,群弟。雅裕有名於時,平居與人言,若不出口,號囁嚅翁。元稹節度武昌,奏鞏自副卒。(《唐書》)

《心經》,竇鞏正書。

于敖

于敖,字蹈中,京兆高陵人。擢進士第,爲校書郎,累遷户部侍郎,出爲宣歙觀察使。敖修謹,家世用文學進。(《唐書·本傳》)

《韋綬碑》,于敖書。

劉伯芻

劉伯芻,字素芝,行修謹,累遷刑部侍郎、左散騎常侍。(《唐書·本傳》)

《贈司空于夐碑》,劉伯芻八分書。

劉寛夫

劉寛夫,伯芻子,官終濠州刺史。(《唐書·本傳》)

《相國崔群先廟碑》,劉寛夫書。

蕭祜

蕭祜,蘭陵人。少孤貧,耿介苦學,自處士徵拜左拾遺,累遷諫議大夫,出爲桂管觀察使,贈右散騎常侍。祜閑澹貞退,善鼓琴賦詩,書畫盡妙,遊心林壑,嘯咏終日。而名人高士多與之遊。(《舊唐書》)

《贈左僕射郭公碑》,蕭祜正書。

王仲舒

王仲舒,字弘中,并州祁人。少有文稱。貞元中,賢良方正高第,拜左拾遺。穆宗立爲中書舍人,終江西觀察使。謚曰‘成’。(《舊唐書·本傳》)

《光福寺塔題名》,王仲舒書。

權璩

權璩,字大圭,秦州略陽人,德輿子。元和初,擢進士,歷爲中書舍人,終鄭州刺史。《崔弘禮碑》,權璩書。

王凝

王凝,字成庶,并州晋陽人。舉明經進士,累擢禮部侍郎。乾符中,終宣歙池觀察使。(《唐書·本傳》)

《會善寺記》,王凝撰并行書。

《無量寺多寳塔記》,王凝正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