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三百二十四

歷朝書譜十四

歐陽詢

歐陽詢,字信本,潭州臨湘人。敏悟絶人,博貫經史,仕隋爲太常博士。高祖微時,數與游。即位,累擢給事中。詢初傚王羲之書,後險勁過之,因自名其體。尺牘所傳,人以爲法,高麗嘗遣使求之。帝曰:‘彼觀其書,固謂形貌魁梧耶。’嘗行見索靖所書碑,觀之去數步復返。及疲,乃布坐至宿其傍三日乃得去。貞觀初,歷太子率更令,封渤海男。(《唐書·本傳》)

皇朝歐陽詢,長沙汨羅人,官至銀青光禄大夫率更令。八體盡能,筆力險勁,篆體尤精,高麗愛其書,遣使請焉。神堯歎曰:‘不意詢之書名遠播夷狄,彼觀其迹,固謂其形魁梧耶。’飛白冠絶,峻於古人,有龍蛇戰鬪之象,雲霧輕濃之勢。風旋電激,掀舉若神。真、行之書,雖於大令,亦别成一體,森森焉若武庫矛戟,風神嚴於智永,潤色寡於虞世南。其草書迭蕩流通,視之二王,可爲動色。然驚奇跳駿,不避危險,傷於清雅之致。自羊、薄以後,略無勁敵,惟永公特以訓兵精練,議欲旗鼓相當。歐以猛銳長驅,永乃閉壁固守。以貞觀十五年卒,年八十五。飛白、隸、行、草入妙,大小篆、章草入能。子通,亦善書,瘦怯於父。薛純陀亦效詢草,傷於肥鈍,乃通之亞也。(《書斷》)

歐陽詢,字信本,潭州臨湘人,官至太子率更令。敏悟超絶,江總一見知其令器也,於是授以書傳。每讀輒數行俱下,遂該洽經史,爲時聞人。初仕隋,爲太常博士。唐高祖微時,數與游。既即位,累擢給事中。詢喜字,學王羲之書,後險勁瘦硬自成一家,議者以謂真、行有獻之法。蓋自羊欣、薄紹之已後,略無勁敵,獨智永恃兵精練,欲與旗鼓相當,而詢猛鋭長驅,智永亦復書斷避鋒,殆將爲之奪氣。其作《付善奴傳授訣》,筆意殆盡,是誠有所得者。至雞林遣使求詢書,高祖聞而歎曰:‘詢之書名,遠播夷狄,彼觀其蹟,固謂形貌魁梧耶。’當時名重如此。詢嘗行見索靖所書碑,初唾之而去,後復來觀,乃悟其妙,於是卧於其下者三日。由是晚年筆力益剛勁,有勢法面折庭諍之風。或比之草裏蛇驚,雲間電發;至其筆畫工巧,意態精密俊逸處,人復比之孤峰崛起,四面削成,論者皆非虚譽也。然詢以書得名,實在正書。若《化度寺石刻》,其墨本爲世所寳。學者雖盡力不能到也。而張懷瓘又稱其飛白、隸、行草入妙,大小篆、章草入能,蓋亦各具一家之見。然而詢雖以正書爲翰墨之冠,而至於行書,又復變態百出,當是正書之亞。此得其行字爲多焉。子通,亦善書,臨模咄咄逼人。今御府所藏四十:

正書:《衛靈公論》、《强弱論》、《節封奕事》、《節蘇原事》。行書: 《秋風辭》、《周公帖》、《鄒穆公帖》、《齊宣王帖》、《卜商讀書帖》、《荀公帖》、《戰國策帖》、《子卿帖》、《庾亮帖》、《張翰帖》、《度尚帖》、《戴逵帖》、《善奴帖》、《三祭祀帖》、《四時祭祀帖》、《百家帖》、《自遣帖》、《勸學帖》、《海上帖》、《隅隩帖》、《祖訥帖》、《守謙帖》、《薄冷帖》、《金蘭帖》、《北遊帖》、《講書等帖》、《千文》。草書:《孝經》、《院君帖》、《盈虚帖》、《京路帖》、《途路帖》、《京兆帖》。(《宣和書譜》)

李嗣真《書後品》列上、下品。

竇臮《述書賦》評已見。

注云:‘書出北齊三公郎中劉珉。’

跋歐陽率更《臨帖》

右率更《臨帖》。吾家率更蘭臺世有清德,其筆法精妙,乃其餘事。豈止士人模楷,雖海外夷狄,皆知爲貴。而後裔所宜勉旃,庶幾不殞其美也。(《集古録》)

歐陽詢《鄱陽帖》

歐陽率更《鄱陽帖》用筆妙於起倒,林夫臨摹,亦不失真,亦翰墨中異人也。繫舟樊口蕭散於寒溪西山之上,擕此書往來,研味彷彿見古人。同觀者潘邠老仲達李文舉、陳元矩、何斯舉。(《山谷集》)

跋歐陽率更書

此碑於歐陽率更書中爲第一,於今所傳正書爲第二。從一點一畫求之,無一毫髮差,舛信所謂如錐畫沙、如印印泥者。舊藏西京范忠獻家,今則破碎,殆不勝摹印矣。此亦近所摹者,其補葺僅能成帙,而不知他日又如何也。拊卷增感。(《姑溪題跋》)

題歐陽率更書

歐率更書,温良之氣襲人,然即之則可畏,頗似吾家叔度之爲人。比來士大夫學此書,好作芒角鎌利,政類阿巢爾。(《山谷集》)

歐陽詢《度尚》、《庾亮》二帖

右唐弘文館學士、兼太子率更令、渤海縣開國男歐陽詢字信本書《度尚帖》,余元豐官長沙,獲於魏泰。《庾亮帖》,壬戌歲過山陽,獲於鍾離景伯。各著半古印,適合縫,文曰‘清河圖籍之印’,乃昔一書也。究延年之化,豈不有神參孔壁之遺,孰云致誤?元祐庚午冬至,蕭間外舍裝。贊曰:渤海光怪,字亦險絶,真到内史。行自爲法,莊若對越。俊若跳躑。後學莫窺,遂起尫劣。(《寶晋英光集》)

跋歐陽帖

余求前人論書,必先擇筆,至於動作,皆得如意,非是未嘗書也。韋昶善書而妙於筆,故子敬稱爲奇絶。然書必托於筆以顯,則筋骨肉理皆筆之所寄也。率更於筆,特未嘗擇,而皆得佳趣,故當是絶藝。蓋其所寄者心耳。論者謂:‘飛白冠絶,有龍蛇戰鬪之象,雲霧輕飄之勢。真、行出於大令,森森焉若武庫矛戟,至使智永奪氣。’信乎!書妙至此極者。然飛白、篆書世不復傳,今收真、行,章草可見,智略無勁敵,非虚語也。虞伯施謂:‘詢不擇紙筆,皆得如意’,此正紀其實耳,宜遂良不能及也。(《廣川書跋》)

唐歐陽詢《夢奠帖》

右唐銀青光禄大夫、太子率更令、渤海郡歐陽詢字信本書《仲尼夢奠帖》七十八字,前後‘御府’、‘法書’二小印,後有‘紹興’小印,合縫處古印甚多。下跋一‘吉’字,未曉誰氏。庚寅十月購於楊中齊家,悦生圖書亦曾入賈秋壑文府。率更初學王逸少書,後漸變其體,筆力險勁,爲一時之絶。人得其尺牘,咸以爲楷範。張懷瓘云:‘歐陽真、行出於大令,自羊、薄以後,略無勁敵,獨永師恃兵精練,議欲旗鼓相攻,歐惟猛銳長驅,永則破膽奪氣。’《法書苑》亦云:‘信本行書,蟬聨起伏,凝結遒聳,裁蕭、永之柔懦,拉羲、獻之筋髓,比之諸勢,出於自得。’此本勁嶮刻厲,森森然若武庫之戈戟,向背轉摺,渾得二王風氣,世之歐行第一書也。辛卯二月辛未重裝,九日丁丑跋於嚴陵官舍。金城郭天錫審定真蹟秘玩。(《書畫題跋記》)

歐陽信本書,清勁秀健,古今一人。米老云:‘莊若對越,俊若跳躑。’猶似未知其神奇也。向在都下,見《勸學》一帖,是集賢官庫物,後有開元題識具全,筆意與此一同,但官帖是硬黄紙爲異耳。至元廿九年閏月望日吴興趙孟頫。(《書畫題跋記》)

韋續《墨藪》,歐陽正行書在中上品。歐教作書有八訣,最利初學學者。觀古人書,必觀墨蹟,乃見妙處。此《夢奠帖》七十八字,真人間絶無僅有,希世寳也,蓋嘗入宋御府矣。趙文敏公所題,考碑志是三十七八歲筆,故與後來特異,吾家蓄古墨蹟此爲最久。正統八年四月六日楊士奇謹書。(《東里集》)

唐歐陽詢《子奇帖》

右銀青光禄大夫、弘文館學士、太子率更令歐陽詢字信本書。新序《子奇帖》,行書見於《淳熙秘閣書目》,御府帖也。歐陽平生愛書故事,《度尚帖》、予家《夢奠帖》皆是故事。《夢奠帖》,暮年所書,紛披老筆,殆不可攀。此帖精謹,中歲書惜不刻石,以永其傳也。乙酉獲於廣陵,甲午三月命工重裝於錢塘,金城郭天錫佑之審定真蹟秘玩。(《書畫題跋記》)

率更所書《夢奠》及《子奇帖》嘗獲觀於佑之郭公山房,今三十年矣。俛仰疇昔,爲之慨然。泰定乙丑十二月廿又六日,巴西鄧文原書。(同上)

率更令歐陽公書法在李唐朝居褚河南、薛少保右,則其妙可知矣。拜觀《新序》一帖,其筆力端重遒麗,足爲萬世法程,學者烏可以片楮忽諸?不特此耳,吴興趙公書籖、巴西鄧先生手跋,亦足清玩也,識者寳之。大梁班惟志謹書。(同上)

歐陽詢《皇甫誕碑》

渤海公以險勁易王體,故碑石照耀四裔,大小皆合宜。右軍世傳皆小楷,《霜寒帖》稍展,至《筆陣圖》則疑非真。再傳爲《千文》,爲《廟堂碑》,確守繩墨,稍廣拓非歐不能。余嘗評歐書,《化度》第一,《皇甫碑》與《温恭公》伯仲,臨池積年,必領其妙。余幼不學書,酷喜藏歷代金石,覽此益重自棄之歎。(《清容居士集》)

(《金石録》、《東里集》、《弇州山人稿》、《金薤琳琅》、《石墨鎸華》,諸跋已見五十六卷《六朝碑刻》。)

歐陽詢《姚恭公墓誌銘》

歐陽詢《周羅睺墓誌》

歐陽詢《元壽碑》(已上諸跋俱見五十六卷《隋刻》。)

歐陽詢《九成宫醴泉銘》(諸跋已見七十六卷。)

歐陽詢《化度寺邕禪師塔銘》(諸跋已見七十三卷。)

歐陽詢《虞恭公碑》

右唐歐陽詢書《虞恭公碑》。歐陽,唐人楷法第一。此與《化度寺》、《九成宫》又歐陽書法第一。三者之中,此與《化度》又第一也。石本皆在陝西,近時陝西人苦於應酬,日竊殘毁,勢將不可永矣。此本今江西布政使陳公爲憲使時所惠予者,予寳之如拱璧。樂君象乾,愛而能教子者,求遺其長子輝學書且屬題識其後。記予少時,何嘗見此,蓋不獨予,雖鄉郡士莫不然也。今有此者,不知寳之,寳之而不知學,其自棄孰甚焉!輝其勉之。(陳循《芳洲集》)

歐陽詢《房謙碑》

歐陽詢《杜如晦碑》(跋見前)

歐陽詢《司空竇抗墓誌》(跋見前)

歐陽詢《千文》(跋見前)

外録

隋之晚年書學尤盛,吾家率更與虞世南皆當時人,後顯於唐,遂爲絶筆。歐陽詢因見右軍教獻之《指歸圖》一本,以三百縑購之,而歸賞玩經月,喜而不寐焉。

歐陽通

歐陽通,詢之子。儀鳳中,累遷中書舍人。天授初,轉司禮卿判納言事。通早孤,母徐教以父書。懼其墮,嘗遺錢使市父遺蹟,通乃刻意臨倣以求售。數年,書亞於詢,父子齊名,號‘大小歐陽體’。(《唐書本傳》)

歐陽通,潭州臨湘人,官至司禮郎判納言事。父詢以書名著於時。通早孤,母徐氏教以父書,懼其家學不振,於是每遺通錢紿云:‘質汝父書蹟之直。’通遂刻意臨倣,不數年,乃繼詢名,號‘大小歐陽體’。然行、草得詢之險勁,盤結分布,意態則有所未及,亦不失其爲名書也。通晚善用狸毛爲筆,覆以兔毫,管用象犀,非得此不作字也,其亦自爲標制。若詢不擇紙筆,皆能如意,則通未爲達論也。至風節學藝,父子表見,一時爲唐名臣,亦已美哉。今御府所藏行書二:《陳高祖本紀》、《千文》。

歐陽通《别帖》

今世所見歐陽通書惟三碑,其《别帖》但存此也。筆力勁險,盡得家風,但微失豐濃,故有媿其父。至於驚奇跳駿,不避危險,則殆無異也。書家論通比詢書失於瘦怯,薛純比詢書失於肥鈍,今視其書可信也。(《廣川書跋》)

歐陽通《道因法師碑》

題跋已載七十二卷。

虞世南

虞世南,字伯施,越州餘姚人。性沉静寡欲,篤志勤學,善屬文。同郡沙門智永善王羲之書,世南師焉,妙得其體。隋大業初,授秘書郎,太宗引爲秦府參軍、弘文館學士。嘗命寫《列女傳》以裝屏風,於時無本,世南暗疏之,不失一字。貞觀七年,轉秘書監,賜爵永興縣公。謚曰‘文懿’。(《舊唐書·本傳》)

虞世南,字伯施,會稽餘姚人。祖儉,梁始興王諮議;父荔,陳太子中庶子。世南受業於吴郡顧野王門下,讀書十年。國朝拜銀青光禄大夫、秘書監永興公。太宗詔曰:‘世南一人有出世之才,遂兼五絶:一曰忠讜,二曰友悌,三曰博文,四曰詞藻,五曰書翰。有一於此足爲名臣,而世南兼之。’其書得大令之宏規,含五方之正色,姿榮秀出,智勇在焉。秀嶺危峰,處處間起,行、草之際,尤所偏工。及其暮齒,加以遒逸,臭味羊薄,不亦宜乎?是則東南之美,會稽之竹箭也。貞觀十二年卒,年八十一。伯施隸、行書入妙。然歐之與虞可謂智均力敵,亦猶韓盧之追東郭兔也。論其衆體,則虞所不逮歐。若猛將深入,時或不利;虞若行人妙選,罕有失辭。虞則内含剛柔,歐則外露筋骨。君子藏器,以虞爲優。族子纂,書有叔父體則,而風骨不繼,楊師道、上官儀、劉伯莊并立,師法虞公,過於纂矣。張志遜又纂之亞也。(《書斷》)

虞世南,字伯施,越州餘姚人,官至銀青光禄大夫、秘書監。與兄世基執弟子禮於吴郡顧野王,力學不倦,至累旬不盥櫛。文章婉縟,慕僕射徐陵,由是聲譽藉甚。陳滅,與世基入隋。世基辭章,清勁過世南,而贍博不及。俱名重一時,議者以比晋二陸。釋智永善書,得王羲之法,世南往師焉。於是専心不懈,妙得其體。晚年正書,遂與王羲之相後先。當時與歐陽詢俱以書稱。議者以謂‘歐之與虞,智均力敵,亦猶韓盧之逐東郭兔也。虞則内含剛柔,歐則外露筋骨。君子藏器,以虞爲優。’蓋世南作字不擇紙筆,皆能如志。立意沉粹,若登太華,百盤九折,委曲而入杳冥。或以比羅綺嬌春,鵷鴻戲海,層臺緩步,高謝風塵,其亦善知書者。族子纂、孫郁皆能繼世,而風骨不逮世南。外若不勝衣而中抗烈,論議持正,氣無所屈。唐文皇一見奇之,嘗曰:‘與世南商略古今,有一言失,未嘗不悵恨。’乃詔曰:‘世南一人有出世之才,遂兼五絶:一曰忠讜,二曰友悌,三曰博聞,四曰詞藻,五曰書翰。有一於此足爲名臣,而世南兼之。’其器重如此。嘗作《筆髓》,學者多宗焉。有《孔子廟堂碑》、《千佛銘》、《師子賦昭陵刻石銘》、《嘉瑞賦》最聞於時。然世南雖以正書見稱,而行書出奇處亦不在名流下,此所得惟多行字耳。今御府所藏一十有三:行書:《積年帖》、《借乳鉢帖》、《枕卧帖》、《蔬會帖》、《翰墨帖》、《賢士帖》三、《汝南公主銘藁》。草書:《論道帖》、《關内帖》、《前書帖》、《臨張芝〈平復帖〉》。(《宣和書譜》)

李嗣真《書後品》列上下品

竇臮《述書賦》評已見

虞世南《道塲碑》

草書妙處,須學者自得,然學久乃當知之墨池筆塚非傳者妄也。虞永興常被中畫腹,書末年尤妙,貞觀間亦已耄矣,而是書之工,唐人未有逮者。元豐乙丑五月戊申,平原監郡趙正夫會食於西齋,出以示予諦玩無斁。(《黄山谷集》、《廣川書跋》一則見五十六卷。)

虞世南《夫子廟堂碑》

諸跋已見五十八卷。

虞世南《汝南公主墓銘藁》

世南《汝南公主銘起草》,洛陽王獲處見摹本,云真蹟在洛陽好事家,有古跋。後十年,見真跡在故相張公孫直清處,其後止‘貞觀十年十一月丁亥朔’,旁小字注云: ‘赫赫高門,在裴丞相家,是其銘。’然此幅文但至半而止,行下有空白紙,猶空十一字,此蓋卒日,猶未言葬也。闕文尚多,安得便言‘赫赫高門’?不當後幅却與前幅不相連屬也。其前縹紅綾,色如新。有名幾玄題其褾云:故祭酒崔十八丈綽,嘗與寇章、賀拔惎皆以賞鑒相尋,每稱服膺虞書,多歷年所。自會昌以來,時觀斯帖,因致其真隸有加。頃年崔文每送予下第東歸,必云此去獲見《汝南帖》,亦何减於昇第耶!所惜者,闕其銘文耳。咸通二年春,於存神室輟獻子凝,良足嗇愛也。幾玄不知何人也。虞帖爲時所重如此,今好事家絶不曾見真蹟。摹本《枕卧》、《積年》、《蚛牙》、《頭風》四摹帖,一關中刻石帖,今法帖所載耳。世最少者,子敬虞帖。今好事家一字亦無耳。(米芾《書史》)

虞永興《汝南公主墓誌起草》真蹟,先宋時藏洛陽好事家,後歸張直清,米元章嘗見之。元初在郭佑之處,後不知所在,亦不知何年入石。按元章云:‘予臨《汝南帖》,浙中好事者以爲真刻石。’今觀此刻,字勢長而肥,頗類米筆。又張氏本‘十六日’下有闕文,挍之良是,然無旁注小字‘赫赫高門’等語,及幾玄題字。《雲烟過眼録》記郭本有米跋,今亦不存,蓋米喜臨晋唐帖,往往逼真,而一時題記多略不録,况此帖世無别本,必米蹟也。予以《孔子廟碑》易於朱君性甫,都玄敬見而稱愛,遂題以歸之。(《甫田集》)

昔人於永興、率更書俱登品神妙間,而往往左袒永興。余初不伏之,以虞之肉似未勝歐骨,蓋謂正書也。晚得永興《汝南公主誌銘草》,一閲見其蕭散虚和,風流姿態,種種有筆外意,高可以并《蘭亭詩敘》,治頭眩方,卑亦在《枯樹》上游,則非鄱陽薄冷險筆所能并駕矣。此草吾鄉陸太宰完所藏,而李文正東陽爲識其後,且云太宰見此本,三十年往來於懷,其弟長卿始購得之,以爲快然。余考米襄陽《書史》云:先於洛陽王獲見摹本,後十年,真迹在故相張公孫直清處,其後止‘貞觀十年十一月丁亥朔十六日’,與今文正相合。但所云旁小字注:‘赫赫高門,在裴丞相家’是其銘,及前縹紅綾色如新,有名幾玄者題云云。又《宣和書譜》:已入祕殿,而前後御題寳識今皆無之,此豈即王獲之本,抑果真蹟,而流傳兵燹失褾識耶?襄陽又自言:‘嘗臨《汝南墓誌》,浙中好事者以爲真虞本。’此書雖妙極戈法而不無襄陽結搆,或即米所臨,亦未可知也。竊以爲右軍之《宣示》,大令之《白騎》即一轉故自佳,何必鍾大傅哉?(《弇州山人稿》)

虞世南《千文》

虞世南所書,言不成文,乃信筆偶然耳。其字畫精妙,平生所書碑刻多矣,皆莫及也,豈矜持與不用意便有優劣耶?(《集古录》)

虞世南《别帖》

虞伯施手帖論儒學,不使一日失業,恐子弟墜其家聲,且戒之使其不息也。觀《北堂書鈔》,大見功力深至,非積學之久不能盡此。子纂雖識書學,而文藝衰矣,故知虞氏九世文名,爲儒林所歎,可以爲難也。方隋時,伯施以文學推選任秘書郎,來獲兒以武略任將帥。至唐,來氏有恒濟反以文顯,而虞氏子昶以下不能世其業,而爲入仗宿衛,故陸元方戲曰:‘來獲兒,兒把筆;虞世南,男帶刀。’故曰:雖在父兄不能移子弟,理固然也。(《廣川書跋》)

虞世南書《心經》

虞書石刻雖不盡有,尚多見之,《心經》精妙,始見此本,章二卿自言家藏已百餘年矣。柳誠懸《蘇浩夫人誌銘》此本奇甚,只一疊字,真欲照人,小字難於寛綽而有餘,不如此不足爲楷法。户簉李公誠之示以大父參政文肅公草堂所藏懷素《自序》,嘉定九年閏四月丙子,同觀於道山堂,有疑爲臨本者,然亦妙矣,未易輕議。(《攻媿集》)

虞世南真蹟

永興公書接晋魏之緒,啟盛唐之作,六七百年來,真蹟世已絶少存者,墨本人間想望髣髴,豈復見此神妙造極者。子山公臨池之嗜,追配昔人,殆神物留之,以遺真知真好者,非偶然也。某家學荒落,加以目昏,撫卷感歎,子山命識其後,故輒書之。(《道園學古録》)

虞世南《破邪論序》

題跋已見前。

虞世南奏草

右唐虞世南奏草真蹟,中云:‘伏蒙聖慈,以臣進呈《孔子廟堂記》石本,特賜臣晋右將軍王羲之黄銀印一顆,臣已祗受盡在,貞觀七年十月。’後有宋人題名及賈丞相悦生印,今藏宜興徐氏,乃閣老公故物也。世南所書《廟堂記》,予碑跋中嘗及之,但羲之有黄銀印及太宗以之而賜世南,此皆後人所未知,故表而出之。(《寓意編》)

虞世南《積時帖》

此卷或疑米臨,然其研筆處特爲瘦勁,米書以態勝,不辦此也。王元美家有虞永興《汝南公主墓誌》,客亦有謂米臨者。元美自題曰:‘果爾則買王得羊,於願足矣。’此帖則當出其右,具眼者自能識取。(《畫禪室隨筆》)

虞世南《東觀帖》

虞永興嘗自謂於道字有悟,蓋於發筆處出鋒,如抽刀斷水,正與顔太師錐畫沙、屋漏痕同趣。前人巧處故應不傳,學虞者輒成算子,《筆陣》所訶以此。余非能書,能解此耳。其昌。(《珊瑚網》)

外録

虞世南曰:‘余嘗夢吞筆,後夢張芝,指爲一道字,方悟其書也。’(《金壺記》)

世南傳歐陽率更詢、褚河南遂良,遂良傳薛少保稷,是爲‘貞觀四家’。(解縉《書學傳授》)

虞纂

世南族子,書有叔父則,而風骨不繼。(《書斷》)

虞焕

竇蒙云:‘子纂、孫焕皆能繼世,焕授武官,在仗宿衛。’(《述書賦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