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三百十二

歷朝書譜二帝王妃后二

高祖

唐高祖,諱淵,字叔德,姓李氏,隴西成紀人也。性寬仁,襲封唐公。隋義寧初歷拜大丞相,進封唐王。武德元年即皇帝位,廟號高祖。(《唐書》本紀)

竇臮《述書賦》語見一百四十一卷。

高祖書師王襃,得其妙,故有梁朝風格焉。(《述書賦》)

隋鄭州刺史李淵爲子祈疾疏,大業二年。行書在鄠縣。

 

太宗

太宗,諱世民,高祖次子也,爲人聰明英武,有大志。謚曰文。(《注金石表》)

唐太宗,李氏,諱世民,高祖之次子。有隋末首建大議,起太原,入長安,取天下如運諸掌。故史稱除隋之亂,比跡湯武;致治之美,庶幾成康,夫可謂近古之英主。方天下混一,四方無虞,乃留心翰墨,粉飾治具。雅好王羲之字,心摹手追,出内帑金帛,購人間遺墨,得真行、草二千二百餘紙來上。萬機之餘,不廢模倣。先是,釋智永善羲之書,而虞世南師之,頗得其體,太宗乃以書師虞世南。然嘗患戈脚不工,偶作‘戬’字,遂空其戈,令世南足之,以示魏徵,徵曰:‘今窺聖作,惟戬字戈法逼真。’太宗歎其高於藻識,然自是益加工焉。世南既亡,以褚遂良侍書,凡人間所上羲之帖,惟遂良究其真贋,故所學尤勝。嘗謂朝臣曰:‘書學小道,初非急務,時或留心,猶勝棄日,然亦未有不學而得者。朕少時臨陣,料敵以形勢爲主,今吾學書亦然。’又嘗作《筆法》、《指意》、《筆意》三説以訓學者,蓋所得其在是歟。復善飛白,一日宴三品以上於玄武門,作飛白以賜,臣下乘酒争取,以爲娱樂。置洪文舘,選貴遊子弟有字性者,出禁中所藏書,令斆學焉。海内有善書者,亦皆追入舘。由是十年間,翕然向化。一日作真草屏幛以示群臣,其筆力遒勁,尤爲一時之絶。又嘗贊羲之傳,痛論字學,固亦見其髣髴。觀夫淵源,變態出於筆端者,信非一日之習,其所由來遠矣。今御府所藏一十有四。正書:《詔勅》;行書:《詔勅》、《道德勅》、《禊宴詩》、《江叔帖》、《藝韞帖》、《好謙帖》、《真蹟帖》、《枇杷子帖》、《魏仲思改名勅》;草書:《九仙門勑》、《晚來勅》、《手勑》、《無爲帖》(《宣和書譜》)

太宗於右軍之書特留眷賞,貞觀初下詔購求,殆盡遺逸。萬機之暇,備加執玩,《蘭亭》、《樂毅》尤聞寳重。(武平一《徐氏法書記》)

太宗則備集王書,聖鍳旁啟。(詳見百四十一卷。)註云:當貞觀中,鳩集二王真迹,徵求天下,併充御府。(《述書賦》)

太宗爲飛白書‘鸞鳳螭龍’四字,筆勢驚絶,謂司徒長孫無忌、吏部尚書楊師道曰:‘朔旦舊俗必用衣及物相賀,今各賀卿飛白書。’(《金壺記》)

唐《晋祠銘》、《温泉銘》,《魏鄭公碑》俱太宗御製御書。(詳見前)

太和中,宋國公李令問孫芳詣闕,進高祖、太宗所賜衛公靖官告、勅書、手詔等十餘卷,内四卷太宗文皇帝筆迹,文宗寳惜不能釋手。其佩筆尚堪書,金裝木匣,製作精巧。帝并留禁中,令書工模寫本還之。(《舊唐書·李靖傳》)

唐太宗躬擐甲胄出入行陣,親與群雄搏戰而勝之,計其勇健虓武,豈復翰墨間人也?《官法帖》帝王部中有太宗書真行千餘字,觀其用筆精工,法度粹美,雜之二王帖中不能辨也,而其雄邁秀傑之氣則冠諸書者。嗚呼盛哉!宜其備文武之大美,兼聖賢之能事,除隋之亂,比跡湯武;致治之美,庶幾成康,雖数千年慨然可想也。此書畫目是其真蹟,前數行亦自有法可愛。乙酉仲夏柯山東堂書。(張耒《宛丘集》)

唐太宗《屏風書》,余從兄季平家所藏。蓋從祖紹興初爲江西漕屬,以重賂得於北人之南渡者,凡十一幅,皆絹素也。其上雜繪禽蟲水藻之文,猶隱然可認。按《唐會要》,貞觀十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上自爲真草書屏風以示群臣,筆力遒勁,爲一時之絶,誠可寳也。淳熙九年冬十一月祝寬夫公濟跋。(《戲鴻堂法帖》)

文皇嘗作真草書古帝王鑑語爲二屏風示群臣,今所存者草書耳。輕俊流便,宛然有右軍、永興風度,惜天骨小乏,戈法猶滯。後有祝寬夫、姜夔王允初跋,亦佳。姜遂題字荒傖不知體,大可笑也。(《弇州山人稿》)

 

高宗

高宗,諱治,字爲善,太宗第九子也。高宗雅善真草、飛白。(《墨池編》)

唐《登封紀號文》,高宗撰并行書,碑側正書,又小字書。(《金石録》)

高宗咸亨中御飛白書題金字波若碑,永淳中御札又飛白書一‘飛’字題寺壁。(裴漼《嵩岳少林寺碑》)

宋《淳化閣帖》第一卷《弔江叔帖》、《叔藝韞多材帖》、《答進枇杷》并《移營五橋南》四帖皆高宗書。(《東觀餘論》)

永徽七年夏四月,御安福門書慈恩寺碑文。(《舊唐書》本紀)

高宗初扶牀,將戲弄筆。左右試置紙於前,乃亂畫滿紙,角邉畫處成草書勅字,太宗遽令焚之,不許傳外。(《酉陽雜俎》)

高宗嘗爲飛帛書賜侍臣,賜戴至德曰:‘汎洪源,俟舟楫。’郝處俊曰:‘飛九霄,假六翮。’李敬曰:‘資啓沃,罄丹誠。’崔知悌曰:‘竭忠節,贊皇猷。’皆意見於辭云。(《唐書·戴至德傳》)

龍朔二年四月,上自爲書與遼東諸將,謂許敬宗曰:‘許圉師嘗自愛書,可於朝堂開示。’圉師見,甚驚喜,私謂朝官曰:‘圉師見古蹟多矣,今觀聖蹟,兼絶二王,鳳翥鸞廽,實古今書聖也。’(《法書要録》)

潤州栖霞寺,是梁處士明山賓故宅,帝特爲製碑文,親書於石,論者榮之。(《舊唐書·明崇儼傳》)

帝嘗營奉天宫,田遊巖舊宅直宫左,詔不聽毁。天子自書榜其門曰‘隱士田遊巖宅’。(《唐書田遊巖傳》)

中宗

中宗,諱顯,高宗第七子也。

正月八日立春,内出綵花賜近臣,武平一應制詩成,中宗手勅批云:‘平一年雖最少,文甚警新,今更賜花一枝,以彰其美。’(《唐詩紀事》)

中宗書《述聖紀》,題跋已見。

 

睿宗

睿宗,諱旦,上元二年封相王,高宗第八子也。好學通訓詁,工草隸書。(《唐書》本紀)

帝性淳和,好書史,尚古質,書法正體,不樂浮華。(《述書賦注》)

竇臮《述書賦》見一百四十一卷。

唐延和元年七月,改故建國寺爲大相國寺,睿宗御書碑額爲一絶。(《圖畫見聞志》)

睿宗書《昇中述志碑》及《龍興聖教序》、《武士彠碑》,諸題跋俱見前。

 

玄宗

玄宗,諱隆基,睿宗第三子也。性英斷多藝,善八分書。(《舊唐書》本紀)

唐明皇,諱隆基,睿宗第三子也,其英武該通,具載本紀。臨軒之餘,留心翰墨。初見翰苑書體,狃於世習,鋭意作章草八分,遂擺脱舊學。觀其批張九齡表、賜裴耀卿詩與夫嘉賓之勅、五王之贊,議者言其豐茂,英特斯亦天禀。如八分書‘北京義堂’與《東岳封襌碑》,雖出於當時,學士共相摹勒。然其風格大體皆有所授。竇臮賦其書,以謂‘風骨巨麗,碑板峥嶸,思如泉而吐鳳,筆爲海以吞鯨’,亦足以狀其瑰偉也。今御府所藏二十有五:隸書:《五王贊》、《法空字》、《喜雪篇》、《太一字》。行書:《賜趙宣王等勑》、《訪道勅嘉賓勅》、《賜李含光勑》二、《批答李含光表修齋》二、《批答李含光表謝賜》、《批答李含光表投璧》、《批答李含光表起居》、《批答李含光表香信》、《批答李含光表謝修功德》、《批答張九齡謝知制誥》、《批答楊勵俗等表》、《批答裴耀卿等雪篇表》、《批答裴耀卿等賀雨表》、《批答裴耀卿等奏謝宣示聖旨表》、《賜裴耀卿等詩》、《鶺鴒頌》、《送虚巳赴蜀川詩》、《春臺望雜言》。(《宣和書譜》)

竇臮《述書賦》語見一百四十一卷。

開元天寳皇帝仁孝慈和,兼負英斷,好圖畫,少工八分書及章草,殊異英特。開元中八分書‘北京義堂’、《西岳華山東岳封禪碑》,雖有當時院中學士共相摹勒,然其風格大體皆出自聖心。(《述書賦注》)

唐明皇工八分、章草,豐茂英特。初,張説爲麗正殿學士,獻詩明皇,自於彩箋上八分書讚。(周越《古今法書苑》)

玄宗開元中親注《孝經》,并製序,八分書之,立於國學。(程大昌《演繁露》)

開元十五年,以司馬承禎王屋所居爲陽臺觀,上自題額。(《舊唐書》)

開元十六年,帝自擇廷臣爲諸州刺史,詔宰相、諸王、御史以上祖道洛濵,盛供具,奏太常樂,帛舫水嬉。命高力士賜詩,令題座右。帝親書,且給紙筆,令自賦。(《唐詩紀事》)

開元十七年,宋璟爲尚書、右丞相,張説爲左丞相,源乾曜爲太子少傅,同日拜。有詔大官設饌,太常奏樂,會百官尚書省吏堂。帝賦三傑詩,自寫以賜。(《唐書·宋璟傳》)

張説嘗自製其父丹州刺史隲碑文,玄宗聞之,御書其碑額賜之,曰‘積善之墓’。又玄宗爲説自製神道碑文,御筆賜謚曰‘文貞’。(《唐書·張説傳》)

上幸東都,還京師,因校獵於城南,經盧懷慎别業,遣中書侍郎蘇頲爲其碑文,上自書焉。(《舊唐書·盧懷慎傳》)

太子賓客韓思復卒,天子親題其碑,曰‘有唐忠孝韓長山之墓’。(《唐書·韓思復傳》)

紅樓中有玄宗題詩,草、八分每一篇一體。(鄭嵎《津陽門詩注》)

宋道士柴通元居承天觀,即唐軒遊宫,有明皇詩石及所書《道德經》二碑。(《宋史·方技傳》)

唐明皇書《陜州盧奂NFBE5事讚》。

唐明皇書《鶺鴒頌》。

唐明皇書《謁玄元廟詩》。

唐明皇書《裴光庭碑》。

唐明皇《涼國大長公主碑》。

唐明皇《金仙長公主碑》。

唐明皇《武部尚書楊珣碑》。

唐明皇書《泰山銘》。

唐明皇書《孝經》。

已上題跋已見。

 

肅宗

肅宗,諱亨,玄宗第三子也。性純孝好學,天寳十五載即皇帝位於靈武。(《本紀》)

唐肅宗,諱亨,明皇第三子也。天性仁孝,好學不倦。明皇酷愛與諸子異,開元二十五年乃立爲皇太子。明皇幸蜀,父老遮道,乞留太子平賊,蓋當時人心已知歸矣。迨其以天下元帥,提孤軍抗衡漁陽卷地之衆,日消月化,雷驅電掃,終使海嶽一清,宗廟如故,真不愧主噐之託也。即位之明年,遣韋見素迎上皇自蜀還京,使明皇感悟,自謂:‘吾始得爲天子父,不其美歟?’其盛德成功,雖未足以比迹湯武,而至于削平禍亂,再造唐室,亦傑然用武之君。是以若郭子儀、李光弼之徒,真天下豪傑之士,功名爲中興第一,皆肅宗善將將而能御之,要知英主自有真也。肅宗早歲時,明皇爲選佳士如賀知章等,侍讀左右,氣味漸摩,曾非一日。又當明皇在御,以行書、八分、章草書爲時矜式,肅宗以子職侍東宫,方温凊定省間,得無過庭之訓?是宜行書亦有家法,而其氣韻與能字者争衡也。今御府所藏行書七:《賜李含光勅》二、《批答郭子儀表》、《批答李季卿表》、《批答李含光表修齋》、《批答李含光表錫縑》、《批荅李含光表修功德》。(《宣和書譜》)

《唐多心經》,天寳九載皇太子亨書。工部尚書來曜碑,上元二年肅宗御篆額。(《金石録》)

薛紹彭收肅宗《千文》。(米芾《書史》)

 

代宗

代宗,諱豫,肅宗長子也。聰明寬厚,好學强記,通易象。(《本紀》)

唐代宗,諱豫,肅宗長子也。明皇諸孫百餘人,代宗最長,爲嫡皇孫。聰明寬厚,喜怒不形於色,好學强記,深於易象。宵旰之暇,留心翰墨,於行書益工,大抵有唐自太宗以還,世相祖襲,至代宗家學未墜。論其筆力,則有非太宗、明皇超邁之氣,然亦有足觀者。今及見者,《春日雨晴燕諸王》與《中秋月夜》之詩,筆法勁媚,尚可以追配昔人云。今御府所藏行書七:《南郊口號》、《歲功贊》、《守歲詩中秋月夜詩》、《秋日詩》、《重陽詩》、《春日雨晴燕諸王詩》。(《宣和書譜》)

唐《慈恩寺常住莊地碑》,大曆六年代宗篆額。(《金石録》)

唐《批答沙門佛藏表》,代宗書,在京兆府。(《金石略》)

 

德宗

德宗,諱适,代宗長子也。(《本記》)

唐德宗,諱适,代宗長子也。初在宗藩,譽望已著。性識强敏,一經於目,往往不待學而能。其所以自任者,亦復如此。齒胄之年,便爲統帥。既總萬幾,頗勵精治道,思前王能事,以壯大猷。故群臣章奏來上,皆即批答,筆無滯思,翰墨落落可觀。大抵唐以文皇喜字書之學,故後世子孫尚得遺法。至於張官置吏以爲侍書,世不乏人,良以此也。陸贄以内相輔贊,奏牘動千百言,度其可否從違,常與贄所陳相當。而流離兵火,遺散不復收,是以存者無幾。觀其行書,筆意亦不愧前人云。今御府所藏行書一:《批答趙惠伯表》。(《宣和書譜》)

貞元元年,河中平馬燧還太原,德宗賜燧《宸扆》、《台衡》二銘。燧至太原,乃勒二銘於起義堂西偏,帝爲題額。(《舊唐書·馬燧傳》)

劉禹錫《代杜相公謝手詔表》,注云:詔後批云朕自書。(《文苑英華》)

唐《批答河中尹渾瑊賀表》,德宗書,在京兆府。(《金石略》)

 

順宗

順宗,諱誦,德宗長子也。爲人寬仁,喜學藝,善隸書。建中元年爲皇太子,德宗爲詩并他文賜大臣者,皆令上書之。(《順宗實録》)

貞元五年,李晟與侍中馬燧見於延英殿,詔有司各圖其像於舊臣之次,仍令皇太子書是命紀於壁焉。復命皇太子書其文以賜晟,晟刻石於門左。(《舊唐書·李晟傳》)

帝至自梁,李晟以戎服見三橋,帝紀其功,自文於碑,勅皇太子書,立於東渭橋,以示後世。又令太子録副以賜。(《唐書·李晟傳》)

唐《段秀實碑》,貞元元年德宗撰,皇太子誦行書。《麟德殿宴群臣詩》,貞元四年德宗撰,皇太子誦行書。《韋皋紀功德碑》,貞元二十年德宗撰,皇太子誦正書。(《金石録》)

 

憲宗

憲宗,諱純,順宗長子也。

元和四年七月,御製前代君臣事迹十四篇,書於六扇屏風,出書屏以示宰臣。(《舊唐書》本紀)

 

文宗

文宗諱昂,穆宗第二子也。

太和八年,御寫《周易》義五道示群臣。(《舊唐書》本紀)

開成四年上巳,曲江賜宴,群臣賦詩,裴度以疾不能赴。文宗遣中使賜度詩,仍賜御札曰:‘朕詩集中欲得見卿唱和詩,故令示此。’(《舊唐書·裴度傳》)

 

宣宗

宣宗,諱忱,憲宗第十三子。帝雅好儒士,當時以大中之政有貞觀之風焉。(《舊唐書》本紀)

唐宣宗,諱忱,憲宗第十三子也。性嚴重寡言,宫中以爲不慧。然精於聽斷,而專事明察,其所以黜陟臣下,皆出於己。至於手寫詔勅,而人一被識擢,則爲時之榮遇。大抵傷於太察,而無復仁恩之意,自是唐室至宣宗而復蹇矣。當時法書之盛,如裴休輩尚能追步顔柳。故諸宗承襲太宗之學,皆以翰墨流傳,至宣宗復以行書稱,蓋其典刑猶在也。今御府所藏行書三:《賜李叢勑》、《賜李叢手勑》、《賜李叢手詔》。(《宣和書譜》)

嘉興天聖寺有唐宣宗真蹟。(陸友《研北雜志》)

 

昭宗

昭宗,諱曄,懿宗第七子也。帝攻書好文,尤重儒術。(《舊唐書》本紀)

唐昭宗,諱曄,爲人明倩,多喜作書字。初有志興復,慨然思得非常之材,相圖囘治具,惜無以助之。當是時,錢鏐以節制領浙右,雖稱臣不乏貢賦,而實覇有一方,信英雄也。然昭宗於此乃能籠絡駕馭,推赤心置人腹中,使鏐終唐室而不二心者,昭宗實有以歸之也。觀其以衣襟書賜鏐,當時不能無意。其書雖不稱於世,而興復之志,於斯可見矣。今御府所藏行書一:《賜錢鏐衣襟書》。(《宣和書譜》)

 

竇后

高祖太穆皇后竇氏,京兆始平人,隋定州總管神武公毅之女也。善書學,類高祖之書,人不能辨。工篇章而好存規誡。(《舊唐書》本傳)

 

則天皇后

則天皇后,武氏,諱曌,并州文水人也。上元元年高宗號‘天皇’,皇后號‘天后’,天下謂之‘二聖’。弘道元年爲皇太后,臨朝稱制。天授元年,后自稱皇帝,改國號周。長安五年,上后號曰‘則天大聖皇帝’。(《唐書》本紀)

唐則天順聖皇后武氏,凛凛英斷,脱去鉛華脂韋氣味,乘高宗溺愛而窺覦竊起。遂能不出重闈深密之地,駕馭英雄,使人人各爲其用,不旋踵,謀移唐室。使之善自退託,有《周南·卷耳》之志,則其用心豈减古賢后妃哉!惜乎不知出此,乃欲以牝鷄司晨,宜乎不克令終,而張柬之等起而正子明辟也。新史貶而傳之,舊史以爲窮妖白首,良以爲訓。考其出新意持臆説,增减前人筆畫,自我作古,爲十九字,曰(天)、埊(地)、(日)、囝(月)、〇(星)、(君)、(年)、(正)、(臣)、曌(照)、(戴)、(載)、圀(國)、(初)、(證)、(授)、(人)、(聖)、(生)。當時臣下章奏與天下書契,咸用其字。然獨能行於一世,而止唐之石刻載其字者,知其在則天時也。雖然,亦本於喜作字。初得晋王導十世孫方慶者家藏其祖父二十八人書跡,摹搨把翫,自此筆力益進,其行書駸駸稍能有丈夫勝氣。今御府所藏行書一:《夜宴詩》。(《宣和書譜》)

薦福寺天后飛白題額,崇福寺武后題額。(《歷代名畫記》)

周《昇仙太子碑》,聖曆二年武后撰并行書。(《金石録》)

延載初,周允元除鳳閣鸞臺平章事,證聖元年卒。則天爲七言詩傷之,又自繕寫,時以爲榮。(《舊唐書·周允元傳》)

上官昭容

上官昭容,名婉兒,西臺侍郎儀之孫。天性韶警,善文章。自通天以來内掌詔命,掞麗可觀。帝即位,進拜昭容。景雲中謚‘惠文’。(《唐書》本傳)

千福寺額,上官昭容書。(《歷代名畫記》)

吕温《上官昭容書樓歌序》云:‘貞元十四年,友人崔仁亮於東都買得《研神記》一卷,有昭容列名書縫處。’(《吕衡州集》)

 

漢王元昌

漢王元昌,高祖第七子也。少好學,善隸書。武德三年封魯王,貞觀中授華州刺史,轉梁州都督,改封漢王。(《唐書》本傳)

皇朝漢王元昌,神堯之子也。尤善行書,金玉其姿,挺生天骨,襟懷宣暢,灑落可觀。藝業未精,過於奔放。若吕布之飛將,或輕於去就也。諸王仲季并有能名,韓王、曹王即其亞也。曹則妙於飛白,韓則工於草行。魏王、魯王即韓王之倫也。(《書斷》)

李嗣真《書後品》列中上品,論見一百三十八卷。

竇臮《述書賦》評見一百四十一卷。

漢王祖述羲,獻,雖在童年,已精筆意。(《墨池編》)

 

韓王元嘉

韓王元嘉,高祖第十一子也。少好學,聚書至萬,卷採碑文古蹟,多得異本。其修身潔己,内外如一,當代諸王莫能及者。(《唐書》本傳。《書斷》附漢王後。)

 

魯王靈夔

魯王靈夔,高祖第十九子也。少有善譽,好學,工草隸。貞觀五年封魏王,授幽州都督,改封魯王。(《唐書》本傳。《書斷》附漢王後。)

 

魏王泰

魏王泰,字惠褒,太宗第四子也。少善屬文,武德三年封宜都王,貞觀二年改封越王,徙封魏王。太宗以泰好士、愛文學,特令就府别置文學舘,任自引召學士。泰撰《括地志》,詔令付祕閣。貞觀二十一年進封濮王。(《舊唐書》本傳。《書斷》附漢王後。)

 

曹王明

曹王明,太宗第十四子。貞觀二十一年受封,顯慶中梁州都督,後歷虢、蔡、蘇三州刺史。(《舊唐書》本傳。《書斷》附漢王後。)

曹王明行書絶時,飛白亂王右軍,有唐以來一人而已。(《書史會要》)

 

范陽王藹

范陽王藹,魯王靈夔次子。封范陽王,歷右散騎常侍。(《唐書》本傳)

高宗《與魯王帖》云:‘叔藝韞多材慈,深善誨藹,夙奉趨庭之訓,早擅臨池之工。聞其比來復愛飛白,昨故戲操翰墨,聊以示藹。’(《法帖釋文》)

 

岐王範

岐王範,始名隆範,避帝諱去二名。初王鄭,改封衛王,降封巴陵郡王。岐爲太常卿,累遷太子太傅。開元十四年薨,册書贈惠文。太子範好學工書,愛儒士,聚書畫皆世所珍。(《唐書》本傳)

竇臮《述書賦》評見一百四十一卷。

 

玄宗諸子

唐《石臺道德經》,其經文御書,其注皆諸王所書。群臣請立《道德經》奏荅并書注,諸王列名附。唐玄宗諸子三十人字,皆一體。(《集古録》)

 

壽王瑁

壽王瑁,玄宗第十八子,母武惠妃,寵傾後宫,宫中常呼爲十八郎。開元十三年封壽王,二十三年改名瑁。(《唐書》本傳)

唐《天章雲篆碑碑陰》文壽王清書,在蜀州青城山。(《墨池編》)

 

臨川公主

臨川公主,(太宗女。)韋貴妃所生,下嫁周道務。主工籀隸,能屬文。高宗立,上《孝德頌》,帝下詔褒荅。永徽初,進長公主,恩賞卓異。(《唐書》本傳)

 

晋陽公主

晋陽公主,(太宗女。)字明達,幼字兕子,文德皇后所生。主臨帝飛白書,下不能辨。(《舊唐書》本傳)

 

太祖

皇帝,姓朱氏,宋州碭山午溝里人,名温,更名晃。(《梁本紀》)

梁太祖,朱氏,諱温,批答賀表行書字體,雖純熟,然乏氣韻,當是筆吏所書。方時温以唐之臣子,盗竊神噐,故多引瑞物爲受命之符。唐王天下以土德,而繼土者莫若金。於是梁以金承之,而色尚白,所有之郡縣,至有以白烏、白兎、白鸚鵡、白鹿爲獻者。此表獻白鹿也。其奏章之臣,則有若韓建,有若楊陟,有若薛貽矩,實在開平即位之歲,是其區區急於符契,以厭人心。曾不知三代受命不約而應,如黄龍負舟,銀溢山赤,烏流王屋,以表殊休者,亦固有自,特其承正統,又歷年滋久,實無非應天順人而作。如温者,偶以黄巢餘黨,乘不利之際,初云歸順,終乃攘奪,其自視治世,一顯諸侯爲不足,况復區區引符命哉?今御府所藏行書一:《御批祥瑞表》。(《宣和書譜》)

 

末帝

梁末帝,諱瑱,太祖温第四子也,以唐文德元年生於東京。美容儀,爲人沈厚,未嘗妄語言,喜與聞人儒士遊。唐光化元年授河南府參軍,温受禅,封瑱均王。僞鳳曆元年二月,瑱即位。瑱無他伎,喜弄翰墨,多作行書批勑,大者或近盈尺,筆勢結密,有王氏羲、獻帖法,流傳到今,覧之便知,非侍書者所能及也。今御府所藏行書一:《正明勅》。(《宣和書譜》)

 

後唐

太祖

太祖李克用,其先本號朱耶,唐懿宗賜姓李,昭宗封晋王,莊宗同光元年追尊爲皇帝,謚曰‘武’,廟號‘太祖’。(《五代史·唐本紀》)

李克用題名正書,今在曲陽縣北嶽廟中。(《金石文字記》)

 

明宗

明宗皇帝名嗣源。

千峰禪院勅,後唐明宗行書,天成元年立,在山西澤州。(《金石表》)

 

世宗

世宗皇帝,本姓柴氏,邢州龍岡人柴氏。女適太祖,是爲聖穆皇后,后兄子榮,幼從姑長太祖家,太祖遂以爲子。噐貌英奇,善騎射,通書史。(《五代史》周本紀)

周世宗,柴氏,諱榮,睿武孝文太祖聖穆柴后之姪也。丱歲事君后,以孝謹聞,太祖愛之,及長,委以主器之重,乃克負荷。迨其繼明在御,因任舊臣,相與紹述前烈,增大基構。摧高平之陣,而勍敵挫氣;還秦鳳之封,而遠土開疆,以至江北燕南,取之如拾荆。自非英傑之主,能克家若是耶?故宜神武之略,氤氲盤礴,發於筆端,其運用處,自已過人遠甚。觀《賜張昭詔》,有行書法,亦可見其略也。今御府所藏行書一:《賜張昭詔》。(《宣和書譜》)

吴王楊渭

吴王楊渭,行密第二子,改名隆演,字鴻源,即吴王位,謚曰‘宣’。弟溥僭號,追尊爲高祖宣皇帝。(《五代史·吴世家》)

桓宣武草書十六字并吴王楊渭題,在石楊休家。(《墨池編》)

 

南唐

元宗

南唐元宗景,初名景通,烈祖昪長子。既立,又改名璟,廟號‘元宗’。(《五代史·南唐世家》)

元宗、後主俱善書法,元宗學羊欣,後主學柳公權,皆得十九。(陸游《南唐書》)

元宗嘗作《浣溪紗》二闋,手寫賜王感化,後主即位,感化以詞札上,後主感動,賞感化甚優。(馬令《南唐書》)

 

後主

後主煜字重光,景帝第六子,善屬文,工書畫。(《南唐世家》)

江南僞後主李煜,字重光,早慧精敏,審音律,善書畫。其作大字,不事筆,卷帛而書之,皆能如意,世謂撮襟書。復喜作顫掣勢,人又目其狀爲金錯刀。尤喜作行書,落筆瘦硬而風神溢出。然殊乏姿媚,如窮谷道人,酸寒書生,鶉衣而鳶肩,略無富貴之氣。要是當我祖宗應運之初,掲雲漢奎壁昭回在上,彼竊據方郡者,皆奄奄無氣,不復英偉,故見於書畫者如此。方煜歸本朝,我藝祖嘗曰:‘煜雖有文,只一翰林學士才耳。’乃知筆力縱或可尚,方之雄才大略之君,亦幾何哉!今御府所藏行書二十有四:行書:《淮南子》、《春草賦》、《浩歌行》、《義天秤尺記》、《克己處分》、《批元奏狀》、《禮三寳衆聖賢儀》、《八師經》、《宫相詩》、《李璟草堂》等詩、《高秋》等詩、《牡丹》等詩、《古風》詩二、《論道帖》、《招賢詩帖》、《樂章羅帖》、《樂府》三、《臨江仙》雜文藁。正書:《金書心經》、《智藏道師真贊》。(《宣和書譜》)

江南後主傳二王撥鐙法。(《王氏談録》)

李主筆法稱鐡鈎鎖。(《金陵世紀》)

跋李後主書云:‘觀江南李主手改表草,筆力不及柳誠懸,乃知今世石刻曾不得其髣髴。余嘗見李主與徐鉉書數紙,自論其文章,筆法正如此,但步驟太露,精神不及此數字筆意深穩。蓋刻意與率爾爲之,工拙便相懸也。’(《山谷集》)

跋李後主《蚌帖》云:‘江南當五代後,中原衣冠趋之,以故文物典禮有尚於時,故能持國完聚一方,豈徒然哉!觀此帖,下屬州責蚌醬,猶有古意,知以宗廟爲重,恐滋味NFD39(《玉篇》昨冉切)。NFD3A(《玉篇》,而琰切,味薄也。),其下惶遽,供命不敢寧(NFD39NFD3A《集韻》作NFD3CNFD3B。)固知禮有貴於行事者也。《漢律》“會稽歲獻鮚(臣乙切。)醬二升”,以《説文》求之,鮚爲蚌,知此爲宗廟祭久矣。然謂漢有舊儀,豈以此耶?’(《廣川書跋》)

李後主書太白詩,出於歐陽率更,蔡京師之,所題徽宗書畫皆用此筆意。余家有《雪江歸棹圖》,楚公跋正同,要得散卓方可爲也。(《書畫跋》)

 

保儀黄氏

後主保儀黄氏,江夏人。後主選爲保儀,書學伎能多出於天性。後主屬意,會小周專房,品秩不加,第以掌墨寳而已。初,元宗、後主皆妙於筆札,博收古書,有獻者厚賞之。宫中圖籍萬卷,尤多鍾王墨蹟,皆繫保儀所掌。(馬令《南唐書》)

 

吉王從謙

吉王從謙,元宗第九子,數歲賦《觀碁詩》,後主賞歎久之。(馬令《南唐書》)

從謙學晋二王楷法,用宣城葛筆,一枝酬十金,勁妙甲於當時。從謙號爲‘翹軒寳帚’。(《南唐拾遺記》)

 

後蜀

太子玄喆

玄喆字遵聖,幼聰悟,善隸書。年十四封秦王,嘗自書姚崇口箴刻諸石。廣政二十五年立爲皇太子。(《宋史·西蜀世家》)

後蜀歲除日諸宫門各給桃符一對,俾題‘元亨利貞’四字。時太子善書札,選本宫策勲府桃符,親自題曰‘天垂餘慶,地接長春’。(《茅亭客話》)

 

吴越

武肅王錢鏐

武肅王錢鏐,字具美,杭州臨安人。梁郢王友,珪册尊尚父,末帝加天下兵馬都元帥。唐莊宗時自稱吴越國王,謚‘武肅’。(《五代史·吴越世家》)

武肅王札翰,花隨腕下,星逐豪飛,靄若遊雲,細疑垂露,鈎刀向背,未饒索肉,芝筋點畫,方員高掩,崔肥趙瘦,就中濡染,碑額益見,呈露鋒鋩,四方仰之,神蹤一代,稱之墨寳。王逸少若見,甘避雁行;蕭子雲如逢,大慙蝉翼。(皮光業《吴越國武肅王廟碑文》)

錢尚父書號稱當代入神品。(《黄山谷集》)

 

忠懿王俶

忠懿王俶,字文德,本名弘俶,鏐孫元瓘第九子。頗知書,雅好吟咏,自編其詩數百首,因陶穀奉使至江南,求爲之序。善草書,歸朝後宋太宗一日遣使謂曰:‘聞卿善草聖,可寫一二紙進來。’俶即以舊所書絹圖上之,詔書褒美,因賜玉硯金匣一,紅緑象牙管筆,龍鳳墨,蜀牋盈丈,紙皆百數。(《宋史·吴越世家》)

秦忠懿王錢俶,武肅王鏐之孫,文穆王元瓘之子。錢氏自唐乾寧間據有浙右,至我宋之興,凡三世四王,使一方耄倪不識兵革,而覩太平之盛,錢氏之力也。初,元瓘有子曰佐,嗣元瓘位,是爲忠獻,在位未幾,而忠懿特以弟繼其昭穆。藝祖應運,率先臣服。開寳八年,朝廷將舉兵平江左,李煜密貽書于俶曰:‘今日無我,明日豈有王?一旦明天子易位,酬勞王亦大梁一布衣耳。’俶表其書來上,藝祖嘉其忠。江南平,與其子惟濬、妻孫氏來朝,藝祖遣皇子至睢陽迎勞。對見禮皆從異等,賜禮賢宅以館之,而締構宏壯,至於供帳帟幙什物種種畢具。俶來如歸,已而遣就國,而留其子入侍。至太宗即位之明年,俶盡籍其府庫地圖以獻,乃封王淮海國,久之又王漢南國,上章遜避,遂止王許,未幾徙王鄧。端拱元年八月二十四日,太宗以其誕日,遣使賜器幣,方與使者燕罷,及暮,有大星流殞于正寢,光照户外,而是夕以訃聞。於是朝廷追封王秦國,謚曰‘忠懿’。方浙右富庶登豐之久,上下無事,惟以文藝相高,故俶尤喜翰墨。而作字善顛草,其斡旋盤結,不减古人。太宗遣使取其草書以進,俶乃以久習絹圖上之。詔賜以玉硯、金匣、象管、蜀牋等,且示寵焉。然當時降王,有始有卒,無如俶者,蓋以能先諸國作我藩服。其後子孫繼登顯仕,垂榮無窮,信萬世臣子之勸也。今御府所藏草書二:《國子直講牒》、《手簡》。(《宣和書譜》)

太宗稱忠懿王筆法入神品,中外書學不能出其右。(《黄山谷集》)

 

南漢

劉龑

劉龑,初名巖,上蔡人,徙南海。身長七尺,垂手過膝,末帝即位,封南海王。貞明三年即皇帝位,國號大越,改元乾亨,以趙光胤爲兵部尚書平章事。光胤自以唐甲族,常怏怏思歸,龑乃習爲光胤手書,遣使間道至洛陽,召其二子及家屬至,光胤驚喜,爲盡心焉。謚‘天皇大帝’,廟號‘高祖’。(《五代史·南漢世家》)

龑治昭陽殿,親書其榜。(《五國故事》)

 

東漢

劉承鈞

劉承鈞,旻次子,少好學,工書。(《五代史·東漢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