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二百九十九

歷朝書論二十九

續文獻通考

《六書考》、《書法》(已見前者止録其目。)

 

永字八法

(永字八法圖已見。)

夫古之善書者非一家而法亦不一,自衛夫人而下,毋論數十輩,詳哉其言之矣。然卒擇於‘永’字以爲八體具備也。今具圖於右,并有善不善諸勢附著于篇,以示後學之矩矱。

 

永字八法注(已見)

 

永字八法解

運筆之法有八,曰:落、起、走、住、疊、圍、回、藏。永字之法有八,曰:側、勒、努、趯、策、掠、啄、磔。八法之勢又名曰:怪石、玉案、鐵柱、蟹爪、虎牙、犀角、鳥啄、金刀。於中又爲二十四法,曰:懸珠、垂珠、龍爪、爪子杏、仁、梅核、石楯、象簡、垂鍼、象笏、曲尺、飛雁、龍尾、鳳翅、獅口、搭勾、寳蓋、金錐、懸戈、飛帶、戲蝶、蟠龍、吟蛩、遊魚。通前共三十二勢,使初學者下手運筆有所依歸。凡習書必先學永八法,學且熟方可學二十四法,於此三十二勢,習之既精,方可結構成字。然結構之道,所重者尤在乎筆法之精妙。如側之祖,妙須三作用,鋒向右而勢向左。勒之祖,首尾藏鋒,用筆欲橫而勢欲欹。努之爲法,用彎行曲扭,如挺千斤之力。趯之爲法,要輕挫潛生而起快峻之鋒。策始作者,用仰鋒上揭,而貴乎遲留。掠始作者,用肥健悠揚,而宜乎舒暢。啄法之妙,在卧側潛進,以速歛其鋒鋩。磔法之妙,在險橫三過,而開揭其勢力。此八法已精,則二十四法自然有得變化而成也。然其妙則首尾欲有情,起落欲相顧。偏鋒者不可使其筆正,正鋒者不可使其筆偏。蹲過處當審於輕重,搶駐處必宜於着力。折鋒搭鋒爲下筆之始,衂筆揭筆爲收殺之權。筆捺則肉自肥圓,筆提則筋有餘。力爲骨之法,憑指骨之提,縱生血之道;賴水墨之和匀,忌軟勁之失均。喜威嚴之敦厚,勿輕浮以阻礙,務均布以安平。變换屈伸,轉回旋於起伏;藏收開閉,運承接於送迎。措邊旁而合軌,振氣象以生神。筆法之妙於斯盡矣。

 

三十二勢

怪石(用於高、立等字。)

懸珠(用於系、無等字。)

垂珠(用於寸、寺等字。)

龍爪(用於氵、丩等字。)

爪子(用於爻、以等字。)

杏仁(用於々、小等字。)

梅核(用於公、只等字。)

石楯(用於且、習等字。已上俱依側法,一側化七側。)

玉案(用於言、天等字。已上係勒法,一勒化一勒。)

鐵柱(用於巨、目等字。)

垂針(用於中、巾等字。)

象柱(用於軍、畢等字。)

曲尺(用於自、目等字。已上俱係努法,一努化三努。)

蟹爪(用於求、木等字。)

飛雁(用於成、式等字。)

龍尾(用於毛、也等字。)

鳳翅(用於風、飛等字。)

獅口(用於力、向等字。)

搭勾(用於長、辰等字。)

寳蓋(用於冗、宅等字。已上俱係趯法,一趯化六趯。)

虎牙(用於孑、耳等字。)

金錐(用於刁、氵等字。已上係策法,一策化一筞。)

犀角(用於老、少等字。)

懸戈(用於月、用等字。)

飛帶(用於歹、列等字。已上俱係掠法,一掠化二掠。)

鳥啄(用於千、木等字。)

戲蝶(用於食、廵等字。)

蟠龍(用於糸、系等字。)

吟蛩(用於刀、之等字。已上俱係啄法,一啄化三啄。)

金刀(用於大、合等字。)

遊魚(用於之、反等字。)

象簡(用於爽、奭等字。已上俱係磔法,一磔化二磔。)

 

八病勢

牛頭

鼠尾

蜂腰

鶴膝

竹節

菱角

折木

柴擔

 

釋書契(出漢劉熙《博雅》)

筆,述也,述事而書之也。

硯,研也,研墨使和濡也。

墨,痗也,似物痗墨也。

紙,砥也,平滑如砥石也。

板,般也,般般平廣也。

奏,鄒也,狭小之言也。

札,櫛也,編之如櫛齒相比也。

簡,間也,編之篇篇有間也。

簿,言可以簿疏密也。

槧,板之長三尺者,漸漸然長也。

笏,勿也,君有教命及所啟白則書之備忽亡也。

牘,睦也,手執之以進見所以爲恭睦也。

籍,籍也,所以籍疏人名户口也。

檄,邀也,下官所以邀迎其上之文書也。

檢,禁也,禁閉諸物使不得開露也。

印,信也,所以封物爲信騐也。亦因也,封物因付也。

璽,徙也,封物使可轉徙不可發也。

謁,詣也,告也,書姓名於上以告所至詣者也。

符,付也,書勑命於上,付使傳行之也。

節,赴也,執以赴君命也。

傳,轉也,轉移所在執以爲信也。

莂,别也,大書中央破别之也。

劵,繾也,相約束繾綣以爲限也。

契,刻也,刻識其數也。

册,頤也,勅使整頤不犯之也。

策,書教令於上,所以驅策諸下也。

示,示也,過所至關津示之也。

詣,啟也,以君語官司所至詣也。

書,庶也,紀庶物也。亦言著之簡紙永不滅也。

畫,掛也,以五色掛物上也。

書稱刺,以筆刺紙簡之上也。又曰寫,倒寫此文也。書姓字于奏上曰書刺,作再拜起居字。書,畫也,徐引筆如畫者也。下官刺曰長刺,長書中央一行而下之也。又曰爵里刺,書其官爵及郡縣鄉里也。

書稱題,諦也,審諦其名號也。亦曰第,因其次第也。

書文、書檢曰署,署予也。題所予者官號也。

上勅下曰告,告覺也,使覺悟知已意也。

下言上曰表,思之於内表之於外也。又曰上,示之於上也。又曰言,言其意也。

謂,語也。

約,約束之也。

勅,飭也,使自警勑,不敢廢慢也。

 

周定王東書堂法帖序

寳顔堂法帖

雙鉤大令帖

淳化帖

修内司十七帖

蘭亭帖(已上俱見第三集法帖)

隸字分韻彙集序田汝耔

洪丞相論隸書縁起

洪侍講論隸後八分

洪丞相跋隸書水經

漢隸精華

古文字義(已上俱見第四集書體)

 

集書評

李斯小篆入神,大篆入妙。梁昇卿善小篆,吕總云:‘如落玉垂珠,皆得其妙。’唐李陽冰善小篆,自謂:‘斯翁之後,直至小生。’

崔瓊善章草,師於杜度,而媚輒過之。點畫精微,神變無礙。王隱謂之草賢。張伯英尤善章草,韋仲将謂之草聖。張旭章草類伯英,時人謂之亞聖。

漢時八分稱宜官爲最,魏鍾繇書最妙者八分,有《魏受禅碑》爲最。或云隸尤得八分之精微。唐韓擇木工八分,師蔡邕法,風流閑媚,號伯喈中興。

鍾會尤工隸書,飄然有凌雲之志。唐太宗工隸書,師虞世南,嘗患難於戈法,一日書戩字,乃空其戈,世南取筆填之,帝以示魏鄭公曰:‘朕學世南似盡其法。’鄭公曰:‘仰觀聖作,惟戩字戈法頗逼真。’上深歎其藻識。

吴張敬禮善飛白,以爲飄若浮雲,激如驚電。晋王廙善飛白,若鵰鴞之翅羽,旌旗之卷舒。王逸少飛白猶霧縠卷舒,煙空雲灼,長劍耿介而倚天,勁矢超忽而無地,爲飛白之仙。蕭侍中飛白瑩浄可愛,取掃帚沾泥汁中以書壁,爲方丈一字,晻曖斐舋,極有體勢。

王右軍裁成之妙,煙霏霧結,狀若斷而還連;鳳翥龍蟠,勢若邪而反正。又云羲之尤善草隸,論者稱其筆法飄若游雲,矯若驚龍。

王獻之字勢踈瘦,如隆冬之枯樹,拘束如嚴家之餓隸。其枯樹雖槎枿而無屈伸,其餓隸雖饑羸而不放縱。又曰王子敬隸、行、草、章草、飛白五體俱入神,八分入能。

衛瓘、索靖俱善書,時謂瓘得伯英之筋,靖得伯英之肉。蘇東坡曰:‘筆成塜,墨成池,不及羲之即獻之;筆禿千枝,墨磨萬挺,不作張芝作索靖。

齊高帝嘗與王僧虔賭書畢,帝曰:‘誰爲第一?’對曰:‘臣書臣中第一,陛下書帝中第一。’或云帝:‘我書何如卿?’答曰:‘臣正書第一,草書第二。陛下草書第二,正書第三。臣無第三,陛下無第一。’帝大笑曰:‘卿善爲辭。’

陳蕭引善書,宣帝嘗披奏事,指引署名曰:‘此字筆勢翩翩如鳥之欲飛。’引謝曰:‘此乃陛下假其羽毛耳。’

唐禇遂良以書自名,嘗問虞世南曰:‘吾書何如智永?’答曰:‘吾聞彼一字直五萬,君豈得比?’遂良曰:‘孰與詢?’曰:‘吾聞詢不擇紙筆皆得如意,君豈得比?’遂良曰:‘然則何如?’曰:‘君若手和墨調,足可貴尚。’遂良大喜。

柳公權書法結體勁媚,自爲一家。文帝命題殿壁,歎曰:‘鍾王亦無以加之。’嘗書京師西明寺金剛經,有鍾王歐虞禇陸諸家法,自以爲得意。

懷素草工瘦,張長史草工肥。瘦硬易作,肥勁難工,此二人一代草書之冠冕。

黄山谷云:‘張長史《郎官廳壁記》,唐人正書無出其右,所以度越諸家,無轍迹可尋,可謂入筆墨三昧。’

懷素善書,自言得草聖三昧。東坡曰:‘智永禅師書骨氣深隱,體兼衆妙,精能之至,反過疏淡。歐陽率更書妍緊抜群,尤工小楷。禇河南書清遠蕭散,微雜隸體。張長史草書頺然天放,略有點畫處而意態自足,號稱神逸。今世稱草書者或不能真行,此大妄也。今長安有長史真書《郎官石柱記》,作字簡遠,如晋宋間人。顔魯公書雄秀獨出,一變古法,如子美詩格尤天縱,奄有漢魏晋宋以來風流。後之作者殆難復手。柳少師書本出於顔,而能自出新意,一字百金,非虚語也。’

東坡又曰:‘歐陽文忠言蔡君謨獨步當世,此爲至言。君謨行書第一,小楷第二,草字第三,大字爲少疏也。’

《仇池筆記》曰:‘楊凝式筆迹雄强,往往與顔行相上下。今世多稱李建中、宋宣獻書,宋寒而李俗,殆是浪得名,惟蔡君謨書姿格既高而學亦至,當爲本朝第一。’

朱子嘗曰:‘字被蘇黄胡亂寫壞了,近見蔡君謨一帖,字字有法度,如端士正人。’又曰:‘山谷不甚理會得字,故所論皆虚。米老理會得,故所論皆實。’

元趙孟頫不惟善畫,其篆、隸、小楷、行、隸書惟意所欲爲,皆能伯仲古人。妻管氏諱道昇,字仲姬,亦工辭翰,善畫。子雍亦能繼其業。仁宗嘗彙集所書藏中秘,曰:‘使後世知今朝人臣一家書學有如此者。’

 

梁武帝書評(已見前)

 

梁庾肩吾書評(見前)

 

唐李嗣真書後品(見前。)

 

李嗣真九品書人論(即唐韋續《九品書人論》,此依《墨池編》作李嗣真,詳見前。)

 

李嗣真續書評(即唐吕總續《書評》,此云李嗣真,誤也。詳見前。)

 

唐張懷瓘書斷(見前。)

 

唐竇良書評(即竇臮《述書賦》,此云竇良《書評》,誤。詳見前。)

 

灊溪續書斷(即朱長文《續書》,見前。)

(以上八種惟粱武帝《書評》,韋續《九品書人論》,吕總《續書評》三種全録本文,餘僅列品第名氏,評論俱不載圻。)

按工書之士自秦而逮六季梁武帝、庾肩吾、李嗣真、張懷瓘暨灊溪諸家評之詳矣。宋若元竟無雌黄之者。曼卿子美而下,灊溪亦口及之,然亦不過數人,豈誠云先輩所云乏魏晋矩度故耶?然觀宋太宗之《淳化閣帖》,潘師旦之《綘帖》,希白之《潭帖》,蔡京之《大觀帖》,劉燾之《太清樓續閣帖》,紹興之《監帖》,劉次荘之《戲魚堂帖》,曹之格之《寳墨齋帖》所載宋元名臣碩士,其品格俱足追踪前哲。比之竇良所評一百九十四人,何遽不如漢唐乎?余故揭其姓氏於左,以俟月旦者採焉。

 

宋帝及后

宋太宗(時稱真造八法,草入三昧,行書飛白尤妙。)

徽宗

高宗

孝宗

寧宗

理宗

憲聖吴皇后

 

宋臣

蘇才翁滄浪

司馬温公光

馮文簡公京

蔡太師京

驃騎孫思皓(孫妃弟學歐書。)

韓忠獻公琦(善顔書。)

蔡忠惠公襄

米襄陽芾

范文正公仲淹

楊少師凝式(善真行。)

王文公安石

蘇文忠公軾

黄文節公庭堅

錢公穆父

范忠宣公純仁

賀公方回

林和靖逋

劉公誼(長興人,黄山谷稱爲羊欣復生。)

秦淮海觀

王公澤民

李公端叔

陳公會齋

宗室趙仲忽(善草書。)

薛道祖紹彭

朱文公熹

武勝留後劉瑗(能隸書。)

承議郎滕中(能草書。)

李冲元元中

釋參寥子

宣德郎鮑慎由(善行書。)

宣德郎趙霆(善篆書。)

 

元臣

鮮于太常樞

鮮于公必仁

趙文敏公孟頫(孟頫妻管夫人。)

王叔明蒙

趙仲穆雍

張真人與材

吴宗師全節

胡石塘長孺

鄧文肅公文原

危左丞素

虞文靖公集

周左丞相琦(工篆書。)

康里文忠公巙

揭文安公傒斯

揭伯防泓

歐陽文公玄

周景逵馳

袁清容樞

饒介之介

陳敬初基

張貞居雨

吾子行衍(長于篆籀,圖印。)

邊伯京武(隴西人。)

(已上共六十一人)

 

解縉書法(見前。)

 

王賓敘字(見前。)

 

祝允明書述(見前。)

 

豐道生筆訣(見前。)

《書苑題評》云:天下法書歸吴,而祝京兆允明爲最,文待詔徵明、王貢士寵次之。京兆少年楷法,自元常、二王、永師、秘監、率更、河南、吴興。行草則大令、永師、河南、狂素、顛旭、北海、眉山、豫章、襄陽,靡不臨寫工絶,晚節變化出入,不可端倪,風骨爛熳,天真縱逸,直足上配吴興,他所不論也。唯少傳世,間有拘局未化者,又一種行草有俗筆,爲人譌寫亂真,頗可厭耳。待詔小楷師二王,精工之甚,惟少尖耳。亦有作率更者,少年草師懷素,行筆倣蘇、黄、米及《聖教》,晩歲取《聖教》損益之,加以蒼老,遂自成家,唯絶不作草耳。王正書初法虞永興、智永,行書法大令,最後益以遒逸,巧拙互用,合而成雅,奕奕動人。文以法勝,王以韻勝,不可優劣等也。

 

皇明書評

宣宗書出沈華亭兄弟,而能於圓熟之外以遒勁發之。

蜀定王友垓善草書。

周憲王爲世子久,又多蓄晋唐名蹟,臨摹不倦,以故書法真行醇婉,無一筆失度,特少腕力。

衡府高唐、齊東二郡王深于玉筯,大小篆亦見稱於世。宋克仲温,華亭人。爲鳳翔同守,正體頗秀健,章草是當家,健筆縱横,差少含蓄。宋廣昌裔,吴郡人。《書述》云:‘昌裔熟媚猶臣於克。’宋璲仲珩,學士。次子仕,爲中書舍人,真行草篆俱入能品。方孝孺比之‘威鳳翀霄,祥雲捧日’。按《書述》云:‘宋氏父子不失邯郸。’余嘗見其行草流動秀頴,翩翩可愛,比之乃公,誠青出于藍。此所謂國初三宋也,覺仲珩尤勝。

杜環,字叔循,金陵人。正書入能品,見《宋承旨集》。

陳文東,華亭人。何元朗《叢談》評其書在二沈之上,頗亦淳美,似未脱俗。

詹希原,中書舍人。善方丈署書,諸宫殿額皆其手也。《法書述》云:‘希原幹力本超,更以時趋律縛。’余嘗見其正書極端勁圓頴,而時露俗態。

解學士縉,字大紳,吉水人。翰墨奔放,狂草名一時,然縱蕩無法。楊用脩目爲鎮宅符。正書頗精妍。時又有周砥者,不知里閥。盧熊者,崑山人。晚以州守歸,《書述》云:‘詹、解鳴於朝,周、盧著於野。’朝者乃當譲野。

沈度民則,弟粲民敬,華亭人。永樂中俱以書法顯。度至翰林學士,文皇雅重之,令太子諸王咸習焉。粲遷左庶子,至大理少卿。《書述》稱二子‘蜚耀墨林,昌辰高步,自任人推,皆謂絶景。’學士少宗陳文東而更嫵媚,其所發越十九在朝,亦有繩削之拘,或有閒窓散筆,輒入妙格,人罕睹耳。棘寺好法。宋克正書,娟媚行書傷輕,又如艶質明粧,倩笑相對,去元人遠矣。

張翰宸,嘉定南翔人。國初署嘉定教官以能書名,在宋仲温、陳文東之間。而小楷行草具有法度。

楊少師士竒,李布政昌祺,皆廬陵人。《書述》云:‘李牧、楊師不以書名,亦有可觀。’

胡文穆善真行,草名不及解大紳,而遇過之北征諸鎮皆其勒石。

曾少詹棨,奕奕有風度。

李忠文時勉,狂草頗遒勁而少態。

陳祭酒敬宗,差有矩矱,聲華甚著。

王文端直,文安英,皆二沈流亞。

NFED6,崑山人。太常卿蔣廷暉,錢唐人。吏部郎中朱孔昜,太僕卿俱直内閣,以書顯。《書述》稱:‘數子榜署紛紜,易於馳譽其間,太常獨近清潤,吏部頗主沉雄,孔陽掾史手耳。’

吴克勤,永新人。洪熙中以楷書薦爲翰林學士,詩文清麗。

吴餘慶,宜黄人。直内閣,爲通政司左參議,與衛靖時不相及,然《書述》稱:‘二子少自出塵,趋向甚正,恨不廓且老耳’。

魏文靖驥,蕭山人。南京吏部尚書,筆畫遒勁,年九十八乃卒。

尹恒,字宗有,吴人。其先自沐陽來徙,則宋之建炎也。父又以閭左徙金陵,恒少則從博士弟子遊,書跡甚善,召侍東宫。洪熙初與修撰金問同被命待詔闕前,進符璽少卿。

宣嗣宗,吴人。永樂中亦以善書徵授中書舍人,進司封員外。嗣宗素謹,人問以禁廷事終不對,故爲宣宗所眷。既卒,恤禮良厚。任子爲縣丞,稱殊遇焉。

衛靖,崑山人。洪熙初詔選書博士,得召入備法從執簡文淵閣,進主事禮部及修宣宗朝史,預書牘賜賚甚厚。靖兼亦能詩。

王公亮,華亭人。世業儒,早失怙恃。大父安之講授于鄉,公亮克承厥訓,以能書舉任吏科給事中,累官至廣東布政使。居官簡静,務大體,廉重愷悌,人皆悦服,卒于官。

夏宗文,華亭人。善真草隸書,名重于時,預修《永樂大典》,成授廣平縣主簿。

朱孔昜,華亭人。能書善畫,永樂中授中書舍人,累官至順天府府丞。筆力遒勁,凡宫殿榜多其所書。

陳敏,華亭人。永樂中以能書徵除知四川茂州,州境民夷雜處,素難治。敏宣布德意,莫不感化。秩滿,州人借留,陞四川左參政,仍掌州事。卒,民立祠祀之。

高文毅糓,興化人。少保大學士。魏驥頗健,書名雖負而不免俗。高乃文弱,秀潤可喜而不甚著。

徐天全有貞,吴人。真書法歐陽率更,而加以飄動,微失之弱。行筆似米南宫,狂草出入素、旭,竒逸遒勁,間有失之怪醜者。祝希哲是其外孫,人謂書法從公來,希哲頗不以爲然。

劉珏僉事,長洲人。習吴興體甚精絶。《書述》稱其‘無一筆失度’。

張南安汝弼,華亭人。以兵郎出知南安。《書述》稱其‘始者尚近前規,既而幡然飄肆以草聖。’蓋一世喜作擘窠大軸,素狂旭醉,震蕩人心目,且詩律散語,俱有關係。王弇州謂其‘結法頗疏,腕力亦弱’,豈誠然哉!

黄翰,華亭人。爲江西按察使,有墨聲。《書述》云:‘翰與汝弼,人絶薰蕕,藝猶魯衛。’

張天駿,華亭人。以善書直内閣,至工部尚書。用南安體,更變輕弱。《書述》稱其‘婢學夫人’。

按張南安時有蕭顯。文明爲按察。僉事以狂草稱,品最下。又邵文敬郡守以‘半江帆影落尊前’句人呼爲邵半江,書法稍準繩於南安。

詹和字仲禾,錢塘人。倣趙吴興體酷似之,嘗作贗書以鬻。又别作李懷琳、楊補之得盲兒價甚夥。

錢文通溥,弟布政博,華亭人。真行出自宋仲温而少姿韻。

陳白沙獻章,好縛禿帚作擘窠大書,中亦有一二筆佳者。其稱張南安好到極處,俗到極處,似未必然。

李士實爲右都御史,坐寧藩事伏法。其書尤瘦險醜怪,而一時聲甚著。

李文正東陽,真行筆頗秀潤,晚節加以蒼老,惟篆書頗佳。明興曉篆法者有滕吏部用亨、程太常南雲、金太常湜至,文正而自負以爲得書家妙訣。喬少保字景中,允賜繼之,然不如金陵徐霖霖可配元周伯琦文正大拜後每書歌詩一紙立致數金。

姜立綱,永嘉人。以書直内閣至太常卿。小變二沈法爲方整,就其體中可謂工緻而不免俗。累今盛行於世。

任道遜少以神童薦,亦至太常卿,出立綱下。

吴文定公寛真,行體全法眉山,《書述》稱:‘不以書名,貴在起雅去俗。’遇合作處真可嘉尚,唯不能作醉翁表忠觀體耳。

李應禎,字貞伯,初名甡,長洲人。累官太僕少卿。善懸腕疾書,人有求者,多怒不應,以故傳世少。祝希哲其子壻也。《書述》稱其:‘質力故高,乃特違衆,既遠群從,并去根源,或從孫枝。翻出己性,離去筋骨,别安眉目。’蓋其所執奴書之論至此也。然往往有掾史筆,而吴人極推許之。其大石山聮句,鍾太傅《薦季直表跋》最佳。

王文成守仁,餘姚人。行筆亦爽勁,而結搆處頗疎。

湛文荘若水,倣陳白沙,天然不及也。唯署書差有骨。

祝允明,顥之孫也。五歲能書,過目即成誦,爲詩時有壯語,書法得魏晋人髓性。不問家人生産,人或饋遺之,隨復散去。仕郡功曹,而子續由給事至方岳。

王寵者,守之弟,吴人。書學自宋克、祝允明、文徵明逮寵,皆各得魏晋法。然寵資雅馴,不以誦多自矜。游於蔡羽所,而一時名士皆歸之。胡守纉宗尤相愛重,尚書顧璘極推服,而寵竟悒悒不得進,用恣於酒以卒。所爲詩與徵明相若,而徵明格少譲之。

文璧一名徵明,吴人。生少後於允明,而與徐禎卿、唐寅齊名友善,己又與蔡羽、王寵同傾一時,後來者依以爲重。徵明亦善接引,隨所長稱之,喜事少年,争奔走焉。然資實沉厚,學誦亦博,詩在唐元禎温、李間。工書善圖畫藝皆絶,人尤稱善。鍳古宗彝醆斚三代器及縑素品,初以薦得待詔闕下,亡何遽乞歸。人尤以爲賢聞之。黄生云:‘倭人嘗贄謁徵明,服緋坐受其拜於庭,示以尊中國體,竟不受餽,又不與書。’二子彭、嘉。彭書類父其,人尤長者,仕爲文學掌故。嘉亦博物君子,有父風,書學不墜,繪素亦精。

徐霖字子仁,正、行俱精雅,好堆墨書,神采爛然,覺骨不勝肉耳。

朱九江曰藩,寳應人。頗臨晋法書,絶喜祝希哲,而以己意出之,婉秀瀟洒,絶有姿態,而結法頗疎。

陳淳字道復,以字行。正書初從文氏,欲取風韻,遂成媚側。行書出楊凝式、林藻,老筆縱橫可賞,而結構多疎,亦南路之濫觴也。

彭昉字寅之,初有盛名,選擇爲吏南粤,舉止多輕躁,不能具官。使者猶以昉文章爾雅,未閑吏事,優容之調他所。後竟以罷歸。初年少,游於徵明,名日以著,所爲文若詩,一時靡焉,向風争相慕。部使者衡水楊先生宜命廪食之,亦彊應而竟不行。家素貧,又嗜酒,不問生産,獨置甕床頭,朝夕飲耳。書跡遒勁貴於時。

陳鎏號雨泉,吴人。嘉靖中進士,官至方伯。善行草,得晋人體,扁額大字尤佳。詩亦遒麗。

元玉琮,金陵人。行草法趙吴興,老健可愛。

王逄元子新,金陵人,習《聖教》、歐、虞、蘇、黄諸體甚精,徑寸而上稍覺稚弱。

陸文裕深,少時作小楷精謹,自謂有《黄庭》、《聖教》意,然不能離趙吴興也。行草法李北海而亦出入吴興,晚節尤妙。

夏文愍言,以才雋居首揆,天下重其書,貞珉法錦,視若拱璧。正、行亦遒美,但肥過而滯,老過而稚耳。榜署書尤可觀。

周尚書倫,崑山人。行書法豫章、吴興,至徑寸外頗遒勁而蒼鹵,不甚工。

張電,上海人。以能書直内閣,官至禮部左侍郎,得幸世宗。書極圓熟妍美,所取顯重者僅姜氏體耳。

凌晏如,吴興人。以書授中舍遷吏科都給事中右僉都御史。其臨《洛神賦》、《金剛經》俱有法。

許侍郎成名,作真行筆頗簡勁,而結構多疎。

許中丞宗魯,行楷稍精,間有《聖教》遺意。

王參政慎中,晋江人。行草頗亦遒逸,而不諳八法,未脫塵氣。

楊修撰慎服膺吴興,而運筆蹇滯,指若木强者,亦頗自任。

羅文恭洪先,書頗秀潤,出《聖母帖》,豐肉少骨,穠媚有之,蒼老不足。

豐吏部道生,初名坊。家蓄古碑刻既富,一一臨摹,自大小篆、古今隸、草、行無不明了,而筆頗滯,不能稱意。若遇其中年得意處殘篇小碣,驟見之必以爲古人也。

陳鳴野鶴,初習真書,略取鍾法,僅成蒸餅。後作狂草,縱橫如亂芻,而張尚寳遜業絶喜之。楊秘圖珂者初亦習二王,而後益放逸,柔筆疎行,了無風骨。此皆所謂南路體也。

馬司業一龍,用筆本流迅而乏字源,濃淡大小錯綜不可識,折看亦不成章。有羅鹿齡者少師之,稍變爲圓美而多作俗筆。二人皆自負以爲正鋒者也。故歙地亦有學馬者,既非大雅,終非可久。

朱子价,維揚人。楷法亦精,再傳之後,疎慢肥弱,種種因之。

黎郎中惟敬,番禺人。於四體各有意。

梁禮部思伯,番禺人,楷法亦精,皆遠得徵仲結法。

方貢士元焕,在山東作行草,自矜以爲雄偉有力,而疎野粗放,備諸惡道。署書稍勝。時有張書紳、蘇洲者,俱不知何許人。書紳行草似元焕而少加圓利;洲作方丈以外大書,矯健有勢。唯真行多俗撰,形模醜拙。

吴中丞維嶽,孝豐人。正行取豐媚而少遒勁。

王問,無錫人。有高名。作行草及署書本無所師承,而風骨遒勁,渴筆、縱筆往往與高相所藏《醉翁亭記》法同。

俞錫,無錫人。亦能署書,而行草不工。

王司業同祖,文太史甥也,吴人。正行具體而微。

袁提學襄,行草亦自踈逸。

王吏部榖祥,吴人。正行法趙吴興,雖老健而乏雅致。

文博士彭、教諭嘉,皆徵明子。小楷俱足箕裘。彭肉而圓,嘉俊而佻。行草則彭有懷素、孫過庭法,而傷率弱。臨摹雙鈎俱我朝第一手。

陸少卿師道,長洲人。中年小楷《化度》、《麻姑》清麗可愛。

彭年孔嘉,長洲人。小楷師率更,精工之甚。大則魯公、誠懸,方整遒緊,行筆眉山差遠耳。

許太僕初,吴人。真行草俱圓熟,所乏風稜。

周天球公瑕,吴人。楷法二種,一種小變《宣示》而肉微勝,一種出入吴興而加嫵媚。

黄姬水淳父,吴人。正書初宗虞永興,行筆本王履吉,而晩節加率易。

張貢士鳳翼,長洲人。小楷擬《曹娥》,精雅有致,微傷矜局。

王穉登百穀,吴人。出入淳父公瑕而加尖峭。

俞允文仲蔚,崑山人。小楷絶得禇河南法,而以顔柳筋骨幹之,遇所合作深可嘉尚。而行筆頗倣河南,稍大則兼黄、米,而傷佻縱。

王逢年舜華,本老筆而雜用之,遂不成家。

莫布政中江,雲間人。行草風骨朗朗,亦善署書。乃子是龍小楷精工,過於婉媚,行草豪逸有態。

古隸在明世殊寥寥,雲間陳文東頗合作,然未之見也。獨文太史徵仲能究遺法於鍾、梁,一掃唐筆。乃子彭繼之,亦自遒雅,少傷率易耳。陸旅擕爲文氏甥,妙得其意,惜三十而夭,未見其止。少時日從事翰墨間,不解多乞之,深以爲恨。徵仲恒自負隸法則不譲古人,而歉於篆。然余得其《千文》一本,亦在吴興堂廡也。陳道復作篆不甚經心,而自有天趣。王禄之差有準繩,亦善配合。周公瑕亦自熟,不免率易。

《弇州集》云:‘國朝書法當以祝希哲爲上,文徵仲、王履吉、宋仲温、宋仲珩次之。陸子淵、豐道生、沈華亭、徐元玉、李貞伯、吴原博又次之。餘似未入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