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二百八十四

歷朝書論十四

唐張懷瓘書議

昔仲尼修《書》,始自堯舜.堯舜王天下,焕乎有文章,文章發揮,書道尚矣。夏殷之世,能者挺生;秦漢之間,諸體間出。玄猷冥運,妙用天資。追虚捕微,鬼神不容其潛匿;而通微應變,言象不測其存亡。奇寶盈乎東山,明珠溢乎南海。其道有貴而稱聖,其迹有祕而莫傳。理不可盡之於詞,妙不可窮之於筆,非夫通玄達微,何可至於此乎?乃不朽之盛事,故敘而論之。

夫草木各附生氣,不自埋没,况禽獸乎,况人倫乎?猛獸鷙鳥,神彩各異,書道法此。其古文、篆籀,時罕行用者,皆闕而不議。議者真正、稿草之間,或麟鳳一毛,龜龍片甲,亦無所不録。其有名迹俱顯者一十九人,列之於後:

崔瑗、張芝、張昶、鍾繇、鍾會、韋誕、皇象、嵇康、衛瓘、衛夫人、索靖、謝安、王導、王敦、王廙、王洽、王珉、王羲之、王獻之。

然則千百年間得其妙者,不越此數十人。各能聲飛萬里,榮擢百代。雖逸少筆迹遒潤,獨擅一家之美,天質自然,風神蓋代。且其道微而味薄,固常人莫之能學;其理隱而義深,固天下寡於知音。昔爲評者數家,既無文詞,則何以立説?何爲取象其勢,仿彿其形?似知其門,而未知其奥,是以言論不能辨明。夫於其道不通,出其言不斷,加之詞寡典要,理乏研精,不述賢哲之殊能,况有丘明之新意悠悠之説,不足動人矣。夫翰墨及文章妙者,皆有深意以見其志,覧之即令了然。若與面會,則有智昏菽麥,混白黑於胸襟;若心悟精微,圖古今於掌握。玄妙之意,出於物類之表;幽深之理,伏於杳冥之間。豈常情之所能言,世智之所能測。非有獨聞之聽,獨見之明,不可識無聲之音,無形之相。夫誦聖人之語,不如親聞其言;評先賢之書,必不能盡其深意。有千年明鏡,可以照之不陂;琉璃屏風,可以洞徹無礙。今雖録其品格,豈獨稱其材能。皆先其天性,後其習學,縱異形奇體,輒以情理一貫,終不出於洪荒之外,必不離於工拙之間。然智則無涯,法固不定,且以風神骨氣者居上,妍美功用者居下。

真書

逸少第一,元常第二,世將第三,子敬第四,士季第五,文舒第六,茂弘第七。

行書

逸少第一,子敬第二,元常第三,伯英第四,伯玉第五,季琰第六,敬和第七,茂弘第八,安石第九。

章書

子玉第一,伯英第二,幼安第三,伯玉第四,逸少第五,士季第六,子敬第七,休明第八。

草書,伯英創立規範,得物象之形,均造化之理。然其法太古質,不剖斷,以此爲少也。有椎輪草意之妙,後學得漁獵其中,宜爲第一。

草書

伯英第一,叔夜第二,子敬第三,處冲第四,世將第五,仲將第六,士季第七,逸少第八。

或問曰:此品之中,諸子豈能悉過於逸少?答曰:人之材能,各有長短,諸子於草,各有性識,精魄超然,神彩射人。逸少則格律非高,功夫又少,雖圓豐妍美,乃乏神氣。無戈戟銛鋭可畏,無物象生動可奇,是以劣於諸子。得重名者,以真、行故也,舉世莫之能曉,悉以爲真、草一概。若所見與諸子雷同,則何煩有論。今製品格以代權衡,於物無情,不饒不損,惟以理服,頗能面質。冀合規於玄匠,殊不顧於聾俗。夫聾俗無眼有耳,但聞是逸少,必闇然懸伏,何必須見,見與不見,一也。雖自謂高鍳,旁觀如三載嬰兒,豈敢斟量鼎之輕重哉!伯牙、子期不易相遇。造章甫者,當售衣冠之士,本不爲於越人也。

然草與真有異,真則字終意亦終,草則行盡勢未盡。或煙收霧合,或雷激星流,以風骨爲體,以變化爲用。有類雲霞聚散,觸遇成形;龍虎威神,飛動增勢。巖谷相傾於峻險,山水各務於高深;囊括萬殊,裁成一相。或寄以騁縱横之志,或託以散鬰結之懷;雖至貴不能抑其高,雖妙算不能量其力,是以無爲而用,同自然之功;物類其形,得造化之理。皆不知其然也。可以心契,不可以言宣。觀之者,似入廟見神,如窺谷無底。俯猛獸之牙爪,逼利劍之鋒芒。肅然巍然,方知草之微妙也。

子敬年十五六時,嘗白其父云:‘古之章草,未能宏逸。今窮僞略之理,極草蹤之致,不若稿行之間,於往法固殊,大人宜改體。且法既不定,事貴變通,然古法亦局而執。’子敬才高識遠,行草之外更開一門。夫行書,非草非真,離方遁圓,在乎季孟之間。兼真者謂之真行,帶草者謂之行草。子敬之法,非草非行,流便於行,草又處其中間。無藉因循,寧拘制作;挺然秀出,務於簡易;情馳神縱,超逸優游,臨事制宜,從意適便。有若風行雨散,潤色開花,筆法體勢之中,最爲風流者也。逸少秉真行之要,子敬執行草之權,父之靈和,子之神駿,皆古今之獨絶也。世人雖不能甄别,但聞二王,莫不心醉。是知德不可僞立,名不可虚成。然荆山之下,玉石參差,或價賤同於瓦礫,或價貴重於連城。其八分,即二王之石也。

子敬殁後,羊、薄嗣之,宋齊之間,此體彌尚,謝靈運尤爲秀傑。近者虞世南亦工此法,或君長告令,公務殷繁,可以應機,可以赴速;或四海尺牘,千里相聞,迹乃含情,言惟敘事,披封不覺欣然獨笑,雖則不靣,其若面焉。妙用玄通,鄰於神化。然此論雖不足搜索至真之理,亦可謂張皇墨妙之門。但能精求,自可意得;思之不已,神將告之;理與道通,必然靈應;有志小學,豈不勉歟!古之名手但能其事,不能言其意。今僕雖不能其事,而輒言其意,諸子亦有所不足,或少運動及險峻,或少波勢及縱逸,學者宜自損益也。異能殊美,莫不備矣。然道合者千載比肩,若死而有知,豈無神交者也!逸少草有女郎材,無丈夫氣,不足貴也。賢人君子,非愚於此而智於彼,知與不知,用與不用也。書道亦爾,雖賤於此,或貴於彼,鍳與不鍳也。智能雖定,賞遇在時也。嵇叔夜身長七尺六寸,美音聲,偉容色,雖土木形體,而龍章鳳姿,天質自然。加以孝友温恭,吾慕其爲人,常有其草寫《絶交書》一紙,非常寶惜,有人與吾兩紙王右軍書不易。近於李造處見全書,了然知公平生志氣,若與靣焉。後有達者覧此論,知當亦悉心矣。夫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論人才能,先文而後墨。羲、獻等十九人,皆兼文墨。乾元元年四月日張懷瓘述。(《法書要録》)

 

唐張懷瓘書估

有好事公子,頻紓雅顧,問及自古名書,頗爲定其差等。曰可謂知書矣。夫丹素異好,愛惡罕同,若鍳不圓通,則各守封執,是以世議紛糅,何不製其品格,豁彼疑心哉!且公子貴斯道也,感之,乃爲其估,貴賤既辨,優劣了然。因取世人易解,遂以王羲之爲標凖,如大王草書字直一百,五字乃敵一行行書,三行行書敵一行真正,偏帖則爾。至如《樂毅》、《黄庭》、《太師箴》、《畫贊》、《累表》、《告誓》等,但得成篇,即爲國寶,不可計以字數。或千或萬,惟鑑别之精麤也。他皆倣此。近日有鍾尚書紹京亦爲好事,不惜大費,破産求書,計用數百萬錢,惟市得右軍行書五紙,不能致真書一字。崔、張之迹,固乃寂寥矣,惟天府之内,僅有存焉。如小王書所貴合作者,若稿行之間有興合者,則逸氣蓋世,千古獨立,家尊纔可爲其弟子爾。

子敬年十五六時,常白逸少云:‘古之章草,未能宏逸,頗異諸體,今窮僞略之理,極草縱之致,不若稿行之間,於往法固殊,大人宜改體。’逸少笑而不答。及其業成之後,神用獨超,天姿特秀,流便簡易,志在驚奇,峻險高深,起自此子。然時有敗累,不顧疵瑕,故减於右軍行書之價。可謂子爲神俊,父得靈和。父子真行,固爲百代之楷法。然文質相沿,立其三估;貴賤殊品,置其五等。三估者,篆、籀爲上估,鍾、張爲中估,羲、獻爲下估。上估但有其象,蓋無其蹟。中估乃曠世奇蹟,可貴可重,有贖求者,宜懸之千金。或時不尚書,薰蕕同器,假如委諸衢路,猶可字償千金。其杜度、崔瑗,可與伯英價等。然志乃尤古,力亦微大,惟妍媚不逮於張芝。衛瓘可與張爲弟,索靖則雄逸過之。且如右軍,真書妙極,又人間切須,是以價齊中估。古遠稀世,非無降差,崔、張玉也,逸少金也,大賈則貴其玉,小商則重其金。膚淺之人,多任其耳,但以王書爲最,真草一概,略無差殊,豈悟右軍之書,自有五等。

黄帝史、周宣史、鍾繇、張芝、王羲之、崔瑗、衛瓘、索靖、王獻之。已上九人第一等。

蔡邕、張昶、荀朂、皇象、韋誕、鍾會等,度德比義,并崔、張之亞也,可微劣右軍行書之價。已上六人第二等。

曹喜、邯鄲淳、羅暉、趙襲、崔寔、劉德昇、師宜官、梁鵠、胡昭、荀爽、張彭祖、張弘、傅玄、魏武帝、曹植、吴孫皓、孫權、應璩、徐幹、張昭、嵇康、何曾、衛顗、杜預、楊肇、樂廣、劉恢、司馬攸、衛恒、衛夫人、衛玠、李式、王敦、郗鍳、郗愔、韋昶、桓玄、王翼、王導、王洽、王珉、謝安、庾翼等。或奇才見拔,或絶世難求,并庶幾右軍草書之價。已上四十三人第三等。

張嘉、庾亮、郗超、王珣、戴若思、衛瓘、僧惠式、王修、張翼、戴安道、王玄之、王凝之、王徽之、王操之、孫興公、王允之、宋文帝、宋武帝、康昕、王僧虔、謝靈運、羊欣、薄紹之、孔琳之、蕭思話、張永、蕭子良、齊高帝、蕭子雲等。互有得失,時見高深,絶長續短,智均力敵,可敵右軍草書三分之一,已上二十九人第四等。

張越、張融、陶弘景、阮研、毛喜、僧智永、虞世南、歐陽詢、褚遂良等。可敵右軍草書四分之一,已上九人第五等。

已上率皆估其甚合者,其不會意數倍相懸。大凡雖則同科,物稀則貴。今妍古雅,漸次凌夷,自漢及今,降殺百等,貴遠賤近,淳漓之謂也。凡九十六人,列之如右。五等之外,蓋多賢哲,聲聞雖美,功業未遒,空有望於屠龍,竟難成於畫虎。不入流品,深慮遺材。

天寶十三載正月十八日。(《法書要録》)

 

唐韋續九品書人論(《墨池編》作李嗣真)

上古創意制字,務在形質。自夏禹之後,乃精妙間生,體操屢移,實難具美。今繼真約古,品藻録其長,分爲三等,皆旁通上中下,總一百九人,列之於後。

上上十九人

夏禹作象形篆,以銘鐘鼎。

高祖神堯皇帝行隸。

太宗文武皇帝行草。

至道大聖大明孝皇帝八分。

魯司寇文宣王大篆。(題延陵季子之墓八字存。)

周史籀大篆。

仙人務光倒薤篆。

秦相李斯小篆。

後漢崔瑗隸草等書。

後漢蔡邕隸篆八分。

後漢杜伯度章草。(時稱聖字。)

後漢師宜官正隸草。(靈帝好之,懸於帳中及所在寢食處,不忘也。)

後漢王綺正隸草。

魏梁鵠八分。

漢張芝草。(云上方崔杜不足,下比羅趙有餘。)

魏鍾繇正書散隸。(兼撰《筆髓論》。)

吴皇象八分。

王羲之正書行草飛白。(撰《筆陣圖》及《筆勢賦》。)

唐張旭大小草正書。(自古筆法,晋王羲之傳永禪師,永禪師傳陸柬之,陸柬之傳旭。旭亡,其中更有妙道,不可傳,但得其妙方自悟耳。)

上中十三人

秦程邈正行。

漢蕭何署及草隸。

漢武帝正篆。

後漢張昶八分及草。

後漢王次仲正隸及八分。

魏韋誕正章草及署。

晋索靖行書。(時人云婉若銀鈎。)

晋李矩妻衛夫人正行。(衛瓘女。)

晋衛瓘草隸行。(時人云一臺二妙。)

晋羊衡母蔡夫人正書。

晋衛恆隸書。

晋王獻之行草飛白。

齊王僧虔行草。

上下十三人

漢武帝行草八分。

漢張彭祖行草。

魏鍾會八分。

晋庾亮行草。

晋庾亮荀夫人正行篆隸。

晋庾翼行草。

晋謝安行草。

晋王洽八分隸及篆。

晋桓温行草。

晋虞安吉正草大篆。

宋羊欣草隸。

陳智永禪師正草。

梁武帝篆正行草。(又撰《筆評》。)

中上十四人

後漢張昶正草。

晋王克行草。

晋阮籍行草。

晋嵇康草。

晋劉伶行草。

晋王曠行隸。(又撰《筆心論》,逸少父。)

晋王凝之行隸草。

晋王徽之行及草隸。

齊蕭思話行草。

宋史稜行隸。

歐陽詢正及行。

陸柬之行草。

褚遂良正行隸草。

虞世南正草。

中中十人

後漢羅暉行。

後漢趙襲行隸。

後漢皇甫規妻馬夫人行隸。

晋阮咸行草。

晋王戎行草。

晋郗超行草。

宋王藻之行草。

梁蕭子雲行隸。

陳阮研正及行。

周庾信行及草。

中下十二人

後漢崔寔行隸。

吴大帝孫權行草。

晋桓玄行隸。

晋郗愔行隸。

宋謝靈運行隸。

齊周顒行草。

齊陸彦遠行草。

梁陶隱居行草。

陳沈君理行隸。

陳蔡聖正行草。

唐賀知章大行。

仙人司馬錬師正及大篆。

下上八人

魏鐘毅行隸。

晋陸機行草。

晋王凝之妻謝道韞行草。

晋郗愔妻傅夫人正篆。

齊張融行草。

梁簡文帝行隸。

邵陵王行草。

陳張正見行草。

下中十人

吴主孫皓行隸。

晋王子敬行隸。

晋山濤行隸。

齊武帝行草

齊邱道護正草。

梁陸倕行草。

梁庾肩吾隸行草。

隋賀混行草。

唐房玄齡行草。

唐薛稷行草。

下下九人

蜀相許靖行草。

晋虞綽行隸。

齊王晏行草。

晋康昕行草。

齊藺靖行草。

北齊劉逖行草。

周單于斯彦行草。

齊張士隱行草。

北齊魏夫人正行。

宋朱長文續書斷

書品論

昔庾肩吾定張芝至於法高一百二十有八人爲九品,李嗣真録李斯至於張正見八十一人爲十等,其間有兩存者,有互見者。網羅前哲,固已博矣。然肩吾,梁人也,其去羲、獻未遠,其評論遠者必有據依,近者皆所親見。而嗣真得承群賢之緒餘,而又益以隋唐之近迹,故可以錙銖以權之,尺寸以度之,列爲数品。然大繁則亂,其升降失中者多矣,其説止於題評譬喻,不求事實,虚言潤飾,孰爲凖繩。至張懷瓘乃討論古今,自史籀至於唐之盧藏用,爲神妙能三品。然或失於折衷,或傷於鄙俚,而敘古人之行事未備,其猶病諸。予欲不踵懷瓘,别爲一書,然自度僻處,而去古益遠,其所見聞皆不及懷瓘之博且詳也,雖復增損,其能甚異哉!於是續而補之。自隋以前,能書者雖懷瓘所不録,而雜見於庾、李《書品》,竇臮《述書賦》,迹絶難考,此不復載也。懷瓘開元中嘗爲翰林供奉,工書之外無聞焉。此言神妙能者,以言乎上中下之號而已,豈所謂聖神之神、道妙之妙、賢能之能哉!就乎一藝,區以别矣,傑立特出,可謂之神。運用精美,可謂之妙。離俗不謬,可謂之能。据所傳覩,精爲著定,苟好惡之異,商榷之差,以俟來哲。然同品之間,固有優劣,覧之可以自知焉。

神品三人

顔真卿張長史李陽冰

妙品十六人

唐太宗虞世南歐陽詢

歐陽通褚遂良陸柬之(高正臣附。)

徐嶠之徐浩釋懷素(懷仁附。)

柳公權沈傳師韓擇木

徐鉉(弟鍇及李無惑附。)石曼卿蘇子美

蔡君謨

能品六十六人

唐高宗唐玄宗唐順宗

漢王元昌臨川公主(晋陽公主房鄰妻附。)楊師道

裴行儉魏叔瑜(子華甥,薛稷兄,叔琬,王方翼附。)宋令文(子之問之愻之悌附)

王紹宗(孫虔禮附。)王知敬(殷仲容附。)盧藏用

岐王範李邕鍾紹京(蕭祐附。)

韋陟蕭誠(宋儋、李璆附。)王維

賀知章司馬子微(盧鴻附。)張庭珪

吕向鄭虔梁昇卿

史惟則(蔡有鄰、李潮、王遹附。)褚庭誨胡沛然(蘇靈芝附。)

張懷瓘張從申段季展

韓滉歸登鄔彤

鄭餘慶韓愈(劉禹錫、柳宗元附。)韓梓材(羊士諤附。)

裴潾李德裕牛僧孺

李紳裴休唐玄度

盧知猷于僧翰(錢忠懿王俶附。)錢惟治

錢昱李煜王著(李居簡、尹熙古、仲翼。)

郭忠恕句中正李建中

釋夢英宋綬杜衍

范仲淹王洙周越

邵餗(邵必附。)章友直(楊南仲、元居中附。)雷簡夫

康詢張伯玉慎東美

系説

自天聖景祐以來,天下之士,悉於書學者稍復興起,如周子發、石曼卿、蘇子美、蔡君謨之儔。人亡迹存,皆著在篇中矣。今列於廊廟,布於臺閣,復有數公,有若韓魏公骨力壯偉,文潞公風格英爽,介甫相國筆老不俗,王大參資質沉厚,邵興宗思致快鋭。宋次道、陸子履碑刻遒麗,滕元發、王樂道尺牘流便,王才叔以婉美稱,蘇子瞻以淳古重,及蔡仲遠、沈睿達之徒,皆彬彬可觀。予固未量其所至,安敢品之?然金閨玉堂之士,布衣韋帶之流,豈乏能者哉!予病且隱,罕與縉紳接,固不得而知也。後之與我同志者,固當搜而次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