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二百八十三

歷代書論十三

宋羊欣采古來能書人名(齊王僧虔録,自秦至晋凡六十九人。)

臣僧虔啓:昨奉勅,須古來能書人名.臣所知局狹,不辨廣悉,輒條疏上呈羊欣所撰録一卷,尋索未得,續更呈聞。謹啓。

秦丞相李斯。

秦中車府令趙高。右二人善大篆。

秦獄吏程邈,善大篆。得罪始皇,囚於雲陽獄,增减大篆體,去其繁複,始皇善之,出爲御史,名書曰隸書。

扶風曹喜,後漢人,不知其官。善篆、隸,篆小異李斯,見師一時。

陳留蔡邕,後漢左中郎將。善篆、隸,採斯、喜之法,《真定宜父碑》文猶傳於世,篆者師焉。

杜陵陳遵,後漢人,不知其官。善篆、隸,每書,一座皆驚,時人謂爲‘陳驚坐’。

上谷王次仲,後漢人,作八分楷法。

師宜官,後漢,不知何許人何官。能爲大字方一丈,小字方寸千言,《耿球碑》是宜官書。甚自矜重,或空至酒家,先書其壁,觀者雲集,酒因大售,俟其飲足,削書而退。

安定梁鵠,後漢人,官至選部尚書。得師宜官法,魏武重之,常以鵠書懸帳中,宫殿題署多是鵠手也。

陳留邯鄲淳,爲魏臨淄侯文學。得次仲法,名在鵠後。毛弘,鵠弟子。今祕書八分,皆傳弘法。又有左子邑,與淳小異,亦有名。

京兆杜度爲魏齊相,始有草名。

安平崔瑗,後漢濟北相,亦善草書。平苻堅,得摹崔瑗書,王子敬云極似張伯英。瑗子實,官至尚書,亦能草書。

弘農張芝,高尚不仕,善草書,精勁絶倫。家之衣帛,必先書而後練;臨池學書,池水盡墨。每書,云悤悤不及草書,人謂爲‘草聖’。芝弟昶,漢黄門侍郎,亦能草,今世云芝草者,多是昶作也。

姜詡、梁宣、田彦和及司徒韋誕,皆英弟子,并善草,誕書最優。誕字仲將,京兆人,善楷書,漢、魏宫館寶器,皆是誕手寫。魏明帝起凌雲臺,誤先釘榜而未題,以籠盛誕,轆轤長絙引之,使就榜書之。榜去地二十五丈,誕甚危懼,乃擲其筆,比下焚之。乃誡子孫,絶此楷法,著之家令。官至鴻臚少卿。誕子少季,亦有能稱。

羅暉、趙襲,不詳何許人,與伯英同時,見稱西州,而矜許自與,衆頗惑之。伯英與朱寬書自敘云:上比崔、杜不足,下方羅、趙有餘。

河間張超亦善草,不及崔、張。

劉德昇善爲行書,不詳何許人。

潁川鍾繇,魏太尉;同郡胡昭,公車徵。二子俱學於德昇,而胡書肥,鍾書瘦。鍾有三體:一曰銘石之書,最妙者也;二曰章程書,傳秘書、教小學者也;三曰行狎書,相聞者也。三法皆世人所善。繇子會,鎮西將軍。絶能學父書,改易鄧艾上事,皆莫有知者。

河東衛覬字伯儒,魏尚書僕射,善草及古文略盡其妙,草體微瘦,而筆跡精熟。覬子瓘字伯玉,爲晋太保。採張芝法,以瓘法參之,更爲草稿。草稿是相聞書也。瓘子恒亦善書,博識古文。

燉煌索靖字幼安,張芝姊之孫,晋征南司馬,亦善草書。陳國何元公亦善草書。吴人皇象能草,世稱沉着痛快。

滎陽陳暢,晋秘書令史,善八分,晋宫觀城門,皆暢書也。滎陽楊肇,晋荆州刺史,善草隸。 潘岳誄曰:草隸兼善,尺牘必珍,足無輟行,手不釋文,翰動若飛,紙落如雲。肇孫經亦善草隸。

京兆杜畿,魏尚書僕射;子恕,東郡太守;孫預,荆州刺史。三世善草稿。

晋齊王攸善草行書。

泰山羊忱,晋徐州刺史;羊固,晋臨海大守。并善行書。

江夏李式,晋侍中。善寫隸、草。弟定字公府,能名同式。

晋中書郎李充母衛夫人,善鍾法,王逸少之師。

瑯琊王廙,晋平南將軍、荆州刺史,能章楷,謹傳鍾法。

晋丞相王導,善稿、行。(廙從兄也。)

王恬,晋中將軍、會稽内史,善隸書。(導第二子也。)

王洽,晋中書令、領軍將軍,衆書通善,尤能隸、行。從兄羲之云:‘弟書遂不減吾。’(恬弟也。)

王珉,晋中書令,善隸、 行。(洽少子也)

王羲之,晋右將軍、會稽内史,博精群法,特善草隸。羊欣云:‘古今莫二。’(廙兄子也。)

王獻之,晋中書令,善隸、稿,骨勢不及父,而媚趣過之。羲之第七子也。兄玄之、徽之,兄子淳之,并善草、行。

王允之,衛軍將軍、會稽内史,亦善草、行。

太原王濛,晋司徒左長史,能草、隸。子修,瑯琊王文學。善隸、行,與羲之善,故殆窮其妙。早亡,未盡其美。子敬每省修書云:‘咄咄逼人。’

王綏,晋冠軍將軍、會稽内史。善隸、行。

高平郗愔,晋司空、會稽内史。善章草,亦能隸。郗超,晋中書郎,亦善草。(愔子也。)

潁川庾亮,晋太尉,善草、行。庾翼,晋荆州刺史。善隸、行,時與羲之齊名。(亮弟也。)

陳郡謝安,晋太傅,善隸、行。

高陽許静民,鎮軍參軍,善隸、草,羲之高足。

晋穆帝時,有張翼善學人書,寫羲之表,表出,經日不覺,後云:‘幾欲亂真。’

會稽隱士謝敷,胡人康昕,并攻隸、草。

飛白本是宫殿題八分之輕者,全用楷法。吴時張弘好學不仕,常著烏巾,時人號爲張烏巾。此人特善飛白,能書者鮮不好之。(《法書要録》)

 

南齊王僧虔論書

宋文帝書,自謂不減王子敬。時議者咸云:‘天然勝羊欣,功夫不及欣。’

王平南廙,是右軍之叔。自過江東,右軍之前,惟廙爲最,其畫爲晋明帝師,書爲右軍法。

亡曾祖領軍洽與右軍書云俱變古形,不爾,至今猶是效法鍾、張。右軍云:弟書遂不减吾。

亡從祖中書令珉,筆力過於子敬。書舊品云:有四疋素,自朝操筆,至暮便竟,首尾如一,又無誤字。子敬戲曰:弟書如騎騾,駸駸恒欲度驊騮前。

庾征西翼書,少時與右軍齊名。右軍後進,庾猶不忿。在荆州與都下書云:‘小兒輩乃賤家雞,皆學逸少書。須吾還,當比之。’

張翼書右軍自書表,晋穆帝令翼寫題後荅右軍,右軍當時不别,久方覺,云:‘小子幾欲亂真。’

張芝、索靖、韋誕、鍾會、二衛并得名前代,古今既異,無以辨其優劣,惟見筆力驚絶耳。

張澄書,當時亦呼有意。

郗愔章草,亞於右軍。

晋齊王攸書,京、洛以爲楷法。李式書,右軍云:‘是平南之流,可比庾翼;王濛書,亦可比庾翼。’

陸機書,吴士書也,無以較其多少。

庾亮書亦能入録。

亡高祖丞相導,亦甚有楷法,以師鍾、衛,好愛無厭,喪亂狼狽,猶以鍾繇《尚書宣示帖》衣帶。過江後,在右軍處,右軍借王敬仁,敬仁死,其母見修平生所愛,遂以入棺。

郗超草書亞於二王,緊媚過其父,骨力不及也。

桓玄書,自比右軍,議者未之許,云可比孔琳之。

謝安亦入能流,殊亦自重,乃爲子敬書嵇中散詩。得子敬書,有時裂作挍紙。

羊欣、邱道護并親授於子敬。欣書見重一時,行草尤善,正乃不稱。孔琳之書,天然絶逸,極有筆力,規矩恐在羊欣後。邱道護與羊欣俱面授子敬,故當在欣後,邱殊在羊欣前。

范煜與蕭思話同師羊欣,然范後背叛,皆失故步,名亦稍退。

蕭思話全法羊欣,風流趣好,殆當不减,而筆力恨弱。

謝靈運書乃不倫,遇其合時,亦得入流。昔子敬上表多於中書雜事中,皆自書,竊易真本,相與不疑。至元嘉初,方就索還。《上謝太傅殊禮表》亦是其例,親聞文皇説此。

謝綜書,其舅云:‘緊潔生起。’實爲得賞。至不重羊欣,欣亦憚之。書法有力,恨少媚好。

顔騰之、賀道力并便尺牘。

康昕學右軍,草亦欲亂真,與南州識道人作右軍書貨。

孔琳之書,放縱快利,筆道流便,二王後略無其比。但工夫少,自任故,未得盡其妙,故當劣於羊欣。

謝静、謝敷竝善寫經,亦入能境。居鍾毫之美,邁古流今,是以征南還有所得辱告并五紙,舉體精雋靈奥,執翫反覆,不能釋手。雖太傅之婉媚翫好,領軍之静逖荅緒,方之蔑如也。昔杜度殺字甚安,而筆體微瘦;崔瑗筆勢甚快,而結字小踈。居處二者之間,亦猶仲尼方於季、孟也。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伯喈非流紈體素,不妄下筆。若子邑之紙,研染輝光;仲將之墨,一點如漆;伯英之筆,窮神盡思。妙物遠矣,邈不可追,遂令思挫於弱毫,數屈於陋墨,言之使人於邑。若三珍尚存,四寶斯覿,何但尺素信札,動見模式,將一字徑丈,方寸千言也。承天凉體豫,便欲繕寫一賦,傾遲暉采,心目俱勞。承閲覧秘府,備覩群跡,崔、張歸美於逸少,雖一代所宗,僕不見前古人之跡,計亦無以過於逸少。既妙盡深絶,便當得之實録,然觀前世稱目,竊有疑焉。崔、杜之後,共推張芝,仲將謂之筆聖,伯玉得其筋,巨山得其骨,索氏自謂其書銀鈎蠆尾,談者誠得其宗。劉得昇爲鍾、胡所師,兩賢并有肥瘦之斷。元鳴獲釘壁之翫,師宜致酒簡之多,此亦不能止長胤貍骨,右軍以爲絶倫,其功不可及。由此言之,而向之論或至投杖,聊呈一笑,不妄言耳。(《法書要録》。)

 

宋王愔古今文字志目

秦、漢、吴五十九人

李斯、程邈、胡毋敬、趙高、司馬相如、張敞、嚴延年、漢元帝、史游、劉向、孔光、爰禮、揚雄、陳遵、林杜、劉睦、衛寵、劉黨、曹喜、杜度、王次仲、班固、徐幹、賈魴、賈逵、左姫、許慎、唐綜、曹壽、崔寔、尹珍、羅暉、趙襲、崔瑗、皇甫規妻、蔡邕、張芝、蘇班、劉得昇、師宜官、張超、李廵、張昶、梁鵠、張紘、毛弘、左伯、姜詡、梁宣、鍾繇、張昭、蘇林、張揖、胡昭、魏武帝、邯鄲淳、衛規、杜恕、諸葛融。

魏、宋、晋五十八人

韋誕、張緝、郭淮、韋熊、來敏、鍾會、皇象、何曾、傅玄、韋弘、辛曠、魏徽、諸葛瞻、楊肇、岑泉、張弘、朱育、江偉、司馬攸、陳暢、滿爽、楊經、吕悦、衛恒、衛宣、裴興、孫皓、杜預、向泰、裴邈、張炳、張越、羊忱、索靖、牽秀、羊固、辟閭訓、王導、庾翼、王濛、荀輿、王廙、李式、劉劭、王修、王洽、王羲之、衛夫人、李廞、王恬、郗愔、任靖、王獻之、李韞、張彭祖、謝安、王珉、桓玄。未見此書今録其目。(《法書要録》)

 

梁袁昂古今書評

王右軍書如謝家子弟,縱復不端正者,爽爽有一種風氣.

王子敬書如河、朔間少年,雖皆充悦,而舉體沓拖,殊不可耐。

羊欣書如大家婢爲夫人,雖處其位,而舉止羞澁,終不似真。

徐淮南書如南岡士大夫,徒好尚風範,終不免寒乞。

阮研書如貴胄失品次,叢悴不能復排突英賢。

王儀同書如晋安帝,非不處尊位,而都無神明。

庾肩吾書如新亭傖父,一往見似揚州人,共語便音態出。

陶隱居書如吴興小兒,形容雖未成長,而骨體甚駿快。

殷鈞書如高麗使人,抗浪甚有意氣,滋韻終乏精味。

袁崧書如深山道士,見人便欲退縮。

蕭子雲書如上林春花,遠近瞻望,無處不發。

曹喜書如經論道人,言不可絶。

崔子玉書如危峰阻日,孤松一枝,有絶望之意。

師宜官書如鵬羽未息,翩翩自逝。

韋誕書如龍威虎振,劍拔弩張。

蔡邕書骨氣洞達,爽爽有神。

鍾會書字十二種意,意外殊妙,實亦多奇。

邯鄲淳書應規入矩,方員乃成。

張伯英書如漢武帝愛道,慿虚欲仙。

索靖書如飄風忽舉,鷙鳥乍飛。

梁鵠書如太祖忘寢,觀之喪目。

皇象書如歌聲繞梁,琴人捨徽。

衛恒書如挿花美女,舞笑鏡臺。

孟光禄書如崩山絶崖,人見可畏。

李斯書世爲冠蓋,不易施平。

張芝驚奇,鍾繇特絶,逸少鼎能,獻之冠世,四賢共類,洪芳不滅。羊真孔草,蕭行范篆,各一時絶妙。

右二十五人,自古及今,皆善能書。奉勅,遣臣評古今書,臣既愚短,豈敢輒量江海!但聖主委臣斟酌是非,謹品字法如前。伏願照覽,謹啓。普通四年二月五日,内侍中、尚書令袁昂啓。

勅旨:‘具之,如卿所評。’臣謂鍾繇書意氣密麗,若飛鴻戲海,舞鶴游天,行間茂密,實亦難過。蕭思話書走墨連綿,字勢屈强,若龍跳天門,虎卧鳳闕。薄紹之書字勢蹉跎,如舞女低腰,仙人嘯樹,乃至揮毫振紙,有疾閃飛動之勢。臣淺見無聞,暗於明滅,寧敢謬量山海;以聖命自天,不得斟酌,過失是非,如獲湯炭。(《法書要録》)

 

梁武帝古今書人優劣評

鍾繇書如雲鵠游天,群鴻戲海,行間茂密,實亦難過。

王羲之書字勢雄逸,如龍跳天門,虎卧鳳闕,故歷代寶之,永以爲訓。

蔡邕書骨氣洞達,爽爽如有神力。

韋誕書如龍威虎振,劍拔弩張。

張芝書如漢武愛道,慿虚欲仙。

蕭子雲書如危峰阻日,孤松一枝,荆軻負劍,壯士彎弓,雄人獵虎,心胸猛烈,鋒刃難當。

羊欣書如婢作夫人,不堪位置,而舉止羞澀,終不似真。

蕭思話書如舞女低腰,仙人嘯樹。

李鎮東書如芙蓉出水,文彩鏤金。

王獻之書絶衆超群,無人可擬,如河朔少年皆悉充悦,舉體沓拖而不可耐。

索靖書如飄風忽舉,鷙鳥乍飛。

王僧虔書如王、謝家子弟,縱復不端正,奕奕皆有一種風流氣骨。

程曠平書如鴻鵠高飛,弄翅頡頑。又如輕雲忽散,乍見白日。

李巖之書如鏤金素月,屈玉自照。

吴施書如新亭傖父,一往見似揚州人,共語語便態出,

顔蒨書如貧家果實,無妨可愛,少乏珍羞。

阮研書如貴胄失品,不復排斥英賢。

王襃書悽斷風流,而勢不稱貌,意深工淺,猶未當妙。

師宜官書如鵬翔未息,翩翩而自逝。

陶隱居書如吴興小兒,形狀雖未成長,而骨體甚峭快。

鍾會書有十二意,意外奇妙。

蕭特書雖有家風,而風流勢薄,猶如羲、獻,安得相似!

王彬之書放縱快利,筆道流便。

范懷約真書有力,而草、行無功,故知簡牘非易。

郗愔書得意甚熟,而取妙特難,踈散風氣,一無雅素。

柳惲書縱横廓落,大意不凡,而德體未備。

庾肩吾書畏懼收歛,少得自充,觀阮未精,去蕭、蔡遠矣。

孔琳之書如散花空中,流徽自得。

徐淮南書如南岡士大夫,徒尚風軌,殊不卑寒。

袁崧書如深山道士,見人便欲退縮。

張融書如辯士對敭,獨語不困,行必會理。

薄紹之書如龍游在霄,繾綣可愛。(《書苑菁華》)

右梁武帝《書評》,不載《法書要録》,疑是後人增易袁評,而托名梁武者,故録於袁昂書評之後。

 

唐人書評

李斯書骨氣豐匀,方員妙絶。

曹操書金花細落,徧地玲瓏,荆玉分輝,瑶巖璀璨。

衛夫人書如挿花舞女,低昂美容;又如美女登臺,仙娥弄影,紅蓮映水,碧沼浮霞。

桓夫人書如快馬入陣,屈伸隨人。

傅玉書如項羽投戈,荆軻執戟。

王羲之書如壯士拔劍,壅水絶流;頭上安點,如高峰墜石;作一横畫,如千里陣雲;捺一偃波,若風雷震駭;作一豎畫,如萬歲枯藤;立一倚竿,若虎卧鳳閣;自上揭竿,如龍躍天門。

嵇康書如抱琴半醉,詠物緩行;又若獨鶴歸林,群烏乍散。

宋文帝書如葉裏紅花,雲間白日。

淳化法帖第五卷智永書此一段謂梁武帝評書

陸柬之書髣髴可觀,依稀可擬.

王紹宗書筆力流利,快健難方,就看熟視,轉增美妙.

程廣書如鴻鵠弄翅,翺翔頡頏.

蕭子雲書如上林春花,遠近瞻望,無處不發。

孔琳之書放縱快健,筆勢流利,二王以後,難與比肩;但功虧少,故劣於羊欣。

張越書如蓮花出水,明月開天,霧散金峰,雲低玉嶺。

虞世南書,體段遒媚,舉止不凡,能中更能,妙中更妙。

歐陽詢書若草裏蛇驚,雲間電發;又如金剛瞋目,力士揮拳。

褚遂良書字裏金生,行間玉潤,法則温雅,美麗多方。

薛稷書多攻褚體,亦有新奇。(《書苑菁華》)

 

唐吕總續書評

篆書一人

李陽冰書,若古釵倚物,力有萬夫。李斯之後,一人而已。

八分書五人

梁昇卿書,驚波往來,巨石前却。

盧藏用書,露潤花妍,烟凝修竹。

張廷珪書,古木崩沙,閑花映竹。

韓擇木書,龜開萍葉,鳥散芳洲。

史維則書,雁足印沙,深淵魚躍。

真行書二十二人

薛稷書,風驚苑花,雪惹山栢。

蕭誠書,舞鶴交影,騰猿在空。

韋陟書,蟲穿古木,鳥踏花枝。

李邕書,華嶽三峰,黄河一曲。

蔡隱邱書,古質新意,自是一家。

宋儋書,暮春花發,夏柳枝低。

徐浩書固多精熟,無有意趣。

顔真卿書鋒絶劍摧,驚飛逸勢。

沈千運書饑鷹殺心,忍瘦筋骨。

關操書,淵月沉珠,露花濯錦。

鄭虔書,風送雲收,霞催月上。

李璆書垂藤著地,枯木如折。

吴郁書字體緜密,不謝當時。

頼文雅書騰沙鬱霧,翻浪揚鷗。

賀知章書縱筆如飛,酌而不竭。

何昌裔書子敬餘波,時時可翫。

宋之問書天性卓絶,而功未逮。

張從申書,遠近稱美,獨步江外。

李清吉書變化自逸,代有斯人。

釋玄悟,書骨氣無雙,迥出時輩。

釋湛然書子雲之後,難與比肩。

釋崇簡,書臨寫逸少,時有亂真。

草書十二人

張旭書立性顛逸,超絶古今。

孫過庭書丹崖絶壑,筆勢堅勁。

張懷瓘書繼以章草,新意頗多。

張芬書孤松聳身,弱草垂露。

張彪書孤峰削成,藏筋露節。

鄔肜書寒鴉棲林,平岡走兔。

陸曾書驚波魚躍,深水龍潛。

史鱗書逸氣雄鎮,超然不群。

梁耿書錯落魚文,縱横鳥迹。

房廣書婉美芬藹,春鶯欲嬌。

沈益書春鷺窺魚,秋蛇赴穴。

釋懷素書援豪掣電,隨手萬變。(《書苑菁華》)

 

宋米芾續書評

僧智永書雖氣骨清健,大小相雜,如十四五貴胄褊性,方循繩墨,忽越規矩。

褚遂良如熟馭戰馬,舉動從人,而别有一種驕色。

虞世南如學休糧道士,神宇雖清而體氣疲困。

歐陽詢如新瘥病人,顔色惟悴,舉動辛勤。

柳公權如深山道士,修飬已成,神氣清健,無一點塵俗。

顔真卿如項羽掛甲,樊噲排突,硬弩欲張,鐵柱特立,昂然有不可犯之色。

李邕如乍富小民,舉動屈强,禮節生踈。

徐浩如藴德之士,動容温厚,舉止端正,敦尚名節,體氣純白。

沈傳師如龍游天表,虎踞溪旁,神精自若,骨法清虚。

周越如輕薄少年舞劍,氣勢雄健,而鋒刃交加。

錢易如美丈夫肌體充悦,神氣清秀。

蔡襄如少年女子,訪雨尋雲,體態嬌嬈,行步遲緩,多飾繁華。蘇舜欽如五陵少年,駿馬青衫,醉眠芳草,狂歌院落。

章友直如宫女插花,嬪嬙對鏡,端正自然,别有一種嬌態。(趙與時《賓退録》)

歷觀前賢論書,徵引迂遠,比况奇巧,如龍跳天門,虎卧鳳闕,是何等語?或遣辭求工,去法愈遠,無益學者。故吾所論,要在入人,不爲溢辭。(《海岳名言》)

 

宋黄庭堅論近世書

王著如小僧縳律。

李建中如講僧參禪。

楊凝式如散僧入聖,當以右軍父子爲標凖。觀余此言,乃知其遠近。(《山谷文集》)

 

宋陳黄裳評曾氏兄弟書

曾文定公鞏如謝家子弟,雖時偃塞蹇不端正,自爽塏有一種風流。

文肅公布如高品鹿使人,抗浪茂有意氣。

文昭公肇如玉瓌擁尰,自是太平人物。

湘潭公宰如吴興小兒,形雖未成,而骨體甚雋。

 

元元好問評金國名公書

任南麓書,如老法家斷獄,網密文峻,不免嚴而少恩。使之治京兆,亦當不在趙、張、二王之下。

黄山書如深山道士,草衣木食,不可以衣冠禮樂束縛。遠而望之,知其爲風塵物表。

黄華書,如東晋名流,往往以風流自命,如封胡羯,末猶有藴藉可觀。

閑閑公書,如本名頭陀,學至無學,横説豎説,無非般若。

百年以來以書名者多矣。宇文太學叔通、王禮部無競,蔡丞相伯堅父子、吴深州彦高、高待制子文,耳目所接見,行輩相後先爲一時。任南麓、趙黄山、趙禮部、龎都運才卿、史集賢季宏、王都勾清卿、許司諫道真爲一時。若黨承旨正書、八分,閑閑以爲百年以來無與比者,篆字則李陽冰以後一人。郭忠恕、徐常侍不論。今卷中諸公書皆備,而行溪獨見遺;正如鄴中賓客,應、劉、徐、阮皆天下之選,使坐無陳思王,則亦不得不爲西園清夜惜也。(《元遺山集》)

 

元趙孟頫論宋十一家書

李西臺書去唐未遠,猶有唐人遺風。

歐陽公書居然見文章之氣。

蔡端明書如《周南》后妃,容德兼備。

蘇子美書如古之任俠,氣直無前。

東坡書如老熊當道,百獸畏伏。黄門書視伯氏,不無小愧邪。

秦少游書如水邊游女,顧影自媚。

薛道祖書如王、謝家子弟,有風流之習。

黄長睿書如山澤之癯,骨體清澈。

李博士書如五陵貴游,非不秀整,政自不免於俗。

黄太史書如高人勝士,望之令人敬歎。

米老書如游龍躍淵,駿馬得御,矯然拔秀,誠不可攀也。(《鐵網珊瑚》)

 

元宋本評書

鮮于困學如雲間公子,玉骨横秋,富貴風流,仍復度世。

胡紹開如拙工鑄鼎,模範未精,沉重NFBF2哨,似奇實陋。

姚先生如上帝陰兵,舉世不識,怳忽變現,要以氣勝。

盧踈齋如叢祠野屋,繪畫風雷,雖復駭人,却非塵俗。

張大經如油翁獻技,錢孔不濡,運杓自然,不過熟耳。

苟正甫如近郊田叟,老不作業,意度貞淳,恨乏京様。

王參政如勤婦作縑,致力杼軸,雖媿羅綺,亦復遲壞。

周景遠如頭陀學佛,頗見小乘,苦行繼修,或可證果。(《元文類》)

 

明方孝孺評書

趙子昂書如程不識將兵,號令嚴明,不使豪末出法度外,故動無遺失。

鮮于伯機如漁陽健兒,姿體充偉而少韻度。

康里公如鸞雛出巢,神采可愛,而頡頏未熟,雖得其重名,而趙公高矣。繼三公而作者,金華宋仲珩,草書如天驥行中原,一日千里,超澗度險,不動氣力,雖若不可縱跡,而馳驟必合法度。(《遜志齋集》)

 

明解縉續書評

鍾繇書如公孫碩膚,赤舄几几。

王右軍如子之燕居,申申夭夭。

智永瑶臺雪鶴,高標出群。

虞世南如重華在位,被袗鼓琴。

歐陽詢秋霄健翮,峭壁雙清。

褚遂良披沙揀金。

薛少保寒機夜織。

顔真卿五丁鑿路。

柳公權一夫當關。

張長史風迴電馳。

僧懷素雲行雨施。

李北海樓臺映日,花木逢春。

徐會稽怒猊渴驥,藏稜出力,坡谷言難。

張從申有入木七分之氣,吾聞之子山云。

米南宫奇逸超邁,煙雲卷舒。

黄山谷清員妙麗,引繩貫珠。

蘇東坡豐腴悦澤,緜裏藏針。

蔡端明方正嚴楷,土偶蒙金。

趙文敏神明英傑,儀鳳冲霄,祥雲捧日。

康里子山雄劍倚天,長虹駕海。

饒介之卞莊刺虎,功倍力省。

宋克鵬摶已具,須仗扶摇。

宋仲珩龍駒鳳雛,神采已具。

詹希元署書冠冕莊重。(字孟舉。)

俞紫芝臨摹,子夫擅寵。(名和字子中。)

杜叔循真書清風蘭雪。(名環。)

胡子申珊瑚碧樹,頗謝琮璜。(名布。)

揭平仲旱蛟得雨,秋雁入雲。(名樞。)

解搢紳學士《春雨齋續書評》,凡二十八人,評皆當,惟評蔡伯端明爲土偶蒙金,殊失之。蔡之字有晋韻,在蘇、黄、米之上。又謂宋仲珩爲神彩已具,似以未成少之,亦非也。本朝書當以宋克爲第一,仲珩即次之。方遜志評之已定矣,胡杜揭豈能及哉。(《墨池瑣録》)

 

明豐道生評書

余游石湖,與文待詔衡山翁談書,余曰:‘翁小楷根本鍾王,金聲玉潤。祝枝山顛草精於山谷,鋒勢雄强。次則陸儼山,真行規摹懷仁,出入北海,無愧仙手。’翁曰:‘今人以書自詫者不少,試卒評之。’余曰:‘馬孟河書如盲師批命,不辨點畫。沈鳳峰書如老覡扶鸞,詰屈難識。王逢元書如小兒乳臭,學語未成。陳鶴書如麻風丐子,擁腫穢濁。楊珂書如胠篋偷兒,探頭側靣。沈仕書如夏四倚主,妄騁驕狂,迫而視之,畢逞怒態。’(《王氏法書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