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二百七十五

歷朝書論五

梁武帝觀鍾繇書法十二意

平謂横也。直謂縱也。均謂間也。密謂際也。鋒謂端也。力謂體也。輕謂屈也。決謂索掣也。補謂不足也。損謂有餘也。巧謂布置也。稱謂大小也。

字外之奇,文所不書,世之學者宗二王,元常逸迹,曾不睥睨。羲之有過人之論,後生遂爾雷同。元常謂之古肥,子敬謂之今瘦。今古既殊,肥瘦頗反,如自省覽,有異衆説。張芝、鍾繇,巧趣精細,殆同機神。肥瘦古今,豈易致意。真跡雖少,可得而推。逸少至學鍾書,勢巧形密,及其獨運,意疎字緩。譬猶楚音習夏,不能無楚。過言不悒,未爲篤論。又子敬之不迨逸少,猶逸少之不迨元常。學子敬者如畫虎也,學元常者如畫龍也。余雖不習,偶見其理,不習而言,必慕之歟。聊復自記,以補其闕。非欲明解,強以示物也。儻有均思,思盈半矣。(《書苑精華》)

隋僧智果

 

隋高僧智果心成頌

迴展右肩頭項長者向右展,‘寧’、‘宣’、‘臺’、‘尚’字是。非爲頭項長。

長舒左足有脚者向左舒,‘寳’、‘典’、‘其’、‘類’字是。謂‘亻’、‘彳’、‘木’、‘扌’之類,非‘其’、‘典’之類。

峻拔一角字方者擡右角,‘國’、‘用’、‘周’字是。

潛虚半腹畫稍麤於左,右亦須著,遠近均匀,递相覆蓋,放令右虚。‘用’、‘見’、‘岡’、‘月’字是。

間合間開‘無’字等四點四畫爲縱,上心開則下合也。

隔仰隔覆‘并’字隔‘二’,‘畺’字隔‘三’,皆斟酌二三字,仰覆用之。

迴互留放謂字有磔掠重者,若‘爻’字上住下放,‘茶’字上放下住是也,不可并放。

變换垂縮謂兩竪畫一垂一縮,‘并’字右縮左垂,‘斤’字右垂左縮,上下亦然。

繁則減除王書‘懸’字,虞書‘毚’字,皆去下一點;張書‘盛’字,改‘血’從‘皿’也。‘盛’本從‘皿’。

疎當補續王書‘神’字、‘處’字皆加一點,‘却’字‘卩’從‘阝’是也。

分若抵背謂縱也,‘卅’、‘册’之類,皆須自立其抵背。鍾、王、歐、虞皆守之。

合如對目謂逢也,‘八’字、‘州’字皆須潛相曯視。

孤單必大一點一畫成其獨立者是也。

重并仍促謂‘昌’、‘吕’、‘爻’等字上小,‘林’、‘棘’、‘絲’、‘羽’等字左促,‘森’、‘淼’字兼用之。

以側映斜丿爲斜,NFEE8爲側,‘交’、‘欠’、‘以’、‘入’之類是也。

以斜附曲謂人爲曲,‘女’、‘安’、‘必’、‘互’之類是也。

覃精一字功歸自得盈虚向背、仰覆、垂縮、迴互不失也。

統視連行妙在相承起復行行皆相映帶,聨屬而不背違也。(《蘇霖書法鈎玄》)

 

唐太宗筆法訣

夫欲書之時,當收視反聴,絶慮凝神。心正氣和,則契於玄妙;心神不正,字則敧斜;志氣不和,書必顛覆。其道同魯廟之器,虚則敧,滿則覆,中則正。正者,沖和之謂也。

大抵腕竪則鋒正,鋒正則四面勢全。次實指,指實則節力均平。次虚掌,掌虚則運用便易。

爲點必收,貴緊而重。

爲畫必勒,貴澀而遲。

爲撆必掠,貴險而勁。

爲豎必努,貴戰而雄。

爲戈必潤,貴遲疑而右顧。

爲環必郁,貴蹙鋒而總轉。

爲波必磔,貴三折而遣豪。

側不得平其筆。

勒不得卧其筆,

努不宜直,直則失力。

趯須存其筆鋒,得勢而出。

策須仰策而收。

掠須筆鋒左出而利。

啄須卧筆而疾罨。

磔須戰筆發外,得意徐乃出之。

夫點要作稜角,忌於員平,

合策處策,‘年’字是也。

合勒處勒,‘士’字是也。

凡横畫并仰上覆收,‘士’字是也。

三須解磔,上平、中仰、下覆,‘春’,‘主’字是也。凡三畫悉用之。

合掠即掠,‘户’字是也。

彡乃‘形’、‘影’字右邊,不可一向爲之,須背下撆之。

爻須上磔衂鋒,下磔放出,不可雙出。

‘多’字四撆一縮,二少縮,三亦縮,四須出鋒。巧在乎躪躒,則古秀而意深;拙在乎輕浮,則薄俗而直置。採摭菁葩,芟薙蕪穢,庶近乎翰墨。脱專執自賢,闕於師授,則衆病蜂起,衡鑑徒懸於闇矣。(《書苑菁華》)

 

唐歐陽詢八法

丶如高峰之墮石。

乀似長空之初月。

一若千里之陣雲。

亅如萬歲之枯藤。

乀勁松倒折落挂石厓。

如萬鈞之弩發。

丿利劍截斷犀象之角牙。

NFEE8一波常三過筆。

澄神静慮,端巳正容,秉筆思生,臨池志逸。虚拳直腕,指齊掌空,意在筆前,文向思後。分間布白,勿令偏側,墨淡則傷神彩,絶濃必滯鋒豪。肥則爲鈍,瘦則露骨,勿使傷於軟弱,不須怒降爲奇。四面停匀,八邊俱備,短長合度,麤細折中,心眼凖程,疎密敧正,筋骨精神,隨其大小。不可頭輕尾重,無令左短右長,斜正如人上稱下載,東映西帶,氣宇融和,精神灑落,省此微言,孰爲不可也。(《王氏法書苑》)

 

永字八法

《禁經》云:八法起於隸字之始,自崔、張、鍾、王,傳授所用,該於萬字,墨道之最,不可不明也。隋僧智永發其旨趣,授於虞秘監世南,自兹傳授,遂廣彰焉。李陽冰云:昔逸少攻書多載十五年,偏攻永字,以其備八法之勢,能通一切字也。八法者,永字八畫是矣:

丶一點爲側。

亠二横爲勒。

三竪爲努。

四挑爲趯。

五左上爲策。

六左下爲掠。

七右上爲啄。

永八右下爲磔。

訣一,一作顔真卿《八法頌》。

側蹲鴟而墜石。

勒緩縱以藏機。

努彎環而勢曲。

趯峻快以如錐。

策依稀而似勒。

掠髣髴以冝肥。

啄騰凌而速進。

磔抑趞以遲移。

訣二,一作柳宗元《八法頌》。

側不愧卧。

勒常患平。

努過直而力敗。

趯宜存而勢生。

策仰收而暗揭。

掠左出而鋒輕。

啄倉皇而疾掩。

NFEEA趞以開撐。

 

永字八法詳説

側勢第一

側不得平,其筆當側,筆就右爲之。口訣云:先右揭其腕,次輕蹲其鋒,取勢緊則乘機頓挫,借勢出之,疾則失中,過又成俗。夫側鋒顧右,借勢而側之,從勁輕掲,潛出務於勒也。

問曰:‘側不言畫而言側,何也?’

論曰:謂筆鋒顧右,審其勢險而側之,故名側也。止言點則不明顧右,無存鋒向背,墜墨之勢。若左顧右側,則横敵無力,故側不險,則失於鈍,鈍則芒角,隱而書之,神格喪矣。筆訣云:側者側下,其筆使墨精暗,墜徐乃反掲則稜利矣。

勒勢第二

勒不得卧其筆,中高兩頭,下以筆心壓之。口訣云:頭傍鋒仰,策次迅收,若一出揭筆,不趯而暗收,則薄員而疎,筆無力矣。夫勒筆鋒似及於紙,須微進仰策峻趯。

問曰:‘勒不言畫而言勒,何也?’

論曰:勒者趯筆而行承其虚畫,取其勁澀,則功成矣。今止言畫者慮在不趯一出,便畫則鋒拳而怯薄也。夫勒者,藉於竪NFEEANFEEA則筆勁澀亡其流滑,微可稱工矣。筆訣云:策筆須勒仰,筆覆收準,此則形勢自彰矣。

努勢第三

努不宜直,其筆直則無力,立筆左偃而下,最須有力。又云:須發勢而卷筆,若折骨而争力。口訣云:凡傍卷微曲,蹙筆累走而進之,直則衆勢失力,滯則神氣怯散。夫努須側鋒,顧右潛趯輕挫其揭。

問曰‘畫者中心聚畫也,今謂之努,何也?’

論曰:努者勢微,努曰努在乎趯筆下行,若直置其畫則形員。

勢質書之病也,筆訣云:努筆之法,竪筆徐行,近左引勢,勢不欲直,直則無力矣。

趯勢第四

趯須蹲鋒,得勢而出,出則暗收。又云:前畫卷則别,歛心而出之。口訣云:傍鋒輕掲借勢,勢不勁,筆不挫,則意不深。趯與挑一也,鋒貴於澀出,適期於倒收,所謂欲挑還置也。夫趯自努出,潛鋒輕挫借勢而趯之。

問曰:‘字之出鋒謂之挑,今更言趯,何也?’

論曰:挑者語之小異,而其體一也。夫趯者,筆鋒去而言之趯,自努畫收鋒,竪筆潛勁,借勢而趯之。筆訣云:即是努筆下殺,筆趯起是也法。須挫衂轉筆出鋒,佇思消息,則神縱不墜矣。

策勢第五

策須斫筆背發,而仰收則背,斫仰策也。兩頭高中,以筆心舉之。口訣云:仰筆潛鋒,以鱗勒之法,揭腕趯勢於右,潛鋒之要,在畫勢暗捷歸於右也。夫策筆仰鋒竪趯,微勁借勢峻顧於掠也。

問曰:‘策一名折異畫,今謂之策,何也?’

論曰:策之與畫理亦固殊,仰筆趯鋒,輕擡而進,故曰策也。若及紙便畫,不務遲澀、向背、偃仰者,此備畫耳。筆訣云:始築筆而仰策,徐轉筆而成形是也。

掠勢第六

掠者拂掠,須迅其鋒,左出而欲利,又云:微曲而下,筆心至卷處。口訣云:撇過謂之掠,借於策勢,以輕駐鋒,右掲其腕,加以迅出,勢旋於左,法在澀而勁,意欲暢而婉,遲畱則傷於緩滯,夫側鋒左出,謂之掠。

問曰:‘掠一名分發,今稱爲掠,何也?’

論曰:掠廼徐疾有凖,隨手遣鋒,自左出取勁,險盡而爲節,發則一出,運用無的,故掠之精旨可守矣。夫掠之筆趣,意欲畱而必勁,又孫過庭書譜云:遣不常速明矣。筆訣云:從策筆下左出而鋒利,不墜則自然佳。

啄勢第七

啄者如禽之啄,物也。立筆下罨,須疾爲勝,又云:形似鳥獸,卧斫斜發。亦云:卧筆疾罨右出,口訣云:右向左之勢爲卷啄,按筆蹲鋒,潛蹙於右,借勢收鋒,迅擲旋右,須精險衂去之不可緩滯。夫筆鋒及紙,爲啄在潛,勒而啄之。

問曰:‘撇之與啄同出異名,何也?’

論曰:夫撇者蒙俗之言,啄者因勢而立,故非妄飾貽誤學者。啄用輕勁爲勝,去浮怯重,體爲工攻之遠源,或不妄耳。筆訣云:啄筆速進,勁若鐵石,則勢成也。

磔勢第八

磔者不徐不疾,戰行欲卷,復駐而去之。又云:NFEEA筆戰行,翻筆轉下,而出筆磔之。口訣云:右送之波,皆名磔,右掲其腕,逐勢緊NFEEA,傍筆迅磔盡勢,輕掲而潛收,在勁迅得之。夫磔法,筆鋒須NFEEA,勢欲險而澀,得勢而輕掲暗收,存勢候其勢盡而磔之。

問曰:‘發波之筆,今謂之磔。何也?’

論曰:發波之法,循古無蹤,原其用筆,磔法爲徑。磔豪聳過,法存乎神,而磔之義明矣。凡磔若左顧右,則勢鈍矣。NFEEA重鋒緩,則勢肥。須遒勁而遲澀之,凡險勁風骨,泥滯存亡,以法師心,以志専本,則自然暗合旨趣矣。筆訣云:始入筆緊築,而微仰便下,徐行勢足,而後磔之。其筆或藏鋒出鋒,由心所好也。(《書苑菁華》)

 

翰林禁經九生法 (《文獻通考》:《翰林禁經》八卷。晁氏曰:唐李陽冰撰,論書勢筆法所禁,故以名書。)

一生筆,純豪爲心軟而復健。

二生紙,新出篋笥,潤滑易書,即受其墨,若久露風日。枯燥難用。

三生硯,用則貯水,畢則乾之,司馬云:硯石不可浸潤。

四生水,義在新汲,不可久停,停不堪用。

五生墨,隨要旋研,凌利墨光。爲上研多則泥鈍也。

六生手,適擕執勞,腕則無凖。

七生神,凝神静思,不可煩燥。

八生目,寢息適寤,光朗分明。

九生景,天氣清朗,人心舒悦,乃可言書也。

右此九法,不可廢忘,忽而怠之,則其瑕矣。(《書苑菁華》)

 

翰林密論二十四條用筆法

點法口訣云:作點向左,以中指斜頓向右,以大指齊頓作報答,便以中指挫鋒,須收鋒在内,按筆而收之。又衂側下,其筆含濡其鋒,摩輪簇心,然後收筆,慎在員平。《禁經》云:點如利鑚,鏤金是也,又半蟻法冝,字上用之爲避其傍。又側下其筆,使墨精闇,墜徐乃反掲,則稜利矣。右軍云:作點之法,皆須落落如大石當衢,又云:點不變爲布棊,要通變也。又有打點,單以指送,筆似打物之勢,甚難用也。

一畫法口訣云:作横畫皆用大指遣之,若作策法,即指擡筆上,若作勒法,即用中指鈎筆,澀進覆畫,以中指頓筆,然後以大指遣至盡處。此三勢相近,用法不同也,鱗勒法須仰收。《禁經》云:畫如長錐,界石是也。又緊走仰收,似長舟截小渚,兩頭勢起,使芒角不失,遒潤借勢,不策不鱗,勒稍須收之。取古勁枯澀,無求活利,凡在字上宜用之。

壹筆法初緊策中,擡鋒輕勁,微勒向右按衂,古經云:鍾書《宣示》字,長畫用。又云:畫不變爲布算行草法,云勢須嶮策,露鋒飛動爲勝。

三三畫法口訣云:上潛鋒平勒,中背筆仰策,下緊趯覆收名,递相解摘。古經云:‘黄’、‘庭’、‘三’、‘關’字用草法,上衂、側中、策下,奮筆横飛,名递相聳,峙以嶮利爲勝。

丨懸針法口訣云:鋒須先發,管逐勢行,趯筆緊收,澀進如錐畫沙。《禁經》云:懸針如長錐,綴地是也。又契字下雙筆,須一努一垂,變换用之,三勢不同,或垂或趯,或外掠而中努。右軍云:懸針垂露,難爲體制。衛夫人云:如萬歲枯藤。《臨池訣》云:懸針法蘭亭‘年’字盡其勢也。

丨垂露法口訣云:鋒管齊下,勢盡殺筆,縮鋒又始,築筆而極,力終注鋒而作努,又垂不縮,此言頓筆以摧挫爲功。右軍云:竪如筍抽寒谷是也。《臨池訣》云:垂露本篆脚,名玉筯,如古釵倚物也。

背抛法口訣云:蹲鋒緊掠徐擲之,速則失勢,遲則緩怯。《臨池訣》云:此鍾法,稍涉八分,蠆毒法引,過其曲轉,蹲其鋒又徐收,而蹲趯之不欲出,須闇收使其如負芒刺則善。右軍云:援豪蹲節,輕重有凖是也,庾肩吾《書論》曰:欲抛而還,置爲駐鋒,而後趯之也。

抽筆法口訣云:左罨掠,須峻利,右潛趯而戰行,待勢卷而機駐,揭摘出而暗收。若便抛必流滑,凡淺又側起,平發緊殺,按波爲抽筆,從腹内起。庾肩吾《書論》曰:將放更畱,又‘人’字第二筆云,攙引抑拽是也。夫‘木’等字亦同用。

背趯法,悉以中指遣至盡處,以名指拒而趯之,又潛鋒闇勒,勢盡然後趯之。右軍背趯戈法,上則俯而過,下則曲而就。蓋所以失之於前,正之於後也。古經云:鍾書‘哉’字,用又永禪師澀出戈法,下以名指築上,借勢以中指遣之至下,以名指衂鋒潛趯,此名秃出法,張旭折芒法,潛鋒緊走,意盡乃收而趯之,鍾書常用也。右軍云:落干之法,峩峩如長松倚谿谷。唐文皇云:爲戈必潤,貴遲凝而右顧是。章草法潛按微進,輕揭闇趯。夫掲欲利按欲輕,輕則骨勁神清,肥乃質滯鈍俗,王濛能之。

氵散水法口訣云:上衂,側中,偃下,潛挫趯鋒。古經云:黄庭《樂毅論》同用,柳宗元《筆精賦》云:散水幽縱,黄庭宗之是也。《臨池訣》云:或藏或露,狀數不同,意要递相顯異,若頻有則兩點相近,而下點當高,此名潛相矚視,外雖解摘,内相附屬,爲上中潛鋒,闇衂下峻,趯潛遣此,蓋鍾法也。行書勢微,按而鈎掲,以輕利爲美。

冫冰法口訣云:上側覆收,下築而趯之,須相承揖,若并連。衂側輕掲,則率字左右用之,草法須借勢捷遣,若緩滯則爲病也。

灬烈火法口訣云:衂鋒闇接,《臨池訣》云:須各自立勢,抵背潛衂,所爲視之不見,考之則彰。古經云:鍾書‘然’字用灬聯飛法。口訣云:闇衂微駐,輕揭潛趯,筆鋒連緜,相顧不絶也。禁經云:聯飛如雁陣,當秋是也。古經云:《樂毅論》‘燕’、‘然’字用。又虞永興‘兼’字用。其半勢蓋中斷也。

宀顯異法口訣云:上點駐鋒,左右挫鋒,横畫按筆勢須相順。古經云:《出告誓》文又上點側,横畫勒左,擡筆擺鋒,右峻啄輕掲,《出告誓》‘寳’字虞永興嘗守之行法,以員峻飛動爲美。章草法擬於員峻飛動,其於嶮策,務在露鋒鈎裹,忌於緩滯也。

平磔法口訣云:不遲不疾,戰筆側去,勢卷不可便出,須駐筆而後放。《禁經》云:磔磔如生蛇渡水是也。又鍾元常每作磔筆,須三過折。故文皇云:爲波必磔,貴三折而遣豪。

勾裏法口訣云:員角NFEEA鋒作努法,勢未盡而趯之,顔魯公云:勾法用筆如紙下行是也。‘岡’、‘罔’、‘向’字等用。

勾努法口訣云:員角激鋒,待筋骨而成要,如武人屈臂。右軍云:迴角不用峻及有稜是也。衛夫人名之勁努法。‘勺’、‘匀’、‘物’等字用。奮筆法口訣云:左側而獨立,中衂掲而右鈎。古經云:鍾書‘宣’、‘示’字下用。若中竪則左右闇衂而潛趯,又簇鋒捷進,爲系下三點也。

彡衫法口訣云:上平點,中啄,下衂側。

乚外擘法口訣云:左峻掠,中潛鋒衂挫,右蹲鋒外擲。

丨竪壹法口訣云:擡筆竪策挫鋒,上下緊直,嘗‘尚’字中竪畫用。

丷八曾頭其脚法口訣云:左潛掲而右啄,曾頭用左啄右側,則‘其’脚用之。

冫暗築法口訣云:馭鋒直衝有點,連物則名暗,‘築’、‘月’其内兩點是。

衮筆法口訣云:須按鋒上下蹙衂之,‘令’、‘今’等字是也。

戔縮出法口訣云:上磔衂鋒,下磔出之。此八分法也。蓋避雙出也。又戔字上縮鋒作弩,下出鋒作趯,張云戔如‘朿’、‘棘’是也。(《書苑菁華》)

 

唐顔真卿述張長史筆法十二意

予罷職醴泉,特詣東洛,訪金吾長史張公旭,請師筆法。長史於時在裴儆宅憩止,已一年矣。衆有師張公求筆法,或有得者,皆曰神妙。僕頃在長安師事張公,竟不蒙傳授,使知是道也。人或問筆法者,張公皆大笑,而對之便草書,或三紙,或五紙,皆乘興而散,竟不復有得其言者。予自再游洛下,相見眷然不替。僕因問裴儆:‘足下師敬長史。有何所得?’曰:‘但得書絹素屏數本。亦嘗論請筆法,惟言倍加工學臨寫,書法當自悟爾。’僕自停裴儆宅,月餘,因與裴儆從長史言語散,却迴長史前請曰:‘僕既承九丈奨誘,日月滋深,夙夜工勤,耽溺翰墨,雖四遠流揚,自未爲穏,儻得聞筆法要訣,則終爲師學,以冀至於能妙,豈任感戴之誠也!’長史良久不言,乃左右盼視,怫然而起。僕乃從行歸於東竹林院小堂,張公乃當堂踞牀,而命僕居乎小榻,乃曰:‘筆法玄微,難妄傳授。非志士高人,詎可言其要妙?書之未能,且攻真草。今以授子,可須思妙。’

乃曰:‘夫平謂横,子知之乎?’僕思以對曰:‘嘗聞長史示令每爲一平畫,皆須縱横有象。此豈非其謂乎?’長史乃笑曰:‘然’。

又曰:‘夫直謂縱,子知之乎?’曰:‘豈不謂直者必縱之不令邪曲之謂乎?‘長史曰:‘然’。

又曰:‘均謂間,子知之乎?’曰:‘嘗蒙示以間不容光之謂乎?’長史曰:‘然’。

又曰:‘密謂際,子知之乎?’曰:‘豈不謂築鋒下筆,皆令完成,不令其疎之謂乎?’長史曰:‘然’

又曰:‘鋒謂末,子知之乎?’曰:‘豈不謂末以成畫,使其鋒健之謂乎?’長史曰:‘然’。

又曰:‘力謂骨體,子知之乎?’曰:‘豈不謂趯筆則點畫皆有筋骨,字體自然雄媚之謂乎?’長史曰:‘然’。

又曰:‘輕謂曲折,子知之乎?’曰:‘豈不謂鈎筆轉角,折鋒輕過,亦謂轉角爲暗過之謂乎?’長史曰:‘然’。

又曰:‘決謂牽掣,子知之乎?’曰:‘豈不謂牽掣爲撇,决意挫鋒,使不能怯滯,令險峻而成以謂之决乎?’長史曰:‘然’。

又曰:‘補爲不足,子知之乎?’曰:‘嘗聞於長史,豈不謂結搆點畫或有失趣者,則以别點畫旁救之謂乎?’長史曰:‘然’。

又曰:‘損謂有餘,子知之乎?’曰;‘嘗蒙所授豈不謂趣長筆短,嘗使意氣有餘,畫若不足之謂乎?’長史曰:‘然’。

又曰:‘巧謂布置,子知之乎?’曰:‘豈不謂欲書先預想字形布置,令其平穏,或意外生體,令有異勢是之謂巧乎?’長史曰:‘然’。

又曰:‘稱謂大小,子知之乎?’曰:‘嘗蒙教授,豈不謂大字促之令小,小字展之使大,兼令茂密,所以爲稱乎?’長史曰:‘然,子言頗皆近之矣。工若精勤,悉自當爲妙筆。’

真卿前請曰:‘幸蒙長史九丈傳授用筆之法,敢問工書之妙,何如得齊於古人?’張公曰:‘妙在執筆,令其員暢,勿使拘攣。其次識法,謂口傳手授之訣,勿使無度,所謂筆法也。其次在於布置,布置不慢不越,巧使合宜。其次紙筆精佳。其次變通適懷,縱捨掣奪,咸有規矩。五者備矣,然後能齊於古人。’曰:‘敢問長史神用筆之理,可得聞乎?’長史曰:‘予傳授筆法,得之於老舅彦遠曰:‘吾昔日學書,雖功深,奈何迹不至殊妙。後聞於褚河南,曰:‘用筆當須如印印泥’思而不悟,後於江島,遇見沙平地靜,令人意悦欲書。乃偶以利鋒畫而書之,其勁險之狀,明利媚好。自兹乃悟用筆如錐畫沙,使其藏鋒,畫乃沈著。當其用筆,常欲使其透過紙背,此功成之極矣。真草用筆,悉如畫沙,點畫浄媚,則其道至矣。如此則其迹可久,自然齊於古人。但思此理,以專想功用,故點畫不得妄動。子其書紳。’’予遂銘謝,逡巡再拜而退。自此得攻書之妙,於兹五年,真草自知可成矣。(《王氏法書苑》)

 

唐李華二字訣截拽

或有人示以文卷者,中有《小學説》一篇,其略曰:鴻文先生坐於堂上,手執經一卷,弟子以次立。先生講既已,而爲文焉,示於衆子,則不善書也。小學家流曰:‘先生通儒也,而弗能字學,何哉?’鴻文先生方隱几,聞是言也,笑而召之。責曰:‘夫儒之立身,以學乎?以書乎?苟其書,則孔子無以加也。且止云典籍,至是則無聞也。爾徒學書,記姓名而已。已乎,已乎。’華既覽之,心憤憤然,思有以喻,故作論云:

夫六藝中,此爲難事,人罕曉其奥;予非能也,亦嘗聞其旨。蓋用筆在乎虚掌而實指,緩衂而急送,意在筆前,字居筆後,其勢如舞鳳翔鸞,則其妙也。大抵字不可拙,不可巧,不可今,不可古,華質相半可也。鍾、王之法,悉而備矣。近世虞世南深得其體,别有婉媚之態,凡云八法,學者悉善。予有二字之訣,至神之方,所謂‘截拽’也,苟善斯字,逸少、伯英,彼何人哉,噫,諒哉!書功之深,人之難能知也。是歟曷可已乎!(《書苑菁華》)

 

筆法門 (未詳何人所撰。《王氏法書苑》附李華後,今從之。)

一、齧NFEF8門,此一門亦曰書之祖,亦曰書之命也。又云乾坤清氣,自古諸聖,祕而不傳也。

二、陰陽門,濃淡去住,内外肥瘦等。

三、君臣門,内外、左右、上下,君須君,臣須臣,不得違背。

四、向背門,向即俱向背,即俱背不得,一向一背。

五、偏枯門,不得一邊真,一邊草,一面大,一面小。

六、孤露門,肥瘦上下不等,名曰孤露,須得自在。

七、石指玲瓏門,凡點筆常迴避相觸也。

八、停筆遲澀門,遲自遲,澀自澀,常欲令其透過紙背。

九、通氣門,亦云通水,凡書畫内令通其氣不得塞也。

十、顧荅門,凡點畫字勢常須相顧也。(《王氏法書苑》)

 

古今傳授筆法十三訣 (未詳何人所撰)

鈎裏,‘罔’、‘岡’、‘南’、‘向’、‘田’諸皆例此。

勹鈎努,‘匀’、‘旬’、‘均’、‘物’同上。

當豈長扆。返異勢

常宣尚。促左轉右勢。

其月周同。實左虚右勢

圖圍國,抑左昂右勢。

行河水,上下不齊勢。

永,側勒努趯策掠啄磔。

人,挫囊努抛引仰曳殺。

口,托撲摺勒。

也,送鈎壓揖評。

州,蹲掠駐努趯搭。

交爻門賑,報荅勢。

已上十三訣,先賢只口傳授,并不形紙墨。張旭惟傳永字後,自引五勢一切字法無不該矣。(《王氏法書苑》)

 

傳授筆法人名

蔡邕受於神人傳之崔瑗,及女文姬。文姬傳之鍾繇,鍾繇傳之衛夫人,衛夫人傳之王羲之,王羲之傳之王獻之,王獻之傳之外甥羊欣,羊欣傳之王僧虔,王僧虔傳之蕭子雲,蕭子雲傳之僧智永,智永傳之虞世南,世南傳之授於歐陽詢。詢傳之陸柬之,柬之傳之姪彦遠,彦遠傳之張旭,旭傳之李陽冰,陽冰傳徐浩、顔真卿、鄔彤、韋玩、崔邈。凡二十有三人,文傳終於此矣。(《法書要録》)

 

唐張懷瓘論用筆十法

偃仰向背謂兩字并爲一字,須求點畫上下偃仰離合之勢。

陰陽相應謂陰爲内,陽爲外,斂心爲陰,展筆爲陽,須左右相應。

鱗羽參差謂點畫編次無使齊平,如鱗羽參差之狀。

峰巒起伏謂起筆蹙衂如峰巒之狀,殺筆亦須存結。

真草偏枯謂兩字或三字,不得真草合成一字,謂之偏枯,須求映帶,字勢雄媚。

邪真失則謂落筆結字分寸點畫之法,須依位次。

遲澀飛動謂勒鋒磔筆,字須飛動,無凝滯之勢,是得法。

射空玲瓏謂煙感識字,行草用筆,無依前後。

尺寸規度謂不可長有餘而短不足,須引筆至盡處,則字有凝重之態。

隨字變轉謂如《蘭亭》‘歲’字一筆,其上‘年’字則變懸針;又其間一十八個‘之’字,各别有體。

《翰林密論》云:‘凡攻書之門,有十二種隱筆法,即是遲筆、疾筆、逆筆、順筆、澀筆、倒筆、轉筆、渦筆、啄筆、罨筆、趯筆。并用筆生死之法,在於幽隱。遲筆法在於疾,疾筆法在於遲,逆入倒出,取勢加攻,診候調停,偏宜寂靜。其於得妙,須在功深,草草求玄,終難得也。(《王氏法書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