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一百六十一

法帖論述三十一

黄庭經

《黄庭經》一篇,晋永和中刻石,世傳王羲之書。書雖可喜,而筆法非羲之所爲。《黄庭經》者,魏晋時道士養生之書也。今《道藏》别有三十六章者,名曰《内景》,而謂此一篇爲《外景》,又分爲上、中、下三部者,皆非也。盖《内景》者乃此一篇之義疏爾。流俗又有一篇名曰《中景》者,尤爲繁雜,鄙俚之所傳也。余嘗患世人不識其真,多以《内景》三十六章爲本經,因取永和刻石一篇,爲之注解。余非學異説者,哀世人之惑於謬妄爾。

《黄庭》别本續得之京師書肆,不知此石刻在何處,其字畫頗類顔魯公,甚可愛而不完,更俟求訪以足。治平丁未閏月三日書。

《黄庭經》二篇,皆不著書人名姓。余初得後本,已愛其字不俗,遂録之;既而又得前本於殿中丞裴造。造博古君子也,自言家藏此本數世矣,與其藏于家,不若附見余之《集録》,可以傳之不朽也。余因以舊本較其優劣,而并存之,使覽者得以自擇焉。世傳王羲之嘗寫《黄庭經》,此豈其遺法歟?

右歐陽文忠《集古録》

黄素《黄庭經》一卷,是六朝人書。陶穀跋云:‘山陰道士劉君以群鵝獻右軍,乞書《黄庭經》。此是也。’《晋史》載爲寫《道德經》,當舉群鵝相贈。因李白詩《送賀監》云:‘鏡湖流水春始波,狂客歸舟逸興多。山陰道士如相見,應寫黄庭换白鵝。’世人遂以《黄庭經》爲‘换鵝經’,甚可笑也。此名因開元後世傳《黄庭經》多惡札,皆是僞作,唐人以畫贊猶爲非真,則黄庭内多鍾法者,猶是好事者爲之耳。

右米芾《書史》

黄素《黄庭經》字札,古無褚薛體,殆六朝人所作。縫有鍾紹京印,後有陶榖漢時跋,云此换鵝經也。甲戌九月十一日,百計取得此書,詳觀誠無唐盛時體,是銛鋒筆行書,雖恐非右軍,誠爾。界行有鍾紹京書印,二字小印,卷末真寫胎僊二字,用陳氏圖書印印之。又有錢氏忠孝之家印紙,跋云:‘山陰道士劉君以群鵝獻右軍,乞書《黄庭經》,此是也。’逸少真書此經與《樂毅論》、《太史箴告誓文》累表也。《蘭亭》、《洛神賦》皆行書,其他竝草書也。草十行敵行書一字,行書十行敵真書一字耳。又續題云:‘此乃明州刺史李振景福中罷任,過浚郊,遺光禄朱卿。朱卿名友文,即梁祖之子,後封博王。王薨,予獲於舊邸。時貞明庚辰秋也。晋都梁苑,因重背之。中書舍人陶榖記。’是日降麻,以京兆安彦威兼副都統。米某跋云:‘印小字,乃唐越公鍾紹京印也。’此書在李太師第,固是甲觀。

右《寳章待訪録》

《黄庭經》王氏父子書皆不可復見。小字殘缺者,云是永禪師書,既刓缺,亦難辨真贋。字差大者,是吴通微書。字形差長而瘦,勁筆圜勝,是徐浩書也。(跋翟公巽所藏石刻。)

右山谷題跋

晋《黄庭經》凡三本,無書人名氏。前二本大約相類,題云‘永和十二年山陰縣寫’。後一本其後不完。不知石所在。

右歐陽棐《集古録》目》

世疑《黄庭經》非羲之書,以傳考之,知嘗書《道德經》,不言寫《黄庭》也。李白謂‘黄庭换鵝’,其説誤矣。然羲之自寫《黄庭》授子敬,不爲道士書此。陶貞白曰:‘逸少有名之蹟,不過數首。《黄庭》爲第一。’貞白論書最精,不應謬誤。今世所傳石本,筆畫反不逮逸少他書。觀開元中陸元悌奉詔檢校,言右軍真行惟有《黄庭》、《告誓》,知非楷字矣。天寳末又爲張通儒盜去,莫知所在。廼知舊書不傳,今所見者特後世重搨叠模,不得其真久矣。蜀本《黄庭經》筆墨麤工,本皆非可貴,第以其名存之。

淇水吕先得《黄庭經》,最爲異者,見使評之。余謂今世所傳《黄庭經》多唐臨,《黄庭》之亡久矣,後人安所取法以傳耶?張懷瓘謂逸少佳蹟自永和後,而《黄庭經》永和十二年書也,字勢不聨翩,而點畫多失,雖摹搨相授,有失其初,若無勝概可存。縱傳授有據,亦何取哉?吕先得石書,署其年‘永嘉’,支離其字,尤不近古。其永字等頗效王氏變法,皆永嘉所未有。余是以知其非也。别本《黄庭經》。

夫求馬者必自其群,至授以騏驥之任,則真馬出矣。唐得漢魏晋隋間書多至七百卷,於是以《黄庭》爲第一。方在衆書時,豈無所異,而可一概哉?顧世未嘗衡校而彈繩之,則論有同異,不足怪也。至稽之法度而脗合,宷之體裁而結密,索之神明而不竭者,於是世知有驊騮矣。此當時唐人得舊本摹入石者,時見筆意,與常見二本及今秘閣所存異甚。知唐初選置能盡書矣。

右《廣川書跋》

《黄庭》世有數本,皆刓缺不全,獨此本字畫具存。乃慶曆中摹者,然氣象猶在,不可以近而忽之也。

《黄庭》世有數本,或響搨,或刊刻,皆正書。盖六朝及唐人轉相模倣,所以不同。此卷臨學殊工,字勢原倣歐率更,固自合作,殊可嘉歎。世傳《黄庭》真帖爲逸少書,僕嘗考之,非也。按陶隱居《真誥·翼真檢論上·清真經始末》云:‘晋哀帝興寧二年,南嶽魏夫人所授。弟子司徒公府長史楊君使作隸字,寫出以傳護軍長史許君及子上計掾,掾以付子黄民,民以傳孔默,後爲王興先竊寫之,始濟浙江,遇風飄没。’以《真誥》校,惟《黄庭》一篇存,盖此經也。僕按甲子歲,逸少以晋穆帝昇平五年卒,是年歲在辛酉,後二年即哀帝興寧二年,始降《黄庭》于世,安得逸少預書之?又按梁虞龢《論書表》云:‘山陰曇NFC4A村養鵝道士謂羲之曰:“久欲寫《河上公老子》,縑素早辦而無人能書。府君若能自屈,書《道德經》兩章,便合群以奉。”於是羲之便停半日,爲寫畢,擕鵝去。’而《晋書》本傳亦著道士云:‘爲寫《道德經》,當舉群相贈耳。’初未嘗言寫《黄庭》也。以二書考之,即《黄庭》非逸少書無疑。然陶隱居《與梁武帝啓》云:‘逸少有名之蹟,不過數首,《黄庭》、《勸進》、《告誓》等不審猶有存否?’盖此啓在書《真誥》前,故未之考證耳。至唐張懷瓘作《書估》云:‘《樂毅》、《黄庭》,但得幾篇,即爲國寳。’遂誤以爲逸少書。李太白承之作詩‘山陰道士如相見,應寫黄庭换白鵝’,苟欲隨之耳,初未嘗考之。而韓退之第云‘數紙尚可博白鵝’,而不云《黄庭》,豈非覺其謬歟?然今此帖始見于梁代,盖晋興寧已後或宋齊人書也。僕頃在洛,見承直郎李鵬舉家畜此帖一卷,乃唐褚令摹,單郭未填,筆勢精善,乃錢思公家本,號玉《軸黄庭》。中有五行,爲周越摹换之。今歸御府矣。世所傳本,無出其右。今題此卷,聊爾論之。

右黄伯思《東觀餘論》

《黄庭經》爲王氏父子所書者,皆不可復見。宋儒評其小字殘缺者,盖是永禪師書;字差大者是吴通微書;差長而瘦勁,則徐浩筆耳。此帖掲秘監稱其温潤可喜,當是世之善本,不知果出永禪師筆耶,抑通微之與浩也。東坡、山谷輩復生,當必能辨之矣。(九靈先生金華戴良叔能跋。)

《黄庭經》刻本出于泰州者,傷於骨勝;出于越州者,病於肉多。此本乃北方古刻,肥瘦適均,而神意俱全,信爲佳本,海内絶無而僅有者也。(王禕子充跋。)

右《格古要論》

陶隱居《與梁武論書表》云:‘右軍名蹟,合有數首。《黄庭經》、《曹娥》、《樂毅論》是也。’當時臨搨,僞寫已多,况今日乎?此刻尤有筆意,真可寳也。倪瓉。

右《停雲館帖》

伯思之論,似若詳悉矣。以予考之,其説非也。盖書《黄庭經》换鵝,與書《道德經》换鵝,自是兩事。伯思語《黄庭》之傳在右軍死後二年,此最失於詳審也。道家有《黄庭内景經》文、《黄庭外景經》及《黄庭遁甲緣身經》、《黄庭玉軸經》,世俗例稱爲《黄庭經》。《内景經》乃大道玉晨君所作,扶桑大帝君命賜各神王,傳魏夫人,凡三十六章,即《真誥》所言者。《外景經》三篇,乃老君所作,即右軍所書者,與魏夫人所傳者初不同。予家舊藏右軍所書《外景經》石刻一卷,凡六十行,末云‘永和十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山陰縣寫’,與小歐陽《集古録》目校之,與文忠所藏本同。則右軍之寫《黄庭》甚曉。然緣諸公考之未詳,故未免紛紜如此。黄伯思謂《與梁武啟》在著《真誥》之前,此又曲爲之辨也。予又嘗于《道藏》中得務成子注《外景經》一卷,有序云:‘晋有道士好《黄庭》之術,意専書寫,嘗求序人,聞王右軍精於草隸而復愛白鵝,遂以數頭贈之,得其妙翰。右軍逸興自縱,未免脱漏,但美其書耳。’張君房所進《雲笈七籖》亦載此序,此最爲的據也。盖《道德經》是偶悦道士之鵝,因爲之寫;若《黄庭》是道士聞其善書且喜鵝,故以是爲贈,以求其書。此是兩事,頗分明,緣俱以寫經得鵝,遂使後人指爲一事,而妄起異論。唯李太白知其爲二事,故其《書右軍》一篇云:‘右軍本清真,蕭灑出風塵。山陰過羽客,要此好鵝賓。埽素寫道經,筆精妙入神。書罷籠鵝去,何曾别主人。’此言書《道德經》得鵝也。《送賀賓客歸越》一篇云:‘鏡湖清水漾清波,狂客歸舟逸興多。山陰道士如相見,應寫黄庭换白鵝。’此言書《黄庭經》得鵝也。太白於兩詩亦各言之,都未嘗誤,乃後人自誤也。又程文簡《演繁露》云:‘王羲之本傳以書换鵝者,《道德經》也;文士用作《黄庭》,人皆以爲誤。張彦遠《法書録》載褚遂良《右軍書目》,第二卷有《黄庭》六十行,正書與山陰道士。其時真蹟故在,既可以見其爲《黄庭》無疑。又武平一《徐氏法書》,記親在禁中見武后曝太宗時法書六十餘函,所記憶者《扇書樂毅》、《告誓》、《黄庭》。又徐浩《古蹟記》:“玄宗時大王正書三卷以《黄庭》爲第一。”不聞《道德經》,則傳之所云却誤。’程云《晋書》傳誤者,盖未詳太白之詩,故不知爲二事也。

右《王氏法書苑》

黄長睿以陶隱居《翼真檢》興寧二年南嶽魏夫人授弟子楊君《黄庭經》,使作隸字,寫傳許長史時右軍殁己二歲爲辨,然隱居《上梁武書》云‘逸少有名之跡,《黄庭》、《勸進》,不審猶得存否?’長睿以隱居破隱居,亦似癡人説夢也。第唐人謂是‘换鵝經’,則可笑耳。此木本宋搨,摹拓展轉失真,而中間尚存意態,如所謂王謝家子弟,猶可想也。昔人謂右軍《黄庭》不傳世,而傳者乃吴通微書。余所見多文氏停雲館本,往往纎促,無復遺蘊,以爲真通微贋作。及觀此宋搨,乃木本耳,而增損鍾筆,圎勁古雅,小法楷法,種種精妙,乃知停雲自是文氏家書耳。且通微院吏體,安能辦此狡獪耶?曹君其寳之。異日受白雲子訣,見飛天仙人鸞鶴時,更當一大快也。

右《弇州山人稿》

《黄庭内景經》,舊黄素書,或以爲右軍跡,非也。《晋書》言右軍寫五千言遺山陰道士,則《黄庭》尚在可疑;况因《黄庭》又及《内景經》乎?唐人臨仿,率用黄素,據此以證,是滿世界皆右軍矣。董元宰欲援陶秀實、趙吴興二跋定爲楊羲和書,亦屬臆决。予觀《宣和書譜》明載梁元一寫《太上内景經》,見藏御府,且言元一效鍾王楷法,其法嚴、其氣逸、其格清,嚴如秉簡而立仙壇,逸如馭風而揮八極,清如秋霄之飲沆瀣,推許良亦不薄。今遺蹟大約近之,何必如骨董家盡歸之右軍以眩聾瞽耶?

右都穆《金薤琳琅》

《黄庭經》以師古齋刻爲第一,乃褚遂良所臨也。《淳熙續法帖》亦有之。《黄庭經》稍近鍾體,與《樂毅論》、《東方像贊》小異,宋時所刻,是吴通微摹本。又經王著臨手,已非右軍本色。唯米元章《書史》所載,褚河南緑綾臨本致佳耳。

《黄庭外景經》真蹟,此卷未見。據友人云:與《内景經》同一絹素,同一筆法。又有云是宋高宗臨者,在吴江吴憲副家。

右《書畫眼》

潁上本又名井底碑。

此帖右軍真蹟不傳,惟虞永興、褚潭州、歐陽率更臨本盛傳。傳而寖遠寖譌,如真賞齋、停雲館不足觀。此刻久塵潁上學宫,相傳學址舊在城南外關,因民間掘井得石,洗而視之,廼出此焉。然潁人尠鏡古者,歲月澶漫不可考。余索而諦識,風神遒緊,大近褚筆,蓋唐文皇以館閣摹本,散置黌塾間,疑是其一云。龔邱張登雲跋。

潁上井上有光,得一石,鐵皮錮束之。啟視,乃右軍《黄庭經》。董元宰嘗以搨者示余,頗異恒刻。今聞藏潁上庫中。

右《書畫史》

《藝苑雌黄》云:老杜《房公池鵞》詩:‘鳳凰池上應回首,爲報籠隨王右軍。’山谷《題劉将軍畫鵞》詩:‘還似山陰書罷,舉群驅向王家。’而前輩詩又有‘鵞費羲之墨’,‘書罷籠鵞去’,‘數紙尚可博白鵞’,‘山陰不見换鵞經’,‘白鵞曾换右軍書’,皆不斥言所書者何經。《西清詩話》載李太白詩:‘山陰道士如相訪,爲寫黄庭换白鵞。’考之《晋史》,逸少所寫乃《道德經》,非《黄庭》也,太白蓋誤用此事。比觀梅聖俞《謝元憲宋公贈鵞》詩:‘昔居鳳池上,曾食鳳池萍。乞與江湖去,從敎養素翎。不同王逸少,辛苦寫黄庭。’聖俞此語豈亦承太白之誤歟?又觀《白氏六帖》所載,則古人誤用此事,非獨太白爲然也。《茗溪漁隱》曰:‘吕居仁《寄朱希真》詩云:“主人鵞可换,更爲寫黄庭。”亦沿襲誤用也。’余謂李太白又有詩云:‘掃素寫道經,筆精妙入神。書罷籠鵞去,何曾别主人。’則又謂《道德經》矣。

右宋胡仔《漁隱叢話》

 

宋秘府黄庭經(戴良叔能跋見前)

宋諸名賢論《黄庭》衆矣,然但辨其非换鵞物,卒未嘗定爲何人書。雖米南宫亦第云‘并無唐人氣格’而已。至黄長睿秘書始以逸少卒於昇平五年,後三年爲興寧二年,《黄庭》始出,不應逸少先以書之,意宋齊人書。然不可考矣。予按陶隱居《與梁武帝啟》已有‘逸少名蹟,《黄庭》、《勸進》’等語,隱居去晋爲近,當時已悮有此書,則此書雖非逸少筆,其爲晋宋間名人書無疑。而趙魏公以爲楊許舊蹟,豈别有所見乎?唐石刻數種并佳,傳流近代,轉亦失真,無足觀者。此本紙墨刻搨皆近古,有宣和、紹興印章,想曾入秘府。且陶學士跋語甚詳,字比諸刻瘦勁,涪翁所謂徐浩摹本爲是,都元敬不知何緣得之,以遺從父慶雲,今轉以付余。亦楷法中第一等帖,自可寳也。癸卯上已日,徵明記。

西麓堂鵞群帖

右《黄庭》西山初搨也。當西山完刻時,以黄紙印數十本,而京兆没其刻,遂流落於星源潘氏。又數十年,爲華氏孫氏再傳,方入吾家。今以家刻與此本較之,雖先民矩矱具存,而字畫之間不無肥瘦。具眼者自能辨之。青嵐道人識。

右《珊瑚網》

 

樂毅論

《樂毅論》者,正書第一,梁世摹出,天下珍之。自蕭阮之流,莫不臨學。陳天嘉中,人得以獻文帝。帝賜始興王,王作牧禁中,即以見示。吾昔聞其妙,今覩其真,閲翫良久,匪朝伊夕。始興薨後,仍屬廢帝。廢帝既没,又屬餘杭公主。以前王所重,恒加寳愛,陳氏諸王皆求不得。及天下一統,四海同文,永處處追尋累載,方得此書。留意運工,特盡神妙,其間書誤兩字,不欲點除,遂雌黄治定,然後用筆。陶貞白云:‘《大雅吟》、《樂毅論》、《太史箴》等,筆力妍媚,紙墨精新。’斯言得之矣。釋智永記。

右《法書要録》

貞觀十三年四月十九日,奉勅内出《樂毅論》,是王右軍真蹟,令将仕郎直弘文館馮承素摹寫,賜司空趙國公長孫無忌、開府儀同三司尚書左僕射梁國公房玄齡、特進尚書左僕射申國公高士廉、吏部尚書陳國公侯君集、特進鄭國公魏徵、侍中護軍安德郡開國公楊師道等六人。於是在外乃有六本,并筆勢精妙,備盡楷則。褚遂良記。

右《墨池編》

王羲之書,舊傳《樂毅論》,乃羲之親書於石,其他皆紙素所傳。至唐太宗裒集二王墨蹟,惟《樂毅論》石本其後隨太宗入昭陵。朱梁時,耀州節度使温韜發昭陵得之,復傳人間。或曰:公主以僞本易之,元不曾入壙。本朝入高紳學士家。皇祐中,紳之子高安世爲錢塘主簿,《樂毅論》在其家,予嘗見之。時石已破缺,末後獨有一‘海’字者是也。其家後十餘年,安世在蘇州,石已破爲數片,以鐵束之。後安世死,石不知所在。或云蘇州一富家得之,亦不復見。今傳《樂毅論》,皆摹本也。

右《夢溪筆談》

晋《樂毅論》,石在故高紳學士家。紳死,家人初不知惜,好事者往往就閲,或摹傳其本。其家遂秘藏之,漸爲難得。後其子弟以其石質錢于富人,而富人家失火,遂焚其石,今無復有本矣,益爲可惜也。後有‘甚妙’二字,吾亡友聖俞書也。論與《文選》所載,時時不同,考其文理,此本爲是。惜其不完也。右《集古録》。

高紳爲湖北轉運使,道中聞砧聲清遠,因得此本於其覆,而已斷裂矣。遂載以歸,完理緝綴,櫝以木箱。所可辨者如此。後世之傳布,皆止于海字,則其碎而不緝者,良可惜也。

右《姑溪題跋》

《樂毅論》舊本舊藏高紳學士家,《集古録》云‘火焚其石者’,非也。元祐間,余侍親官徐州,時故郎官趙竦被旨開吕梁洪,挈此石隨行。已斷裂,用木爲匣貯之。竦尤珍惜,親友有求墨本者,必手模以遺之。竦没,今遂不知所在。

右《金石録》

余嘗戲爲人評書云:‘小字莫作癡凍蝇,《樂毅論》勝《遺教經》。大字無過《瘞鶴銘》。隨人作計終後人,自成一家始逼真。’然適作小楷,亦不能擺脱規矩。客曰:‘子何捨己之凍蝇,而謂人凍蝇?’予無以應之。固知書雖棋鞠等技,非得不傳之妙,未易工也。

右《山谷題跋》

沈存中謂《樂毅論》是右軍手書刻石,唐文皇将以殉葬者。此殆似夢中語。按此論是右軍手書以貽子敬者,至梁武已疑其爲摹迹。而陳文帝賜始興王,至貞觀中進御。十三年,命起居郎褚遂良排署。至中宗朝,太平公主擕出,以錦袋裝之。後變起咸陽,老嫗竊得,爲吏所迹,迫而投之爨下。宋有二石本,其一秘閣所刻,其一高紳學士家所藏,盖它摹本之壽諸石者也。

舊石刻斷軼。其半者,字瘦勁無俗氣,後有人復刻此斷石文,摹傳失真者多矣。完書者,翰林侍書王著寫,用筆圎熟,亦不易得,如富貴人家子弟,非無福氣,但病在韻耳。

右《山谷集》

《樂毅論》世無全文,高紳所藏石至‘海’字止,以史記校之,四纔得其一爾。今世所傳,又其摹于此者,盖無取也。觀梁武帝評書,謂此論微麤健,恐非真蹟。陶弘景亦疑摹本。梁去東晋六十年,其書不存,况今去梁後又數百歲?中間馮承素已見六本,今世所傳,亦莫能辨。先天中,太平敗後,咸陽老嫗投書竈下,是弘景所評已亡矣。後世存者可求其真耶?

李庠舊得《樂毅論》,其本乃高紳所藏石,過自矜持,謂真逸少書。沈存中亦謂得前人説,逸少諸書多是縑紙,惟《樂毅論》書于石,世以此爲据。余竊疑其不知何以得此説也。昔梁武帝搜采逸少至盡,而《樂毅論》已出,當時無石本傳者。大抵逸少每爲人書多以前人賦論,見於世傳之存者,如《黄庭》、《畫贊》、《洛神賦》,皆書于紙以授,雖《脩褉序》亦不令入石也。唐得晋魏諸家字書,故嘗評《黄庭》第一,《畫贊》次之,《樂毅論》又其次也。武平一曰:‘太宗於右軍書特留賞《蘭亭》、《樂毅論》,尤聞寳重,别一小函貯之,太平公主私取《樂毅論》以歸。及籍其藏,咸陽嫗竊舉袖中,投之竈下。’《開元録書》但有《黄庭》、《畫贊》、《告誓》,而《樂毅論》亡矣。

舊傳《樂毅論》誤書兩字,以雌黄點正,以今所傳校於舊史,異者蓋二十八字,其文意自不相妨,盖書傳已久,不能無誤。昔時於秦玢兵部家得别本《樂毅論》,文字完整,筆力差劣,然校今秘閣石本,亦可上下相敵。或疑王著之所書也。

智永師謂《樂毅論》正書第一,自梁世摹出,其後蕭銑之流,莫不臨學。然則此論不傳于世矣。陳文帝嘗賜始興王,雖號筆力鮮媚,殆其臨搨之功勝也。秘閣購書,則其論全文。陶弘景言《樂毅論》乃極勁利,而非用意處故頗有壞字,今所得異矣。元符中,詔摹于石,以其書校之,殆唐人所書,不逮舊本。然聖俞愛之,謂最奇,小字者是也。昔王沂公善書,嘗求得全文,乃自石未破時摹,尤爲精勁。余從其家得之,非今秘閣石可比方也。(全本《樂毅論》。)

右《廣川書跋》

《樂毅論》石刻有二本,其一元豐初吴人得其石於太湖水中,石缺過半,背面皆有刻。面十三行,背六行,後題‘永和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書賜官奴’,其上書‘异僧權’,即梁人朱异、徐僧權也。又有草書兩行,云‘知足下行至吴,念遠離不可居,叔當西爾’,今十七帖中亦有此一帖,然‘不可居’三字亦已缺不全。後有小字一行,云‘太和二年中勒畢’。太和,唐文宗年號,疑若唐玄度兄弟所摹,盖其字勢甚類玄度書故也。其一即周越《法書苑》所記,高紳學士得其石于秣陵井中者是也。凡二十九行。石缺一角,後兩行只有最下一字,至‘海’字止。紳之子安世死於吴,其家以石質錢,因没入州民錢氏。石已破爲數片,以鐵束之。當官者每令摹拓,錢氏厭之,紿言比失火,焚毁矣。熙寧中,吴大饑疫,吾姻家趙子立以黄金貿得之。子立每欲摹本,必躬濡紙傅石,以綿帛漬墨拓之。自此雖權勢,皆不可得。向之傳于人者,益寳之矣。或以爲舊傳《樂毅論》乃右軍親書于石,其後石入昭陵,朱梁時温韜得之,復傳人間,即高氏本是也。又按張彦遠《法書要録》記智永云:‘《樂毅論》者,正書第一,梁世摹出,天下珍之。蕭阮之徒,莫不臨學。’又褚遂良記:‘貞觀十二年内出《樂毅論》,是王右軍真蹟,令直弘文館馮承素摹寫,賜長孫無忌等六人,于是在外乃有六本,并筆精妙,備盡楷則。’又《書譜》云:‘太平公主愛《樂毅論》,則天與之,以織成錦袋盛之。主敗籍没,咸陽嫗竊舉袖中,更覺,嫗投之竈中,不可復得。’而考此數者之説,未審孰是。而子立所得高氏本,字勢奇絶,非右軍親書于石,亦摹其蹟而刻之者。然石已破裂,而字蹟稍存得者,宜寳藏之。(徐平甫。)

《樂毅論》,淳熙癸卯歲,徐仁叔持以見遺,云:此即周越《法書苑》所記高紳學士得於秣陵井中者也。紳之子安世死于吴,其家以石質錢,没入州民,錢氏失火,石焚裂爲數片,雖未甚損缺,素厭州縣索取,因紿以不存。熙寧間,吴中饑,始出碎石求售。趙子立捐黄金數十兩得之。鐵掬匣藏,躬自濡紙,以綿帛漬墨浥取,所傳于人蓋寡。子立死,以授徐平甫。徐氏二世秘藏,不以語人。雖極加愛護,亦日就剥落。今則石面盡脱,初見若不復有字,側目細視,僅存髣髴。拓取稍不謹,石屑隨紙而起,想不復能傳遠矣。子立名竦,泉南人,曾漕兩浙爲都水使者。二女,無子。徐平甫諱康直,實子立長壻。仁叔名壽卿,平甫孫也。因以其説考之,歐陽公《集古録》云:‘高紳死,其子弟以石質錢于富人,富人失火,遂焚其石,今無復有本矣。’趙德甫《金石録》云:‘《集古》云非也。元祐間,予侍親官徐州,時故郎官趙竦被旨開吕梁洪,挈此石隨行,已斷裂,用木匣貯之。竦甚珍惜,親舊有求墨本者,必手摹以遺之。竦没,今遂不知所在。’盖歐公爲質錢所紿,而趙德甫不知後歸徐氏也。按褚遂良《右軍書目》、《樂毅論》四十四行,而高紳舊本存二十九行,又缺一角,損者九行,而最後二行止有一字,至海字止,字之全者三百五十七。今伯仁所摹,可見者一百八十九字,又内二十二字不全,踈瘦僅存字骨,不復見運筆勢矣。予先得舊本校歐陽氏所藏文忠公本,分毫不爽;今又得此,遂附其後,可以見物之變遷,雖金石之堅,亦就泯滅也。(臨川王厚之。)

右《寳刻叢編》

新安朱熹觀。王順伯所藏《樂毅論》、《黄庭經》、《東方贊》,皆昔所未見,撫歎久之

沈存中《筆談》云:‘皇祐中,嘗于高紳之子、錢塘主簿安世家見此石。後十餘年,安世在蘇州,石已破爲數片,以鐵束之。後安世死,石不知所在。或云蘇州一富家得之,亦不復見。’存之所記,與歐陽公不同如此。延之所謂錫山徐氏者,豈又得之蘇州富家耶?延之又謂損泐糢糊,則石雖幸存,亦無復如此本之清勁矣。《續閣帖》中所刻全文,又不知所自來。頃年曾于折子明家見其所藏舊本,筆意絶類徐季海,要皆非此本之比也。

右《晦菴題跋》

《樂毅論》縱横馳騁,不似小字。《瘞鶴銘》法度森嚴,不似大字。此後世作者,所以不可仰望也。

世傳中山古本《蘭亭》‘湍流帶右天’五字有殘闕處,於是士大夫所藏《蘭亭》悉然。又謂《樂毅論》古本至一‘海’字止,于是凡《樂毅論》亦至‘海’字而亡。其餘妄僞亂真,大抵如此。今伯予此軸皆佳,後一本尤敷腴可愛,未可以‘海’字爲定論也。嘉定戊辰歲七月己未,山陰陸某務觀書。時年八十有四。

右《放翁題跋》

世傳二王帖,皆以真蹟摹勒,獨《樂毅論》就書丹其石,在高紳學士家,已殘缺,至‘海’字止。後轉屬趙立之處。今重摹者,後猶有趙立之印。予嘉熙庚子自嶺右回,至宜春,見元本于一士家,用北紙北墨,無一殘缺,而清勁遒媚,正類《蘭亭》字形,比今世所重摹者幾小一倍。此盖齊梁間拓本,真人間希世之寳。

右闕

《外景》、《樂毅》,俱有完本、不完本。完本則爛若舒錦,不完本則零若遺珠,三復之餘,覺不完者差勝。二書見駁通人,幾成子朝之誣。至有以爲吴通微及王著筆者,此中尚可容虞褚數人,不知通微輩能辨之否?

右(闕)

《樂毅論》,世傳爲羲之正書第一。此閣老宜興公所藏,其前有褚氏小印,後云‘貞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中書令河南郡開國公臣褚遂良奉勅審定及排類’,上復有紹興并米芾、賈似道諸印。張宣公敬夫跋謂細觀行筆知爲真蹟無疑。按徐浩《古蹟記》云:‘貞觀十三年十二月,太宗以二王書裝成部帙,命起居臣褚遂良排署。’則云‘貞觀六年’者,非也。徐氏又云:‘太平公主愛《樂毅論》,以織成錦袋盛之。及没,竊于咸陽老嫗。縣吏捕嫗,嫗驚投之爨下。’《書述記》云:‘長安、神龍之際,太平公主奏借《樂毅論》出外搨寫,遂失所在。’其説與徐氏合,則真蹟在唐已不存矣。然余又嘗見僧智永《題樂毅論》,謂自梁世摹出,天下珍之。他日遂良記搨本《樂毅論》,貞觀十二年四月九日内出《樂毅論》真蹟,命直弘文館馮承素摹賜長孫無忌等,于是人間始有其本。觀二説,則《樂毅論》之傳世,皆後人所摹,而此特其一歟。宣公道學君子,賞鑒恐非所長,或題語出其一時,而不暇詳考,亦未可知也。都穆跋。

右《寓意編》

《樂毅論》,後人以爲右軍自書刻石。梁世所摹,與唐摹字形各異。《淳熙秘閣續》,梁摹本也。余家鴻堂帖,唐摹本也。又有一本,亦唐摹,在長安李氏,曾屬余跋,亦文壽承跋,蓋貞觀中太宗命褚遂良等摹六本,賜魏徵諸臣,此六本自唐至今,余猶及見其二。

梁摹本白麻紙,真蹟爲新都吴生所有,余亦不甚臨《樂毅論》,每以大令十三行《洛神賦》爲宗極耳。

右董其昌《書畫眼》

 

梁摹樂毅論真蹟)

余所見《樂毅論》宋搨本及唐貞觀摹真蹟二本,皆無‘付官奴’三字,獨此有之。初甚完好,聞吴氏購時,主人故漫之,殊可惋惜。智永跋所云‘梁世摹出,天下珍之’,即此帖是。余定爲梁摹,以俟知者。董其昌觀并題。

唐人雙鈎稱爲絶詣,余往亦嘗見鍾太傅《薦季直表》與右軍《快雪時晴》諸帖,時不免有滯膩氣,獨此《樂毅論》筆勢流麗,神彩焕發,無異書者,非工書家,又非不問歲月,必逼古人,安能爲此?即使右軍復生,當爲撫掌矣。毘陵唐鶴徵。

余生平好古,所見法書頗多,海内所藏真楷,惟韓宗伯家有墨蹟《樂毅論》。韓長公擕至都門,每過官舍,必出一玩較之。余藏者字稍大,賈亦貴重。余此卷已著《蘭亭考》米友仁跋,乃米元章所藏之物。梁摹《樂毅論》爲正書第一,其卷有朱异僧權鑒賞、紹興印信,又有米氏印章,非此卷而何?不知何幸得落余手。王太史宇清多方欲得之,余實不能割舍。借摹入石,雖曰刻成,與餘清齋石刻差别遠絶。此卷在余所藏三十載,尚未盡知深奥處。偶病間細閲數次,神彩焕發,而肥瘦相停。余年六十有一,方真知其妙也。宋搨本余有至佳者,安能與此卷并論?真稀世之物,非千金不可輕棄也。當同《定武蘭亭》行書第一并傳,此二卷真是性命可輕,至寳是保。餘清齋有此藏書之願足矣,子子孫孫宜世守,不負余生平苦心踪跡海内奇品也。餘清齋主人吴廷敬書。

昔人書估,以雙鈎廓填,爲下真跡一等。《樂毅論》是王右軍正書第一,而此卷鋒鎩精到,神明邁逸,與墨跡無異,不意垂老觀此罕物。天啟初,同錢宫諭觀褚河南真跡於吴蹇叔家,以爲妙絶,然字稍大,當知此更爲逼真矣。連叔持示余西湖僧舍,命顓兒嚮搨一過,書而歸之。崇禎戊寅小暑,偈菴道人陳嘉燧書唐。

 

馮承素臨本樂毅論(在黄麻紙上摺本。)

首録褚遂良記一則見前

彦遠家有馮承素《蘭亭》,元和十三年詔取進書畫,遂入内。今有承素《樂毅論》在,并有太宗手批在,後張彦遠記。隆慶三年元旦,焚香盥手謹觀。文彭壽承甫記。是日有禁不得賀節。明窻浄几,展玩數日,甚樂甚樂。再觀。索幼安《出師頌》帖,盖天地間二寳也。文彭再記。

山谷老人論書,要字中有筆,此帖近之。然非有研臼筆簏者,不足以知此。隆慶己巳春日,從三橋寓齋擕歸,諦觀,因題其後歸之。建業胡汝嘉記事。

 

古搨王右軍書樂毅論石本

舊傳《樂毅論》廼羲之親書于石,其他皆素紙所傳。唐太宗裒聚二王墨蹟,惟《樂毅論》是石本,其後隨入昭陵,朱梁時耀州刺史温韜發陵得之,復傳人間。在宋,高紳爲湖北轉運使,道中聞砧聲清越,因視之,乃《樂毅》石刻覆于下也,而已斷裂矣。遂載歸,完理緝綴,櫝以木箱,所可辨者如此。世之傳布,皆止於‘海’字,則其碎而不可緝者,良可惜焉。迨紳子安世物故,轉屬趙立之處。其重模者,猶有趙立之印。一云公主以僞本易之,原不曾入壙。然聞梁模本爲餘杭公主所珍耳。又董逌以文皇于右軍書特留賞《蘭亭》、《樂毅論》,别一小函貯之,太平公主私取《樂毅論》以歸,及籍其家,咸陽嫗竊舉袖中,投之竈下,香聞數日。則原書故在紙也。崇禎戊辰改元長至日得此付官奴本于項氏,爲墨林鑒藏,丰神奕奕,其整密處足以碱砭大令之放,盖六本中之精好者。無論《停雲》、《餘清》諸鐫懸絶,即余家宋搨修内司本、禇河南臨本亦逕庭矣,真下一等者乎。因名之曰‘咸陽香帖’。檇李城南汪砢玉識。

時西席高公玄見之,曰:‘此右軍晩年筆也,蒼勁中每帶拙趣,且帋墨迥異,蠧紋斑駁,其爲皇祐以前所搨奚疑?’正鍳賞間,曹友瞻明俄至,一覩此帖,即下拜曰:‘願借三日,以繹弘景所論極勁利而非用意處。’擕去後,旋懇公玄致予,欲償原值,俟模百本始璧。余念宿好,聽之,究爲據舷之索,可勝悵悵。李太翁君實因云:‘《樂毅論》,尊之者以爲右軍訓子之式,詆之者以爲六朝僞蹟,出殷鐵石之手。至沈存中云三館楷書非不精不麗,求其好處到死無一筆,世所傳《樂毅》正是三館楷書耳。’兒淵好摹帖,余聊以是言解之。墨池外史珂玉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