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一百六十

法帖論述三十

珊瑚網

唐摹蘭亭墨蹟

朱光裔、李之儀觀,元豐五年三月二十七日。

李秬、王景通同觀,戊戌七日。

王景脩、張泰寧同觀,元豐四年孟春十日。又同張保清、馮澤縱觀,文安王景脩題。

仇伯玉、朱光庭、石蒼舒觀,元豐五年四月廿八日。

定武舊帖在人間者已如晨星矣,此又落落若啓明者耶。元貞元年夏六月,僕将歸吴興,叔亮内翰以此卷求是正,爲鑒定如右。甲寅日甲寅人趙孟頫書。

右唐賢摹晋右軍《蘭亭宴集序》,字法秀逸,墨彩豔發,奇麗超絶,動心駭目,此定是唐太宗朝供奉搨書人直弘文館馮承素等奉聖旨于蘭亭真跡上雙勾所摹。與米元章賺于蘇才翁家、禇河南檢校搨賜本張氏石刻對之,更無少異。米老論精妙數字皆具有之,毫鋩轉折,纎微備盡,下真蹟一等。予家舊藏趙摹搨本,雖結體間有小異,而義類良是,然各有絶勝處。要之俱是一時名手摹書。前後二小半印,‘神龍’二字,即唐中宗年號。貞觀中,太宗自書‘貞觀’二字,成二小印。開元中,明皇自書‘開元’二字,作一小印。神龍中,中宗亦書‘神龍’二字爲一小印。此印在貞觀後、開元前,是御府印書者。張彦遠《名畫記》,唐貞觀、開元書印及晋宋至唐公卿貴戚之家私印,一一詳載,獨無此印,盖猶搜訪未盡也。予觀唐摹《蘭亭》甚衆,皆無唐代印跋,未若此帖唐印宛然。真跡入昭陵,搨本中擇其絶肖似者秘之内府,此本乃是。餘皆分賜皇太子、諸王,中宗是文皇帝孫。内殿所秘,信爲最善本,宜切近真也。至元癸巳,獲于楊左轄都尉家,傳是尚方資送物。是年二月甲午,重裝于錢塘甘泉坊。僦居快雪齋,壬子日,錫跋。贊曰:神龍天子文皇孫,寳章小璽餘半痕。鸞飛離離舞秦雲,龍驚蕩蕩跳天門。明光宫中春曦温,玉案卷舒娱至尊。六百餘年今幸存,小臣寧敢比璵璠。金城郭天錫祐之,平生真賞。

君家禊帖許甲乙,和璧隋珠價相敵。神龍貞觀若未遠,趙葛馮湯總名迹。主人熊魚兩兼愛,彼短此長俱有得。三百二十有七字,字字龍蛇怒騰擲。嗟予到手眼生障,有數存焉豈人力。吾聞神龍之初,《黄庭》、《樂毅》真跡尚無恙,此帖猶爲時所惜。况今相去又千載,古帖消磨萬無一。有餘不足貴相通,欲抱奇書求博易。鮮于樞題。

長樂許将,熙寧丙辰孟冬開封府西亝閲。

臨川王安禮、黄慶基同閲。元豐庚申閏月十日。喬氏簣成中山甫印。

至元甲午三月廿日,巴西鄧文原觀。

唐摹《蘭亭》,余見凡三本,其一在宜興吴氏,後有宋初諸名公題語。李范菴每過荆溪,必求一觀,今其子孫亦不輕出示人。其一藏吴中陳緝熙氏,當時已刻石傳世,陳好鈎摹,遂搨數本亂真,而又分散諸跋,爲可惜耳。其三即此神龍本也。嘉靖初,豐考功存禮嘗手摹,使章正甫刻石於烏鎮王氏,然予未見真跡。惟孫鳴岐抄得郭祐之詩跋、鮮于伯機長句,每慨然欲思一見,而不可得,蓋往來于懷者五十餘年矣。今子京項君以重價購于王氏,遂令人持至吴中,索余題語,因得縱觀,以償夙夜之願。若其摹搨之精、鈎填之妙,信非馮承素諸公不能也。子京好古博雅,精于鑒賞,嗜古人書法如嗜飲食,每得奇書,不復論價,故東南名蹟多歸之。然所蓄雖多,吾又知其不能出此卷之上也。萬歷丁丑孟秋七月三日,茂苑文嘉書。

 

揭傒斯跋静心本蘭亭

右《定武蘭亭禊飲敘》,當以此爲第一,真古今絶品。至元三年,歲在丁丑,四月初吉,揭傒斯書。

 

康里巙跋静心本蘭亭

右《定武蘭亭》,乃神妙之本,其寳藏之不可輕易與人也。康里巙題。(此二跋皆在趙承旨十六跋本,張天雨、王蒙二跋别録在前。)

 

定武蘭亭卷趙子固所藏落水本

昔中原雲擾定,李生獲禊帖真刻,嘗以墨本投韓忠獻。韓公索之急,乃摹刻送官。其後宋景文始得李本,藏之公庫。至薛師正出守,紹彭又從而易之。盖自韓、宋以來,士大夫得之是邦者,真贋已相亂矣。東陽周致肅以此卷相視,題識由高平范公而下,皆宋名臣,其必識真本矣乎。鄜劉汶書。

薛紹彭自爲一書,辨定武石刻,號稱詳密,李學究本最所寳惜。當時士大夫家有此刻者,可僂指數,而蘇才翁所蓄,則錢惟演家物也。後陳季常得之,後曾覿得之,最後子固得之。嘗江行覆舟,入水瀕死,猶手之高出水面不置,曰:‘吾性命可棄也,而此帖不可棄!’其見寳惜如此。子固死,遂流落江東。予聞諸陳子山張伯雨云。此卷意度,與今御府所藏唐人響搨本蓋相似,而周君自言得之江東,印章題跋其可徵,其爲李本何疑哉?洪武四年,歲在辛亥,冬十一月癸巳,眉山蘇伯衡識。

 

禊帖綜聞

 

宋喻璆跋榮次新所藏本

世人於《蘭亭》肥瘦二本,互有去取。余獨以爲飛燕太真,俱是國色,未可以己所好惡爲高下也。頃歲楊公盤齋爲余言,薛道祖是其姻,道祖在中山得《蘭亭》石本於公厨歸,宣和中有旨索取,薛氏父子通夕摹搨,意欲取捷,覆紙三重併摹之,故字畫肥瘦不同。始余知肥瘦本未易高下,既有聞楊公之説,顧猶未敢斷以爲一本也。淳熙戊申,汪季路自江南從事秩滿,過錫山,舟中出所藏本謂余曰:‘本有肥瘦之異,當以孰爲勝?’余以所見與所聞楊公者告之。季路笑曰:‘摹打有不同耳,非有二本也。不然,豈應毫髮無不相似耶?’是余之所見,未爲不然;而盤齋之言,猶季路之精鑒,爲不可及也。余因與季路他日視《蘭亭敘》,肥本墨必淡,瘦本墨必濃,墨之濃淡亦致肥瘦之一端也,因相與大笑,《蘭亭》自是無遁形矣。世人又於‘湍流帶右’四字完缺者,亦要致去取,而不知摹打之時有前後,此尤可鄙。壬子首夏,東平榮公俾余識於其所藏本之後。喻璆。

 

葛謙跋唐摹本蘭亭

逸少筆蹟如優鉢曇花,近世罕見,雖古人響搨,亦乏善本。盖臨書不在於點畫排比之工,而在於得筆意,脱或昧此,譬如垂絶人神氣都喪,形體雖具,奚爲也?此本得之於許昌靳氏,其家襲藏無慮百餘年,萬歲殿舊物無疑。觀其筆蹟遒潤緊快,分明懔然有生氣,若出乎右軍之手,决非趙模、韓道政等所爲,非虞永興則禇河南筆也,深於書者當自知之。昔人論宋文帝書,以爲工夫不及羊欣而天然過之。臨書而得天然意,必知爲名筆。葛謙。

 

向子諲題高宗臨蘭亭賜本

臣子諲伏蒙聖恩,以臨晋王羲之《蘭亭敘》爲賜,臣拜手稽首。恭惟皇帝陛下聖學高妙,出于天縱,不獨有龍跳虎卧之勢,盖書爲心畫,心正則筆正,其發爲訓誥誓命之文,回造化于掌握,豈微臣形容之所能盡。昔唐文皇留意此書,嘗命韓道政等臨摹,分賜貴近。陛下方撥亂反正,有周宣、漢光中興之略,萬機之暇,手不釋卷,或游戱于翰墨,将見神武聖功,過文皇遠甚。如臣愚陋,乃獲拜宸章之寵,事越前古,曷稱所蒙。聨珠合璧,光輝蔀屋,有榮耀者焉。刻諸堅石,俾子孫世守之。紹興七年三月己巳,右朝請大夫充秘閣修撰發遣兩浙路計度轉運使公事臣向子諲謹題。

右向氏所刻賜本。高皇帝臨此帖不一,此紹興七年所書也,領字從山,又缺三字,盖臨甲袠第二本云。下鈐游佀章。

 

元許可翁跋宋高宗臨蘭亭賜陳康伯本并詩

明陵四十年間,時和歲豐,萬機之暇,從事翰墨,亦聖學游藝之一端。紹興十九年,此何時也?《蘭亭》有感,予于是重有感焉。許有壬題。

伏梁墨妙懲艱得,但許臨摹入鐫刻。可憐片石本無脛,乃逐兵塵走南北。德光不惜身爲羓,席捲晋物歸其家。遂令此石贋俱售,何如荒煬初不有。江左善書豈無人,不觀其字觀其身。高標峻誓抗塵表,蘭亭宜擅千年春。夷門不見長安日,却從晋主效銜璧。購亭又至瑪瑙亭,轉使高人薄蕭翼。力能全璧無相如,天下不復知同書。中原廣陵幾秋草,歸宿無真存莫保。家雞野鶩争賞音,移形蛻影争千金。更疑摹印幾千百,不聞舒賦劖其陰。米狂哆然稱博古,定武雖真猶不數。人間真蹟竟茫茫,支機石亦淪風雨。至正癸巳六月上弦,安陽許有壬。

 

元旴江揭右民題玉版蘭亭詩

臨池舊眼被昏遮,玉版摩挲字隔紗。忽憶昔年觀定本,絶勝枕舊與梅花。

 

胡翰跋米臨蘭亭

米南宫論《蘭亭禊帖》,毫髮無遺。至其所自書,乃縱横若此,盖出入規矩,晩年筆也。南宫嘗言善書得一筆,己獨有四面,故其對帖臨倣者與真無辨,而任意揮洒者入妙自得,人鮮及焉。余昔見黄文獻公,恨未及以此質之,姑識于公手跋之後。金華胡翰,時洪武甲寅仲春望日。

 

方希直題《蕭翼賺蘭亭圖》

唐史稱侍臣請集太宗文章,太宗不許,曰:‘人主患無德政,文章何爲?’因斯言而觀其用心,豈欲以區區翰墨傳世者哉?而于《蘭亭》一紙之微,乃設詐謀,命翼賺取于辨才,溺于嗜好之篤,顧與中主無異,何其惑也?然以人主之尊,不以威迫勢取而委曲求之于一老僧,其用心亦厚矣。玩之没身,納諸陵寝,石函鐵匣,錮于山陵之下,其藏護亦固矣。而數百年之後,不免爲有力者所發,則夫世之縱意非可欲取之不遺餘力,而謂可以守而不失者,豈非大惑也哉?此可見爲天下所同欲之物,苟非其所宜有,雖人主不能長守。惟不溺于物者,乃能不爲物所累。圖之工否不足論,而斯理觀者所宜識也。圖今蓄於蕭君彦祥,彦祥好學之士,其尚以是觀之。十七年二月六日,方孝孺書。

 

家藏宋搨《蘭亭敘》跋

張懷瓘品行書,推右軍第一;姜夔以《蘭亭記》又右軍行書之第一。自唐以來,臨摹家咸宗之。及考張彦遠所釋二王記札,右軍行書不下三十餘紙,非不各擅精妍,而意匠筆先,韻浮影表,無如兹廿八行之美備者也。竇臮《書賦》,留連于興酣;延之《紀原》,咄嗟其神助。亶不誣耳。余所藏宋搨禊帖十有二本,雖填影手限,鐫刻工懸,木石質分,楮墨拓異,未必盡探驪額,而優孟衣冠具在,尚可即似求真。竊嘗疑之,右軍醒後所書數百十本,唐初應傳播人間,即遜禊日染翰,當不在禇歐諸公下,臨摹家曷無一及者?豈右軍續書行款體勢,規規初本,亦如今臨搨,相因久而莫辨,遂無别録可參證異同耶?然其有意無意之妙,在諸本亦各有所得。當時用筆果有如袁裒所謂内擫而收歛,故森嚴有法者乎?抑堯章所貴濃纎間出、血脉相連、筋骨老健、風神灑落者乎?世不能不第一右軍行書,行書獨能不第一兹廿八行哉!昔人云莊子善用虚,能以其虚虚天下之實;太史公善用實,能以其實實天下之虚。余于《蘭亭敘》書法亦云。蜀秀巖隱史胡世安識。

 

書家藏舊跋蘭亭卷後

此卷前本風神超俊,次本氣骨莊凝,摹刻雅稱致佳。趙文敏十三跋,今僅存五,細玩之,盖于禊帖大有解會。因而擬之,以成其變化者。豐道生謂趙公深入右軍之室,但結構匾闊近俗,以此與王不同。識破此病,學其筆法,而于結構則専取太清樓脩内司星鳳樓所刻二王佳帖及集書諸刻宗之,則其密邇永和,豈但虎賁之于中郎而已?此可謂深知文敏者。若兹卷結構,幾幾乎從心不踰矩矣。豐考功而在,寧復有遺議歟?蜀仙井菊潭安題。

 

跋别集舊搨蘭亭帖

首本字完,與米元章所購蘇氏本筆法略彷彿,但‘嶺’字無山、‘向之’及‘痛’字不缺是異耳,疑亦褚河南所臨搨。次本淡,末鈐章久不可辨,首行少‘會’字,其他字畫亦微有闕白處,十二行‘世’字至十六‘行将’字有斜裂痕,丰神隱秀,當亦沿派定武。三本在二本伯仲間,而筋骨匀潤,韻致悠閒,似勝之,第非初搨耳,皆莫能考其所自出。岷峨逸史處静甫安書于燕都蜀館之客竹居。

 

竇臮《述書賦》

窮極奥旨,逸少之始。虎變而百獸跧,風加而衆草靡。肯綮遊刃,神明合理。雖興酣蘭亭,墨仰池水,武未盡善,韶乃盡美。猶以爲登泰山之崇高,知群阜之迤邐。逮乎作程昭彰,褒貶無方,穠不短,纎不長,信古今之獨立,豈末學而能揚。

 

唐武平一《法書記》

太宗于右軍之書,特留睿賞。貞觀初,下詔購求,殆盡遺逸,萬機之暇,備加執玩。《蘭亭》、《樂毅》,尤聞寳重。嘗令湯普徹等搨《蘭亭》賜梁公、房玄齡以下八人,普徹竊搨以出,故在外傳之。

 

宋姜夔《續書譜》

夫臨摹之際,毫髮失真,則精神頓異,所貴詳謹。世所有《蘭亭》何翅數十,而定武爲最佳。然定武有數様,今取諸本參之,位置、長短、小大,無有不同,而肥瘠、剛柔、工拙要妙之處,如人之面,無有一同者。以此知定武雖石刻,又未必得真蹟之風神矣。字書全以風神超邁爲主,刻之金石,其可苟哉!

字有藏鋒出鋒之異,粲然盈楮,欲其首尾相應、上下相接爲佳。《黄庭》小楷與《樂毅論》不同,《東方畫讃》又與《蘭亭》殊指,一時下筆,各有其勢,固應爾也。

 

明解縉《書學詳説》

昔右軍之敘蘭亭,字既盡美,尤善布置,所謂增一分太長、虧一分太短,魚鬛鳥翅,花鬚蝶芒,油然粲然,各止其所,縱横曲折,無不如意,毫髮之間,真無遺憾。近時惟趙文敏公深得其旨,而詹逸菴之于署書亦然,學者當視其精微得之。

 

宋曾鞏《後耳目志》

《脩禊序》‘崇山峻領’,《漢書·張耳傳》‘南有五領之戍’,領字不從山,與‘嶺’同。黄長睿校《真誥》,中云‘領,山領也’,凡山有脊,脊有路可越,如馬之項領,故古但作‘領’字。

安載按《史記》:李延年善歌,爲變新聲,而上方興天地祠,欲造樂詩歌弦之,延年善承意,弦次初詩。因知此序‘弦’字所自本,非誤筆也,并識之。

 

王栐《燕翼貽謀録》

太宗皇帝命内侍裴愈與山陰令李易直訪王羲之蘭亭舊跡,其流杯脩禊處在越州,僧子謙因請建寺于舊地,以藏御札。至至道二年二月壬辰,詔從子謙請,賜寺名‘天章’,仍以御書賜之。

 

陸務觀老學菴筆記

史丞相言:高廟嘗臨《蘭亭》賜壽皇於建邸,後有批字云‘可依此臨五百本來看’,蓋兩宫篤學如此。

 

一角編

 

跋宋搨定武淳化二本

蘭亭無下搨,宋搨乃致佳矣。此二本以前本爲上,以其神采焕然,紙墨精好,當時定武損本也。次本爲淳化刻,余生平所未見,意亦秋壑所藏各種之一耳。戊戌仲春,觀於長安旅舍,因題。董其昌書。

 

周幼聞跋家藏舊搨蘭亭

右宋紙本,亦嘉興錢梅仙先生故物。余既購《曹娥帖》,彼人復以此帖歸余。筆法少遜何氏,然風神氣韻,似勝國子監刻也。高七寸六分,闊三寸七分,有朱文‘錢嘏印信’印、‘善本’委角印、‘彭城’壺盧印、‘嘏’字方印、白文‘洛陽忠孝家’長方印。

 

元吴仲圭臨蘭亭跋

《定武蘭亭》,月江、子固各擁善本,但月江墨氣欠佳,子固兩字缺左,未爲全璧。今友兄仲圭妙合二家,手自登石,真連城之希寳也。倪瓉記。

 

趙文敏文衡山臨蘭亭合卷跋

 

趙文敏蘭亭真蹟

子昂臨。

白宋箋紙本。高七尺五寸,闊三寸七分,末紙祇闊三寸一分。有朱文‘趙’字圖印,‘大雅’長印,‘趙氏子昂’方印。

 

文衡山蘭亭真蹟

暇日偶與子傳言及古《蘭亭》,戱爲寫此。雖乏形似,而典則猶存,觀者當求之驪黄牝牡之外也。癸卯四月十七日,徵明記。

宣德鏡面紙本,高七寸五分,闊三寸八分,有朱文‘徵明’聨珠小印。

趙吴興一生書《蘭亭敘》不知幾百本,即余所見,己及三四十卷矣,然皆定武肥本筆法。徵仲不甚學《蘭亭》而善學《蘭亭》,以其不相似,此與吴興所得各有門庭。若以不相似爲得髓,又是癡人前説夢也。董其昌書。

吴孝甫所藏《定武損本蘭亭》,不一而足,是卷前後二搨,較然殊觀,無容低昂。孝甫又以趙文敏、文徵仲手蹟葺爲合璧,遂成重器,當必有好事者據舷欲溺以購之也。戊戌六月八日,得觀於長安,因識之。周祖。

《蘭亭》善本,世所罕覩,此二搨濃淡異致,皆有古色,暎人眉睫。趙文二公筆意亦分濃淡,而韻致洒然,於書學可謂功深力到矣。彙集成卷,上下千載間相繼美,信可寳也。朱之蕃書。

古今臨《蘭亭》而得右軍筆意者,惟趙吴興一人而已。余往年有吴興得意《蘭亭》一本,乃爲仇伯壽臨者,筆意飛動,無一畫非右軍。忽爾失去,反覆思之數年,常形于夢寐。今春偶有客擕吴興臨《蘭亭》本來售者,展眎之,與余昔所藏者無異。因知子昂平生臨《蘭亭》工夫最多,得意者故不一而足耳。值空囊,未能購得。無何,爲吾友吴孝甫得之。物各有主,豈不信然?孝甫製成一卷,前列定武墨本,後續以文徵仲臨本,遂成三絶。嗟嗟!此帖誠得其所矣。孝甫見秋風起,将買棹南還,余故藉觀。久之,書數字識之,以爲他日之話柄云。明萬歷戊戌重九日,濠梁朱宗吉跋於竹館中。

右寳晋册,新安一巨姓託其轉售於余。余觀前後二搨,古澤古香,迸露楮墨,趙文二蹟復精神奕奕,遂罄數年硯田易之。原裝作横卷,余按割紋,乃是册頁,因仍其舊法,用宣德紙裝潢,舊香柟木面。贊曰:魚弄新姿,鶴鎩晴翮。命輕孟堅,計賺蕭翼。前定武石,後淳化刻。趙也升堂,文不踐迹。識昌繼祖,殿蕃詳吉。多幸兼收,永保勿失。雍正己酉闕月闕日,錢塘周二學。

 

式古堂書畫彙考

 

蘭亭敘目

開皇蘭亭本(趙孟籲觀 周馳觀 袁裒觀 吾衍觀 游景仁題 吴文貴觀 孫承澤題 曹溶題

别本蘭亭姜白石題摹右軍真蹟本(姜夔識玉識)

定武蘭亭古本(許将閲 王安禮、黄慶基同閲 朱光裔、李之儀觀 李秬、王景通同觀 王景脩、張太寧同觀 張保清、馮澤縱觀 王景脩題 王容題 炳五題 王守誠觀并重識 願學齋書 危素識 熊夢祥書 張紳識 倪瓉詩 高啓題 王彝識 張適 外録《蘭亭博議》)

神龍《蘭亭敘》(外録《珊瑚網》二則)

定武蘭亭卷(趙子固藏落水本 范仲淹題 蘇子美觀 郭雍書 鄧襄題 米友仁觀 蘭亭紀臨傳 劉汶書 杜本觀 許大同識 吴鍈觀 胡翰姜焴同觀 蘇伯衡識 鄭濤記 王猷定觀 項聖謨記)

定武蘭亭本(山谷二跋)

宋御府搨定武蘭亭卷(宋高宗題 游景仁墨蹟題 何處恬書)

宋搨禇摹蘭亭米跋本(米芾審定 游景仁墨蹟題)

宋搨定武不損本

定武禊帖五字未損本(榮芑跋 陳繹曾書 王士熙詩 陳繹曾詩 六研齋筆記)

定武蘭亭五字不損本(寅亮、存存齋同覽 貫通 彭惠廸、張觀國、米芾同觀 寅亮、勤中、孟堅、沖道、信道同觀 疇齋三題 趙孟頫書 鄧文原、孟籲、王一初同觀 劉致觀 袁桷書 貢奎觀 元明善記 崔濬、尹彬同觀,岳至記 吴善跋 張仲壽二題 張丑)

定武蘭亭薛師正正本(五字不損,‘會’字全存少剥 王肯堂跋)

宋搨劉貴妃并内侍張延禮蘭亭合卷(宋摺裱 游景仁墨蹟三跋)

宋搨蘭亭卷(宋摺裱臨江王摹本 游景仁墨蹟題 機)

定武損本蘭亭僧茂宗作圖合本(傅朋觀 孫覿覽 俞鎮觀 鄧文原 柯九思跋 韓性 文徵明識 竹齋王佐跋 《珊瑚網》)

定武蘭亭趙承旨十六跋静心本(上有王曉印章,五字損本 彦升 持國、和叔、次道同觀 施商輔 俞松記 趙孟頫十六跋 揭傒斯題 康里巙題 張天雨 王蒙書 《珊瑚網》)

定武蘭亭趙子昂十三跋獨孤本(五字已損 趙子昂十三跋)

定武真搨蘭亭卷(王順伯藏本 朱熹題 李大性 定之 黄犖書 何剡、丁端祖、喬行簡、趙崇憲、滕強恕、楊汝明、陳貴謙、真德秀同觀 張鈞、劉爚、任希夷、薛極、薛紱、胡榘、趙希昔同觀 李日華)

毛仲益所藏《蘭亭敘》(陸游書)

成都石本蘭亭集序(《廣川書跋》)

復州裂本蘭亭(卷首錢霅川作《賺蘭亭圖》 錢選詩 趙子崧觀 《珊瑚網》)

蘭亭舊刻并賺蘭亭圖合本(吴景文藏 柯九思觀 趙雍 巖觀 干文傳題 鄭元祐題 錢良右 陳方題 焦粲 釋祖偁詩 福聚題 知玉成 鄭僖 陸友題 張淵題 俞焯詩 黄公望 陳深書 釋若舟書 釋廷俊題 鄭元善觀 張遜題 李纉識 高元復 梅屋道人書古)

宋搨玉枕蘭亭(孫承澤題 黄機題)

玉枕蘭亭帖(王禕跋 王佐記 《珊瑚網》二則)

玉枕蘭亭福州本(陳衎跋 徐渤跋 周密《志雅堂雜抄》)

宋淮海桑世昌蘭亭博議

元陶宗儀蘭亭諸刻考

明胡若思蘭亭諸本考

 

蘭亭墨蹟

禇摹禊帖(易簡題 章惇觀 富弼觀 范仲淹題 襄題 堯臣題 沈遘、章岵、晏崇共觀 裴煜題 當世題 薛嗣昌題 許彦先觀 范純粹 范子奇題 純老、彦祖、巨源、成伯、子雍、完夫、正仲、子中、敏甫、子瞻、子由同觀 吕大防觀 葛蘋 米芾 蘇寳 米友仁跋 徐珵題 李應禎題 米襄陽《志林》 《弇州山人稿》)

褚摹王羲之蘭亭帖(蘇太簡題簽 米芾贊 蘇氏重裝 范仲淹題 王堯臣觀 米黻記 劉涇觀 龔開、王申同觀 朱葵觀 羅應龍、楊載觀白珽觀 仇儿、舒穆、張翥、吴霖同觀 張澤之書 張雨重觀 程嗣翁觀 陳敬宗題 髮僧上振四跋)

褚登善臨蘭亭帖(王文惠公藏本 米芾審定 《蘭亭考》)

唐摹禊序墨蹟(神龍本 許将閲 王安禮、黄慶基同閲 朱光裔、李之儀觀 李秬、王景通同觀 王景脩、張太寧同觀 張保清、馮澤縱觀 王景脩題 仇伯玉、朱光庭、石蒼舒觀 趙孟頫書 郭天錫跋并贊 鮮于樞題 鄧文原觀 文嘉書)

褚臨右軍曲水序(世稱天歷蘭亭 王世貞)

右軍禊帖(張洎藏本 南唐後主書)

蔡忠惠臨禊帖(蔡襄 歐陽脩書 滁山醉翁題 歐陽脩又書 山谷題 尤袤)

范文度摹禊帖

秦少游臨禊序(《書畫舫》)

薛紹彭臨《蘭亭序》(危素題 虞集書 王世貞跋 《書畫舫》)

宋高宗臨《蘭亭序》(陸務觀《筆記》)

宋思陵臨禊序(孝宗書 《書畫舫》)

宋高宗臨賜禊帖(賜陳康伯本 許有壬題 許有壬詩)

思陵御書晋王羲之修禊序(賜吕頤浩本 頤浩書并謝表)

趙文敏臨禊帖并圖合卷(子昂記)

松雪臨定武蘭亭本并記(劉致觀)

趙文敏摹《蘭亭序》并題(吴寛跋 周天球記 藏青老人毛五雲、褚勉、盧志愛觀 富世觀)

趙承旨臨禊帖(師道題 趙孟籲題 仇遠跋)

趙集賢臨蘭亭卷(士奇書 士奇載題 蘭亭居士識)

張仲壽臨定武蘭亭本并識(全璡觀 王敬方觀)

俞紫芝臨定武禊帖并詩(陳繼儒書 項子京真賞)

董文敏書禊序卷

 

禊帖類林目録

 

第一卷本事門

王右軍蘭亭脩禊詩敘

王右軍、謝安石以下十一人,各成四言、五言詩一首

郗曇王豐之以下十五人,各成詩一首

孫興公《蘭亭後序》

蘭亭紀事七則(《通典》一則 《三朝國史》一則 《燕翼貽謀録》一則 《天章異聞》一則 羊欣《筆陣圖》一則 王師範《右軍祠堂碑》一則 李兼《蘭亭禊序歲月考》一則)

祓禊典故六則(《風俗通》一則 顔延年《曲水詩序》一則 《漢書》二則 《荆楚歲時記》、《續齊諧記》各一則)

禊敘評論五則(《山樵夜話》一則 王得臣《麈史》一則 《陵陽室中語》一則 晁氏評一則 陳謙跋一則)

蘭亭詩話四則(黄伯思跋唐人書蘭亭詩 胡明仲跋羅長卿所藏蘭亭詩 葛常之蘭亭詩論 黄徹《NFC49溪詩話》一則)

禊敘字辨(黄伯思辨傍註僧字不是曾字之悮 姜堯章《蘭亭偏傍考》 曾宏文《蘭亭審訣歌》 曾鞏論領字 胡世安論弦字 王佐論各處摹本)

 

第二卷紀述門

唐太宗得蘭亭真本始末

何延之《蘭亭記》劉餗《蘭亭傳記》

韋述《集賢記》《秦淮海題跋》

趙彦衛《雲麓漫抄》(前段)錢希白《南部新書》

鄭文寳《南唐近事》曾宏父《蘭亭記跋語》

周越《法書苑》一則張舜民《畫墁録》

晁補之題記一則王銍《蘭亭記跋》

宋姜白石《禊序跋》汪珂玉《論蘭亭記》

定武石刻始末

黄山谷跋蘭亭一則趙秷仲古跋一則

何薳《春渚紀聞》何子楚跋語

趙彦衛《雲麓漫抄》(後段)蔡絛《孫氏蘭亭本傳》

畢少董《蘭亭跋》榮次新記蘭亭一則

《揮麈録》一則王明清《論蘭亭記》

曾宏父《高宗宸翰跋》趙希鵠《洞天清録》一則

汪珂玉《論定武刻本》

 

第三卷圖畫門

宋李心傳記徽宗御題王維蘭亭圖卷

宋濂記蘭亭觴咏圖黄溍跋蘭亭圖

王佐蘭亭禊圖記

吴傅朋跋閻立本畫蕭翼賺蘭亭圖後

支仲元畫蕭翼賺蘭亭圖

郭若虚志蕭翼説蘭亭圖

李漢老跋田務本藏蕭翼賺蘭亭圖

李心傳題蕭翼取蘭亭圖

王疇若題蕭翼取蘭亭詩

錢舜舉賺蘭亭圖詩

宋濂跋蕭翼賺蘭亭圖

方希直題蕭翼賺蘭亭圖

吴景文藏蕭翼賺蘭亭圖詩跋六則

蕭翼題雲門詩二首

高似孫桑世昌二跋

黄山谷跋王右軍斫鱠圖

蘇東坡跋王右軍斫鱠圖

 

第四卷詩贊門

《法書要録》、《二王書語》中蘭亭詩五首

宋太宗御書前人詩一首

宋高宗復古殿贊韓忠獻詩話一則

蘇東坡墨妙亭詩《西溪叢話》一則

唐人經蘭亭故池聨句蘇欒城山陰陳迹詩

華鎮會稽咏古詩

黄山谷詩二首(《題楊凝式書》《贈邱十四》)

蘇易簡題家藏蘭亭詩

蔣之奇墨妙亭詩薛道祖詩一首

米襄陽詩四首(《題劉滛所收唐搨本詩》《題永徽中橅本詩》《跋致柔定武本詩》《寳晋齋詩》)

米襄陽米姓秘玩贊(有跋)

薛紹彭題唐搨硬黄本詩

李大異跋游氏本詩無名氏題定武本詩

王仲衡題袁氏本詩陸務觀詩二首

楊誠齋題袁起巖本詩薛季同觀畢氏本詩

田秀實題畢少董本詩

陳齊之跋王沂公本詩三首

袁起巖題王順伯本詩

樓攻媿題汪季路本詩樓攻媿題袁起巖本詩

樓攻媿題羅春伯本詩劉度過蘭亭書堂詩

高祖之右軍祠堂詩王龜齡會稽詩

羅頌詩一首王容詩二首

桑氏筆記宫詞一首趙彦衛詩一首

葛立方紀事詩葉時跋蘭亭考詩二首

樓鑰跋蘭亭考詩二首黄由跋蘭亭考詩一首

楊長孺跋蘭亭考詩二首

曾宏父刊禊圖後詩(有序)

許有壬跋高宗臨蘭亭詩

揭右民跋玉版蘭亭詩

 

第五卷鑒賞門

武平一《徐氏法書記》孫過庭《書譜》

張彦遠《法書要録》竇臮《述書賦》

宋高宗《翰墨志》三則

宋高宗跋宗室子晝定武本

宋高宗御書一則宋孝宗還從臣所進本

歐陽文忠《集古録》一則

蔡端明襄題王公和所藏本

蘇文忠軾題河朔本蘭亭後一則,又題蘭亭記一則

黄文節庭堅題跋九則(《爲張熙載書》《跋重刻天字不全本》《跋棠梨板本》《跋唐本蘭亭》《書王右軍蘭亭草後》《跋淡墨碑銘》《書周密彦東坡帖》《又跋蘭亭》二則)

米襄陽題跋三則(《跋三米蘭亭》《跋宗室叔盎本》《刻唐本蘭亭手簡》)

李姑溪之儀跋薛氏本

董廣川逌跋二則(《跋定武本》《跋成都蘭亭》)

曾彦思伋跋周延雋本吴傅朋(説)跋王沂公本

張澹巖澄跋定武本二則

(朱震、范冲)跋司業汪逵本尤(闕袤)跋汪氏藏本

許及之書定武本後郭冲晦(雍)書褚蘭亭一則

葛(闕立方)跋洪慶善本

王誠之信刻蔡君謨跋本記(二)

榮次新題跋二則(《書家藏本》《跋蘭亭三本》)

王順伯厚之跋四則(《跋薛道祖籖題本》《跋長興施氏本》《跋定武蘭亭》《跋高續古藏本》)

袁起巖(説友)題跋三則(《跋王順伯本》一則 《題王順伯本》一則 《題汪季路本》一則)

尤延之(袤)題跋五則(《跋楊檉藏本》《跋王順伯所藏第一本》《跋王順伯所藏第二本》《跋王仲言所藏本》《跋汪季路所藏山陰馮氏本》)

沈虞卿(揆)題跋四則(《跋王順伯所藏本》《題定武本》二則 《跋王沂公本》)

 

第六卷鑒賞門(二)

王仲言(明清)題跋三則(《跋榮氏所藏本》《題越州紙本》《題玉照紙本》)

龔(闕 惇頤)跋榮氏所藏本

李(闕 耆俊)跋王嘉叟本

周(闕 勛)書薛道祖本後

喻(闕 璆)跋榮次新所藏本

陸務觀游題跋八則(《跋王順伯本》《跋陳伯予所藏本》《跋毛仲益所藏本》《跋施武子所藏本》《跋韓立道所藏本》《跋孟逵所藏本》《跋《蘭亭敘》《跋岐簡獻王所藏本》)

朱文公熹題跋三則(《跋《蘭亭敘》一則 《題《蘭亭敘》一則 《題陳舍人蘭亭》一則)

陸象山(九淵)跋王順伯所藏本

洪容齋 題跋二則(《跋定武本》一則 跋《王順伯别本》一則)

周益公題跋三則(《跋劉仲威所藏本》《跋游氏藏禊帖》《題禊帖》一則)

京(闕 鏜)跋定武帖施(闕 宿)跋定武帖

蔡山父(闕)跋陶安世古本

李(闕 處)全題定武舊本李(闕 成季)題唐刻蘭亭

李漢老(邴)書于適道蘭亭

韓駒 曾馯軒 王承可三題蘭亭合卷

元勛不伐題趙明遠本朱(闕 翼)題蘭亭一則

蔡(闕 安強)跋蘭亭張(闕 澄)題定武本

張巨山(嵲)題跋二則(《題定武本》《跋毛明仲本》)

朱(闕 惇儒)題跋二則(《跋定武本》《題馮達道本》)

樓攻媿鑰題跋五則(《跋王順伯本》《跋王伯常本》《跋清閟居士本》《跋黄子耕本》《跋蘭亭考》)

李(闕 處權)跋姚偓本鄭恭老(伯肅)跋定武本

沈約之(端節)跋定武本李(闕 洪)刻定武本跋

周紫芝題定武本張(闕 頠)跋楊伯時本

曾樂道(槃)題跋二則(《跋李中甫本》《題五字不全本》)

衛(闕 涇)題定武本

南陽子厚題胡公謹藏本

杜符卿(闕)題定武本

司馬遵道題末後空一行本

康惟章闕論定武蘭亭康(闕 復)論蘭亭

李(闕 兼)蘭亭輯録小敘

鞏(闕 豊)述蔡山父論蘭亭

陳(闕 傅良)跋王順伯本

葉水心(適)跋二則(《跋游帖》《跋蘭亭考》)

羅(闕 點)跋定武帖高(闕 文虎)蘭亭考敘

 

第七卷鑒賞門(三)

宋唐卿(闕)跋知白藏本葉天啓(肇)跋王彦昭本

錢中叟(及之)跋薛伯常本魯長卿(闕)蘭亭會妙跋

魯伯秀(之茂)跋家藏本

范石湖(成大)書所收定武本

楊誠齋(萬里)跋曾氏本詹體仁(闕)跋定武本

張堯臣(闕)跋杜可升本鄭裕齋(价)跋鄭雙槐本

姜白石(夔)跋童道人本三則(《跋蕭千巖藏山谷題字本》)

劉光朝(闕)跋王子敬贈本

劉後村(闕)跋林竹溪禊帖三則

李秀巖(心傳)題跋十五則(《題魯雲林藏本》《題姜堯章藏本》《書洪内相題本》《題劉明達藏本》《題高宗賜鄭諶本》《書范文正公本》《再題文正公本》《跋歐陽文忠公藏本》《跋王沂公本》《跋曾公敘藏賜本》《跋曾魯公所藏本》《跋榮次新所藏賜本》《跋袁起巖賦長篇》《跋王順伯所藏本》《跋葉石林所藏定武斷石本》)

王(闕 栢)記考二則(《默成蘭亭記》《考蘭亭》)

姜白石藏本有四,諸名人題跋

其一(黄庭堅題 周翰觀 白石自跋)其二(閻孝寛 王晋之 葛次顔題 白石有跋)其三(單丙文跋)其四(白石有跋)

沈伯愚藏本六跋(吴説 朱敦頤 沈虞卿二則 范成大 李心傳)

俞壽翁松藏本三跋(米元暉 徐兢 唐季度)

俞壽翁藏本四跋(蘇東坡 賀方回 田畫楊書思趙滂 潘牥)

俞壽翁家藏不損本十三跋(詹阜民趙師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