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一百三十八

法帖論述八

絳帖平五德

《絳帖》中此一卷,皆晋代名賢之妙蹟,唯王廙《二十四日帖》、謝安後一帖是贋,餘皆可以爲師法。

 

晋中書令王洽書

洽白:辱告承問,洽故爾劣劣,冀以復敘,還白不具。王洽再拜。

洽頓首言:不孝禍深,備嬰荼毒,蔭恃亡兄仁愛之訓,冀終百年,永有慿奉。何圖慈兄,一旦背棄,悲號哀摧,肝心如抽,痛毒煩冤,不自堪忍,酷當奈何?痛當奈何?重告惻至,感增斷絶,執筆哽涕,不知所言。洽頓首言。

洽頓首言:兄子號毁,不可忍視,撫之摧心,發言哽慟,當復奈何奈何?洽頓首言。

洽白:向感塞,不成敘,得告承問,殊乏劣,白不具。王洽再拜。

王領軍敬和,丞相第三子,右軍之從兄也。王僧虔《評書》云:‘領軍謂右軍曰:“弟書遂不減吾。”變古制今,惟右軍、領軍,不爾至今猶法鍾、張。’今觀此帖,清逸閑雅,真不在右軍下也。

 

晋司徒王珉書

珉頓首頓首。此年垂竟,悲懷兼割,不自勝,奈何奈何?寒切,體中比何似,甚耿耿。僕疾,遂不差,眠食少,憂深,遣書不次。王珉頓首頓首。

十八日珉白:比二書蹔至,未更近問,懸情不適,比可不?吾羸疾,故爾憂深,力書不具。王珉敬問。

何如?僕故頓弊,力書不次。王珉頓首頓首。

上下何如?僕上下上下大都蒙恩。得書至之,吾具(闕),今欲出耳。吾此月亟遣,廿四是王濟祖日,欲必赴。卿可尅過,明吾當下解相待。飡出亦遣報,既至王家畢,卿可豫擬光公,令作一頓美食,可投其飯也。王珉前報。

王小令珉,洽之子也,善行書。子敬云:‘弟書如騎騾,駸駸欲度驊騮前。’代子敬爲中書令,故世謂子敬爲大令,珉爲小令,卒贈太常,不爲司徒也。書視敬和爲小劣,與元琳(王珣)當雁行。第四帖尤奇。‘王濟’當是人名。‘祖日’者,祖餞之日。‘尅’,過此也,與逸少帖‘安石昨必欲尅潘家,尅二十五日’同。陳子昂表云:‘除此之際,未有尅期。’至今陰陽家謂之‘尅擇’。黄云:‘小令《此年帖》本唐人所蓄,與二鍾、虞松三帖爲一卷。’珉帖末云‘輔國司馬君’,筆勢婉雅,與此間矣。此亦無後五字。

 

晋司徒王珣書

三月四日珣頓首。末冬衆感,得七月書,知問,寒何如?就弊憂之,劣不具。王珣頓首白。

元琳,季琰之兄也,誤列在後,帖中如此多矣。山谷云‘衆感’字皆佳。

 

晋侍中王廙書

二十四日廙白:唯久白想適妙來行,未面遲想。得示知,同云冀何生相見,近及不多。王廙白。

臣廙言:臣祥除,以復五日,窮思永遠,肝心寸截。甘雪應時,嚴寒。奉被手詔,伏承聖體御饍勝常,以慰下情。臣故患NFD35滿氣上,頓乏匆匆。慈恩垂愍,每見慰問,感戴屏營,不勝銜遇。謹表陳聞。臣廙誠惶頓首頓首,死罪死罪。

臣廙言:昨表不宣,奉賜手詔。伏承聖體勝常,以慰下情,不審夙昔復何如?承鄭夫人乃爾委頓,今復增損,伏惟哀士愍存,益勞聖心。謹附承動静。臣廙言。

七月十三日告,籍之等近日遣王祕書,不言。月行復半,念汝獨思,不可堪居,奈何奈何?雨涼不差,嫂何如?汝所患,遂差未,懸心不可言。阿母蒙思,上下悉佳,宜可行。

瘧如復斷要取,未斷愁人,宜復具日發,與别NFD36NFD36不可言。今遣使未北反,書不具白,復會日消息。廙疏。

王世將從王敦之命爲平南將軍,故晋人多稱爲王平南。殁贈侍中。畫爲明帝師,書爲右軍法。過江右軍前,平南爲最。今觀後二表,真有鍾元常之風。《祥除表》世别有全本,後云‘具官臣王廙上’,此欠一行。七月第二帖,筆意清遠,天下之佳書。黄云:‘世將信能鍾氏筆意。’山谷云:‘王侍中學鍾絶近,真、行皆好,如此書乃能臨學。’‘雨涼不’下一字不曉,諸家作‘悉’,後有‘悉佳’,字不爾。

 

晋太宰高平郄鑒書

鑒頓首頓首。災禍無常,奄承遘難,念孝性攀慕兼剥,不可堪勝,奈何奈何?望遠未緣敘苦,以增酸楚。鑒頓首頓首。

老郗雖非贋,校《官帖》爲無韵。竇臮云:‘博哉四庾,茂矣六郗。’今存其三。‘攀’字下省一筆,極佳。

 

晋侍中郗愔書

九月七日,愔報:比得章,知弟漸佳,至慶。想今漸勝,食進不?新羌,難將適,猶懸憂,遣不具。愔報。

比書想悉達,日涼,弟佳,不及數字。愔報。

遠近何他,王右軍竟去,不付石首干一節。

想親親今悉如常,敬豫何當來,即道祖故,木善差,恒在尚書,不來見多日。

山谷云:‘郗方回書,初不減王氏父子。’方回,右軍婦弟,書固當佳。第二帖似缺文,‘石首干’即乾也,古謂‘干’、‘鵲’二字通用。敬豫,王恬字,丞相子。道祖未詳。

 

晋中書郎郗超書

超言:遠近無他説,苟異,問者定虚耳。云段龕歸順,不知審不?王江州爲宗正,似已定,前所傳者虚妄耳。異同自旨啓。超言。

按《晋地里志》:石季龍末,遼西段龕自號齊王,據青州。永和七年,龕以青州來降,以龕爲鎮北將軍,封齊公。帖中言段龕歸順,以此。又按史,庾亮亡後,逸少爲江州,王允之繼之。此咸康、建元之間,去龕歸順尚十許年,不知何爲爾也。書亦不工。

 

晋尚書令衛瓘書

頓州民衛瓘惶恐死罪。中闕音敬,望想盡懷。在外累年,始爾得還。情甚踴躍,旦至三十里,上須節度明日,乃入奉説,欣承福祚,日白。瓘惶恐,死罪死罪。

‘頓州民衛瓘’,‘頓’字下當有一‘首’字。古無頓州,瓘,河東安邑人,若以爲頓邱,又在衛地,了不相干也。瓘與索靖俱善草隸,號‘一臺二妙’。雖嘗爲尚書令,終於太保。山谷云:‘衛中令《音敬帖》,近世草書不敢復望其藩。此一章語亦佳。’

 

晋黄門郎衛恒書

一日有恨,知問,未面爲歎。欲七日云邪?恒白。

恒即瓘子,其論四體書極有源流,非後世所及也。王簡穆云:‘二衛書,無以評其優劣,但見其筆力驚異耳。’此帖皆似失真,亦見上字卷。

 

晋太傅陳郡謝安書

安頓首頓首。每念君,一旦知窮,煩冤號慕,觸事崩踴,尋繹荼毒,豈可爲心,奈何奈何?臨書悽悶。安頓首頓首。

六月廿日,具記道民安惶恐言:此月向終,惟祥變在近,號慕崩慟,煩冤深酷,不可居處。比奉十七、十八二告承,故不和甚。馳灼大熱,尊體復何如?謹白,記不具。謝安惶恐再拜。

安石書不在大令下,故不甚重大令書也。《六月廿日帖》,米云贋,誠然。黄以爲傳摹失真,過矣。山谷云:‘道民安,蓋事五斗米道者。右軍爲獻之女玉潤請罪,亦稱民也。’又云:‘謝太傅墨跡,聞駙馬都尉李公照有之,不作姿媚態度,恨不見爾,但如此,去右軍父子間可著數人。’

 

晋散騎常侍謝萬書

七月十日萬告朗等,便流火,感傷兼切,不自勝,奈何奈何?轉涼,汝等各可之。知近聞邑邑。吾涉道,動下疹乏勞劣。力及不具告。父疏。

萬石人品在安石下,當時有‘攀安提萬’之語,書亦然。然總謂之二謝。朗,萬兄之子,而自稱父告,亦猶疏受謂疏廣叩頭‘從大人議’,蓋古人之諸父猶父也。‘聞’與‘問’同。

 

絳帖平六山

 

晋王羲之書

山谷云:‘右軍筆法如孟子言性,莊周談自然,從説横説,無不如意,非復可以常理待之。’又云:‘王氏書法,以爲如錐畫沙,如印印泥。’蓋言鋒藏筆中,意在筆前耳。承學之人,更用《蘭亭》‘永’字,以開字中眼目,能使學家多拘忌,成一種俗氣。要之,右軍二言,群言之長也。

得袁、二謝書,具爲慰。袁生蹔至都,已還未。此生至到之懷,吾所也。

‘袁’謂袁宏,‘二謝’謂安、萬。袁宏嘗從桓温北伐,謝安亦嘗爲温司馬。右軍當是得袁、謝爾時書。‘所’、‘也’之間當别有一字。‘袁’或是陳郡袁嶠之,與右軍、謝萬同燕曲水。

不得臨川問,懸心不可言。子嵩之子來,數有使,冀因得問示之。

《法書要録》十卷載右軍帖語,云‘僕有至臨川意’,蓋右軍嘗爲臨川也。庾敳,字子嵩,與王夷甫同遇害。黄云子嵩與右軍不同時,然此言其子耳。

勞心,賢妹大都轉差,然想小大皆佳,知賓猶爾,耿耿。想得夏節佳也,念君。

‘賓’當是蔡謨家兒。‘報’字卷云‘蔡家賓至’,《法書要録》十卷載右軍帖語,云‘小大佳否?賓轉勝’,又云‘得官奴書,賓平安’,皆若人也。

又不能不痛熙荐亡,政爾復於何求人?度政當求之内事。餘理不絶,求之一條,當有冀不?信冈然。前塗願具誨之,以悟其心。

郄曇,字重熙,右軍婦弟,爲北中郎將,戰敗左官而亡。亡在升平五年正月,右軍亦以是年亡,見《真誥》,但未知孰先後耳,或是右軍在後,作此帖也。‘荐亡’者謂曇代荀羡爲北中郎,二人相繼早世也。陳簡齋甚疑此字,大意逸少因羡熙之亡,感人生之短景,貽書高士,講求性命之理,故曰‘求之内事’,‘當有冀不’,又云‘前塗願具誨之,以悟其心’,似亦謂此。按:許詢、郗愔與右軍皆從仙人許邁遊。此帖當是與邁輩,而傳臨之餘,字殊惡矣。

行,成旅以從。是月也,景風司至,星火列宵,伯趙鳴而載陰,爽鳩習而揚武,時可以升高遠望,禮可以出宿餞行,有詔具寮,爰開祖。

此帖六行,山谷云恐是虞、禇輩早年書,實不爾。黄云:‘先輩以爲張説送賈至文,非也,乃賈曾《送張赴朔方序》。中云“備官而行,成旅以從”,下云“有詔具寮,爰開祖宴,且申後命,寵以蕃錫”。’此帖自‘行’字上、‘祖’字下皆亡,而作草書皆不綴屬,當是集逸少書者寫此序耳。米亦云自‘是月’以下僞,殊不知‘行成’下已僞矣。予按此帖墨跡尚在祕省,乃流俗書,非集右軍字。

兄靈柩垂至,永惟崩慕,痛貫心膂,痛當奈何計。

黄云此帖僞,非也。但嘗經俗筆臨耳。禇氏《書目》有《兄安厝情事長畢帖》,右軍不聞有兄,乃群從耳。

羲之頓首:闊别稍久,眷與時長,寒嚴,足下何如?想清豫耳,披懷之暇,復何致樂?諸賢從就理,當不疎。吾之朽疾,日就羸頓,加復風勞,諸無意賴,促膝未近,東望慨然,所冀日月易得,還期非遠耳。深敬宜音問在數。遇信忩遽,万不一陳。

山谷云:此好事者戲爲之耳,書未爲甚惡,而以亂逸少則不可。如云‘吾之朽疾,行就羸頓’,皆懷素、高閑輩鄙語。

日月如馳,嫂棄再周。去月穆松大祥,奉瞻廓然,永惟悲摧,情如切割,汝亦增慕,省疏酸感。

此帖似是右軍語,《法書要録》中亦載此數語,但多不同耳。‘穆松’似是王氏兒。又一帖誤在鍾繇後,云松等隕慟亦此人也。

建安靈柩至,慈蔭幽絶,垂三十年,永惟慕,痛徹五内,永酷奈何?無由言苦,臨紙摧哽。羲之報。

此帖墨蹟在王順伯家,傳寳有緒。右軍帖傳至今者,祕閣尚有二十許軸,多唐人鉤臨。聞此妙跡,恨未得見。嘗見墨本,頗勝《官帖》也。帖語亦見《法書要録》。

此諸賢粗可,時見省,甚爲簡闊,遠須異,多小患,而吾疾篤。不得數爲歎耳。知足下散勢小差,此慰無以爲喻。云氣力故爾,復以悒怛,想散患得差,餘當以漸消息耳。吾頃無一日佳,衰老之弊,日至夏,不得有所噉,而猶有勞務,甚劣甚劣。

‘散’者,何晏所服寒食散,解見大令帖。

近因鄉里人書,想至知故面腫,耿耿,今差不?吾比日食意如差,而髀中故不差,以此爲至患,至不可勞力數字令弟知問耳。

右三帖書有頓挫,鋒勢雄勁,真右軍名蹟。

適重熙書,如此果爾,乃甚可憂。張平不立勢向河南者,不知諸侯何以當之。熙表故未出不?説荀侯疾患,想當轉佳耳。若熙得勉,此一役當可言。淺見實不見今時兵,任可處理。

郗曇,字重熙,右軍婦弟。按史:殷浩北伐,以荀羡爲北中郎將,而羡有疾,朝廷以曇爲羡軍司,加散騎常侍。頃之,羡徵還,仍除曇爲北中郎將。此帖‘熙表故未出否’,‘荀侯疾患,想當轉佳’,‘若熙自勉’等語,知是彼時作。蓋羡北伐時,年二十八,殷浩以羡在事有能名,故居以重任,右軍所以憂也。是時并州刺史張平爲符堅所逼,奔平陽,穆帝升平二年六月也,曇爲北中郎將在八月。此帖右軍暮年筆。

小佳,更致問一一,適修載書平安。

修載,王耆之字,琅琊人,廙之弟。

慈顔幽翳,垂三十年,而吾匆匆不知堪臨,始終不發言,哽絶當復奈何?吾頃至匆匆,此比加下。

此帖字畫未爲佳,然語見《法書要録》,當是臨失。

昨見君,歡復無喻,然未善悉,想宿昔可耳。脅中云何,一善消息,值周轉勝也,耿耿。

黄云似是集成,字意皆不相屬,非也。此乃一筆書成,初書數字,筆鋒含墨,後乃筆乾耳。‘值’或作‘德’,皆未詳。

疾患小差,云宏、遠俱次,遲共寫懷。王羲之。

此帖非僞。‘遲共寫懷’,‘共’或作‘無’、作‘與’,皆非。此‘共’字昭然,特模多第二筆耳。宏、遠是二人名。俱次,次舍也,諸家解作‘論詣’,皆非。後卷《期已至帖》‘次道’字亦如此。

承足下還來,已久别。欲參慰爲染,患不能得往問。眷仰情深,豈此委具?乙兩日少可,尋冀言展,若因行李願故舊,今遇賢弟,還得數張紙勞動,幸不恠耳。謹此代申,不具。釋智永。

右帖末作‘釋智永’,不待能者皆知其非右軍書。劉云:‘太宗皇帝豈不曉此?釋智永字特取其筆法類右軍耳。’山谷云是永師之書之不臧者。以予觀之,不類右軍,智永亦不肯作此鄙語惡書也。此墨跡在祕閣,又與一帖同卷,題云右軍書,末有‘宏白’二字,甚昭然可笑。然劉無言亦嘗編入《祕閣續帖》,以爲王右軍書也,殆不可曉。

雪候既不已,寒甚盛,冬至可苦患,足下亦當不堪之,轉復知問。王羲之。

知遠以當造次,遲見此子,真以日爲歳。足下得審問,旨令君。

右二帖是右軍書之平平者。

荀侯佳否?未果就卿許,企懷耳。安西音信明云遇得歸洛也。計解有懸休尋。

‘荀侯’似謂荀羡。‘安西音信’,或作‘安好’,非‘安西’,謂庾亮耳。‘西’字狡獪,非書之正。‘遇得歸洛’似言殷浩入洛也。然書體不古,恐唐人信手所臨。‘就卿許’猶《世説》‘王大將軍許’。

知君當有分住者,念處窮毒而復分乖,當可居情,想反理斷當。

旦反想至,所苦晩,差不?耿耿。僕脚中不堪,沉陰重痛,不可言,不知何以治之?憂深,力不具。王羲之頓首。

右二帖皆右軍書。‘反理斷當’,以理反觀而斷當也。

深以自慰,理有大斷,其思豁之令盡,足下勿乃憂之。足下殊當憂,吾故具字得。

‘吾故具示得’,‘具’字、‘得’字訛不可讀。

僕近修小園子,殊佳。致果雜藥,深可致懷也。儻因行往,希見,比二處動静,故常患,馳情。散騎癰轉利,慶至。姊故諸惡反側,永嘉至奉集,欣喜無喻,餘可耳。得華直疏,故爾,諸惡不差,懸憂。順何似?未復慶等近消息,懸心。君并何爲耶?此猶未得盡集,理行大尅,遲此無喻。

右一帖,米以爲子敬書,黄以爲‘動静’以下方是子敬。然予觀此,自是兩帖。前一帖乃唐人書,所謂‘近修小園子’、‘儻因行往’皆唐語也,觀其筆勢,乃與《安西音問》同一手所爲耳。後一帖乃是子敬書散騎王珣也。‘慶’與‘華直’,王氏内外子孫,敬帖中多有,永嘉謝鐵也。

治頭眩腦悶,或患癰腫頭不即潰者,以此藥貼。蜱麻、巴豆、薰陸、石鹽、芎藭、松脂六物,麁搗如米粒許,其巴豆三分減一,松脂少加其分,頭悶處先剃去髮方寸,以帛帖塗藥,當病上帖之,周時帖,刮上爛皮,以生麻油和石鹽塗上,當有黄水出爲佳。羲之上。

《官帖》無《頭悶帖》,惟《絳帖》有之。黄云:‘政和丁酉六月七日,丹陽陳君孝友見過,云崇寧間彭諫議君時守潯陽,役兵於山間,劚石得一大石,中空,内有小石,即此碑也。大石未破時,堅完無際,不解何緣中有此碑,殊可異也。陳之父時亦官潯陽,得此拓本,因以見遺,視之,比《絳帖》差,縱逸結字,互有工拙。要之,此本當在《絳》刻前,但不知何世所刻。’案逸少嘗在江州,豈晋有好事者于後移寫於石歟?意其薶没既久,土變爲石,故是刻藏于石間,理不足怪。世或以此帖爲虞永興書,恐未必然。或虞嘗臨此書,微飜其體。予按《祕閣續帖》有永興《齋會帖》,如出一手。又其中‘煩惱’字與此‘腦’字相似,知是虞臨可信。又按晋武帝太康十年置江州,所統荆揚地十郡,初理豫章,至成帝咸康六年移於潯陽。逸少嘗在江州,蓋是庾亮死後,咸康之末即潯陽也,詳見郗超帖。

《宋書》作咸康六年,移治潯陽,《續通典》作咸和元年。

 

絳帖平自序

小學既廢,流爲法書;法書又廢,唯存法帖。法帖乃古人陳迹耳,况數經摹刻,已失筆意,然苟能習之,亦勝牆面。法帖始自貞觀,禇遂良所校館本《十七帖》是也。我太宗皇帝造《淳化閣帖》十卷,自後有所謂劉丞相(沆)《潭》,潘尚書(師旦)《絳》、《臨江》,劉次莊(闕),將(字世將)《汝刻》、《續帖》、《大觀》之類,不可勝計,要皆本諸《淳化帖》。《淳化帖》今難得,而諸家舊帖亦不易致。《絳帖》傳至今者,復有三四本。潘師旦所刻爲勝,絳公庫本次之。厥後漫滅,屢經補治,甚至字畫乖僞,嘗以相校,乃知其有三四本也。嘉泰辛酉,予入越,友人朱子大以《絳帖》遺予,歸而玩之,因爲之本事釋文,名曰‘絳帖平’。按:《淳化帖》,王著所集,其間固已真僞混淆,名代爽失。潘氏不悟,又從而刻之;如劉次莊、王輔道、劉無言諸人,皆嘗刊帖,亦不知其非也。世有劉氏《釋文》二卷,山谷《跋法帖》一卷、《跋絳帖》一卷、《評潭帖》一卷,秦少游《官帖通解》六篇,米元章《官帖跋》一卷,黄長睿《刊誤》十篇,陳去非《校定釋文》一卷,喻子才《潭帖釋文》一卷;祕閣有《法帖字證》二卷;北方有《絳帖字鑑》二卷;近日榮芑有《絳帖釋文》一卷并説一卷,《曾氏釋文》一卷。諸家惟黄長睿鑒賞最精,然恨太略。予因《絳帖》條流而增備之,使覽者識其真僞,通其義理,然後究其點畫,不爲無益於翰墨矣。若王著以率更爲何氏,東坡以鐵石爲梁人,米老以王珣爲張旭,以晋帖爲羊欣,劉氏以‘臨海’爲‘諮誨’,以‘修齡’爲‘修鄙’,諸如此類,不可悉數,皆辨正之。蓋帖雖小伎,而上下千載,關涉史傳爲多。惟慚淺陋,考訂未詳,故著其所解,闕其所不解,以俟博識之君子。嘉泰癸亥五月九日,番昜姜夔堯章序。

白石翁字學極爲超詣,真闖右軍、大令堂室。所著《絳帖平》二十卷,摘訛指謬,令古人幾無遁形。惜流播不多,世間少所寓目,予求其書,且十年不得見。及來津,寓古香書屋,挿架有此,索視之,剩首六卷,太息彌日。卷尾有文衡山、季滄葦、錢遵王三家圖書,其爲藏書,可知繕録之精,如顔、柳小楷。云從宋本摹出,想在宋時亦未雕板,即在三家亦只此六卷。故竹垞先生亦云所見止此,豈後十四卷陵谷之餘已失傳耶。噫!求之不得見,見之不得全,延平之劍,合者何年?余姑留此,以俟白石有靈,是有人天擁護,定不終湮没也。雍正四年十二月十八日,葯林符曾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