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一百三十二

法帖論述二

法帖釋文第七

 

王羲之

七月一日羲之白:忽然秋月,但有感歎。信反,得去月七日書,知足下故羸疾,問觸暑遠涉,憂卿不可言。吾故羸乏,力不具。王羲之白。

得都下九日書,見桓公當陽去月九日書,久當至洛,但運遲可憂耳。蔡公遂委篤,又加NFEEE下日數十行,深可憂慮。得仁祖廿六日問,疾更委篤,深可憂。當今人物眇然,而艱疾若此,令人短氣。謝光禄亦垂命,可憂念。二朝奄忽傷人懷,今年彫落,可哀歎。

徂暑感懷深,得書知足下故頓乏,食差不?耿耿。吾故爾耳,未果爲結。力不具。王羲之。

月半,念足下窮思深至,不可居忍,雨濕體氣各何如?參軍得針炙力不?甚懸情。當深寛割情通省,苦遣不具。王羲之白。

長素差不?懸耿。小大佳也,得敬豫九日問,故進退憂之深。

知念許君與足下意政同,但今非致言地,甚勑勑。亦不知范生以居職未?以卿示輒便及之。吾尚不能惜小節目,但一開無解,已又亦終無能爲益,適足爲煩凟,足下呼爾不?

每念長風,不可居忍。昨得其書,既毁頓,又復壯温,深可憂。

謝生多在山,不復見,且得書,疾惡冷,耿耿。想數知問,雖得還,不能數,可歎。

初月二日羲之頓首:忽然今年,感兼傷痛切心,奈何奈何?念君哀窮不已。羲之惶恐。

足下時事少,可數來至,人相尋下官吏不?東西未委,若爲言敘乖,足下不返,重遣信往問,願知心素。

吾怪足下參朝少晩,不審有何事情致使如然也。王羲之再拜。

前從洛至此,未及就彼參承,願夫子勿悒悒矣。當日緣明府共飲,遂闕問。願足下莫見責。羲之頓首。

十一月廿七日羲之報:得十四、十八日二書,知問爲慰。寒切,比各佳不?念憂勞久,懸情。吾食至少,劣劣力。因謝司馬書不具。羲之報。

十月七日羲之報:前過足下所,得其書,想殊有勞弊。然叔兄子孫有數人,足慰目前,情至取答委曲,故具示,可令必達,以副此志。且山川甚有形勢,遠想慨然,又出藥精要有騐,信次可致,當大惠也。從弟分别,吾深憂慮,卿女轗軻,想何可處?差充喜言不多耳。羲之。

皇象草章旨,信送之,勿三,當付良信。

遠婦疾猶爾,其餘可耳。今付書付,想具。

阮生何如此麤平安,數絶問爲慰。

羲之白:君晚可不?想比果力不具。王羲之。

得遠嘉興書,計今日必度,喜遲可言,足下至慰。今有書,想足下有旨,信别具告之。

云足下尚停數日,半百餘里,瞻望不得一見卿,此何可言。足下疾苦,晴便大熱,小船中至不易,可得過夏不?甚憂。卿還,具示問。

得告,承長平未佳善得適適,君如常也。知有患者,耿耿。念勞心,食少,勞甚頓,還白不具。王羲之再拜。

足下小大佳也,諸疾苦憂勞非一,如何?復得都下近問不?吾得敬和廿三日書,無他。重熙往定,爲善謝二侯。省飛白,乃致佳。造次尋之,乃欲窮本,無論小進也。稱此將青於藍。

知比得丹陽書,甚慰。乖離之歎,當復可信。尋答其書,足下反事復行,便爲索然,良不可言,此亦分耳。遲面具具。

太常故患脾,炙俞,體中可可耳。僕射事已行,以表讓,未知恕不?未復司州,旨告懸竦。鄱陽歲使應有書而未得。向亦得萬書,委曲備悉,使人慨然。見足下乃悉,知叔虎剋昨發,月半略必至,未見勞參軍。

熱日更甚。得書知足下不堪之,同此無賴,早且乘凉行,欲往遲散也。王羲之。

知賢室委頓,何以便爾?甚助耿耿,念勞心知。得廿四問,亦得叔虎廿二日書,云新年乃得發,安石昨必欲剋,潘家欲剋廿五日也。足下以語張令未?前所經由,足下近如似欲見,今送。

七月六日,羲之白:多日不知問,邑邑。得二日書,知足下昨問,耿耿。今已佳也。

期已至,遲還具足下問耳。當力東論道家,無緣省苦,但有悲慨,不得東此月問。

信云,含子别送,乃是北方物也,何以欲此,欲幾許?致此四紙飛白,以爲何似,能學不?

月末必往,遲見君,無以爲喻。

鄉里人擇藥,有發簡而得此藥者,足下豈識之不?乃云服之令人仙,不知誰能識者。形色故小異,莫與嘗,見者謝二侯。

昨見君,歡後無喻,然未善悉。想宿昔可耳。脅中云何,一善消息,值周轉勝也。耿耿。疾患小差,與弘、遠俱詣,遲共寫懷。王羲之。

承足下還來,已久。欲參慰爲染,患不能得往問。眷仰情深,豈此委具?一兩日少可,尋冀言展,若因行李願存故舊,今遇賢弟,還得數張紙勞動,幸不怪耳。謹此代申,不具。釋智永。

此帖世多論爲差誤,蓋太宗皇帝取其書類右軍,遂參列其間,所以貴之耳。太宗於草聖最爲深妙,何乃特不曉此釋智永字耶?

雪候既不已,寒甚盛,冬平可苦患,足下亦當不堪之,轉復知問。王羲之。

知遠比當造,次遲見此子,真以日爲歲。足下得審問旨,令吾。

荀侯佳不?未果就卿,深企懷耳。安好音信,那可遇得歸洛也。計令解有懸休尋。

知君當有分住者,念處窮毒而復分乖,尚可居情,想反理斷當。

旦反想至,所苦晚差不?耿耿。僕脚中不堪,沈陰重痛,不可言,不知何以治之。憂深力不具。王羲之頓首。

深以爲慰,理有大斷,其思豁之令盡,足下勿乃憂之。足下殊當憂吾,故具示問。

晚復毒熱,想足下所苦,并以佳猶耿耿。吾至頓劣,冀凉意散,力知問。王羲之頓首。

足下家極知無可將接爲雨,遂乃不復。更諸弟兄問疾,深護之不具。王羲之白耳。

僕近修小園子,殊佳,致果襍藥,深可致懷也。儻因行往希見。比二處動静,故之常患馳情。散騎癰轉利,慶慰。姊故諸惡反側,永嘉至奉集,欣喜無喻,餘可耳。

得華直疏,故爾諸惡不差,懸憂。順何似未復。慶等近消息,懸心。君并何爲耶?此猶未得盡集,理行大剋,遲此無喻。

龍保等平安也。謝之甚,遲見之

離不可居,叔當西耶?遲知問

知彼清晏歲豐,又所使有無一鄉,故是名處,且山川形勢乃爾,何可以不遊目?

朱處仁今何在?往得其書信,遂不取答。今因足下答其書,可令必達

愛爲退,臨書但有惆悵,知足下行至吴,念違。

彼鹽井、火井皆有不?足下目見不?爲欲廣異聞,具示。足下今年政七十耶,知體氣常佳,此大慶也。想復勤加頤養。吾年垂耳順,推之人理,得爾以爲厚幸。但恐前路轉欲逼耳。以爾要欲一遊目汶領,非復常言。足下但當保護,以俟此期,勿爲虚言。得果此緣,一段奇事也

法帖釋文第八

 

王羲之

羲之死罪,小大悉以來未,惶不可懷。未復諮誨問,懸情。計賓命行應至,遲卞公遠具承問,妹極得散力,以爲至慰。期等故爾耳,因緣不多白。羲之死罪。

不審定何日當北,遇信復白,遲承後問。

伏想清和,士人能佳適。桓公十月末書爲慰,云所在荒甚可憂。殷生數問北事勢復云何?想安西以至,能數面不?或云頓歷陽爾耶?無緣同爲歎,遲知問。運民不可得,而要當得,甚慮叛散。

頓爲此足勞人意。

八日羲之頓首:多日不知君問,得一昨書,知君安善爲慰。僕似小差而疲劇,昨若耶觀望,乃苦輿上隱痛,前後未有此也。然一日一發,勞復不極,以此爲慰耳。力不。

鄉里人藥著縣户,今送其名,可爲領受。君卿就轉佳不?僕自秋便不佳,今故不善差。頃還,少噉脯,又時噉麺,亦不以爲佳,亦自勞弊,散係轉久,此亦難以求泰。不去人間而欲求方外,此或速弊,皆如君言。

便大熱,足下晚可耳。甚患此熱,力不具。王羲之上。

此書因周常侍,想必至。

吾唯辨辨,便知,無復日也。諸懷不可言,知彼人已還。吾之猶有小小往來,不欲來者,其野近,當往就之耳。不大思其方,不見可久理,而任之者悠然,此可歎息。得西問,無他想彼,人甚平安,此粗佳。玄度來,數日爲慰。

中郎女頗有所向不?今時婚對,自不可復得僕往意。君頗冷不?大都此亦當在君耶?發瘧,比日疾患,欲無賴。未面邑邑,反不具。王羲之。

得書知問,腫不差,乏氣忽忽,面近。羲之報

足下各如常,昨還殊頓。匈中淡悶,干嘔轉劇,食不可强,疾尚難下治,乃甚憂。力不具

得書,知足下問。吾既不佳,賢内妹未差延期。

須狼毒,市求不可得,足下或有者,分三兩,停須故示。

得書知問,吾腹夜來腹痛,不堪見卿,甚恨。想行復來,修齡來經日。今在上虞,月末當去。重熙旦便西,與别不不可,不知安所在,未審時意云何,甚令人耿耿。

一昨得安西六月書,無他。無所知表,亦復常言耳。

闊轉久勞想,豈舍知足下常得之,卒未近緣如何?足下數令知問

十一月四日羲之白:冬中感懷深,始欲寒。足下常疾何如?不得近問,邑邑。吾故苦心痛,不得食,經日甚爲虚頓。力及不具。王羲之白

周益州送此笻竹杖,卿尊長或須,今送。

不得執手,此恨何深。足下各自愛,數惠告,臨書悵然。

阮公故爾,可憂,時放恕大事,今令速言,何方守篤,大炙不得力而從事,以至甚無計。自必出,唯須小佳鐡石,今出取救,足下可復助,且令得通。

家月末,當至上虞,妹亦俱去

此蒸濕難爲人,得示知,足下故爾堪行,想不成病耳。吾至無賴行剋。王羲之頓首。

不得西問,耿耿。

近令送此宅圖,云可得卌畝。爾者爲佳,可與水邱共行視,佳者决便當取問其價。謝生多在山下,不復見,且得書,疾惡冷,耿耿。想數知問,雖得還,不能數,可歎。不審比出日集聚不?一爾緬然,恐東旋未期,請情罔

飛白不能,乃佳,意乃篤好。此書至難,或作復與卿。

羲之白:昨故遣書,當不相遇,知君還,喜慰。足下時行,想今善除,猶耿耿,僕時行以十一日而不除,如此日便成委頓。今日猶當小勝。不知能轉佳不,積不?卿至劣劣,力還不具。王羲之白

不審復何似永日,多少看未,九日當採菊不?至日欲共行也,但不知當晴不耳?倫等還,殊慰,意增慨。知足下疾患小佳,當惠緣想必能果。遲此善散,非直思想而已也。尋復有問,足下以數示,由爲諸力不具。

月半哀感,奈何奈何!念邑邑。罔極之至,不可居處。比日何似?痺差不?悒悒。力知問。王羲之頓首。

知彼乃爾切切,汝乃獨坐,但有憂邑。懸遠,不能得遣人,且吾無復久意。果去,當南視汝等也。

一昨得安西六日書,無他。無所大説,故不復付送。讓都共表亦復常言耳,如見子書道嵩自必果,今復與書督之。足下勅令至,并與遠書也。

奉黄甘二百,不計佳。想故得至耳。船信不可得,不知前者至不?

尊夫人不和,想小爾,今以佳,念累息。卿佳不?吾故劣劣,力知問。王羲之敬問。

日五期結極以大,先師之言皆著,推此言之無驗,如此事君當欲知,故及宜停宅。

先生適書,亦小小,不能佳,大都可耳。

三月十六日羲之白:一昨省不悉,雨快,君可不?萬石轉差也。炙得力不?不得後問,懸悒不知懷。君云當有旨,信遲望其至。僕劣劣,故遣不具,還具示。王羲之。

取卿女知耳爲長史,休種知何似,耿耿。

適欲遣書,云得示,知足下得凉以爲佳,甚慰。知多疾患,念勞心。吾故不欲食,幾以爲事恐不可久,邑邑思面,行故果之。王羲之。

此郡之弊不謂頓至於此,諸逋滯非復一條。獨坐不知何以爲治,自非常才所濟,吾無故舍逸而就勞,歎恨無所復及耳。夏人事請託亦所未忽,小都冀得小差,須日當何理。

法帖釋文第九

 

王獻之

相過終無復日,悽切在心,未嘗蹔掇。一日臨坐,目想勝風,但有感慟,當復如何?嘗謂人之相得,古今洞盡,此處殆無恨于懷,但痛神理與此而窮耳。盡此感深,殆無冥處常恨。況相遇之難,而乖其所同。省告不覺淚流,既已往矣,亦復何言?獻之。

諸舍復何如?吾家多患憂,面以問慰情,不知可耳。承永嘉比復患下,上下諸疾患,乃爾燋馳,豈可懷?不審今復何如?NFEEF即平和耳。貞壽不成病不?鵞還,慰姊意。今已嘗向發分張,諸懷可言,殊嘗復憂懸。婢腹痛見差不?劉家疾患即差。秀已還也。

諸女無日事,懸心,阮新婦何日至,慰姊目下。

獻之死罪,授衣諸感悲情,伏惟哀慕兼慟。痛毒難居,見徐擕并使君書,承比極勝,但承此凶問,當復大頓耳。比日憂馳無復意,不審尊體云何?腳及可痛氣,得此哀號何如?先大惡時炙創,特不堪此,乃不爲患。眠食幾許?使君今地,實難爲識,然所以爲識,政在此耳。

獻之白:奉别告,承安和慶慰,極冷,不審尊體復如何?獻之比日如復小勝,因夜行忽復下,如欲作NFEEE。今服藥,盡溫燥理,冀當可耳。然異極都下得復小失和,卿惡亦不復得。妄近生冷,體氣頓至此,令人絶歎。行有佳酒,便服。

想彼悉佳,汝復見諸女不?此近示故爾耳。

獻之白:承姑比日復小進退,其爾不得一極和。憂悚猶深,不審比服散未?必得力耳。比驎相聞,故云惡,懸懷,使君數得書也。

獻之白:思戀觸事彌至,獻之既欲過餘杭,州將若比還,京必視之。來月十左右便當發,奉兄無復日,比告何喻,愿復盡珍重理。獻之白。

獻之白:節過歲終,衆感纏心,伏惟同之。奉月初告,承極不平復,頭眼半體NFEF0恒惡,兄告説姊故殊黄瘦,憂馳可言。寒切,不審尊體復何如?眠食轉進不?氣力漸復先耳。遲復旨,告獻之故爾。獻之。

願餘上下安和,知婢日夕疏,慰意,育故羸,懸心。倪比健也。

適奉永嘉去月十二日動静,故常患不寧。諸女無復消息。獻之。

再拜,夏節近,感深思惟,窮號崩絶,不可忍處。晴快,不審體中何似,食噉復多少,甚馳情。不審諸舍復何如?未審西動静不寧。此多患反側,愿深寬勉,故承問。

思戀,無往不慰,省告,對之悲塞。未知何日復得奉見?何以喻此心?惟願盡珍重理。遲此信反,覆知動静。

十二月廿七日具疏,操之、獻之再拜,歲盡無復日,感思兼懷不自勝,兄亦同之,奈何奈何?奉十二日告,承掾安和,慰馳情,姊三兄,諸患故爾不損,憂馳。情快,不審尊體并復何如?遲復來告,操之故平平,已再服散,冀得力。獻之亦惡憒匆,謹拜疏不具。操之等再拜。

衛軍猶未平和,而哀勞,殊未得盡消息理,常以不寧。僕射得散力,甚慰。表解臺職不?知得恕,不復冠軍告,懸企。

獻之白:兄静息應佳,何以復小惡耶,伏想比消息,理盡轉勝耳。礜石深是可疑事。兄憙患散,輒發癕勢爲積,乃不易。願復更思,獻之唯賴消息。内外極生冷,而心腹中恒無他。此一事是差,但疾源不除自不得佳。論事當隨宜思之也。獻之姊性纏綿,觸事殊當,不可,獻之方當長愁耳。

獻之白:不謂鄱陽一門,艱故至此。追尋悲惋,益不自勝。奈何奈何!政坐視其滅盡,使人悲熟。賴子高在此,不爾,無可成。獻之。

阮新婦免身,得雄,甚善。散騎殊常憙也。

雖奉對積年,可以爲盡日之歡,常苦不盡觸頗之暢。方欲與姊極當年之足,以之偕老,豈謂乖别至此。諸懷悵塞實深,當復何由日夕見姊耶?俯仰悲咽,實無已已。唯常絶氣耳。

夏日感思兼悼,切割心懷,痛當奈何奈何!得思道書,慰意。薄熱,汝比各可不?吾并故諸惡勞,益勿勿。獻之白。

獻之白:思戀轉不可言,瞻近而未得奉見。但有歎息,遲諸信還具動静。獻之白。

白,東告,具天寶疾患問,何其倉卒。乏子孫,常欣倫早成家,以此娛上下。豈謂奄失此女,愍惜深至,惻切心懷。NFEEF哀念當可爲心。情願不可保,使人惋惋悲,政當隨事豁之耳。NFEEF先積弊,復有此痛心,不審不乃惡不?甚以憂馳。眠食復多少,愿遣無益,盡消息理。

吾十一月發吴興,違遠兄姊,感戀無喻。慶等别不可言。比奉告,故多患。姊經感極頓,憂馳益深。適NFEF1議十六日告,風疾,故爾反側。餘可行未,東動静不寧。五宜速吴興丞别兄進,猶戀罔,勞亦極惡,馳情。二女晚生皆佳。未復華姜疏,比來得直疏,故惡故足當視華也,汝兒女并可不?

廿九日獻之白:昨遂不奉,恨深。體中復何如?弟甚頓,勿勿不具。獻之再拜。

承服腎氣丸,故以爲佳。獻之比服黄蓍甚勤,平平耳。亦欲至十齋,當可知。

得書爲慰。吾先夜遂大得服湯酒,諸治漸相,故頓極難勞。知足下便去,不得面别,悵恨,深保愛。臨書增懷。王獻之。

玄度時往來,以此爲慰。興公使適還數日,具都下問,人情憂,良可歎息。諸吴數問齡,前來經日,極爲差。云仁祖欲請爲軍司,不知行不?

慕容有易賴意耶。

薄冷,足下沈痼,已經歲月,豈宜觸此寒耶?人生稟氣,各有攸處,想示消息。

《益部耆舊傳》令送,想驅駕寫取了,慎不可過淹留。吾去月從孫家求信,次頓爾頻爲亂反側。餳大佳,柳六惠言,餳可常餌,亦覺有益耳。

前告先以陳事意,必是更有家信,未知期説。見德遠書所致人耶?何可足下今耶?

鬱鬱澗底松,離離山上苗。以彼徑寸莖,蔭此百尺條。世胄躡高位,英雋沈下僚。

一月廿九日告仲宗奉世諸兒,禍變無常。黄門隕背,哀痛摧剥,不自勝任,奈何奈何!及書感塞,父姑告。

念外甥欲問,郗新婦更篤,憂慮深。

永冠軍故爾,不覺轉勝。灸無所覺,憂馳深,汝燋NFEF2可言。

可必不耳,企遲。此大都如常,秀順至,慰意。順心痛委頓憔勞,諸舍不能集會,深哽塞。仰料静婢,自常不和,知從事甚簡,致此佳也。

法帖釋文第十

 

王獻之

吾當託桓江州助汝,吾此不辨,得遣人船迎汝,當具東改枋三四,吾小可者。當自力無御迎汝,故可得五六十人。小枋諸謝當有,便是見今當語之大理盡此信還,具白,脾痛可堪,而以作書,絶欲不可識。

疾不退,濳處當日深。豈可以常理待之?此豈常憂?不審食復何如?肌色可可,所堪轉勝,復以此慰馳竦耳。消息亦不可不恒精以經心,向秋冷,疾下亦應防也。獻之下斷來,恒患頭項痛,復小爾耳。

省前書,故有集聚意。當乘果不?足下大小佳不?聞官前逼遣足下甚急,想以相體恕耳。足下兄子以至廣州耶?當有得集理不?念懸心也耳。

近與鐵石共書,令致之。想久達,不得君問,以復經月,懸情豈可言。頃更寒不適,頗有時氣,君頃各可耳。遲旨問,僕大都小佳。然疾根聚在右髀,腳重痛不得轉動,左腳又腫,疾候極是不佳,幸食眠意事爲復可可,冀非臧病耳。

知鐵石前往,快作樂。諸君善處世,一達於當年,不復過此。僕端坐將百日,爲尸居解日耳,不知那得一散懷。何其相思之深,臨書意塞。

玄度來何遲,深令人懸憂耶!常謂有理,因祠監多感。足下事甚善,然所造極難。想足下每思先後公,豈須言親親不已意耳。安石停此過半日,猶得一宿,送近道,所以致嘆。何物喻之,一十當浦陽。諸懷兒不可言,且復不得卿送,有諸歎,今此貪上道,忽動小行多,晝夜十三四起,所去多又風不差,腳更腫,轉欲書疏,自不可已,惟絶歎於人理耳。二妹復平平,昨來山静,政當還。委曲前書具,想勝常也。諸人悉何如?承冠軍定入計,今向達都,汝奉見欣慶,但恐停日不多耳。

慶等已至也,鵞差不?甚懸心,宜道尋去,奴定西,諸分張少言。

新婦服地黄湯來似減,眠食尚未佳,憂懸不去心。君等前所論事,想必及謝生,未還何爾,進退不可解,吾當書問也。

鴨頭丸故不佳,明當必集,與君相見。

不審阿姨所患得差不?極令懸側。想東陽諸妹當復平安,不審頃者情事漸差耶。彼郡今載甚不能佳,不知早晚至,當遂至郡,深想望。

斁奴此月唯省一書,亦不足慰懷,深悉足下情素耳。七月二日獻之白。

孫權據有江東,以歷三世,國險而民附,賢能爲用,斯可與爲援而不可圖也。益州天府之地,髙祖因之以成帝業;荆州北據漢河,利盡南海,西連巴蜀,東適吴會。此用武之國而其不能治,天所以資將軍。將軍既是帝室之胄,信義著於四海,來之大國,誠難至也。

鄱陽書停諸舍,便有月未具散騎書。知情至,草草未發遣。奉去月問,承婦等復不能差,深憂慮耳。

獻之白:不審疾得損未,極憂。及更能出入未?前書云,至於散情,NFEEF疾苦療得所,深喜慰,想必爲問,敬和晚際似差耶,諸舍也能向諸弟各也。

獻之白:極熱,敬惟府君此月内得書,來時幾得問。希此消息,極悶悶。軍中復如何,患膿不能潰,意甚無賴。君有好藥,必時復與府中,多少極濟事耶。

服油得力,更能噉數麪,只五六日停也,不至絶艱辛也。足下明必當果,想即日如何,深想憶。

近奉阿姑告,知平安,極慰人意。獻之遂不堪暑,氣力恒惙,恐是惡風。大都將息,近似小却。

白,承舍内分違,豫遂就,難以喻痛濟理。獻之白。

復面悲積,蕃首以不佳,耿耿。僕近動散委頓,雖轉折猶惙然,發止尚以未定日,冀以言首,力還不復耳。

還此,今有書,何以至,不知諸舍故多患,念勞以今差也。得領軍書,故在風,丹陽書,常疾動,耿耿。亦足得鄱陽近書爲慰,丹陽疾者不果來,甚悵恨。

得西問,不寢,復云何?令人邑邑。具示。

東家尚未欲下李參軍無政日有此議,能自來此,方寸無使聞上極不妙之事。獻之頓首。

八月十九日具疏,操之、獻之再拜:昨日諸願悉達,奉奉告慰,馳心極冷。不審尊體復如何?操之創故不差,常惡亦故爾憒憒。獻之昨來復下,如欲作NFEEE,殊乏極。服石的丸,冀得力。謹上不具。操之等再拜。

獻之白:不審尊體復如何,昨夜眠多少?願盡寬喻理,憂馳可復言,若得消息者。獻之。

嫂等承更惡,不審頃痊復不?必須散時,終得力耶?此藥甚佳,想姊舉體不能行履,服遂差。安西且無恙,府君屬有和,稀久滯行路,同人絶得此心,故當擕其長幼,詣汝上下。知彼絡繹有書,示不足以慰吾意耶?冬間必欲至足下所居,承使君明練,不謂漸有勝也。君數集聚,然其大都可耳,吾止於月半間耶?

鄱陽歸卿,承修東轉有理,吾賢畢欲事,必俟勝歡慰於懷耶?吾終權宜,至承今年飢饉,仰唯年支都乏絶,不謂乖又至於此耶?吾腳尚未差,極憂也。

獻之等再拜:不審海鹽諸舍上下動静,比復常憂之。姊告無他事,崇虚劉道士鵞群并復歸也。獻之等須向彼謝之。獻之等再拜。

敬祖日夕還山陰,與嚴使知聞,頗多歲月。今屬天寒,擬適遠,爲當奈何奈何?爾豈不令念姊,遠路不能追求耳?

太宗皇帝嘗遣使購募古先帝王名臣墨帖,集爲十卷,淳化三年冬詔刊之,後大臣登二府皆以賜焉。歐陽修云:‘往時禁中火災,焚其板。或云尚在,但不賜。’元祐四年,臣得本於前金部員外郎臣吕和卿,命工模刻之。後二年復取帖中草書世所病讀者爲釋文十卷,并行於時,所以上廣太宗皇帝垂意,訓示天下後世之學者耳。元祐七年五月十有九日,前承議郎臣劉次莊謹題。

太宗皇帝深於草書,嘗論之智永帖中矣。真宗皇帝亦善草聖,仁宗皇帝喜飛白。飛白,王羲之以爲難而不敢自以爲善者,仁宗皇帝乃獨善之。英宗皇帝最喜書,儒臣王廣淵以書得待從。神宗皇帝喜徐浩書,熙寧、元豐間天下化之。臣爲宗丞時,聞先帝大喜鍾王書,天下復將化之,而先帝駕龍上天入太清矣。七月八日,臣次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