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一百三十

石刻文字一百六

硯銘

宋蘇易簡文房四譜

漢李尤硯銘

書契既造,硯墨乃陳,篇籍永垂,紀誌功勳。

 

魏王粲硯銘

爰初書契,以代結繩。人察官理,庶績誕興。世代季末,華藻流淫。文不爲行,書不盡心。淳樸澆散,日以崩沈。墨運染翰,榮辱是懲。念兹在兹,唯玄是徵。

 

唐韓愈瘞硯銘

隴西李觀元賓始從進士,貢在京師,或貽之硯,四年悲歡否泰,未嘗廢用。凡與之試藝春官,實二年登上第,行於褒谷,役人劉永誤墜之地,毁焉。乃匣歸,埋于京師。里中昌黎韓愈其友人也,贊而識之曰:土乎成質,陶乎成器。復其質。非生死。類全斯用,毁不忍棄。埋而識之,仁且義。硯乎硯乎,與瓦礫異。

 

蘇東坡集

 

玉堂硯銘

文同與可將赴陵州,孫洙巨源以玉堂大硯贈之。與可屬蘇軾子瞻爲之銘曰

坡陁彌漫,天闊海淺,巨源之硯,淋漓蕩潏,神没鬼出,與可之筆。燼南山之松,爲煤無餘。涸陵陽之水,維以濡之。(硯大如四磚許,而陵州在高山上,至難得水,故以戲之。)

 

鼎硯銘

鼎無耳,槃有趾。鑑幽無見几不倚。暘蟲隕羿喪厥喙,羽淵之化帝祝尾。不周僨裂東南圮,黝然而深維水委。誰乎爲此昔未始,戲名其臀加幻詭。

 

王平甫硯銘

玉德金聲,而寓於斯。中和所熏,不水而滋。正直所冰,不寒而凘。平甫之硯,而軾銘之。

 

鄧公硯銘

王鞏,魏國文正公之孫也。得其外祖張鄧公之硯,求銘於軾。銘曰

鄧公之硯,魏公之孫。允矣其物,展也其人。思我魏公文而厚,思我鄧公德而壽。三復吾銘,以究令名。

 

端硯銘

千夫挽綆,百夫運斤。篝火下縋,以出斯珍。一嘘而泫,歲久愈新。誰其似之,我懷斯人。

 

孔毅甫龍尾硯銘

澀不留筆,滑不拒墨。爪膚而縠理,金聲而玉德。厚而堅,足以閲人於古今;朴而重,不能隨人以南北。

 

孔毅甫鳳咮石硯銘

昔余得之鳳凰山下,龍焙之間;今君得之劍浦之上,黯黮之灘。如樂之和,如金之堅。如玉之有潤,如水之有泉。此其大凡也,爲然爲不然?然也,雖胡越同名猶可;不然,徒與此石谿而産,何異於九鵬而一鸇。

 

鳳咮硯銘

北苑龍焙山,如翔鳳下飲之狀。當其咮,有石蒼黑緻如玉。熙寧中,太原王頤以爲硯,余名之曰‘鳳咮’。然其産不富,或以黯黮灘石爲之,狀酷類而多拒墨。時方爲《易傳》,銘曰

陶土塗,鑿山石。玄之蠧,穎之賊。涵清泉,閟重谷。聲如銅,色如鐵。性滑堅,善凝墨。棄不取,長太息。招伏羲,揖西伯。發秘藏,與有力。非相待,爲誰出。

 

鳳咮硯銘

帝規武夷作茶囿,山爲孤鳳翔且嗅。下集芝田啄瓊玖,玉乳金沙發靈竇。殘璋斷璧澤而黝,治爲書硯美無有。至珍驚世初無售,黑眉黄眼争妍陋。蘇子一見名鳳咮,坐令龍尾羞牛後。

 

米黻石鍾山硯銘

有盗不禦,探奇發瑰。攘於彭蠡,斵鍾取追。有米楚狂,惟盜之隱。因山作硯,其詞如霣。

 

黼硯銘

龍尾黼硯,章聖皇帝所嘗御也。乾興升遐,以賜外戚劉氏,而永年以遺其舅王齊愈,臣軾得之,以遺臣宗孟。且銘之曰

黟歙之珍,匪斯石也。黼形而縠理,金聲而玉質也。雲蒸霧湛,祥符之澤也。二臣更寶之,見者必作也。

 

丹石硯銘

唐林父遺予丹石硯,粲然如芙蕖之出水,殺墨而宜筆,盡硯之美。唐氏譜天下硯,而獨不知兹石之所出,余蓋知之。銘曰

彤池紫淵,出日所浴。蒸爲赤霓,以貫暘谷。是生斯珍,非石非玉。因材制用,壁水環復。耕於中洲,藝我玄粟。投種則穫,不炊而熟。

 

王仲儀硯銘

汲、鄭蚤聞,頗、牧晚用。諫草風生,羽檄雷動。人亡器存,質小任重。施易何常,明哲所共。

 

端硯石銘

我友三益,取溪之石。寒松爲煤,孤竹爲筆。蓬麻效紙,仰泉致滴。斬几信鉤,以全吾直。

 

端硯銘

與墨爲入,玉靈之食。與水爲出,陰鑑之液。懿矣兹石,君子之側。匪以玩物,維以觀德。

 

黄魯直銅雀硯銘

漳濱之埴,陶氏我厄。受成不化,以與真隔。人亡臺廢,得反天宅。遇發丘隴,復爲麟獲。纍然黄子,玄豈尚白。天實命我,使興其蹟。

 

程)公密子石硯銘

公密躬自采石嵓下,獲黄卵,剖之,得紫硯。銘曰

孰形無情,石亦卵生。黄胞白絡,以字黝穎。凡器不死,可候雨晴。天畀夫子,瑞其家庭。

 

龍尾石月硯銘

萋萋兮霧縠石,宛宛兮黑白月。其受水也哉生明,而運墨者旁死魄。忽玄雲之霮NFD34,觀玉兔之沐浴。集幽光於毫端,散妙迹於簡册。照千古其如在,耿此月之不没。

 

邁硯銘

以此進道常若渴,以此求進常若驚。以此治財常思予,以此書獄常思生。

 

迨硯銘

有盡石,無已求。生陰壑,閟重湫。得之艱,豈輕投。旌苦學,畀長頭。

 

卵硯銘

東坡硯,龍尾石。開鵠卵,見蒼璧。與居士,同出入。更險夷, 無燥濕。今何者,獨先逸。

 

唐陸魯望硯銘

噫先生,隱唐餘。甘杞菊,老樵漁。是器寶,實相予。爲散人,出叢書。

 

周文炳瓢硯銘

以汝爲硯,罌肖而瓢質。以汝爲瓢,硯剖而腹實。飲西江之水,吾以汝礪齒。騁懸河之辯,其以爾借面。不即不離,孰曰非道人之應器耶!

 

王定國硯銘二首

石出西山之西,北山之北。戎以礪劍,予以試墨。劍止一夫敵,墨以萬世則。吾以是知天下之才,皆可以納之聖賢之域。

月之從星,時則風雨,汪洋翰墨,將此似是。黑雲浮空,漫不見天。風起雲移,星月凛然。

 

魯直所惠洮河石硯銘

洗之礪,發金鐵。琢而泓,堅密澤。出洮濱,至中國。棄於劍,參筆墨。歲丙寅,斗南北。歸予者,黄魯直。

故人王頤有自然端硯,硯之成於片石上,稍稍加磨治而已,銘曰

其色馬肝,其聲磬,其文水中月,真寶石也。而其德則正,其形天合。其於人也略是,故可使而不可役也。

 

天石硯銘

軾年十二時,於所居紗縠竹宅隙地中,與群兒鑿地爲戲。得異石,如魚膚温瑩,作淺碧色。表裏皆細銀星,扣之鏗然。試以爲硯,甚發墨,無貯水處。先君曰:‘是天硯也。有硯之德,而不足於形耳。’因以賜軾曰:‘是文字之祥也。’軾寶而用之,且爲銘曰

一受其成,而不可更。或主于德,或全于形。均是二者,顧予安取。仰唇俯足,世固多有。

元豐二年秋七月,予得罪下獄,家屬流離,書籍散亂。明年至黄州,求硯不復得,以爲失之矣。七年七月,舟行至當塗,發書笥,忽復見之。甚喜,以付迨、過。其匣雖不工,先君手刻其授硯處,而使工人就成之者,不可易也。

 

黄山谷集

 

研銘三首

其堅也,可以當謗者之爍金;其重也,可以壓險者之累卵;其温也,可以銷非意之横逆;其行也,可以行立心之直方。如是則硯爲予師,亦爲余友。善誘在前,良規在後。精則入神,勤則見功。堅如是,重如是,乃能時中。固窮在道,涉世在遥。

制作淳古,可使巧者拙,夸者節。性質温潤,可使躁者静,戾者聽。觀棐几而見研,忘其一室之懸磬

温而栗,重不泄。不爲砥礪供翰墨,守不假人永終吉。

 

楊大年硯銘)

公無恙時,於此翰墨,其作也萬物受澤,其不作也群公動色。至於破塵出經,萬物昭明。人言楊公不如石之壽,我謂石朽而公不朽。

 

周元翁研銘

刳其中以有容,實其踵以自重。綈衣漆室,盥濯致用。風NFD35垢面,蛛網錯綜。游於物之儻然,吾與爾同夢。

 

晁以道研銘

惟矩也有隅,惟深也有瀦,策勳於六書。惟重也不反不側,惟温也文明之澤,君子以嫓德。石在臨洮,其所從來遠矣。毁璞而求之,成圓器者鮮矣。藏器待時,勿亟勿遲,毋祇毋墜,毋盗之誨。

 

任叔儉研銘

縝栗密緻,其宜墨而不敗筆也。叩之堅爾,手之所及,如雲生礎,其有玉德也。礱而不二,美其質也。生石之淵,中正呰之,蠻溪蛾眉之别也。得而器之,任廣叔儉,丹稜之傑也。相而銘之,山谷老子豫章之枿也。

 

任從簡鏡研銘

瀘川之桂林,有石黟黑,瀘川人不能有,而富義有之。以爲硯,則宜筆而受墨。任君從簡之硯面爲鏡,而背三足,形駭天下,若山林,不若而不得,訪諸禹也。松煤泛之,若玄雲過魄月而竚也。筆胥疏其上,則吾宫中之兔也。握筆之指,爬沙若蛙,欲食月不能而又吐也。

 

鮮自源研銘

刳心以爲地,寬而不吝。時墨以爲瀦,以爲日新。其寬也以道坦坦,其日新也用而不NFD36

 

歐陽元老硯銘

其堅也似立義不易,其潤也似飲人以德。叩之鏗然,如玉如金。歐陽元老,笙磬同音。

 

王子與研銘

温潤而澤,故不敗筆。縝密似栗,故不涸墨。明窗净几,宴坐以終日。觀其形,懷文而抱質。

 

檀敦禮硯銘

用爲砧,不可以調杵擣衣;用爲鼓,不可以退盗搴旗;用爲鏡,不可以鑒美惡;用爲敦,不可以御賓客。檀公三十六策,戒匠鑱石,刓其四封,以爲管城之國。旁陳玉斗,挹水以和墨。時渴而飲之,給出不竭。礪筆礲墨,宜曰書紙。涪翁勒銘,有告無止。

 

王子飛硯銘

厚而静似仁剛,而温似德。不反不側,似宜翰墨。

 

鄭佽相硯銘

韜兮虚其心,籠古而絡今。惟子翰墨林。坦兮實其踵,不震不竦。其承不NFD37。角浪沄沄,不暇其温。圓以行世,不規其盆。

 

李伯牗女子硯銘

既非牛渚望夫之石,又非上虞幼婦之碑。琢爲海昏節婦之硯,堅潤而含風漪。其以付伯牗之孤女,他日或能衛夫人之筆札,曹大家之文詞。

 

都穆金薤琳琅

 

謝子喬硯銘

謝子喬端溪硯,刻有聯句,與脩撰吴原博、户部邵文敬、侍講李賓之、脩撰吴汝賢、刑部馬佩之,并子喬六人。石與詩皆奇物,藏余齋中。遥遥古端溪,(寬)石色秀而雅。崎崟出嵓坑,(珪)清冽帶湍瀉,方疑象坤輿。(東陽)堅白藉歐冶,(希賢)巧增蒼頡,(遷)怒避嬴秦赭,材鈍費礲磨。(寬)功名穎揮洒,奇文閟幽玄。(珪)純質辭幻假,噓水得餘潤。(東陽)狎火防大撦,活眼動鸜鵒。(遷)深淵産龍馬。(寬)金聲一振之,玉韞誰價者。(希賢)比德坡有銘。(蘭)分封管同社,鎮静壽宜爾。(珪)文章用疇舍,心於蒯丞慕。(東陽)風旨包公下,(遷)鳳囿愧殘璋。(珪)雀臺悲斷瓦,遭污轉光彩。(東陽)藏真非土苴,霮NFD34凝片雲。(遷)流落起荒野,沿鑿傷至完。(寬)矩合憐絶寡,(希賢)龍蛇恍旗影。(遷)玉石脱仙胯,鐵穿彼緹勞。(蘭)珍玩方在把。(東陽)

 

周益公硯

周益公硯作八卦,形甚樸。古公自銘曰:

二儀分,八卦定。造化機,翰墨柄。用則昭我文明,舍則守爾以静。平園老叟。

 

端溪月硯

端溪月硯,一製作古雅,數百年物也。程鴻臚所遺,家君銘曰

誰琢山骨,渾沌之餘。魄死明生,有如月初。楮雪凝華,松煙飛露。子孫保之,光輝天路。

 

龍尾石

國史硯,龍尾深坑石也。温潤縝密,金星燦然,斵削甚工,而饒古意。保大中,李少微所造。家君擕入史館,邀僚友銘之。家君先成,云:硯之斵,自南唐。今隨余,升玉堂。作一經,繼素王。亂賊懼,幽潛彰。與日月,争輝光。諸公知有所諷也,相視閣筆,不復繼作。

 

劉氏硯銘(載秦少游文集)

之精,石之靈。紫雲氣,函明星。爲穎窟,作兩硎。永寶用,琢斯銘。

 

穎師硯銘

穎師十二歲,能書,爲東坡、大滌二公所稱,他時豈易量哉!余以紫石硯贈,銘其下曰

三生懷素,法穎上人。特於此處,轉大法輪。

 

韓氏陶硯銘(虞伯生爲潘憲臣作)

大陶軒轅,范何弘搏。丹合土水,火并隤然。凝質幾天成,重厚密澤堅方平。發揮文章著光晶,磨涅千歲無毁傾。潘甫愛之如奉盈,有虞尚陶爰勒銘。

 

洮硯銘

雲中一洮,中化玄玉。膚理縝潤,色正緑。保而用之。吴郡陸。

 

韓克莊硯銘

毓德深泓,達材清泠。磨礲圭角,浸潤光精。至溥之澤,至華之英。作爲文章,以頌治平。

 

歙硯銘

余家有歙硯,底有款識云:吴順義元年,處士汪少微銘。松根凝煙,楮英鋪雪。毫穎如飛,人間四絶。

 

宋僧契嵩舊硯銘并序

余在故鄉時,亡友道士馬知章出端溪硯爲贈。及游四方,硯與俱行,於今十有四年矣。知章不幸早亡,嗚呼!知章爲人有信義,好學,立性耿NFD38,務持高節。未果其志,而天奪之壽。視硯往往想見其人,故持之而未嘗棄置。是歲康定紀元之季冬也,爲之銘曰:哲人云亡,道交已矣。金石爲心,視此寶此。

 

宋汪藻爲熊叔雅硯銘

禹鑿餘,韜華嵐。安得文,虹貫巖。斵爲硯,擕北南。毛楮陳,其友三。出瓌辭,與古參。

 

董天任硯銘

圓其中,蒼璧橢。NFD39其前,初月破。滋如炙,輠爲曜,仙靈寶唾。

 

宋陸游金崖硯銘

我游三峽,得硯南浦。西窮梁益,東掠吴楚。揮洒淋漓,鬼神風雨。百世寶之,莫予敢侮。

 

延平硯銘

延平雙龍去無迹,收歛光氣鍾之石,聲如浮磬色蒼璧,予之日衰愧匪敵。

 

蠻溪硯銘

斯石也出於漢嘉之蠻溪,蓋夷人佩刀之礪也。琢於山陰之鏡湖,則放翁筆墨之瑞也。質如玉,文如縠,則黟龍尾之群從,而潛韞玉之季仲也。

 

鮑子壽紫石端硯銘

五嶺之南,瘴雨蠻煙。端溪佳哉,紫雲摩天。其下爲石,金聲玉質。貯水如淵,運墨如漆。萬里南來,際遇公台。中道舍旃,流落塵埃。石眼閲人,盲夫莫識。知我者希,珍哉斯石。

 

程黟生玄波石銘

海水怒立高峥嶸,天風下吹夜凍凝。千載化石敲玖瓊,鮫人竊售來東瀛。彩雲紛披元氣蒸,噴沫尚帶蛟龍腥。凝含珠光藴玉英,勢若千仞不可陵。宋侯起拜牛相驚,鄭君愛之如弟兄。歲在鶉首月寶瓶,誰作銘者黟南生。

 

程篁墩)玉硯銘

水蒼之璧來吴門,空中秀外栗且温。得之者誰趙孟孫,有客圖之世寶存。

 

方鸜鵒端溪紫硯銘

紫英内潛,其色之揚。素秉外著,其形之方。鳥跡未冺,有開厥祥。心胸之利,儒道之昌。

 

莫職方得晁无咎墓中硯西涯銘

名以文致,死殉以器。後三百年,誰發其祕。惟名與器,神不輕畀。兹幸在予,吾以子爲試。

 

柳舍人硯銘

堪輿肇判,沙水交泊。後千萬年,結爲玄玉。視其質黯爾而光,叩其聲詘然而足。琢以成器,必藉乎昆吾之刀。寶而傳家,不毁於季孫之櫝。補天五色,得非女媧氏之所遺乎?却陣千軍,當與中書君而并録也。

鑿深爲池,脩凸爲月。湛玄雲之陰,開穎兔之窟。人間天上,見此二絶。瓶泉日注,毋使我池竭。池竭尚可,毋使我月缺。拾華桂魄,千載不没。

 

銅雀硯銘

昔爲瓦藏歌女貯舞馬,今爲硯侑圖史承鉛槧。嗚呼!其爲瓦也,不知其爲硯也。然則千百年之後,委擲零落,又安知其不復爲瓦也。蓋雄豪武人不得而有之,子墨客卿固得而有之。吾喟然有感於物也。

 

鼎硯銘

嗤爾者謂爾無腹,不可以承公餗。識爾者謂爾有靈,而可以辟妖精。尚從我於深山之中,魑魅魍魎其莫之逢。

 

半月硯銘并序

月硯一,吾家故物也。毁於地,中分焉。因其形礲而爲半月者二,銘曰

誰謂其毁,維毁乃全。其全謂何,不盈似弦。明則蝕,晦則窮。明晦相息,兩弦其中。君子觀象,謙謙爾躬。礲而瑩之,出其璞也。則以爲明之半生,墨而傳之,含其垢也。則以爲魄之半死,死與生交,争於其所也,其孰綱維乎此?

 

方硯銘

汝之量,足以茹垢納汙,而不攖於慳也。汝之守,足以砥廉峻隅,而不刓於頑也。蓋既夷且惠,可否之間也。

 

方圓硯銘

惡方喜圓,常物之情。喜方惡圓,幽人之貞。皆物我之相肖,無損益乎爾形。

 

誠意伯劉基硯銘

NFD3A而容,既澤既礲。俾椎以爲鋒,克相予工。厥惟爾庸,予所弗工。惟予之悾悾,式没以攻,無貽爾懜。

 

小硯銘

大者凝然,利以居;小者翩然,利以行。不有居者,墻壁户牖,誰與供十年之著述。不有行者,蒼山白水,誰與收五嶽之精英。

 

何喬新硯銘

硯之德直以方,磨而不磷,惟其剛。温乎如玉,涅而不淄。既貞且白,宜君子寶之。其德若此,其用則待乎時。其遇於時也,則勒彝卣之銘,演綸綍之辭。其不用也,端居深藏,若無能爲。孔子云:‘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吾與汝其庶幾。

 

何景明硯銘

聃守黑雄,尚玄汝兼,之以永年。

 

黄太史金星石硯銘(爲潘光禄作)

金星之精曰長庚,化而爲石晶以熒,滋爾芳潤藝日興。子孫寶用逾瑶璚,億萬斯年貽厥馨。

 

黎瑶石室瓦硯銘

斗魁之陽,渾沌鑿。素綆下探,赤水涸。黝質膩肌,擬銅雀。碧銑玄英,露鋩鍔。窮搜遠討,事墳索。提擕石渠,志無作。

 

蟾硯銘

方孕玉,圓藴珠。截龍尾,剖鳳咮。利掞翰,宜操觚。奮墨采,升天衢。

 

鄺鶴舒紫玉硯銘

端溪之石,上覆紫雲。天積靈氣,地闡奇珍。温然之質,絢然之文。於以琢硯,勿事淫巧。廉而不劌,光而不耀。藝林是寶,以發墨妙。

 

小壺硯銘

曲肱浮雲,樂也壺天。静觀衆妙,玄之又玄。孰云其鈍,可以延年。

 

眉子硯銘二首

天生眉子,蟲魚宛然。倉頡雖遠,古文猶傳。

白文黑質,龍篆鳥跡。周鼓秦碑,列於几席。

 

碧玉硯銘

洮河之石,碧玉是肖。廉而不劌,光而不耀。藝苑之寶,以發玄妙。

 

天瓢硯銘

操天瓢兮駕蒼龍,雨天下兮澤無窮,運吾心兮齊玄功。

 

牛硯銘

硯以利用,牛以服耕。其力不息,百室以盈。其心不斁,大業以成。農夫厚生,君子垂名。制器尚象,因物致情。人之爲靈,而獨不如斯牲乎!

 

宋文天祥篆玉帶硯銘

紫之衣兮緜緜,玉之帶兮卷卷。中之藏兮淵淵,外之澤兮日宣。嗚呼!NFD3B爾心之堅兮,壽吾文之傳兮。

 

湛甘泉爲李少芬硯銘

方其外以象地,蓋有取於義。圓其中以象天,蓋有取於仁。方圓渾合,仁立義見,是爲少芬李子之硯。

 

鄺子乾島石硯銘

蓬島之淵,鬱積神氣。石生波激,金精玉粹。歲月悠久,靈仙珍祕。津人没深,探珠龍睡。忽出人間,牧守吾致。良工雕琢,制象古意。白水蒸雲,揮毫展思。文苑登庸,誕揚嘉懿。

 

玉堂端硯古銘

琢山骨,惟端溪。星晢晢,雲襲之。懸絶壁,下斗池。

 

孔方平歙硯銘

黝而泓,縝以滋。廣離騷,補正詩。

 

銅雀硯銘并序

客有遊河朔者,登銅雀廢臺,得其遺瓦以爲硯,甚堅而澤,歸以遺余,爲之銘曰:

土生萬物,而能長存。銅雀初成,萬瓦雲屯。得水而埏,得火而堅。水乾火冷,而土不遷。石質金聲,水火則然。臺毁棟摧,誰使獨全。披榛得之,如見古人。來爲吾硯,明窗細氈。老尚著書,撫之長嘆。用捨有時,一愚一賢。

 

張南軒硯璞銘

靡飾於外,含章在中。以時發抒,翰墨之功。君子觀象,於以畜德。韜其光芒,惟貞靡忒。

 

宋濂婺溪石硯銘

歙之有硯,自開元中葉礪始。礪獵師也,因逐獸發之。後爲南唐元宗所賞愛,遂與端石齊名。其石在長城里之龍尾山,一名羅紋。其下乃芙蓉溪,硯溪産者號爲尤長。濂嘗獲其一,腹有刻文曰:李少微造。少微,元宗時硯官也。制作絶工緻,可寶也。銘曰:外雖黑,内則白,馬生角兮性乃易。

 

胡翰榱題硯銘

胡翰榱題其篆曰:長樂未央,高帝時陶甄物也。僧用中作銘曰:天垂範地,合質圜覆。九重遺者,一於以用之,懿文德漢鼎可移兹不易。

 

端硯銘

世以眼多,而汝無此,人其瓦礫汝。

 

夢硯齋硯銘

齋中有十餘硯,皆殘闕,下質人所不寶,然每晨夕濯之綽然,有幽思焉。今年六月九日,與孔章燕坐,有售鼉磯島石硯者,余方被酒,頭岑岑然,不能仰視。而雷雨滿天,睹之不覺爽豁,因憶楊伯海言島在登萊海中,其石一名雪浪,得之甚艱。伯海上蓬萊觀海市,流覽秦皇田横遺迹而還,囊歸一石,手製爲硯,今以此石驗之,果然哉。遂與孔章裒軒中所有爲銘,孔章文雅好事,他日積硯如林,庶得此談之乎?

 

端石鳳山硯銘

昔人宦越,載此而還。李子躭藝,親磨以刊。上形如鳳,下糾山字。曾將進御,中置而棄。後歸盛氏,軒中之賓。庶弼皇猷,騰譽千齡。

 

金星歙大硯銘

石爲金精,本原一氣。金隱石中,母以子致。有灼其芒,有耀其光。象此文章,奕世彌芳。

 

端石貢硯銘

鐵可穿,石可泐。發爲文章,星輝玉潔。

 

端石卧遊閣硯銘

端丘嚴子,手製兹石。卧遊閣中,維此三字。衡翁遺蹤,揮毫自適。既歸盛氏,傳世無窮。

 

端石秀野齋硯銘

秀野齋名,伊誰所題。青城山人,其迹已非。昔爲兹親,書經永用。爰有斯銘,恒河土潤。

 

端石方硯銘

端孰爲奇,紫澗無聲。伊誰兹石,實亞其精。歸自東山,獲於南市。從兹碁墅,墨卿永麗。

 

歙石鼎硯銘

圓如鼎兮黑如漆,扣之有聲質維石,内亦有實維墨汁,黼黻皇猷萬方食。

 

歙石芾硯銘

龍之尾毛,子貽製芾。硯文在兹,傳盛氏,永寶之。

 

端石鼎硯銘

維兹紫玉,鑿自巖端。三足外峙,一水中涵。楮雪凝暉,松煙飛碧。染翰鳳池,脩名永立。

 

歙石小方硯銘

蒼潤軒中,有琴有酒。自汝飛來,益我良友。

 

端石長硯銘

石之獲自鏡工,硯之鑿始盛公。歲在猴年,時夏終嗣。人用之,亢吾宗。

 

斗硯銘

貯天漿,瀉雲液。千萬年,永無極。

 

硯銘

表黎惟敬爲職方,以此硯貽予,貯在城山已久。隆慶戊辰,轉贈單居士,并爲銘曰:劚藥歸來,天風在襟。有時遣興,需此微吟。

 

太極古硯銘

混沌初出,紫玉成圜。象以太極,萬理具涵。君子敷文,黼黻見堪。於千萬年,永譽此刊。

 

硯銘

永嘉周山人家藏小貢硯,擕遊四方。間秣林大成山樵盛時泰見之,爲銘於下:囊無金篋有吟,登山臨水相以琴,永資石硯爲賞心。千秋令名起自今,後世見之翰墨林。

 

大城山夢硯銘

昌國公諸孫張燦以石貽余,製爲硯,因銘之曰:漢宫中,龍尾坑。形模似,歲月更。盛時泰,爲作銘。隆慶猴,馭已秋。侍丹陛,翰墨新。伊萬祀,其永興。

 

石澗書隱硯銘

隆慶壬申十月五日,余獲贇溪石,於靈英坊之市,因其成璞,刊而爲硯。是日適有寄余趙文敏公遺刻者,愛其句字雄秀,遂書其旁,并爲銘於其下,庶作他年山齋故事矣乎。

雲居寺前澗水長,旁有田舍草木藏。讀書其中樂未央,沛爲霖雨行四方。天子萬載垂衣裳,黼黻粉米成文章。吁嗟乎,黼黻粉米成文章。

 

鼉)磯島石硯銘

海中石,潤且理。痕帶潮,影含水。墨若湧,穎如飛。著之賦,陟崔嵬。

 

錦文端小硯銘(爲謝伯生造)

瑩含瓊質,燦賁錦章。敷文爲肖,發藻允臧。舍是茆屋,登於玉堂。謝氏用之,百世其芳。

 

馬知節硯銘(爲朱孫章作)

錚然若鐵,淵然如鏡。振藻宣猷,芝軒永用。

 

張子明天心水面硯銘(萬曆丙子十月二十六日)

竹素園中,硯大如斗。聊以自娱,豈期糊口。蓬蒿不剪,此石常滋。秦淮寒潮,盡入坡池。

 

王謙甫有小硯請余追代倪隱君作銘)

截紫玉,飛玄雲。錫山麓,太湖濆。臨黄庭,對蒼筠。倪瓚造,奕世聞。

 

可容齋硯銘爲王謙父製

一室孔卑,所珍者義。叢此古今,皇家是翼。

 

古舜庸硯銘(十二月一十三日)

梅花茶屋,雪滿棐几。獨注太玄,賴兹泓水。

 

卯日)硯銘(集道德經參同契)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玄之又玄,是謂襲明。

水者道基,含吐以滋。朱爲表衛,懷德俟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