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一百十二

石刻文字八十八

 

顧南原碑考

 

魯孝王刻石

五鳳二年。今在曲阜縣孔廟中。金高德裔記曰:魯靈光殿基西南三十步有池,明昌二年詔脩孔子廟,匠者於池中得此石。其文曰:五鳳二年,魯卅四年六月四日成,共十三字。金石文字記曰:五鳳二年者,漢宣帝有天下之年也。魯卅四年者,魯孝王有國之年也。上書天子大一統之年,而下書諸侯王自有國之年,此漢人之例也。《石墨鐫華》云:西漢石刻傳者絶少,此字簡質古樸。

 

建平郫縣碑

建平五年。《字原》云:在永康。按宋之永康即今成都府灌縣。又云此碑乾道初始出,過永康紫屏二里道傍,其石三面,高卑凸坳,刻隨其勢。其文共二十九字。《隸續》云:建平者,哀帝之紀年,其五年已改爲元壽,此云建平五年者,殆蜀道未知改元耳。此碑却無篆體,乃西京之佐書,蜀中名之蠶崖碑字。原云蔡迨刻,記作范功平磨崖。復齋《碑目》作建平范功平治道碑。

 

何君閣道碑

建武中元二年。《字原》云:在雅州。《墨寶》云:此碑出於紹興辛未,在榮經縣,以適卭莋之路也。洪氏《碑式》云:其文七行,字數不等,或六字或九字。《隸釋》云:范書。光武之紀年二曰建武,曰中元。《祭祀志》云:以建武三十二年爲建武中元元年。《東夷傳》云:建武中元二年,倭奴國奉貢,皆以即位初元,冠於新曆之上,故此碑有建武中元之文。東漢隸書,斯爲之首,字法方勁,古意有餘,蜀人以爲尊楗閣碑。

 

路君闕

永平八年。未詳所在。《隸續》云:路君二闕前闕,七行二十一字,書其所歷豫州刺史至徵試博士凡八官,後闕,亦七行二十一字。云會稽東部都尉路君闕,其次書造闕年月日,字畫兼用篆體,前闕人物之後小字一行,却是隸文。豫州前後各一人執杖負劒嚮字立。東部之前亦一人執杖負劒,又有一人正面立,腰下垂佩,兩手各有所執,末亦一人執杖負劒,而其前又有一人側面嚮字立,手中亦有所執,蓋是墓前雙闕,東都冢墓間石刻,傳於後世者自此始。

 

開通褒斜道碑

永平九年。《字原》云:在興元府,即今之漢中府。又云:紹熙甲寅帥章德茂得之於褒斜道中。

 

張氏穿中記

建初二年。《字原》云:在眉州碧雞巖。《隸釋》云:武陽城東彭亡山之巔,畊夫劚地有聲,尋罅入焉,石窟如屋大,中立兩崖,崖柱左右各分二室,左方有破瓦棺入泥中,右方三崖棺泥穢充仞,執燭視之,得題識三所,一在門旁,爲土所蝕,厪存其上十許字。穿中沙石不堅,數日間觀者揩摩悉皆漫滅。其二在兩柱前,稍高,故可拓。時紹興丁丑年也。一柱二十五字,一柱四十九字。《隸釋》云:本張公賓之妻之穴也,其子偉伯及偉伯妻與其孫陵皆祔葬。右方曲内中故志之,其一則偉伯之孫元益葬其父長仲并弟叔元所志也。其字古而拙。

 

戚伯著碑

《集古録》云:在今宿州,出於近歲,蓋宫部春夫開汴渠,於泥沙中掘得之。額題云:□本周末嗣戚氏襲以興勃海君玄孫伯著之碑。十九隸字,爲一行,‘本’之上有一字,石損其半。《碑式》云:碑有穿文十二行,行二十字,在穿下自穿之上兩旁浸削,及其巔則鋭甚。《集古録》云:其文字古怪而磨滅,無首尾,了不可讀。《金石録》云:以文詞字畫驗之,疑東漢中葉以前人。蓋當時石刻,見於今者多類此。《隸釋》云:世祖建武三年,章帝章和元年,威宗建和元年,獻帝建安十二年,皆丁亥也。碑有太歲丁亥字,當是建武或章和年所刻者。《集古録目》作周伯著碑,蓋不辨題額‘戚’字也。

 

永元刻石

永元六年。《字原》云:在永康軍,蔡迨刻。記云:在范功平磨崖之西五十餘步,去地數寸,迨得磨崖後十日其子武仲始見此十六字而摹之。復齋《碑目》作永元六年攻石題。

 

王君平鄉道碑

永元八年。《隸續》云:在嘉州夾江縣。嘉州即今嘉定州。《隸釋》云:夾江縣涇口有磨崖四百餘字,平鄉明亭大道四面危險,南安長王君遣掾何童修治,故書崖以頌之。崖石增長,字體失真。復齋《碑目》作平鄉明亭開道碑。

 

王穉子闕

元興元年。《字原》云:在成都府。《輿地碑目》云:在新都縣。闕有二,其一云:漢故先靈侍御史河内縣令王君稚子闕。其一云:漢故兖州刺史雒陽令王君稚子之闕。《金石録》云:《後漢書·循吏傳》:王涣字稚子。涣以元興元年卒,闕銘蓋和帝時所立也。《隸釋》云:成都新都縣有涣墓,此墓前之雙石闕也。其上各刻車馬之狀,一則二人乘馬,一則二人乘車,挽之者槖佗也。《隸續》云:闕之兩角有斗,斗上鐫耐童兒。又作重屋四壁,刻神像人物車馬之類,亦有漫滅者。有先置二字在右闕南面,稚字在北面,子字在東面,雒陽二字在左闕西面。

 

羊竇道碑

永初二年。《隸釋》、《字原》俱云在眉州。《墨寶》云:在嚴道縣東三十里。嚴道縣今廢,其地入雅州。《碑式》云:前有文六行,空一行,後有文九行,崖石有裂絡文,避石裂故字數不等,少者九字,多者十五字。最後一行刻書人姓字及日月。《隸釋》云:青衣尉趙君孟麟穿崖易道,行人去危即安,故刊石以志其事。字畫甚拙。最後一行云:書此盛巨。即《碑式》所謂書人姓字也。漢碑之有書人姓字者惟此碑,及武班樊敏郙閣頌,天井碑側題名而已。

 

謁者景君墓表

元初元年。《字原》云:在濟州,即今濟寧州。額題云故謁者景君墓表七隸字,爲一行。《碑式》云:有穿文十六行,行二十九字,皇帝賻高出三字,《金石録》云:文字摩滅,斷續不成文。《隸釋》云:東都自路都尉始見墓闕,有文而傳於今,則自景君始。梁任昉作《文章緣起》云:墓碑始於晋宋。予考酈氏《水經》所載漢刻已不少, 豈碑碣多在北方,南人未之見乎?然《郭林宗傳》云:林宗既葬,同志者立碑,蔡邕爲其文,謂盧植曰:吾爲碑銘多矣,惟郭有道無愧色。范書所載,豈不知之?今漢人墓刻猶存數十百碑,其云始於晋宋非也。

 

謁者景君碑陰

首行題‘諸生服義者’五字,疑是郯令景君闕題名。趙氏、洪氏皆以爲謁者碑陰碑亡無考,姑闕其疑。

郯令景君闕銘

元初四年。《隸釋》云:在濟州任城縣,即今濟寧州。《隸釋》云:景君墓有雙闕,其一刻此文諸生服義者所立,而不載其名。《金石録》云:漢人爲景君刻銘,本欲傳於不朽而不著其族系名字,何哉?《集古録》作景君石椁銘。

 

嵩山太室神道石闕銘

元初五年。今在登封縣中嶽廟南百餘步。《金石文字記》云:銘八行,年月及職官姓氏共十三行,其文剥蝕殆半。不載洪氏《隸釋》。此闕巋然尚在,而永叔德父當宋之盛時,何以皆未之見也,則知二録所不及載者固多也。ML〗賜馮焕詔

元初六年。《字原》云:在渠州,今爲渠縣,屬四川順慶府。碑首行云告豫州刺史馮焕。《隸釋》云:漢詔之式如此,其石下斷,惟存上八字。《碑式》云:馮焕斷詔十八行,可見者或行有九字,末行年字垂筆,多占一字。ML〗馮焕殘碑

永寧二年。《字原》云:在渠州。《輿地碑目》云:在大竹縣古寶城。《碑式》云:馮焕斷碑六行,可見者或行有七字。《隸釋》云:建光之元。即永寧二年,是歲七月改元,焕以四月終,故碑尚用舊年也。

 

馮焕殘碑陰

《隸釋》云:諸曹史及帳下司馬、武剛司馬十餘人,其間有貫潁川汝南陳國者,皆豫州舊部也。

 

馮焕神道

永寧二年。《字原》云:在渠州。其文曰:故尚書侍郎河南京令豫州幽州刺史馮君神道,共十九字。《金石録》云:按《後漢書·馮緄傳》,緄父焕,安帝時爲幽州刺史,緄碑亦云幽州君之元子,此字在宕渠緄墓前雙石闕上,知其爲焕闕也。

 

孝子董蒲闕

永寧二年。未詳所在。

 

山陽麟鳳碑

永建元年。《字原》云:在濟州,即今濟寧州。《碑圖》云:右鳳而左麟,其下各刻一贊,其陰又刻銘辭,皆小篆。兩旁有隸書,其篆云永建元年秋七月。饗時山陽太守河内孫君見碑不合禮,掾夔造新刻瑞儀麟鳳。米元章《畫史》云此圖半篆半隸,麟一角,止高如足翹,形如惡馬,鳳高冠尾長,甚可怪也。

 

陳君閣道碑

永建五年。《字原》云:在資州内江縣。資州今爲資縣,與内江俱屬成都府。《輿地碑目》云:在獠井壩層崖之腹。碑云:漢安長蜀君青衣陳君省去根閣,令就土著郵亭,掾尹厚勒此石。《隸續》云:漢安舊屬犍爲,根字未見所出,所謂根閣者,猶李翕郙閣、何君尊楗閣之比。

 

袁良碑

永建六年。《集古録目》云:在開封扶溝。《天下碑録》云:在太康縣圉城鎮西南三十里扶樂城石牛廟。又云:在縣西北三十里陽夏鄉墓下。額題云‘漢故國三老袁君碑’八篆字。袁君以順帝永建六年卒,其孫衞尉滂立此石。滂以光和年作相,其爲卿當在靈帝之初,因無立碑年月,姑以所卒之年附載於此。《水經注》云扶溝城北有袁梁碑,《金石略》有三老袁貢碑,即此碑也。其名皆誤。

 

北海相景君碑

漢安二年。今在濟寧州儒學。額題云‘漢故益州太守北海相景君銘’十二篆字,爲二行,文十七行,行三十二字,穿居其中,在第八字之下。其三行各廢兩字,碑中屢稱明府,獨‘伏惟明府’一句,其‘明府’字平闕,‘亂曰’亦平闕。《隸釋》云:濟州任城有景氏三碑,皆不著其名字。

 

北海相景君碑陰

凡三列,第三列姓名之下又云行三年服者凡八十七人,末以兩行刻四言韻語十八句。

 

武斑碑

建和元年。《隸釋》云:在濟州任城,即今濟寧州。額題云‘故敦煌長史武君之碑’九隸字。《集古録》前跋作班碑。以未見碑額,不知其姓也。武君以冲帝永嘉元年卒,後三年同舍郎史恢、曹芝等六人爲之立碑,後有題名六人,其一曰防東長齊國臨淄□紀伯允書此碑。漢碑有書人姓字者絶少,惜闕其姓。

 

楊君石門頌

建和二年。《集古録目》云:在興元。《墨寶》云:褒城縣北五里磨崖。興元,即今漢中府褒城縣屬之。額題云故司隸校尉犍爲楊君頌,十隸字。《碑式》云:碑文六十七行,行三十字,或有疎密不齊者。‘高祖受命平闕’,‘命’字垂筆甚長,所侵兩字許又空二字方書其下。二句序曰别作行後一行,低二字書趙邵等三人姓名,又書王府君分遣官屬事凡三行,末行低七字書魏伯玉徙官。《隸續》云:宣和殿碑録以碑爲鼂漢彊書。考其碑云五官掾南鄭趙邵屬,褒中鼂漢彊書,佐西成王戒,蓋三人主其事,書佐則王戒之職,非鼂漢彊書也。《集古》、《金石》二録與鄭樵《金石略》俱作楊厥開石門頌。《隸釋》云:碑云司隸校尉楊君厥字孟文。《水經》及歐、趙皆謂之楊厥碑。蜀中晩出楊淮碑,云司隸校尉楊君厥諱淮,字伯邳,大司隸孟文之元孫也。始知兩碑皆以厥爲語助,此乃後人頌其勳德,故尊而字之,不稱其名。《華陽國志》云楊君名涣。

 

王君石路碑

建和二年。《隸釋》云:在漢州。今爲漢川州,屬成都府。《碑式》云:其上畫方大書一表字,其下六行各有界道,每行二十四字,末行低四字書立石人名。《隸釋》云:廣漢長王君攻治崖路標表其事,文不滿百,楊子欽所作。

 

張公神碑

和平元年。《集古録目》云:在黎陽。《天下碑録》云:在通利軍。黎陽即今之濬縣,屬大名府,宋爲通利軍,熙寧初改黎陽,屬衛州。衛州,今衛輝府也。額題云張公神碑,隸字一行。《集古録》作張公廟碑,云碑無題首,蓋未見此額也。《隸釋》云:朝歌長鄭郴爲張公建闕作碑,監黎陽營謁者李君好鄭之文,又作歌九章,刻之石,皴剥不明,僅能辨其梗概。歌中再稱其夫人,又云朝歌蕩陰及黎陽三女所處各殊方,三門鼎列,推其鄉時擕甥□歸侯公,不知張公是何神也。

 

馮君閣道碑

和平元年。未詳所在。

 

嚴訢碑

和平元年。《金石録》云:政和中下邳縣民耕地得之。無額。《隸續》云:漢人銘墓皆一律,此碑先書其所終歲月及壽考,有嗟惜之辭。踰百言始云伊歎嚴君諱訢,字少通,遂述其行事。與費鳳兩碑略相似,銘詩亦五言。訢所歷官東牟侯相之下長之上闕四字,趙氏作下邳祝遂名祝長嚴訢碑,漢無祝縣,蓋亦闕其一字。下邳本屬東海,東海則有祝,其疑此邑嘗割隸也。

 

楊信碑

和平元年。《字原》云:在忠州。無額。碑首行云故縣三老楊信字伯和。《隸釋》云:石已刓剥,鮮有成章者。《墨寶》作金溪楊信碑。

 

丁魴碑

元嘉元年。《隸釋》云:在巴州。無額。碑首行云廣漢屬國故都尉丁君諱魴,字叔河。《碑式》云:文十行,行三十四字。四邊有磨文,上狹下闊。

 

武梁碑

元嘉元年。《隸釋》云:在濟之任城。即今濟寧州。無額。碑首行云故從事武掾諱梁,字綏宗。《金石録》云:崇寧初得此碑,愛其完好,後十餘年則缺最後四字。今去崇寧七百餘年,碑已不知所在。

 

王政碑

元嘉三年。《隸續》云:在濟州,今濟寧州。額題云漢故郎中王君之銘八隸字,爲二行。《碑式》云:文十二行,行三十字。《隸續》云:王君名政,字季輔,以元嘉三年卒,門徒、士夫相與立此石。字雖殘闕,尚多可讀者。歐陽公云:磨滅不復成文,名字官閥卒葬年月皆莫可考。蓋察之不詳爾。小歐陽以爲其字季輔,趙氏以爲光和元年立,皆非也。

 

平都相蔣君碑

永興元年。《隸釋》云:在道州。額題云漢故平都侯相蔣君之碑十篆字,爲二行。《碑式》云:文十六行,行四十字,後餘五行。《隸釋》云:碑石漫滅,不得其名字。蔣君以元嘉二年卒,其文有云:禮畢祥除,瞻望墳塋。則此碑乃永興元年所立。

 

孔龢碑

永興元年。今在曲阜縣孔廟中。無額。凡十八行,行四十字。孔子十九世孫麟廉請置百石卒史,魯相乙瑛言之於朝,司徒吴雄、司空趙戒奏於上,瑛已滿秩去,後相平復上於朝,除孔龢補名,因立此碑,今謂之百石碑。《金石録》作孔子廟置卒史碑。《集古録》以爲吴雄修孔子廟碑,蓋考之不詳也。後人刻其上曰:漢鍾太尉書。《隸釋》云:嘉祐中郡守張稚圭。按《圖經》云:鍾繇書。繇以魏太和四年卒,距永興蓋七十八年,《圖經》所云非也。

 

孔謙碣

永興二年。今在曲阜縣孔林中。《碑圖》云碣甚小,一穿微偏,有暈一重起於穿中,復有兩暈在右,其一甚短,與他碑小異。文八行,行十字,後餘兩行,今已漫滅,僅存十餘字。《集古》、《金石》二録作孔德讓碣,德讓其字也。《隸釋》云:其名不甚可辨,考孔氏譜得之。

 

益州太守碑

永壽元年。《隸釋》云:蜀中漢碑。不云在蜀中何所。漢之益州,即今成都府,亦即在成都諸屬也。《碑圖》云:上下有朱雀、玄武,左右有龍虎。文七行,行四十一字,故吏門生題名九行,行六人。《碑式》云:末行字頗多,尚餘五字,書於碑之末。《隸釋》云:碑首云益州太守某君卒,其姓獨刓滅,或有謂之馮君者。

 

益州太守碑陰

《碑圖》云:碑陰所刻者五玉而三獸,鼎列其中,其一則九尾狐也,下有一牛首。其右有題名三人。

 

韓勅碑

永壽二年。今在曲阜縣孔廟中。無額。文十三行,行三十六字,第三行皇戲皇字高出一字,後有題名三行,行三人。魯相韓勅脩造孔廟禮器所立,今謂之禮器碑。《集古録》作脩孔子廟器表。《金石録》作韓明府孔子廟碑。《天下碑録》作魯相韓勅復顔氏繇發碑。按碑云復顔氏并官氏邑中繇發以尊孔,心發屬下句讀,且所復者尚有并官氏,而此碑又不爲復繇所立,《碑録》非也。

 

韓勅碑陰

十九行,行三人,又有數人附其下,參錯不齊。《隸釋》云:凡六十有二人,不稱字者一人,不稱名者二十一人。張普、朱熊五人書體不同,盖後來所增者。

 

韓勅碑兩側題名

刻於碑之兩旁,共三十二人,又一人以小字附其下。字體與碑陰張普、朱熊五人書體相同,亦後來所增者。濟國廣張建平二百下識曰:其人處士。碑陰河南成臯蘇漢明二百下亦有‘其人處士’四字,蓋當時有此書法。《隸釋》謂已鐫而續書,非也。歐、趙、洪氏皆不言此碑兩旁有字,由拓碑者止拓碑與陰,而不及此,諸公又未嘗親至碑下,故不知耳。

 

州輔碑

永壽二年。《字原》云:在汝州。舊録云在龍興縣,汝州今屬河南,龍興縣今爲寶豐縣。額題云漢故中常侍長樂太僕吉成侯州君之銘,十六篆字。《金石録》云:酈道元注《水經》云:滍水南有吉成侯州苞冢,冢前有碑,其詞云:天帝四后,是諮是諏。今騐其銘,實有此語,獨以輔爲苞,蓋《水經》之文誤。《汝帖》以此碑爲蔡邕書,初無所據。

 

州輔碑陰

自漢陽太守而下凡四十有九人,其二即延篤叔堅。《金石録》云:輔一宦者雖當代顯人,如延叔堅亦預焉,有以見權勢之盛如此。

 

韓勅後碑

永壽三年。《字原》云:在兖州。按當在曲阜縣孔廟中。無額。《碑式》云:文十六行,字多少不等,大半每行四十六七字,第一行皇漢高出一字,第二行孔聖平闕,文之後題名三列,每列三人,韓府君之下附以宗戚二人。碑云謁廟拜墓,又云宅廟悉脩,敬脩房,疑即菆字,《檀弓》云‘天子之殯也,菆塗龍輴。以椁菆才,官反菆塗’者,用木叢棺而四面塗之菆房,猶殯宫也。前碑載其脩造禮器,此碑載其脩廟脩墓事。《闕里祖庭記》有桓帝中年韓勅脩孔子廟碑,在墓林中,當是此碑。《字原》以爲即前碑,非是。《金石録》作韓明府孔子廟碑,《隸釋》作韓勅脩孔廟後碑,皆不及其脩墓,由考之不詳也。

 

韓勅後碑陰

《隸續》云:凡五列,所題士大夫可辨者七十餘人。自第二至第五列,以其後四行直書家下復民姓名。後一行云永壽三年孔從事所立。

 

韓勅後碑兩側題名

《碑式》云:碑側兩題名各四列,其一則首列三行,中有祥符年題字。第二列其前廢三行,後有四人。第三列前闕一人,後六人。第四列四人空兩行書孔元闓,其一則首列四行所書府君及劉翊,各用兩行。第二列五人,空一行書石師姓名。第三列七人,第四列右尾二人,前有太和年張咸題字,上數列則有唐大中及慶曆年兩人題字,就列於漢人之上。《字原》作韓勅孔林别碑兩側題名。

 

鄭固碑

延熹元年。今在濟寧州儒學。額題云漢故郎中鄭君之碑八篆字,爲二行。有穿。文十五行,行二十九字,行間方若棊局。今碑已中斷,失其下一截。予家有拓本尚完。

 

議郎元賓碑

延熹二年。《金石録》云:在亳州。《隸釋》云:無額。故不得其姓,石缺,又失其名。《金石録》云:所可見者云字元賓,歷官終於議郎。

 

張休崕涘銘

延熹二年。未詳所在。《隸續》云:銘四言,十四句,末有張休姓名。姑以名其碑。藏碑者得之蜀人。《字原》云:或作磨崖險路銘。

 

孫叔敖碑

延熹三年。《水經注》云:在期思縣城西北隅,楚相孫叔敖廟前。《集古録目》云:在光州。《天下碑録》云:在固始縣本廟内。期思縣即今光山縣,與光州固始縣俱屬河南汝寧府。按碑,固始令段君夢見孫君,爲架廟屋,立石銘碑。期思縣宰段光庶慕先賢,又爲刻石。則固始所刻者一碑,期思所刻者又是一碑,此碑乃期思所刻者。兩令皆段姓,一名光,一不著其名,非一人也。期思、固始,宋皆屬光州。額題云楚相孫君之碑六隸字,爲二行。《碑式》云:文二十四行,行三十七字,最後一行書年月,高出一字,穿在文中。其三行各廢三字。《隸釋》云:舊碑闕五十餘字。此用續刻者,故其文全。予所見拓本乃是續刻,未知刻於何時。

 

孫叔敖碑陰

《碑式》云:二十三行,行二十字。相君字平闕,穿居三行之内,亦各廢三字。此陰重言光立碑之事甚詳,後歷敘叔敖之子孫名氏。

 

樊安碑

延熹三年。《集古録目》云:在唐州湖陽縣。唐州今爲唐縣,屬南陽府湖陽縣,今廢,有舊城在唐縣。有額而無字,首行題云漢故中常侍騎都尉樊君之碑。《碑式》云:首行己有標題,故不再書額。其題一行,文十二行,銘三行,詔三行,行三十五字,詔之下空二字書年月,剩一字其間。年字垂筆甚長,下侵兩字。馮焕詔同,亦漢人書詔如是乎?《隸釋》云:安以永壽四年卒,其子以延熹三年始刻此碑。又載元熹元年八月丁酉贈騎都尉詔。趙氏遂以碑爲元年所立,誤也。碑在湖陽,椎拓漫滅,治平中縣令樂京嘗爲之再刻。

 

江原長碣

延熹三年。《輿地碑目》云:在忠州郡庠。《隸釋》云:似闕非闕,似碑非碑,其文共二十二字,由左而右,其下刻一怪獸之首,若虎而有角。復齋《碑目》作進德闕。《輿地碑目》作江原君闕。

 

曹騰碑陰

延熹三年。《集古録》云:在亳州。《碑式》云:碑文無存,陰九行,行三十六字。制曰平闕皇太后及先帝高出一字,碑後尚存穿之半,此文皆在穿右,末行以穿廢第四第五字。《水經注》云:譙縣有曹騰碑,題云漢故中常侍長樂太僕特進費亭侯曹君之碑,延熹三年立。碑陰又刻詔策二。《隸釋》云:歐、趙不指此爲曹騰碑陰,失稽考也。篆額今獨存云中常侍長樂大僕特進費亭曹侯碑。《水經》誤,多四字。

 

王元賓)HT13.H〗碑

延熹四年。未詳所在。《隸續》云:隸額兩行,所存其下‘令碑’二字。按碑敘其歷官終封丘令。《集古録》作王元賞碑。跋云:其名既亡,又不序其姓,惟其銘曰:於惟王君。以此知其姓王爾。《金石録》云:其姓名已殘闕,所可見者字元賞而已。《隸續》云:歐、趙皆以爲王元賞,予所得者却是元賓,字畫分明,非是測度,其名仿佛是紹。

 

王元賓)HT13.H〗碑陰

《集古録》有其碑而亡其名,謂之漢碑陰題名,跋云:斯碑所題文字缺滅,而中間有‘錢各五百’四字,似是脩廟人所記,其人可見者有濟陰定陶蔡顥子盛、山陽金鄉張諺季德、河南宛陵趙堂世萇、南陽南鄉鄧升升遠、濟陰成武周鳳季節,而其餘人姓名邑里多不完,又時時有故吏字,不知爲何人祠廟。《金石録》作王元賞碑陰,跋云:載門生姓名,有云右奔喪右斬杖三年,於禮無乃太過。《隸續》云:王元賓碑陰。四横稱故吏者四人,有名字郡邑者十餘人,餘皆凋落不備。其中有‘立碑錢各五百’之文,又有‘右奔喪斬杖三年’之文,則知歐公所云漢碑陰題名者即此碑也。

 

王純碑

延熹五年。《隸釋》云:在鄆州中都縣。鄆州今爲東平州,中都縣今爲汶上縣,俱屬兖州府。額題云漢故冀州刺史王君之碑十篆字,爲一行,字作陰文凸起,拓本爲黑字,與衡方武榮諸碑同。《碑圖》云:額當穿之中,其文十三行,行三十五字。《金石録》云:桑欽《水經》濟水逕須句城西。酈道元注:濟水西有安民山,山西有漢冀州刺史王紛碑,漢中平四年立。按地里書須朐即今中都縣,此碑在中都,又其官與姓氏皆合,疑其是也。然以純爲紛,以延熹爲中平,則疑《水經》之誤。愚按碑文王君以延熹四年卒,五年始葬立碑。《金石録》以爲延熹四年立,亦非也。

 

王純碑陰

首行題諸門生人名五字。《隸續》云:碑陰九横,横二十三人,凡百九十三人,漫滅者四人,姓字不具者六十二人,其下尺餘,以前兩行書事,上兩行許不刻一字,獨最下横刻有二十二人,亦强半漫滅不可辨。《金石録》云:字畫淳勁可喜。

 

任伯嗣碑

延熹五年。《金石録》云:在汜水縣。大觀初始獲此碑,輦窴運司廨舍壁間。《隸續》云:碑之中鑿方爲竅,廣四寸長五之,疑曾用之爲碑趺。《金石録》云:首已殘闕,其可見者云字伯嗣,南郡編人,其先蓋任座之苖胄。又云筑陽侯相延熹五年遷來臨縣,其後歷敘政績,又云遷君桂陽,最後云都邑謡詠,甄勒勛績,永昭于後。碑在今汜水縣。汜水在漢爲成臯,此碑盖爲成臯令德政頌爾。《後漢書》桓帝紀延熹八年有桂陽太守任胤,以此碑校之,歲月相符,又名與字協,知其名胤也。按《金石録》有碑陰,洪氏所未見。

 

真道冢地碑

延熹五年。《字原》云:在萬州,即今夔州府萬縣。《隸續》云:真道以錢八千從真敖兄弟市此,地刻其文,戒約後世,字札繁碎,不能盡通。

 

桐柏廟碑

延熹六年。《天下碑録》云:在唐州。即今南陽府唐縣,桐柏山在其境。《字原》云:或云在隨州棗陽桐柏鎮。按《一統志》桐柏山南接隨州,西接棗陽唐縣,隨州皆有淮瀆廟,或隨州别有一碑,非即唐縣之碑也。《集古録目》云:在鄧州。恐誤。《碑式》云:無額。有穿。文十三行,行三十三字,末有兩行,題侍祠官屬以春、秋二字題於兩行之上,春四人,秋五人,中無空字。《水經注》云:桐柏山南有淮源廟,廟前有碑,是南陽鄭苞立。又二碑并是漢延熹中守令所造。《隸釋》云:此則其一也。《弇州續藁》云:漢淮源廟碑,漫漶不可讀。杜昭守唐州,乃延吴炳參用漢《隸釋》,書舊文於石而刻之。吴炳,元時人,見《書史會要》。潘耒作《金石文字記補遺》,云拓本完好,蓋唐人重刻者。據朱長文《碑帖考》云,是釋曠書。不知釋曠所書者,乃是正書。《隸釋》云:此碑又有一正書者。華蓋誤作萃豐,晝夜誤作立式,凡十數字,即謂釋曠所書之碑也。耒見吴炳重摹本,而誤以爲唐人重刻,亦失考之甚。

 

平輿令薛君碑

延熹六年。未詳所在。額題云漢故平輿令薛君碑八隸字。《隸續》云:前有敘,凡三十六字,次有銘詩三百四言,文雖無闕,而不書其名字。

 

祝睦碑

延熹七年。《集古録》云:睦有二碑,皆在虞城縣。額題云漢故山陽大守祝君之碑十篆字,爲二行。《碑式》云:額下有穿,碑十二行,行三十字。

 

造橋碑

延熹七年。《字原》云:在雅州。《隸釋》云:碑首刻二人冠帶相向,而坐一器居中,如豆登之狀。後有二人折腰低首,雙垂其袖,若胡舞者。其上横行有數字,惟‘府卿明府’四字不毁。二人之下又横刻二十六字,兼篆隸之體,曰蜀郡屬國明府潁川陽翟辛君字通犍爲李君字仲曾,其下三字不可曉,漢碑無如是模式者。《碑圖》云:其下有文十七行,行三十七字,其後有題名五行。《隸釋》又云:蜀人謂此爲神水閣碑,考其文則謀謨若神是絶句,其水似小,其閣似閤,特未能判。今摘三語而强名之,非也。

 

嚴舉碑

延熹七年。《字原》云:在梁山軍,即今□州府梁山縣。無額。碑首行云:都鄉都里孝子嚴君。《隸續》云:碑崇七尺,其二分之下横有裂文,近歲出梁山軍。所傳者皆至裂文止。石理皴剥,文意間斷,予再得之,始是全碑。嚴舉姓名甚分明,其碑有文有頌,又有亂曰十六句。

 

嚴舉碑陰

《隸續》云:贈此者初無主名,因見其中有都鄉,有秩姓字。嚴孝子碑中臨江丞名杜,此碑有丞廣漢屬國王杜合二碑,則短長闊狹相若,横有裂文亦相等,始知是嚴舉碑陰。

 

孔宙碑

延熹七年。今在曲阜縣孔廟中。額題云漢泰山都尉孔君之碑九篆字,爲一行。碑首行題云有漢泰山都尉孔君之銘。《隸釋》云:凡漢碑有額者首行即入詞,無額者或題其前,如張納、樊安之比,亦甚少。已篆其上,復標其端,惟此碑爾。文十四行,行二十八字,末行銘辭下空十一字刻年月。

 

孔宙碑陰

漢碑陰皆無額,獨此碑以門生故吏名五篆字題其上,凡三列六十二人。

 

華山廟碑

延熹八年。《金石文字記》云:舊在華陰縣西嶽廟中,嘉靖三十四年地震,碑毁。華州郭胤伯有此拓本,文字完好,今藏華陰王無異家。予從商丘宋尚書摹得之,即無異藏本也。額題云西嶽華山廟碑六篆字,爲二行。《碑式》云:文二十二行,行三十七字,袁府君肅恭明神及京兆尹勑杜遷市石皆平闕,高祖太宗孝武并列行高出一字,有紋如碁局。洪氏《碑圖》云:歐陽叔弼以袁逄華廟碑爲郭香察書,考其碑云勑都水掾杜遷市石,遣書佐郭香察書,蓋一人市其石,一人察其書,非郭君書之也。《隸釋》云:東漢循王莽之禁,人無二名。郭香察書者,蓋察涖他人之書爾。《金石文字記》云:察書乃對上市石之文,則香者其名。《律曆志》有太史治曆郎郭香,豈其人歟?徐浩《古跡記》以碑爲蔡中郎書。都穆《金薤琳琅》云:浩深於字學,且生唐盛時,殆非鑿空而言者?

 

老子銘

延熹八年。《隸釋》云:在亳州苦縣。亳州今屬鳳陽府,苦縣今廢,地入歸德府鹿邑縣。額題云老子銘三篆字,爲一行。《碑式》云:文二十一行,皇上字平闕。《集古録》云:世傳碑銘蔡邕作,今檢邕集無此文。《集古録目》云:陳相邊韶撰,據碑桓帝夢見老子尊而祀之,韶時典禮,因而爲銘。《金石録》云:舊傳蔡邕文并書,蓋杜甫《李潮小篆八分歌》有曰‘苦縣光和尚骨立,書貴瘦硬方通神’,世云此碑是也。今騐其詞,乃邊韶延熹八年作,非光和中所立,未知甫所見是此碑否?而周越《書苑》遂以爲韶撰文,而邕書初無所據。

 

祝睦後碑

延熹九年。《集古録》云:在虞城縣。額題云漢故山陽太守祝君之碑十篆字,爲二行。《碑式》云:亦有穿,其文十五行,行三十六字。伊余祝君一句,祝君字平闕。《隸釋》云:祝君以延熹七年卒,故吏王堂等三年禮闋,相與刊此石,則延熹之九年也。

 

堯廟碑

永康元年。《字原》云:在濮州。無額。按碑濟陰大守孟郁行縣祀廟,膏雨即降,遂飭治大殿,仲氏宗家共作殿前石,階陛欄楯,乃立此碑以著表郁之美,勛復序仲氏祖統所出於後。子姓官位,具載碑陰。蓋當時出錢者惟仲氏,故所序特詳。《集古録》作堯祠祈雨碑。

 

堯廟碑陰

《字原》云:此陰皆載仲氏父祖兄弟子孫所歷所終之官,獨一董永爲異姓。《隸續》云:左側亦有題字。

HJ8p

 

度尚碑

永康元年。《字原》云:在徐州。《隸釋》云:此碑在湖陵荒野,政和壬辰廵檢王當世見之,始遷於官廨。其後邑令滕君欲徙碑於沛,舟三載而三覆,繼因大水漲没不出。乙未年劉宗儀攝事,乃能立之使星亭云。按湖陵縣今廢,地入徐州沛縣。額題云漢故荆州刺史度侯之碑十篆字,爲二行。《碑式》云:有穿,文十五行,空三行,低十三字刻立碑年月。其石下闕,所存者行三十二字,亦有碁局之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