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一百八

石刻文字八十四(宋王象之輿地碑目記)

 

夔州碑記

 

漢鹽鐵盆記

在巫山縣。黄太史石刻云,余弟嗣直來攝邑事,堂下有大鹽盆,有款鐵,蓋漢時物也。其末曰永平二年。

 

晋桓温隸字碑

在巫山,有黄太史跋,嘉定癸未漕使王觀之併黄太史跋,俱徙置漕廨。王漕又作《跋語考》,其爲晋周撫墓碑,今不存。今此碑亦不存。

 

唐夔州刺史廳壁記

長慶二年五月一日,刺史中山劉禹錫撰,今見存。

 

夔州始興寺移鐵像記

劉禹錫撰。

 

夔州都督府記

唐會昌五年,刺史李貽、孫文繆、師禹書。載歐公《集古録》,今在漕臺。

 

鏁水記

碑字但紀官名,有‘都押衙金吾大將軍白元曜’等字。

 

神女廟詩

《集古録》,唐李吉甫詩一首,以貞元十四年刻。丘元素一首,無刻石年月。李貽孫二首,會昌五年刻。敬騫一首,元和五年刻。沈幼真書,其他杳無書人名氏,在巫山。

 

關城白帝廟碑

其一元和元年,其一長興二年,其一廣政元年。

 

巫山詩碑

唐金吾衛兵曹參軍沈真撰,元和五年建。

 

重修大仙廟記

唐寧江軍掌書記司空薰撰,同光四年建。

 

杜少陵詩石刻

少陵遊蜀凡八稔,而在夔獨三年,平生所賦詩凡四百六十篇,而在夔者乃三百六十有一。治平中,知州賈昌言刻十二石于北園,歲久字漫。建中靖國元年,運判王蘧新爲十碑,今碑在漕司。

 

移城記

景德四年,丁謂撰。

 

八陣圖銘

《舊經》云,有圖銘石刻在磧中,今不復見。蘇子由詩云‘中原竟不到,置陣狹無所’。

 

甃井記

陳剛記云,夔惟節度府漕臺西廳有井,紹興二年,井大壞,景公領使事發地二百尺而及泉,以柟木甃之。

 

夔州圖經

故相國安陽公乾曜嘗參軍事,修《圖經》,言風俗甚偹。見《劉禹錫集》。

 

舊圖經

李國緯編。《固陵集》,費士戣編。

 

新夔州志

馬導編。

 

開州碑記

 

盛州宿雲亭記石

在州西北三里。唐元和十三年,刺史韋處厚書,温造撰記。

 

盛山十二題詩

唐韋處厚撰。韓文詩序云,韋侯所爲十二詩,其詩意以入溪谷土岩谷追逐雲月不足,日爲詩讀而詠歌之,令人欲棄百事往與之遊。和詩元稹、許康佐、白居易、李景儉、嚴武、温造,於是盛山十二詩與其和廣行於時。

 

唐開州刺史新宅記

權德輿撰。

 

盛山集

商有序。

 

李宗諤編。

 

施州碑記

 

招撫蠻人盟誓碑

《九域志》云,在邊上,近西高州界首。

 

知保順州田承恩誓狀

天聖五年刻石,在尖木寨。

 

蠻人納貢物碑

在儀門下,天聖五年丁卯立。

 

皇宋獎諭碑

轉運使王立奏,蠻人上京進奉,在路多有攪擾,今後只就施州納下貢物,支與例物,三年一度。于元定數内十人,量差三兩人上京買賣。天聖五年五月一日勅。

 

蠻人承恩等誓柱文

皇祐五年歲次癸巳立。略曰,皇明如日,所照不偏。睿愛若天,無遠不覆。溪洞蠻人,輸忠事國。刻石設盟,謹當固草芥之命,以奉本朝;無復肆犬羊之狂,以觸憲網。所有歸順蠻,貢納結牢,重誓款狀,鐫之用傳不朽。他誓文皆不經,惟此可讀,故録之。

 

蠻人田思忠等受降碑文

碑在寧邊寨南五里,受降立誓,元豐六年立。碑長四尺,闊一尺。

 

蠻人廖萬崇等柱文碑

在寧邊寨南五里,元豐六年立誓刻石界首。

達州碑記

 

漢車騎將軍馮緄碑

《蓬州志》載在永睦縣之西八十里,緄薨于桓帝之永康元年,其文瞭然可讀。其父涣亦有兩碑,斷裂不全,僅存大概。

 

漢廣漢屬國侯李翊墓銘及屬國侯夫人墓銘

翊以靈帝熹平二年卒,夫人不著姓氏,疑其爲臧氏。首尾亦不刓缺。

 

書字崖碑

在巴渠縣西十里,多斷缺不成文理。其間有晋昌太守字。按晋孝武方立晋昌郡,則此必東晋以後人碑耳。

 

唐處士墓碑

在州城北十五里楊斗埧馬鼻山下,乃唐景龍二年刻,字畫遒勁,如歐、柳,可愛。

 

元稹若畬三陽神文

《元和志》,元和十七年作,在通州之華陽觀。

 

廣福院修佛殿記

在永睦之廣福院,即唐福田寺。有會昌三年王欽説《修佛殿記》。

 

瀘潭鐫佛記

唐通川縣東富教里岸側石上,乃唐人所鐫。傍有中和造像之姓名百餘字,餘多漫滅不可讀。瀘潭又有龍洞。

 

節婦碑

初,節婦趙氏嫠居,有兇人欲犯節婦,脅以白刃。節婦不爲動,既而誘以百端,終不可遂,刺殺之。時皇祐二年。知州薛俅茂其節,爲之立碑于達州之西北山上,後邑令薛仲侃爲剏祠,繪節婦于中。

 

黄山谷贈通州令韓廣叔文

韓廣叔赴通州日,黄庭堅以言贈之,曰:‘惟勤能辦公家事,惟清能律奸貪吏。嚴而信,則吏不病民。簡而敏,則民多在野。’

 

珍州碑記 (闕)

忠州碑記

 

丁房雙〖HT12.SS〗闕)

在臨江縣王廟,有丁房二闕對峙,廟廷高可二丈,上爲層觀,飛簷表裏,四旁多刻車馬人物。左闕上爲雙扉,其一扉微啟,有美人出半面而立,皆極巧妙。其刻漫滅,有‘漢丁房’等字跡尚可以認也。

 

屈原碑

見《九域志》。

 

江原君石闕

在州西十五里,今遷于郡庠,有‘延熹二年’等十七字。

 

嚴孝子碑

在城西十二里,今遷于郡儀門。碑字漫滅,有‘延熹二年’七八十字。

 

五大夫碑

在梁山軍界上,字尤漫滅。然字乃漢隸。

 

修道碑

字亦漫滅,有‘建初二年’等十二字。

 

嚴顔碑

東坡《嚴顔碑詩注》云,在忠州。詩曰:‘先主反劉璋,兵意頗不義。孔明古豪杰,何以爲此事。劉璋固庸主,誰爲死不二。嚴子獨何賢,談笑傲碪几。國亡君已執,嗟子死誰爲。何人刻山石,使我空涕淚’。

 

玉虚觀有唐碑四

皆修建觀宇碑。

 

洞真觀唐明皇夢天帝降碑

在本觀。

 

禹廟唐碑

今字畫磨滅。

 

豐都景德觀唐碑十

《段丞相修觀記》,《段少監修齋記》,《天尊石像記》,《老君石像記》,《感應碑》,《張大理詩》,《杜光庭石函記》,《李吉甫真人影堂記》,《二真君碑》,《二仙公碑》。

 

唐平都二仙公碑

景雲二年,李虔之撰。

 

唐平都山二仙君銘

景雲二年,薛湜撰。

 

玉石碑

即《景德觀三真人碑》,唐貞元中李吉甫修。碑刻見存,碑石瑩潤,號‘玉石碑’。

 

唐平都山真人影堂記

平都堂碑惟此三碑尤佳,皆李吉甫修撰。又《白玉石碑》。

 

唐土洲耆老思舊記

貞元十七年,段文昌記。

 

唐刺史房公式善狀碑

在唐土洲上普寧院中,今在郡庠。

 

唐豐都三官堂碑

唐中和元年,忠州刺史陳侊撰。

 

唐杜光庭碑

在平都山。

 

唐率更柘漿帖

《唐率更柘漿帖》真跡藏于臨江農民,瞿氏聖深購得之,命男宗摹于忠之議道堂。紹聖四年七月二十四日題,後有涪翁跋。

 

王右軍半月橘帖

在州庠,有涪翁題跋。

 

商比干銅盤銘

唐人開元間於偃師間掘地所得《商比干銅盤銘》,有十六字,字畫奇狀而古甚。其釋云:‘右林左泉,後岡前道。萬世之銘,兹焉是寳。’得銘之地後五步,乃比干墓。今碑銘復刻于平都山。

 

南賓志

楚漢炳序。

 

荔枝圖序

白文公文。

 

涪州碑記

 

涪陵太守碑 HT12.SS〗闕)

其上書云‘漢涪陵太守龎肱闕’。龎公者即龎士元之子也,劉後主時嘗爲涪陵太守。淳熙中,賢良任子宣過涪陵,于小民家見漢隸隱然,遂載以歸。碑在左綿任賢良家,至今猶存。此事得之夔路鈐幹馮田,馮乃任之甥。

 

唐千福院水泉記

光啟中太守張濬。

 

李文定公神道碑

在報恩光孝禪寺,張方平撰。

 

普淨院記

在涪陵江北普淨院,治平間校書郎傅耆記。

 

誓虎碑

在許雄山下。《廣漢縣令神道》俗傳爲‘誓虎碑’,近碑仆,虎入城縣,官設祭復立之,虎遂止。

 

古書山碑

去樂温縣四十里。按山上石刻云:‘唐大曆間,有人修此山路,于石穴中得科斗書數軸,古書之號,因此而得。’

 

山谷碑

在涪陵尉廨廳。

 

涪陵紀書録

紀伊川、和靖諸賢語録。

 

花蕊夫人詩序

熙寧五年,吕安國奉詔定蜀,民所獻書可入三館者,得《花蕊夫人詩》,乃出於花蕊手,而辭甚奇,與王建《宫辭》無異。建自唐至今,誦者不絶口,而此獨遺棄不見取,甚爲可惜也。臣謹繕寫入三館而歸,口誦數篇于丞相安石。明日與中書語及之,而王珪、馮京願傳其本,于是盛行于時。花蕊者,爲蜀孟昶侍人,事在國史。臣安國題。

 

涪陵志

楊興序。《新志》,鄭鑑序。

 

重慶府碑記

 

漢故益州刺史碑

在本府。

 

巴郡太守張汭頌德碑

漢中平五年立,事見《合州志》。今碑在府學中。

 

白君冢碑

在巴縣,文字缺落。

 

禹廟碑銘

《巴志》云,江州縣治塗山有禹王廟及塗后祠,有碑銘。

 

豐年碑

在江岸,謂之‘義熙碑’,每水落而碑出,則年豐。人爭摹打,數十年不一見。

 

蜀廣政十五碑

在東陽鎮市心。

 

周濂溪跋彭應求詩序

碑在温泉寺。

 

李宗諤編。

 

黔州碑記

 

漢故孝廉柳莊敏碑

在州廨内,字跡銷訛。

 

唐黔南節度使趙國珍德政碑

上元二年立,在州南隔江。

 

重建州衙碑

在州治。

 

廣德元年碑

《寰宇記》云,開寳四年,黔南上言江心有石魚見,上有古記云。廣德元年二月,大江水退,石魚見,部民相傳豐稔之兆。

 

□能神道碑

歐陽公《集古録》云,長慶二年。

 

黄魯直留題

魯直謫居,有‘涪翁晩策杖至此,觀江漲,雨餘天欲涼’十五字墨跡,在州之嘉禾堂。此外如《緑陰堂》、《丹泉萬卷堂》皆魯直舊所書墨跡。

萬州碑記

 

報恩寺漢碑

《圖經》,蜀中漢刻少,今萬州報恩寺有碑高五尺,乃漢桓帝延熹間所刻石。凡百餘字,土人謂之‘宜子碑’。

 

絶塵龕石刻

絶塵龕三字,在西山石壁,字體清勁,類晋、宋間人書。

 

寳像記

練岩有莊修《隋朝寳像記》。

 

岑先生銘

嚴挺之撰,開元二年立。又有段文昌銘,貞元三年四月十五日鐫。

 

岑公洞記

在縣,元和八年,段文昌記。

 

魯直留題

在岑公洞下岑岩寺。

 

聖業院碑

碑在蘇溪大江之濵三生石旁,蘚封可見者。‘咸通三年壬子歲十月建’,如是者止十餘字耳。

 

大雲寺碑

寺有唐僧《圓滿傳》及中和間萬州守李裁書。

 

冉仁才碑

見《沿革門·南浦州下》。

 

萬州廟碑

乾德乙丑,白廷誨爲刺史,重修之,距今二百三十餘年。碑雖存而漫滅不可讀。

 

白刺史題名記

開寳二年九月,《白廷誨題名記》。上云刺史白廷誨,今本州萬利院有碑仆草莽中,比因考閲得之。字皆漫滅,獨白刺史名猶在。

 

靈顯王碑

皇朝累加封昭毅武惠靈顯王,有《遺愛碑碣》列于廟。

 

南浦志

趙善贛所編《新志》,王子申序。

 

思州碑記

 

縉紳馮先生作夏總幹墓誌

略曰:恭南夏子明爲太學名諸生,老不售。自少時識思州田祐恭,政和某年,田氏被召赴京師,謂子明曰,我邊臣,今北闕見天子,懼禮之率略,坐不恭。公屈相我行,如何?子明度田氏意,不可解免,謂曰,吾老不任行。有子大均,習《詩》、《禮》,明識時務,年方二十餘,俾從公宜,任輔公入覲事。田氏大喜,以子明之子大均行。至國門,有旨朝大慶殿,拜伏進退,不類遠人。太上皇異之,問其故。祐恭對曰,臣生邊遠,不知禮節。臣之客夏大均,書生也,實教以朝覲之禮。上大悦,厚錫田氏,錫大均保州文學。大均字正卿,拜命還。久之參夔路,選授奉節簿。建炎初,蜀人張上行帥夔門劇賊王闢、郭守忠破歸州入巫山,將拔瞿塘,徑入蜀。帥命正卿調田氏兵,曰正卿厚田氏,比至,田氏宜即就道。事急矣,可日夜兼行以濟吾事。正卿發田氏兵,不一月至巫山,摧賊鋒,還走保歸州,再戰,賊大敗。收歸州,乘勝逐北,至房州竹山。當是時,峽外大賊以十數,連百餘萬,荆楚赤地數千里。至是以人爲食,莫不妄意蜀郡富饒,人人垂涎,誓突入瞿唐關,快其所欲。自田氏破王闢、郭守忠,夔路軍聲大振。自是,群賊始不敢有意于蜀矣。

 

梁山軍碑記

 

涼山吕保藏漢篆

涼山保有吕保,藏在絶崖半腹,有一穴,人跡所不到。漢末赤眉之亂,有吕保藏資巨萬,賫金緣木而上,鑿崖以居。盡伐崖下木,寇不能近。後舉家終焉。紹熙中,有樵夫得一券于崖側,非銅非鐡,其聲鏗然,上有古篆,云西漢之末,赤眉邂逅黄金千兩,坑埋而走。羔豚十祭,其財自阜,今藏所猶存焉。

 

浮蘭碑

《通川志》記梁山軍、忠州兩界舊有漢刻石,著白虎夷王姓名。今其上刻漢時官屬及白虎夷王及時民等,姓名尚有可考,但字多磨滅。

 

梁山驛唐碑

題云,令長新戒之記,乃明皇御製。梁山令尹茂先得此誡于萬州守河東裴公而刻之,乃大中十年也。嘉定丁卯,郡守李錫移其碑于軍治。其詞云:‘我求長令,保乂下民。民之不安,必有所因。侵漁浸廣,賦役不均。使之離散,莫保其身。徵諸善理,寄爾良臣。與之革故,政在維新。調風變俗,背僞歸真。教化爲先,惠〖HTDBSNFC6CHTSS〗于貧。無小無大,以躬以親。青旌勸農,孰不攸遵。曷云被之,我澤如春。’

 

舊梁山驛碑驛

在軍之東四十里。耆舊相傳,李唐時有白虎、蛟龍爲民害,民至遷居以避之。韓昌黎嘗按部經行,二害乃去,作碑識之。今名其地爲碑〖HTDBSNFC6DHTSS〗,碑猶存于溪側,其文漫滅不可復識矣。

 

飛練亭碑

多唐人碑刻。

 

教授黄震仲編。

 

南平軍碑記

 

西心坎崖上隸書

西心坎崖上有隸書云‘本初三年三月二十六日’共二十餘字,多缺不可讀。在溱溪塞路,去軍約七十餘里。本初,後漢質帝年號。

 

吹角埧古磨崖

吹角埧有古磨崖,風雨朘剥,苔蘚侵蝕,惟識其一二曰‘建安’,其他不可辨。在溱州堡,去軍四十餘里。建安,漢獻帝年號也。

 

姜維碑

在吹角埧,其始有一穴,開内有碑,相傳以姜維碑。今已磨滅。

 

南州石像頌

南鎮下三里崖上有石佛像,近歲有碑出于下,云南州城門前石岸、石像頌并序,司法參軍員外置,同正靳豫撰,乃開元十八年十二月丙戌,中大夫使持節南州諸軍事、南州刺史、上柱國晋昌唐虞景所造盧舍那像。

 

白鶴寺鐘碑

鐘記字雖磨滅,尚餘一二可識,曰‘白鶴寺鐘碑,處士彭城劉欣’。

 

劉孝標墓銘

晏殊撰。

 

南平志

郡守趙彦邁序。

 

大寧監碑記

 

丁晋公謂夔州移城記

景德三年記。太祖皇帝出師平蜀,由劍、巫峽分兵以入,而灧澦激射峻惡,樓船戰艦,難進退易。步騎自襄州西山裹糧兼行,村麓無際,澗壑相接,不知道路之所從。得蜀民詣王師獻畫,由大寧路直取夔州,平蜀之師實取道于此也。

 

雲安軍碑記

 

周靈王符碑

在栖霞宫,其文之末有‘周靈王’三字。

 

漢處士金廣延母子碑

初無文字,但有人物。

 

唐雲外尊師碑

在雲昇宫。唐杜光庭文,見《九域志》。今名栖霞宫。

 

人物碑

所勒皆車馬人物,或云古者修車馬、備器械之圖也。

 

興元府碑記

 

張騫墓碑

墓在城固縣西二十三里,有碑文,字磨滅不可辨。

 

李固墓碑

墓在城固縣西三十里,唐韋臯撰碑。

 

檢玉觀碑

在西縣一里本津口化,按《舊志》,昔有褎氏女并陳安民,於此上昇仙,有唐會昌中鐫石題記。

 

重修安遠城碑

在西縣城内,中間門東。

 

漢司隸校尉楊君頌

《集古録》,隸書,不著書撰人名氏。文爲韻語,碑在興元。

 

漢公昉碑

《集古録》,隸書不著書撰人名氏及年月,在興元。

 

唐公碑

在城固縣北三十里唐公廟前,碑文缺落。其略云,唐公城固人也,有仙人與公藥,妻子犬畜倐然與之俱去。餘皆不可識。

 

諸葛武侯行廟碑

在縣西,唐貞觀十一年置。

 

永平間石門記

《洋州志》云,在今興元褒縣石門。有記云:‘高祖受命,興自漢中。道由子午,出殽入秦。’

 

梁蕭懿墓碑

《劍南詩稿》云,興元姚節度園以碑爲石筍,文猶可識,蓋梁蕭懿墓碑也。簡文爲太子時撰,書法遒勁可愛。

 

褒城驛記

唐孫樵撰,在雙林驛。

 

山南西道額

李陽冰撰。

 

山南西道新修驛路記

《集古録》,唐劉禹錫撰,柳公權書,李陽冰篆,號三絶。開成中,山南節度使歸融自殽關南至劍門,鑿山石爲棧道千餘里,以通驛路。碑不著所立年月,在興元。

 

張將軍新廟記

《集古録》,唐李巨川撰,唐彦謙書,楊守亮重修張魯廟也。以龍紀元年立,在興元。

 

魏石門碑

永平二年太歲己丑,梁秦典籖王遂書,洛陽縣武何仁鑿。

 

刻武侯碑陰

孫樵撰。

 

唐山南西道節度使廳壁記

開成二年,劉禹錫撰。

 

棧道銘

歐陽詹撰。

 

興元新路記

有石刻,凡七十字,其側曰‘太康元年’。按其刻乃晋武平吴時,蓋晋由此路耳。

 

文宣王廟庭松記

節度使令狐楚命掌書記鄭從讜作。從讜,餘慶之孫,澣之子也。

 

李宗諤編。《舊志》。閻蒼舒序。

 

利州碑記

 

唐南池新亭碑

《劍南詩稿》云,唐長慶中《南池新亭碑》在漢高帝廟側,亭已失所在。

 

唐李義山碑

在籌筆驛。舊有碑,近經兵火,不存。

 

棧道銘

歐陽詹文。

 

蘇頲利州北佛龕前重題

在佛龕。

 

山谷紀行碑

在嘉川縣靈溪寺,元豐三年題。

 

楊炎正編。《寧武志》,鄒卿序。

 

閬州碑記

 

唐貞觀碑

《王蜀咸康碑》,并在太霄宫。其石光瑩,前後可鑑人,號透明碑

 

顔魯公磨滅記

在新政縣離堆崖下。歐陽公《集古録》,唐顔真卿撰并書,碑以寳應元年立,在閬州。

 

元稹留題

唐元稹以諫官謫通州司馬,今達州也。曾遊雲臺山,書行記于山之鐘樓枋上。

 

新政縣大曆碑

在新政縣江崖之次,顔魯公書碑旁,有佛、老、孔子像,像旁又有二小記,皆大曆中新建。

 

王徽留題

唐僖宗朝丞相王徽未第時,曾經閬中,次南部合符寺,登高望遠,因賦詩。

 

李後主書

南唐李主煜,尤善書。元祐二年,太守李孝直乃煜之姪孫也,家藏得親書李白《古風》,摹勒于石江之普通院。

 

崔善德政碑

王蜀武成中,崔善爲刺史,有惠政,里人爲《德政碑》,今在衙門之東。

 

鮮于氏神道碑

一在二教院崖上,一在墓,其文與書皆出顔魯公。又有《獎諭碑》,亦在墓田,非魯公之文,亦魯公之筆也。

 

裴晋公銘

南部裴迪,唐丞相晋公之後。國初爲新政令,因家南部,至今尚收得晋公之像、累任誥身、自撰箴贊及《墓銘》,今并存焉。

 

唐道襲墓碑

在報恩寺。

 

汝南令神道闕

在閬中縣。郡守張晦辨云,于東西得隸字,中有二缺,不可識有七。

 

寇萊公詩

公嘗過本州新井慈老院,留《海棠詩》云:‘喧風花雜滿闌香,盡日幽唫歎異常。翻笑牡丹虚得地,日階開落對君王。’今龕于縣廳柱上。

 

司馬公留題

本路運使司馬池,丞相光父也。天聖九年遊台星岩,君實侍,題于崖上。末云‘司馬光捧硯’。

 

閬苑記

朱涉文。《前記》,何求文。《續記》,曹無忌文。《新記》,王震序。

 

隆慶府碑記

 

李業闕

在梓潼縣西五里。《舊志》云,前漢侍御史李業葬此,遭赤眉毁破二闕。臨官路,其碑亦漢隸。

 

後漢趙相雍府君墓石闕

在梓潼縣北二里,前有石闕,上有石麟。其文曰‘趙國相雍府君墓石闕’。

 

漢沛國范伯友墓石闕

在梓潼縣東六里,有石闕,上有文曰‘漢沛國范伯友墓石闕’。

 

晋張載劍閣銘

王隱《晋書》云,張載隨父入蜀,作《劍閣銘》。益州刺史張敏見其文,乃表天子,刻石于劍閣焉。

 

魏太尉鄧公神廟碑

唐長慶四年,劍州刺史邢册題。

 

鄧艾衛聖侯碑

在普安縣北十五里,唐中和五年八月,劍州刺史郭淮立石。

 

唐李商隱重陽亭銘

在郡東山之陽,唐大中八年,太守蔣公侑剏亭,李商隱序而銘之。石刻今存。

 

悟本寺碑

寺有唐盧照鄰所撰碑,歲月既久,其文缺焉。

 

清義何氏古碑

在劍門縣,有登高臺,存一古碑,唐光宅中建。其間有名慕者,于此生四子,孝弟義遜,家有八十餘口,八世而未嘗異居分宅。儀鳳二年,勅賜清義門。

 

陰平縣記

唐大中六年,郭茵撰。

 

開元寺重修中和極樂院銘

大順三年,劉崇望記。

 

唐韋表微劍閣銘

 

劉國均石刻

在普安報國寺靈泉,昔唐僖宗巡幸至此,有微恙,頓覺清愈,因名爲報國靈泉。今尚有石刻存焉。

 

宣詔亭内碑

以天成四年四月一日記,在本州。

 

郭璞縣内讖石刻

在武連縣。據郭璞云:‘縣路翠,武功貴。縣路清,武功榮。’其後青城何居琰宰是邑,遂刻石于縣治之門内,以詔邦人。

 

景福院石碑

在梓潼縣二十五里許葛山之景福院。

 

在劍門縣二十里許,有一古州基。自縣至彼,攀木緣壁,至此稍平,有一古碑,字多磨滅,開皇三年,李德林文。土人謂之‘州碑’,蓋隋時以此爲始州也。

 

巴州碑記

 

唐守巴州裴禕修廨宇記

會昌四年甲子歲立,今在郡廳。

 

唐古佛龕石刻

在城南三里,有大書石刻。載唐乾元三年,山南西道嚴武奏:‘臣頃牧巴州,其州南二里有古佛龕,舊石鐫五百餘,伏望特賜洪名。’勅以光福爲額。

 

北山老君影跡詩

王望山舊名北山,山半石壁隱出老君像,唐人爲賦《北山老君影跡詩》。

 

唐張禕題擊甌樓

唐中和四年,尚書右丞相、户部張禕記,賦在樓下。

 

唐巴州紫極宫記

大中元年,軍事判官、進士蕭珦記,在迎真宫。

 

唐嚴將軍廟記

廟在城西門内,碑在本廟。唐貞元元年,韋會爲廟記。

 

南龕題詩石刻

在州南二里之廣福寺,自唐迄今,名公題咏皆刻之于石。

 

唐兜率寺碑

在東龕寺,廢而碑存,碑字不可辨。

 

集州西角山記

唐集州刺史楊師謀書,本在難江縣。

 

集州紫極宫記

唐開元二年,兵部尚書牛仙客作,在難江縣。

 

唐李繼顔誥詞

刻於郡廳,唐光化三年,中書舍人錢珝作。

 

放生潭三字

州東五里,有一潭,潭一石,上刻‘放生潭’三字,每水落石出方見,意亦唐刻也。

 

薛使君布政碑

唐乾符中,壁州刺史裴真辭作石刻,乾符間立。

 

唐人題石龕櫻桃詩

在西龕,其名磨滅。

 

成王李雍讀書臺石碣

今在梓潼縣七曲山顯德祠中。

 

壁州神廟石刻

在通江縣北四十步,有光化三年制書刻于石。

 

龍興寺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