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九十九

石刻文字七十五元碑刻)

 

加封文宣王誥碑

大德十一年。(《天下金石志》)

 

加封孔子大成至聖文宣王碑

至大元年。(《金陵古金石考》)

 

加封啟聖王及夫人碑

 

加封大成至聖文宣王夫人碑

二碑俱至順二年立。(《金陵古金石考》)

 

加封顔曾思孟四賢碑

至順二年。(《金陵古金石考》)

 

勅封孔廟田宅碑

歐陽玄撰,元統元年。(《天下金石志》)

 

集慶路孔子廟碑

翰林學士盧摯撰,至大二年。(《金陵古金石考》)

 

崑山州重修學宫碑

至正二十一年,楊維禎撰,將仕郎、杭州路海寧州判官楮奂書并篆額。(《名蹟録》)

 

嘉興路儒學碑

趙子昂書,牟巚記,在嘉興府學。(《寒山金石林》)

 

趙孟頫書靈隱寺碑

天地間至堅固者莫如金玉木石,脆薄者莫如簡畢縑紙,礲石攻木、範金坏土以成室,其成也,難其傳也,宜其可久。操筆書紙,率然而成文,非假金石以刻之,宜其易毁滅也。然而世之爲堅固之具者,常托其傳於易毁之物,則豈不以其所托之人爲足恃耶?錢塘佛寺最鉅麗者曰靈隱,當元皇慶壬子,嘗改而新築之,距今洪武癸酉,僅越八十二春秋,求其一榱一瓦,皆已毁燎無遺。而金華石塘胡公,及吴興趙文敏公所撰而書之文,述寺之創始與其山水之勝,棟宇之麗僅盈尺之紙耳。誦而觀之,當時之事猶儼乎如在,則夫天下之可恃以永久者,果安屬哉?亦可以慨然而有感矣。石塘在元位最不顯,而行最篤,文最奇。趙公名重宦高,毎得其文,必欣然爲之書,於是又可見苟有足恃,固不以外物爲重輕,而二公之過乎人,必有出乎文詞翰墨之外者,而世之尊二公者,方拘拘然求之於此,而不知求之於彼,不亦重可惑。夫翰林修撰練君子寧以此卷示予,子寧多學而善文,必以余言爲然。(《遜志齋集》)

 

永福寺碑

按至元十三年,常福生以饒州降,授其路總管,建此寺。至延祐六年而碑始立,相去四十三年矣。其文與事俱不足道,獨趙文敏書爲晚年筆,其規模李北海,遂無一筆失度,不止優孟虎賁之似而已也。往事已非那可説,想文敏丹石時,不能少此感。(《弇州續藁》)

 

趙孟頫行書頭陀寺碑

右軍、大令俱書《洛神》,大令風華俊麗,妍態溢出;而右軍蒼秀卓峙,姿法具備。趙文敏平日醉心大令,而此碑獨摹肖右軍,點畫顧盼,纎毫不失,乃知書家正行、旁行,嚴祖、親禰自分,銖黍不偶然也。乙亥清和月晴,展閲印此密諦,遂爲拈出。(《恬致堂集》)

 

趙孟頫靈瑞塔碑

泗州聖塔之靈於宇内昭昭矣,此松雪所書,元賜名而紀之石者。字視他刻更大,而精神矩度亦越尋常,直與北海上下,而時復過之。真如風火飈赫,天地洞赤,而聖塔飛行於海山波湍中。又如金碧晃日,鈴鐸呼風,而金象苔龕閃爍摇曳,趙書之最有致者。僧伽木乂,固合消此寳章也,覧此心馳於圍繞矣。天啟甲子七月初五日。(《墨林快事》)

 

泰不華真書祈澤治平寺佛殿碑

金陵惟栖霞最多石刻,次則祈澤。今年秋同友人顧清甫、姚元白、陳叔行共宿,次日由宫氏泉達虎洞,再宿天寧而返,因命寺僧貟壽搨此。按不華字兼善,元名達普化,狀元及第,後御爲易名。余向見清風嶺碑篆書極妙,蓋學徐鉉、張有,而稍變其法者。此碑自歐陽率更中出,圓活姿媚,風骨中存,可寳也。(《蒼潤軒碑跋》)

 

王士弘書重修方山定林寺碑

右虞集撰,普顔帖木兒篆。内言方山三出名士,寵光祠承,蓋以退菴元公主天禧講席。既没,朝廷欲命其徒平山嵩公繼之,讓于絶流演公,以絶流之名,非所以廣學海、興大乘也。命集易爲道源使繼退菴,而嵩公次之,嵩念其業師妙至在方山,故以衣盂之資重脩其寺,而集爲之記。集言衆生自無始以來,執著諸有,以受苦惱,諸佛悲憫,示以空法。又懼滯于空寂,中道出焉,是故無有亦有,無空亦空,則妙有真空,無間然矣。此數語甚簡到,書法亦婉媚可愛。余向游其地,見此碑仆于門下,因搨以歸。丁巳五月望日記。(《玄牘記》)

 

天慶寺碑

至元九年,學士王惲撰并書。(《春明夢餘録》)

 

天壽萬寧寺神御殿碑

張起巖書,姚慶篆額。(《析津日記》)

 

大都崇國寺重建碑

至正十一年,大竹林寺沙門雪澗法楨撰,奉訓大夫、中書、刑部侍郎葛禋書。(《日下舊聞》)

 

天開寺二碑

一至元三年沙門福珪撰并書,一至正十一年沙門洪注撰并書。(《國門近游録》)

 

崇寧寺碑

趙松雪書,在順天府。(《古今碑刻記》)

 

金仙寺碑

趙孟頫書,在山西平陽府翼城縣東北。(《古今碑刻記》)

 

光勝寺碑

元程文海撰,在曲靖軍民府點蒼山。(《古今碑刻記》)

 

沙門師一行書崇明寺藏經院碑

右沙門廷俊撰文,李桓篆額,乃至正五年所立。世稱崇明寺經爲斗藏,蓋言造時有七人甚偉,來書,書既不知所在。今碑亦言之,然經今已散失。余亦收兩函,一爲《道行般若》,卷一,後書‘大宋元祐五年歲次庚午七月初六日’,起首寫‘造姑蘇陸松書’。一爲《樓炭經》,卷二,後書年月同,惟姓字是鮑昇者。據此則出于吾人可証,而何以云云耶?但前有硃砂印曰:句容經藏禪寺斗書毗盧法寳。則又明言之,不知何也。師一書出自松雪,頗妙。戊午十一月二十二日記。(《玄牘記》)

 

太平興國寺碑

翰林學士虞集撰。(《金陵古金石考》)

 

龍翔集慶寺碑

翰林學士虞集撰。(《金陵古金石考》)

 

修天禧寺碑

元御史中丞趙世延撰。(《金陵古金石考》)

 

崇禧萬壽寺碑

趙世延撰。(《金陵古金石考》)

 

趙孟頫書濟禪塔碑

右《濟禪師塔銘》,誾禪師撰。二僧皆南渡後法門龍象也,毋論其文辭工拙,要之是本色語耳。趙文敏既夙精臨池,詣極八法而又服膺西來,深入三昧,故其所書視他蹟尤妙。蓋本右軍骨,調以大令肉,即北海調,浪不露一筆也。千八百驪珠入我槖中,月來賣文錢爲之一洗,恐兒軰厭,不能浮大白快賞之,第以一瓣香展供耳。(《弇州山人稿》)

 

趙孟頫裕公碑

右《裕公碑》,程鉅夫奉勅撰,趙孟頫書,在少林寺。按,文敏書法爲元朝第一,此碑奉勅書,不當假手,乃覺肥懦少風力,何耶?然筆自有致。(《嵩陽石刻記》)

右程鉅夫文,松雪公書。字微肥,殊有李北海筆意。(《玄牘記》

福裕無他異行,至贈儀同三司,元俗乃爾。承旨書不甚如意,圓熟有之,而姿態不足,亦不及《孫德彧》、《御服》二碑。(《石墨鎸華》)

 

趙孟頫演公碑

唐李北海書碑版最多,趙光禄亦然。此碑骨肉兼到,可雁行李公矣。嘉靖甲寅七月五日,午後睡起曬藥,適有遺墨,因書此評以還姚元白書府。(《玄牘記》)

 

崇國寺隆安選公傳戒碑

在千佛殿阼階南,僧雪澗書。釋法楨號雪澗。(《炙硯録》)

 

幽巖禪師碑

在永寧縣。(《天下金石志》)

 

天童照和尚默照銘碑

大德六年立,在長清縣靈巖寺。(《金石文字記》)

 

靈巖寺法旨碑

一《蛇兒年大元國師法旨碑》,蒙古字。一《至元龍兒年帝師法旨碑》。(《古字求古録》)

 

茅山崇福萬壽宫碑

右《三茅山崇禧萬壽宫記》,元鎮江路録事王去疾文,翰林承旨趙孟頫行書并篆額。行書特佳。(《東里續集》)

右余鄉赤松山農金元玉先生所收本,後有跋云:‘此帙清勁飄逸,儼然李北海也,而神俊又過焉,可謂善學古人者矣。石刻去此僅一百五十載,而筆法如新,但恨無佳紙妙墨搨摹,得其精神耳。大明成化十六年六月二十五日,赤松道士記於賞趣閣,去三茅峰足百里云。’金公平生嗜趙書,紙山筆塜,精力都殫。故雖數十百字者,皆臨滿書紙,足可想見當時臨池之工矣。此帙舊藏嚴子寅,子寅卒,歸于姚氏。余自姚氏借閲記之。(《玄牘記》)

 

朝元觀碑

元劉惟一篆書《朝元觀碑》。元人篆書,惟吾子行、周伯温知名,此刻雖美茂不及,而古勁有碧落遺意,可寳也。原溥其試較之。(《玄牘記》)

 

杜本書清真觀碑

右趙承旨《郡學碑》、《杜待制清真觀碑》各一通,併爲一帙。杜規摹趙,遂無一筆失度,政猶羊敬元之於小王耳。邇來文待詔擅名吴下,紛紛奴書,令人厭。開眼丈夫,寧爲雞口,無爲牛後。惜哉!(《弇州山人稿》)

 

佑聖觀碑

王元美謂此書規模北海。余得一紙,一字不損,而肥緩殊乏筋骨,摹本耶,聊存之,以俟知者。(《石墨鐫華》)

 

行聖宫碑

元虞集書,在順天府東嶽廟。(《古今碑刻記》)

 

長春觀碑

元至元間立,在順德府内邱縣西。(《古今碑刻記》)

 

文始碑

JP2〗此杜道堅撰文。始先生者,尹喜也,今殿與碑尚存。詞本蕪冗,而書與《希聲堂碑》正同,亦弱不足存也。(《石墨鐫華》)

 

希聲堂碑

希聲堂,元建,在説經臺北下一級,今廢而建閣,獨朱象先所爲碑存。碑詞卑不足觀,而杜道堅書非隸非分,去古益遠,法益〖HTDBSNFC59HTSS〗,如吾子行所謂挑拔平硬若折刀頭者,不復可得,殊令人有韓、蔡諸人之想。(《石墨鐫華》)

 

重修説經臺碑

李道謙文,記修説經臺事,并及老聃之道,纚纚數千言,格雖卑冗,意亦詳盡。如謂孔子師承老子,孟子不非蒙莊,又以武帝信方士,淮南好黄白,隋唐行符籙,至丹藥奇技悉附道家,爲亂老子,皆殊有旨趣。碑書出李志宗,真行不大佳。道謙正書《教祖碑》雖近墨猪,而亦頗遒偉,何不自書,乃使志宗操筆耶?(《石墨鐫華》)

 

元篆書道德經碑

余所蓄篆書《神禹碑》、《壇山石》有疑非真者,石鼓文出史籀,手披之,恍遊三代。下此則李陽冰《縉雲城隍廟記》爲最,蓋其字細而遒,飛動如神,歐陽公乃以細疑之,不知篆正以細爲佳。如李斯《嶧山》翻刻,子美有肥失真之誚。夫肥爲失真,則其真正當瘦勁如《縉雲碑》也,不然《先塋》、《三墳》,亦陽冰手筆,何一經翻刻,亦肥失真耶?其餘如英太師、郭忠恕,雖甚誇詡,終遜古人。高翿者,李道謙稱其善於古篆,此書雜出《頡》、《籀》,款識古文大小二篆,沾沾自喜,尚不堪郭忠恕一嗤者。暇日與諸篆碑同觀而題此于後,不知于法當否?(《石墨鐫華》)

 

元正書道德經碑

此似出杜道堅、李志宗輩,而無名氏,如枯樹枝無復生意,聊與篆碑俱存,以備一種。(《石墨鐫華》)

 

金重陽王真人碑

右碑爲金密國公璹撰,至元而道流李道謙書之,亦遒偉有法。按重陽名嘉初,業儒不成,去,業武不就,偶以遇異人得度,遂爲全真教祖。張大其説而行之者,皆其徒邱處機力也。其説頗類禪而稍麤,獨可以破服金石事,鉛汞之誤人,與符籙之怪誕,而其徒不盡爾也。重陽所爲説,未嘗引鍾、吕,而元世以正陽、純陽追稱之,蓋亦處機意,所謂張大其説而行之者歟。(《弇州山人稿》)

王重陽在金遇異人,度爲全真,其徒邱處機輩爲張大其説而行之,其道以全真而兼禪者。此碑爲密國公璹撰,李道謙書,書亦模倣平原,然尚不及姚璲《仙跡碑》。(《石墨鐫華》)

 

元重陽仙跡碑

姚牧庵璲追書,金劉守謙文。文頗藴藉,而書全法顔平原,但波拂鈎磔稍不及,因以知勝國時不乏能書者也。(《石墨鐫華》)

 

丹陽馬真人碑

丹陽真人,初名從義,後名鈺,重陽上足也。其所云心不馳則性定,形不勞則精全,神不擾則丹結,然後滅情於虚,寧神於極,亦是。第所謂丹與極者,何物也?丹陽初有家,爲重陽所導,至再三,乃棄之,與其妻、孫各行化得道。碑爲元學士王利用撰,道流孫德彧書。文頗詳腴,而書尤勁,有魯公遺意。(《弇州山人稿》)

丹陽,王喆高足弟子也,與其妻俱得道。王利用爲碑,孫德彧書,文頗詳腴,書亦有平原遺意,但用筆過肥,不免墨猪耳。(《石墨鐫華》)

 

孫真人碑

《孫真人德彧碑》,鄧集賢文原撰,趙承旨孟頫書。德彧即書《重陽真人碑》者也。承旨此書不甚取骨,而姿韻溢出於波拂間,蓋能用大令指於北海腕者也。(《弇州山人稿》)

此趙孟頫書,雖出李北海,而加以婉媚。所可取者,生宋四家後能一變其傾欹筆耳。以方北海,北海瘦而勁,拙于藏鋒,承旨肥而緩,巧于取態。而元美謂姿韻溢出于波拂間,蓋能用大令指于北海腕者,其然乎?他日又曰,承旨可出宋人上,比之唐人,尚隔一舍。此則定論也。(《石墨鐫華》)

 

勅藏御服碑

元成宗感異夢,致御服於終南之萬壽宫,趙參政世延記之,集賢孟頫書之。集賢此書乃承制,又中年以後筆,當最妙,而出入北海,有不勝其婉媚者,何也?(《弇州續集》)

此碑亦婉媚,大都如前碑,而稍遜其圓逸。《御服》者,元成宗感異夢而以賜孫德彧于萬壽宫者也,今尚在道士所,時出觀之。訛爲王喆衣者,非。(《石墨鐫華》)

 

趙子昂真書冲玄仁靖大真人張公碑

右碑結體勝《番君碑》。(《玄牘記》)

 

張天師神道碑

松雪書,在順天府。(《古今碑刻記》)

 

教宗傳碑

碑爲集賢修撰虞集撰,學士承旨趙孟頫書。蓋敘真人張留孫玄教之所由始,自張聞詩而下及其徒陳義高凡八人,皆贈真人。留孫位已至開府,而其孫吴全節亦階特進,元之名器濫觴至此哉。且虞公修撰集賢而留孫實知院事,其文與書雖美,不足論也。(《弇州山人稿》)

 

茅山崇禧萬壽宫詔書碑

右趙文敏公所書。石川張文獲于句曲。過金陵,余見而愛之,遂遺以贈,且書一詩於扇貽余兒敏耕,曰:‘粗扇不直一呵,歪詩要他恁麽不?贈雲浦學士,贈與令郎元哥。’公慷慨好遊,所至傾市,此乃往三茅,同柯丹邱《竹譜》所得。余既借臨《竹譜》,而復獲此公之愛我,可謂忘年矣。四川毛儀曹見之,謂余曰:‘趙公書至延祐始成,此乃六年所立,視他碑咄咄逼北海矣。’余以爲知言,因併記之。(《玄牘記》)

 

長春觀牒碑

丁亥年,有‘尚書禮部之印’,大篆文。(《金石文字記》)

 

吴炳淮源廟碑

《淮源廟碑》乃漢延熹六年,淮南太守爲民祈福而民作者,碑已漫漶不可讀,元人杜昭守唐州,新其祠,乃延待制吴炳參用漢《隸釋》法,書舊文於石而刻之。余初怪其文詞殊爾雅可讀,書法雜有《西岳碑》體而不能洗開元習,見炳跋始了然。跋書作正行,亦得李北海、王黄門遺意,乃知勝國時臨池不乏人也。(《弇州續集》)

 

番君廟碑

《番君廟碑》者,祀故長沙文王吴芮也。芮以故番令,不能爲秦死而從亂,特以寛厚得物情,能取國於虣項,保爵於猜劉,歷數代而卒以善絶,垂二千年而人祝之有加,不亦幸哉。爲元學士明善文,趙承旨孟頫書,皆暮年筆,故老勁而書尤可喜也。(《弇州山人稿》)

右行書微傷于肥,世人學趙書者咸知有《番君廟》本,猶學顔書者咸知有《多寳佛塔》也。(《玄牘記》)

此承旨暮年筆,亦覺老勁,而不及《孫公碑》。番君者長沙王吴芮也,無大功德而二千年後尚祀不絶,何也?(《石墨鐫華》)

 

東嶽廟昭德殿碑

天曆元年趙世延書。(《燕都遊覧志》)

 

都城隍廟碑

一碑立於元貞元年正月,韓從政撰文。一碑立於至正四年九月,余闕撰文,荘文昭書。(《緇素録》)

 

丹陽公言偃祠堂碑

朱子作文,元趙子昂真書,在蘇州府常熟縣子游殿前。(《格古要論》)

 

東方朔廟碑

元閻俊撰,在東昌府高唐州。(《古今碑刻記》)

 

純孝伯廟碑

元王沂撰,祀頴考叔,在河南府頴陽源上。(《古今碑刻記》

 

葛仙翁祠碑

元陳衡撰,在廣信府鉛山縣葛仙山。(《古今碑刻記》)

 

東嶽行宫碑

趙子昂書,在長興。(《寒山金石林》)

元湖州總管孟淳作,趙子昂行書,在長興縣。(《格古要論》

 

艮山土地廟碑

大德己亥,紹興路儒學録,古杭沈德新記并書。(《杭州府碑碣目》)

 

重建福業院陳山龍君行祠碑

至元二十年仲秋,海鹽縣尹顧詠撰文,嘉興路總管兼府尹趙若秀篆,蓋住持馬世良立石。(《海鹽縣圖經》)

 

東平忠靖王廟碑

待制楊剛中記,在江寧。至大二年立。(《金陵古金石考》)

 

曹南王祠堂碑

中書左丞許有壬撰,祀元臣阿刺罕。(《金陵古金石考》)

 

泰嶽廟聖旨碑

右碑在州城内嶽廟西,偏延禧殿前。又有至正四年《猴兒年聖旨碑》,其文略同。按《元史·泰定帝本紀》有即位一詔,與此相類,鄙喭之語,播之王言,傳之史册,貽笑後人。然其曰:‘每年燒香的,上頭得來的香錢物件,只教先生每收掌者。’ 則是時香錢固未嘗以入官也。後世言利之臣,蓋元之不如也已!(《金石文字記》)

 

蒙古字碑

重陽萬壽宫元碑無數,皆以古字書而以漢字譯之。蒙古字法皆梵天伽盧之變也,故皆與佛氏真言相類。其書亦有佳者,有不佳者,其署年月處用雙鈎書,如今世相傳飛白字。王元美所載古八字,又若符篆草書,與此不同,不曉何故。但歷年既久,敝邑有力者多以此爲元碑,取作他用,今存者尚五六碑,不能悉録,僅録一碑文,一年月字, 并譯文具左方,與《郎君行記》同作異觀。

所載碑字較之金《郎君行記》更不可辨,亦姑闕之,但録其譯文如左,以見元時詔令有如此。

長生天氣力裏大福廕護助裏皇帝聖旨:軍官每根底,軍人每根底,管城子達魯花赤官人每根底,往來使臣每根底,宣諭的聖旨。成吉思皇帝、月闊歹皇帝、薛禪皇帝、完澤篤皇帝、曲律皇帝聖旨裏,也里可温先生每,不揀甚麽差發休當、告天祝壽者。宣諭的有來,如今只依在先聖旨裏體例,不揀甚麽差發休當、告天祝壽者麽。道奉元路大重陽萬壽宫裏,并下院宫觀裏住的先生每根底,執把行的聖旨與了也。這的每宫觀、庵廟裏、房舍裏,使臣休安下者、鋪馬祗應休著者、税粮休與者,但屬宫觀裏的水土、人口、頭疋、園林、碾磨、店舍、鋪席、典庫、浴堂、船筏、車輛,不揀甚麽。他的更渼波、甘澇等三處水利、甘谷、山林,不揀是誰,休倚氣力者,休奪要者!這的每却倚着有聖旨,麽道没體例的勾當,休做者做呵,他每不怕那甚麽聖旨。虎兒年七月二十八日,察罕倉有時分冩來。(《石墨鐫華》)

 

渤海郡侯歐陽公神道碑

巙巙書,文奎章閣學士院承旨、學士尚師簡奉勅篆額。(《圭齋集》)

 

貢奎神道碑

馬祖常奉勅制文,張起巖書字,許師敬篆額。(《貢氏雲林集》)

 

鄧文肅公神道碑

朶爾直班官中政院使日,嘗奉勅書《鄧文肅公神道碑》。(《書史會要》)

 

賈氏墓碑

一劉敏中文,在鄒平縣西三十里。一張臨文,在鄒平縣東北六十五里。(《金石表》)

 

孫晸碑

張德翥文,在鄒平縣西北十五里孫家荘。(《金石表》)

 

吏部尚書清河郡伯張公神道碑

樂陵縣城北二里張剛荘。(《金石表》)

 

尹公碑

在青縣。(《天下金石志》)

 

武儀神道碑

姚樞撰,在臨洮府。(《天下金石志》)

 

武略將軍大都路都總管府判官宋侯墓碑

至正十四年,翰林學士承旨歐陽光書。(《固安縣志》)

 

王節婦碑

至元十五年,泰不花小篆,在紹興府學。(《寒山金石林》)

 

李烈士碑

繆貞書。貞字仲素,常熟人,善篆隸、真行書,好古博識,隱居不仕。八分小篆追踪張有,正書尤高古。致道觀‘虞山福地’四篆字,《李烈士碑》其蹟也,旁有正書,題識尤佳。所著有《書學明辨》。(鄧韍《常熟志》)

 

楊仲宏墓誌

右《楊仲宏墓誌》,黄晋卿撰,巙巙書。仲宏、晋卿皆先待制,同年進士,余嘗録此文,附置《題名碑陰》,又得此於王汝玉贊善。汝玉以爲佳物,贈余,惜其紙墨頗劣也。(《東里續集》)

 

永興龍母吴氏墓銘

太常博士劉聞大書。(《圭齋集》)

 

金粟道人顧君墓誌銘

至正戊戌,顧阿瑛自製并書。(《名蹟録》)

 

元故處士殷君墓碣

至正廿三年,會稽楊維楨撰,豐城余詮書。(《名蹟録》)

 

平徐碑

悟良哈台,蒙古人,官至淮南行省平章,嘗奉書《平徐碑》。(《書史會要》)

 

三至碑

史弼字君佐,三官揚州,人喜之,刻石頌之,號‘三至碑’。(《元史·本傳》)

 

江浙行省參知政事董摶霄頌德碑

至正十二年,山寇犯縣境,董摶霄行部肅清之。民懷其政,立石頌德,且覆以亭,在餘杭縣東三里部伍橋。(《成化杭州府志》)

 

開濬永安湖碑

至正四年二月,東坡書院山長趙若源撰,鮑郎塲鹽司令金汝礪書,同知海鹽州事趙泰篆,嘉興路兼勸農事朱緒立石。(《嘉興府志》)

 

葭州守畢浩政績碑

在葭州。(《天下金石志》)

 

安定縣尹李德遠遺愛碑

在安定縣。(《天下金石志》)

 

雲日樓碑

元吕思成撰,在平定州陽泉縣。(《古今碑刻記》

 

愛山堂碑

元張世昌撰,在湖州府治後。(《古今碑刻記》)

 

龍潭碑

元范淳撰,在瓊州府臨安縣。(《古今碑刻記》)

 

玉泉碑

元楊庭撰,在雲南曲靖軍民府趙州之北。(《古今碑刻記》)

 

靈湫碑

天曆中立,在隆德縣。(《天下金石志》)

 

景賢書院碑

在宣府。(《天下金石志》)

 

嘉山碑

在盱眙縣。(《天下金石志》)

 

流星園碑

在亳州。(《天下金石志》)

 

弦歌書院碑

張起巖撰,在武城縣。(《天下金石志》)

 

學古書院碑

蕭〖HTDBSNFC5AHTSS〗撰,在三原縣。(《天下金石志》)

 

總管趙將仕碑

將仕有德政,夷人爲之立碑,在貴州普定衛。(《古今碑刻記》)

記刻

 

趙子昂真書彰德路儒學營修記(并許有壬小楷《三臺賦》及《游三臺懷古有述》二詩。)

三刻在彰德路安陽縣。安陽本韓魏公故里,余每思一至之,昨家兄宦游,正得是地。舍姪省覲時,曾托以求河北諸處遺刻,未之與也。今日忽于元白處見此三種,乃知古今金石刻,埋棄草野,何地不有,特恐人不好,好則又何地不遇耶!(《玄牘記》)

 

虞伯生隸書長洲縣宣聖學記

右陳旅文,柯九思篆額。余幼時聞横涇顧師言,文徵仲隸書是學虞道園者。曩見虞公題畫上十數字,今以此本印之,可翩翩見其筆意矣。(《玄牘記》)

 

元重修學記

黄溍撰文,月魯不花書,筆畫甚古雅。(《墨林快事》)

 

元至正修學記

劉仁本撰并書,字意遒媚清脱,甚可愛。(《墨林快事》)

 

尼山孔子像記

司居敬撰。(《天下金石志》)

 

修集慶路儒學記

行臺御史楊演撰,大德五年。(《金陵古金石考》)

 

建康路文廟祭器記

監察御史劉泰撰,至大三年。(《金陵古金石考》)

 

建康路學祭器總數記

學録胡助撰,皇慶二年。(《金陵古金石考》)

 

重修上元縣學記

元李桓撰。(《金陵古金石考》)

 

趙孟頫行書姑蘇能仁菴記

右沙門祖瑛撰。菴在吴江,本居士陳無心所施,始名順心,以居其本之徒祖震者。後果菴居士吴志因佐之,改爲能仁,蓋震先隱于皖,本公至願爲役,終身從遊匡廬、金陵,旋至天目,震既没,以其弟子正性領之,故爲是記也。按記擬震若亢桑之于老聃,薛勤之于郭林宗,明大禪之于妙喜,蓋亦有以厭服其心者歟!松雪公此書絶佳,内〖HTDBSNFC5BHTSS〗字作畝,他本所未見也。名之下有私印,至順三年所立者。(《玄牘記》)

 

廬山東林禪寺記

JP2〗右記爲奎章閣侍書學士虞公撰及書。所志寺顛末頗詳悉,而書亦圓婉可愛,特少遒耳。余嘗過東林,歎其日就荒落,爲之憮然,蓋元時歛賦薄,江淮間有餘力,得以從事小果。今自貴璫外,無能繼之者矣,非盡其教之衰然也。(《弇州山人稿》)

 

吴叡篆書東山精舍記

右虞集文,蘇天爵題額,唐棣立石。字起落筆處俱尖,蓋自古文鐘鼎中出也。(《蒼潤軒碑跋》)

 

興龍寺記

元虞伯生真書《興龍寺記》與元《清河碑》,曩見道園公題《宋孔道輔擊蛇笏卷》後,筆意正與二碑同。道園公在勝國德行文章冠冕一時,而書字特其餘事,然其行筆重厚典雅,類有道者之士,則公之德行文章,又於書字而可見矣。淵泉借余法書将及百種,而道園公之刻初見,故爲道其故如此。(《玄牘記》)

 

吴志淳隸書國清禪寺興造記

《國清禪寺興造記》乃勝國時張翥文,周伯琦篆,吴主一書者。後有章草小跋云:‘《國清寺興造記》,張太史爲宗勉公製之,主一吴隱君書之,適時多故,未遑入石。今宗勉主嶽林,予間會舒汝論、徐自牧諸公於契此堂,因請視斯文。恐久而湮没,乃合志,命勒石(闕),他日國清山中,或能復刻,豈不謂之習峴山故事乎?况(闕)别石心二老嘗撫誦而歎美之,兹石之立,誠其志也。洪武元年十月既望,大(闕子闕)謹識。’ 内數字不甚明。

右徐九峰故物,世稱吴公書是學《孫叔敖碑》,向見閩人陳少峰所藏墨本正與此相類。(《蒼潤軒碑跋》)

 

瑞雲精舍記

元《瑞雲精舍記碑》,鄭東造并書,楊希賢篆額。鄭東昆陽人,楊希賢弘農人。(《名蹟録》)

 

護持天開中院記

延祐三年,集賢侍講學士、中奉大夫魏必簡撰并書,昭文館大學士、榮禄大夫、集賢院使廉簡題額。(《國門近遊録》

 

大都路香河縣坊市西道院仁公塔院記

大德三年八月,比邱僧定書丹。(《香河縣志》)

 

寳雲寺記

子昂書,在松江。(《寒山金石林》)

 

鏡寳菴記

至正十二年三月,吴興趙雍仲穆父撰并書。(《嘉興府志》

 

福源精舍置田記

元翰林侍講學士表桷撰。(《延祐四明志》)

 

聖壽禪寺記

至正五年,祕書少監黄溍撰。(《義烏志》)

 

官巖教寺記

至正十五年十月,宗濂撰。(《浦江縣志》)

 

白雲山法華院記

至正戊子四月,何夢桂記。(《嚴陵志》)

 

蓮峰教寺記

元待制掲徯斯記。(《萬曆紹興府志》)

 

福先禪寺記

大德七年句章任士林撰,趙孟頫書。(《萬曆上虞縣志》)

 

集慶路崇因寺記

沙門大訢撰,文見《蒲室集》。(《金陵古金石考》)

 

逍遥菴記

編修能鼎臣撰,地近古耆闍寺。(《金陵古金石考》)

 

元集顔書默菴記

默菴者,道士邢道安所築而趙良弼爲之記。菴當樊川之上,景色殊佳,記亦簡净可讀,集書亦是懷仁之流亞也。但苻秦釋道安居川之東南,今洞存而邢亦名道安,豈其後身耶?良弼兩副廉希憲、商挺,爲陜西宣撫參議,後陞行省參議,未嘗爲宣撫使。而蒲知常跋曰‘宣撫使’,蓋尊稱之詞。(《石墨鐫華》)

 

重建法輪真一宫記

元學士虞集撰。(《天台方外志》)

 

妙真觀記

大德庚申,驃騎大將軍、東道宣慰副使李思衍記。(《宣平縣志》)

 

元興永壽宫飛龍亭記

虞集撰。(《金陵古金石考》)

 

清源觀記

元南陵主簿李桓記,至正元年。(《金陵古金石考》)

 

洞神宫青溪堂記

元李孝光撰。(《金陵古金石考》)

 

李處巽行書范文正公祠記

‘徐琰文章處巽字,百年碑板未莓苔,行人莫道追崇過,誰似當時范秀才。’徐琰過杭州,折節吾子行李,處巽重刊。《嶧山碑》今在尊經閣下,二公皆勝國時博雅之士,即此文章字畫,可以想見儀刑矣。(《蒼潤軒碑跋》)

 

閭邱公祠記

楊剛中書篆《閭邱公祠記》,雖未足名家,而能規模吴興。(《墨林快事》)

 

新建朱文公祠堂記

至治元年九月,新安王儀記。(《嚴陵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