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搜索
书名检索:
六藝之一録卷九十八

石刻文字七十四(遼碑)

 

燕山雲居寺碑

鹽鐵判官、朝議郎、行右補闕王正述,鄉貢進士鄭熙書。(《吉金貞石志》)

 

元祐唐寺碑

統和五年,知薊州軍州事判官、文林郎、試秘書省校書郎李仲宣撰文,沙門德麟書。(《盤山志》)

 

三教寺佛頂尊勝陀羅尼幢記

講僧真延撰并書。(《遼史·道宗紀》)

 

感化寺碑

乾統七年,漁陽南抃撰文,沙門肅囬書。(《盤山志》)

 

雲居寺續鐫石經記

趙遵仁撰,清寧四年。(《天下金石志》)

 

雲居寺續秘藏石經塔記

沙門志才撰,天慶八年。(《天下金石志》)

 

西望山舍利碑

在宣府。(《天下金石志》)

石刻文字金碑

 

金太祖武元皇帝平遼碑

在南城豐宜門外,韓昉撰文,宇文虚中書。(迺賢《金臺集》)

金太祖天會十三年立‘開天啟祚、睿德神功’之碑於燕京城内。(《金史·太祖本紀》)

 

中嶽廟碑

此碑正書方整遒勁,蓋習清臣、誠懸,而兼運以永興者,于金碑中最爲妙品。書者名郝史,不立傳,亦無書名,觀其結搆,王庭筠輩似不及也。黨懷英號爲能書,乃任篆額,不任書,知郝書在當時亦自知名。碑立於大定中,與《博州碑》同時。世宗勵精政事,頗稱太平,故以其暇,得修祀事耳。(《石墨鐫華》)

 

重修孔廟碑

王去非文,黨懷英額,王庭筠書,稱‘三絕’。在東昌府。(《寒山金石林》)

右黨懷英隸書,在《周西嶽碑》之上。(《玄牘記》)

 

堯帝廟碑

金趙秉文記,在河南彰德府城乞伏村。(《古今碑刻記》)

 

蘆山真君廟碑

金陳尹撰,在登州府黄縣西南。(《古今碑刻記》)

 

佑聖王靈應碑

貞元元年,許復書。(《日下舊聞》)

 

先主廟碑

涿州有昭烈廟,王庭筠撰記及書篆。庭筠在金與黨、趙輩俱負能書名,行筆絶類南宫父子,正書稍存廉隅,雖筋骨不乏,而姿態遠遜矣。(《弇州續藁》)

 

香山寺碑

在宛平縣,李晏撰。(《天下金石志》)

 

大興隆寺碑

在宛平縣,李晏撰。(《天下金石志》)

 

戒壇波離尊者碑

在宛平縣。(《天下金石志》)

 

感化寺番字碑

碑陰譯以漢字,在薊州北二十里本寺。(《天下金石志》)

 

後宿山寺碑

王珙撰,在大同山陰縣。(《天下金石志》)

 

慶壽寺碑

金黨懷英八分書最妙,正統中惜爲中人所毁。(《格古要論》)

 

明威將軍隴西郡開國伯李磐神道碑

高德裔撰并書。(《黄圖雜志》)

 

大金開府儀同三司金源郡壯義王完顔公神道碑

JP2〗在遼東船厰西二百里,有碑甚高,大額上篆二十字,碑文楷字。其略曰王諱婁室,字斡里衍,與國同姓。(《古今碑刻記》)

 

高汝勵墓碑

在應州。(《天下金石志》)

 

元好問墓碑

在太原府忻州東南。(《古今碑刻記》)

 

邊元忠碑

在大同府城石橋東。(《古今碑刻記》)

 

洗河橋碑

金李守純撰,在兖州府汶上縣東。(《古今碑刻記》)

 

思潛亭碑

大定中立,在鎮原縣。(《天下金石志》)

 

懷范樓碑

泰和中立,懷范仲淹也,在長山縣。(《天下金石志》)

 

鎮山亭碑

金耿光禄撰,在懷慶府城上。(《古今碑刻記》)

 

陽城尹張格去思碑

在陽城縣。(《天下金石志》)

 

臨洮尹龎迪政績碑

在臨洮府。(《天下金石志》)

 

普照寺牒碑

大定五年,有尚書禮部之印,大篆文。(《金石文字記》)

 

汴城東光教寺普賢洞記碑

皇統四年,奉議大夫、行臺吏部郎中、飛騎尉施宜生撰并書。後爲金相,其字步驟東坡。(《癸辛雜識》)

 

香水寺頭陀大師靈塔實行碑

正隆六年,中都沙門知心撰,善進書。(《盤山志》)

 

博州重修廟學記

王庭筠在金與趙秉文、黨懷英輩同負書名,而庭筠書酷似南宫,此書是也。考是時,庭筠父遵古實成廟學事,王去非記之,而令庭筠書之,故尤爲得意。篆額者即懷英也。(《石墨鐫華》

右黄華行書,全學南宫。史言老人,儀觀秀偉,善談吐,胸次不在元章下,觀之信可見矣。元白收法書極富,長夏坐鵞群閣,臨摹不輟手,予毎借閲之,故爲題此。(《蒼潤軒碑跋》

 

博州廟學碑陰記

此亦王庭筠書其父記,字差大,結搆風骨似不及前碑。(《石墨鐫華》

黄華老人此書駸駸,遂侵凌米顛,只欲與之分庭抗禮,虎兒在階下,便當縮項爾。嘉靖甲寅六月十八日睡起題。(《蒼潤軒碑跋》)

 

太原重修學記

王庭筠行書。老人此書在《博州》二碑之下,吾鄉嚴子寅先生性嗜米書,兼畜學米得名者,蓋亦從流遡源之意。今乃都歸元白,元白其勿厭觀也哉。洗硯磯邊,夏水正漲,日臨百過足矣。(《蒼潤軒碑跋》)

 

普照寺興造記

唐文皇曠世雄才,削平海内,以其餘力,恣意臨池。其臣又有率更、永興輩共成之,故能(缺)教,師法千秋,自此而後,集書未有及之者。《普照碑》建,自金敵當兵戈草昧之後,有仲汝尚文,頗盡致而集公權書,方整遒勁,密處殊勝公權,自書不啻與《聖教》代興。碑署仲汝羲刻,疑集書即出其手。不有君子,其何能國金之謂矣。碑云寺是王右軍故宅,未辨真僞,而王元美直以爲淮南公舍是又增一妄也。(《石墨鐫華》)

 

咸陽縣令題名記

大定五年,張浹記。無書人姓名,在縣宇壁,楷亦可觀。(《咸陽金石遺文》)

 

靈巖寺田園記

在長清縣靈巖寺,明昌六年。(《金石文字記》)

 

六聘山天開寺懺悔上人墳塔記

大安中,諫議大夫、乾文閣大學士、知制誥王處中撰,布衣賈溉書。(《國門近游録》)

 

憫忠寺舍利函記

大安十年,檢校太師、行鴻臚卿聰辯大師、沙門善製,門人義中書。(《帝京景物略》)

 

靈巖寺記

明昌七年,黨懷英撰。(《求古録》)

 

普照寺記

集柳公權書,在山東沂州。(《寒山金石林》)

 

都統經略郎君行記

郎君稱皇弟,無姓名,天會十二年紀,當爲太宗之弟。按《金史》世祖子十一人,自康宗、太祖、太宗而外,尚八人,未知誰。是碑一字不能辨,蓋女直字如此。王元美所録‘明王慎德,四夷咸賓’八字正與此同法,而此凡一百五字,后有譯書,漢字具録左方,亦一異也。字刻《乾陵無字碑》上。

碑字畫不可辨,難于抄録,姑闕之,以待善書者補足。但録其繹文於左:‘大金皇弟都統經略郎君,嚮以疆場無事,獵于梁山之陽。至唐乾陵,殿廡頺然,一無所睹,爰命有司鳩工修飾。今復謁陵下,繪像一新,回廊四起,不勝欣懌,與醴陽太守酣飲而歸。天會十二年歲次甲寅仲冬十四日,尚書職方郎中黄應期、宥州刺史王圭從行,奉命題。’

 

試劒石頌

樊倫撰,在真定府。(《古今碑刻記》)

 

茶泉銘

黨懷英篆,在曲阜縣。(《古今碑刻記》)

 

靈巖寺金王珩詩

廵按詣靈巖名刹,禮佛焚香,憩坐于超然亭,覧堂頭琛公佳製,謾繼‘嚴’韻。山東路提刑王珩。

鍾山英秀草堂靈,林下相逢話愈清。聞道謀身宜勇退,得閒何必待功成。

明昌五年十月十五日,上方靈巖禪寺住持、傳法沙門廣琛立石。(《求古録》)

 

靈巖寺路伯達詩

琛公堂頭和尚有《題超然亭頌》,因次其韻。冀州節度使路伯達。

六合空明現此亭,本來無垢物華清。客來便與團欒坐,萬偈何妨信手成。

明昌五年十二月十五日,上方靈巖禪寺住持沙門廣琛立石。(《求古録》)

 

龍巖古柏行

《古柏行》,相傳金人書,以龍巖題而開碑立石,皆僧號,似書人亦僧,不可詳矣。字出顔魯公,峻峭過之,全不作蘇、黄習氣,亦行草中特出者。(《墨林快事》)

 

班彦公竹溪四絶句

黨懷英書,在濟寧州〖HTDBSNFC58HTSS〗門西壁上。(《寒山金石林》)

 

真人郭志空賦詩刻石

蒲臺縣東南太清觀。(《金石表》)

 

六逸堂石刻

金黨懷英撰,在泰安州徂徠山。(《古今碑刻記》)

 

大基山石刻

金劉國樞記,在萊州府城東。(《古今碑刻記》)

 

靈巖寺石刻

正隆丙子,張汝爲題名。(《求古録》)

大定戊戌,蕭守忠題名。(仝上)

 

駐蹕山石刻

金章宗遊此,石刻‘駐蹕’二字,又‘栖雲嘯臺’四字,在昌平縣西南。(《古今碑刻記》)

 

大興隆寺石刻

金章宗書‘飛洪橋飛渡橋’六大字,寺在順天府城西北。(《古今碑刻記》)

 

金王庭筠詩石刻

帝遣名山護此邦,千家瑟瑟嵌西窗。山僧乞與山前地,招客先開四十雙。(‘四十’字作‘册’,四畝爲雙,見《輟耕録》。)

挂鏡臺西挂玉龍,半山飛雪舞天風。寒雲直上三千尺,人道高歡避暑宫。

王母祠東古佛堂,人傳棟宇自隋唐。年深寺廢無僧住,滿谷西風栗葉黄。

手拄一條青玉杖,真成日挂百錢游。夕陽欲下山更好,深林無人不可留。

右在汾州府學宫,凡四通,其末云‘黄華老人王庭筠行草’。四詩刻石於汾之學宫者,殆五百年矣,但歲久石泐,字畫漫漶。嘉靖乙丑之秋,分守左參政餘姚宋公岳省覧咨惜,乃令州守王大經、同知趙崇儒,别礱石四面,以新安儒生程本模勒,判官楊守公經理刻成,仍增置一亭貯之。庭筠之書號稱墨妙,幾廢之餘,逢此翻繕,焕若神明,頓還舊觀矣。郡人孔天謹記。《志》云黄華老人王庭筠字子瑞,金大定十六年進士,官至翰林修撰。嘗買田林慮,讀書黄葉山寺,因自號焉。父遵古爲汾州觀察判官,省親至此,行書詩石二面。史稱書法學米元章,端雅過之。(《求古録》)